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四卷黑6独白诸神的黄昏Ragnarok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人与龙的战斗开始了。

这本身就有预兆。

对于龙而言,人就犹如尘芥一样。

虽是智能生命体,但在龙看来和动植物没大多差别。

更何况,他们还是那些再三提醒后,还继续榨取作为星球生命力的MA能源的种族。

龙会把人类视为侵蚀星球的害虫,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因此,龙不会踌躇,而是确实地驱逐掉害虫。

假如这是处在龙的庇护下的话就另当别论了,但这个世界的人并没有。

虽也有部分人信仰着龙,但其数量跟世界总人口相比只能算作少数。

至于那少数人,本是打算在最后关头对其伸出救赎之手的,但可惜的是最终也没有做到。

当时的我,只是最末端其中之一,不是处于能知晓上层想法的立场。

我已经无法弄清,当时的上层是如何打算行事的

当时给我下达的指令,是说服莎丽儿。

龙已经无法对人类的行为视而不见,所以准备加以驱逐。

所以希望莎丽儿能默许这行动。

交涉的内容就是这样。

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是无法成立的谈判。

虽然是因为我跟莎丽儿是知己才让我担当谈判角色的,但老实说我提不起什么劲。

有谁愿承担这种明知会决裂的谈判?

而且对方还是那种,只对一方偏重的对象哦?

……提不起劲,但也必须得做。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上层是怎么看待这场谈判的。

是认为谈判会成立呢,还是跟我想法一样,认为谈判会决裂。

我连这点都没搞懂。

姑且以一般龙的角度来看待,谈判成功的可能性并不低。

因为莎丽儿的使命是保护现存种族。

人类只要继续挥霍MA能源,星球的毁灭只是迟早的事。

星球没了,当然现存种族也会跟着灭亡。

既然如此,就不难想象她会暂时无视龙的行动,默许排除人类。

不过,莎丽儿想保护的并不是现存种族而是那人类,这点从前提开始就搞错了。

然而,上层可能并没有掌握这一点。

毕竟,如果掌握了,就不会认为谈判可能成立。

但假如,上层一开始就认为谈判会决裂呢?

这就能说明,为何在我谈判的时候,他们开始袭击人类。

简单而言,我就是名为谈判角色的拖后腿人员,只是单纯作为拖延时间的人手被派遣出去的。

但毕竟这般对待就如同我是弃子一般,我并不想这样想……

关于为何是交涉途中才发动攻击这点,也有可能是半路看穿无望成立谈判才急忙忙出此下策,吧。

……对着自己这样解释,这辩解还真是苦涩啊。

无论如何,那之后我并没有跟龙的一派汇合,所以也无法知晓上层的想法。

到现在,即便知道了真相也无能为力了。

如我的预想一样,与莎丽儿谈判破裂,而莎丽儿也与龙敌对起来。

这才是现实。

那场战斗,应该激烈到无法想象的吧。

但是我不在现场。

所以终究这只是我的推测。

可是莎丽儿只是孤军作战,而龙却是数之不尽。

并且,只要派一条龙就足以毁灭一个国家。

就算莎丽儿参加防卫,不处奔波并逐个击倒龙,但在此期间,其他的龙已经去别处去毁灭其他国家了。

莎丽儿追赶,歼灭着意图毁灭人类的龙。

形成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捉迷藏。note

注:捉迷藏原文为鬼ごっこ,是日本传统的游戏,猜拳输了的为鬼,去抓人,现在形式演变得多种多样起来。

正因此,战斗变成了拉锯战。

既然形成了这样的局势,人类当然也会开始准备对付我等龙。

无论战斗多么的令人绝望,作为人类,或许都受不了只是坐以待毙白白等死吧。

说起来之前,以人类的感觉而言是挺久前的。

风龙修邦所统治的地方,其地下所出土的兵器,那个就是由波狄玛斯所设计并由某个国家所制造的出来的。

那也是人类为了对抗龙所做出来的

不出所料,没完成到能与我们战斗的程度。

说到底,就算真的完成了人类还是依旧无法对抗龙的。

遇到龙的袭击,人类的军团当然也会抵抗,但派出那种东西也只是螳螂挡车。

但是算错一点的是,人类为了那军队会更拼命榨取MA能源。

为了制造兵器,为了运用兵器。

讽刺的是本该制止消耗MA能源的战斗,却反倒造就了MA能源的大量消耗。

更不爽的是,波狄玛斯在偷偷摸摸贩卖武器设计图。

那混蛋被指名通缉后,还依旧以MA能源的先驱者自居,并被藏匿起来。

应该有数之不尽的人想要那研究成果。

他不用担心藏匿处会有何不便。

所以那混蛋就在藏匿的同时,还十分悠然自在的全副身心投入在研究上。

为何当时的我放着那混蛋不管呢,我这辈子都没有这般后悔过。

弗德伊被卷入波狄玛斯的阴谋,吸血鬼化的时候,与孤儿院的孩子们接触,对波狄玛斯的罪孽之深重心生怒意的时候……

早知道会变成这样,我就该放任那时的冲动干掉那混蛋……

至少,情况不会变得如此错综复杂。

早知道就不遵循「人类的犯罪者必须由人之手所制裁」的判断。

平心而论,所谓的「失败」就是被一时的情感所摆布且无法用理性去处理,因此才会经常发生,但也有着「有时候也必须随心所欲行事才更好」的教训。

话说回来,这种事也是大多是事后才知好坏的。很多时候,在当时是无法分辨出最妥善的做法的。

假如知道的话,我就会先杀掉波狄玛斯了。

我现在仍想杀死波狄玛斯。

但这任务并不属于我。

我甚至没有那个资格。

内心虽在钻牛角尖,但我不会把「能否把这任务交托给我」这话说出口的。

人类的犯罪者果然还是得由人之手所制裁,就是这么一回事。

虽然,到制裁之前,浪费掉了那么大量的时间呢……

也没什么,毕竟对应的罪状已经层层叠叠数不清。

不管是降下何等的制裁,都会被原谅吧。

至少我会原谅的。

尽情做就好了。

想来,无数的罪恶诞生于这个世界之上,每个人都背负着那些罪恶。

我个人而言,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已经一定程度上清偿了自身的罪了。

听到我这话,爱丽儿十分有可能会生气。

即便如此,他们已经承受了相当的量的惩罚了。

你想一下?

他们不被准许回到正常的轮回之轮,只能永远重复在这个世界转生,并且不断被榨取灵魂之力的轮回。

因为本人不会继承前世的记忆所以没那自觉,但作为旁观者的我看来,这惩罚已经十分足够了。

灵魂被如此残酷的利用,其结果,连转生这件事都很危险了。

人数本身不多的魔族,纵使寿命很长,在与人族的战争中,其生死周期被大幅缩短了,灵魂也消磨的十分厉害。

或许这就是给予过去为了进化消耗大量MA能源的惩罚吧,但是看着那些种族面临生死关头,就会认为赎罪已经够了。

比如人族,并不是所有人类都受MA能源的恩惠

人族中就有很多人被这个世界束缚住了。

像达斯汀等人,本来不用把自己逼到这种地步的。

虽然我无法认可达斯汀最后的选择。

但是,那家伙有只能这么选择的缘由。

这样一想,就会觉得他还真是抽了最糟糕的下下策。

但与其说是抽到了下下策,不如说他是自己选择去抽那个下下策的。

我从未面对面对这样称赞过他。

这是理所当然。

某种意义上他也是个挺伟大的人了,不过我也不会因此而去肯定他的方针。

就事论事,就是这样。

不过,我会对达斯汀抱有这样的想法,多少也是因为我对达斯汀怀有愧疚之心吧。

为何我无法强硬地指责达斯汀最后的选择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毫因为,逼迫他作出选择的毫无疑问是我等龙。

我本人没有参与其中,尽管如此,我还是对于作为同种的其他龙所做之事有着愧疚之意。

加上在这个世界的居民用漫长岁月赎清罪行时,龙没有这么做。这助长了我这份想法。

龙到了最后关头,做出了难以置信的事。

那就是把这个世界的MA能源抽取到极限并带走。

人类已经浪费了难以想象的MA能源了,这么做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呢?

想都不用想。

这个世界会迎来终焉。

那是绝对无法颠覆的终焉的开幕。

这就是莎丽儿与龙的战斗结束后,世界突然崩坏的理由。

毕竟龙的目的就是这样,所以理所当然。

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们对龙应该都抱有「都干了什么啊!」这想法。

我也持有同样看法。

不过以龙的观点来看,并没有什么出奇的。

人的角度来看这是蛮不讲理的做法,但以龙的角度来看这很合符常理的做法。

简而言之,就是龙抛弃了这个世界

人类也不想一直搭乘逐渐沉没的泥船吧?

假如能尽早脱离那泥船,人类也会采取这种举动。

心有余力的话,会趁此带走能携带的行李。

反正都是快沉了的船,能多带一点是一点。

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除此之外还有。

为了确确实实让船沉掉,不会给其再次漂浮起来的机会这层深意在内。

以龙来看,这个世界的居民可是无视再三的忠告把这个世界推向灭亡的害虫

为了不让这种东西飞离这个世界,进而扩散到别的地方,当然会做好防范措施。

就是既能对害虫一网打尽,又能断绝后顾之忧这么回事。

对于被驱除一方的人类而言绝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但这是龙对人的看法。

对于龙而言失去能居住的其中一个星球也是很痛心的,不过,这个星球已经有着名为莎丽儿的原住民了,并没有办法支配。

或许本不是自己手中之物,所以才不会对放开手而惋惜。

反正没有得到,放手时才如此胡闹。

大致是放弃了支配,所以才决定破坏掉吧。

这样检讨,好像只会留下差劲的印象……

但大致没错,对于龙最后所做之事我也感到很气愤,对此不准备把话收回去。

以龙的观点来说,这个判断确实是对的。

因为这对龙有利无弊。

因为以失去一个星球为代价,就能获得那个星球所残留的能源。

虽然说了一大堆,总结一下就是居住在那的人类会灭绝,而对于龙而言只是把害虫给驱除掉的善举。

并不因是智能生命体就宽恕。

倒不如说,以龙来看正因为是智能生命体才不更不能宽恕。

就像是不断提醒还是依旧不听的孩子,终于犯下了无法挽回的蠢事。

火气冲天并选择抛下不管,因此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你究竟是站在谁的那一边?

还用说。

我是站在莎丽儿那一边。

我是莎丽儿的同伴而不是人类的同伴。

我在成为独行龙前,也是以龙的观点来看待人类的。

对人类的愚蠢也是感到愤慨。

就算是龙点燃这个世界崩坏的导火线,但无可置疑的是形成这种结果的罪行是在人类那边。

所以说要选择袒护龙还是人,我选择袒护龙。

袒护龙。虽这样说道,但我并不是能这样说之身……

……我也只是龙的吊车尾而已。

即便流连失所,不想对生养我的种族恶言相向却是无法否定的。

虽然无法原谅龙在最后把MA能源给带走之事,但以龙的立场来判断,自己也会支持这么做。

要嘲笑摇摆不定优柔寡断的我吗?

……正是如此。

我终究还是无法下定决心,彻底站在其中一方。

所以,到现在我一直犹豫不决并不断烦恼着。

……

……让我否认这点,也没多大关系吧?

…………算了。

我的这份不出息,又不是现在才开始的。

我也明白这点。

但是对我而言,向D哀求这一行为却是我一生难得的决断。

直到现在我都对自己居然能干出如此果断的事而感到不可思议。

说到底,我和D并无交集。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D是强大过头的神。

连那可是在众神中建立起一片大势力的龙,也要避免对其出手的人物。

你说莎丽儿,不也是龙不敢动手的人物?

莎丽儿与D的对应方式大不相同。

莎丽儿确实也是强力的离群天使,当然会犹豫是否对其出手。

以长期目光来看。反正都是住在同个世界的,只要长期监视,并准备好将其包围的策略就好。

并非完全没有行动,只是类似于扩大包围网之类的。

但是,D却完全不同。

连靠近都不敢靠近。

不要接触,不要有所关联,那边接近的话就直接逃跑。

龙所描述的D,就是这种存在。

连自尊心十分高的龙都把话说的那么绝。

你就能明白,龙把D视为多么危险的存在。

原本关于D的事,在龙之间是作为避讳句来处理的。

连说出口都该避忌,这是这么一回事。

而事实上,年轻的龙们大多不知道D的存在。

我在龙之中也属于年轻那一方,只是因为空间能力出类拔萃才被告知的。

因为能驱使空间能力就能自由穿梭,所以才会被告知有禁止去的地方。

而其中之一就是D那边,所以我才知晓。

作为龙一派在在众神之中也有着值得吹嘘的力量,但也不是天下无敌的。

在这个世上,还存在着许多只要对其出手就会加倍奉还的神。

很久以前我等龙的顶点的龙神大人,也似乎曾被统治地狱的神打成重伤。

听闻龙神大人似乎受到能叫做负伤的伤势,前后只有那一次而已。

咦?

你见过龙神大人吗?

我吗?

哪有可能。

话说在头,这个世界对于龙只是边境而已。

就好比是边境乡下中偏僻冷落的村庄。

相对的,龙神大人就类似于住在王都里生活的国王?

成长在边境乡下中偏僻冷落的村庄的我,哪有机会可以拜见到高不可攀之人。

以这观点来说,D也可以算是别国的国王。

未曾参拜自己国家的国王,却去向别国的国王请求帮忙。

以我来说真是胆大包天,不如说荒唐至极了。

居然敢这样做,我也只能认了。

毕竟我也是想死死地抓住那救命稻草。

虽然抓住的不是稻草那般可爱的东西……

……话说投靠D真的是正确的判断吗。

至今我内心还未得出那个结论。

那个时候,我没投靠D,D没介入这个世界的话莎丽儿就没命了。

别说是命,连灵魂也会被消灭,就连那存在都会消逝到无复存在。

只要灵魂没事就能投入到轮回,在某处新生然后继续迈进。

虽然我不知道会以何种形式诞生,但假如她在那里能忘掉一切,并幸福下去的话……

但是灵魂消失了,这个可能性就将落空。

我想拯救莎丽儿的生命。

至少要防止那灵魂的消灭。

我的愿望实现了,因D所做的系统的关系,莎丽儿跟这个世界苟延残喘了下来。

可是,这跟我所想的救赎却不一样。

要办成某事就需要其代价。

如我所愿,大团圆是莎丽儿跟这个世界都拯救了。但不存在这种自以为是的展开。

D应该能做到,但D却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假如我能付出让D满足的代价的那就好,但终究对于年轻过头的我来说,是不可能拿出此类东西的。

最终结果是D作为提供拯救莎丽儿跟这个世界的方法为代价,把这个世界当成玩具。

数值,技能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把这些游戏的东西融入到现实。

把现实世界做成游戏。

对于被卷入这游戏世界的居民而言,谁受得了这般对待,但这也是他们咎由自取的。

因为只有玩这个游戏才能拯救这个世界这方法而已,以赎罪的意义而言也别无他法。

但是,我不禁会这样想。

莎丽儿赌上性命所保护的人类,却因D的余兴被我给拱手让出了。

还给予了莎丽儿漫长的痛苦。

莎丽儿虽然活了下来。

这个世界,虽面目全非但还依旧存续着。

可是不管哪一边不都只是在延长无谓的痛苦吗?

我莫不是做了多余的事?

总在不知不觉中陷入这种消极的考虑方式。

估计这是贯彻长年只在幕后不断看守着这个世界,所产生的的弊端。

会心生沮丧这也没办法。

这或许也是给予我的惩罚之一。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