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二卷S4校园生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的校园生活一帆风顺。

    课程内容几乎都是学过的东西,但我还是当成复习仔细听讲。

    实在觉得无聊到不行时,就偷偷进行提升技能的练习打发时间。

    光看上课时的情况,这样的生活似乎很和平,其实在人际关系上出现不少问题。

    主因是我的身分,以及我在之前的魔法课上做的好事。

    身分的问题在于,再怎么说我也是王族。虽说在我还是学生的期间,身分等同于一般人,但还是会有问题。

    无法跨越的鸿沟就是无法跨越。只要是这个国家的人都会对我保持距离,这也无可奈何。

    即使是其他人或是别国的贵族,也不会随便跑来找我说话。

    毕竟我可是王族。只有同样身为王族,以及地位相当的公爵阶级的人才匹配得上。

    虽然其中也有想要巴结我的学生,但这种学生全都被卡迪雅赶走了。

    由于我多半会在不敢推辞的情况下接纳那种人,所以我很感激能毫不犹豫帮我赶跑那些人的卡迪雅。

    虽然很感激,但因为她的好意和之前在魔法课上太出风头,我变得有些被孤立。

    相较之下,从那堂魔法课后,由古的跟班就变多了。

    现在同学年的男生中,有将近一半都是他的人。他就跟前世时一样,慢慢变成男生的核心人物。

    我则跟前世时一样,尽量远离那个团体,避免和他们扯上关系。

    我知道自从之前魔法课的那件事发生后,由古就开始敌视我了。

    没必要刻意接近讨厌自己的家伙。

    可以的话,我想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结果,我变得经常跟熟悉的卡迪雅、苏和菲,以及悠莉混在一起。

    卡迪雅和苏是能让我敞开心胸的对象。菲虽然有些臭屁,但毕竟已有多年交情。

    至于悠莉嘛……那个……该怎么说呢?

    虽然同样都是转生者,但她在不同的意义上,跟夏目一样让我不太擅于应付。

    长谷部现在的名字是悠莉恩•乌伦。

    乌伦这个姓氏,听说是一间被当成孤儿院的教会的名字。

    长谷部──悠莉似乎是弃婴。

    这个世界有许多弃婴。

    虽然就连之前的世界也有弃婴,但是在这个文明并不发达,而且还有魔物跋扈横行的世界,弃婴的数量更多了。

    在还是婴儿时就被拋弃,从懂事开始就住在教会这种事,其实到处都看得到。

    不过,悠莉跟那些随处可见的孤儿不一样。

    她刚出生就拥有前世的记忆,有著完整的自主意识。

    回过神来,自己突然之间就变成婴儿了。

    我也有过同样的经验,那真是令人震撼。

    脑袋一片混乱,内心更是充满不安。

    不晓得自己的未来会变得如何?难道以前的自己死掉了吗?

    如果真是这样,那之前的人生到底变得如何了?

    就如同我之前所经历过的一样,她心中应该也充满不安。

    更何况,悠莉是在这种状态下被父母遗弃,受到的打击肯定不是我所能比拟。

    老实说,我无法想像悠莉当时的心情。

    在这极度的不安之中,悠莉找到了心灵的寄托。

    那就是神言教。

    那是扶养悠莉的教会所信仰的宗教,其教义深深影响著整个人族。

    一言以蔽之,其教义就是「为了聆听神明的话语,我们要努力锻炼技能」。

    神言──我不晓得那到底是什么。

    虽然套用游戏中的说法,那就是类似系统讯息之类的东西。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听见那种声音是理所当然的事。

    听见这种声音会觉得奇怪的人,就只有我们这些转生者吧。

    听见这种声音是理所当然的事。技能存在也是理所当然的事。这就是这个世界的常识。

    神言教是宣扬这种声音正是神明的声音,为了多听到神明的声音,就得努力提升技能和等级的宗教。

    虽然在我看来,这种教义简直莫名其妙,但这个世界的人不知为何都能接受。

    而应该和我抱持同样感想的悠莉,也深深沉迷在这种宗教之中。

    「俊的技能提升了很多呢。我觉得这样很好。从今以后也请尽量提升等级,多多聆听神明大人的声音吧。」

    「俊不升级吗?不行喔!只要提升等级,就能听到更多神明大人的声音了喔。为了聆听神明大人的声音,你一定要提升等级。」

    「俊会使用鉴定对吧?那我先跟你说一声,如果看到拥有禁忌这个技能的人,请一定要跟我说。因为拥有被神明大人定为禁忌的技能是不可饶恕之事。绝对不可饶恕,是绝对喔。因为这表示那人做出了连神明大人都忌讳的禁止行为,没有活下去的价值,一定要杀掉。所以一定要告诉我喔。我们约好了喔。」

    「俊,我今天技能升级,听到神明大人的声音了!啊啊……居然能听到神明大人神圣的声音,我今天肯定会过得很幸福。」

    吓到了。我真的吓到了。

    悠莉说著神明大人时的眼神,根本就失常了。但会这么觉得并不是我的问题。

    悠莉原本应该不是这种女孩吧。

    她应该是随处可见的寻常高中女生才对。

    她之所以会变成这样,肯定是受到生长环境的影响。

    重新转生的恐惧。被双亲舍弃的绝望。

    非得在异世界活下去不可的不安。

    在这种心理状态下,以怀念的日语所发出的神言,就算成为她内心的支柱也不奇怪。

    而且她身边全是信奉神言教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悠莉会对神言教的教义为之倾倒,或许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不过因为倾倒过头而一路爬到圣女候选人的地位,我觉得就有点夸张了。

    还有,真希望她不要再一直劝人加入神言教。

    每次见面,她都会用「想加入神言教了吗?」这句话代替打招呼。

    但是不好意思,我不打算信仰任何宗教。

    虽然我委婉拒绝,悠莉并没有死心。

    不但如此,反而更加积极进攻。

    每次都惹得苏火冒三丈扑向悠莉,然后卡迪雅出面当和事佬。这样的光景屡见不鲜。

    苏最近也有些奇怪。

    感觉起来,就像明明有话想问我,却又迟迟无法说出口。

    虽然我能猜到她想问的是什么……

    正确来说,是卡迪雅告诉我的。

    「苏……那孩子想知道我们的关系喔。」

    「咦?什么关系?」

    「就是我和你前世的事情啦。从我们跟老师和其他人相处时的态度,她应该察觉到其中有问题了。」

    「啊……这么说来,我们好像有在苏面前很正常地用日语交谈。」

    「就是这么回事。从出生至今一直在一起的哥哥,突然用自己没听过的语言跟陌生人亲密交谈,任谁都会觉得奇怪。」

    「这样啊……这下子糟糕了。」

    「总之,要是那孩子问起,你就自行判断该实话实说,还是蒙混过关吧。」

    「咦?不是应该选择蒙混过关吗?」

    「做决定的人是你。看你是要继续欺骗亲妹妹,还是要把真相告诉她。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都得作好心理准备,好好地回应人家。不然对那孩子太失礼了不是吗?」

    「呜……我明白了。」

    事情就是这样,苏似乎很想知道我和大家之间的关系。

    老实说,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要我把真相告诉苏?

    虽说我和苏的母亲不一样,但确实是兄妹。

    不过,前世的我是和苏毫无瓜葛的陌生人。

    虽然我把苏看成是亲妹妹,但是在得知真相后,苏还会继续把我当成哥哥吗?

    况且,我在相当程度上是依靠前世的记忆与经验,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

    相较于靠著自身力量与我比肩的苏,我可以说是用了不正当的手段。

    当苏知道这件事时,会不会看不起我?

    只有苏不会这样──虽然我如此认为,但早在脑海中浮现出这样的想像时,我就没办法如此乐观了。

    可是要我选择蒙混过关,我又觉得太不诚实。

    亲妹妹明明如此烦恼,为了是否该问清楚真相而踌躇不前,我无论如何都不认为自己应该随便打发掉这个问题。

    如果要隐瞒真相,就得作好一辈子隐瞒下去的心理准备。

    到底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我还没找到答案。

    不过,万一苏问起这件事,我就得认真回答她。

    如果卡迪雅没有告诉我这件事,我可能不会想这么多,随便就敷衍了事。

    真该感谢事先给我建议的卡迪雅。

    总而言之,我的烦恼其实不少。

    由古讨厌我,悠莉拚命拉我入教,还得思考该如何处理我跟苏之间的问题。

    而且老师身上依然充满谜团。

    有时候才刚在想她没来上学,跑去哪里,她却又突然出现在课堂上。

    即使在遇到她时拋出一堆问题,也经常被她含糊带过。

    尤其是在问起京也的所在之处时,这样的倾向似乎特别强烈。

    京也是我和卡迪雅在前世时感情特别好的朋友。

    不过,老师一直不愿意告诉我们他在哪里。

    老师似乎大致知道他的下落,却没有将他纳入保护。

    虽然在意京也目前的处境,但看老师这态度,似乎不会告诉我们了。

    沉迷于宗教的悠莉。

    原本就拥有强烈自我显示欲,现在无止尽膨胀的由古。

    变得让人摸不清底细的冈老师。

    他们在这个世界都变了个人。

    这可能是没办法的事。

    我们待在这里的时间并不短,这里的环境又跟日本相差甚远。

    说不定不改变还比较困难。不过,我害怕改变。

    这么说或许有点奇怪,但悠莉和由古的改变方式,看起来就像是发疯了。

    「卡迪雅,拜托你不要改变。」

    我不由得对卡迪雅如此说道。

    只要想到连卡迪雅都从我熟知的叶多变成别人的可能性,我就感到害怕。

    我之所以能像这样保持原本的自我,都要归功于有卡迪雅这个从前世就认识的朋友待在身边。

    因此,我会希望卡迪雅也不要改变,这也很自然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