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一卷S2转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亚纳雷德王国中有一位名叫修雷因•萨刚•亚纳雷德的少年。

    从名字便可得知,他是王室的一员。

    他是侧室的孩子,一出生便是第四王子。

    这名少年保有前世的记忆。

    他前世的名字是山田俊辅。

    也就是我本人。

    我前世最后的记忆,就断在那一堂古文课。

    当时,我在教室上方看到空间的裂缝,然后就不记得后来发生的事了。

    空间裂缝这种东西通常不会出现在地球上。

    那道裂缝八成就是我的死因了吧。

    然后,我不知为何在拥有前世记忆的情况下转生了。

    转生到这个有著技能和等级的概念,有如游戏般的世界。

    这个世界有能力值这种东西。

    这种东西存在于现实而非游戏中的话会是什么情况?虽然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我现在已经不想了。

    因为这里就是这样的世界。我发现这样想会比较轻松。

    反正越是锻炼就会变得越强,而且这个不断变强的过程还挺有趣的。

    不过,这个世界也有不方便的地方。

    那就是没办法看到能力值。这个世界明明就有能力值这个概念,但是要查看能力值却必须满足严苛的条件。

    有一种技能叫作鉴定。

    虽然可以利用这种技能查看能力值,但拥有这种技能的人非常少。

    因为如果要取得鉴定技能,就必须跟地球上的鉴定师一样,具备判断物品价值的高深学养,以及看穿该物品到底是由何种物质组成的观察力,而这些都是外行人不可能具备的珍贵能力。

    除此之外,就算成功取得这个技能,想要提升技能等级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这也是拥有鉴定技能的人很少的原因之一。

    其实,如果只是要取得技能,只需要支付技能点数就行了。

    虽然不难取得技能,但取得后的升级才是真正的难题。

    如果要提升鉴定的技能等级,只需要发动鉴定就行了。

    每次发动鉴定都会提升熟练度,而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就能提升等级。

    不过,这个发动鉴定的动作存在著不小的问题。

    就算发动鉴定,也不会消耗魔力和体力。

    那不是要发动几次都行吗?其实不然。

    其中有个大问题,那就是只要发动鉴定,就会感到头痛和醉意。

    虽然严重程度存在著个人差异,但症状严重的人,光是发动一次鉴定就有可能晕倒;就算是具备这方面才能的人,似乎也没办法同时鉴定两个以上的东西。

    因为光是发动一次就得付出这么惨痛的代价,所以不断发动鉴定提升熟练度,简直就是一项难以言喻的苦行。

    而且这个鉴定技能还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在等级够高之前,根本派不上用场。

    正因为如此,想要取得鉴定技能的人并不多。

    顶多就是代代都以鉴定师为业的家族继承人会这么做吧。

    那到底该如何确认能力值呢?这时就该轮到鉴定石出场了。

    鉴定石是以特殊工法制作而成的魔法道具,只要持有这项道具,就能暂时使用鉴定技能。

    可以使用的鉴定技能等级会因应该鉴定石的品质而异,而王室拥有的等级10鉴定石,全世界也只有几颗。

    当然,如果要使用这颗鉴定石,就必须取得特殊的许可,基本上只有与王室亲近的大贵族等人才能使用。

    我也是王室的一员,拥有使用的资格,但也并非能够随便拿来乱玩。

    虽然我好几次向侍女安娜提出想要使用鉴定石的要求,但没有达到一定年龄,似乎就没办法得到许可。

    据说初次鉴定能力值是一件人生大事,身为贵族的人必须正式召开典礼,在庄严的气氛之中执行鉴定仪式。

    而我也得参加这样的典礼。

    除了鉴定能力值之外,这种典礼同时也是那名孩子的展示会。

    在众人的注视之下揭露鉴定结果,让大人们对那名孩子做出评价。

    虽然我拥有这年纪的孩子不该有的强大技能,所以这点不用担心,但要是能力值太低,最糟糕的情况可能被大人们放弃,让我有些害怕。

    总之,我和跟我在同一时期出生的正室的女儿──我的妹妹苏都准备要在众人面前公开亮相了。

    我和苏换上参加典礼用的正式服装,反覆听著典礼流程的说明。

    现任国王──也就是我和苏的父亲也会出席典礼。

    除此之外,好像还有许多大人物会出席,所以我绝对不能在典礼上出糗,让王室蒙羞。

    即使是孩子,也是王室的一员。

    既然身为典礼的主角,就不得不肩负著王室的威信。

    对于原本只是一介小市民的我而言,这负担实在很沉重。

    但当我看到身旁妹妹威风堂堂的举止时,心中便涌出一股不得不为的焦躁感般的决心。

    「准备好了吗?」

    听到安娜最后的确认,我默默点了点头。

    「那……请往这边走。」

    被安娜在背后轻推一把后,我和苏并肩走过通往典礼会场的门。

    穿过门后,宽广的会场立刻映入眼帘。

    红色绒毯从门底下笔直延伸出去,在绒毯的尽头有一个台座,还有一位男性站在后面。

    一大群人站在墙边,静静注视著我们。

    在场众人都是上级贵族的一员。

    我和苏在绒毯上默默前进。

    我们为这一天受过训练,走路时威风堂堂。

    贵族们的视线集中在身上,但我试著尽量不去在意。

    最后,我们终于抵达台座前方。我和苏停下脚步,屈膝跪地。

    向台座后方的男子──也就是身为现任国王和我们父亲的梅杰斯•迪路亚•亚纳雷德下跪。

    「鉴定之仪即将开始。」

    国王充满威严的声音在会场内响起。

    虽说是自己父亲,我也只见过这人几次。

    也许是这样,比起亲生父亲,他感觉起来更像是亲戚中的大人物。

    因为这个缘故,我现在不是普通地紧张。

    虽然国王还在说话,但我几乎都没听进去。

    「好,修雷因•萨刚•亚纳雷德,你可以起身了。」

    「遵命。」

    我听从国王的呼唤站了起来。

    「开始鉴定吧。」

    我往前走了几步,站到台座前方的踏台上。

    因为要是没有踏台,凭我现在的身高还不足以构到台座。

    台座上嵌入了一块黑色石头。

    那颗石头就是鉴定石,不过比我想像的还小。

    大小差不多可以让大人一手掌握。

    在感到意外的同时,我把手摆在鉴定石上。

    我照著之前听到的说明,在心中默念「鉴定」。

    结果,没想到我的能力值马上就显示出来了。

    〈人族 LV1 姓名 修雷因•萨刚•亚纳雷德〉

    能力值 HP:35/35(绿) MP:348/348(蓝)

    SP:35/35(黄) :35/35(红)

    平均攻击能力:20(详细)平均防御能力:20(详细)

    平均魔法能力:314(详细)

    平均抵抗能力:299(详细)

    平均速度能力:20(详细)

    技能技能点数:100000 称号 无

    「魔力感知LV8」「魔力操作LV8」「魔鬪法LV6」「魔力附加LV5」

    「魔力击LV3」「MP恢复速度LV7」「MP消耗减轻LV2」

    「剑术才能LV3」

    「破坏强化LV2」「气鬪法LV2」「气力附加LV1」「集中LV5」

    「命中LV1」「闪避LV1」「视觉强化LV4」「听觉强化LV7」

    「嗅觉强化LV2」「味觉强化LV1」「触觉强化LV1」「生命LV5」

    「魔量LV8」「爆发LV5」「持久LV5」「强力LV5」

    「坚固LV5」「术师LV8」「护法LV7」「疾走LV5」

    「天之加护」「N%I=W」〉

    我看到能力值了。

    在此同时,挂在正面墙壁上的类似萤幕的东西也显示出我看到的能力值鉴定结果。这个萤幕跟鉴定石连结在一起,还能像这样把鉴定结果显示在大萤幕上。这个世界似乎没有个人资料这样的概念。

    虽然我的鉴定结果是以日文显示,但显示在萤幕上的鉴定结果却是以这里的文字显示。我本来还担心要是显示出日文的话该怎么办,难道是某种神秘力量造成这样的结果吗?

    现场出现一阵骚动。

    虽然国王出声叫众人安静,但喧嚣声依然没有停止。

    这表示我的能力值就是如此惊人吧。

    虽然我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了。

    我的魔法相关能力值非常高,这点安娜已经向我再三保证过。

    相较之下,肉体能力就只跟同年纪的孩子差不多。

    不,虽然我比起同年纪孩子,肉体能力已经算很高,却不像魔法相关能力那样夸张。

    因此才会出现这样极端的能力值。

    至于技能的部分,由于每当等级提升或取得技能时,俗称「神宣」的声音都会告诉我,所以我几乎都已经知道了。

    不过,有两个技能是连我都不知道的。

    那就是「天之加护」跟最后那个名称有如乱码的神秘技能。

    我很在意这两个技能,试著鉴定了一下。

    〈天之加护:被天之加护所守护。在各种状况下容易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N%I=W:无法鉴定〉

    这是怎么回事?

    天之加护很强大,简直就是作弊技能。

    只不过,既然技能说明中只说「容易得到」,就表示不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虽然这个技能很强大,但也不能过度相信。

    让我搞不懂的是另一个技能。

    不但名称莫名其妙,就连鉴定结果也莫名其妙。

    我完全搞不懂这是什么技能。

    就连最高级的鉴定石都只能出现这种结果这点,也同样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要是连这颗鉴定石都不行,就表示不可能进一步调查这个技能的功用了。

    真是莫名其妙。

    「那不是公爵千金的技能吗?」

    「是啊,是那位天才拥有的技能。」

    「可是,殿下也拥有跟公爵千金一样……不,是更加惊人的才能……」

    从刚才开始,我就不断地在贵族们交头接耳的讨论声中,听到公爵千金这个词汇。

    难不成还有人拥有跟我不相上下的能力值?

    我不认为除了苏之外,还有这样的家伙存在……

    「安静!」

    国王加大音量的斥喝声,总算让会场安静下来。

    国王将一张纸递给我。

    这张用魔道具印出的纸上,写著跟鉴定石连结在一起的魔道具上显示的鉴定结果。

    我恭敬地接过那张纸,然后行礼退向后方。

    这样我的鉴定之仪就结束了。

    接下来轮到苏了。

    不用说也知道,苏的鉴定结果几乎跟我完全一样,让会场再次出现一阵骚动。

    只不过,跟我不一样的是,苏没有天之加护和那个看似乱码的神秘技能。

    虽然这场鉴定典礼引起不小的骚动,但姑且算是顺利结束了。

    造成骚动的原因,不光是因为我和苏的能力值异常地高。

    我用强化后的听觉偷听贵族们的谈话得知,技能点数这种东西好像只能在等级提升后得到,而LV1就拥有十万点数的我似乎易于常人。

    这么说来,苏的技能点数确实是零。

    我想这八成是因为我是转生者。但令我在意的是,经常出现在众人话题中的「公爵千金」似乎也是一出生就拥有技能点数。

    总结贵族们的谈话后,我得知那位「公爵千金」似乎比我早几天举办鉴定之仪。

    结果鉴定出前所未有的出色能力值,以及不该有的技能点数。

    而且「公爵千金」好像也跟我一样,拥有那个名称变成乱码的技能。

    我心中浮现出一个推测。

    如果我的推测没错,那我无论如何都必须去见那位「公爵千金」。

    机会很快就来了。

    鉴定之仪结束后,我们在另一个会场举办了简单的宴会。

    在国王的带领下,我和苏在宴会会场中央迎接贵族的队伍。

    列队的贵族们都分别带著和我年纪相仿,或是年纪略长的孩子。

    换句话说,这里也是让年龄相近的贵族互相认识的社交场合。

    我就是在这里结识那位公爵千金。

    「初次见面。我是亚纳巴鲁多公爵家长女,名叫卡娜迪雅•赛莉•亚纳巴鲁多。」

    她是一位有著烈火般的赤红头发,倔强的容貌令人印象深刻的美少女。

    虽然光是外表的第一印象,就让我感受到她令人无法移开视线的存在感,但我的魔力感知技能还看穿了隐藏在她体内的惊人魔力。

    她的魔力跟我和苏几乎不相上下。

    说到亚纳巴鲁多公爵,在这个国家也是屈指可数的大贵族。

    不但拥有代代都担任国家要职的实绩,还继承了王室和勇者家系的尊贵血统。

    出生在公爵家的人都必须接受彻底的斯巴达式教育,练就足以成为国家栋梁的能力。

    尽管如此,眼前少女的魔力量也太不寻常了。

    她的魔力早已凌驾在身旁疑似她父亲的红发男子之上。

    「初次见面。我是修雷因•萨刚•亚纳雷德。『请多指教』。」

    我怀著某种确信,在最后说了一句日语。

    公爵千金在一瞬间睁大双眼,然后又迅速眯细。

    她的反应让我明白自己的推测没错。

    「父亲大人,我可以跟这女孩说一下话吗?」

    「嗯?」

    我的要求让国王犹豫了一下。

    我想也是,在第一个被带过来的公爵千金身后,还有许多带著孩子的贵族在排队等待。

    只不过,我绝对不能因此退缩。

    「不行吗?」

    「嗯嗯……」

    国王轮流看向我和公爵,以及在后面等待的贵族们,然后才说:

    「没问题。不要离开太久,说完话就赶快回来。」

    「明白。非常谢谢您。」

    我像个孩子般拉起公爵千金的手就跑。

    虽然身后的苏发出惊人的杀气,但我根本顾不得那么多。

    我离开会场,走进用来当作休息室的房间。

    由于贵族们有时候会需要离开宴会,找地方商量工作上的事情,所以会场附近都会准备这样的房间。

    这里的防音功能相当可靠,而且门前还有卫兵,所以安全无虞。

    「呼……到这里应该就行了。」

    我毫不隐瞒地用日语说话。

    「我原本还不敢相信,没想到王子陛下居然真的是转生者。」

    而且公爵千金也用日语说话了。

    「啊……糟糕,我好久不曾从别人口中听到日语,总觉得有点感动。」

    虽然倔强的感觉没变,但这位大小姐说话的口气还挺轻挑的。

    「对了,我有个问题,你知道平进高中这间学校吗?」

    我问的是自己以前就读的高中。

    「当然知道。果然是因为读同一间高中,我们才会一起转生到这个世界。」

    如我所料,这位大小姐似乎是跟我一样掉进教室里的那道神秘裂缝,转生到这个世界的同班同学。

    「我原本的名字是山田俊辅。你呢?」

    「噗哧!」

    我一说出自己原本的名字,公爵千金立刻喷笑出来。

    「哇哈哈哈哈哈!咿哈哈哈!原……原来你是俊喔?俊居然变成王子……呵呵……一点都不适合吧!」

    大小姐大声爆笑。

    这种似曾相似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明明对眼前这位大小姐完全没印象,但她的言行举止却跟我熟识的家伙一模一样。

    「难……难道……你是叶多吗?」

    「没错。」

    这次轮到我大声爆笑。

    没想到以前的损友兼游戏伙伴的那个叶多居然会变成千金大小姐。

    感觉就像是转生成完全相反的生物。

    「笑什么啦。别看我现在这样,我刚转生时可是无比沮丧耶。」

    「呃……不好意思。可是你刚才也有笑我,我们扯平了。」

    「也对。不过,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之前孤军奋战的时候还挺难受的。」

    「是啊,我也有同感。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我和叶多用拳头轻轻互击。

    在此同时,叶多的眼眶也流下泪水:

    「啊……咦?抱歉,我没打算……呜……哭的……呜呜……」

    叶多的啜泣声逐渐变大。

    我也在不知不觉间哭了出来。

    我想起刚转生那时的事。

    如果问我对前世还有没有留恋,我无法断言没有。何止是有,我留恋的事情简直多不胜数。

    我正逢青春年少之时,还想多跟朋友一起玩耍,也想终结年龄等于没女朋友日子的不光彩纪录。

    而且别说是父母,我居然比爷爷奶奶还要早死,这实在是太不孝了。

    想到再也见不到家人,心情就沮丧得无以复加。

    我也很在意自己死后的学校情况。

    我还记得那道裂缝爆开的那一瞬间。

    如果我因为那件事而死,那其他人又怎么样了?

    京也、叶多和坐在隔壁的长谷部都跟我一起丧命了吗?

    想到这里我就害怕。

    在那天早上之前,明明什么都一如往常,如今我已经再也见不到他们。

    从转生后直到今天,我一直对抗著几乎要压垮内心的巨大不安。

    毕竟是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突然变成婴儿,会感到不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而且我转生的国家不是日本。

    不但如此,还不是地球上的国家。这里根本不是地球,而是异世界。

    刚开始时,我连这件事都不晓得。

    不但听不懂其他人说的话,我也几乎不曾离开育婴室。

    因此,我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

    起初还以为这里是某个欧洲国家。

    不过在看到魔法的瞬间,我便明白并非如此。

    我第一次见到魔法,是在教会里的大人物为我施放祝福的时候。

    闪闪发亮的光芒包围住我,让我感到体内充满力量。

    我切身体会到魔法确实存在。

    魔法存在这个事实让我一开始相当兴奋。

    不过,随后我马上又感到不安。

    在魔法存在的这个世界,我真的有办法顺利过活吗?

    前世的我只是个平凡男生。

    即使如此,在日本生活时也没有遇到任何困难。

    然而不管怎么想,我在这个世界都是出生于上流阶级的家庭,不允许做个平凡的孩子。

    我有办法回应旁人的期待吗?想到这点我就不安。

    婴儿没办法自由活动身体这点也让我感到畏惧。

    那种不借助他人力量就活不下去的脆弱,更是加剧了这样的不安。

    万一养育我的人,现在突然弃我于不顾的话会怎么样?

    我肯定会无能为力地衰弱而死吧。

    更何况,负责养育我的人不是亲生父母,而是被请来的侍女。

    我不知道没有亲情联系的她们,什么时候会拋弃我。

    就连我在这个世界的亲生父母,对于拥有前世记忆的我而言都像是陌生人。

    搞不好亲生父母也跟我一样,认为我不同于一般的孩子,想要把我处理掉也说不定。

    脑袋里越是想著这样的妄想,我的精神就越是耗弱。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拚命学习语言。

    因为听不懂别人说的话,比我想像中还要可怕。

    我没想到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会是令人如此不安的事。

    我彷佛有种自己被孤立在世界之外的错觉。

    转生在异世界的不安,听不懂这里语言的不安,以及未来能否顺利过活的不安。

    从这些不安之中拯救了我的人,就是在我身旁安稳沉眠的妹妹。

    这位同父异母的幼小妹妹没有感到一丝不安。

    彷佛世上没有会令她不安的事物般,睡得安安稳稳。

    不过对婴儿而言,这才是理所当然吧。

    凡事都必须靠别人帮忙处理,一切都依赖整个世界的脆弱生命。

    婴儿原本就是这样的存在。

    我之所以感到如此不安,都是因为拥有前世的记忆。

    然后,我发现了。

    因为我拥有前世的记忆,至少在精神上还比妹妹更为成熟。

    然后这个妹妹看起来却这么幸福,那我到底有什么好烦恼?

    我是这女孩的哥哥。哥哥怎么能让妹妹看到自己丢脸的模样?既然为人兄长,不就应该让妹妹看到哥哥帅气的一面吗?

    虽然这的确只是死要面子……

    不过,在那之后我就不再烦恼了。这并不表示不安已经从我心里完全消失。

    但至少我想要保护这个弱小的妹妹。

    我学会这里的语言,从听来的对话声逐渐了解这个世界的事情。

    为了能够尽快活动,我鞭策著婴儿的身体不断乱动。

    拜此所赐,我比一般婴儿更早学会爬行。

    我就这样靠著对妹妹的虚荣心鼓起斗志。

    我想成为让妹妹引以为傲的哥哥。

    这就是我的原点。

    话虽如此,但我没想到这个妹妹是个不得了的天才。靠著模仿我的行为,没两下就变得跟我一样强悍了。

    叶多肯定也感受过和我一样,甚至是更为强烈的不安。

    毕竟原本是男孩的他转生成女孩了。

    除了我感受到的不安之外,还要加上变成女孩的不安。

    她肯定遭遇过我无法想像的困难吧。

    有过这样的经历后,居然还能跟原本以为再也见不到的朋友重逢。

    就算喜极而泣也是正常吧。

    我在不知不觉中伸出手,准备抱住哭个不停的叶多。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发出惊人巨响。

    「怎么了?」

    叶多惊慌失措。

    我有一瞬间也差点乱了手脚,但我知道站在门后的人是谁,所以马上就冷静下来。

    不,我在另一层意义上慌张了。

    再次发出巨响后,门就被轰飞到房间里面。

    靠著魔鬪法强化体能的苏就站在门外,摆出用拳头施展魔力击的架式。

    看到我和叶多后,苏的视线立刻锁定在叶多身上。

    「苏,快点住手啦!」

    要不是我赶紧挡在两人之间,苏的拳头就要把叶多轰飞出去了。

    「我绝对不会把哥哥交给你。」

    然后苏就这样抱住我小声低语。

    「你老妹好可怕……」

    叶多不小心说出日语。

    这一天,我与第一位同班同学重逢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