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三卷11蜘蛛VS.地龙亚拉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下定决心挑战亚拉巴。

    最后确认一下自己的能力值吧。

    〈死神之影 LV26 姓名 无

    能力值 HP:3592/3592(绿)+1700(详细)

    MP:12110/12110(蓝)+1700(详细)

    SP:2413/2413(黄)(详细)

    :2413/2413(红)+1700(详细)

    平均攻击能力:2392(详细) 平均防御能力:2363(详细)

    平均魔法能力:11158(详细) 平均抵抗能力:11004(详细)

    平均速度能力:7440(详细)

    技能

    「HP高速恢复LV7」 「魔导的极致」 「SP高速恢复LV1」

    「SP消耗大减缓LV1」 「破坏强化LV6」 「斩击强化LV8」

    「异常状态大强化LV1」 「魔神法LV2」 「魔力附加LV7」

    「气鬪法LV9」 「气力附加LV5」 「龙力LV7」

    「猛毒攻击LV6」 「腐蚀攻击LV4」 「外道攻击LV6」

    「毒合成LV10」 「药合成LV7」 「丝的才能LV8」

    「万能丝LV6」 「操丝术LV10」 「念动力LV1」

    「投掷LV10」 「射出LV2」 「空间机动LV8」

    「隐密LV10」 「迷彩LV1」 「无声LV8」

    「暴君LV1」 「集中LV10」 「思考加速LV9」

    「预知LV9」 「平行意识LV7」 「高速演算LV6」

    「命中LV10」 「闪避LV10」 「机率补正LV7」

    「风魔法LV4」 「土魔法LV10」 「大地魔法LV1」

    「外道魔法LV10」 「影魔法LV10」 「黑暗魔法LV10」

    「暗黑魔法LV2」 「毒魔法LV10」 「治疗魔法LV10」

    「空间魔法LV10」 「次元魔法LV4」 「深渊魔法LV10」

    「破坏抗性LV5」 「打击抗性LV5」 「斩击抗性LV5」

    「火焰抗性LV2」 「风抗性LV2」 「土抗性LV8」

    「重力抗性LV1」 「猛毒抗性LV3」 「麻痹抗性LV6」

    「石化抗性LV5」 「睡眠无效」 「酸抗性LV6」

    「腐蚀抗性LV7」 「晕眩抗性LV5」 「恐惧抗性LV9」

    「外道无效」 「疼痛无效」 「痛觉大减轻LV5」

    「五感大强化LV1」 「知觉领域扩大LV5」 「夜视LV10」

    「千里眼LV8」 「咒怨的邪眼LV6」 「静止的邪眼LV5」

    「引斥的邪眼LV1」 「死灭的邪眼LV3」 「星魔」

    「天命LV3」 「瞬身LV7」 「耐久LV7」

    「刚毅LV2」 「城塞LV2」 「韦驮天LV7」

    「魔王LV3」 「忍耐」 「傲慢」

    「怒气LV2」 「饱食LV7」 「怠惰」

    「睿智」 「断罪」 「奈落」

    「颓废」 「禁忌LV10」 「神性领域扩大LV6」

    「n%I=W」

    技能点数:0

    称号

    「恶食」 「食亲者」 「暗杀者」

    「魔物杀手」 「毒术师」 「丝术师」

    「无情」 「魔物屠夫」 「傲慢的支配者」

    「忍耐的支配者」 「睿智的支配者」 「屠竜者」

    「恐惧散布者」 「屠龙者」 「怠惰的支配者」

    「魔物的天灾」   〉

    虽然我的各种实力都大幅提升,但其中又以魔法系的能力值变得特别惊人。

    数值终于破万。

    魔导的极致太可怕了。

    老实说,即使拥有这般能力,我也不确定能不能打穿地龙强韧的魔法防御。

    虽然蜘蛛军团对我而言是容易对付的敌人,但因为拥有能够妨碍魔法的鳞片,所以龙反而是超级克制我的敌人。

    不过,我觉得要是用这么夸张的能力值施展魔法,龙也不可能毫发无伤。

    在防御能力方面,透过对自己施展土魔法这样的自残式锻炼法,我成功取得了土抗性。

    不过我的基础防御力偏低,所以效果也只能算是杯水车薪,但总比完全没有要来得好。

    然后,我取得了怠惰这个新技能。

    从名称就能看出,这个技能跟傲慢一样,是七大罪系技能的其中之一。

    在跟亚拉巴决战时,这个技能将会成为我的王牌。

    毕竟傲慢是无法在战斗中直接派上用场的辅助型技能,而忍耐是防御型技能。

    虽然跟睿智一起取得的魔导的极致在攻击上很有帮助,但睿智本身也是辅助型技能。

    我这次取得的怠惰,可说是在做坏掉的技能中初次出现的攻击型技能。

    只要使用这个做坏掉的技能,就能打穿亚拉巴的防御。

    反过来说,如果不搬出新的做坏掉技能,就没办法挑战亚拉巴。

    虽然为了提升等级,我经常在下层闲晃,但即使是在有著许多强敌的下层,地龙的实力也比其他魔物高上一截。

    而在这些地龙之中,地龙亚拉巴的实力明显优于其他同族。

    如果不作好这种程度的准备,我就觉得自己没资格与它一战。

    我在纵穴等待。

    苦苦等待著宿敌的到来。

    我感觉到危险。

    全身寒毛直竖。

    我记得这种感觉。

    片刻都不曾忘记。

    就算想忘也忘不了。

    那是我转生成蜘蛛之后,初次品尝到的真正恐惧。

    那是我转生成蜘蛛之后,初次意识到的死亡象徵。

    我缓缓回过头──

    〈地龙亚拉巴 LV32

    能力值 HP:4663/4663(绿) MP:4076/4076(蓝)

    SP:4570/4570(黄) :4569/4569(红)

    平均攻击能力:4610(详细) 平均防御能力:4597(详细)

    平均魔法能力:4022(详细) 平均抵抗能力:4138(详细)

    平均速度能力:4555(详细)

    技能

    「地龙LV3」 「天鳞LV2」 「重甲壳LV1」

    「神钢体LV1」 「HP高速恢复LV8」 「MP高速恢复LV5」

    「MP消耗大减缓LV5」 「魔力感知LV10」 「精密魔力操作LV1」

    「SP高速恢复LV7」 「SP消耗大减缓LV7」 「魔鬪法LV9」

    「大魔力击LV1」 「鬪神法LV3」 「大气力击LV3」

    「大地攻击LV10」 「大地强化LV10」 「破坏大强化LV3」

    「斩击大强化LV10」 「贯通大强化LV8」 「打击大强化LV10」

    「空间机动LV8」 「隐密LV10」 「迷彩LV3」

    「命中LV10」 「闪避LV10」 「机率大补正LV4」

    「危险感知LV10」 「气息感知LV10」 「热感知LV10」

    「动态物体感知LV10」 「土魔法LV10」 「大地魔法LV10」

    「地裂魔法LV2」 「影魔法LV10」 「黑暗魔法LV7」

    「破坏大抗性LV1」 「斩击大抗性LV4」 「贯通大抗性LV3」

    「打击大抗性LV5」 「冲击大抗性LV1」 「大地无效」

    「火抗性LV6」 「雷抗性LV8」 「水抗性LV5」

    「风抗性LV6」 「黑暗抗性LV4」

    「异常状态大抗性LV7」 「腐蚀抗性LV6」 「疼痛无效」

    「痛觉大减轻LV7」 「视觉强化LV10」 「望远LV8」

    「夜视LV10」 「视觉领域扩大LV7」 「听觉强化LV10」

    「听觉领域扩大LV3」 「嗅觉强化LV7」 「触觉强化LV7」

    「天命LV3」 「天魔LV1」 「天动LV3」

    「富天LV3」 「刚毅LV3」 「城塞LV3」

    「天道LV1」 「天守LV2」 「韦驮天LV3」

    技能点数:41100

    称号

    「魔物杀手」 「魔物屠夫」 「龙」

    「暗杀者」 「霸者」 「魔物的天灾」   〉

    龙现身了。

    其姿态威风凛凛。

    那就是我心中的梦魇。

    可怕……

    这家伙的能力值太可怕了。

    同时拥有卡古纳和盖雷的优点,而且还要更强。

    完全找不到破绽。

    超越卡古纳的防御力与技能组。

    超越盖雷的速度与技能组。

    还有卡古纳与盖雷都没有的强大魔法能力。

    最糟糕的是,它还会使用我擅长的黑暗魔法。

    拥有黑暗抗性这点太难对付了。

    完美无缺的全方位战士。

    能攻善守。

    因此,它也擅长应付各种偷袭与陷阱。因为没有弱点,所以也不可能靠著战术优势击败它。

    简直就是理想中的战士。

    哈哈。这家伙厉害到这种地步,反而让我笑了。

    嗯,太好了。

    我当时感受到的恐惧是真货。

    当时觉得害怕是正确的反应。

    地龙亚拉巴……你很强。

    我好害怕。

    但也感到开心。

    嗯,很开心。

    我现在已经成长到能够与当时只能躲起来发抖的对手战斗的地步了。

    凭你强大的感知能力,当时其实有发现我还活著对吧?

    明明有发现,却把我当成不足为惧的蝼蚁,故意放我一命对吧?

    我会让你为自己的傲慢感到后悔。

    谢谢你。

    是你教会了我死亡的恐怖。

    所以才会有现在的我。

    不断从你身边逃离,逃到最后才成就了现在的我。

    我要感谢你。

    然后去死吧。

    第一个赐予我死亡的恐惧的可恨敌人。

    我要亲手葬送你。

    靠著这场胜利,战胜对你的恐惧。

    我已经不会再逃离你了。

    为漫长的逃亡生活划下休止符吧。

    我用暗黑枪率先攻击。

    理所当然地被躲开了。

    对方用吐息攻击回敬。

    我理所当然地躲开了。

    双方都知道攻击会被躲开。

    只是为了确认彼此的意志而攻击。

    彷佛在打招呼般的一连串动作,就像是久别重逢的恋人一样。

    不过,别说是恋人了,我甚至连朋友都不曾有过。

    用互相攻击代替打招呼后,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依照事前拟定好的计画,我运用空间机动的力量,冲向纵穴的上方。

    目的是远离地面,封锁亚拉巴擅长的土魔法。

    因为亚拉巴还会黑暗魔法,所以这并不能让它完全无法使用魔法,但至少能从对敌人有利的战场,转往对双方都公平的舞台。

    亚拉巴应该也明白这点,踹向地面跟了上来。

    在空中奔驰的同时,我朝向亚拉巴射出暗黑弹。

    无视于MP的消耗量,像是机关枪一样射个不停。

    尽管如此,亚拉巴依然像是玩过鬼畜级STG的玩家,轻易避开射向自己的攻击。

    天麟──因为这个逆鳞的上位技能的效果,魔法的威力会大幅减少。

    即使如此,如果凭著我破万的魔法攻击力,还是有办法对它造成伤害。

    前提是攻击能够命中……

    亚拉巴的闪避能力极强。

    这不光是技能的效果,而是亚拉巴自己在长年战斗中钻研出来的闪躲技术。

    它的动作看起来甚至可说是优雅。

    虽然我对自己的闪躲能力也很有自信,但看到亚拉巴的那种技术后,我才深深体认到自己只是靠著技能与能力值在闪躲攻击。

    我自认跨越了相当多的危机,实战经验也算丰富,但我的动作果然就跟外行人没有两样。

    毕竟我从未学过武术。

    虽然纯粹就能力值来看,我的速度绝对比较快,但亚拉巴用技术填补了其中的差距。

    如果我的魔法能够击中,应该有办法对它造成伤害,但伤害很可能在下次对它造成伤害之前就完全恢复。

    在没有使用平行意识的现况下,一边战斗一边施展魔法可是很累人的。

    因为我正忙著对付老妈,所以目前无法使用平行意识。

    如果能够使用,就连在亚拉巴进行闪躲的时候,我也能不断发射魔法,不给它恢复的时间,这样应该就能够靠著蛮干的方式击败它。

    但不能使用的东西就是不能使用,所以我只能放弃。

    我没有决胜的手段。

    既然如此,那我能够采取的战法就只剩下一种。

    那就是让亚拉巴认为我是应该全力应战的对手。

    只要亚拉巴全力以赴,我就有胜算了。

    因为只有在那个时候,我放出的第二种无形猛毒才会开始侵蚀亚拉巴的身体。

    亚拉巴摆好架式。

    透过预知的效果,我看出那是吐息攻击的预备动作。

    就是过去曾经摧毁我家的那种吐息。

    亚拉巴的吐息向我袭来。

    我使出短距离转移。

    转移到亚拉巴的头顶上。

    朝向它因为持续吐出吐息,变得毫无防备的头部射出暗黑弹。

    暗黑弹直接击中亚拉巴的头部,让它闭起嘴巴。

    正在吐出吐息的嘴巴闭上了。

    吐息在亚拉巴的嘴里爆炸。

    看来龙的吐息攻击中,并非只有那只龙本身的属性。

    因为拥有大地无效的亚拉巴的HP减少了。

    如果加上暗黑弹的威力,造成的伤害并不算小。

    从准备到发动需要花上几秒钟的时间,所以没办法随便使用短距离转移,但只要像刚才那样事先作好准备,就能用来发动奇袭。

    不过它也会对这招有所警戒,下次应该就不会这么顺利了。

    在亚拉巴的嘴巴爆炸的同时,尾巴却像是其他生物一样向我袭来。

    这条尾巴很难对付。

    我避开像是鞭子般甩过来的尾巴。

    尾巴从极近的距离挥过,破风声让我胆战心惊。

    考虑到我的HP与MP,我觉得应该不会被一击打死。

    虽然这么觉得,但那股力量十分强劲,甚至让我不由得看见自己被尾巴斩成两段的幻觉。

    跟在尾巴之后挥过来的前脚,被我往后一跳躲过了。

    我就这样一边拉开距离,一边射出暗黑枪进行牵制。

    亚拉巴因为暗黑枪而停下脚步。

    它的HP正在迅速恢复。

    好快。

    看来想靠著累积伤害击败它,果然是极为困难的事情。

    正当我如此感叹时,亚拉巴的周围突然出现了好几颗黑球。

    那是黑暗魔法中的黑暗弹吗?

    黑暗弹遵循亚拉巴的意思飞了过来。

    虽然也能躲开,但这样一来就会被随著魔法一起冲过来的亚拉巴找到破绽。

    我要用黑暗对抗黑暗!

    我发动同样的魔法,抵销掉飞过来的黑暗弹。

    同时避开亚拉巴张嘴咬过来的利牙,射出暗黑弹进行反击。

    不过暗黑弹被亚拉巴用手挥开,尾巴的前端也顺便扫了过来。

    我放弃攻击,全力闪躲。

    逃向更高的上空。

    看来打接近战对我不利。

    亚拉巴拥有尖牙、利爪和尾巴等多彩多姿的攻击手段,只要它有意,光是用那巨大的身躯撞过来,应该也会有相当强大的威力。

    毕竟它几乎全身上下都是凶器。

    反正我已经成功把它从地面引开,也在刚才的零点一秒确认黑暗魔法算不上威胁,所以不断拉开距离贯彻远距离战斗是最好的选择。

    我才刚这么想,亚拉巴就张开嘴巴。

    那是几乎没有预备动作的吐息攻击。

    等等……!

    原来你还有这招!

    我发动引斥的邪眼,让自己的周围出现斥力。

    我让因此产生的另类物理结界包覆住身体,赶紧躲到旁边。

    亚拉巴的吐息攻击从我身旁通过,几乎擦过我的身体。

    不,不是几乎擦过,是真的擦到一点了!

    好险!好险!

    因为没有蓄力,所以威力并不是很强,但要是被直接击中,应该还是会受到不小的伤害。

    这下不妙。就算打远距离战,我可能也没有优势。

    因为吐息不是物理攻击,而是类似纯粹能量的东西,所以引斥的邪眼产生的另类结界似乎无法弹开。

    呜……邪眼系技能几乎完全没发挥作用!

    打从战斗开始之后,我就一直对亚拉巴使用各种邪眼。

    可是不管哪一种邪眼,看起来似乎都没有效果。

    虽然不至于完全无效,但效果几乎等于没有。

    毕竟就连咒怨的邪眼造成的能力值降低效果,也慢到不知道一分钟有没有降低一点,而引斥的邪眼使出的重力攻击,看起来也没有对亚拉巴造成太大的妨碍。

    静止的邪眼?

    那应该完全无效吧。

    我根本无法想像亚拉巴被麻痹的模样。

    虽然还有唯一尚未发动的死灭的邪眼,但那是专门用来给敌人最后一击的武器,所以我不想使用。

    这是我在进化成死神之影时自动取得的新技能,从名称就能联想得到,这是拥有死亡属性的邪眼。

    没错,死亡属性……也就是腐蚀属性。

    照惯例,这种邪眼也是一种自爆技。

    只要发动这招,那颗眼睛就会报废。

    不光是这样,这个可怕的招式甚至还会造成头痛。

    因为威力无可挑剔,所以应该能对亚拉巴造成伤害,但我想双方受到的伤害会差不多。

    这么一来,HP较低的我,受到的伤害相较之下还比较大。

    如果把敌人逼入能够确实解决掉的绝境,就算使用这招也无所谓,但若是在除此之外的状况下使用,只会反过来让我陷入危机。

    因为性质上的关系,邪眼系技能会对映照在视野中的对象施加无法闪躲的攻击,但要是没有效果或无法使用,那就没有意义了。

    啊啊……没想到我的攻击不但打不中,就算打中也无法造成太大的伤害!

    我重新体认到这个对手难缠的程度。

    我一边往上方逃跑,同时往下胡乱发射魔法。

    亚拉巴追著这样的我,并且用吐息发动反击。

    我继续冲向上方,但亚拉巴却停下脚步。

    啐!我事先铺好的蜘蛛网被发现了。

    因为我早就决定在这个纵穴跟亚拉巴决一死战,当然会设下一两个陷阱。

    虽然还是被发现了。

    在亚拉巴停下脚步之处更上面一点的地方,我的丝像是要堵住纵穴一样铺得密密麻麻。

    只留下刚好能够让我通过的小洞。

    在不破坏丝的状况下,我从上空朝向亚拉巴胡乱发射魔法。

    亚拉巴一边闪躲魔法,一边在同样的高度绕来绕去,就是不过来这边。

    其实我是想用丝缠住亚拉巴,趁它动弹不得时用一大堆魔法轰下去,但这样也算是封住了它的行动,所以结果还算可以。

    亚拉巴也不认输地用吐息反击。

    我们隔著蜘蛛网用魔法和吐息对轰了好一阵子。

    亚拉巴避开我的魔法。

    我朝向它闪躲的位置降下毒瀑。

    把毒合成的生成量调到最大,然后连续发动,就能降下跟瀑布一样的毒水。

    亚拉巴只用了一发吐息,就轰散带有猛毒与麻痹效果的瀑布。

    毒水四散飞溅。

    虽然我原本就不期待这招能对它造成伤害,但随便一发吐息就能轰散也太扯了吧……

    亚拉巴朝向位于上空的我连续吐出吐息。

    因为接二连三的吐息攻击,蜘蛛网的某些地方开始出现破洞。

    我靠著空间机动闪躲这些对空炮火。

    同时用万能丝制作网子,然后用射出这个技能射向被打穿的洞。

    呼呼呼……没错,我得到一直想要的射出技能了!

    正确来说,这是投掷封顶后衍生出来的技能。

    不过,因为需要消耗MP,而且等级也不高,所以发射速度并不快,老实说直接用投掷丢过去还比较好,但这样感觉比较爽。

    射出去的丝像球一样卷成一团,但我利用操丝术的力量,在亚拉巴眼前把丝摊开变成网子。

    亚拉巴明显露出戒心,大动作避开那张网子。

    这种反应是正确的。

    即使是亚拉巴,一旦被我的这种丝缠住也不容易脱逃。

    既然它这么提防蜘蛛丝,对我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我从上空散布蜘蛛丝。

    亚拉巴不想碰到这些丝,不是避开,就是用吐息弹开。

    然后,蜘蛛网总算出现亚拉巴也能通过的大洞。

    亚拉巴靠著空间机动向我逼近。

    哈哈,欢迎光临!

    我看似毫无计画地洒下刚才那些丝。

    但这些丝其实全都被肉眼看不见的细丝系在一起。

    而作为其根源的丝就在我脚上。

    我用操丝术把这些丝一口气拉过来。

    同时朝向亚拉巴射出暗黑弹。

    从背后逼近的蜘蛛丝。

    从前方逼近的暗黑弹。

    如果避开暗黑弹,就会被丝追上。

    如果不避开暗黑弹,就会受到伤害。

    亚拉巴会作何选择……!

    亚拉巴做出选择了。

    两者都不是的选择。

    它用吐息抵销暗黑弹。

    然后无视爆炸余波冲了过来。

    糟糕……!

    我勉强避开逼近眼前的尖牙。

    攻击稍微擦过身体,让HP的饱食储存量减少了。

    真是危险……

    因为脚上握著丝,害得我差点没能避开。

    因为我拉著这么大量的丝,所以行动也受到限制。

    亚拉巴刚才的行动有点出乎我意料。

    我还以为蜘蛛丝和暗黑弹会有其中一方命中。

    看来我还是低估亚拉巴了。

    我重新鼓起斗志。

    我跟亚拉巴都还有余力。

    战斗还会继续下去。

    这是场双方都得拚尽全力的战斗。

    不过,双方都一直找不到决胜的手段。

    靠著强大的闪避能力躲避攻击,就算偶尔被击中也能立刻恢复的我。

    拚命追赶不停逃跑的我,所以没有太多攻击机会的亚拉巴。

    双方并非没有决胜的手段。

    我的决胜手段是蜘蛛丝。

    如果被丝缠住,即使是亚拉巴,也得花上不少时间才能挣脱。

    只要我在这段期间用魔法不断狂轰就能获胜。

    不过,在至今为止的战斗中,亚拉巴一直对丝相当警戒。

    它似乎明白只有蜘蛛丝无论如何都得避开。

    因此,只要是跟丝有关的攻击,它都会谨慎应付。

    想要让丝击中全心防守的亚拉巴是非常困难的事。

    相对的,亚拉巴的决胜手段则是最大规模的吐息攻击。

    亚拉巴全力施展的吐息攻击,拥有超越曾经轰垮我家的那一击的威力。

    要是挨了那种攻击,就算是我也会灰飞烟灭。

    即使忍耐发动,只要被击中,就得继续承受吐息攻击,迟早会力竭身亡。

    但亚拉巴没有使出这一击。

    因为威力最强的吐息,蓄力时间也最久,露出的空隙相对地大,不但容易被敌人躲开,也容易受到反击。

    正因为如此,亚拉巴才会只使出没有蓄力的单发式吐息。

    单发式吐息其实也不差。

    然而攻击范围无论如何都会变小,威力也会下降。

    这种吐息全都被我避开,而且即使击中,也远远不足以造成致命伤。

    尽管双方都握有足以决胜的王牌,却无法加以活用。

    一旦战况变得如此,战斗自然就会拖长。

    双方不断互相牵制,偶尔夹杂著几下认真的攻击,一边避免被对手掌握节奏,同时找寻机会。

    战况对我有些不利。

    我的攻击完全无效。

    只有极少数攻击命中。

    不过并不会造成伤害。

    即使造成伤害也会立刻恢复。

    即使我成功连续命中几发攻击,只要亚拉巴暂时拉开距离,或是反过来发动反击逼我停手,就能争取到恢复的时间。

    结果,我明明跟它打了这么久,造成的伤害依然是零。

    不但如此,它的抗性等级还增加了。

    亚拉巴的黑暗抗性刚开始时还只有等级4,但现在已经变成等级5了。

    要是等级继续提升下去,现在也不算多的伤害量还会变得更少。

    相较之下,只要能够击中,亚拉巴的攻击就会对我造成伤害。

    只是挨个一下,我的HP和MP并不会全部耗尽。

    但亚拉巴的一击相当有威力。

    要是被那样的攻击击中,我娇小的身躯肯定会轻易被轰飞。

    如果演变成那种状况,我很可能会被接下来的追击击中。

    一旦事情变成那样,我就死定了。

    容错率的差距太大了。

    依赖闪躲的我要是出了差错,很可能会就这样被一口气逆转。

    我当然不打算被轻易干掉。

    虽然不打算,但发生这种事的可能性并非零,所以我才害怕。

    再说,其实这种状态也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

    因为纵穴的高度有限。

    我不断往上逃跑。

    所以当然会离天花板越来越近。

    一旦抵达天花板,我就无路可逃了。

    而且天花板也算是地面。

    有土的地方,全都是亚拉巴的领域。

    当事情变成那样,我不但会无路可逃,还会被它重新取得地利。

    虽然我事先在纵穴里铺了几张蜘蛛网,但那也只能用来拖延时间。

    再这样下去,我迟早会被逼到天花板上。

    不但现况对我稍微不利,还逐渐被逼入绝境。

    这个事实自然让我越来越紧张。

    精神专注到极限。

    为了不漏看预知到的景象,我全神贯注。

    在思考加速的慢动作世界中,我让感觉变得敏锐,就连些许情报都不放过。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思考加速LV9〉升级为〈思考加速LV10〉。》

    《满足条件。技能〈思考加速LV10〉进化成技能〈思考超加速LV1〉。》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预知LV9〉升级为〈预知LV10〉。》

    《满足条件。技能〈预知LV10〉进化成技能〈未来视LV1〉。》

    技能在这个时间点进化。

    来得正是时候。

    本就缓慢的世界变得更加缓慢。

    只能偶尔看见的预知景象变得随时都能看见。

    看到了。我看到亚拉巴的下一步了。

    然后,我还在思考超加速的停滞世界中,预测它之后的每一步。

    就像是处理将棋的残局一样。

    意图解决掉我,结合利爪、尖牙和尾巴的一连串攻击被我轻易躲过了。

    我还真是厉害。

    如果想要击中现在的我,应该只能用我无法知觉到的速度施展攻击了吧?

    这真是太好了。

    很好。尽管放马过来。我觉得任何攻击都不可能打中现在的我。

    我闪。我闪。我闪。

    我躲。我躲。我躲。

    而且不断找机会反击。

    双方原本不相上下的闪避能力开始出现差距。

    亚拉巴之前一直靠著卓越的战技闪避我的攻击,但因为技能进化的缘故,我开始看穿它的动作了。

    速度原本就是我占有压倒性的优势。

    虽然光靠技术就能一直避开这样的攻击是很厉害,但要是再加上技能带来的优势,它似乎就开始应付不来了。

    亚拉巴的HP稍微减少了。

    到了这个局面,我提升后的闪避能力和命中率,似乎让亚拉巴开始感到焦急。

    在思考超加速的世界中,就连这样的感情都无法逃过我的法眼。

    然后,我这人可没善良到会放过这样的内心空隙。

    外道魔法──幻痛。这是能给予对手虚幻疼痛的外道魔法。

    亚拉巴吓到了。

    我想也是。

    因为对于拥有高等级的痛觉大减轻的亚拉巴来说,这应该是许久不曾感到的剧痛吧。

    外道魔法造成的幻痛,无法靠著痛觉减轻的效果得到缓和。

    被探知折磨过的我,已经亲身体验过那种感觉了。

    如何?久违的疼痛感觉起来舒服吗?

    亚拉巴咬牙忍受痛苦。

    一旦内心出现空隙,外道魔法就很容易突破对方的抵抗。

    如果是拥有亚拉巴等级的精神力的魔物,应该很快就能摆脱魔法的效果了吧。

    不过,只要有一瞬间就够了。

    在亚拉巴把注意力放在疼痛上的瞬间,我用丝缠住它的身体。

    亚拉巴试图挣脱,但我继续把丝缠在它身上。

    我在亚拉巴身上缠上好几层的丝,慢慢封住它的行动。

    让它就这样摔到下面也不好,于是我把丝射向墙壁,把它的身体固定在空中。

    成功了!

    再来就是在亚拉巴挣脱蜘蛛丝之前,用魔法不断轰在它身上!

    然而,在我心中萌生的胜利的预感,被亚拉巴接下来的行动粉碎了。

    给我等一下。

    再怎么说,这都太过头了吧。

    我曾想过,即使用丝捆住这家伙,八成也没办法击败它。

    比如说,它可以用吐息攻击自己。

    如果是它全力施展的吐息,我的丝应该也承受不住。

    虽然这样多少会对自己造成伤害,但只要拥有大地无效,亚拉巴本身就不会受到致命伤。

    比起毫无防备地被我用魔法不断轰炸,这种挣脱方式现实多了。

    毕竟这方法连我都想得到,就算亚拉巴真的这么做也不奇怪。

    不过,亚拉巴选择的是我完全料想不到的行动。

    我可以说是完全猜错了。

    而且事情还是朝著最坏的方向发展。

    技能点数可以透过等级提升来取得。

    不过除此之外,似乎还有其他的取得方法。

    因为,只要看过以种族来说应该与我同规格的超级蜘蛛怪的技能点数,就能知道我的技能点数明显较少。

    能力值的差距,可以用年岁的差距来说明。

    即使没有提升等级,只要每天过活,能力值就会逐渐提升。

    我跟野生的魔物不一样,因为有积极提升等级,才能在短时间内急速成长。

    因为这个缘故,除了提升等级之外的能力值上升量很少。

    不过在猎食以外的时候,普通的魔物应该不会那么喜欢战斗。

    因此它们的等级提升速度也很慢。

    虽然不晓得它们是累积了多少年岁才成长到那种地步,但是从它们跟我之间的能力值差距看来,可以推测得出这段时间相当长。

    除了魔法和速度之外,超级蜘蛛怪和我的能力值差距超过两千。

    如果能力值一天只提升一点,那它与我之间的年岁差距就差了两千天,也就是将近六年。

    因为能力值不会一天提升一点,所以实际上应该还需要度过更长的年岁。

    既然如此,那如果度过的年岁够长,是不是也能得到一定数量的技能点数?

    如果不是这样,就没办法说明其他魔物和我之间的技能点数差距。

    不过,说不定还有我不晓得的点数取得条件。

    至于我到底想说什么,那就是恐怕活了非常久的地龙亚拉巴,拥有相对大量的技能点数。

    虽然之前看过的魔物也是这样,但亚拉巴恐怕是打从出生后,连一次都不曾用过技能点数。

    因为我从它的能力值中找不到看似使用点数取得的技能,而且它还累积了大量的点数,从这些地方就能让我做出这样的推测。

    虽然很浪费,但就算叫魔物使用点数,它们应该也听不懂。既然不会使用,那有跟没有都差不多,所以我也渐渐对此不太在意。

    但亚拉巴的技能点数减少了。

    而且还是彷佛要把所有点数都用光一样地迅速减少。

    原本高达41100的技能点数只剩下100。

    而且追加的技能让我倒抽一口气。

    「火魔法LV10」。「火焰魔法LV10」。「狱炎魔法LV1」。「火焰强化LV1」。「火焰抗性LV1」。「暗黑抗性LV1」。「空间感知」──

    我的弱点──火焰的最上级魔法「狱炎魔法」。

    能够强化这种魔法的火强化的上位技能「火焰强化」。

    为了不被自己的武器伤到,进一步提升原本就有的火抗性,取得「火焰抗性」。

    用来对抗我的主要武器──暗黑魔法的「暗黑抗性」。

    还有用来对付转移的「空间感知」。

    全部都是专门用来对付我的技能。

    只是为了击败我而取得这些技能。

    花费漫长岁月累积起来的点数,只为了对付我就全部用光。

    而且还有不靠点数取得,在死斗之中开花结果的技能。

    「集中LV1」。「预测LV1」。「平行思考LV1」。「演算处理LV1」。「外道抗性LV1」──

    亚拉巴应该相当认真地在思考逃离这个危机的方法吧。

    我是不认为它有办法在这场战斗中,把这些技能进化成我的思考加速和预知的黄金组合,但这并不改变它变得更加难缠的事实。

    它还取得了外道抗性,我或许该认定外道魔法已经不管用会比较好。

    破魂倒是另当别论,但我不可能用到那招。

    可是……情况不妙,这样真的不太秒。

    至今为止,我遇过许多不好应付的敌人。

    不过,我从未被敌人如此针对。

    亚拉巴原本就算是不容易应付的强敌。

    而这样的强敌还特地准备了对付我的策略。

    亚拉巴烧断捆住自己的丝。

    狱炎魔法等级1──焦土。

    那是能够用火焰烧尽广范围地面,让周围化为地狱荒野的范围歼灭魔法。

    在没有地面的空中发动的这一击,彷佛把亚拉巴的身体当成大地一样烧成焦土。

    而位于火焰之中,应该说是几乎化为火焰本身的亚拉巴也并非毫发无伤。

    抗性与无效不同,只有抗性的话,还是会受到伤害。

    即使是自己施展的魔法也一样。

    火焰抗性是火抗性的上位技能。

    虽然突然取得上位技能很厉害,但果然还是没办法让伤害减到零。

    现在的亚拉巴正焦急地──不管是身体还是内心──找寻击败我的机会。

    多亏了HP高速恢复的效果,HP的减少速度相当慢。

    不过它的身体确实正在被火焰燃烧。

    如果我就这样继续逃跑,不晓得它会不会自取灭亡?

    ……不可能会有这种好事吧。

    火焰消失了。只要解除魔法,火焰当然会跟著消失。

    它的HP开始迅速恢复。

    在这场激战的过程中,它的HP高速恢复的技能等级也提升了。

    HP恢复的速度,让我不禁怀疑它是不是用了治疗魔法。

    呃……你这家伙到底是哪部作品的主角啊?居然在战斗时变强……

    这种帅气的桥段是主角专属的特权喔。

    根本就是开外挂。太卑鄙了,拜托放过我吧。

    亚拉巴的脚踏上墙壁。

    下一瞬间,墙壁就烧了起来。

    火焰以惊人的速度在纵穴的墙壁上蔓延开来。

    彷佛要将整个纵穴烧尽一样。

    亚拉巴就这样沿著墙壁奔跑。

    它一口气冲到我所在的空中的斜下方附近,就这样朝我冲了过来。

    而且还一边制造出熊熊燃烧的地板。

    缠绕著火焰的土墙从墙壁上隆起。

    喂!你干嘛若无其事地引发天地异变啊!

    虽然我逃向上方,但亚拉巴制造出来的燃烧土桥已经在底下完成了。

    毕竟都能制造出土枪了,只要把魔法的规模变大,当然也能造桥嘛……

    不可能会有那种事吧!

    这太扯了啦!

    亚拉巴在墙壁上到处奔跑,不断建造出同样的桥。

    目的是让我无处可逃。

    空中逐渐被燃烧的大地填满。

    那些桥就像是蜘蛛丝一样。

    没想到我会被敌人用跟自己类似的招式对付。

    亚拉巴在燃烧著烈火的无数土桥上迅速奔跑。

    尽管我已经用引斥的邪眼在它身上施加重力,它的动作感觉起来也完全不受影响。

    它冲过土桥奋力一跳,将利爪挥到我眼前。

    下方无处可逃,我只能往上方躲避。

    亚拉巴无声无息地在其他地方著地,然后再次开始奔跑。

    它再次从其他地方跳了过来。我赶紧闪躲。

    成功著地后,它看准MP已经恢复,继续制造土桥。

    为了把不断逃向上方的我逼入绝境,燃烧的大地在后面追赶。

    光是火焰的余波,就几乎要让我的HP减少。

    然后,那些火焰怀著明确的意志向我袭来。

    亚拉巴取得的火焰魔法照亮空中,让我无处可逃。

    你不是地龙吗!

    为什么会变成比火龙还要难缠的用火高手啊!

    我已经无暇反击,只能忙著逃离逐渐逼近的火焰。

    擦身而过的火焰点燃身体,开始烧了起来。

    我立刻用药合成制造药水,浇熄身上的火焰。

    同时靠著药效恢复HP。

    哼,别以为我还是只能靠著会削减HP的毒水灭火!

    而且就算成功回到上层,我也一直都有跑去洗跟自杀没两样的岩浆澡慢慢提升火抗性!

    不过,即使做到这个地步,我的火抗性还是最弱就是了!

    啊,是天花板。

    我们总算抵达名为天花板的终点了。

    就连天花板都被亚拉巴发出的火焰逐渐染成赤红。

    我已经无路可逃。

    我偷偷确认亚拉巴的能力值。

    还不够,还差一点。

    我不得不在化为燃烧大地的牢笼的这个地方迎战亚拉巴。

    亚拉巴发动攻击。

    我作好觉悟,避开亚拉巴的攻击,在土桥上著地。

    既然无处可逃,那就只能这么做了。

    下一瞬间,亚拉巴的吐息攻击便往桥上的我轰了过来。

    闪避。

    从背后传来桥被轰垮的声音。

    但我没有余力在意那种事情。

    火焰毫不留情地燃烧我的身体。

    即使拥有高速恢复的效果,HP减少的速度依然相当快。

    虽然我想马上灭火,亚拉巴却在这时发动追击。

    我一边闪躲亚拉巴的追击一边发动药合成,但亚拉巴继续追击过来。

    双方的立场彷佛逆转了一样。我像是坠落般在四处林立的土桥之间逃窜,而亚拉巴则在后面追赶。

    在熊熊燃烧的大地之中,我一边被火焰灼烧,一边前进。

    我只管拚命避开亚拉巴的攻击,除此之外的火焰则乖乖承受。

    虽然我发动药合成,在治疗身上伤势的同时浇熄火焰,但火焰立刻缠绕在我身上,像是在嘲笑这个举动一样。

    情况不妙。我著急了。

    我不可能在这种状况下发动转移。

    糟糕。HP减少了。

    饱食的储存量耗尽了。

    亚拉巴依然没有停止追击。

    HP变成零了。

    忍耐发动了。

    MP逐渐减少。

    因为忍耐发动,HP高速恢复和魔导的极致的MP恢复效果都能减少我受到的伤害了。

    即使如此,MP依然逐渐减少。

    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糟糕!

    不过,看来是勉强赶上了!

    亚拉巴的动作迅速变得迟钝。

    加在身上的强化技能也解除了。

    它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威猛,无力地停下动作。

    我一直暗中施放的毒,总算是夺走了亚拉巴的生命。

    我放的毒就是怠惰。

    〈怠惰:通往成神之路的n%之力。大幅增加除了自己之外的周围对象的系统内数值减少量。此外,还能凌驾W的系统,得到对MA领域的干涉权〉

    换句话说,除了我之外的家伙,HP、MP和SP的减少量都会变多。

    HP和MP会自动恢复。

    但SP不会。

    越是跟我战斗,越是使出全力,SP的减少量就会变得越多。

    只要让亚拉巴一直在空中发动空间机动,并且持续用鬪神法消耗SP,就能让它成为怠惰的绝佳牺牲品。

    没有鉴定的亚拉巴,没办法察觉这件事。

    直到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它才终于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饥饿侵蚀。

    现在的亚拉巴几乎没有SP了。

    胜负已定。

    我用暗黑弹破坏在周围熊熊燃烧的土桥。

    先让周围的火焰远离,再发动药合成浇熄身上的火焰。

    亚拉巴已经无法动弹。

    连移动身体的力气都不剩。

    虽然HP还没有变化,但只要SP耗尽,HP也会同时耗尽。

    然后,它的SP已经处于只要稍微动一下就很可能耗尽的状态。

    再来就任我宰割了。

    呵呵呵……虽然这场战斗比我预期中还要难打,但结果倒是如我所料。

    打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不可能削尽亚拉巴的HP。

    龙种拥有的能够阻碍魔法的鳞片系技能,对我而言太难对付了。

    就算想动手打它,也一定会是我的手受伤。

    亚拉巴的防御力,远远高过我的攻击力。

    而且亚拉巴还是身经百战的高手,我的攻击几乎都被避开了。

    所以我放弃削减HP。

    既然HP行不通,那我就从SP下手。

    而能够办到这点的武器就是怠惰。

    我所拥有的第四个做坏掉的技能。

    在进化为死神之影后,我很快就得到怠惰了。

    我其实看不太懂技能说明,所以并不是很重视这个技能,但在实际取得之后,我才发现这个技能很适合我。

    如果对敌人使用咒怨的邪眼,不光是HP之类的消耗性数值,还能让其他能力值的下降幅度也变大。

    虽然这招对亚拉巴几乎毫无影响,但如果是没有异常状态抗性的对手,光是用这招就足以战胜。

    即使是这招起不了作用的对手,也会陷入越是认真战斗就越不利的状况。

    正因为亚拉巴拚尽全力地战斗,我才能这么快就成功耗尽它的SP。

    如果亚拉巴再稍微放水一点,结果说不定就不一样了。

    因为它不懂得疏忽大意,所以反而战败。

    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种战法非常恶毒。

    此外,故意逼它使用空间机动的这个策略,也让SP的减少速度变得更快。

    我选择这个纵穴作为决战场地的理由,就是透过发起空中战把亚拉巴从地面引开,以及故意让它使用空间机动消耗SP。

    不过,让它无法利用地面这个目的,最后还是因为亚拉巴超乎常理的能力而失败了。

    好啦,既然它已经动弹不得,那我就能用魔法轰个过瘾了。

    看看是它的HP会先被削尽,还是SP会先耗尽。

    它到底会怎么死呢?

    我一边暗自奸笑,一边从空中俯瞰端坐在燃烧土桥上的亚拉巴。

    亚拉巴缓缓抬起头。

    双方四目相对。

    我心头为之一震。

    因为它的眼神无比澄澈。

    ……你那是什么眼神?

    你输给我了。

    那就应该像个丧家之犬一样,表现出更懊悔的模样。

    彷佛不愿搭理我的叫骂一样,亚拉巴缓缓趴在地上。

    只有双眼依然笔直地望著我。

    然后,我正在鉴定的亚拉巴的能力值出现异状了。

    技能的名称逐渐变成灰色。

    这表示该技能已被设为关闭。

    只要关闭持续发动型的技能,鉴定时看到的技能名称就会变成灰色。

    亚拉巴的技能一个接著一个变成灰色。

    就连让我吃尽苦头的天鳞也是。

    各种抗性系技能也是。

    火焰焚身的亚拉巴的HP减少速度急速加快。

    这表示它放弃抵抗了吗?

    这算什么……这到底算什么……

    谁允许你自顾自地感到满足了?

    因为已经拚尽全力,所以没有悔憾了吗?

    是这样吗?

    开什么玩笑……

    给我更不要脸一点啊。哀求我让你活下去啊。好歹挣扎一下吧。

    为什么你能这样轻易舍弃自己的生命?

    生命这种东西,只要失去一次,就再也回不来了喔。

    虽然转生过一次的我这么说可能没有说服力,但一般来说,只要死掉就到此为止了喔。

    为什么你能死得那么乾脆?

    这样的话,一直挣扎求生的我到底算什么?

    还是说,因为你知道在这个世界就算死掉也不是结束,才能这么乾脆地接受死亡?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更让人不爽了。

    好吧。

    那我就如你所愿杀了你吧。

    我解放所有邪眼。

    咒怨、静止、引斥,还有死灭。

    亚拉巴的身体毫无抵抗地化为灰尘,随风消散。

    宣告等级提升的天之声(暂定)在我耳边空虚地回荡。

    明明好不容易才战胜渴望击败的敌人,胜利的感觉却差到了极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