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四卷S3攻略艾尔罗大迷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某个不知名的地方。

    有一个宽广的空间。

    那里有一位女性。

    女性只剩下残缺的上半身,大半身体都像是融入空间一样消失无踪。

    那副模样实在太过凄惨。

    而且她的嘴巴还跟机械一样不断呢喃。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

    『经验值达到一定程度。』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

    ……

    『好痛苦。』

    我从睡梦中惊醒。

    连忙确认周围的状况。

    油灯发出微弱的光芒。

    被照亮的墙壁是天然的岩石,地面也硬到就连躺在睡袋上都能感觉得出来。

    艾尔罗大迷宫上层。

    我想起自己身处的场所,以及目前的状况。

    对了……为了前往另一块大陆,我们来到了这座艾尔罗大迷宫。

    今天是进到迷宫的第二天。

    现在是晚上,而我们正轮流站岗睡觉。

    虽然在刚开始攻略迷宫时发生被水龙袭击的意外,但在巴斯卡先生的带领下,之后的旅程一直都很顺利。

    跟魔物之间的战斗,目前也都还应付得过来。

    虽然这个艾尔罗大迷宫上层有很多种身上有毒的魔物,照理来说会让人因此陷入苦战,但我们几乎所有人都能靠著治疗魔法解毒。

    不光是这样,能力值本来就高的我们,都是在几乎没被魔物击中的情况下结束战斗。

    担任前卫的哈林斯先生巧妙地引诱魔物,让敌人的攻击集中在他身上保护大家,是让我们免于受伤的最大功臣。

    拜此所赐,我们一路上都不曾陷入苦战。

    目前也还没人得到让我们一度担忧的迷宫病。

    在迷宫里完全晒不到阳光,对时间的感觉也会变得奇怪,还得过著畏惧不知何时会来袭的魔物的生活。

    因此,很多人会因为生活节奏的变化和精神上的影响而搞垮身体。

    这些状况就统称为迷宫病。

    老实说,在进到迷宫的第一天,我也有点受不了。

    虽然迷宫里不热不冷,但有种闭塞感,让人觉得空气沉重。

    如果没有巴斯卡先生手中火把的光芒,就连眼前都是看不见的黑暗。

    从光线照不到的地方突然袭击过来的魔物。

    在这种必须随时保持紧张的环境下,光是走路都会比平时还要来得累。

    想到必须连续好几天待在这种地方,就算会垂头丧气也是无可奈何。

    我们必须赶在由古之前,先一步抵达妖精之里。

    只要想到这点,我就想尽快走出迷宫,但操之过急在这个大迷宫里是很要命的事情。

    如果不能怀有一颗从容的心,以不勉强自己的步调前进,很快就会成为迷宫病的受害者。

    早在第一天的旅途中,巴斯卡先生就这么告诉我们了。

    幸好,只要我们能照著计画顺利穿越迷宫,绝对能比由古的军队更快抵达妖精之里。

    焦急是大忌。

    我擦掉身上的汗水。

    刚才的梦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还好吧?」

    老师从旁边探头看向我。

    我们是以两人为一组轮流站岗。

    现在负责站岗的人是老师和巴斯卡先生。

    她似乎看到作恶梦的我突然惊醒,才会出于担心,如此询问。

    「我没事。只是作了个不好的梦。」

    我笑著带过问题。

    因为事实就是如此。

    「那还真不吉利。」

    我试图轻轻带过问题的话语,引起了巴斯卡先生的兴趣。

    「不吉利?」

    「是啊。你听说过迷宫恶梦吗?」

    「不,没听说过。」

    即使是大嗓门的巴斯卡先生,在大家都在睡觉的状况下也会压低音量。

    这样的音量就像是在说鬼故事,酝酿出阴郁的气氛。

    「我听说过。我记得那是指在十多年前,突然出现在迷宫里的神话级魔物对吧?」老师如此回答。

    「你知道得真清楚。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还以为像你这种岁数的孩子不会知道。」

    「确实如此。我也是偶然听说的。」

    神话级魔物——

    据说那是人类不可能对付得来的危险度超S级魔物。

    「恶梦跟女王一样,是艾尔罗大迷宫里的活生生灾厄。在迷宫里作恶梦,说不定就是遇到迷宫恶梦的前兆喔。」

    「可是,我记得那只魔物不是已经死掉了吗?」

    「世间确实有这样的传闻。」

    「传闻?」

    「是啊。虽然世人都说那家伙已经死去,但我实在无法相信。那种怪物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挂掉。它肯定还活在某个地方,虎视眈眈地等待猎物上门。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说得像是你亲眼看过那家伙似的。」

    「没错。实不相瞒,第一个发现恶梦的人就是我。」

    巴斯卡先生不知为何挺起胸膛。

    嗯……这应该算是能引以为傲的事情……吧?

    「当时发生了魔物大量涌出的异常事件。为了查明原因并且消灭魔物,一支骑士团被派遣过来,而我正是那个负责引路的人。结果事件的起因就是恶梦把附近的魔物都赶跑了。我们也不知道真相,就这样傻傻地跑进恶梦的地盘。我至今依然忘不了当时的事情。当我跟那家伙对上视线时,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

    巴斯卡先生似乎想起当时的经历,身体不自觉颤抖了一下。

    「真亏你有办法活著回来。」

    「这就是重点了。恶梦有著奇特的习性,也可以说是特徵吧。只要别主动攻击它,它就不会加害人类。不但如此,它有时候还会帮人疗伤。」

    「什么?」

    「难以置信对吧?在那之后组成的讨伐队似乎不小心惹火它,被它二话不说全部杀掉,结果它后来又引发不得了的大事件。不过,它有时候也会一时兴起帮助人类,是一只行动让人摸不著头绪的神秘魔物。」

    怎么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魔物?

    那家伙真的是魔物吗?

    「不过,关于恶梦那家伙,只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那就是那家伙强得非比寻常。虽然在之前的战斗中,我已经见识到你的实力,但我只能说一山还有一山高。这个世界上存在著无论如何都敌不过的怪物,你最好把这件事牢记在心。」

    巴斯卡先生这番话让我想起苏菲亚和罗南特老先生。

    我完全敌不过那两人。

    「嗯,我知道。我知道人外有人。」

    我握紧拳头。

    如果继续与由古为敌,我将来或许还会跟那两人战斗。

    到时候,我能战胜那两人吗?

    不,我非赢不可。

    为了保护整个人族,我不能放著为世界带来混乱的由古不管。

    为此,我非得战胜那两人不可。

    「看来你也有些苦衷,但可别把自己逼得太紧了。人都有办得到与办不到的事。就算勉强去做自己办不到的事,办不到的事还是办不到。你只要尽己所能就行了。」

    虽然巴斯卡先生这么劝我,但只有这点我没办法听他的。

    「尽管如此,我还是得放手一搏。」

    如果因为办不到就选择逃避,那不管过了多久也还是办不到。

    我就承认自己的无力吧。

    就凭现在的我,八成打不赢苏菲亚和罗南特老先生。

    不过,我非赢不可。

    我会想办法让自己能够打赢。

    更何况,我并不是非得独自一人办到这件事。

    因为我还有可靠的同伴。

    「这样啊……算了,你就在别送命的范围内好好努力吧。」

    「我会的。」

    「那就好。因为勉强去做自己办不到的事而送命的人太多了。人类这种生物会因为一点小事就轻易死掉。努力过头害死自己,不就本末倒置了吗?」

    出乎意料认真的巴斯卡先生的忠告,让我感到有些意外。

    巴斯卡先生肯定见过不少这样的人吧。

    「小子,为了守护某种事物而战,确实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不过在面对打不赢的对手时选择逃跑,也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要是死掉的话,就没办法再次挑战了吧?如果没办法在当下战胜敌人,只要赶快逃跑,重新提升实力,然后再次挑战就行了。虽然世界上也有那种不管如何努力都打不赢的怪物就是了。」

    他是大半辈子都待在迷宫这种严苛环境下的领路人。

    而且直到白发苍苍也还在挑战迷宫。

    他肯定经历过我们无法想像的事情。

    「那万一遇到不允许逃跑的情况呢?」

    我有些在意地这么问。

    我们即将面对的战斗,是绝对不允许逃跑的战斗。

    因为人族的命运,说不定就赌在这场战斗上了。

    如果我们在这一役中战败,世界恐怕会被由古导向更加混乱的局面。

    正因为如此,我们输不得也逃不了。

    「什么?别管那么多,直接逃跑不就得了吗?想要活命有什么不对?要是有人敢对此加以责备,就叫他自己去打吧。」

    尽管如此,巴斯卡先生还是给我这样的回答。

    「我刚才也说过了吧,办不到的事就是办不到。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尽管如此却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反而是一种傲慢。自以为是也该有个限度吧?」

    不光是我,听到巴斯卡先生辛辣的话语,就连老师都愣住了。

    「当然,我也不认为放弃责任是好事。正因为如此,我才会以迷宫领路人的身分赌上这条命,保护客人的安全。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本分,但要是背负了超过自己本分的责任,那把逃跑当作一种选择也不是坏事。你们是否背负起不必背负的责任了呢?」

    我一时之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责任。

    因为我是勇者。

    因为我跟由古一样是转生者。

    我能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

    不过,即使自问我有没有非做这件事不可的责任,我也得不到答案。

    「不过,如果你有即使超出自己的本分也想完成的事情,那我这个旁人也没资格说三道四。你只要遵循自己的信念,勇往直前就行了。结果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想法。」

    自己的想法吗?

    那还用说。

    我早就决定要继承尤利乌斯大哥的遗志。

    然后,如果是尤利乌斯大哥的话,绝对不会选择逃跑。

    如果是那位真心祈求世界和平,身为勇者中的勇者的大哥的话……

    「感谢您的忠告。可是,我果然还是没办法逃跑。因为我是勇者。」

    我斩钉截铁地如此宣言。

    虽然苏菲亚和罗南特老先生是强敌,但我不能在这种地方裹足不前。

    因为击败由古之后,还得跟魔族一战。

    其中还有击败尤利乌斯大哥的那位白色少女。

    那位少女轻易葬送了大哥,是货真价实的怪物。

    我迟早得跟那样的敌人决一死战。

    在达成这个目标之前,我不能停下脚步。

    更别说是逃跑了。

    「谢谢您的关心。不过,那是我真心想做的事。」

    「这样啊……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加油吧。」

    我低头道谢,肩膀被巴斯卡先生使劲拍了两下。

    还挺痛的。

    「真心想做的事……说得对。嗯,我不后悔。」

    巴斯卡先生毫不客气的拍打,害我没听到老师小声呢喃的话语。

    进到迷宫的第五天。

    我们已经走过半个迷宫。

    这是因为我们的人数不多,而且所有人的能力值都很高,能够用相当快的步调沿著最短的路径前进。

    虽然有些担心迷宫病的问题,但身为老练领路人的巴斯卡先生有好好地掌控步调,让我们一路上都不至于太过勉强自己。

    途中,我原本还担心帝国兵可能会在迷宫里埋伏,但巴斯卡先生说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帝国对迷宫心存畏惧。更重要的是,在迷宫里埋伏不但缺乏效率,而且还很危险。

    在结构复杂的迷宫里埋伏不知道会走哪条路的敌人,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因为这个缘故,我们在迷宫里的敌人就只有魔物了。

    而这些魔物目前还算不上是太大的威胁。

    哈林斯先生担任前卫,我、卡迪雅和菲都能兼任前卫与后卫,而后卫则是老师。

    巴斯卡先生只是领路人,没有积极参加战斗,但他偶尔参战时展现出的实力,即使跟这些成员相比也毫不逊色。

    虽然是临时组成的队伍,但运作起来还算顺利。

    只有一个人例外。

    「停。差不多该休息一下了。」

    巴斯卡先生的喊声让大家停下脚步。

    巴斯卡先生迅速检查周围是否安全,还把行李拿出来,让我们能够休息。

    在各自开始休息的众人之中,只有安娜一边大口喘气,一边瘫坐在地。

    「真的很抱歉……」

    然后用几乎听不见的音量向我道歉。

    我默默摇了摇头,温柔地轻拍安娜的肩膀。

    安娜是出色的魔法师。

    但比起聚集在此的成员,实力无论如何都会显得较差。

    而且她的能力值偏向魔法系角色,肉体能力无可避免地较为低落。

    如果不像这样频繁休息,凭安娜的体力,绝对无法跟上我们的移动速度。

    由于老师也是成长速度较慢的妖精,所以物理系的能力值偏低,但她能够用大量魔力强化肉体。

    虽然外表看起来像是小孩子,但也能够打肉搏战。

    不晓得这是因为纯种妖精和半妖精有所不同,还是因为老师比较特别?

    我想答案八成是后者。安娜见识到双方实力的巨大差距,体力和精神都快要撑不下去了。

    原本就将要被逼入绝境,现在还得承受扯大家后腿的巨大压力,似乎让她精神上的负担变得更加沉重。

    我能从她身上看到迷宫病的徵兆。

    放著不管的话,说不定会有危险。

    虽然巴斯卡先生顾虑到安娜的身体状况,特地配合她调整步调,但安娜一直在勉强自己配合我们。

    或许我根本不该带她过来。

    不过,就算当初让她留守,我果然还是会放心不下。

    不管怎么选择都不是正确答案。

    既然如此,那同意让安娜跟来的我,就必须负起责任照顾她。

    也许大家都明白我的想法,所以没有多说什么。

    巴斯卡先生不明白这些状况,但他是不会挑选客人的专业领路人。

    即使客人的脚程较慢,也不会因此抱怨。

    只不过,只有卡迪雅似乎有些不满。

    也许我之后该偷偷找机会跟她谈谈。

    「好啦,我们已经走过半个迷宫,来决定接下来要走的路线吧。」

    巴斯卡先生对我这么说。

    这让我暂时放下安娜的事情。

    「前面有几条路线。危险的最短路线、安全的迂回路线,以及不确定有没有危险但有些问题的路线。大致上就是这样了,你要选哪条路线?」

    「我想想……危险的最短路线到底是哪里有危险?」

    「艾尔罗大迷宫上层的通道有两种。一种是我们目前所在的狭窄通道,而另一种则是所谓的大通道。」

    说到这里,巴斯卡先生暂时中断话语,将饮料递给我。

    我满怀谢意地收下。

    「一如字面上的意思,所谓的大通道,就是比我们目前所在的正常通道还要宽广的通道。那已经不是通道,根本就是广场了。而那种不断延伸的广场就是大通道。虽然这种大通道就是我刚才所说的最短路径,但大通道里有著一般通道无法相提并论的强力魔物。那里是充满C级魔物,偶尔还会出现A级魔物的危险地带。」

    A级魔物——

    那是必须派遣军队才能处理的等级。

    一般来说,击败B级魔物已经是小型队伍的极限了。

    人类的能力值比不上魔物。

    为了与魔物对抗就必须磨练技能、召集同伴、绞尽脑汁联手战斗。

    只有这样,才能战胜能力值较强的魔物。

    不过,这也仅限于B级以下的魔物。

    A级魔物的实力与其他魔物天差地别。

    超高能力值当然是自不待言,就连技能都变得相当优秀。

    甚至足以跟人类唯一占优势的技能并驾齐驱。

    其中还存在著拥有魔物特有的特殊技能的个体,而这种魔物绝大多数都很难缠。

    最具代表性的A级魔物就是上位竜种。

    过去曾经袭击学校的菲的父母就是上位竜种。

    虽然菲在分类也属于上位竜种,但因为身为转生者,她的实力应该足以匹敌龙种吧。

    要是在陆地上战斗,菲说不定能打赢我们之前遇到的水龙。

    「那安全的迂回路线和最短路线的行程时间相差多少?」

    「我想想……考虑到我们至今为止的步调,大概是四天吧。」

    没想到会差这么多。

    看来需要绕上一大段路。

    「那最后一条路线呢?」

    「呃……这个嘛……」

    巴斯卡先生不知为何含糊其辞。

    我等了一下后,他才难为情地搔搔头说:

    「我就坦白说了吧。我不想走那条路线。」

    「这也未免太坦白了吧。其中有什么理由吗?」

    「因为恶梦。」

    「什么?」

    「那里曾经是恶梦的地盘,所以领路人都不愿接近那条路线。因为太不吉利了。尤其我还亲眼见过那家伙。我想尽量远离那个地方,这才是我的真心话。」

    恶梦——

    巴斯卡先生之前提到过的神话级魔物啊……

    可是,那家伙不是已经不在了吗?

    「我顺便问一下,走那条路线会比较快吗?」

    「大概会比最短路线慢一点吧。走最短路线应该会稍微快一点,差距应该是一天左右。」

    危险的最短路线、安全的迂回路线,以及状况不明的路线。

    「恶梦已经不在了,对吧?」

    「没错,恶梦的本体已经不在了。」

    「本体?」

    巴斯卡先生奇妙的回答,让我不由得歪头。

    这种说法,就像是还有不是恶梦的某种东西存在一样。

    「我们都称呼那些家伙为恶梦残渣。」

    「恶梦残渣?」

    「对。那是一种外表跟恶梦很像的魔物。虽然那种魔物现在会出现在上层的许多地区,但它们的主要栖息地还是在那条路线上。」

    「那种魔物很强吗?」

    「很强,而且很难缠。」

    连巴斯卡先生都觉得很强很难缠的魔物。

    如果可以,我还真不想遇到那种家伙。

    「但那种魔物也有著跟恶梦一样的习性。只要不主动危害它们,它们也不会袭击人类。因此,万一遇到恶梦残渣,最好的应对之道就是什么都不做,等待对方离开。」

    「有这种事……?」

    我傻眼地说。

    拥有这种奇怪习性的魔物,还能算是魔物吗?

    所谓的魔物,不就应该看到人类便二话不说地发动攻击吗?

    「只不过,那种魔物会到处布置肉眼看不见的丝线,一旦有人弄断那些丝线,就会发动攻击。」

    「丝线?」

    「没错。对了,我还没告诉你吧。恶梦是蜘蛛型魔物,恶梦残渣也是。」

    原来是蜘蛛啊……

    「看不见的丝……而且还拥有一旦被缠住就无法轻易挣脱的超强黏性与韧性。明明光是这样就够难缠了,本体居然还一样强大,那种魔物根本强得毫无道理。虽然看到蛛网就先烧掉在以前是种常识,但自从恶梦残渣出现之后,就变成看到蛛网就先逃命了。那是上层最难对付的魔物。」

    这种魔物听起来还真是难缠。

    不但会使用蜘蛛丝设下陷阱,就连本体都很强。

    简直就像是跟人类一样狡猾的魔物。

    「看来别走那条路线会比较好。」

    默默听著我和巴斯卡先生讨论的哈林斯先生插嘴说道:

    「我以前曾经跟尤利乌斯他们一起去讨伐恶梦残渣。虽然当时勉强打赢了,但赢得相当惊险。还是尽可能避开那种魔物吧。」

    就连尤利乌斯大哥他们都陷入苦战的敌人啊……

    如果可以,我还真是不想遇到。

    这么一来就只能放弃这条路线了。

    剩下的,就只有最短路线和迂回路线。

    「各位,你们觉得我们应该走危险的最短路线,还是安全的迂回路线?我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我向正在休息的其他同伴徵求意见。

    就心情上来说,我想走最短路线。

    虽说时间还很充裕,但能够早点抵达妖精之里还是比较好。

    但是安娜现在都快要撑不下去,继续增加她的负担好吗?我没办法轻易做出判断。

    「我觉得应该走最短路线。」

    老师如此回答。

    在之前的旅途中,我已经见识到老师的实力。

    老实说,她那曾经彻底击溃由古的实力,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光就魔法能力而言,她说不定比我还要厉害。

    卡迪雅似乎也赞成老师的意见。

    「但这不是很危险吗?如果同时出现好几只A级魔物,就算是我们也很难对付。」

    「啊,A级魔物基本上不会成群结队地行动,所以这点大可放心。即使遇到A级魔物,也只需要对付一只。」

    「那倒还有办法对付。」

    巴斯卡先生的话让卡迪雅充满自信地如此宣言。

    因为我们从小就一起长大,所以我很了解卡迪雅。

    也知道那股自信是建立在货真价实的实力之上。

    「嗯……我也觉得应该走最短路径。只是魔物的话,总是会有办法对付。」

    菲也选择最短路径。

    虽然菲的意见听起来有些太过乐观,但她确实拥有能够说这种话的实力。

    在这些成员之中,实力最强的人就是她了。

    「尽管如此,我还是认为不应该冒险。」

    哈林斯先生选择安全的迂回路线。

    比起妖精之里,他应该更重视我们的安全吧。

    这样就是三比一了。

    巴斯卡先生选择中立,剩下的就只有我跟安娜。

    虽然已经有过半数的人选择最短路线,但我还是想听听安娜的意见。

    「安娜,你觉得我们应该走哪条路线?」

    「您不需要在意我这种人的意见。」

    「那可不行。因为你也是同伴。不用客气,直接说出自己的意见吧。」

    我用稍微强硬的口气这么告诉安娜。

    安娜露出有些惶恐的反应,稍微思考了一下后才下定决心。

    「我们走最短路线吧。」

    「可以吗?」

    言下之意就是:「你跟得上吗?没问题吗?」

    「是的。」

    她回给我的是强而有力的肯定。

    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我们走最短路线吧。」

    即使明知危险,我们还是决定勇往直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