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一卷2房租零圆的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了,来筑巢吧。防犯对策万全的巢。

    我已经放弃逃出这个迷宫的想法。要是在这里随便乱晃,也只有被突然遭遇的强敌杀掉的未来在等待著我。不管是魔物还是人类,对现在的我而言都是强敌。就算写成「强敌」,也绝对不是念成「好敌手」或「朋友」,我面临到货真价实的生命危险。

    再说,从这里有人类出入这点看来,就算成功找到出口,我也可能无法出去。

    一旦被人发现,我就会被杀掉,而出口附近说不定就有人类的聚落。

    因为这个缘故,我决定要在这个迷宫里活下去。

    然后,为了在这里活下去,我必须搞定食衣住的问题。

    关于衣的部分,我不认为蜘蛛有这个需要。因为这里的温度还算舒适。

    问题在于食和住的部分。

    问题:蜘蛛的主食是什么?答案:其他昆虫。

    呜恶……我想也是。所谓的填饱肚子就是这么回事吧。

    而且,从我这种远大于地球上的蜘蛛的体型来看,捕食的对象应该也不限于昆虫。具体来说,大概就是其他魔物……虽然我不太愿意这么想,但人类可能也是……

    仔细想想,我的兄弟们才刚出生就开始同类相食,而疑似我父母的超大型蜘蛛也若无其事地享用自己的孩子,看来我所属的种族很有可能把所有生物都当成猎物。

    更何况,在这种洞窟里,我也没有其他选择。换句话说,如果要填饱肚子,我就只能猎食其他魔物。

    在这种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就算是再恶心的东西也得吃,要不然就只能饿死。

    我手边有一个勉强算得上食物的东西。

    那就是刚才找到的解体完毕的蜘蛛尸体。

    虽然牙齿和脚都已经被拿走,但身体的部分还留下不少。

    只要吃下这个鬼东西,我今天应该就不需要担心食物的问题了,但前提是吃得下去……

    突然要我生吞蜘蛛的难度果然太高了,更何况这家伙八成是我兄弟。

    不管是在外观上还是伦理上,都让我想要敬而远之。

    因为这个缘故,我决定先不吃这家伙。

    再说,就算吃下这家伙,也只能撑一段时间。

    考虑到我未来都得在这个迷宫中过活,就得找到能持续得到食物的手段。

    不过,如果要吃掉其他魔物,就一定要把魔物解决掉才行。

    老实说,我可没办法跟魔物战斗。

    我这个特长只有玩游戏的弱女子,根本不可能跟魔物玩真人快打。

    经过一番苦思后,我得到的结论就是筑巢。

    说到蜘蛛,第一个想到的当然是蜘蛛巢!

    蜘蛛能吐出具有独特黏性的蜘蛛丝来筑巢,并且捕捉猎物。

    只要能顺利筑巢,不光是吃的问题,就连住的问题也能一并解决。

    洞窟这样的地形也是一大利多。

    因为我能在各种地方布网。

    既然这么决定了,那就赶快来建设新家吧!

    我扛著兄弟的尸体,寻找人类不会接近的好地方。

    咦?你问我为什么要扛著这种东西?

    这是为了保险起见。因为要是遇到紧急情况,恐怕也由不得我挑三拣四。

    我找到一个T字路口,因为这里完全没有人类的脚印,所以我决定在这边筑巢。

    先从吐丝开始吧。我记得蜘蛛好像是从屁股吐丝吧?先来试试看再说。

    我才刚这么想,就发现屁股上已经有一条丝了。奇怪?我不记得自己有吐出这种东西啊。

    而且这条丝还一直延伸到远方。难不成我一直拖著这种东西走来走去?

    呜哇……丢脸死了!

    感觉像是没发现自己(哔──!)就已经(哔──!)了一样。

    先不管这条在不知不觉间吐出的丝了。

    筑巢大作战开始喽!

    我满意地看著铺好的网子。漂亮的蜘蛛网已经堵住洞窟的通道。

    嗯……这就是所谓的本能吗?开始筑巢后,身体就自己动了起来,在转眼之间铺好网子。

    不过,网子并非密不通风,而是预留了足以让我勉强钻过的空隙。

    你问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当然是为了确保逃脱路线啊。

    我的所在位置是T字路口。为了堵住这里,我在每一条通道上都铺了网子。

    但要是把路彻底堵死,就会让我无路可逃。

    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但说不定会出现有办法突破这些网子的强敌。

    因此,为了能在情况危急时顺利逃命,我才会刻意留下通道。

    我在三个方向的通道上都铺好网子,成功确保自己的安全,还准备好遇到危险时的退路。

    理想的茧居空间完成喽!我家真是太棒了。

    再来只要网子能定期抓到猎物,就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了。

    如果能满足这个条件,我甚至能一辈子窝在这里。

    太完美了!

    虽然我以前有去上学,却过著跟茧居族几乎没两样的生活。就算我到了学校,也不会跟任何人交谈,一回到家就拚命上网或是玩游戏。三餐不是泡面就是冷冻食品,偶尔也可能换成便利商店的便当。

    我家是双薪家庭,父母都很晚回家。就算他们回家,我们也不会碰面。大家都只会各自做好最低限度的家事。老实说,我们根本就是住在同一间房子里的陌生人。明明是自己父母,却连长相都想不起来,就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挺厉害的。

    就算是那样的父母,也会为我的死感到一丝悲伤吗?

    应该不会吧。不过少了我买卖股票的收入,说不定会让他们感到难过就是了。

    我经常靠著股票赚点小钱,当成房租交给父母。或许他们会因为那些钱感到难过吧。

    我跟家人之间的感情就是冷淡到这种地步。

    也许因为过著那样的生活,我十分厌倦跟别人沟通这件事。

    与其说是因为生活的缘故,倒不如说我的个性或许本就如此。

    因此我没有朋友这种东西,就连在网路游戏中聊天时,我也几乎不会发言。

    我在网路游戏中选用的角色,也有著同样不喜言词的形象。

    角色外表也是硬派的秃头大叔。他是个不说废话,用背影诉说一切的硬汉。

    能力值也是追求浪漫的高手点法,物理攻击力和速度全都点满,但其他能力一概不点。

    只要不被敌人的攻击击中就不会有问题!我把一切都赌在闪躲技巧上,靠著打带跑战术击败敌人。不过只要被打中一下就必死无疑!

    嗯……

    虽然见不到父母和学校同学是无所谓,但再也见不到那位秃头大叔让我有些寂寞。因为在没有课金的玩家之中,我是少数练到足以对抗课金玩家的高手,所以放弃这个玩到一半的角色,让我感到有些遗憾。

    没想到比起亲生父母,我居然更重视游戏里的角色,看来我这个人已经没救了。

    不过事实就是如此。我这人果真是废到极点了。

    而明知如此也不在乎,就是废人之所以是废人的原因。

    这种时候就该像个废人一样大声宣言。

    家里蹲万岁!呀呼!

    我用两只前脚拉著一条又白又细的丝。

    往外一拉,丝就跟著变长。

    当我力量放轻,丝就慢慢变回原本的长度。

    嗯。跟我想的一样,丝变得跟橡皮筋一样了。

    你问我在做什么?

    我在对丝做各种实验。

    因为如果想要在这里求生,这条蜘蛛丝可说是我的救命绳。

    只要想到这点,确认蜘蛛丝的性能就成了当务之急。

    我不断吐出蜘蛛丝,然后逐步尝试调整粗细、黏性、韧性和伸缩性。

    粗细的调整还算简单。

    虽然没办法让丝变细到肉眼看不见的地步,但可以变得跟头发差不多细。

    在这个昏暗的迷宫里,这种程度的细丝应该很难被看见了。

    只不过,我在之后的韧性实验中得知,一旦丝变得越细就越容易断裂。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照理来说,越细的东西本就越脆弱。

    反过来说,丝越粗就会越强韧。

    现在的我能吐出最粗的丝大约是直径两公分左右。大概跟一般绳索差不多粗吧?

    不过这只是直接吐丝时的极限,如果我想让丝加粗,还可以用把好几条丝捆在一起的方法增粗;虽然这样也比较费力就是了。

    老实说,我有点后悔做了黏性的实验。

    虽然我还以为蜘蛛丝都具备黏性,但其实也有完全没有黏性的丝。

    蜘蛛之所以不会被自己的丝黏住,都是因为活用了这种没有黏性的丝。我在靠著本能布网时理解了这个道理。

    虽然我为了更深入了解其中原理而做过实验,但结果就是全身都被网子缠住。

    呃……嗯。

    蜘蛛之所以必须分别使用有黏性的丝跟没黏性的丝,是因为有这个必要。要是不这么做,就会被自己的丝缠住。

    而我这个蠢蛋就被自己吐出的蜘蛛丝缠住了。

    我慌张了。事实上,要是一个弄不好,我就会死在自己设下的陷阱中,迎接蠢到不能再蠢的结局。

    我不可避免地学到一个教训,那就是如果从屁股吐出来的丝还连在屁股上,就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其性质。之后,我试著让已经切离屁股的丝改变性质,结果发现性质依然会有些许改变。真不愧是奇幻世界。

    我重新打起精神,确认丝的韧性。

    虽然我已经知道丝越细就越脆弱,丝越粗就越强韧,但可惜我还是不晓得丝能够承受多大的力量。

    你问我为什么?因为一旦把韧性设为最强,不管我再怎么用力都无法把丝切断。可怕的是,就算用牙齿咬,也没办法把丝咬断。

    一旦被这种丝缠住,绝对无法轻易挣脱。

    不过,如果是力量比我大的魔物,说不定可以把丝扯断,所以绝对不能过度自信。

    而最后的伸缩性实验的结果,就是现在在我手中抖动的丝。

    嗯。

    这种跟橡皮筋一样的丝看起来很好用。只要随便捆住石头之类的东西,就能当成简单的投石器来用。

    除此之外应该还有不少用途,运用范围相当广。

    实验结果让我相当满足。

    但我遇到一个无法忽视的问题。那就是吐出的丝越多,消耗的能量好像也会越多。

    换句话说,我现在肚子非常饿。

    也许是因为原本就空著肚子,我现在觉得自己饿到快死掉了。

    不可思议的是,虽然我完全不觉得口渴,但肚子饥饿的程度非比寻常。

    再这样下去我会饿死。

    总觉得在见到明天的太阳之前就会没命。不对,这里是洞窟,我无论如何都见不到太阳。

    为了避免饿死,我得吃点东西才行……但我手边只有为了保险起见而带来的那个……

    你要我吃那个?

    啊……可是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饿死。

    反正要在迷宫里生存,本来就只有生吃魔物这个选择。

    好。作好觉悟吧。

    虽然出生后第一次吃的东西就是兄弟的尸体,给人一种罪孽深重的感觉,但事到如今也别无选择了。

    那我要开动了。

    呜哇……超难吃。好苦。但我还是忍耐著吃了下去。

    现在的情况,不允许我因为难吃就不吃。

    我忍耐著吃光兄弟的尸体。

    拜此所赐,我成功填饱肚子,暂时不怕饿死了。

    呼……多谢款待。

    《满足条件。取得称号〈食亲者〉。》

    《基于称号〈食亲者〉的效果,取得技能〈禁忌LV1〉、〈外道魔法LV1〉。》

    什么?

    我听到跟取得技能时一样的广播声了。

    我就把这个声音暂称为天之声吧。

    他……他说称号?

    就是那个吗?只要达成特殊条件就能得到的东西?

    虽然我想八成是这样,但我得到的是极其不名誉且猎奇的称号……

    「食亲者」……这个光是听名称就知道很糟糕吧!

    别人应该看不到我的称号吧?不,如果鉴定的等级够高,说不定就看得到。

    呜哇……

    要是被人看到的话就完蛋了。

    不过,我本来就是只魔物,就算没被人类看到称号,光是看到外表应该就出局了。

    但如果无视名号不好听这点,这个称号带来的好处似乎不小耶。

    毕竟我一口气得到两个技能。

    只要能得到称号,就算不支付技能点数也能得到技能。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我还以为目前技能点数为零的我无法取得新技能,光是知道还有其他方法能得到技能,就已经算是赚到了。

    而我得到的新技能是禁忌与外道魔法。

    禁忌这个技能光是听名字就觉得很危险,但我完全不知道其效果为何。老实说,我甚至想像不到这个技能的效果。

    喂,拜托来个人说明一下啦。连效果都不知道,不就没办法用了吗?

    咦?可是仔细想想,我也完全搞不懂外道魔法的用法耶。

    你说什么?只要咏唱咒文就行了?就算你这么说,但我是蜘蛛,不会说人话……

    只能发出叽叽叽的叫声,或者说是磨牙声比较正确……

    不,就算会说话,我也不晓得该咏唱什么咒文,结果还是用不了魔法。

    我试著在心中默念「外道魔法」四个字。

    ……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用不出来。

    先不管「外道」这个不太好听的名称,得到魔法这个奇幻世界的金字招牌的好心情瞬间就消失无踪了。

    难道就算有魔法技能也没办法立刻使用吗?

    会不会只是我没搞懂用法?还是说,没修练过魔法就不能使用?

    我连这些问题都搞不懂耶。

    奇怪?

    虽然侥幸得到称号还顺便得到技能,但没办法使用不就没意义了吗?

    「食亲者」这个称号根本派不上用场嘛。

    啊……仔细想想,如果「食亲者」这个称号的取得条件是吃掉自己的亲人,那拥有同样称号的兄弟应该有一狗票才对。

    不过它们还是会被人类轻易杀掉。

    也就是说,就算得到「食亲者」这个称号,战斗能力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因为没办法用的技能根本毫无意义。

    原来如此。取得条件之所以如此简单,其中必定是有相当的理由。

    取得条件简单的称号能够发挥的效果也不会太高。

    不过,光是知道有称号这种东西就是一大收获了。

    只要能继续收集称号,说不定就能更有效率地收集技能。

    来试看看还能不能取得新称号或许也不错。

    话虽如此,但我连还有哪种称号都不晓得。

    毕竟我手边没有道具之类的东西,能做的事情也不多。

    要是我一直跳舞的话,是不是就能得到舞娘的称号啊?

    因为这个缘故,我试著跳了一下。

    结果连在脚上的丝突然传来震动,害我摔了个狗吃屎。

    好痛。痛死人了。

    就算跳舞也没能得到称号,还摔了一跤,真是倒楣。

    我重新打起精神,把注意力摆在依然不停震动的丝上。丝一直延伸到我左手边通道的下方网子。看来有东西在那里被缠住了。这是我的第一个猎物。

    我慎重地走过去。

    走到足以看见网子的地方后,我才发现有著夸张七彩斑纹的某种生物被网子缠住,挣扎个不停。

    〈青蛙〉

    嗯。那生物的外型真的就跟青蛙一样。

    虽然体型跟我差不多大,身上还发出七彩光芒,但外型就跟青蛙没两样。

    在鉴定魔物的结果中,除了被鉴定为蜘蛛的我之外,这是第一个能够让我接受的鉴定结果。

    据说青蛙肉吃起来跟鸡肉很像,食用难度并不高。

    我觉得难度至少会比我刚才吃下的兄弟还要来得低上许多。

    要说有什么问题,就是这只青蛙不管怎么看都有毒。

    嗯,颜色这么鲜艳的生物不可能没有毒。

    再说,因为刚才吃掉兄弟,我现在肚子没有很饿。

    该怎么办才好呢……

    呜喔,在我慢慢考虑的时候,狗急跳墙的青蛙居然反击了!

    它朝我吐出颜色鲜艳的液体!

    啊,糟糕!虽然我这么想,但因为我毫无防备,所以根本来不及闪躲,被那种液体直接喷个正著。

    哎呀──!等等……这是什么!好痛!好痛!

    毒?这是毒吗!被毒液喷到的地方超级痛耶!

    喔哇!

    第二发来了!暂停暂停!呀啊!又被喷到了!

    好痛……等等……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撤退!撤退!

    我移动软弱无力的脚,好不容易才逃到青蛙的射程之外。

    呜哇……痛死人了。被强酸喷到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我的身体没有融化吧?

    虽然感到不安,但这里又没有镜子可照。

    可恶。我太大意了。

    对方毕竟是魔物,就算中了陷阱也不该掉以轻心。

    俗话说得好,穷鼠囓猫。就算是被蛇盯上的青蛙,也不会乖乖被吃。

    啊……虽然很痛,但还不至于要命。被毒液喷到的部分主要是左半身和背部。

    左眼好像也被喷到一些,视野缺了一块。

    嗯?明明左眼都瞎了,视野居然只缺一块?

    啊!该不会是因为我变成蜘蛛,所以眼睛有好几颗?八成是这样吧。天大的新发现。

    不对,这种事现在不重要。重要的是痛楚一直没有减轻。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取得技能〈酸抗性LV1〉。》

    什么?

    总觉得痛楚好像减轻了。难道不用支付技能点数也能取得技能吗?

    咦?

    那我刚才用来取得鉴定技能的100点到底算什么?

    ……还是别想太多了吧。

    总之,我好像取得酸抗性这个技能了。取得条件八成就是承受那只青蛙的攻击。嗯……不过我并不是在受到攻击后立刻取得技能,所以感觉似乎还有其他条件。

    既然有熟练度这种东西,那最有可能的条件就是持续承受酸液的伤害了吧?

    还是等一下再想吧。

    拜取得抗性所赐,痛楚已经减轻许多。随之而来的结果,就是对那只青蛙的怒火不断从心底涌出。

    那只青蛙……区区食物也敢跟我作对!不可饶恕!

    我决定了。不管那家伙有没有毒,我就算拚著一口气也要吃掉它!

    既然下定决心,接下来当然就只能放手一搏!

    只要别掉以轻心,那家伙也不过是掉进陷阱的可悲猎物罢了!

    青蛙第三次吐出毒液。哼,只要有所防备,要躲过这招还不简单!

    我华丽地避开迎面而来的毒液,就这样冲向青蛙。

    看招吧,本小姐的必杀技!我咬!利牙攻击!

    哇哈哈!别以为这只是普通的利牙攻击!我是蜘蛛!牙齿可是有毒的!

    吐丝时也是这样,我自然而然就能理解这些事情。

    呼呼呼……你这臭青蛙,给我就这样毒发身亡吧!

    我才刚这么想,就听到「呸」和「啪嚓」两声,在紧贴著青蛙的状态下被毒液喷到。

    哎呀──!好痛好痛!就算有抗性还是好痛!

    害我忍不住松开嘴了!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毒抗性LV1〉升级为〈毒抗性LV2〉。》

    啊……是喔……不对,现在不是开心升级的时候吧!

    这只青蛙……一次两次就算了,居然用骯脏的毒液喷了我三次!

    不可饶恕!虽然我打从一开始就不打算饶恕,但还是不可饶恕!

    我任凭怒火爆发,再次使出利牙攻击。青蛙痛苦地不断挣扎。

    哇哈哈哈!痛吧!就是要痛死你!得意忘形的我又接连咬了好几口。

    虽然青蛙垂死挣扎了好一段时间,但动作还是越来越无力,最后终于气力用尽。

    呼……总算解决它了。第一只猎物就这么难搞,未来恐怕前途堪虑。不过,我还是办到了!

    赶快开动吧!我嚼我嚼。嗯,好苦,而且嘴巴里好痛。

    苦味八成是来自毒素吧?吃起来会痛,好像是因为酸液?总之,幸好我已经拥有抗性,所以勉强吃得下去。不过,这青蛙一点都不好吃。

    《熟练度达到一定程度。技能〈酸抗性LV1〉升级为〈酸抗性LV2〉。》

    虽然不好吃,但对于提升技能倒是挺有帮助的。

    而且这家伙是「我家」值得纪念的第一个猎物。

    证明了我的蜘蛛丝就算面对魔物依然管用。

    如果是这种程度的魔物,绝不可能自行挣脱蜘蛛丝。

    我还知道,猎物确实会乖乖上钩。

    光是告诉我这么多事情,这家伙就已经帮上大忙了。

    真是太感谢你了,青蛙先生!

    不过,我还是不会忘记你吐我口水的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