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二卷S6地竜来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那家伙在我们抵达学校后突然出现。

    不,正确来说,它多半是一直偷偷跟在我们身后。

    「啊……啊啊……」

    我听到某人的呻吟声。

    那头魔物就是足以让人发出那种没出息声音的压倒性存在。

    地竜──

    原本应该不可能出现在这种地方的高位魔物。

    而这种魔物正在学校前方对我们露出獠牙。

    「夏目同学!那也是你干的好事吗!」

    冈老师质问由古。

    「我……我不知道!我没听说过会准备那种家伙啊!」

    由古一脸狼狈。他那副模样,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谎。

    「喂,你们几个,那是怎么回事?」

    由古也忍不住逼问被绑起来的这次事件的犯人集团。

    「那是原本要在这次的计画中使用的王牌。」

    「是你们准备的吗?」

    「是的。由召唤师负责操控它。可是,操控状态似乎早就解除了。」

    「谁是那个召唤师?」

    「是我。但我没办法操控它。那原本就不是凭我的实力有办法驾驭的魔物。虽然抓到的时候很温驯,也乖乖接受我定下的契约,但它现在完全不听我的命令!」

    犯人们喋喋不休地回答由古的问题。

    我不由得咂舌一声。

    想要驾驭实力比自己强大的魔物,根本就是疯了。

    在跟菲一起生活的过程中,我也取得了召唤师必备的调教技能。

    不过,那个技能只能用在比自己弱的魔物身上。

    即使是比自己强的魔物,只要双方同意,也依然能缔结契约。

    但那必须建立在双方的信赖关系上。

    如果不是这样,就没人知道魔物什么时候会背叛。就像现在这样。

    地竜挥舞它的利爪,用跟树干一样粗的尾巴扫了过来。

    虽然参加课外教学的教师与高年级学生上前应战,但实力差距一目瞭然。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根据鉴定的结果,那头地竜的平均能力值是2000左右,即使在竜之中也算是上位的怪物了。

    『变成不得了的大事了呢!』

    在看到地竜后,前来迎接我的菲发出略显焦急的念话。

    「再这样下去他们会全灭。我也去帮忙!」

    「站住!我不允许那种事!太危险了!」

    冈老师阻止我。

    但是有人在我眼前受伤,我没办法置之不理!

    我无视老师的制止,朝向地竜冲了过去。

    「真拿你没办法!」

    「既然哥哥要去,那我也要!」

    「治疗就交给我吧!」

    卡迪雅、苏和悠莉也跟了上来。

    我边跑边准备魔法。就是我在之前的魔法课上学到的水魔法。

    发射。水弹迅速逼近地竜。

    但在命中地竜的前一刻,水弹就彷佛烟消云散般消失了。

    「是逆鳞吗!」

    那是竜种所拥有的特殊技能──龙鳞的上位技能逆鳞。

    除了单纯提升防御力之外,还具备分解魔法结构的效果。

    能够同时对物理和魔法攻击发挥强大的防御力,是一种很难对付的技能。

    「学生都退下!」

    其中一位教师如此大喊,但我不予理会!

    在这些人之中,我已经算是强者了。

    既然如此,又怎么能因为我是学生就退下。

    「苏!配合我!」

    「好!」

    我和苏同时施展水魔法。

    我们的魔法在空中合而为一。

    苏跟我一样,也擅长使用水魔法。

    如果能结合双方的力量提升威力的话……!

    水弹这次没有消失,直接刺进地竜的身体。

    地竜略显痛苦地低声呻吟。

    行得通!虽然伤害不大,但并非无法贯穿它的防御!

    周围的教师与学生也模仿我,开始结合彼此的魔法发动攻击。

    卡迪雅也跟欧利萨老师一起朝向地竜发出火魔法。

    然后,在它因为魔法而退缩时,以接近战为主体的人就上前攻击。

    造成的伤害不大,但并不是零。

    我看到一丝希望,但地竜在下一瞬间抬起头。

    那是吐息攻击的预备动作。

    「快躲开!」

    某人大喊一声,但是来不及了!

    我反而往前踏出一步,全力发动魔鬪法和气鬪法。

    同时使用技能点数取得光攻击这个技能。

    我让光缠绕在剑上,正面挥向地竜吐出的吐息。

    「唔……唔喔喔喔喔!」

    撑住……撑住啊……我的身体!

    『真是的!老是做这种危险的事!』

    我似乎听到菲的声音。

    吐息攻击也在同时停下。

    我顺势朝向地竜挥出剑,把它缺了鳞片的脖子砍断。

    「我立刻帮你治疗,别乱动喔。」

    我一边听著宣告等级提升的神言,一边让悠莉用恢复魔法治疗身体。

    手上的伤特别严重,要是吐息再晚一点停下,我的双手可能就要被轰飞出去了。

    想到这里,我的身体终于开始颤抖。

    苏和卡迪雅看到我这副模样,想要过来搭话,但我拜托她们照顾其他伤患,把她们赶走了。

    如果可以,我不太想让她们看到这种丢脸的模样。

    战斗时,我心无旁鹜。

    可是像这样冷静下来的瞬间,自己可能会死的恐惧便涌上心头。

    同时,我一直紧紧握住不放,彷佛完全固定在手中的剑,看起来变得非常可怕。

    砍飞地竜脑袋时的感触,还鲜明地留在手上。

    这就是夺走生命的感觉,这就是真正的战斗。

    我一直以为有了强大的能力值和大量的技能,自己就能战斗。

    而我也真的战斗了。

    不过,在战斗结束后我才发现──

    我完全不明白何谓战斗。

    所谓的战斗,原来是这么可怕的事情。

    所谓的杀生,原来是这么恐怖的事情。

    我缓缓松开手中的剑。

    手指冻僵似的不听使唤。

    当悠莉完成治疗时,我的手指总算完全放开了剑。

    我告诉悠莉自己已经没事,要她去治疗其他伤患。

    身体的伤已经治愈,只剩下我的心还有问题。

    连我都觉得自己窝囊。

    虽然我确实没想过初次战斗就会面对这种强敌,但也不应该害怕成这样。

    而且还是在战斗结束之后。

    尤利乌斯大哥几乎每天都在重复这样的战斗。

    如果我想追上尤利乌斯大哥,就得笑著跨越这点程度的障碍。

    看,现在不就有好几个人正担心地看著我吗?

    我得笑著说自己没问题,让他们放心才行。

    换作大哥肯定会这么做。来,笑吧。

    ……我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我好怕。差点被杀的恐惧。夺走他人生命的恐惧。

    为什么大哥……不,为什么这个世界的居民有办法一派轻松地做著这种可怕的事?

    为什么由古有办法下定决心杀掉我?

    就连杀掉非得击败的魔物都让我如此害怕,要是杀了人,我没有自信不会发疯。

    为什么他有办法策划那种事情?

    还是说,由古早就发疯了吗?

    有可能。

    在由古的称号之中,就有魔物杀手。

    魔物杀手是杀死许多魔物才能取得的称号。

    如果真是这样,就代表由古杀过许多魔物。

    他一直在做这种事。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认知可能因此变得异常。

    对于杀生这种行为的认知……

    我总有一天也会变成那样吗?

    我好怕。只要想到自己也可能变成那样,我就快要喘不过气了。

    我大大地深呼吸,让心情平静下来。

    我还没整顿好心情。

    不过,要是取得胜利的最大功臣垂头丧气,大家也没办法发自心底感到高兴。

    就算笑不出来,我至少该抬头挺胸。

    虽然我觉得可能太迟了。

    注视著倒在地上的地竜的菲,突然映入眼帘。

    救了我的人正是菲。

    是菲在那一瞬间咬住地竜的脖子,让吐息攻击停下。

    要是她没有那么做,我可能已经死了。

    「菲,谢谢你救了我。」

    我努力压抑好像要死灰复燃的恐惧,向她致上为时已晚的谢意。

    『嗯。不用客气。』

    即使听到我道谢,菲依然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继续盯著死掉的地竜。

    「怎么了吗?」

    『你鉴定一下我的能力值吧。』

    在因为菲莫名失落的模样而感到疑惑的同时,我照著她的要求发动鉴定。

    〈食亲者〉

    然后,我看到这个称号。

    一如其名,那是赠送给吃下血亲之人的可怕称号。

    「难不成……」

    『应该就是那么回事吧。』

    菲咬了那只地竜的脖子一口。

    如果事情真是那样,那菲为何得到这个称号也就不难理解了。

    应该说,我只能想到这种可能性。

    『那只竜,该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这并非不可能的事。

    当菲还是一颗蛋时的所在之处,是离这里有一段距离的艾尔罗大迷宫。如果那只地竜是菲的父母,我想不到它还有专程跑来这里的其他理由。

    我们很可能让一个来找寻自己被抓走的孩子的父母,被自己的孩子亲手杀掉。

    只要这么一想,那我不就等于是当著那孩子的面,砍下它父母的脑袋……

    「呜……呜恶!」

    我吐了。

    我的初次实战,就这样变成只有苦涩的回忆,永远残留在心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