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四卷6决战邂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因为有些在意山田同学他们的情况而赶往他们那里,在那之前。

我叫出了四只战斗用分身给人偶蜘蛛们乘坐。

这样以来即便有个什么万一,也可以利用战斗用分身的转移逃跑。

但是,战斗用分身,也就是不足一米的蜘蛛上乘着有六只手的幼女……

这就是所谓的恶心萌吗!note

注:恶心萌(キモカワイイ),既恶心又可爱

人偶蜘蛛们乘上战斗用分身后飒爽地离去了。

虽然她们看起来似乎颇为斗志昂扬,但这一定是我的错觉,嗯。

既然已经解决了后顾之忧,那就去山田同学他们那边吧。

转移发动!

然而,实际赶到现场一看,什么啊?这混乱的状况是怎么回事?

首先,山田同学抱着头倒在地上。

虽然并没有失去意识,但这痛苦的样子绝不寻常。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在山田同学的旁边还倒着一只半妖精。

那—个、名字好像是叫安娜来着?

然后,贴近山田同学的大岛同学。

还有挡在山田同学身前庇护着他的哈林斯和漆原同学。

老师则站在稍靠后的位置。

甚至,连田川同学和栉谷同学也倒在地上。

而这二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虽然这样的状况已经足够混乱了,然而更甚的是,夏目同学一脸憎恶地瞪着吸血子,而吸血子也毫不遮掩杀气地凶狠地瞪着夏目同学。

鬼君是对吸血子和夏目同学那边没什么兴趣吗,一脸困惑地注视着山田同学。

喂?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谁来给我解说一下,please!

虽然我这么想着,但是仿佛是在告诉我没有那样的空闲一般,事态就这么继续发展下去了。

没办法,就介入目前看起来最一触即发的吸血子和夏目同学之间吧。

不过说是‘之间’,但我是转移到夏目同学的身后就是了……

总之,我为了不让夏目同学注意到而悄悄伸出了手。

随后,唰地抓住了他的头。

……什么?既然都悄悄伸手了就行事更加优雅点?

才没那闲工夫!

就这样对寄生在夏目同学脑中的分身下令,夺走了他的意识。

顺便把寄生的分身也回收了吧。

毕竟必须要夏目同学完成的使命也几乎都做完了呢。

之后想要干什么就随你喜欢吧。

当然,有什么后果也请自负哦。

虽然可能会觉得「都那么尽情利用了,结果用完就这么丢在一边吗?」,但被我们利用前夏目同学就在干坏事嘛!

嘛,就当成是报应给我接受吧!

我回收了从夏目同学耳朵里爬出来的分身。

与此同时,夏目同学失去意识昏倒在地。

「主人,能别妨碍我吗?」

一点不隐藏自己不高兴态度的吸血子向我说到。

就算你这么说,如果我不插手的话,你就打算杀了夏目同学吧?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不能光凭冲动就杀人哦。

还请多补点钙吧。note

注:日本有暴躁易怒是因为缺钙的说法。

……说起来,有一段时间人偶蜘蛛们有喂吸血子吃骨头来着?

难道说这么生气是因为骨头不够?

明明是吸血鬼却吃骨头,这是为什么呢?

「怎么会,为什么?」

啊呀。

在想着没什么营养的事情的时候,被老师搭话了。

不,比起搭话,更像是漏出来的自言自语就是了。

「许久不见了,老师。」

总之先回答吧。

对于我的反应,吸血子和鬼君像吓了一跳似的看了过来。

就、就算是我,问候之类的也会做啊!

虽然也有对象是老师这个原因!

「若叶同学。」

山田同学一边呻吟着一边认出了我,并说出了这个名字。

然后,就如同断了线一般地失去了意识。

虽然看起来是没死,但从刚才的样子看也不能大意。

总之,不赶紧确认一下状态并治疗的话可不行。

就在我这么想着并踏出一步的时候,有个人挡在了我的面前。

大岛同学把倒在地上的山田同学护在背后,并一脸拼命地用断剑指向了我。

唔唔姆。

要说的话明明是打算去帮山田同学的,你这么一脸『死也不让你通过!』的样子让我很为难啊。

我朝就在大岛同学身边的哈林斯使了一个眼色,暗示他给我做点什么。结果这家伙居然给我无视掉了。

甚至还站到大岛同学旁边给我玩禁止通行的游戏。

也就是说,在这里并不是作为邱列邱列,而是作为哈林斯来行动吗?

唔姆,唔唔姆。

既然邱列邱列采取这种态度来行动的话,那认为山田同学的情况并不紧急也OK?

也就是说,没必要着急吗。

总之,先胖揍一顿造成这场混乱的元凶吧。

「为什么呢?总感觉主人身上散发出来一股非常不好的气息,是我的错觉吗?」

并不是错觉哦,吸血子小姐。

反正铁定是你做了什么多余的事吧!

来吧,赶紧给我痛快地交代了!

都干什么了!?

「不要摆出一脸责备的表情啊。我可什么都没做啊?主人,我觉得不管发生什么都认定是我的错可不好。」

说谎!

「是,若叶同学吧?这是怎么一回事!?你对修做了什么!?」

虽然大岛同学冲我这么喊道,但我现在正在审问可能对山田同学做了什么的嫌疑犯,给我稍微等会儿。

「白,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

就在我正准备抓住吸血子的脖子让她一五一十地说出真相的时候,没想到鬼君居然发动了辩护!

「俊对躺在那里的半妖精做了什么之后,突然就变得很痛苦。从状况来看,应该是俊使用了什么技能之后出现了副作用吧?」

听了鬼君冷静的分析,吸血子也顺势『嗯嗯』地点起了头。

「不如说,如果说是做了什么的话,并不是苏菲娅,而是我的责任吧。」

鬼君一脸抱歉地这么说到。

诶?居然不是这个一脸得意还嗯嗯点头的人干的?

「就在俊治疗了被我斩杀的半妖精的下个瞬间,他开始变得痛苦。就我看到的情形来说,就是这么一回事。」

鬼君直截了当地说明了情况。

唔姆,着实是很容易理解。

嗯?治疗后痛苦起来了?

「顺带一提,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个半妖精的治疗理应是已经来不及了的。不管怎么看都是致命伤呢。不论俊的魔法能力有多么优秀,那个时间点上也不可能能救活。」

嗯嗯?

咦?也就是说晕倒在山田同学旁边的半妖精本应该死了?

但是,现在也有普通地在呼吸,这只是单纯的晕倒吧?

也就是说,山田同学是使用了慈悲技能进行了死者苏生吗?

「俊所做的,是死者苏生吗?这样的话,这般能力当然也不可能毫无代价的发动啊。虽然不知道代价是什么,但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俊会如此痛苦了。叶多,希望你能别把这当成是我们的错啊。」

鬼君像是倾吐般地,对刚强地架着断剑的大岛同学说到。

大岛同学的眼中,虽然依旧混乱,但闪耀着开始整理状况的理性光芒。

貌似正拼命地考虑有什么能打破目前状况的方法。

但是,我并没有余裕去在意这些。

冷汗流个不停啊。

山田同学晕倒在地,某种意义上难道不是我的错吗?

你看,使用慈悲然后倒地,这绝对是因为禁忌满级了对吧?

慈悲的代价就是禁忌的级别上升。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压根没有痛苦。

如果禁忌不满级的话。

这个我也体验过,那种恶心厌恶的感觉真是至今难忘啊。

嗯。

失去意识也是在所难免呢。

因此,为了让禁忌等级提升,甚至故意在山田同学面前准备了尸体的犯人就在这里。

就是我!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错,造成山田同学禁忌满级的人就是我!

虽然压下最后一根稻草的是鬼君,但是在这之前的准备都是我一手策划的也是事实。

坏了,不能怪吸血子啊。

「而且,叶多。俊只不过是晕了过去而已,也有点太大惊小怪了吧。」

就在我纠结该怎么掩盖这个事实的时候,鬼君恰好帮我岔开了话题。

「俊还活着,并没有死去。况且这里是战场,即便是死了也没什么奇怪的。明明如此,为什么只是晕倒这种程度的事情就让你这么惊慌失措?该不会说,你,甚至连死、连失去的觉悟都没有就敢立于此地吧?」

从鬼君身上迸发出了令人胆颤的威压感。

是屈服于这份威压感吗,在稍远的地方战斗的帝国军和妖精军一齐停止的动作。

而从正面承受了这份威压的大岛同学,一边汗如雨下一边不停的颤抖。

大岛同学就像被人从头顶浇了一桶水一般,浮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大量汗水。

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不如说已经到了能让人赞叹居然还能站着的程度了。

「如果说真的凭着这种半吊子的觉悟就立于此地的话,那可真叫人失望。既不知晓真实,又毫无觉悟,就这样也敢自诩正义并站在这里吗?这真是滑稽到都让人感到愤怒了。想到我的旧友竟然就是这等愚蠢之人,真是叫人不快至极。」

鬼君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毫不遮掩厌恶感地骂着对方。

虽然他试图用威压感蒙混过去,但总感觉这份愤怒有点假。

嘛,因为对手是以前的挚友,所以会考虑到各种各样的事情也说不定。

而那个对手——大岛同学因为承受鬼君的威压,已经半失去意识了。

「叶多。这是最初也是最后的警告。放下武器投降吧。不然的话,即便是过去的挚友我也会砍了。这就是所谓的觉悟。」

明明就没半点这种想法,鬼君却威压感满满地这么宣言到。

这就是最后一击。

大岛同学的双腿突然间失去了力量,当场瘫坐在地。

毕竟已经令人生厌程度地理解了敌我双方的战力差距,比起理性,本能更快地屈服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嘛。

大岛同学现在感受到的绝望感,不是和我过去初遇亚拉巴的时候很像吗?

仅凭气息就理解了自己毫无胜算。

因为就是拥有着如此的实力差距。

大岛同学因丧失战意而退场。

山田同学、半妖精,田川同学和栉谷同学则昏倒在地。

剩下的就是老师和漆原同学,顺带一个哈林斯。

『喂,若叶,你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剩下的其中一人,漆原同学用念话向我搭话到。

好像老师是认为我已经死了呢。

据D所说,她赋予了老师能知道转生者们现状的独有技能,而那里貌似显示了若叶姬色已死的信息。

这个,大概是因为我神化以后脱离了系统的原因呢……

也就是说,因为系统检测不到了,就图省事地显示成了已死吧。

嘛,该怎么说呢,身为若叶姬色本尊的D压根就没转生到这个世界,而作为替身的我也没有死,老师持有的情报也有着各种各样的错误呢。

老师的眼睛也盯着空无一物的空中,大概现在正在确认独有技能吧。

「……真的是,若叶同学吗?」

「是的。」

虽然实际上并不是,但是要说明的话就太麻烦了,而且我和D的关系甚至都没跟魔王表明过呢。

这里就老实地肯定吧。

「但是……」

「现在的我并没有显示在老师的技能里。」

「诶!?」

老师震惊到无以复加。

然后看到了好好回应着的我,吸血子和鬼君也震惊到无以复加。

就、就算是我,努力的话也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应对啦!!?

「虽然我也想重温旧情并一一说明,但因为现在我们都是百忙之身,就择日再叙吧。」

虽然有点强硬,但话题就暂且告一段落吧。

并不是因为我对说话感到很发愁哦?

只是稍——微,在别的地方又发生了点问题。

是发生了我不赶过去不行的案件呢。

这里就交给吸血子——的话会感到很不安,所以就拜托给鬼君吧。

「给帝国军和魔族军撤退指示。」

「撤退?」

事先向鬼君传达了撤退的指示。

「妖精们怎么办?」

「以撤退为优先。」

虽然可能的话是想要歼灭妖精,但现在没工夫说这些了。

然后,山田同学一行就交给哈林斯了。

我一瞬间睁开眼睛,给哈林斯递了个眼神。

光是这样就已经传达到了我的想法——的话就好了……

希望他能用什么花言巧语说服老师和漆原同学从这里撤退。

因为,我有点缺乏在这之后不把这一带卷进去的自信。

「……我知道了。白也多注意点。」

「等等。我可还能接着打呢?」

吸血子好像在说什么,但很遗憾,之后的战斗就算是吸血子我也觉得很艰难。

一台强强机器人那种程度的话虽然不至于干不掉,但在此之上的东西出动了呢。

也没有说服吸血子的闲工夫,这就交给鬼君吧。

那就这样,转移。

转移之后就感受到了空气的振动。

这是在妖精之里各地发生的冲突中,最为激烈的战斗所引起的冲击波所造成的空气振动。

一边是率领着蜘蛛怪军团的世界最强级别的魔物——女王。

与之相对的另一边则是,妖精的最终兵器。

没错,妖精终于出动了。

刚才为止作为对手的强强机器人完全无法比拟的,兵器。

虽然强强机器人也有着超越上位龙的战斗能力,但一眼就能明白这个甚至超越了那个强强机器人。

转移之后映入我眼帘的是,正遭受蹂躏的蜘蛛怪军团。

和过去的我一样的小蜘蛛、成长之后的大蜘蛛和不断成长之后的更大的蜘蛛,同样束手无策地惨遭蹂躏。

女王甚至都包含其中。

漂浮在空中的那个。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就是海胆。

直径大约十米的巨大球体。

从那个球体伸出了无数棘刺。

嗯。是海胆呢。

金属制的巨大海胆。

虽然这个海胆有着让人不知该作何反应的外表,但是其性能却相当的不妙。

全身伸出的棘刺,实际上是一根一根的炮筒,对地面持续进行着地毯式轰炸。

无处可逃。

炮弹从海胆所在的上空如雨点般降下,将地面变成一片焦土。

森林消失。

连带着身处其中的蜘蛛怪军团。

连女王也不能从轰炸中幸免,身体不断地被削去。

女王的巨体因为目标过大,直接变成了轰炸的活靶子。

原本的话,女王甚至能用着与那个巨体不相称的速度来躲避敌人的攻击。但是在无法躲避的广范围内到处撒下炮弹,再怎么说也没办法应对吧。

006

但是,该说不愧是女王吗。

这就是女王的矜持吗。一边承受着炮弹雨的直击,一边在嘴中收束着黑色的光——这种前后矛盾的能量。

是吐息。

身为最强级别魔物的女王,全力放出的吐息。

极粗的黑色光线朝着浮在空中的海胆飞去。

海胆放出的炮弹被消灭,迸发的能量甚至将海胆本体变为灰烬。其光线甚至直冲宇宙。

我幻视出了这般光景。

因为其中就是蕴含了此等的威力。

女王全力的一击,被誉为有着直击的话甚至可以削去山体,改变地形程度的破坏力。

直径不过十米程度的金属块之流,甚至连存在的痕迹都能一并抹去。就是有着如此的力量。

本应如此,但海胆仍旧健在。

海胆被吐息直击。

甚至连躲都没有躲。

就仿佛在说『都没有躲的必要』一样。

张开在海胆周围的结界消去了女王的吐息。

消去,了。

并不是防住了。

那个结界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消去了女王的吐息。

就像是原本就没有存在过一样。

这是强强机器人也搭载了的抗魔术结界。

而且,输出功率比强强机器人的结界要高得多。

强强机器人那种程度的结界的话,女王的吐息理应已经贯穿了。

即便不能一发打倒强强机器人,也应该多少能造成些伤害。

但是海胆却没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对于能让吐息无效化的海胆,女王也束手无策了。

所有的远距离攻击都会被海胆张开的结界所防住。

仅剩的攻击手段就只有纯粹的物理攻击了。但源源不断倾注而下的炮弹却使其无法施展。

女王虽然打算利用空间机动跑到空中,但一步都未踏出就被炮弹钉在了地上。

每当受到炮弹的袭击,女王的身体就被削去。而身体再生前,下一波的炮弹又会袭来。

那个和老妈同种的女王,居然会毫无办法地惨遭蹂躏。

居然开发出了这么恐怖的兵器。

光这一台就能征服世界了吧?

虽然也有着炮弹的残量、运转所需的能量之类的问题就是了。

话说回来,弹药完全不会耗尽呢。

肯定在内部进行了空间扩张之类的,把弹药都放在异空间里了吧。

不是的话就太不合理了。

啊,现在不是这么悠闲观察的时候。

这样下去女王就要被干掉了。

就看我在此之前插手,把海胆击坠吧!

好,流星弹发射!

发射的流星弹直击了海胆!

以震撼鼓膜、不如说是直接以冲破鼓膜的势头,声音、甚至都可以说是冲击波袭击了过来。

啊啊啊啊!我的耳朵啊啊啊!

啥啊这是!

这不是比砸强强机器人时的轰鸣还要巨大吗!?

然而,我立刻就知道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海胆,还健在。

你开玩笑的吧?

吃了流星弹还能安然无事……

刚才的轰鸣,是海胆防御流星弹所产生的声音吗。

这样看,那个海胆的结界是双层构造的呢。

流星弹并不是光靠物理性的耐久力就能防住的攻击。

也就是说,可以很自然地考虑到是结界有着对物理攻击的防御力。

恐怕,双层构造的外层张开着抗魔术结界,而内侧则张开着物理防御结界吧。

如果反过来的话,构造层面上抗魔术结界就会把物理防御结界消去了呢。

魔术展开的攻击由抗魔术结界阻断,而物理攻击则由物理防御结界防御。

到底是大吃特吃了多少能量才能运转这样的兵器啊……

混账波狄玛斯,别把这个世界贵重的能量浪费在这种地方!

虽然我明白向波狄玛斯抱怨也无济于事,但就是想说!

姆……

不过,这该怎么办呢……

并没有能贯穿双层构造结界的方法。

不,并不是说做不到哦?

只是,要是那么干了这边也必须要消费惊人的能量才行。

说实话,太浪费了。

因此,我准备使用别的方法。

说实话,我其实并不太想做这个呢。

现在只能舍卒保车了。

披露流星弹的时候,我刚刚学到不能搞错使用底牌的时机这个道理嘛。

在这里为了留一手,而让海胆为所欲为可不行。

那么,就让我在这里揭露我的一张底牌吧!

我张开了眼。

力量向眼瞳集中。

随后,让海胆进入视野。

暴食的邪眼发动!

这个邪眼是我成神之后开发的新邪眼。

其能力和魔王的暴食技能很相似。

因此才命名为暴食的邪眼。

其能力,说白了就是抢夺能量。

将视野内的魔术分解为能量并吸收的邪眼。

海胆所搭载的抗魔术结界,严格的来说也是魔术的一种。

是妨碍魔术并消去的魔术。

这就是抗魔术结界的真面目。

这样的话,只要开发出能把‘消去魔术的魔术’消去的魔术就好了嘛。

在这里得到注目的就是,魔王的大罪技能——暴食。

暴食的能力就是能把一切转变为能量,并吃掉。

暴食的邪眼就是解明了其原理,并把变换成能量的对象限定为魔术的改造产物。

这是我为了对付邱列邱列而开发的底牌之一。

因此,我不是很想让邱列邱列看到呢。

但是,不愧是为了对付邱列邱列这个真神而开发的邪眼,暴食的邪眼效果极大。

它自满的抗魔术结界被恶食的魔眼吞食,在内侧的物理防御结界亦是。不止如此,甚至悬浮用的魔术也被吞食,海胆朝着地面落下。

而女王已经蓄势待发。

海胆虽然也射出炮弹试图进行抵抗,但落到地面还失去结界的海胆已经毫无胜算。

女王巨大的牙贯穿了钢铁海胆,把它变成了一堆废铁。

赢了。

就在我这么想的瞬间,海胆爆炸了。

而女王则零距离接下了爆炸。

其上半身直接消失,剩下的下半身则失去力量倒向地面。

混蛋!

竟敢在最后的最后给我玩自爆。

不过,以女王为首的蜘蛛怪军团全灭虽然确实是个沉重的打击,但反过来说只是这样就成功破坏了妖精的最终兵器了呢。

只能当成必要花销来接受了。

而这么考虑着的我的视野中,映入了浮在空中的海胆的身影。

而且,还是无数台。

………………啥?

咦?

嗯?

嗯嗯?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给我等等!

等下等下等下!?

诶!?

海胆不是只有那一台吗!?

而且,不觉得太多了吗?

就这么一眼望过去就有超过百台的海胆浮在空中了哦?

而且,在那个中心还浮着一个比海胆大的多的正三角锥形的什么东西哦。

难道说,海胆压根不是什么最终兵器,而是量产型兵器?

然后,那中央的三角锥才是真正的最终兵器?

机器人的时候也是,强强机器人的时候也是……

又是这种展开吗!

可恶啊!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