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三卷S8慈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们干劲十足地踏进城内,但里面安静到诡异的地步。

    平时总会配置在里面的卫兵连一个都看不见,让城里垄罩著比夜晚的寂静更深一层的寂静。

    城里彷佛一个人都没有似的。

    事实上,除了一个地方以外,我的气息感知技能找不到任何反应。

    就只有一个地方例外。

    在这么异常的情况下,就只有那个地方有著明确的气息。

    这八成是陷阱吧。

    不过都已经来到这里了,我不可能回头。

    虽然刚才那位名叫罗南特的魔法师放过我们,但我没有天真到会认为,在这前方等待著我们的人也会这么做。

    对方可能是苏菲亚和黑衣人,但也可能是我无法想像的更强的敌人。

    作好觉悟后,我前往那个地方。

    前往这座城堡的核心──王座之间。

    因为紧张的缘故,我们一语不发。

    只有几乎要吞没我们的黑暗,还有令耳朵刺痛的寂静支配著周围。

    然后,我们来到王座之间。

    在这个用来谒见国王,飘散著庄严气氛的空间内,我们看到了那幅光景。

    「萨利斯大哥……」

    萨利斯大哥坐在王座上。

    而列斯顿大哥、克雷贝雅和卡迪雅的双亲就跪在萨利斯大哥面前。

    四名士兵用剑指著他们的脖子。

    他们目光呆滞,眼神中感觉不出一丝意志。

    「我是……国王……」

    萨利斯大哥用平淡的语气如此宣言。

    他的眼神也跟士兵们一样发出污浊的光芒,看起来并不正常。

    他们被洗脑了吗?

    我想多半就是这样。

    只不过,他们受到的洗脑显然跟卡迪雅和安娜不太一样。

    「这个王座……是我的……我是……国王……」

    萨利斯大哥断断续续地如此宣言,一点都看不出平时那种严厉但精明干练的模样。

    「我不需要……会威胁到这个宝座的人……」

    士兵们挥剑砍向列斯顿大哥等人。

    来不及了!

    卡迪雅惨叫一声。

    哈林斯先生懊悔地咬牙。

    我无视于他们的反应,推开那几个挥剑的士兵。

    不晓得是因为剑太锋利,还是因为士兵剑术高超,列斯顿大哥等人的脑袋被毫无抵抗地斩下了。

    没有人被砍断脖子还能活著。

    即使如此,只要使用我的技能,就能救他们一命!

    我拿起列斯顿大哥掉在地上的脑袋,摆在脖子的断面上。

    然后使出我偷偷取得的技能。

    那就是名为慈悲的技能。

    情况出现戏剧性的变化。

    列斯顿大哥的脑袋被接上脖子,本应消逝的生命也复苏了。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禁忌LV5〉升级为〈禁忌LV6〉。》

    技能慈悲──

    那是禁忌的死者复活技能。

    这不是寻常的恢复魔法,而是曾经令卡迪雅起疑,能够引发奇迹的技能。

    当时,为了解除洗脑而对自己施放魔法的卡迪雅确实受到了致命伤。

    她的HP变成零,失去了生命。

    但我在情急之下使用这个技能,从死亡深渊救出了卡迪雅。

    成功复活列斯顿大哥后,我还成功复活了克雷贝雅与卡迪雅的双亲。

    同时,我的MP也几乎见底,禁忌的技能等级也升到9。

    虽然慈悲八成是所有技能中唯一的死者复活技能,但制约和缺点也很大。

    首先,需要消耗大量MP。

    我之所以能够复活四个人,是因为成为勇者后的能力值大幅提升。

    还有,要是接受复活的遗体受到太大的损伤也不会成功。

    虽然我这次成功地把被砍掉的脑袋接了回去,但要是在只有脑袋的状态下尝试复活,可能就不会成功了。

    然后,如果不是在死后马上复活就不会有效。

    因为不曾实际验证,所以我也不晓得正确的有效时间是多久,但就感觉上来说,应该只有短短的几分钟。

    超过这段时间的话,技能根本不会发动。

    因此,我无法复活已经死掉好几天的父亲。

    如果能在父亲刚被杀掉的瞬间立刻帮他复活,事情说不定就会不一样了,但我不认为由古和苏菲亚会让我这么做。

    如果不在还能复活的短时间内击败那两人,就没办法拯救父亲。

    虽然懊悔,但我没有那样的实力。

    最后,这也许是最大的缺点吧。那就是禁忌的技能等级会提升。

    禁忌是光是取得,就会让人被教会处死的危险技能。

    在取得慈悲时,我就连带取得这个技能了。

    为了隐瞒这件事,我甚至不得不赶紧提升隐蔽这个技能的等级。

    每当提到这个技能时,悠莉也总是表现出异常的厌恶感。

    禁忌这个技能,目前还没有对我造成任何负面影响。

    顶多就是不被世人容许罢了。

    只不过,根据我不著痕迹地从悠莉口中打听到的情报,一旦禁忌的技能等级升到10,似乎就会发生某种可怕的事情。

    悠莉之所以说得不明不白,是因为她也不清楚到底会发生什么事。

    据说知道那件事情本身就是一大罪过。

    天晓得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而技能等级升到9的我已经无法置身事外。

    即使知道只要再复活一个人,禁忌的等级就会升到10,但万一有重要的人在我眼前死去,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使用这个技能吧。

    确认列斯顿大哥、克雷贝雅和卡迪雅的双亲都能正常呼吸后,我看向坐在王座上的萨利斯大哥。

    那里只有一个傻呼呼地半张著嘴,反覆念著国王两字的可悲男人。

    明明没有昏倒,但最先被我推开的士兵们也都倒地不起。

    虽然哈林斯先生和卡迪雅在我复活众人时一直保持警戒,但应该没有这么做的必要。

    因为他们早就被由古的洗脑破坏了心智。

    我的慈悲是只能复活肉体的技能。

    没办法修复坏掉的心。

    「修,我们走吧。」

    哈林斯先生提议放著这样的萨利斯大哥不管。

    「在还没被洗脑的时候,这家伙就已经设计陷害你,还杀害了陛下。这是他的报应。」

    虽说感觉不到气息,但应该还有没被洗脑的士兵,而且王妃也还在。

    而且苏菲亚也可能会出现。

    比起就这样夺回王城,我们做出先逃离这里较好的结论。

    不过我们还是检查了设置在城里的转移阵。

    转移阵是能够把人传送到事先记录好的其他转移阵的装置。

    那装置被彻底破坏了。

    转移阵的目的地是帝国,对方应该是为了防止我们攻过去,才会破坏转移阵吧。

    确认转移阵已经损坏后,我们立刻逃离王城。

    就这样丢下萨利斯大哥。

    因为回程时多了四个人,菲一直抱怨太重,但这应该不是她的真心话。

    为了搭载四个昏迷不醒的人,菲不得不慎重地缓慢飞行。

    即使口吐怨言,但从她的飞法中,依然可以窥见关心身上乘客的温柔。

    也许是成功救回一度放弃的家人而松了口气,卡迪雅抱著昏迷不醒的双亲,不断流泪。

    而我则是想著萨利斯大哥的事情。

    萨利斯大哥跟我之间,几乎没有任何接触点。

    毕竟我被王妃视为眼中钉,也不太会去亲近身为王妃儿子的萨利斯大哥。

    我只见过板著一张脸的他。

    即使偶尔说上几句话,内容也都只是形式上的问候,还有工作上必要的传达事项。

    虽说是兄弟,心的距离却很遥远。

    即使如此,我从尤利乌斯大哥口中听到的萨利斯大哥却不是现在这样的人。

    据说他小时候曾经真心述说著想让这个国家更加富强的愿望,就像是为人民著想的父亲一样。

    但这个愿望却不知从何时开始变质,让他变得执著于王位,疏远其他兄弟。

    这应该是受到想要让儿子继承王位的王妃影响的结果。

    尤利乌斯大哥似乎相信,这样的萨利斯大哥总有一天会找回过去那颗纯粹的心。

    没想到结果会是这样……

    哈林斯先生默默不语。

    虽然他跟萨利斯大哥的交情应该比我更深,但我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修,别把萨利斯的事情放在心上。那是那家伙走自己选择的路,最后抵达的终点,你不需要为此自责。」

    哈林斯先生不但彻底隐藏自己的感情,还因为担心我而说出安慰的话语。

    在萨利斯大哥变成那样,父亲也驾崩的现在,我不知道这个王国的未来会变得如何。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成功救出列斯顿大哥与公爵了。

    这个国家肯定能够重新振作。

    怀著这样的信心,我们告别了王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