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三卷间章迷宫恶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怎么会在这种时期遇到这么倒楣的事……

    这是我在接到这次任务时的诚实感想。

    我才刚收到告知孩子出生的家书,正期待回家团圆,却在这时候被上面指名。

    妻子待产时,我也没能在身边陪她,而且还得在见到自己刚出生的孩子之前就出任务。

    明明万众期盼的王子终于出生,整个帝国都沉浸在庆祝的气氛之中……

    现任剑帝一直得不到孩子,在他几乎快要放弃时,王子总算诞生了。

    出生不久,由古王子的名字立刻被公告天下,从这件事便能轻易想像得到,剑帝大人对这个孩子的诞生感到多么开心。

    我原本应该也能尝到同样的喜悦,却反过来陷入忧郁的心情。

    虽然最大的理由是见不到自己的孩子,但任务内容本身也让我心情沉重。

    驯服出现艾尔罗大迷宫里的神秘魔物。

    如果办不到,就立刻将它杀掉。

    这就是我这次接到的任务。

    事情的起因,是位于艾尔罗大迷宫入口附近的小国──欧兹国送来的救援要求。

    通过艾尔罗大迷宫,几乎是在大陆之间移动的唯一手段。

    虽然还有转移阵这个例外存在,但只有国家的重要人物和少数有钱人能够使用。

    而那个艾尔罗大迷宫发生了魔物数量变多这样的异常现象,于是位于其入口的欧兹国便向我国提出救援要求。

    帝国立刻让派遣到国境附近的部队进入欧兹国。

    虽然派遣过去的部队是由贵族家的次男或三男集结而成,但实力比起其他部队并不逊色。

    众人都相信他们迟早会找出异常现象的发生原因,并且平安归还。

    事实上,他们也找到异常现象的发生原因,并且平安归还了。

    可是,结果跟原本的预想有些不同。

    因为他们是逃回来的。

    从神秘的蜘蛛型魔物面前逃走。

    根据报告,他们只看到那家伙一眼,就感受到必须作好部队全灭的觉悟的威胁性。

    至于异常现象的发生原因,则是由于魔物都从那个蜘蛛型魔物的身边逃走,才会让离开原本栖息地的魔物涌向其他地区。

    他们认为那不是自己能够战胜的敌人,便主张应该成立特别讨伐部队。

    起初,这份报告变成众人的笑柄。

    但根据详细报告书与当地领路人的证言,大家逐渐明白那只魔物的危险性。

    危险度至少是A级。

    在最糟糕的情况下,甚至有可能是S级。

    要是让那种危险的魔物跑到迷宫外面,一定会造成相当大的损害。

    可是,奇妙的传闻也在这时开始流传。

    艾尔罗大迷宫里有一只会救人的蜘蛛型魔物。

    当地的调查员立刻找寻这个传闻的出处。

    结果,原来是有一组冒险者在迷宫上层被艾尔罗蛇怪这种危险的魔物袭击时,有只蜘蛛不但击败了那只魔物,还帮忙治好他们受伤濒死的同伴。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这就是我的感想。

    身为魔物使者的我,自认比其他人更了解魔物。

    魔物的智商不高,但也不是完全不会动脑。

    然而会怀著救人这种明确意志行动的魔物,我只听说过传说级的高位魔物。

    万一这个传闻属实,那只蜘蛛型魔物肯定是拥有高度智慧的传说级魔物。

    我们根本不可能成功讨伐那种怪物。

    可是,既然会出手救人,那它或许是对人类友好的魔物吧。

    如果事情顺利进展,是不是也能加以驯服?

    于是这个苦差事就被丢到我头上了。

    我真是不走运。

    万一那只蜘蛛型魔物跟传闻中一样是传说级魔物,那我们肯定打不过。

    即使不是,也已经确定它至少是A级魔物。

    想要驯服这样的魔物,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使用调教技能与魔物缔结契约时有两种方法,一种是让魔物主动同意,另一种是用实力强逼。

    由于魔物几乎不会主动承认隶属关系,所以有必要靠著实力击败魔物一次。

    也就是说,我们得在不杀死A级魔物的情况下,将其打到无法行动。

    面对原本就已经很难打赢的对手,这个条件没办法算是不严苛。

    更何况,这次的对手至少也有A级的实力。

    如果对方的实际等级更高,可能连要打赢都有困难。

    我们得慎重行事才行。

    尽管如此──

    「唉……真是的,我居然被派来探索迷宫,倒楣死了……」

    在我身旁的是帝国引以为豪的大魔法师──罗南特大人。

    虽然他确实是优秀的魔法师,但性格上存在著缺陷。

    这个人总是我行我素且任性妄为。

    经常若无其事地无视命令,把旁人耍得团团转。

    「罗南特大人。如果对方是超过S级的魔物,就需要用到像您这种程度的战力了。请您务必忍耐。」

    「这我明白。算了,不管来者何人,只要有我在就不会出问题。你们就放心地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虽然这位大人平常是个随和有趣的人,但连在战场上都这样就教人头痛了。

    尽管如此,他的实力却是货真价实。

    他拥有不会愧对人族最强魔法师这个称号的实力。

    这次的队伍成员是包含我跟罗南特大人在内的三十名帝国战士,再加上四名领路人。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请到上次担任领路人的那位老手,一边打听当时的情况一边请他带路,但对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点头。

    谁要去有那种怪物的地方啊──以上就是他的答覆。

    虽然感到遗憾,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就把连那位看起来相当厉害的领路人都如此评价那只魔物这件事,当成是收获吧。

    虽然这情报让人开心不起来就是了……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得先找到那只魔物。

    「嗯……报告中提到的地竜尸体,应该就是位在这里对吧?」

    「是的。应该就是这里。」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我们来到被称作大通道的地方。

    因为报告中提到,这里就是遭遇那只魔物的地点。

    我们成功发现那个据说曾经找到地竜尸体的蛛巢,里面却已经什么东西都没有了。

    不,正确来说,除了疑似吃剩的坚硬残骸以外,这里空无一物。

    我重新检查蛛巢。

    从黏在丝上的脏东西和巢里的情况看来,这里应该已经被主人放弃了。

    找不到使用过的痕迹。

    「看来它换巢了。」

    「是吗?那就只能展开地毯式搜索了。」

    「是啊。」

    在那之后,我们花了好几天,慎重地在周围搜索。

    然而没能发现疑似目标的魔物。

    「就是找不到啊。」

    「奇怪了……领路人先生,你知道这附近还有什么我们没找过的地方吗?」

    稍微思考了一下后,四名领路人开口了。

    「这附近有通往中层的通道。那只魔物会不会是前往中层了?」

    「可是蜘蛛型魔物应该都怕火。我觉得这种可能性不高,所以之前都没有想过。」

    原来如此。

    虽然可能性不高,但不是没有。

    据说艾尔罗大迷宫的中层是周围全是岩浆的炎热地狱。

    既然没有装备,想要前往中层探索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考虑到食物的问题,以及连日调查累积的疲劳等因素,我们确实差不多该撤退了。

    「好。那我们就去调查一下那条通往中层的通道,如果没有收获的话就撤退吧。」

    于是,我们就在领路人的带领下前往那条通道。

    「呜哇!」

    在发出惨叫声的同时,其中一名走在前面的领路人以奇怪的姿势僵住不动。

    「怎么了?」

    「不晓得。这是怎么回事?我不能动了。」

    「慢著!」

    罗南特大人制止了毫无防备就准备走过去一探究竟的另一位领路人。

    「用灯光照一下,仔细看清楚。虽然非常不显眼,但这里到处都有蜘蛛丝。」

    听了罗南特大人这番话,我也凝神细看。

    确实能看见偶尔反射著光的丝。

    「这是……?」

    「我们说不定找到了。」

    仔细一看,那些丝呈现漂亮的放射状。

    这是蛛巢特有的形状。

    「谁来把丝砍断,救他出来。」

    为了救出被丝缠住的领路人,一名士兵挥下了剑。

    可是──

    「喔喔,砍不断吗?」

    罗南特大人发出赞叹。

    士兵挥出去的剑就跟领路人一样,被丝缠住停了下来。

    虽然士兵试著从丝里拔出剑,但剑根本就不为所动。

    「领路人,这可能会有点热,你就忍耐一下吧。」

    「好……好的。」

    罗南特大人使出火魔法。

    在他正确的操纵下,领路人没被烧伤,只有周围的丝起火燃烧。

    原本应该是这样才对──

    「嗯?怎么烧不太起来?」

    虽然只是下级魔法,但这些据说怕火的蜘蛛丝却没被烧掉。

    「我要提升火力喽。」

    罗南特大人朝向蜘蛛丝射出火焰。

    阴暗的洞窟里充满炫目的光芒。

    「糟糕,火力太强了。」

    虽然领路人的衣服被烧焦了一些,但勉强还是成功逃脱了。

    问题在于,就连通道深处都被火焰烧尽。

    「我搞砸了。」

    「是啊。要是屋主在里面,一定会气到发疯吧。」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可能期待它展现友好的态度。

    想要驯服它,其实已经不可能了。

    「可能的话,我希望它已经放弃这个巢了。」

    「这也不无可能。既然我们闹得这么大还没出现,就表示它现在不在家,或是已经放弃这里了吧。」

    真是这样就好了。

    如果冒险者之间的传闻属实,那只蜘蛛会在迷宫里到处乱跑。

    而且八成是使用转移。

    能够使用就连人族都没几个人会用的转移的魔物,我根本听都没听过。

    它也可能正好外出,随时都有可能转移回来。

    「所有人都作好战斗的准备。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能够马上应对。」

    我如此告诉士兵。

    「安啦,别担心,只要有我在,不管是什么样的魔物都不足为惧。」

    尽管罗南特大人自信满满的话语在平时让我觉得很可靠,但这时听起来,却像是毫无根据的妄言。

    蜘蛛丝总算烧尽,火焰也消失了。

    我们慎重地走过火焰消失后的通道。

    火焰烧过的焦痕延续了一段相当长的距离。

    「虽然这些丝比较不好燃烧,但只要成功烧起来就很脆弱。」

    「嗯,似乎是这样。火焰好像一直延烧到相当里面的地方。」

    我们走过范围大到不太能称作巢的通道,来到类似大广场的地方。

    「这里是?」

    「通往中层的入口。」

    领路人如此回答。

    原来如此,经他这么一说,确实能感受到有股热气。

    通往前方的路,似乎是条平缓的下坡。

    「嗯?」

    那里有某种东西。

    因为前面是下坡,所以不容易看到,但有几个相当巨大的物体倒在地上。

    「全员备战。」

    我们组成阵型,慎重地接近那些东西。

    我跟罗南特大人和领路人一起在后方待命,从怀里拿出鉴定石。

    「哦……是鉴定石吗?那颗鉴定石的等级是8吗?」

    「身为一名召唤师,鉴定是必不可少的技能。罗南特大人也会鉴定吗?」

    「嗯,等级是8。」

    「真是厉害。因为经常使用鉴定石,我也累积了不少熟练度,把技能提升到等级3,但还远远不及等级8。」

    「我只是利用练习魔法的空档偶尔偷练一下,到了这个岁数才总算练到等级8。比起花时间提升等级,直接使用鉴定石应该比较明智吧。」

    「对凡人来说确实如此。对了,您觉得那是什么?」

    我手指的东西──

    就是巨大蜘蛛型魔物的尸体。

    「那应该是超级蜘蛛怪的尸体吧。」

    超级蜘蛛怪。

    神话级的超S级魔物──女王蜘蛛怪的下一级魔物。

    其危险度是S。

    那样的怪物,以凄惨的模样气绝身亡了。

    不光是这样。除了超级蜘蛛怪之外,那里还有三具上级蜘蛛怪的尸体。

    除此之外,地上还有数量多得数不清的蜘蛛怪系魔物的尸体。

    「还有,你看到了吗?有些尸体上还有被吃过的痕迹。」

    因为有一段距离,我的眼睛没办法看得那么清楚,但罗南特大人似乎能看见那些痕迹。

    「也就是说,这里有个能够葬送并且捕食超级蜘蛛怪的家伙。」

    一阵寒意窜上背脊。

    捕食S级魔物?

    这里可能有那种怪物?

    要是我们撞上那种魔物的话……

    不行。

    即使率领著精锐部队,队伍中还有人族最强的魔法师,我们也不可能战胜那种不合常理的家伙。

    我们应该撤退才对。

    可是,这个判断来得太迟了。

    恶梦的化身转移到这里了。

    转移到超级蜘蛛怪尸体面前的家伙,是一只蜘蛛型魔物。

    相较于巨大的超级蜘蛛怪,那家伙的体型相当娇小。

    虽然全身几乎都是黑色,但背上有著白色的图案。

    那图案就像是骷髅头一样诡异。

    八只脚之中的前面两只比较粗,形状就跟镰刀一样。

    而它的八颗红眼正睥睨著我们。

    那股视线让我不由得缩起身子。

    我知道站在前面的部下们已经心生动摇。

    尽管我已经下达指示,要他们准备好应付各种情况。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种怪物突然出现还要人不为所动,根本就是强人所难。

    那只魔物有如王者般君临此处。

    光是直视它的身影,就让人几乎要因为恐惧而颤抖。

    就跟报告中说的一样。

    不需要鉴定,只要看一眼就能明白。

    那不是我们对付得来的敌人。

    「喔……喔喔喔喔喔……」

    奇妙的呻吟声让我转头一看,发现罗南特大人睁大眼睛,身体微微颤抖。

    难不成,就连像他这样的强者都会害怕吗?

    那只魔物身上散发出的霸气非比寻常。

    它恐怕拥有压迫系的技能,但就算这样,我也不认为罗南特大人这样的强者会抵抗不住。

    「罗南特大人?」

    「天啊……我到底看到了什么……不可能……这不可能。那是怎么回事?那是怎么回事?」

    「罗南特大人!」

    「啊……抱歉。」

    「您到底怎么了?」

    「那只魔物……居然能稀松平常地让数量多得惊人的技能同时保持发动。这不可能。」

    虽然我看不见,但罗南特大人应该是看见魔物正在发动的技能中的力量了吧。

    不断呢喃的罗南特大人,很难说是处于正常的精神状态。

    虽然他看起来不像是因为恐惧而精神错乱,但状况还是不太乐观。

    因为直到刚才为止都还泰然自若的蜘蛛型魔物,现在正显露出怒气。

    这下糟了,对方完全就是想打架了。

    而感受到那股怒气的士兵们也忍不住举起武器。

    不行,要是演变成这种状况,就不可能跟它建立起友好关系了。

    令人排斥的感觉突然袭向我。

    这是……难不成是鉴定?

    谁发动的?

    难不成是那只魔物在鉴定我们!

    这怎么可能……!

    我可没听说过会使用鉴定的魔物。

    为了确认这点,我发动鉴定石。

    然后,鉴定的结果让我说不出话。

    高得吓人的能力值。

    数量巨大的技能。

    这种怪物,根本不可能打得赢。

    「什么……!」

    看来罗南特大人跟我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动鉴定。

    从他口中发出一声惊叹。

    「魔……魔导的极致!」

    罗南特大人似乎注意到那只魔物──死神之影所拥有的其中一个技能。

    我确实从未听过与见过这种技能。

    不,不光是那个技能。

    死神之影还拥有好几个前所未见的技能。

    即使是见过的技能,也都是上位技能。

    但是,让我惊讶的事情还不止于此。

    那是我逐一浏览那些技能时发生的事。

    鉴定结果突然消失,出现「鉴定受阻」这段文字。

    鉴定受阻?

    我没听说过有人办得到这种事啊!

    「等……等等!拜托……拜托再让我看一下!」

    「罗南特大人!请你清醒一点!」

    我斥责貌似发狂的罗南特大人。

    同时大喊:

    「撤退!我们没有胜算!马上撤退!」

    可是这个命令下得太迟了。

    站在最前面的八个人倒下了。

    我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

    死神之影看起来什么事都没做。

    它只是站在那边看著我们而已。

    光是这样,八名士兵就毫无预兆地倒下了。

    这是什么技能?

    因为没能确认所有技能,所以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技能的效果。

    但即使我搞不清楚状况,事情也已经开始进展。

    死神之影就这样开始做出奇怪的行动。

    它剥下自己的皮。

    这副异常的光景,让士兵们陷入动摇。

    也许是因为承受不住恐惧,看到同伴倒下的士兵挥剑砍向死神之影。

    可是,剑没有劈中,反而是士兵被从地面隆起的土墙击中,身体躬了起来。

    慢著。在我看到的技能中,应该没有土魔法才对吧。

    虽然有深渊魔法这种未知的魔法,但除此之外的魔法,我应该都确认过了。

    其中应该没有土魔法才对。

    「什么!居然不使用技能,从头开始建构魔法!」

    罗南特大人叫了出来。

    那种事情有可能吗?

    可是连人族最强的魔法师都这么动摇了。

    照理来说,应该是不可能吧。

    看来不是保留实力的时候了。

    如果不使出所有王牌,就无法度过这道难关。

    我要使出全力,如果能度过这关的话,就算是赚到了。

    召唤──我的召唤技能是等级4。

    换句话说,我能把四只魔物召唤到这里。

    只能用这四只魔物争取让士兵逃走的时间了。

    面对这种怪物,天晓得它们能撑多久。

    召唤出来的魔物现身了。

    鸟型魔物──风雀。

    龟型魔物──岩龟。

    虎型魔物──迅虎。

    水竜──水皇。

    它们原本都是不该拿来当成弃子的强力魔物。

    抱歉了。去吧!

    在让召唤出来的魔物发动突击的同时,我再次命令士兵撤退。

    风雀的风魔法直接击中死神之影。

    因为没想到这一击会命中,所以我吓了一跳,但是当因为魔法造成的冲击而扬起的沙尘散去时,我就明白死神之影没有闪躲的原因了。

    毫发无伤。

    对于死神之影来说,风雀的魔法根本不值得躲。

    可是这一击争取到时间了。

    因为风雀率先施展的魔法击中敌人,让速度迟缓的岩龟得以来到最前线。

    岩龟的长处就是强大的防御力。

    我让岩龟负责当盾,让其他三只魔物发动攻击。

    风雀的魔法从空中倾泻而下,水皇使出水之吐息。

    迅虎在这两招命中的下一瞬间冲了过去。

    拥有出色速度与物理攻击力的迅虎扑向死神之影。

    但一根土枪也在同时刺向迅虎。

    突然从地面冲出来的巨大土枪,让迅虎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就被刺穿。

    下一瞬间,正在振翅飞翔的风雀也坠向地面。

    彷佛被某种东西砸到一样。

    然后就这样重重摔在地上,一边发出令人排斥的声音,一边不断陷进地面。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风雀就这样被看不见的某种东西压扁。

    在这段期间,水皇依然不断使出水之吐息。

    但死神之影丝毫不以为意。

    它缓缓转身面对水皇,接著发出风魔法。

    不光是土魔法,就连风魔法都有吗!

    在感到震惊的同时,吐息攻击被风魔法弹开,反过来被击败的水皇映入眼帘。

    只剩下岩龟了。

    可是岩龟动也不动,动弹不得。

    因为觉得奇怪,我对岩龟发动鉴定,才发现它在不知不觉间陷入麻痹的异常状态。

    而且所有能力值都正急速下降。

    就连HP也是。在还不到一瞬间的短时间内,顽强的岩龟就变成尸骸了。

    至今陪我度过无数难关的召唤兽被单方面虐杀了。

    尽管如此,支配著现在的我的感情,既不是悲伤也不是愤怒。

    而是恐惧。我觉得自己很丢脸,也觉得对不起死去的召唤兽。

    虽然这么想,但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抗拒从身体深处涌出的恐惧心。

    好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

    可是,身为率领部队的人,我不能比部下更早逃跑。

    利用召唤兽牺牲生命换来的些许时间,部下们开始撤退了。

    可是一切都太迟了。

    我揍了快要失去理智的罗南特大人一拳,逼他清醒过来,准备用大规模转移魔法让部队撤退。

    即使如此,如果要让所有人都退到转移范围内,还需要花上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仅有几秒,但恶梦就是在这几秒内发生。

    土魔法和风魔法胡乱飞了过来。

    明明看起来像是随便乱射,但每一击都夺走了士兵们的生命。

    有些士兵是突然倒下。

    那是刚才解决掉岩龟的神秘攻击。

    就连HP很多的岩龟都被那种攻击在一瞬间夺走生命。

    士兵们连一瞬间都承受不住,一个接著一个倒下。

    魔法飞向正在准备发动转移魔法的罗南特大人。

    我作好耗尽MP的觉悟,再次召唤魔物,帮罗南特大人挡下攻击。

    魔法接连击出。

    我也不断召唤魔物。

    同时喝下能够恢复MP的恢复药。

    我一边喝药一边进行召唤,MP逐渐恢复。

    可是,MP的消耗量还是大于恢复量。

    魔法射过来。召唤。魔法射过来。召唤。

    在这样的攻防不断重复的过程中,我手边的召唤兽终于用尽了。

    然而对方并没有停止发射魔法。

    不但如此,飞过来的魔法还明显比刚开始的时候多。

    我环视周围找寻原因,才发现在场还活著的人,就只剩下我跟罗南特大人了。

    「罗南特大人……」

    「没办法,就我们两个自己回去吧。」

    虽然罗南特大人想要发动转移魔法,但死神之影已经逼近到我们面前。

    「罗南特大人!」

    「呜!」

    暗黑枪射了过来。

    那是蕴含著可怕魔力的魔法,让刚才的土魔法和风魔法看起来像是儿戏。

    魔法的攻击目标是罗南特大人。

    由于罗南特大人正专心建构魔法,所以无法躲避。

    我也已经用尽召唤兽,没有能够当成盾牌的东西。

    我在情急之下做出决定。

    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暗黑枪。

    身体炸了开来。

    暗黑枪贯穿我的身体,袭向背后的罗南特大人。

    罗南特大人的右手和侧腹的一部分也被轰飞。

    因为我挺身挡在中面,似乎让魔法的轨道稍微偏离了一些。

    在露出痛苦表情的同时,罗南特大人发动转移魔法。

    视野突然扭曲。我忍不住闭上双眼,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人已经不在刚才的迷宫里面了。

    「咦?」

    眼前的人被吓到动弹不得。

    「这里有谁会使用恢复魔法?」

    罗南特大人因为痛苦而扭曲著脸,向在场的人如此询问。

    这里是帝国的魔法研究所吗?周围立刻骚动了起来。

    「再撑一下就行了。」

    罗南特大人对我施展恢复魔法。

    「将近半个上半身都被轰掉了,真亏你还有办法活下来。」

    「呜咕……」

    虽然我想说些什么,但嘴里只能吐出鲜血。

    肉体逐渐复原。

    HP也高过危险线了。

    能够使用恢复魔法的人也赶了过来,开始治疗放著自己的伤不管,忙著治疗我的罗南特大人。

    我松了口气,全身虚脱。

    虽然付出巨大的牺牲,但我们活下来了。

    「我……我还算什么人族最强魔法师……我根本什么都办不到……」

    在逐渐模糊的意识中,只有罗南特大人充满苦涩的声音一直残留在我耳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