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一卷12地上一百公尺的攻防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啊……好想睡。我的睡意已经强到不容忽视的地步了。

    没想到不利用简易版的家,直接露宿野外会这么累人。

    我原本还以为能再撑一阵子,但差不多该认真想个能够熟睡的方法了。

    话虽如此,如果这么简单就能熟睡,我也不会一直强行探索到睡眠不足的地步。

    虽然觉得地龙不至于追到这里,取而代之的是周围到处都是强敌的状况呢。

    如果只是简易版的家,很有可能会被突破。

    但我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认真筑巢。

    我不打算在这里久留,只想尽早逃离这个鬼地方。

    为此,我不能制作太花时间的家。

    这么一来,只会得到制作简易版的家这个结论,但我不确定简易版的家对栖息在这里的魔物有没有用;结果事情又回到原点了。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呢……我用昏昏欲睡的脑袋努力思考。

    只要动点脑筋,简易版的家是不是也足以应付这个情况呢?

    比如说,不要随便找个地方搭建,而是躲在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搭建。

    话虽如此,即使这里有不少岩石,但都不是能够放心躲藏的地方。

    不,等一下,其实就算我不躲起来也行吧?

    只要让其他魔物没办法袭击我就行了吧?

    既然如此,那我想到一个好地方了。

    我迅速前往那个地方,沿著墙壁一直爬到天花板。

    哇塞。好高。吓死人了。这样我有办法放心睡觉吗?

    不过,目前为止我还不曾在这一带看过会爬墙或是飞行的魔物。

    啊,田螺虫算是例外啦。

    自从来到这个宽广地区后,我就不曾见过蜜蜂了,如果在天花板和墙壁之间建造简易版的家睡在里面,应该会很安全。

    事情就是这样,赶快来动手筑巢吧。

    呜哇……真的好高。地上一百公尺,差不多有几层楼高啊?

    摔下去必死无疑。

    不过我有保命绳,应该不会摔下去,但这样毫无保护地筑巢还是很可怕。恐惧抗性还不快点给我工作!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恐惧抗性LV5〉升级为〈恐惧抗性LV6〉。》

    对不起,我不该摆架子的。

    拜托不要在这种绝妙的时间点吐槽我啦。啊……吓死我了。

    我先把外围骨架做好。

    嗯……可是这样看起来有点显眼耶。

    要是被地龙的吐息攻击之类的远距离攻击打中,不就完蛋了吗?

    果然还是该隐藏一下。

    能不能利用地上的岩石呢?

    我暂时回到地面上,随便找了块岩石。嗯……这样好像太大了。

    这个有办法稍微加工一下吗?不知道斩击丝能不能把岩石切开。

    我把丝绑在岩石上,发动斩击丝,然后使劲一拉。嗯……虽然稍微切开了点,但好像还是不行。

    要是把丝当成线锯来用不知道行不行?喔,虽然速度不快,但是有一点一点锯开了。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斩击丝LV3〉升级为〈斩击丝LV4〉。》

    拜技能等级在锯石头的过程中提升所赐,工作效率提升了不少。

    很好,切割成薄片的岩石完成了。

    我要把这些岩石黏在巢的表面,作为伪装。

    我把丝牢牢绑在岩石上。

    然后带著丝爬到位于地上一百公尺的巢。

    很好,再来只要把丝拉上来就行了。

    哼!好……好重!呜呜呜呜呜……我要运用体重。嘿呀!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强力LV2〉升级为〈强力LV3〉。》

    强力的技能等级在途中提升了。虽然有提升,但还是好重。

    爆发力和持久力也消耗得很凶啊!好难受!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取得技能〈爆发LV1〉。》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取得技能〈持久LV1〉。》

    我好像得到新技能了,不过我现在没时间确认!

    喝啊,我拉!

    哈……呼……哈……

    我总算成功把岩石拉上来了。

    呜哇,仔细一看,过食技能额外储存的体力已经用完,计量表开始减少了。

    唉……难怪我会觉得那么辛苦。

    咦?奇怪,我明明是想找个能轻松放心睡觉的方法,为什么会做这种粗重的体力劳动啊?

    嗯……?算了,想太多就输了。嗯。

    我的辛苦没有白费,黏在巢上的岩石完美地把我隐藏起来了。

    再来只要顺手把床做好……

    完成啦!

    喔喔,舒服舒服。

    啊~躺在丝里就是让人安心。这就是我要的。果然没有这个床,我就没办法放心睡觉。

    啊,还得在睡前确认新技能的效果才行。

    〈爆发:技能等级的数值会变成SP(爆发)的加成〉

    〈持久:技能等级的数值会变成SP(持久)的加成〉

    啊……是SP版的强力和坚固嘛。

    我原本只有40点的两种SP都提升到41点了。因为体力很重要,所以这对我助益很大。

    很好,既然已经确认过技能,搬完岩石的我也累了,那就睡觉吧!

    感觉可以久违地睡个好觉,我要尽情地睡个过瘾。

    事情就是这样,晚安喽。

    啊……睡饱了。嗯,睡得好满足。

    不过,这是怎么回事?

    我明明还打算多睡一段时间,为什么会突然醒来?

    嗯……?我怎么觉得全身汗毛直竖,感觉有点不妙。

    我从岩石之间偷偷探头看向下方。

    〈巨口猿 LV6 能力值鉴定失败〉

    〈巨口猿 LV3 能力值鉴定失败〉

    〈巨口猿 LV8

    能力值 HP:165/168(绿) MP:38/38(蓝)能力值

    SP:127/127(黄):109/118(红)

    能力值鉴定失败〉

    〈巨口猿 LV5 能力值鉴定失败〉……

    一大群猿猴在下方布阵,随便一算也至少超过五十只。

    咦?骗人的吧?

    那些家伙确实有发现我在这里。

    为什么!

    我的岩石伪装应该很完美才对。我也从外面确认过了,所以非常肯定。

    乍看之下,应该只像是稍微凸出来一点的墙壁啊。

    到底为什么会被发现?

    我能想到的原因,就是之前被我击败的同种类猿猴。

    难道那家伙做了什么吗?例如留下特殊的气味?我想不到原因。

    不过,现实是猿猴们已经准备好要对付我了。

    它们好像随时都会沿著墙壁爬上来一样。不对,它们已经开始爬了。

    呜哇,糟糕了!

    就算是猿猴,攀爬垂直的墙壁好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以至于它们攀爬的速度相当缓慢。

    看样子,它们得花上几分钟才能爬到这里。

    我也得在这段期间采取某些行动才行。

    这种时候的最佳选择应该是沿著天花板逃跑吧。

    想也知道我不可能有办法跟那么多猿猴正面对决。

    好,既然已经决定,那就赶快逃跑吧。

    咦?天花板的颜色在途中改变了耶。不会吧!有够滑耶!

    丝也几乎黏不上去!怎么会这样……

    在距离墙壁一两公尺左右的地方,天花板的岩质就改变了。

    别说是我的脚,就连黏性设到最高的丝都几乎黏不上这种光滑的岩石。

    看样子是没办法沿著天花板逃跑了。

    既然如此,就只能沿著墙壁往旁边逃跑。

    虽然我觉得那些家伙八成会追过来,但这种时候就要比毅力了。

    好,走吧……锵!呜喔!怎么回事!石头!

    呜哇……那些家伙居然朝我丢石头!

    话说,这里离地面明明就很远,它们居然有办法丢到!

    呜哇,又丢过来了!

    我赶紧躲到岩石后方。我原本所在的位置在下一瞬间被石头击中。

    果然是从地上直接丢到这里的石头,看起来不是很有威力。

    不过,要是在垂直爬在墙壁上的状态下被击中,我多半会被击落。

    从它们有办法准确丢中我原本位置的情况看来,它们应该拥有投掷或是命中,也可能同时拥有这两个技能。

    一股寒意窜上背脊。

    看来是逃不掉了。我该怎么办?不,剩下的路只有一条。我只能选择迎战。

    虽说只是简易版,但幸好我还有家这个武器。

    我只能在那些猿猴抵达之前,尽可能强化这项武器准备迎击了。

    即使同样都是爬在墙壁上战斗,但这次和对付蜜蜂那时不同,对方也没有地利。

    而我拥有简易版的家,能够把家当成踏脚处和要塞来用,反倒是占据了地利。

    看来只能硬拚了。

    我先洒出一大堆丝,然后用操丝术黏在墙壁上。

    虽然很单纯,但这样应该会让墙壁变得难爬才对。

    因为还要一边闪躲敌人丢过来的石头,所以工作进度相当缓慢。

    当我做著这些事时,爬上来的第一批猿猴已经爬到墙壁中间的地方了。

    糟糕。猿猴爬墙的速度比我预期中还要快。

    就凭我刚才撒出去的丝,还不足以阻挡所有猿猴。

    我该怎么办?

    真是的……有什么东西能够让我攻击对方?

    我已经有投掷和命中这两个技能了,只要有能够丢出去的东西就行了……

    啊,虽然不能丢,但我有可以往下滴的东西啊!

    我从岩石之间探头出来,发动毒合成这个技能。

    我合成的当然不是弱毒,而是我在至今为止的蜘蛛生涯中锻炼出来的强力毒素──蜘蛛毒。

    出现在我眼前的蜘蛛毒水球被重力拉向下方。

    爬在墙壁上的猿猴没办法闪躲水球。

    水球漂亮地命中脸部,猿猴一边痛苦挣扎,一边摔向地面。

    这招行得通!

    我迅速确认消耗的MP。消耗的MP只有1。也就是说,我最多可以射出四十发毒水球。如果考虑到使用操丝术的消耗量,大概可以发射二十五发左右吧。

    如果每一发都能命中,就能击败将近半数的猿猴!

    我立刻丢下第二发毒水球。这一击也成功命中,猿猴往下摔落。

    继续攻击吧。这种情况下,就是要趁能击落敌人时尽量击落。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毒合成LV1〉升级为〈毒合成LV2〉。》

    技能等级提升了,但还是晚点再确认吧。

    反正新增的毒也不会比蜘蛛毒更强。

    我成功击落不少猿猴,可是猿猴也开始采取对策了。

    它们开始横向移动,躲避到巢的正下方附近。

    趁著它们还没完全移动到巢底下之前,我尽可能地丢下毒水球。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命中LV2〉升级为〈命中LV3〉。》

    很好。猿猴很顺利地一只接著一只被击落。

    不过,还是有不少猿猴成功躲到巢底下。

    看来不能继续使用滴毒液这招了。

    因为MP的残量也所剩不多,说不定是时候就此打住。

    我往躲到巢底下的猿猴前进的方向射出丝。

    这场战斗才刚要开始而已。

    猿猴在墙壁上攀爬。

    我利用操丝术把黏性丝黏到猿猴前进方向的墙壁上。

    糟了。MP的剩余量让人有些担心,或许我用太多MP在毒合成上了。

    要是真的用尽MP,就只能不靠操丝术继续奋战了。

    因为石头飞了过来,我迅速躲到岩石后方。

    留在地上的猿猴不断朝著我丢石头。

    虽然就算被击中也不会造成致命伤,但这些攻击实在很烦人。

    打前锋的猿猴闯进我黏好的黏性丝区域。

    被黏性丝黏住的猿猴们当然停下了动作。

    如果前锋就这样动弹不得,后面的家伙就会被挡住,让我争取到一些时间……什么!

    那些家伙居然把同伴的身体当作垫脚石继续爬上来!

    虽然黏性丝区域还有一大段,看样子会比我预料的还要早被突破!

    可恶!现在不是能保留战力的时候了!

    我朝向聚集了好几只猿猴的地方丢出投网。

    然后放著被投网抓住的猿猴不管。

    它们越是挣扎,黏性丝就会缠得越死,让它们更加动弹不得。

    如果在敌人前进的方向上有这些被抓住的猿猴,应该能成为不错的障碍物。

    对于被丝抓住的猿猴,我基本上都是选择放著不管。

    因为根据这些猿猴的能力值,我判断那些家伙没办法挣脱我的丝。

    这次我并没有使用斩击丝。

    我要采用最确实的战法,用黏性丝封住所有猿猴的行动。

    之后再来慢慢解决它们就行。

    我丢出第二发投网,又有几只猿猴被抓住了。

    正当我打算丢出第三发时,一颗石头朝我飞了过来。我连忙躲开。

    可恶,敌人掩护同伴的时机抓得真好。

    而且猿猴们似乎在提防我的投网,还开始往左右两侧散开,避免被我一网打尽。这样就算我使用投网,也只能抓到一两只猿猴。

    这些家伙跟之前的魔物不一样,脑袋很聪明!

    既然这么聪明,就快点发现我这猎物根本不值得你们这样大动干戈啊!

    就算干掉这么小只的蜘蛛,你们也什么都得不到不是吗?

    不过,猿猴们身上散发出无论如何都要击败我的气势,朝著我不断逼近。

    不要这样嘛,这么热情很恐怖耶。拜托你们把这种热情用在其他地方啦。比如说○○○(消音)之类的。

    因为猿猴们往左右两侧散开,我不得不把丝撒得到处都是。

    操丝术能省就省。要是在这种状况下用尽MP,情况就变得相当危险。

    为什么我不选择躲在简易版的家里呢?那是因为这里是离地上一百公尺的高空。

    我的丝确实很厉害,但绝对不是所向无敌。不但怕火,还曾经被地龙轻易轰飞。

    虽然拥有强大的防御力,但若受到更强大的力量攻击,也还是会被突破。

    我不认为猿猴有那种力量。

    如果是在地上,我毫无疑问会选择死守,不过这里可不是地上。

    万一猿猴攻击简易版的家,身体被网子缠住的话……

    猿猴的体重当然就会变成一种负担。

    万一有好几只猿猴被网子缠住,而简易版的家承受不住这些负担……

    简易版的家没有地基,单纯是用黏性黏在天花板和墙壁之间而已。

    虽然足以支撑我和岩石的重量,但我不知道它到底能够承受多少重量。

    我也想过利用继续扩建来增加稳定性的策略,但最后还是选择了不让猿猴接近的策略。毕竟就算继续扩建,也只是增加巢能够负荷的重量。

    即使如此,或许我应该先考虑一下猿猴的数量。

    我早该在一开始时就想到这个问题。

    为什么这么说?当然是因为猿猴的数量一直没有减少啊!

    我原本以为是被毒液击落的家伙没摔死,但墙壁正下方确实有一堆疑似摔死的猿猴尸体。

    它们也不像是死而复生。

    事情很简单,就只是猿猴的数量变得比开始时还要多了。

    也就是所谓的援军。哈哈哈,不知那些家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刚开始时明明只有五十只左右,但现在至少超过原本的一倍;而且还在继续增加。看不到终点的马拉松实在太恐怖了。

    我该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不光是MP,就连红色计量表都快要见底了。

    毕竟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吐丝。

    体力用尽就完蛋了,因为我会再也无法吐丝。

    无论如何都必须避免这样的情况发生。

    我举起蜘蛛流星锤。

    目标是距离这里最近的猿猴。

    我使劲一丢。打中了。

    很好,就这样靠著黏性把它硬拉上来。

    我迅速用丝捆住想要挣扎的猿猴,然后赏它一发毒牙。

    我在这个过程中被石头丢中。

    好痛!可是HP只减少了5点。

    如我所料,从地上到这里的距离太远,丢过来的石头不会有太大的威力。

    虽然很痛,但我靠著痛觉减轻和疼痛无效的效果硬是撑了过去。

    我用毒牙了结猿猴的生命。

    然后直接吃掉!

    速度是这项工作的关键,我得快点解决这件事,回到战场上才行。

    猿猴们还在跟黏性丝苦战。虽然它们大多都被丝黏得无法动弹,但被黏住的猿猴身体也慢慢化一条通道,踏实地朝我这边逼近。

    体力恢复之后,我又故技重施了一次。不过,还是把这当成是最后一次会比较好。

    所以我要尽快把这家伙吃个精光,把它的一切全都化为我的食粮!

    呼啊!我吃完了!

    总觉得猿猴们的杀气变得更强烈……管他的!

    只有我能吃你们!谁要被你们这些家伙吃掉啊!

    我拚命地把丝撒到周围。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集中LV2〉升级为〈集中LV3〉。》

    因为我的精神相当集中,集中的技能等级提升了。

    这种事现在不重要,我真的开始没有余力了。

    在我的下方,全身是丝的猿猴们堆成了一团。

    但猿猴的数量还是没有减少,反倒是依然不断增加。

    虽然无法行动的猿猴也变多了,但援军的数量还要更多。

    彷佛这个地区里的猿猴全都聚集过来了一样。

    MP也只剩下2点。

    我不知道当MP完全归零时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所以我不能再使用MP;操丝术已经完全无法使用了。

    不过这件事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因为猿猴的前锋已经逼近眼前了。

    敌人来到不需要使用操丝术的距离。

    我吐出丝,又一只猿猴被丝缠住身体。

    而且那家伙还做出令人难以置信的行动。

    它跳下去了。

    猿猴随著沉重的声响重重摔在地上。从这种高度跳下去,就算是魔物也不可能活命。

    猿猴们将把自己摔死和因动弹不得而挡住同伴的路这两件事放在天秤上衡量,最后选择了死亡。

    太夸张了。

    它们违背常理的异常行为,让我不寒而栗。

    如果继续迎击,猿猴们说不定迟早会放弃──我一直怀著这种淡淡的期待,但这个期待被彻底粉碎了。在杀了我之前,猿猴们绝对不会停手。这场战斗只有两种结局,不是我杀光猿猴,就是猿猴们把我杀掉。

    石头朝我飞了过来,可是我已经不再闪躲,根本无暇闪躲。

    石头砸中我的身体,HP减少了。尽管如此,我还是靠著痛觉减轻和疼痛无效的效果无视攻击。

    减少的HP就交给技能去自动恢复吧。

    就连被石头砸中的瞬间,我也继续把丝撒向周围。

    如果我不这么做,就没办法度过这个难关。

    在我心中的某处存在著看轻猿猴们的想法,认为它们比起地龙根本不算什么。

    的确,如果跟地龙比的话,绝大多数的敌人都不算什么。

    不过,这并不表示我可以轻视这些敌人。

    我真是个笨蛋。难道我忘记自己有多么弱小了吗?跟弱小的我相比,周围的敌人可以说全部都是强敌。我怎么会觉得自己在对付一群小喽啰?

    而且即使面对我这个远远逊于自己的敌人,对方还是怀著不惜一死的决心拚命攻击。

    比我强大的魔物都已经赌上性命了,我怎么可能轻松度过这个难关。

    事到如今,我也必须下定决心,拚命迎战了。

    石头再次丢中我的身体。

    一瞬间,真的只有一瞬间,我被那股冲击吓到了。

    其中一只猿猴终于趁机抓住我的脚。

    尽管大半身体都被丝缠住,它依然用唯一还能活动的右手抓住了我。

    我的脚发出让人感觉不太舒服的刺耳声音。

    我忍著脚随时都会被握碎的疼痛,将毒牙刺进抓住我的脚的手。

    猿猴用尽力气和我的脚被从中扯断这两件事,几乎是在同时发生。

    好痛,超级痛,即使拥有痛觉减轻的效果也还是很痛。

    不晓得HP自动恢复这个技能能不能修复缺损的肢体?还是说,要等到等级提升后才能恢复呢?

    不过,现在可不是担心失去的脚的时候。

    刚才的攻击让敌人争取到不少时间。

    马上就有别只猿猴爬上来。

    我吐出丝。心里有些焦急,因为剩下的体力又减少了。

    以身体承受丝的猿猴就这样坠入虚空之中。

    我没有确认它的下场,立刻继续吐丝。

    《经验值达到一定程度。个体──小型蜘蛛怪从LV4升级为LV5。》

    《各项基础能力值上升。》

    《取得技能熟练度等级提升加成。》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集中LV3〉升级为〈集中LV4〉。》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命中LV3〉升级为〈命中LV4〉。》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坚固LV2〉升级为〈坚固LV3〉。》

    《取得技能点数。》

    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我迅速躲进简易版的家里面。

    这次升级的时机算是好,但也算不好。

    我要脱皮了。

    我著急地脱去旧皮,被扯断的脚也顺利复原了。脱掉旧皮后,我迅速回到战场上,就连脱皮时消耗的一点点时间,在这种状况下也很要命。

    如我所料,猿猴已经爬到简易版的家上。

    猿猴的威胁终于逼近到最终防卫线。

    等级提升让我即将耗尽的MP和SP完全恢复。

    不过,早已错过靠这样就能解决问题的时机。

    不,还有办法。

    我从简易版的家的边缘伸出脚。

    那只脚立刻被猿猴抓住,但是管他的!

    我碰触自己刚才到处乱撒,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巨大块状物体的丝。

    我灌注所有力量发动操丝术,让力量缓缓渗入丝中。

    随著技能等级的提升,我能操纵的丝的数量也增加了不少。

    虽然没办法完全操纵整个丝块,但是无所谓。

    因为丝的量太多,所以刚才恢复的MP再次以惊人的速度减少。

    然后,我被抓住的脚再次发出令人反感的声音。

    猿猴的手从外面伸了过来。

    我好不容易才避免让头被抓住,但身体被抓到了。

    猿猴毫不留情地使劲握住我的身体。

    HP开始急速减少,身上传来剧痛。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取得技能〈生命LV1〉。》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取得技能〈魔量LV1〉。》

    在听到天之声(暂定)的同时,丝的准备也完成了。

    我用尽剩下的力量操纵丝。在我的指示之下,丝从墙壁上剥落了。

    当然还带著黏在上面的猿猴。

    随著一声巨响,可说是另一道墙壁的丝块和猿猴们,就这样倒向留在地上的猿猴们。

    《经验值达到一定程度。个体──小型蜘蛛怪从LV5升级为LV6。》

    《各项基础能力值上升。》

    《取得技能熟练度等级提升加成。》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操丝术LV6〉升级为〈操丝术LV7〉。》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过食LV3〉升级为〈过食LV4〉。》

    《取得技能点数。》

    《经验值达到一定程度。个体──小型蜘蛛怪从LV6升级为LV7。》

    《各项基础能力值上升。》

    《取得技能熟练度等级提升加成。》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痛觉减轻LV5〉升级为〈痛觉减轻LV6〉。》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隐密LV5〉升级为〈隐密LV6〉。》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闪避LV1〉升级为〈闪避LV2〉。》

    《取得技能点数。》

    我成功地一口气杀掉大量猿猴。

    拜等级提升后的脱皮所赐,抓住我身体和脚的猿猴都放开手了。

    猿猴的手中抓著两张旧皮。

    超过大半的猿猴都随著丝块崩落而摔到地上,但抓住简易版的家的猿猴依然健在。

    话虽如此,它们的身体也早已被简易版的家的丝缠住。

    为了让它们无法动弹,我又多补了一些丝上去,然后用毒牙确实地逐一了结它们的性命。

    当我成功解决最后一只时,才总算是松了口气。

    虽然事情还没结束,我算是撑过一道难关了。

    我努力鞭策想要松懈的心。因为事情还没结束,猿猴还没全灭。

    在敌人全灭之前,绝对不能松懈下来。

    我立刻跑出简易版的家,察看下方的状况。

    我看到非常惊人的光景。

    那就是被丝抓住,动弹不得地摔在地上的猿猴尸体,以及被那些尸体压死的猿猴尸体。

    然后,在这幅凄惨的光景中,依然存在著尚未失去斗志的幸存猿猴。

    我立刻在墙上铺设新的丝。

    猿猴们还没有放弃。只要重整好态势,就会再次进攻。

    在此之前,我也得作好准备才行。

    猿猴们的援军再次出现。到底要来多少只啊……拜托放过我吧。

    然而在这些援军之中,有几个不该出现的家伙。

    〈鳄嘴猿 LV3 能力值鉴定失败〉

    〈鳄嘴猿 LV4 能力值鉴定失败〉

    〈鳄嘴猿 LV6 能力值鉴定失败〉

    它们有著一张状似巨大鳄嘴的嘴巴,嘴里露出无数颗有如锯齿般的凶恶尖牙。身长比起之前的猿猴大上一倍,体型也相当粗壮。那是一种奇形怪状的巨猿。

    那是我来到这个广阔区域后初次见到的魔物。

    猿猴的种族名称是巨口猿。早在看到它们相似的名称时,我就应该发现了。那种巨猿是猿猴的进化种。

    在猿猴的援军之中,出现了不该出现的魔物。

    缓缓现身的那些家伙一共有三只。

    以我看到的家伙中,它们的等级还算低,但既然敌人是上位魔物,就算等级低也不能小看。

    再说,就连猿猴在正面交战的情况下都算是强敌了,我想身为其进化种的巨猿也不可能弱到哪里去。

    巨猿光看其外表就很凶狠,我最好还是认为它们的实力比猿猴强上不只一个档次比较好。

    虽然肯定比不上地龙,但比猿猴还要强大的强敌一口气来了三只。

    这场战斗的难度又提高了。

    我只愣了一下。

    因为幸存的猿猴们展开行动,所以我的意识也被强制拉回现实。

    猿猴们避开倒下的丝块,往左右两侧大幅迂回,再次开始爬墙。

    从它们的动作看来,我知道它们相当提防我的丝。这些家伙真是难缠。

    我一边注意著巨猿,一边继续吐丝。

    巨猿还没展开行动。这表示它们不会积极配合猿猴们的攻势吗?

    若是这样就好了,但我可不能太过乐观,得一直提防它们的动向才行。

    猿猴们已经不再丢石头了。

    可能因为效果不大,也可能因为崩落的丝块太过碍事,让它们没办法把石头丢到我这边。

    它们似乎打算放弃投石攻击,专心爬墙,但对我来说这样反而更好。因为单纯的投石攻击其实很有效,不但会削减我的HP,还会妨碍我的行动,不会再有这种攻击当然是再好不过。

    就在这时,巨猿行动了。

    巨猿轻易地举起岩石。咦……岩石!

    虽然巨猿刚才举得很轻松,但黏在这个简易版的家上面的石片,不就是从那颗岩石上削下来的吗?

    那颗岩石应该是深深埋进地面才对,但还是被轻松拔出来了!

    就连被我削下来的薄片都重得不得了耶!

    咦?它想用那颗岩石做什么?等等,你把岩石举得那么高干嘛?不会吧!

    我连忙逃离简易版的家。

    下一瞬间,岩石就化为炮弹射进简易版的家。

    扬起的沙尘散去后,简易版的家已经被岩石彻底压扁了。

    骗人的吧?

    这力气太夸张了吧……要是挨了那种攻击,只要一发就死定了吧?

    幸好巨猿身旁已经没有大小刚好的岩石,不会再有那种夸张的炮弹飞过来。

    不过,简易版的家这个最终防卫线就这样被轻易破坏掉了。

    从现在开始,我将不得不在没有简易版的家的情况下战斗。

    这可不妙。

    虽然没办法仰赖简易版的家的防御力是一大问题,但失去踏脚处的问题最为严重。

    我先前之所以有办法迎战猿猴大军,是因为可以站在稳定的踏脚处上专心攻击。

    在失去踏脚处的现在,我很可能一个不小心就摔下去。

    因为我有把保命丝黏在天花板上,所以不会直接倒栽葱地摔落地面,但这依然会让我变得毫无防备。

    一旦露出那样的破绽,猿猴们绝对不会放过机会。

    我迅速做出决断。

    就算只是粗制滥造也行,我要用丝搭建踏脚处。

    虽然这段期间我将无法在其他地方设置丝,但要是猿猴们逼近就来不及搭建踏脚处了。

    如果不趁现在搭好踏脚处,我之后一定会后悔。

    很好!足以让我站立活动的踏脚处算是完成了!

    我要在这里迎击猿猴大军。防卫战的第二回合开打了。

    猿猴大军大举进逼。我不断往它们前进的方向上洒丝。

    情况就跟第一回合时一模一样。只不过,有一件事情改变了。

    那就是猿猴们已经理解我的丝的性质。

    它们明白只要被抓住就再也逃不掉。

    因此,在前面带头的猿猴故意大大地展开身体,然后才入侵有丝的地区。

    目的是用自己的身体黏住更广范围的丝,尽量减轻后方猿猴的负担。

    因此,墙壁上黏著好几只变成大字型的猿猴。

    而且它们还紧紧抓著墙壁,防止我把丝从墙壁上一口气扯下来。

    后方的猿猴们就在这样完成的猿猴道路上前进。

    在被我的丝缠住的瞬间,后方的猿猴也立刻选择往下一跳。

    这是一种不顾己身的疯狂舍身战法。

    尽管如此,它们还是找到了这般正确的对策,实在是令人佩服。

    真的很难缠。

    但不管它们采取什么对策,既然是建立在牺牲之上,那猿猴们越是前进,数量就会越少。

    自从巨猿出现之后,就不再有新的援军了。

    如果继续这样打下去,在成功抵达我这边之前,猿猴就会全灭。

    前提是巨猿不采取行动。

    我一直都在提防著巨猿。

    我得一边对付猿猴大军,一边对巨猿保持警戒才行。

    这个过程相当耗费精神。

    拜此所赐,集中的技能等级又提升了。

    然后,巨猿终于有动作了。

    先行动的是等级最低的家伙。

    它转身背对这里,并且开始走向后方。

    如果它能这样离开就好了,可惜世上不会有这么便宜的事。

    巨猿转身看向这里后就突然笔直冲了过来。

    不会吧!

    我的直觉告诉我现在的猜测即将成真,于是我立刻准备迎击。

    我的猜测果然成真了,巨猿靠著助跑跳过丝块。

    然后用它惊人的跳跃力,一口气跳向我这边。

    我在千钧一发之际,把临时准备好的投网丢向跳过来的巨猿。

    在空中避无可避的巨猿被投网轻易抓住。

    因为被投网抓住,巨猿前进的轨道稍微往下偏离了。

    它就这样狠狠撞上我正下方的墙壁。

    发出一声沉重的巨响后,巨猿就被丝缠住身体,黏在墙壁上动也不动了。

    即使处于这样的状态下,巨猿也马上就醒了过来,为了挣脱丝而开始挣扎。

    为了不让巨猿得逞,我一边继续把丝吐到它身上,一边用毒合成制造出蜘蛛毒,把毒液滴向它的大嘴巴。

    丝和毒液的双重攻击让巨猿痛苦挣扎。

    在对一发蜘蛛毒还毒不死巨猿这件事感到有些焦急的同时,我又合成了一发蜘蛛毒。

    毒液水球准确地落入巨猿的大嘴巴之中。

    《经验值达到一定程度。个体──小型蜘蛛怪从LV7升级为LV8。》

    《各项基础能力值上升。》

    《取得技能熟练度等级提升加成。》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视觉领域扩大LV1〉升级为〈视觉领域扩大LV2〉。》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酸抗性LV3〉升级为〈酸抗性LV4〉。》

    《取得技能点数。》

    等级提升这件事让我明白巨猿已经断气。

    我迅速脱掉旧皮,因为现在还不能放心。

    我转头看向朝我进攻的猿猴大军,却意外看见另一只巨猿。

    当我把注意力全放在刚才跳过来的巨猿身上时,这家伙趁机从猿猴们的进军路线爬上来了。

    好快!

    它刚才明明还在地上,现在居然已经爬到这里了。

    巨猿爬过之处的猿猴全都被毫不留情地压死。

    它就是靠著如此惊人的腿力和握力,在一瞬间爬到现在这个地方。

    我慌张地朝向巨猿吐丝。

    尽管在垂直的墙壁上攀爬,巨猿依然灵活避开了丝线。

    不过,它闪避的地方没有猿猴用身体铺成的通道。

    那里的墙壁上铺满了我的丝。

    巨猿被黏在墙上。

    虽然它立刻使劲挣扎,想要摆脱丝的束缚,但即使巨猿力大无穷,也没办法轻易扯掉我的丝。

    在丝被扯掉之前,墙壁已经开始发出危险的崩裂声了。

    当然,我不可能让它一直挣扎下去。

    我立刻朝向它的全身吐出追加的丝。

    这样应该可以撑上好一段时间。

    我立刻移回视线。

    既然第二只已经采取行动,那第三只肯定也一样。

    我的推测成真了。

    我马上就发现第三只巨猿。

    它正准备用那张血盆大口将我一口咬死。

    ──!

    现在可不是担心摔死的时候了。

    我想也不想就采取行动。

    我从踏脚处跳向空中。

    我没能完全避开,身体右侧的每一只脚和部分身体被咬碎了。

    HP一口气减少。

    在感到非比寻常的剧痛的同时,我的意识也开始模糊不清。

    不过,要是在这时候昏倒,我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我在空中迅速射出丝。

    黏在墙上的丝让我免于摔落地上。

    可是我的身体还是因为反作用力而重重撞向墙壁,有一瞬间差点失去意识。

    我咬紧牙关,拚命不让自己昏死过去。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取得技能〈晕眩抗性LV1〉。》

    因为新技能的影响,让我勉强成功保住意识。

    我将视线移向原本是踏脚处的上方。

    第三只巨猿破坏了踏脚处,却被变成踏脚处残骸的丝缠住身体。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不可能只做出普通的踏脚处。

    我还让踏脚处能在情况危急时直接变成陷阱。

    不过,我没想到踏脚处会被一击摧毁就是了。

    我往上移动。

    由于我只剩下半数的脚,只能靠著操丝术把自己的身体吊上去。

    我移动到还在挣扎乱动的巨猿头上。

    然后用操丝术控制住巨猿的身体,还让它张大嘴巴。

    我用毒合成制造出蜘蛛毒,把毒液灌进它嘴里。

    《经验值达到一定程度。个体──小型蜘蛛怪从LV8升级为LV9。》

    《各项基础能力值上升。》

    《取得技能熟练度等级提升加成。》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HP自动恢复LV2〉升级为〈HP自动恢复LV3〉。》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生命LV1〉升级为〈生命LV2〉。》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爆发LV1〉升级为〈爆发LV2〉。》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持久LV1〉升级为〈持久LV2〉。》

    《取得技能点数。》

    等级提升让我开始脱皮。

    呼。我还以为死定了呢。刚才的状况真的很危险。

    要是没能提升等级,我说不定真的会死。

    不过,到此为止了。

    由于第二只巨猿也差不多要摆脱丝的束缚,我又多追加了一些丝上去。

    因为好不容易完成的道路被巨猿踩坏,剩下的猿猴前进的距离并没有我想像得多。

    事实上,它们的联合作战已经被打乱,陷入一片混乱。

    不但不再丢石头过来,数量也减少许多。

    咦?就算不把它们全部杀掉,我好像也能逃得掉耶。

    不,都打到这个地步了,我不可能选择逃跑。

    要不然,我当初离家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我明明早已下定决心不再逃跑,这种时候又怎么能逃?

    最后一只猿猴在我眼前被丝缠住。

    它伸出的手,只差一点就能碰到我。

    但那只手也被丝缠住,完全无法行动。

    我环视周围。

    到处都是被丝缠住的猿猴。

    没有一只猿猴能自由行动。

    为了保险起见,我还眺望地面,把能看到的范围都大致看过一遍,不过都没有看见猿猴的援军。

    即使侧耳倾听,也听不见援军赶来的声音。

    我总算成功封锁所有猿猴的行动。

    虽然胜利的喜悦差点让我放松心情,但现在松懈还太早了。

    毕竟我只是让它们无法行动,还没有杀光它们。

    在我下方有数之不尽的被捕猿猴。

    其中还有一只体型特别大的巨猿。

    最后一只巨猿还在挣扎著想要扯断身上的丝。

    事实上,巨猿的力量也超过了丝能承受的限度。

    即使不至于马上断裂,但要是放著不管,那家伙迟早会成功挣脱。

    所以每当它快要挣脱时,我就会重新用丝把它捆起来。

    我刚才就是这样一边迎战猿猴大军,一边持续捆绑巨猿。

    这件事比我想像得还要辛苦。

    还好我没在击败两只巨猿时就松懈下来。

    由于控制巨猿行动这件事比我想的还要费力,我的MP和SP都快要耗尽了。

    我之所以没有先解决巨猿,而是放它继续活下去,单纯只是因为没时间给它最后一击罢了。

    在猿猴大军不断进逼的情况下,我根本没时间解决巨猿。

    一方面也是因为巨猿的所在位置正好在猿猴的进军路线上。

    如果想要解决巨猿,我就势必得主动接近猿猴大军。

    我当然不可能做这种跟自杀没两样的事。

    最让我担心的一件事,就是不知道那些猿猴会不会帮忙解开巨猿身上的丝。

    如果有猿猴的帮助,凭巨猿的力量,说不定有办法挣脱我的丝,而我对此相当担心。

    不过猿猴们并没有那么做。

    不知为何,那些重视效率到甚至不惜一死的地步的猿猴,并没有采用帮助巨猿这个当时效果最好的战法。

    这让我松了一口气,但猿猴的行动原理依然是个谜题。

    不过,若要讨论这件事,其实这次的袭击行动本身就很莫名其妙。

    总不可能只是为了吃掉我就如此大费周章吧?总之,我不明白它们袭击我的理由。

    我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就是之前曾经有一只猿猴被我反过来击败。如果说它们只因为这样就做到这个地步,又让人难以置信……

    嗯,就算再怎么想也没用,反正我也不可能理解魔物的想法。

    总之,还是先解决掉巨猿吧。

    我实在没有勇气直接咬那种危险生物。

    因为这个缘故,我跟解决之前那两只巨猿时一样,在它头上用毒合成制造出蜘蛛毒,然后把毒液灌进它口中。

    在吞下两发毒液后,巨猿就动也不动了。

    由于最大的威胁总算消失,我用毒牙一只一只确实地解决掉剩下的猿猴。

    使用毒牙也会稍微消耗SP,不过我至今为止从来不曾在意过这件事。

    因为使用毒牙的成本很低,而且我以前从未遇过SP耗尽的状况。

    可是猿猴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就算是成本低廉的毒牙,使用太多次也还是会用尽。

    逼不得已,我只好在途中吃掉猿猴,恢复体力。

    也许是为了做垂死的抵抗,只要我一接近,动弹不得的猿猴们就会发出威吓。

    虽然威吓声中似乎夹杂著些许畏惧,但我可管不了那么多。

    既然你们这些家伙敢主动开战要我的命,就该作好自己也会被杀的心理准备。

    不要等到自己要被杀时才哭著求饶。

    基于这个理由,我毫不在意地解决它们。

    《满足条件。取得称号〈无情〉。》

    《基于称号〈无情〉的效果,取得技能〈外道魔法LV1〉、〈外道抗性LV1〉。》

    《〈外道魔法LV1〉被整合为〈外道魔法LV2〉。》

    我好像得到称号了,而且又是个感觉有些危险的称号。

    这已经是第二个附带外道魔法的称号了。

    我只能对此表达遗憾。

    我才不是什么邪魔歪道(注:此处的原文是「外道」。外道是佛教术语,意指佛法之外的宗教。在日文中有邪魔歪道的意思)!我是说真的!

    总之,还是晚点再来确认新技能的效果吧。

    因为刚才战斗时,我的等级好像提升了好几级,还得到了一堆新技能,所以等到之后有时间时再来全部一次确认会比较好。

    《经验值达到一定程度。个体──小型蜘蛛怪从LV9升级为LV10。》

    《各项基础能力值上升。》

    《取得技能熟练度等级提升加成。》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毒合成LV2〉升级为〈毒合成LV3〉。》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投掷LV2〉升级为〈投掷LV3〉。》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魔量LV1〉升级为〈魔量LV2〉。》

    《取得技能点数。》

    《满足条件。个体──小型蜘蛛怪可以进化了。》

    在机械性地解决猿猴的过程中,我的等级提升了。

    这样啊,原来我已经升到等级10了……也太快了吧!

    虽然我记得在战斗的过程中,我确实提升了好几级,没想到居然已经能够再次进化。

    《有几种能够进化的上级种族。请从下列种族中选择一种。

    •蜘蛛怪

    •小型毒蜘蛛怪》

    嗯?

    虽然我知道会有名字里没有「小型」的「蜘蛛怪」这个选项,但「小型毒蜘蛛怪」又是怎么回事?

    既然名字里多了「毒」这个字,难道是指擅长用毒的意思吗?

    算了,这个问题之后再想。

    我可不能在这种无法放心的状态下进化。

    必须赶快把猿猴全部收拾掉才行。

    《满足条件。取得称号〈魔物屠夫〉。》

    《基于称号〈魔物屠夫〉的效果,取得技能〈刚力LV1〉、「坚牢LV1〉。》

    《〈强力LV3〉被整合为〈刚力LV1〉。》

    《〈坚固LV3〉被整合为〈坚牢LV1〉。》

    嗯?又是称号?

    而且又是可怕的称号。

    是魔物杀手的高级版吗?

    强力和坚固被整合到其他技能里了?

    看来之后得记得确认才行。

    在此之后,我面不改色地把猿猴大军处理掉。

    我用毒牙咬个不停,只会偶尔停下来吃顿饭,或是加强一下猿猴身上的丝。

    然后,我成功地把除了我之外的一切生命从这里排除掉。

    我赢了。

    这次真的结束了。

    力量从我身上迅速流失。不过,有某种比疲劳感更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成功活下来啦!万岁!

    知道厉害了吧!我还活著!我还活著喔!

    在被地龙轰飞,不得不落荒而逃时,我的心中满是畏惧。

    不过在感到畏惧的同时,心中也有些许不甘。

    当我被迫逃离上层的家时,曾经立下誓言。

    那就是我要活得有尊严。

    但我一直没能遵守这个誓言。

    不要说什么尊严了,我甚至只能为了活下去而不断逃跑。

    我认为自己的判断没错,要不然我现在肯定早已没命。

    不过,就算我的判断没错,但我舍弃尊严不断逃命也是事实。

    我只能一直逃跑,不断畏惧,不停懊悔。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没有选择逃跑,在这场战斗中成功幸存了下来。

    这一方面当然也是因为我无路可逃。

    不过,我在没有逃跑的情况下战胜了。

    自从来到这个下层后,我还是第一次得到货真价实的胜利。

    这让我无比开心。

    总觉得现在的我,不管遇上什么敌人都能战胜。

    哇哈哈哈!

    不管是勇者还是魔王,全都给我放马过来吧!

    啊……可是地龙还是算了吧。

    我再次感受著心中的喜悦。

    我活下来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