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四卷王6成为孤独的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莎丽儿,我有话要说。」

那一天,邱列满脸严肃地到访了。

想起来,平稳的日常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崩溃的。

「……终于要告白了吗?」

「虽然我感觉气氛并不是那样的呢……」

一副兴奋不已的样子的耳朵有点尖的女生,和很不安似的注视着莎丽儿大人和邱列进入的房间的绿色皮肤的男生。

莎丽儿大人和邱列两个人单独在说话。

也没有声音漏出来能听到这种事,这个时候的两个人到底在说些什么,我不得而知。

但是,大致的内容还是可以预测到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在两人谈话间,那个新闻就飞来了。

『虽然在节目中,但是有紧急新闻』

从就这么开着的电视机里放出的,紧急新闻。

『有龙的袭击』

像是有点慌张的报道员所读完的。

这个内容过简洁,作为新闻来传播的话情报实在太少了。

但是,这些只不过是小问题,下个瞬间切换的影像填补了所有欠缺的情报。

那是只要看一眼就能充分理解发生了什么的内容。

即便不想理解也能够理解。

是为了追求速度所以用便携终端拍摄的吗,画面相当乱。

在那个里面所呈现出来的是,曾经是大都市的残骸。

崩溃的大楼,像是树叶一样飞舞在空中的汽车,翻倒的高架。

并且,在这崩坏中人类实在是过于渺小,完全没有拍摄出来。

但是,即使拍不到人类,飞舞于空中,践踏于大地的龙之军势就算不愿意也会映入眼帘。

「……这,不可能」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注视着影像的我们背后,邱列呆然的伫立着。

其旁边莎丽儿大人也在。

那个莎丽儿大人无言的向着玄关走去。

「莎丽儿!你要去,哪里?」

「这还用说」

只是这样短暂的交流。

但就算是这样,邱列好像也能知道莎丽儿大人是要去哪里。

我在那时,因为电视里放出的影像的冲击,还无法理解事态,也不知道邱列和莎丽儿大人交流的含义。

因为影像中的光景太过脱离现实,导致我无法理解这是在现实中所发生的事态。

「莎丽……」

「不要阻止我,我不想把你判断为敌人。」

「……」

邱列那伸向莎丽儿大人的手,在这一句话的途中停止了。

莎丽儿大人就这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不认为我会抓人质吗,也就是说拥有这种程度的信赖啊。」

邱列就那样无力地坐在了空着的椅子上。

从电视机里继续放出状况很紧迫的新闻。

之后,莎丽儿大人没有回来。

电视机里不管哪个频道都在放新闻,一直都在报道龙的事情。

报导阵容也没有得到像样的取材,情报错综复杂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真的。

现场的影像就像是最初的直播一样,好像那也是碰巧有人在当地才能拍出来的东西。

拍摄人的安危现在也不知道。

毕竟状况是那样,能活着的几率微乎其微。

邱列从那天开始一直都在孤儿院里。

为什么邱列当时会住在孤儿院里,其理由也不得而知。

但是,到了现在才意识到这是邱列在用自己的方式回应着莎丽儿大人的信赖。

为了保护对莎丽儿大人来说非常重要的这个孤儿院。

那是对龙来说的背叛。

对邱列来说应该是艰难的决定才对,但是为了不被察觉,温柔的接触着我们,排解着等待着莎丽儿大人归来的我们的不安。

一天,两天,一星期,一个月……

我们等待着莎丽儿大人的归来。

除了莎丽儿大人以外的孤儿院的大家已经全部回来了。

进入演艺圈的他也硬是取得了休假。

「现在也顾不上演艺圈了,现在是开店修业的状态,很简单就取得了休假哦。」

虽然像是这样说着,但是有多少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却能明白这是他因为担心孤儿院的情况而回来的。

只是我们能做到的事,只有祈祷莎丽儿大人能平安归来。

但是……

莎丽儿大人却一直没有回到孤儿院……

从那以后没过多久,龙的袭击就停止了。

莎丽儿大人和龙战斗,将其击退了这件事,我是从新闻报道以后才知道的。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拍摄的,但是她和龙战斗的影像在新闻里播出。

影像好像就只有这一段,在新闻里反复播放着,评论员也对莎丽儿大人赞不绝口。

也有怀疑这个是合成影像的声音,但是却无法推翻将人类绝对无法对抗的龙这一威胁所击退的事实。

更有许多国家的政府公开赞扬莎丽儿大人大人的功绩,挑刺的声音也没有了。

但是全世界并未因将击退龙这件事而感到兴奋。

因为几乎是在击退龙的同时,世界中发生了异常气象。

不知道是否能把那个称作异常气象。

这个变化实在太过于激烈了,以至于无法用异常气象这个词来表示。

大地龟裂,大海枯竭,天空也失去了蓝色。

简直就像是这个世界的终焉一样。

并不是就像,事实就是这样,那就是这个世界的终焉。

『达斯特鲁提亚达斯特鲁提亚国达斯汀总统达斯汀的记者招待会马上就要召开了,正从现场转播。』

『各位早上好,虽然有点快,首先请让我就龙的袭击,把我方所把握的情况进行说明。被龙袭击的城市,国家数量过多,将名字一一列举的话就难以进行下去了,请允许我进行省略。我们国家的军队虽然前去了现场,却还无法把握被害情况的全容。此外,我军还前去龙的栖息圈进行了威力侦查,可惜没有发现龙的身姿,龙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部下们正调查中,但是有传言称在当地目击到在遥远上空中慢慢消失的复数的光。我认为龙有可能是飞去了宇宙中。』note

注:威力侦查是指一种军事作战中的情报收集的手段,用一部分的作战力量主动攻击,让敌方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来暴露其真实实力

『请安静!龙袭击过来,我认为是由于不理会多次请求停止使用MA能源的忠告,以其为开端所引起的。龙一贯主张MA能源是星球的生命力,将其抽出的话星球将会慢慢衰弱。为此才多次的请求停止使用MA能源,但正如大家所知的,有众多的国家否定了忠告,推荐使用MA能源。』

『请安静!我现在并没有批判特定的国家!只是在陈述所了解到的事实!啊!正是如此!龙消失后的这个异常正是因为过度使用MA能源所导致的星球衰弱。不对!是星球正向着崩坏所迈进。』

达斯特鲁提亚国的达斯汀总统的记者招待会在那之后也变的风波不断。

骂声飞舞交错不断,记者中也出现了尝试逼近总统诘问的人,但被警备员制服了,招待会场变成了暴动的会场。

转播在放出了在警卫员的保护下退场的总统的背影被中断了。

众多的人们都无法认可在记者招待会中述说的内容吧。

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是因为有众多的国家都享受这MA能源的恩惠吧。

虽然类似达斯汀总统所治理的达斯特鲁提亚国那种国家算是例外。但是就连那些国家也在以走私的形式,偷偷的使用MA能源,根本做不到完全禁止。

还有就算是禁止使用MA能源的国家,也不可能停止和推荐使用的国家之间的贸易往来。

通过贸易进口的商品的生产是有使用MA能源的。

也就是说,不论大小,人们都享受着MA能源的恩惠。

我们的孤儿院是建在达斯特鲁提亚国的,虽然有禁止使用MA能源,但是多多少少享受到间接的恩惠。

龙并不是突端行凶的。

罪在人类的身上。

但是能坦率的承认错误的人并不多。

达斯汀总统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都是瞎说的,这样论述的记者招待会在别的国家中多次召开了。

或者是都是哪个国家的错,全是龙的错,像是这样在推卸责任。

但是,承不承认,世界正向着毁灭的前进这件事是停止不了的。

人们从现状中移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开目光,相互推卸责任的时候,世界的终焉也在慢慢的接近。

治安恶化了。

不对,恶化这种温吞的表现是不能表达的。

感受到世界就要毁灭这一实感的人们的行动,通常都是向着的负面方向疾驰的。

由于选择任意妄为的度过剩下为数不多时间的人们,全世界都变成了无法状态。

暴动、伤害、盗窃、自杀……。

就连应该阻止这些的警察都有加入到这些骚动中去的。

孤儿院的四周也无法说是安静。

人是会在发生什么不好的事的时候,会有将其归咎于某人身上的倾向。

而我们这些在孤儿院中的奇美拉们,就成了归咎的最好的对象。

「就因为有那些家伙在才」、「只要没要那些家伙的话」。

那里面根本不需要依据。

只是,因为和自己不一样,仅仅因为这有的理由就觉得不吉利,因此将自己的暴力正当化。

幸好,并没有很大群人化身为暴徒袭击我们。

但是,被扔石头的和有子弹被射进来的事却发生了好多次。

我认为没有直接袭击过来是因为他们之中多多少少有对我们这些奇美拉奇美拉感到恐惧的人在,还因为莎丽儿大人的存在成了抑制力。

周边的住民都知道是莎丽儿大人击退了龙,和孤儿院是莎丽儿大人在运营的。

所以感谢莎丽儿大人的善良的人们是没有想过要对孤儿院出手的。

即使这样也会有子弹射进来,大概因为世界上并不全是善良的人吧

就是在这种时候才会显得可靠的邱列,却因为看到了莎丽儿大人击退了龙的袭击报告后就消失了踪影。

关键的时候不在的话真是没用啊,但是那时的邱列拼了命的想要拯救莎丽儿大人而行动这件事是之后才知道的。

我、等到之后才知道的事真的有好多啊。

当时的我怎么看都是非常的无力,又无知,只是个没用的累赘……。

不管怎么说,都无法得到邱列的帮助。

我们闭门不出的呆在孤儿院里总算撑了过去,但是终于还是到了要探讨外出计划的时候了。

虽然这么说,但这不是为了击退敌人,而是我们为了逃跑的计划。

除了像我一样的小部分以外奇美拉的能力是非常优秀的。

我认为就是对方是全副武装的,也可以做到从正面突破后逃跑。

为此也有可以乘上全员的车。

这个是龙袭击事件后回老家的其中一人开回来的东西。

到底为了什么才要开这么大东西回来啊,说不定是已经预想到会变成这种事态了也不一定。

这就是先见之明呢。

直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时为了惊呆的自己而感到害羞的这事。

就这样度过了在哪里怀有些紧张感的日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坏掉。

那可能是外面的住民,也可能是我这中的是谁,又或者是这个世界率先坏掉。

但是,在变成那样之前事态发生了变化。

「去见莎丽儿大人吧」

在孤儿院里,只比我稍微健康一点的男孩有一天突然这么说了。

他因为其体质而无法入眠。

因此眼睛的下面一直有着非常大的黑眼圈,显出一副毫无霸气的疲劳的样子。

即使这样,好像在脑内会分泌出特殊的成分,如果不时常做着什么事的话就会静不下来。

虽然本人却经常说着「什么也不想干啊」,但却必须要继续些什么的体质。

平常总是窝在房间做着什么的他会走出来提议还真是稀奇。

话说回来,这大概还是第一次吧。

虽然平常都是一副死鱼眼的样子,只有这时不管怎么看都是一副炯炯有神的双眼。

被那种气氛所压倒的并不只有我,就行他说的那样孤儿院的全员乘上了大型汽车出发了。

因为没有时间了所以详细的说明就在路上进行,就这样。

为了预付紧急时刻逃脱用的大型汽车,完全没有受到袭击,平安的出发了。

在路上,有很多说话的时间。

达斯特鲁提亚国把大陆整合成了一个整个国家。

由于其面积非常的广大,所以在移动上花费的时间非常多,为此用来说话的时间也有很多。

但是,实际用来说明的时间却不需要多少。

路上说出的理由,简单来说的话就是「莎丽儿大人为了拯救这个世界,打算牺牲自身」,只是这样而已。

那个莎丽儿大人的行动理由,还有要如何去实现这些也当然也有说明,对于孤儿院的大家来说这些并不重要。

重要的就只有莎丽儿大人要牺牲自身这一点。

至于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些,也并没有被特别重视。

因为一直窝在房间里做着什么奇怪的事,所以一定是作为那个的延长从奇怪的路线那里得到了情报吧。

就这样,虽然说明需要的时间非常少,那之后的车内谈话却很漫长,非常非常的漫长。

「一定要阻止莎丽儿大人」

「阻止,要怎么做呢?」

大家在心情上都是一样的。

都不希望莎丽儿大人变成牺牲品。

但是,不怎样做的话世界就会毁灭。

「就因为想要自己安全,而让莎丽儿大人牺牲吗!?」

「才不是!但是,这个是莎丽儿大人自身所选择的道路吧!?我们有资格去阻止吗!?」

一片喧闹。

我的话,不管怎么说都是活不了多久的身体了,所以早就已经放弃了。

虽然死的多少显得有些早,但我也早就做好赴死的觉悟了。

……只考虑自己的事的话。

我自己怎样都好。

但是,如果孤儿院的大家也会一起死的话呢?

如果有能预防的手段的话呢?

我是希望大家都可以活着的。

而且,莎丽儿也是同样的心情吧,这样想的话,就不觉得阻止莎丽儿大人是正确的……。

但是,为此要让莎丽儿大人牺牲自我什么的也是无法难以容忍的……。

我认为大家和我所想的应该都差不多。

结果,并没有所谓正确的答案。

所以,意见分裂了,哪边主张都没有错,谈话变成了平行线。

「喂小鬼们!不要再难看的叫唤了!」

被院长的一声怒吼停止了喧闹。

「在这里啰啰嗦嗦地吵也没用,不管你们在这里说着什么,做决定是莎丽儿大人本人。有想说的话就直接对着莎丽儿大人本人说吧!」

正如院长所说。

我们说到底还是什么力量也没有的小孩,就算现在说这说那的也做不到任何事。

由于被院长的一声呵喧闹停止了,那之后车内回到了安静的令人不舒服的状态。

即使这样还剩下很多移动时间,最终还是忍耐不住断断续续的在说话。

从漫无边际的对话到之后会变成什么样的对话。

虽然感觉说了各种各样的话,但是却想不起内容来。

肯定是因为就算不说也在脑袋中胡思乱想的原因吧。

但是就连那个胡思乱想的内容也想不起了。

应该是没有在脑袋里整理好思绪,所以也可以说理所当然吧。

但是,在那个胡思乱想中也有唯一记得的事。

那就是,在遇到莎丽儿大人后要将手帕给她这件事。

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所以延期完成的刺绣手帕,终于完成了孤儿院的全员份。

虽然这之后会如何不得而知,但是有预感不管怎样要是错过了下次的相遇就没有交给莎丽儿大人手帕的机会了。

并且,这个预感是正确的。

到达的地方可以说是达斯特鲁提亚国的政治中心地带。

总统府。

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但是一般人无法进入那里,我们却轻而易举的被允许进去了。

到底是如何疏通总统府的人的这点,即使到了现在也还是个迷。

但是我们来说就是正好,只要能和莎丽儿大人见面其他的都只是些小问题。

对,我们能和莎丽儿大人见面了。

「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

这是许久不见的莎丽儿大人的第一句话。

就好像一点没在意我们有多担心她一样,说着这些有点脱线的话,十分有莎丽儿大人的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风格。

之后,我们在仅有的时间内一直和莎丽儿大人说着话。

劝说莎丽儿大人重新思考,想要留住她。

但是,莎丽儿大人去意已决。

「这就是我的使命」

不管怎么劝说,最后都会以这句话收场,最终也没有办法推翻莎丽儿大人的决定。

当领悟到不管如何也无法推翻莎丽儿大人的决定后,话题也自然而然的转变成了回忆的话题。

像是被保护后,在无法入眠的夜晚大家一边依偎在一起,一边让莎丽儿大人来给我们读书。

像是被波狄玛斯的实验搞出心里阴影的孩子,每当想起时都会都是颤抖不已,这种时候莎丽儿大人会一直抱紧他温柔的抚摸着他头直到颤抖停止。

像是没有去上学的我们,莎丽儿大人会作为老师来给我们上课。

像是晚饭的时候出现了不喜欢的吃的东西,想把把那个偷偷的塞给边上的孩子时,被莎丽儿大人发现后说着「不能挑食」而强行将其塞入嘴中。顺便说一下结果是那个孩子后来变得更加讨厌那个东西了。

像是在男生里流行将女生的裙子掀起来的时候,莎丽儿大人就把男生的裤子都给没收了,结果男生们变成了只能穿着内裤过活的样子。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掀裙子了。

像是过了少年时期变成思春期时,作为教授保健体育的一环让我们看成人动画的事。对与淡然的解说着关于男女交合之事的莎丽儿大人,院长边喊着「你在给小孩子看什么啊!?」的慌慌张张冲进了上课的房间。那之后莎丽儿大人被院长说教了。

像是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就把孤儿院的开设日当做是大家的生日。这一会盛大的庆祝一下,莎丽儿大人还会一个一个的给我们礼物。

像是恋爱商谈之类的,这一类的商谈并不是找莎丽儿大人而是找院长。因为这方面莎丽儿大人完全指望不上。但是却有看到莎丽儿大人对于没有被当做商谈对象这件事而垂头丧气的样子。

有好的回忆就也有害羞的回忆,也有痛苦回忆。

但是回忆的话题永远也说不完。

我们的人生里,一直都有莎丽儿大人在身边。

从波狄玛斯的实验室里被救出来,将实验动物的我们作为人类来对待的,不是别人正是莎丽儿大人。

述说着和莎丽儿大人之间的回忆这件事,就像是在述说着我们全员的人生一样。

所以话题永远说不完。

「……差不多,到时间了呢」

就这样,到时间了。

分别的时刻,到了。

「莎丽儿大人、这个」

所以我看上了能成为最后机会的这时,将手帕送了出去了出去。

首先给了莎丽儿大人,然后依序给了在场的孤儿院的大家。

孤儿院的大家也全部拿着我送的手帕,这是为了传达我们大家会一直和莎丽儿大人在一起,的心情,如果能传达到的话就好了呢。

这心情有没有传达到,我就不清楚了。

因为,莎丽儿大人对于人类的感情方面非常的迟钝呢。

即使这样,我相信有传达到……。

「大家。请平稳、幸福的活下去吧。」

最后莎丽儿大人如此说道。

你都不在了,我们还能幸福吗?

这样想的,应该不止我一个。

请不要走,想要这样挽留的应该不只我一人。

但是,莎丽儿大人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莎丽儿大人离开了,完全看不到其身影了,然后,不知是从谁开始,大家开始哭泣了。

说不定,第一个开始哭的就是我。

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人。

因为大家像是小孩子一样大哭着,所以也分不清了。

只是,我们一直持续的哭着。

『能听到吗?人类们』

一直哭着的我们的脑海中,能听到像是直接在脑海里说话一样的声音。

这声音正是我们早已熟悉的邱列的声音。

『我的名字是邱列迪斯提耶斯,可能也有已经察觉到的人了,在这个瞬间,世界改变了』

一直在哇哇大哭的我们虽然没有察觉到,看来在这个瞬间世界好像质变了。

『从现在开始,这个星球将进入系统的管理之下。我特此宣告我成为了其管理者』

没错,这个瞬间,系统构筑完成了。

『正如你们所知,由于人类的愚蠢行为,这颗星球的生命即将耗尽』

但是,这到底有着什么意思,这时的我们无从知晓。

『作为挽救的对策将会牺牲掉莎丽儿来回复这颗星球的生命。也就是说,自己招致的危机,要用他人的生命来解决。』

我们一直都在用大型汽车移动所以并不知道,达斯特鲁提亚总统好像发表了莎丽儿大人会被牺牲掉,为了拯救这颗星球。

然后,那一天正是其实施的日子。

虽然这是到了之后才知道的事,达斯特鲁提亚总统好像不希望我们和莎丽儿大人在最后相见。

达斯特鲁提亚总统对于是否要让还是小孩子的我们看到莎丽儿大人的最后而非常的烦恼,但是,目睹像是母亲一样的莎丽儿大人的死实在是太残酷,所以最终没有让我们看到。

『不觉得人类所犯下的罪,由人类来偿还才合乎道理吗』

只是,这个时候无从知晓那种事情的我们,仅仅是对邱列为什么要发表演说而感到不可思议罢了。

『所以,吾等决定给与你们人类一个机会。覆盖这个星球的系统就是为此所存在的手段』

但是,只要听着邱列的话,就能知道那个理由了。

『需要你们人类去战斗。通过战斗可以增加灵魂的能量。你们成为了通过战斗、胜利来增加能量的装置。然后死的时候,积蓄的能量将会被回收,用于再生这颗星球』

这是系统的运行原理的说明。

『但是,如果死了的话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只要处于系统内,就可以在这颗星球轮回转生,死了的话总有一天会在这颗星球再此诞生,然后再次通过战斗来赚取能量』

战斗然后死去,转生之后接着战斗然后死去……。

对于哭累了的我们,这种地狱一样的系统说明也难以听进脑海中去。

『现在,这个颗星球是由于莎丽儿的力量才免于崩坏的,用你们的手去救出被当成祭品的莎丽儿。只不过是你们自己去做原本想要让莎丽儿去做的事而已,很简便吧?』

但是,只有能就出莎丽儿大人这件事这句话非常清晰的留在了脑海中。

有可以拯救莎丽儿大人的方法。

这对我们来说就是希望。

『这是你们人来的罪。赎罪吧。赎罪吧。赎罪吧。赎罪吧。赎罪吧。赎罪吧。赎罪吧。赎罪吧。赎罪吧。赎罪吧。』

对人们来说,这个声音这一定是为了让其认知到自身的罪孽一般,而在其耳边不断回响的。

『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战斗吧。然后、去死吧。』

但是,在我们听起来就像是福音一般。

然后,从这天起我们的战斗就开始了。

为了拯救莎丽儿大人的战斗。

非常漫长的战斗。

……非常非常漫长残酷的战斗。

「啊」

在这里一下子醒了过来。

刚才有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不行不行。

这个就是走马灯吧。

「呀!?危险!?」

意识变清晰的瞬间、避开了迫近的攻击。

危险危险。

差点就变成的走马灯开始的死亡路线了。

危险危险。

但是,我还不能死。

用后撤步来拉开和对方的距离。

幸运的是对手并没有来追击。

由于取得了距离才喘了口气。

轻轻摸头,粘稠的触感。

意外地从头上流下了不少鲜血。

集中意识开始了头部的治疗。

由于这个伤口,刚才有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然后,再次看向对手。

那家伙的身姿是简单的人型金属块。

除去两手是钻头的话,就是个简单过头的简单的等身大球形关节人偶。

可以清楚的说,只看外表的话根本看不出这是波狄玛斯的最终兵器。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这就是波狄玛斯的最终兵器。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光荣使者Ω」

这好像就是这个的正式名称。

这是对战前波狄玛斯特意告诉我的。

那个「Ω」的家伙,消失了。

并没有移开目光。

不如说连眨眼都没有的注视着它。

即使这样,我却看丢了「Ω」。

瞬间,我依靠直觉横向跳跃出去。

然后,这个横跳是正确的,从我跳出去的反方向的旁边「Ω」突刺了过来。

只要闪避稍微慢个零点几秒的话,我就会被那个钻头贯穿了吧。

心脏像是抽搐似的收缩了起来。

「你这混蛋!」

为了给它个反击而抬起了脚,但是我的踢技却踢空了。

我释放踢技的瞬间,「Ω」已经逃到了我的攻击范围外了。

「……真能干啊」

说了连自己也知道的嘴硬的话。

但是,不说这种嘴硬的话就干不下去了。

到底时隔多久了呢?

我的眼睛竟然会追不上。

因为那个外观的原因不能小看他。

……如果说完全没有小看的话就是在说谎,但这可是那个波狄玛斯特特意连将名字告诉的我的兵器。

知道这是不能大意的对手。

明明应该是这样的,我的眼睛却连「Ω」最初的一击都没看到,头上完完全全的吃下了这一击。

007

就因为这个害的我连走马灯都看到了。

「Ω」的速度只能说是非常异常。

大概和使出全力的我相同,或是再其之上。

这个预想并不是因为嘴硬才这么说的。

现在我比起全力的时候被大幅的弱化了。

抗魔术结界。

这个地方张开了波狄玛斯自信的结界。

那是当然的,都将「Ω」配置在这里了等我了。

肯定是有陷阱。

这里是波狄玛斯的杀戮地带。【咕:杀戮地带,原文为killzone,一查是个游戏就原名粘贴上去了,还蛮合适的】

我就这样完完全全的中了这个陷阱。

嘛,虽然我就是知道会这样才来的。

我并不只是想要打到波狄玛斯。

就算是陷阱也好,就算是最终兵器也好,或是别的什么也好,我想要的是粉碎波狄玛斯的全力,在绝望中打败他。

所以即使知道是陷阱还是跳了进来,稍微有点后悔了呢。

这个「Ω」不用说不定了,就是有和我同等以上的力量。

虽然对于大部分对手就算在这个魔术结界内我也有打到的自信,但是这个「Ω」作为对手的话会很吃力。

明明外表看起来很弱的。却有着不得了的性能。

……不对,不是这样的。

这家伙的这个外形是将没有用的功能全部舍弃后的结果。

完全不在乎外观上的美与丑,只将重点放在性能上。

对美感很讲究的波狄玛斯完全舍弃掉对外观上的执著,只能在性能上投入心力所制造的得意之作。

这样当然会很强了。

这样想清楚后,就切换了意识。

这不是可以用半吊子的觉悟去挑战的对手。

没错,是要去挑战。

我才是处于下位的一方。

只能这样想着去战斗。

真的,多久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了呢。

想不起来了。

已经多久没有和比我更强的家伙战斗了呢,已经经过了想不起来程度的漫长时间了。

那个什么也做不到的,最弱的我。

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最弱了!

伴随着气势冲过去。

被「Ω」的速度玩弄的话就糟糕了。

因为抗魔术结界的原因除了体内发动的魔术以外全部都会被无效化。

这也就是说在体外发动的技能和放出系的攻击全灭了全军覆没了。

魔法和丝都用不了。

所以剩下的选择只有近身战了。

总之,为了不被「Ω」用速度的优势来杀死,只能紧紧贴着它了。

「死!」

我想着摆好架势等着我接近的「Ω」挥出了拳头。

「Ω」身轻如燕的轻易躲过了我的攻击。

但是,这种程度还在预料之中。

我接着追上「Ω」重复施展着连打。

施展着怒涛般的连打,不给「Ω」使出反击的机会。

但是,「Ω」好像连这也看穿了,抓住了我的些许空隙突入了我的怀中,将钻头突刺进我的腹部。

「呜咕!?」

钻头的刀刃旋转着,削着我腹部的肉。

虽然知道保持距离不是明智只选,但是现在也别无他法了。

为了逃离钻头只能向后退去了。

咦痛痛痛……。这个因为抗魔结界的原因痛觉无效化没有发动啊。

呼吸自然就变得急促了。

但是,不管是吸气还是呼气都不会变的轻松。

还不止这样,随着吸气身体也越来不舒服了。

说明伤口就是这样的深,而且还不止是深,这是……

恐怕是毒。

虽然科学产物的毒物在达到一定的浓度后会擅自被系统分解掉,但是如果是波狄玛斯的话就算找了这方面的漏洞也什么奇怪的。

真是服了。

不止是抗魔术结界,还有毒……

真是没想到居然会变成会被自己的得意技能给将死啊……

腹部的伤口的再生的速度比起往常慢了很多。

要是平时的话就是算半个身体被吹飞,也能瞬间回复。

用以往的感觉来战斗的话就太危险了。

要比以往更加谨慎的躲避攻击了。

由于取得了几乎所有属性的耐性,导致渐渐失去了躲避敌人攻击的习惯。

就算被击中也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几乎都用暴食在被击中前捕食掉使其无效化了。

变强以后才有的缺点,不如说是傲慢。

和比自己更强的对手战斗时,就会像这样自觉到自身的不足之处。

这种感觉也已经久违了。

那么,就稍微,做些平常不会做的像是赌博一样的事吧。

不这样做的话就赢不了这个「Ω」。

「Ω」向着这边突击过来了。

从正对面!

虽然速度是超级快的,但怎么说也不会看丢从正对面突击过来的对手。

但面对憨直的攻击,我甚至没有防御,直接用胸部接下了这一击。

「啊啊啊啊啊!」

胸口开了个大洞。

「抓到,了」

付出了如此代价,我用左手狠狠的抓住了「Ω」的身体。

然后,右手用力握成拳头。

在这一击里,注入我的全部力量!

致命的右直拳!

脸部完全被我的全力右直拳击中,让其头部破裂,上半身更是整个被吹飞。

还不止是这样,就连下半身也有大半爆散开来。

「怎么样,看到了吧」

打算慎重的躲过攻击的决心到哪里去啦。

但是,这大概就是对「Ω」的正攻法吧。

害怕被击中而不敢出手的话,只会被「Ω」的所速度所玩弄,就连像样的攻击也无法造成就被干掉了吧。

这样的话,只有故意被击中然后乘机抓住「Ω」,再用全力一击打到了。

短期决战。

这大概是消耗最少的方法吧。

虽然伤口很深,但是只要花点时间就可以治好。

比起慢慢花时间来恢复的速度,受到伤害的速度更快的话消耗反而会更高。

「真是遗憾,还没结束哟?」

但是,对正在享受着胜利的余韵的我,响起了波狄玛斯那毫无慈悲的宣告。

被打的粉碎的「Ω」的身体就像是液体金属一样流动着聚集起来,瞬间就恢复成原来的身姿了。

「开始第二回合吧」

不顾变的目瞪口呆的我,响起了波狄玛斯那非常愉悦的声音。

然后「Ω」再次袭向了我。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