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三卷S6雌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距离我们逃离王都,已经过了十天。

    我们来到离王都有段距离的城镇,躲藏在哈林斯先生的老朋友的宅邸里面。

    透过那位老朋友的人脉,我们能够得到各种情报,受到不少帮助。

    不过正因为这样,我们才不能长时间躲在这里。

    我现在的立场相当不妙。

    动手杀害父亲,在王都发动政变,意图篡夺王位的小王子。

    这就是世人现在对我的评价。

    虽然政变以失败告终,但国王陛下死于王子的凶刃,让王都陷入一片混乱。

    身为第三王子的列斯顿大哥也是我的帮凶,取得卡迪雅的老家和精灵作为后盾组织了叛军。

    这就是敌人编好的剧本。

    结果,列斯顿大哥后来被抓到了。

    虽然他没被当场杀掉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但因叛国罪被处刑只是时间的问题。

    果然当时该不顾一切带著他逃跑……

    其实我也明白,如果能够办到,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

    当时的我没有能够对抗苏菲亚的力量。

    面对魔法无效的苏菲亚,我不可能在抱著卡迪雅的情况下迎战。

    就算明白这件事,我还是感到后悔。

    不光是逃亡的时候。

    仔细想想,在跟苏和卡迪雅用念话交谈时,我就有种不对劲的感觉。

    苏所说的话总让我觉得不对劲,卡迪雅更是奇怪,尽管只有我们两个人用念话交谈,却没有使用日语。

    卡迪雅和我独处的时候,明明总是说日语才对。

    异状确实出现了。

    然而我却没能注意到异状。

    如果我能提早发现异状,就不会让由古得逞了。

    为了赶跑消沉的思绪,我在房间里练习空手挥剑。

    只有在活动身体时,我才不需要胡思乱想。

    在我放空脑袋专心练习时,有人敲门了。

    「你在做什么?」

    「卡迪雅,你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吗?」

    开门进来的,是不久之前还卧病不起的卡迪雅。

    「嗯。身体已经没问题了,只是偶尔还会头痛。」

    「别勉强自己喔。虽说洗脑状态解除了,也不代表影响已经彻底消失。」

    由古的洗脑效果极为强大。

    卡迪雅靠著自己的意志力,在一瞬间成功恢复正常,但她唯一能做的事就只有自杀。

    洗脑威力就是强大到没有其他恢复手段的地步。

    虽然现在已经摆脱洗脑的影响,卡迪雅依然深受原因不明的头痛所苦。

    「我没事啦。啊,对了,我想麻烦你帮忙鉴定。」

    「鉴定?」

    「没错。我好像得到新技能了,但那是从未听过的技能。至少在我的记忆中,就连技能全集里也没有记载,因为不晓得效果,我才想麻烦你用鉴定调查一下。」

    「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

    我对著卡迪雅发动鉴定。

    确实多了之前没有的技能。

    那是我也没有的技能。

    〈神性领域扩大:扩大神性领域〉

    就算鉴定了也不是很明白效果。

    进一步鉴定看看吧。

    〈神性领域:生命所拥有的灵魂的深层领域。是一切生命的根源,也是自我的最后依存领域〉

    果然还是不太明白。

    「抱歉。我不是很清楚效果。」

    「用了鉴定也不懂?」

    「对。虽然说明中有提到灵魂之类的词汇,但我看不懂这技能到底有什么效果。」

    我们两人都歪头思考了一下。

    「嗯,算了。还有,好像有个叫作外道抗性的技能也提升了。」

    「没错。所以由古的洗脑才会解除吧。」

    「还有就是……平行意识?」

    「那是只要开启,就能让人暂时变成双重人格的技能。」

    「这是什么效果?有意义吗?」

    「你可以让其中一个人格照常作战,另一个人格负责施展魔法。」

    「这算什么?太卑鄙了吧?」

    「只要想到效果是让人的战力暂时变成两倍,这个技能确实相当卑鄙。」

    「嗯,那我马上开启。」

    「啊,平常还是别这么做比较好。刚得到这个技能时,我也试用了一下,要是平常就设为开启,就会分不清到底哪个人格才是真正的自己。毕竟多重人格也是一种心理疾病。平常最好是设为关闭,只在战斗的时候开启。」

    「呜……这技能还真是可怕……」

    「话说回来……」

    「嗯?」

    「你会不会离我太近了?」

    卡迪雅就站在我眼前。

    而且距离超级近。

    因为我的身高比较高,所以这个角度正好能俯瞰到她的……胸部。

    「别在意。」

    「不,我会在意。就算你以前是男生,但现在可是女生。」

    「哦……原来你会用那种眼光看我啊……」

    「啊,不对……我是说……男人的本性就是这样……你懂的吧?」

    「嗯……那如果被我这么做,你会有反应吗?」

    卡迪雅再往前踏出一步,把胸部压在我身上。

    「投降!我投降了!拜托你别捉弄我!」

    「真是纯情。」

    卡迪雅笑著退向后方。

    「如何?稍微打起精神了吗?」

    「呃……嗯。原来如此,谢谢你。」

    原来是这么回事。

    卡迪雅故意做这种事,是为了让我稍微放松精神。

    这家伙真是善解人意。

    「对了,我有一件事想问。你当时使用的治疗魔法,不是普通的治疗魔法对吧?」

    卡迪雅如此询问。

    我该如何回答才好。

    「你不想回答吗?」

    「不,不是这样。」

    「啊……别误会。我无意勉强你回答,只是想知道能不能用那种魔法治疗老师。」

    我没有不想回答,但卡迪雅似乎不打算追问到底。

    「我早就试过了,但没有效果。」

    「这样啊……」

    老师现在处于名为昏睡的异常状态之下。

    那是一种会让人昏睡不起的异常状态。

    虽然老师睡得如同死人,但没有生命危险。

    根据鉴定的结果,只要经过十五天,昏睡状态就会解除,让她恢复清醒。

    今天是第十天了,就算什么都不做,只要再过五天,老师应该就会醒过来。

    对老师施加异常状态的人,毫无疑问是苏菲亚吧。

    她为何要对老师施加这么麻烦的异常状态?为何施加之后还让她能自然解除?

    我不明白她这么做的理由。

    不过,我认为老师认识苏菲亚这件事可能是原因之一。

    不管怎么样,老师拥有的知识得要五天后才能派上用场。

    由古拥有的七大罪技能的事,还有苏菲亚的事。

    被杀掉的波狄玛斯的事,以及列斯顿大哥的事,我有一大堆事情想问她。

    从那天的情况看来,我知道老师跟列斯顿大哥应该认识。

    然而我根本不知道那种事。

    列斯顿大哥拥有私人军队这件事,也是当天才知道。

    老师却一脸理所当然地清楚状况,彷佛是大哥的同志。

    列斯顿大哥显然跟老师,甚至是她背后的精灵族关系匪浅。

    他这么做到底有何目的?他为何要拥有自己的军队?

    虽然我想问清楚这些事,但老师昏迷不醒,列斯顿大哥也还在敌人手上。

    然而列斯顿大哥是发自真心为我著想,才会帮助我逃跑。

    我相信其中没有恶意。

    不知道列斯顿大哥是不是用了某种方法,提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件?

    「安娜怎么样了?」

    「虽然恢复状况还算顺利,但还没办法跟她沟通。」

    安娜也被由古洗脑,但我至今依然无法解除她的洗脑状态。

    我一直有对她施展解除异常状态的魔法,逐渐解除洗脑的状态,但现在依然不得不把她关在房间里。

    跟老师的昏睡状态不一样,要是不想办法解除,安娜一辈子都会这样。

    在行有余力的时候,我就会连续发动解除魔法,直到耗尽MP。

    拜此所赐,虽然只有一点点,但已经能看到洗脑解除的徵兆。

    只要继续进展下去,应该有办法解除洗脑吧。

    因为我以解决安娜的问题为优先,才会把治好老师的昏睡状态这个问题摆在后面。

    我知道只要时间一过,老师就会清醒,所以这件事的优先顺序自然较低。

    抱歉了,老师。

    我也有事情想问安娜。

    安娜跟列斯顿大哥在一起。

    也就是说,她知道列斯顿大哥的动向。

    再加上她曾被洗脑,就表示她在某种程度上也知道由古的动向。

    卡迪雅已经证明即使洗脑状态解除,被洗脑时的记忆也不会消失。

    卡迪雅在恢复清醒后,把一切都告诉我了。

    包括公爵家负责监视由古的事。

    还有监视者们被洗脑的事。

    以及洗脑的魔手也伸向卡迪雅的事。

    听说自从被洗脑后,她就全盘相信由古说的话是对的,一点都不怀疑其中有错。

    那种洗脑似乎不是强迫别人听从命令,而是会让人想要出于自己的意愿对由古效忠。

    这个技能的效果越听越可怕。

    因为被洗脑的人,不会觉得自己受人操控。

    因为误以为自己希望如此,所以甚至不会想要抵抗。

    卡迪雅也说过,她之所以有办法稍微做出抵抗,可能是因为原本身为男生的精神还留在体内。

    当时她一直强调自己以前是男生,但现在是女生。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话说回来,菲改变后的模样真是惊人。」

    「是啊。」

    菲进化成光竜了。

    拜我成为勇者所赐,似乎让她开启了全新的进化路径。

    因为以使魔的身分与我缔结契约,所以勇者这个称号也间接对菲造成影响。

    根据哈林斯先生的说法,以前似乎也有过这样的案例。

    如果勇者有操控魔物,那只魔物就能进行特殊的进化。

    菲就是因为这样,从原本的地竜转职成光竜。

    而且依然保有地竜的力量。

    地竜的特徵就是优秀的防御力。

    菲保持著原有的防御力,还得到翅膀,让她在陆地与天空都拥有出色的行动能力。

    她得到的新技能是光竜等级9、光魔法等级1与飞翔等级1。

    纯粹就能力值来看,菲已经强过之前袭击学校的地竜,也就是她的父母了。

    老实说,她比我还要强。

    拜成为勇者后努力修行所赐,我的实力也有大幅提升。

    虽说只是为了方便起见而缔结契约,但我这个实力输给使魔的主人感觉还是有点逊。

    菲那家伙现在就藏身在城镇附近的森林里。

    那幅庞大的身躯,果然还是没办法进到城镇里面。

    要是勉强让她进来导致被人看见,结果被追兵找上门就不妙了。

    我们现在可是头号通缉犯。

    正因为如此,不能在这里待太久。

    还得小心不让追兵发现。

    事情早已超过击败由古就能解决的阶段了。

    我已经被当成犯下弒君大罪的罪人──就连没被洗脑的人们都如此认定。

    如果不解开这个误会,我就没办法光明正大地走在街上。

    相较之下,由古得到教会的正式承认,成为继承尤利乌斯大哥位置的新勇者。

    他身为人类的新希望,也身为帝国的次期继承者,逐渐成为受到全世界赞扬的对象。

    不管我在这时候说些什么,肯定都会被当成罪人的戏言,不会有任何人相信。

    我得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我完全想不到解决的手段。

    事到如今,我才对自己毫不关心政治一事感到后悔。

    如果我能握有更多人脉,说不定还能想到扭转局势的手段。

    我不由得自责地向卡迪雅如此说,结果听到意想不到的回答。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吧。虽然你可能没有发现,但你被巧妙地排除在政事之外了。」

    咦?

    「俊,你应该有隐约发现正妃讨厌你吧?」

    「嗯。」

    卡迪雅口中的正妃,就是萨利斯大哥和苏的生母。

    我跟尤利乌斯大哥的母亲是身为侧室的第三妃,列斯顿大哥的母亲则是第二妃。

    「虽然你母亲出身自没有后盾的弱小贵族,但因为尤利乌斯大人成为勇者,所以有不少派系的人想要拥护他。尤利乌斯大人本人就是对此感到厌恶,才会以勇者的身分在世界各国奔走,不常回到祖国。而正妃和萨利斯大人就是对这种政治局势感到厌恶。有些人想透过留在国内的你拥护尤利乌斯大人,甚至还有人想要直接拥护你,于是不乐见此事的正妃一派便动了手脚,让你远离政治圈。」

    真的假的?

    我明明身为当事者,却完全不晓得这种事……

    「你好歹也算是王族,却完全不曾接受跟政治有关的教育,难道你都不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吗?」

    「呃……这个嘛……因为苏也没有学过那些,我还以为这很正常……」

    「嗯……苏的情况比较特殊啦。因为只要把你跟苏绑在一起,就比较容易控制你的行动,所以才会让她配合你吧。正妃八成还有吩咐她监视你。」

    「咦……!」

    真的假的!

    也就是说,苏那种超级喜欢哥哥的表现,只是用来掩饰真正目的的演技吗?

    这个打击真是太大了……

    「啊,那孩子是真心喜欢你啦。这点你大可放心。」

    「不……可是……」

    「如果连那样的感情都是虚假,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真爱了。妹妹加病娇这样的属性真是太难缠了,何等可怕的强敌啊……」

    这……这样啊……

    因为卡迪雅如此断言的话语充满魄力,我决定相信这些话。

    至于她口中的强敌到底是什么意思,我总觉得不能吐槽。

    「放心吧,不管怎样,就算你有接触政治,也没办法解决这次的事件。」

    「这是该放心的事情吗?」

    「至少在连依靠公爵家的影响力都没办法解决事情时,你就该明白这点了。」

    「啊……」

    对了。

    卡迪雅不但被洗脑,让由古随意差遣,家族还被诬陷为叛徒。

    不是只有列斯顿大哥被逮捕。

    卡迪雅的双亲也因为冤罪而入狱。

    这一切都是因为由古与萨利斯大哥的计谋。

    不管我得到多少同伴,施展什么样的政治手段,全都会被由古的洗脑翻盘。

    「抱歉。连你的家人都受到连累了。」

    「这不是你的错吧。全都是由古那混帐不好。你总是喜欢像这样把责任全都揽在自己身上。虽然被洗脑的我可能没资格这么说,但你应该多依赖别人才对。」

    没错。

    卡迪雅说得对。

    「谢谢你,我觉得轻松一些了。」

    「嗯。好好感谢我吧!」

    我老实地道谢,卡迪雅故意一脸得意地这么说。

    她明明应该为被捕的家人担心,却还像这样鼓励我。

    我根本配不上这位挚友。

    「看来我果然不能没有卡迪雅──这次的事件让我彻底明白了这点。请你以后也一直跟我在一起吧。」

    「噗……!」

    也许是因为我的话感到害臊,卡迪雅噗嗤一声,而且还脸红了。

    「修,你在吗?嗯……怎么?这里在上演爱的告白吗?」

    打开房门后,哈林斯先生探头进来。

    因为卡迪雅的脸很红,所以他好像误会了。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随口否认,卡迪雅立刻变得面无表情说:

    「啊……嗯。你就是这种人,我早该知道了。」

    「卡迪雅?」

    「你的这种地方真是让人不爽。」

    「为什么啊!」

    简直莫名其妙。

    「呃……我可以讲话了吗?」

    被晾在一旁的哈林斯先生出声了。

    「啊,请说。」

    听到我的回答,哈林斯先生扳起脸孔:

    「列斯顿和公爵夫妻的处刑日期已经决定了,就在三天后。」

    我和卡迪雅都倒抽了口气。

    列斯顿大哥和卡迪雅双亲的处刑日期决定了。

    「这个消息被大肆公告。这场公开处刑,多半是引诱我们过去救人的陷阱吧。」

    追兵还没找到我们。

    所以他们才会把策略从追捕切换为诱捕吧。

    「即使明知这点,我还是要问你。你想怎么做?」

    看是要明知有陷阱依然跳进去,还是要舍弃列斯顿大哥他们。

    我的答案早就决定了。

    「我们去救人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