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三卷10此时的我还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得到迷宫恶梦这种中二的称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正忙著对亚拉巴暗中搞鬼。

    今天,我来到初次遇见亚拉巴,那个有一大堆蜜蜂乱飞的纵穴。

    如果问我跑来这里做什么,答案是驱逐蜜蜂。

    我想过了,如果要跟亚拉巴战斗,脚踏实地绝对没有胜算。

    我说的脚踏实地不是比喻,单纯就是用脚站在地上的意思。

    因为地面也是亚拉巴的武器之一。

    它能让脚底下的地面突然刺出土枪喔。

    不光是这样,它还会用土墙防御攻击。

    总之,我觉得只要不离开地面,就没办法放心战斗。

    至于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想既然不能踩在地上,那就只能待在空中了。

    幸好我拥有空间机动这个技能,能够自由自在地在空中奔跑。

    只要有这个技能,即使是没有翅膀的我,也有能力进行空中战。

    然后,能够进行空中战,距离墙壁也有一段距离的宽阔场所,就是我目前身处的这个纵穴。

    如果是这里,就能跟墙壁保持足够的距离,封印亚拉巴的土魔法。

    这里是跟亚拉巴战斗的绝佳场所。

    不过,为此就有一道障碍必须排除。

    没错,就是那群飞来飞去的蜜蜂畜生。

    要是在专心跟亚拉巴战斗时被这些家伙捣乱的话,那可就不好玩了。

    事情就是这样,为了排除碍事的家伙兼赚取经验值,我开始驱赶蜜蜂!

    噗滋!

    好痛!

    我被刺到了?

    背后……背后被刺到了啦!

    等等,开战的钟声都还没敲响耶,死蜜蜂!

    好痛好痛!虽然因为有痛觉减轻的缘故,所以其实没那么痛,但这会让我想起上次差点被捅死的可怕回忆啊!

    我用丝缠住趴在背上的蜜蜂,将它扯了下来。

    呼……可怕的家伙。

    这小子很行嘛。

    居然能成功偷袭拥有探知能力的我。

    不过我的HP几乎没有减少,而且已经靠著技能完全恢复了。

    以前的我曾经因为这样差点死掉。

    因为背上开了个大洞,当时也还没有HP自动恢复这个技能,如果没有成功等级提升并且脱皮,我早就死掉了。

    噗滋!

    还来啊!

    虽然因为有痛觉大减轻的效果,我几乎不会感到疼痛,但还是会觉得很烦!

    我懒得把它扯下来,直接用操丝术挥丝斩杀。

    呃……这该不会就是所谓的「有二就有三」吧?

    真亏它们有办法避开危险感知的效果跑到我背后。

    啊,该不会是因为,这些家伙算不上危险?

    毕竟我受到的伤害确实就跟没有一样,所以这能不能算是危险,其实颇微妙。

    啊……只要这么一想,就觉得现在的蜜蜂可能连敌人都算不上。

    其实我也只把它们当成食物,所以这也不算有错。

    噗滋!

    给我适可而止啦!

    不对,这样还是很奇怪吧?

    明明没有隐密之类的技能,这些家伙怎么有办法这么简单就跑到我背后?

    就算把我自己稍微耍蠢的成分扣掉,也还是很奇怪。

    这么说来,记得蜘蛛的天敌是蜜蜂对吧?

    难不成,其中存在著系统之外的种族优劣关系隐藏补正?

    不,这不可能……不可能吧?

    总之,虽说没有损伤,这些家伙还是很烦。

    我承认这些家伙面对压迫和恐惧散布者的双重效果,还能无所畏惧勇敢挑战的勇气,但你们惹错人了。

    事情就是这样,歼灭战开始啦!

    我靠著空间机动在空中跳跃。

    看到蜜蜂就发出魔法,遇到蜜蜂就直接砍死。

    哇塞。面对以前得靠著巢穴才能击败的蜜蜂,我根本就是所向披靡。

    哇哈哈哈哈!看吧!蜜蜂就像是垃圾一样啊!

    哦?好像有没看过的蜜蜂出现了。

    发动鉴定后,我得知那家伙名叫将军巨蜂怪。

    喔。看来这家伙应该是队长蜂之上的上位种族吧。

    实力跟蛇差不多。

    不是现在的我的对手。

    我第一次摔落到这个纵穴时,几乎所有能力值都还只有二位数出头。

    要是当时就遇到这家伙,就算能利用巢穴战斗,情况可能也不太妙。

    可是,我现在的实力已经不能跟当时相提并论!

    具体来说,可是有将近百倍的差距!

    因为真的是光看能力值就有这样的差距,所以才让人头痛。

    要是连技能都考虑进去,说不定还不只百倍。

    连我都觉得这种成长速度超级惊人!

    事情就是这样,虽然对压轴登场的将军蜂很不好意思,但我马上就请它退场了。

    我才刚这么想,同种类的魔物就跑出一大堆来。

    啊……这表示我终于快要抵达蜂巢了吗?

    我确实能在上方看到疑似蜂巢的物体。

    与其说那是物体,不如说已经是建筑物了。

    真不愧是身长将近三公尺的蜜蜂的住处。

    真是巨大。

    里面八成住著女王蜂之类的魔物吧。

    反正我要连巢一起打烂,所以这并不重要。

    事情就是这样,暗黑魔法连发!

    蜂巢开始崩毁,还把周围的蜜蜂也一并卷进去。

    恶毒的我毫不留情地继续朝向崩落的蜂巢发射魔法。

    呼……拆得真乾净!

    好啦,打得这么激烈,亚拉巴说不定会来察看情况,赶快撤退吧。

    现在与它对决还为时尚早。

    我用转移从纵穴回到家里。

    在转移后的地方遇到一大群人类。

    嗯?

    奇怪,这些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难不成他们知道我会转移过来,特地在这里埋伏?

    看起来似乎不是这样。

    因为大家全都惊慌失措。

    呃……这些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啊,他们的装扮跟之前那群像是骑士的家伙差不多,难道是那些人的同伴吗?

    难不成他们是某个国家的骑士?

    奇怪?

    这么说来,这些家伙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如果要来到这里,不是非得突破我的巢穴才行吗?

    虽然在对付蜘蛛军团的时候,我刻意把丝移开,引诱它们进到里面,但现在应该已经复原了吧。

    等一下……

    我有不好的预感。

    千里眼发动。

    我……我的家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被……被烧掉啦啊啊啊啊!

    喔……喔喔喔喔喔……

    什么都不剩。

    我倾尽心血盖好的家……

    被烧成焦炭了。

    怎么会这样。

    即使附加了火焰抗性,还是一样怕火吗?

    可恶!这些家伙居然干出这种事!

    我想起自己过去还很弱小,第一个家被烧毁时的事情。

    当时感受到的悔恨涌上心头。

    当时的我很弱小。

    即使最重要的家被人放火烧掉,也只能夹著尾巴逃跑。

    但现在不一样了。

    我已经得到足以守护自身尊严的力量。

    而这样的尊严,在我不在家时被人践踏了。

    这样还要我不生气,那才是无理取闹吧?

    而且这些家伙不但烧毁我家非法入侵,还想要进一步对我不利。

    骑士们拔出剑来与我对峙。

    以日本的说法,这一定就是正当防卫了吧?

    就算说「都是因为这些家伙来找碴,我才逼不得已出手反击」也没问题吧?

    对方的人数一共是三十四人。

    能力值比之前那些骑士还要高。

    平均差不多是四百左右。

    某些比较高的能力值甚至有到五百。

    而且还有两个特别厉害的家伙。

    从鉴定结果看来,应该分别是战士型角色和魔法师型角色吧。

    啊,可是战士型的家伙拥有召唤这个技能。

    召唤是能让魔物听令的调教技能的上位技能。

    还能从远处呼叫出隶属的魔物,或是在限定条件下发动转移。

    他还拥有联手合作与指挥之类的技能,与其说是战士,不如说是魔物使者或召唤师比较贴切。

    那个魔法师型的家伙就真的是魔法师。

    不管是技能还是能力值,都很有魔法师的感觉。

    只不过,他的能力值不但比其他人高上不少,技能也算是相当充实。

    虽然看起来像是即将步入初老之年的中年男子,但应该是实力与外表不符的高手。

    嗯?这种令人不悦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在体验到奇怪感觉的同时,我的能力值也出现变化。

    受到鉴定?

    能力值中突然显示出这样的讯息。

    仔细一看,就连技能都闪烁著红光。

    啊,这代表这个技能正在被鉴定吗?

    也就是说,从刚才开始就没有消失的奇怪感觉,就是受到鉴定的感觉吗?

    呜哇……感觉糟透了。

    谁允许你们偷看了,变态。

    既然对方连闪烁著红光的部分都能鉴定,就表示技能等级相当高。

    哼。我要发动支配者权限。拒绝鉴定。

    《确认行使支配者权限。妨碍技能〈鉴定〉的效果。》

    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用上支配者权限。

    因为会用到神性领域,所以我想尽量避免使用,但被偷窥果然还是让人很反感。

    家屋损毁、非法入侵,再加上偷窥这条罪状。

    这些家伙到底要招惹我到什么地步?

    总之,先来个咒怨的邪眼八连发吧。

    我随便就近找了几个人发动。

    结果发动的瞬间,他们就死掉了。

    ……虽然别人可能会觉得「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鬼话」,但我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这已经不是「好软」或「好弱」那么简单的等级了。

    我彷佛来到了即死系游戏的世界。

    不对吧,你们会不会太弱了?

    咦?真的假的?

    不……啊……呃……嗯。

    呃……那个……该怎么说呢……

    其实我没打算要他们的命喔。

    因为我这个人姑且还是有一点良心。

    咦?我有吗?

    唔嗯嗯……仔细想想,虽然我理解道德观念,但前世也只是因为触犯法律会惹上麻烦而选择遵守。

    虽然能够理解社会的规范,也因为不想惹上麻烦而没有触犯,但这并不表示我是出于良心选择遵守。

    在想著这种事情时,我的等级提升了,而且还是连升两级。

    咦?他们明明这么弱,居然能让我得到这么多经验值吗?

    我刚才解决了八个人,换算起来,解决一个人能够取得的经验值还超过一只上级蜘蛛怪。

    真的假的……

    因为他们的技能确实很多,让我觉得能够取得的经验值会比同等实力的家伙还要多,但没想到会多到这种地步……

    糟糕……杀人类的经验值太诱人了。

    总觉得有种「反正杀了都杀了,乾脆就别顾虑那么多」的想法。

    反正是对方先动手,而且我原本就对这种事不太抗拒,更重要的是,我还是魔物。

    就算杀人应该也无所谓吧。

    没错,我最大的目的,就是要活得有尊严。

    践踏我的尊严,威胁我生命的家伙,全都是应该打倒的敌人。

    毕竟今世的我就是这样与亲兄弟为敌,只因为前世是人类就不敢杀人,对我的生存方式而言,这种想法只是枷锁。

    再说,是那些人类先对我展现敌意。

    我明明只想活下去,家却被他们放火烧掉。

    早在我的生命受到威胁,尊严也受到践踏时,人类这种家伙就变成我的敌人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舍弃前世的无聊道德观吧。

    总之先脱皮再说。

    仔细想想,这在某种意义上算不算是脱衣秀?

    谁会想看啊……

    啊,当我想著这种无聊事时,有个无脑的家伙扑过来了。

    虽然可以随手解决掉,但这次就请他陪我做个实验吧。

    建构魔法。

    那是我在之前的亚拉巴与大蛇之战时见过的魔法。

    我靠著记忆,逐步建构魔法。

    然后发动完成的魔法。

    发动大地魔法──大地壁。

    即使没有技能,还是有办法发动魔法。

    但拥有技能就能得到系统的辅助,所以远比在没有技能的状态下发动还要轻松。

    要比喻的话,这就像是徒步移动跟搭乘电车移动的差异。

    一种是一边确认道路,一边靠著自身的力量走到目的地;另一种则是搭乘电车自动抵达目的地。

    要说哪边比较轻松,那当然是搭乘电车。

    但这不表示无法徒步移动。

    所谓的取得魔法技能,就是取得自动建构出该魔法的能力。

    再来只要执行取得的自动建构式就行了。

    换句话说,只要知道建构式,就能做出同样的事情。

    虽然我是这么想,但实际尝试之后,没想到很轻松就成功重现了。

    这也是多亏了魔导的极致吗?

    骑士被从脚边出现的墙壁顶向上方。

    呜哇……他的身体变成难以言喻的奇怪状态了。南无阿弥陀佛。

    只要跨越那条界线一次,就算杀人也不会有感觉了。

    连我自己都觉得这人烂透了。

    反正我不是人类,所以根本没差。

    召唤士大声喊叫。

    哦?好像有魔物被召唤出来了。

    鸟、龟、虎……还有竜?

    啊~虽然应该是偶然,但这种队伍组合有点像是四圣兽耶。

    但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太一样。

    那只鸟黑黑的,乌龟根本就是块普通的岩石,老虎不知为何有著亮粉红色的皮毛,竜也只是拥有水竜这个技能,外表完全就是只河豚。

    一大堆可以吐槽的地方。

    不过,它们的实力还挺强的。

    光看能力值的话,比召唤师本人还要强。

    某些比较高的能力值甚至超过八百。

    相对的,它们的技能也比人类还要少。

    鸟会使用风魔法。

    还会使用魔法啊……

    被人类饲养,果然会变得比较聪明吗?

    我没有风抗性,然后就算被击中应该也不会受到太大的伤害,要不要乾脆故意挨个几下,取得抗性呢?

    唉呦。有点痛。

    只被打一下,果然无法取得抗性。

    狂风和水柱同时向我袭来。

    反正我也没有水抗性,就让它们打吧。

    啊,老虎冲过来了。

    就算硬吃这家伙的攻击也毫无意义,我才不给它打。

    我发动同样是亚拉巴用过的大地枪。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取得技能〈土魔法LV1〉。》

    哦?奇怪?

    我明明是使用大地魔法,结果却是取得下位的土魔法啊?

    啊……也就是说,就算我使用大地魔法,也是赚到土魔法的熟练度吗?

    嗯……虽然只要用从头开始建构的方式发动尚未取得的魔法,就能赚取其熟练度是个不错的发现,但因此取得的技能只会是该魔法系统中的最下位魔法。

    算了。

    如果不需花费点数就能取得魔法技能,那当然是这么做比较赚。

    果然还是有技能比较好,建构过程比较轻松,威力和准度也会提升。

    啊,既然如此,那我乾脆把那只鸟使用的风魔法也复制下来吧。

    反正刚才已经看过,大致上的架构都懂了。

    如果学会使用风魔法,那就算不趁现在刻意取得抗性也无所谓了。

    事情就是这样,鸟先生,你的任务已经结束了。

    我用引斥的邪眼将它击落。

    然后试著朝向河豚使出风魔法。

    喔,成功了。

    只要一直使用,应该就能取得技能了吧。

    最后是岩龟了。

    这家伙的防御力确实很强,但比起那些地龙,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反正它的SP多得毫无意义,我就用咒怨的邪眼全部吸乾吧。

    多谢款待。

    当我忙著对付四圣兽(笑)时,骑士们正准备逃跑。

    我可不会放过你们这些经验值。

    为了顺便赚取熟练度,我主要是使用土魔法和风魔法。

    我一边使用魔法,一边用邪眼削减人数。

    嗯?那个魔法师想要发动转移?

    而且那不是上位的大规模转移吗?

    想要所有人一起逃跑啊。

    那家伙在邪眼的射程之外。

    用魔法狙击吧。

    喔,被召唤师挡下了。

    还挺行的嘛。

    召唤师拚命召唤魔物防御我的魔法狙击。

    在喝下某种东西后,他的MP就开始慢慢恢复。

    那是MP恢复药吗?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种方便的道具。

    人类好下流。太下流了。

    虽然周围的骑士都解决了,但搞不好会被那两个家伙逃掉。

    这种时候还是别搞什么狙击,直接赏他们一发大的吧。

    冲刺。如果是这种程度的距离,直接冲刺还比转移要来得快。

    我来到召唤师和魔法师面前。

    发动暗黑枪。

    这可不是刚才那种用来赚取熟练度的魔法。

    而是现在的我所能使出的最高等级魔法。

    先用这招解决魔法师吧。

    之后不管要怎么宰割召唤师都行。

    我才刚这么想,召唤师就挺身保护魔法师了。

    虽然暗黑枪贯穿了召唤师的身体,成功伤到后面的魔法师,但是被他们在千钧一发之际用转移逃走了。

    啊~

    被逃掉了。

    算了。

    反正我已经上好标记,随时都能解决他们。

    话说,除了用转移逃走的两人之外,还有四个人用双腿逃跑了。

    既然他们是用跑的,就表示一定是朝向出口前进。

    只要故意放过这四个人,他们就会前往这座迷宫的出口对吧?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带我到出口吧。

    虽然他们应该得花上几天才能抵达出口,但应该会比我漫无目的到处乱晃还要来得快。

    真是漫长,但这样一来,我就找到迷宫的出口了。

    换句话说,我能踏出这座迷宫了。

    老实说,经过这次的事件,让我觉得自己不可能和平地跟人类接触。

    这次是因为对方惹到我,事情才会变成这样,其实我也不想随便乱杀人。

    即使他们给的经验值很诱人也一样。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用敌意回以敌意,用敬意回以敬意。

    至于人类可不可能对我怀抱敬意,则是不该思考的问题。

    不管怎么说,不实际去外面走一趟,就没办法踏出第一步。

    然而在踏出迷宫之前,我还有非完成不可的事情。

    等级提升后的现在,应该是最适合发起挑战的时机了吧。

    挑战我心中的梦魇──地龙亚拉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