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四卷S4艾尔罗大迷宫里的怪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视野有些模糊。

    彷佛在看古老电影一样,眼前的景色像是隔著一层薄膜般,毫无真实感。

    在火把的照耀之下,我发现周围有几道人影。

    我看到几张熟面孔。

    是哈林斯先生和圣女亚娜小姐。

    虽然我不曾见过其他两名男子,但另一名男子不就是巴斯卡先生的儿子哥尔夫先生吗?

    他们前往某个地方,并且遇到那家伙。

    蜘蛛型魔物——恶梦残渣。

    当他们经过一番苦战击败敌人时,我好像突然看见了白色少女的幻影。

    看见那名看不清楚轮廓,只能用白色来形容的少女的幻影。

    我整个人从地上弹了起来。

    刚才那是……梦?

    难道是尤利乌斯大哥过去讨伐恶梦残渣时的光景?

    因为从巴斯卡先生口中听说恶梦残渣的传闻,我才会作这种梦吗?

    如果不是这样,那尤利乌斯大哥让我作这种梦,是想要告诉我什么?

    会这样想的我,是不是太会幻想了?

    我不由得抓住哥哥遗留下来的白色围巾。

    「前面就是大通道了。大家小心。」

    在巴斯卡先生的带领下,我们踏进之前提到的大通道。

    踏进大通道后,我吓到了。

    这里好宽广。

    虽然早有耳闻,但这里宽广的程度跟我们之前走过的狭窄通道完全没得比。

    这宽度轻易就超过一百公尺了吧。

    天花板的高度应该也差不多。

    就如同巴斯卡先生说的,与其说这里是通道,倒不如说是大广场。

    我只在一瞬间愣住。

    马上就回过神来,提高警觉环视周围。

    附近似乎没有魔物。

    在为此松了口气的同时,我们也开始移动。

    大通道很宽广。

    不过地上到处都有相当巨大的岩石,阻挡了我们的视线。

    岩石后方或许躲藏著某种魔物。

    我一边注意周围的动静,一边保持同样的步调前进。

    走了一段路后,巴斯卡先生停下脚步。

    「怎么了?」

    「奇怪,到处都看不到魔物。」

    巴斯卡先生的话语和表情都充满了难以隐藏的焦躁。

    现在的状况有那么糟糕吗?

    「平常会有更多魔物吗?」

    「没错。走了这么长一段路却完全看不到魔物,实在是太反常了。」

    「简直就跟我遇到恶梦那时候一样……」巴斯卡先生如此喃喃自语。

    他的呢喃声让我跟著紧张了起来。

    「有通往其他路线的路吗?」

    看来最好是认定这里发生了某种异常状况。

    既然如此,就应该做好安全对策。

    「再过去一点的地方有一条小路。我们从那里切换到其他路线吧。」

    巴斯卡先生似乎也赞成我的意见,立刻提出方案。

    大家也从巴斯卡先生的反应察觉到异状,没人表示反对。

    不过,这个判断下得太晚了。

    有某种东西正冲向这里。

    那是一头龙。

    外型就像是稍微瘦一点的暴龙。

    不过那家伙就只有手异常地大,每根爪子都绽放出有如名刀般的光芒。

    「是地龙。啐!这种家伙居然会在上层,难道是刚完成进化?」

    巴斯卡先生咂舌了一声。

    众人摆出战斗架式。

    我下定决心,鉴定对手。

    〈地龙艾基沙 LV2

    能力值 HP:2808/2808(绿)MP:1312/1312(蓝)

    SP:3655/3655(黄):2032/3645(红)

    平均攻击能力:2498(详细)平均防御能力:2455(详细)

    平均魔法能力:1298(详细)平均抵抗能力:2452(详细)

    平均速度能力:3600(详细)

    技能

    「地龙LV1」 「逆鳞LV4」 「坚甲壳LV1」

    「钢体LV1」 「HP高速恢复LV1」 「MP恢复速度LV1」

    「MP消耗减缓LV1」 「魔力感知LV3」 「魔力操作LV3」

    「魔力击LV1」 「SP高速恢复LV2」 「SP消耗大减缓LV2」

    「大地攻击LV5」 「大地强化LV5」 「破坏强化LV7」

    「斩击大强化LV6」 「贯通大强化LV6」 「打击大强化LV6」

    「空间机动LV3」 「命中LV10」 「闪避LV10」

    「机率补正LV4」 「危险感知LV7」 「气息感知LV7」

    「热感知LV7」 「动态物体感知LV5」 「土魔法LV1」

    「破坏抗性LV2」 「斩击抗性LV5」 「贯通抗性LV5」

    「打击抗性LV6」 「冲击抗性LV2」 「大地无效」

    「雷抗性LV7」 「异常状态大抗性LV2」 「腐蚀抗性LV1」

    「疼痛无效」 「痛觉减轻LV4」 「夜视LV10」

    「视觉领域扩大LV5」 「视觉强化LV5」 「听觉强化LV4」

    「嗅觉强化LV4」 「身命LV7」 「魔藏LV1」

    「天动LV1」 「富天LV1」 「刚力LV5」

    「坚牢LV5」 「道士LV1」 「护符LV5」

    「韦驮天LV1」

    技能点数:19500

    称号

    「魔物杀手」 「魔物屠夫」 「龙」

    「霸者」

    〉

    强大的能力值。

    其中又以速度特别突出。

    「这家伙的速度很快,大家小心!」

    我大喊一声。

    地龙在同时踹向地面。

    挥下的利爪被哈林斯先生用盾牌挡住了。

    「呜!」

    哈林斯先生因为痛苦而扭曲著脸。

    但拜哈林斯先生所赐,地龙在一瞬间停下动作。

    我和巴斯卡先生没有放过这个机会,分别砍向它的双腿。

    卡迪雅和老师的魔法也在敌人身上炸开。

    卡迪雅的火焰魔法在地龙脸上燃烧,老师的风魔法轰飞地龙的身躯。

    地龙发出痛苦的叫声在地上打滚。

    不过实际造成的伤害并不大。

    地龙的右腿差点被我斩断。

    但巴斯卡先生砍中的左腿几乎没有受伤。

    因为他的攻击没能突破地龙强韧的防御力。

    地龙从地上爬起。

    尽管脸孔被火焰魔法直接击中,也没有留下半点灼伤。

    「真是难搞啊……」

    巴斯卡先生一边流著冷汗,一边呢喃。

    因为敌人的防御力远远超出预期,我也在不知不觉间满手冷汗。

    我原本打算用刚才那一剑砍断敌人的脚。

    结果却只砍断了一半。

    不但如此,我还差点因为超乎预期的反作用力而放开手中的剑。

    魔法的效果也不是很好。

    逆鳞这个技能足以大幅减弱魔法的力量。

    卡迪雅和老师都是站在人类顶点的魔法师。

    即使被她们两人的魔法击中,地龙也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话虽如此,它也并非完全没有受伤。

    不是无法击败的对手。

    地龙飞了起来。

    尽管没有翅膀,却也能在空中奔跑。

    那是空间机动这个技能的空中移动效果。

    地龙的目标是站在队伍最后方的安娜。

    安娜射出魔法。

    射出的电击魔法没能对地龙造成伤害。

    因为地龙拥有雷抗性。

    敌人不但拥有强大的魔法防御力,还拥有雷抗性,让雷魔法的效果大打折扣。

    哈林斯先生冲到来袭的地龙和安娜之间。

    盾牌再次挡下地龙的利爪。

    跟刚才一模一样的光景。

    但地龙这次没跟刚才一样停在原地,而是立刻退向后方。

    速度快到让我们来不及追击。

    「对方有雷抗性,会让攻击无效!土也是一样!改用其他属性的魔法吧!卡迪雅继续以魔法为主进行攻击!巴斯卡先生也用魔法牵制敌人的行动吧!」

    我把地龙拥有的抗性告诉众人。

    其实敌人对物理攻击也有抗性,但我们对此也束手无策。

    如果连巴斯卡先生的攻击力都无法造成太大的损伤,那就只剩下我和另一个人有办法用物理攻击削减地龙的HP了。

    「喝啊!」

    我口中的另一个人——菲的拳头狠狠揍在地龙脸上。

    地龙庞大的身躯夸张地飞了出去,在地上不断翻滚。

    看得目瞪口呆动也不动的人,不是只有我。

    虽然卡迪雅经常说我是外挂小子,但真正开外挂的应该是菲才对吧?

    从地上爬起来的地龙恶狠狠地瞪著菲,一边咆吼一边冲了过来。

    利爪朝向菲挥了过去。

    菲举起手臂防御。

    从她的手臂放出的白色金属光芒,并不是肉眼的错觉。

    那是名为钢体的技能,能够把身体变得跟金属一样坚硬。

    此外,菲还拥有名为坚甲壳的外皮硬化技能,让她的防御力高于原本的能力值。

    即使化身成人类的模样,她依然是拥有出色防御力的前任地竜兼现任光竜。

    尽管只是只竜,却能够跟龙正面对决。

    地龙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的攻击会被正面挡下,惊讶得停住不动。

    看准这一瞬间的空档,老师发动魔法。

    一道旋风包围住地龙的身体。

    那不是以杀伤敌人为目的的魔法。

    而是用来束缚对手的魔法。

    那是暴风魔法中名为缚风的魔法。

    地龙挣扎著想要逃离风的束缚。

    因为逆鳞的效果,魔法似乎撑不了太久。

    为了不让敌人得逞,卡迪雅发出火焰魔法。

    火焰和老师释放的风混在一起,变成火焰龙卷风围住地龙的身体。

    地龙发出痛苦的哀号声。

    为了追击敌人,安娜发出风的魔法,巴斯卡先生也发出黑暗魔法。

    哈林斯先生趁机对自己施放治疗魔法。

    即使成功用盾牌挡下,地龙的攻击还是对哈林斯先生造成了伤害。

    地龙的HP逐渐减少。

    但地龙轰散了火焰龙卷风。

    它的口中绽放出吐息的光芒。

    我挺身站在倒抽了一口气的同伴们面前。

    地龙发出的吐息跟我施展的魔法激烈对撞。

    我发动的是圣光魔法等级7的魔法。

    这魔法有著圣光线这个廉价且土气的名字。

    然而跟土气的名字完全相反,其威力非常强大。

    我射出的光线推回地龙的吐息,反倒对敌人造成伤害。

    嘴巴被轰飞的地龙缓缓倒在地上。

    地龙的HP变成零了。

    《经验值达到一定程度。修雷因•萨刚•亚纳雷德从LV28升级为LV29。》

    《各项基础能力值上升。》

    《取得技能熟练度等级提升加成。》

    《取得技能点数。》

    《满足条件。取得称号〈屠龙者〉。》

    《基于称号〈屠龙者〉的效果,取得技能〈天命LV1〉、〈龙力LV1〉。》

    《〈天命LV1〉被整合为〈天命LV6〉。》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天命LV6〉升级为〈天命LV7〉。》

    看来成功击败龙,让我得到称号了。

    「屠龙者……这样一来,我们也变成传说的一员了呢。」

    卡迪雅半开玩笑地说。

    看来不光是给予地龙最后一击的我,参战的所有人都得到了这个称号。

    「呼……我一时之间还以为完蛋了,没想到居然能成功屠龙。」

    巴斯卡先生小心翼翼地走近地龙的尸体。

    「这家伙的尸体就交给我保管了,没问题吧?」

    「嗯。麻烦您了。」

    魔物身上不同部位的素材有著各式各样的用途。

    如果是龙,其价值难以估计。

    如果是持有空间收纳道具的巴斯卡先生,就连这个巨大的尸体都能带著走。

    龙的巨大身躯被吸进巴斯卡先生持有的包包之中。

    「这家伙就是大通道里最危险的魔物吗?」

    「说什么傻话。平常才不会遇到这种大头目。大通道里最难缠的魔物是更低一级的地竜。这家伙八成是由地竜进化而成的吧。」

    「对耶。这家伙的等级确实不高。」

    「我就说吧。这里之所以看不到其他魔物,应该是被刚完成进化的这家伙吃光了。」

    经验值累积到一定程度的魔物有时候会进化。

    一旦完成进化,等级就会回到1,变成更高一级的存在。

    而刚完成进化的魔物会处于饥饿状态,变得非常好战。

    这只地龙的等级很低,SP打从一开始就不是满的。

    这些都是它才刚完成进化的证据。

    「屠龙者啊……我最多只跟尤利乌斯他们一起打过竜。以带到那个世界的礼物来说,这个称号还算不错。」

    哈林斯先生露出复杂的笑容。

    「都是哈林斯先生挡下地龙攻击的功劳。」

    「光是要挡住它的攻击,我就已经竭尽全力。但是,我至少有做好前卫该做的事。」

    「是啊。拜此所赐,我们才没人受伤。真的很感谢你。」

    「不用道谢。这是我的职责。再说,给地龙最后一击的人可是你。你做得很好。」

    说完,哈林斯先生有些粗鲁地乱摸我的脑袋。

    「别闹了啦。」

    我边笑边逃离他的魔掌。

    击败强敌后,现场充斥著轻松的气氛。

    就在这时,一股寒意突然窜上背脊。

    我回头一看。

    正好跟那家伙四目相对。

    八道冰冷的视线从岩石上方俯视著这里。

    那是名为恶梦残渣的魔物。

    那家伙就站在岩石上。

    赤红的八颗眼睛漠然地注视著我。

    那家伙的体型并不大。

    不过,其存在感却比我之前见过的任何魔物都还要大。

    我整个人动弹不得。

    其他人也一样。

    大家都像是僵住一样,动也不动。

    彷佛都被那只有著白色蜘蛛外型的魔物紧紧揪住心脏似的。

    『勇者?』

    我突然听到这样的声音。

    那不是真正的声音。

    而是念话。

    那不是要传给我的念话。

    我只是碰巧接收到魔物要传给某人的念话罢了。

    『勇者。』

    而那位某人,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现身了。

    从四面八方出现。

    『支配者?』

    『支配者。』『支配者。』『支配者。』『支配者。』『支配者。』『支配者。』

    『无法鉴定?』

    『无法鉴定。』『无法鉴定。』『无法鉴定。』『无法鉴定。』『无法鉴定。』『无法鉴定。』

    『支配者?』

    『支配者。』『支配者。』『支配者。』『支配者。』『支配者。』『支配者。』

    『转生者?』

    『转生者。』『转生者。』『转生者。』『转生者。』『转生者。』『转生者。』

    『可是好弱。』

    『好弱。』『好弱。』『好弱。』『好弱。』『好弱。』『好弱。』

    『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

    念话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

    在不知不觉间,地面、墙壁和天花板都被那些家伙占据了。

    无数道红色视线。

    放眼望去,只有一片雪白。

    这副异常的光景让我停止思考。

    不行,我必须思考。

    这些家伙拥有明确的意志,并懂得使用语言。

    还说了让我不能假装没听到的词汇。

    「你们知道转生者的存在吗!」

    我下定决心问个清楚。

    我知道巴斯卡先生惊讶得瞪大双眼,但只有这个问题,我非问不可。

    『知道。』『知道。』

    『不可能不知道。』

    魔物回答了。

    看来有办法跟它们沟通。

    这些家伙不是没有智慧的魔物。

    「你们怎么会知道?」

    『主人。』『主人。』

    『老妈。』『老妈。』

    「你们说的那位主人是转生者吗?」

    『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迟早会知道。』

    『很快就会知道。』

    『马上就会知道。』

    「什么意思?」

    『宣言。』

    『宣告。』

    『终焉的起始。』

    『世界的起点。』

    『世界的终点。』

    白色影子逐渐消失。

    「等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知道也没有意义。』

    『反正你会死。』

    『大家都会死。』

    『尽管挣扎吧。』

    在此之前就放过你们吧——这些话里似乎含有这样的意思。

    然后,恶梦残渣就从我们面前消失了。

    「你这个傻小子!」

    巴斯卡先生一拳打在我脸上。

    我没有抵抗,就这样乖乖挨揍。

    巴斯卡先生还想继续挥拳揍我,但哈林斯先生从身后架住了他的双手。

    「我说过了吧!遇到恶梦残渣的时候,什么都不做才是最好的应对方式!」

    尽管被架住双手,巴斯卡先生依然气呼呼地对我大吼。

    好像随时都会甩开哈林斯先生一样。

    「别生气了。反正大家都平安无事就好了,不是吗?」

    老师出面替我缓颊,巴斯卡先生总算放弃挣扎。

    虽然他的怒火还没完全消退,但应该不会继续动粗了。

    「真是抱歉。我无论如何都必须把事情问清楚。」

    「就算死了也无所谓吗?」

    我被狠狠瞪了一眼。

    被他这么一说,我也无从辩解。

    「你自己想死就算了。可是不要把别人也拖下水。想自杀的话,就自己一个人去。」

    「巴斯卡先生,你说得太过火了。」

    虽然老师如此指责巴斯卡先生,但巴斯卡先生才是对的。

    我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就擅自对危险的恶梦残渣采取行动。

    巴斯卡先生推开哈林斯先生。

    也许是认定他已经不会乱来,哈林斯先生乾脆地放开巴斯卡先生。

    巴斯卡先生就这样走到稍微有段距离的岩石旁边,把背靠了上去,然后缓缓瘫坐在地上。

    仔细一看,他的脸色非常差。

    巴斯卡先生说他以前遭遇过恶梦。

    刚才那件事,或许让他的心灵创伤复发了吧。

    我重新看向其他同伴,卡迪雅和安娜瘫坐在地,哈林斯先生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就连菲都板著一张脸。

    就只有老师露出若无其事的表情。

    「你们还好吧?」

    我询问瘫坐在地上的卡迪雅和安娜。

    「我吓到腿软,站不起来……」

    「真是太丢脸了。」

    两人都露出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仰望著我。

    看她们身上还起了一些鸡皮疙瘩,应该是受到不小的惊吓,而且觉得作呕吧。

    虽然就魔物而言,恶梦残渣的体型算是比较小只,但是被大型蜘蛛团团包围,不可能不觉得呕心。

    就连我都觉得作呕了,女生们肯定更是如此。

    「万一那些家伙袭击我们,菲应该有办法对付吧?」

    「应该……没办法。」

    对于我的问题,菲没什么自信地如此回答。

    「如果只有一只,可能没问题,但是要同时对付那么多只,我就没有信心了。」

    「我想也是。」

    如果只有一只,我或许也有办法对付。

    因为不敢发动鉴定,所以我不清楚恶梦残渣确切的能力值,但我觉得它们的实力应该跟刚才那只地龙差不多,甚至有可能更强。

    如果是能够在跟地龙的肉搏战中占上风的菲,或许有办法跟恶梦残渣一较高下。

    但前提是对方只有一只。

    若要对付那群多到数不清的恶梦残渣,一定不可能打赢。

    正因为如此,在那种必须看恶梦残渣脸色的场面中,我还轻率地跑去跟它们搭话,根本就是在拿大家的性命开玩笑。

    就算被巴斯卡先生揍也不能有怨言。

    身为必须为我们所有人的生命安全负责的领路人,他应该无法原谅我任性妄为的行动吧。

    「为什么老师还有办法保持平静?」

    脸色稍微好转的卡迪雅,看向在场唯一处之泰然的老师。

    「没那回事。我内心一点都不平静喔。那些魔物外表很可爱,内在却让我有些作呕……」

    「居然说可爱……」

    啊,难道她前世是真心喜欢那些东西,不是在塑造形象吗?

    我记得老师从前世时就喜欢那种恶心的生物。

    我还以为她是故意为自己塑造那种形象,但看来她是真心喜欢蜘蛛之类的动物。

    真教人意外。

    「话说回来,关于那些孩子所说的话,你有何感想?」

    那些恶梦残渣留下了许多神秘难解的话语。

    「不知道。情报太少了。」

    再说,那些名叫恶梦残渣的魔物到底是什么?

    既然它们能看穿我方的情报,那肯定拥有高等级的鉴定技能。

    再加上足以理解人话的智慧。

    能够在完全不被我们察觉的情况下大量聚集过来的匿踪能力。

    还能使用念话与其他同伴沟通。

    如果要说它们是普通魔物,也未免太过异常了。

    那些家伙到底是什么?

    在那些家伙刚出现时曾经存在的那只名叫恶梦的魔物,又跟它们有什么样的关系?

    「终焉的起始。大家都会死吗……?」

    有如恶梦般的不祥话语。

    就只有这句话,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