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四卷黑4独白吸血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虽说经历了那样的相遇,但我还是继续同弗德伊来往。

既然被人当成傻瓜,那就必须得让他刮目相看。

我为此开始深入了解人类,并为了验证成果时常跑去找他。

于是这样的日常开始了。

原本的目标莎丽儿就只能先放一边了。

因为我只要去见那女人就会被老爷子赶回去,最后变成我与老爷子的密会,这般不断重复。

只能说没什么比这更可怕的了。

……这段回忆还是不要继续深挖了吧。

我见弗德伊时做得最多的还是玩游戏。

转生者们原本的世界里不是有将棋这种游戏吗?

这边的世界也有与它类似的东西存在。

当初尤利乌斯和修学下将棋,因为输了十分不甘心,所以我也以哈林斯的身份陪他下。

把吃掉的棋子为自己所用这种规则还是相当新颖的。

因为这边的和那个将棋不同,被吃掉的棋子将会完全被舍出棋盘之外。

而与此相对它的棋子种类比将棋要多出许多,棋盘大小也要更大一些。

因此它也相当的复杂,每进行一局都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所以删减了部分棋子并缩小了棋盘面幅的简易版在市面上更加流行。

而会用正规版进行对局的也就只有职业选手以及那些老鸟了。

弗德伊就属于后者。

正如同他的威名在商界如同魔王般令人胆颤那样,他在棋盘上的操控技巧也堪称一流。

我甚至认为他就算是以职业选手为对手都能下的有来有回。

然而对上我他是一局都没赢过。

毕竟龙与人类的脑力存在领域上的差距。

棋下不过也是理所当然的。

小孩子气?

也许吧……可头次见面时他不也是那样吗?

所以作为小小的报复,只是在棋局中不留手而已完全没必要大惊小怪。

那一天我也在和弗德伊下棋。

「姆……」

在我移动棋子的同时,弗德伊停下了动作发出了声短暂的呻吟。

之后他盯着棋盘看了很久,不过最后好像还是放弃了般叹息了一声,深深地靠向了椅背。

「认输了」

弗德伊认输了。

正确的判断。

因为无论怎么看弗德伊都没有能够逆转的棋路了。

「哎呀,我原本还对自己的技术有几分自信的,但没想到竟输到这种地步,不过倒也释然了啊」

弗德伊虽然输了,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的话也更像是发自内心,而非为了掩饰不甘。

接着他像是要再来一局一样把手伸向了棋盘。

「还来吗?」

面对正在兴头上还要继续对局弗德伊,我感觉有些腻了。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这个游戏每进行一局都要很长时间。

因此,我对明知如此却还要继续的弗德伊不禁有些傻眼。

「因为你的时间还充足的很,稍微为时日不多的老人用一些也不会遭报应的」

的确身为龙的我没有寿命这一概念。

虽说下一局相当花时间,但是这对活了无数岁月的龙来说仅仅是沧海一粟。

稍微陪他一会儿也不算是浪费时间。

「时日不多吗……」

我意味深长地嘟囔了一句。

我与弗德伊下棋的地方是间宽敞的房。

虽说宽敞,可这对身为大富豪的弗德伊来说用来生活还是稍感狭小。

而且房间中只准备了最低限度的日用品,整体感觉也十分简朴。

勤俭节约的话风评是不错,但这很难说是和弗德伊相称的住处,毕竟他的资产总额和这地方的价值相比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位数不同。

更重要的是这间房间一扇窗户都没有,连房间里的灯都调低了亮度就显得非常诡异。

「是啊……不过就连我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时日不多了」

没错,顺着弗德伊那因露出自嘲般苦笑而上扬的嘴角看过去,就能看到锋利的犬齿。

「唉……我想我的人生也算是比大多数人更加跌宕起伏了,但从没想到会在将死之时变成这样」

「是啊,再怎么知识渊博的人我想都猜不到会成这样吧」

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就连身为龙的我都没能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

换成转生者们的形容方式应该就是『晴天霹雳』了。

拿游戏举例的话,就像是被人从外部掀翻了棋盘一样。

弗德伊身上发生的事情就是有这么离谱。

关于那件事件我也仅仅了解到些传闻。

毕竟我也不是时时刻刻窥视着人界的。

所以我只是听当事人弗德伊讲过,而没有直接去现场调查过。

当时沙利艾拉会正集中力量暗中追查某个犯罪组织。

说是某个犯罪组织,但其实是把好几个组织集中到一起的复合组织。

只不过他们之间的联系微乎其微,甚至一开始连他们之间的联系都没掌握。

因此追查过程困难重重,要将其破获会很花时间。

沙利艾拉会也认识到了这点,于是一反常态,稍微采取了些强硬手段来着手拿获他们。

不过沙利艾拉会的判断应该是没错的。

如果继续放任那个组织,受害范围毫无疑问将会继续扩大。

可惜的是即便如此还是晚了些。

因为那个犯罪组织仅仅是为了成为某个男人的棋子而存在的。

说到这里我想应该都猜得到了吧,那个男人指的就是波狄玛斯。

他一点一点地控制了世界各地的犯罪组织。

从来不出现在台前。

几乎所有组织都不知道他们跟波狄玛斯有关系,其谨慎着实令人哑然。

不过就算他再谨慎,暴露也只是迟早的问题。

因为他涉足的范围太广了。

让沙利艾拉会抓到他狐狸尾巴的契机,正是孤儿。

沙利艾拉会当时经营并支持着世界各地的孤儿院,于是他们发现了件很奇怪的事情。

那就是这些孤儿频频失踪。

孤儿们通常会被养父母领走,或是成长到一定年纪后离开孤儿院。

然而,其后下落不明的孤儿人数似乎在增加。

虽说即使是沙利艾拉会也不会一一掌握所有离开孤儿院的孤儿的行踪。

不过为了尽可能地不让他们离开后就陷入困境,沙利艾拉会也建立了一套支援机制。

大多数孤儿会选择直接拜托沙利艾拉会经营的工作中介所帮忙安排。

在那里他们会得到一份足以解决温饱的工作。

可就是这样一所本应被众多孤儿利用的设施,从某一天开始来到这里的孤儿却在逐渐减少。

一般来说这种细微的变化是不会被察觉到的,可莎丽儿却注意到了这点可疑之处,接着命令下面开始进行调查。

结果调查发现有数名孤儿失踪,而其背后则是波狄玛斯所操纵的组织在捣鬼。

而被拐走的孤儿们则成了波狄玛斯人体实验的受害者。

与爱丽儿所在的孤儿院中的奇美拉们受到的是先天性奇美拉培育实验不同,被拐走的孤儿们所受到的是后天性奇美拉培育实验。

而且十分遗憾,后天性培育要比先天性难得多,所以那些被拐走的孤儿几乎都没能获救。

被营救出来的也就只有还未来得及做实验的寥寥几人。

正因为如此,沙利艾拉会连仔细收集证据然后揭发这个组织的时间都没有了。

他们毅然决定直接倾尽全力对犯罪组织展开突击。

虽然不知道弗伊德为此撒了多少钱,但据说这之后各国都对沙利艾拉会的暴走视而不见。

其次对国家而言沙利艾拉会也是在为他们排除毒瘤,怎么想这对双方而言都是十分有益的事情。

至于那些与组织勾结的国家就不清楚了。

毕竟运营国家不能只在明面上进行。

暗地里就算是犯罪组织,如果能利用的话也要充分利用。

正所谓必要的邪恶。

不过肯定也有只是单方面占便宜的国家吧,那些就另说了。

而至于如何处理犯罪组织被铲除后的空缺,这就该轮到政客们展现实力了。

如果弗德伊还健在的话,那么他就会直接介入其中回收远高于先前所花费的钱财,可遗憾的是这次事态并未能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如此发展。

如前所述,沙利艾拉会采取了相当蛮横的手段来拿获这些犯罪组织。

而其中包括直接动用武力。

沙利艾拉会有时会向争端地区派遣医生。

而为了保护这些医生,沙利艾拉会还成立了一支部队,而表面上是家民营保安公司。

即便是沙利艾拉会,在必要的时候也要弄脏双手。

这支部队便是为此而成立的。

不用说,在拿获这些犯罪组织的过程中,这支部队也大显身手。

事先要说明的是,这支部队在拿获过程中并没有过失。

毕竟身为受害者的弗德伊都这么说,我听过之后也表示同意。

这件事并不是谁不好,只能说是运气不好。

……不,是有一个人不好。

那就是波狄玛斯。

波狄玛斯的人体实验涉及了多个领域,而其中之一就有吸血鬼化。

说到吸血鬼的话,这个世界中首先能想到的就是苏菲娅了。但直到她出现之前,吸血鬼已经很久不曾存在于世间了。

换句话说就是被灭绝了。

关于吸血鬼灭绝的历史现在就先放在一边吧。

吸血鬼已经很久不曾出现了,实际上即便是弗德伊还活着的那时候,也没有其存在。

转生者们或许会觉得,这个世界既然有龙,那么会有吸血鬼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但事实恰恰相反,正因为有龙,所以才没有吸血鬼。

更确切的说,是因为有莎丽儿在吧。

实际上就像龙和天使一样,吸血鬼也是存在的。

你们以为苏菲娅是因为技能才会那样吗?

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吸血鬼。

只不过是给转生成吸血鬼的小姑娘,又加了些符合吸血鬼印象的技能罢了。

不过为了让她能作为吸血鬼出生,D肯定也做了一些调整吧。

所谓吸血鬼其实是一种魔术生物,是以魔术之力创造出的后天种族。

因此只要掌握了相应的魔术,无论是谁都能变成吸血鬼。

可是,你们想想看,如果存在这种咬一下吸口血就能增加同伴的种族,那肯定会破坏生态系统的吧?

吸血鬼就像热病一样,一旦蔓延就不可收拾。

因此,这就和莎丽儿保护原生物种的使命相抵触,龙也会尽其所能消灭吸血鬼的存在。

吸血鬼就像外来物种一样,被彻底消灭了。

结果在这个世界上,吸血鬼就只出现于童话故事中了。

明明是童话故事,里面却有吸血鬼,很不可思议?

问题是,存在感强的东西自然就会广为人知。

主流观点认为,人们可能会在深层意识里无意间感受到一些遥远的存在,然后把他们创作出来展现在世间。

转生者的世界中也有龙与天使相关的创作吧?

像这种创作出来的生物,他们真的只存在于创作之中吗?

就是这个意思。

不论是我们龙还是莎丽儿,都不会连这种创作也要管制。

所以几乎所有人类都认为这些只是虚构的生物。

可波狄玛斯却偏偏不知怎地,独自研究出了吸血鬼化的魔术。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他毋庸置疑是个天才。

不过即使天才如他,似乎也没法从零开始创造出完美的术式。

说白了就是,他的吸血鬼化魔术其实是个失败品。

被吸血鬼化的人全都失去了理智,变成了只会袭击眼前生物、并吸食其血液的怪物。

而这些半吊子的吸血鬼,就被关押在了波狄玛斯手下的一个组织中。

作为被诱拐孤儿的受害者。

而实际上他们也的的确确是受害者。

接着为了营救他们,沙利艾拉会出动了自己的部队。

这支部队干脆的解决掉了这个组织开始尝试营救受害者们。

可遗憾的是由于实验的影响受害者们全都失去了意识,向着部队的人们展开了袭击,但就算如此,部队还是成功的保护下了他们。

说到这里大概也能猜得出来这支部队发生了什么情况吧?

啊啊,没错。

部队中的数人被变成半吊子吸血鬼的受害者们咬伤了。

再往后发生的事情的事情更不用说了,被咬的人全都变成了吸血鬼,并且和遭到人体实验的受害者一样开始发狂。

更糟糕的是,这些被咬的人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吸血鬼化。

如果是真正的吸血鬼只要在咬下并吸血时有意识的让对方成为吸血鬼,那么在这个瞬间对方就会完全吸血鬼化。

可半吊子吸血鬼却与之不同。

虽然这段时间因人而异,不过潜伏期大致也有好几天。

接着会在某个时间点身体情况急剧恶化、举步蹒跚、下一个瞬间就会失去理性。

部队中被咬的人就是这样一个个变成了半吊子吸血鬼。

弗德伊变成吸血鬼的原因,正是那个不对中的一员。

我听说还是那个部队的队长。

当时他正在向弗德伊报告对组织的揭发状况以及在现场的一些感想,结果他就在这个糟糕的时间节点变成了吸血鬼。

接着袭击了刚好正在眼前弗德伊。

至于那个队长的事情我并不清楚……

因为我完全没见过他。

但是据弗德伊说,那名队长在作报告的时候对吸血鬼化的受害者们深表同情,并对那些犯人们露出了非常愤怒的神情。

他竟然能得到弗德伊如此的信赖,想必一定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吧。

所以其他人在得知他袭击了弗德伊的时候,好像都觉得很难以置信。

这般人物竟会突然行凶。

随着身为重要人员的弗德伊遭袭,他们吧吸血鬼化这种可怕现象的原因迅速调查了出来。

最初的人体实验受害者,还有被他们咬的部队人员这些二次受害者。

再有被队员们咬的三次受害者。

都被迅速进行了隔。

如果隔离行动再慢上几分,说不定吸血鬼化的冲击会瞬间蔓延至全世界。

当时的情况就是这么危险。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也正拜弗德伊遭袭所赐,才得以在损失最小的时候解决,甚至可以说损失这么小简直能称为奇迹。

然后还有另一件能被称为奇迹的事情。

那就是弗德伊的意识。

按理说受害者都会失去意识,但弗德伊却是个例外。

弗德伊在被队长咬伤的时候因为出血量过多,导致已经年迈的他徘徊在生死之间。

可他虽然曾一度陷入昏睡,不过最终还是恢复醒了过来。

他在昏睡的时候已经露出证明吸血鬼化的异样犬齿,都认为就算能醒过来也不会保留理性。

因此弗德伊就以被按倒的状态被束缚起来了。

后来弗德伊在醒过来后好像对这一做法表示抗议,愤怒着让斥责赶来的医师让他快点解开束缚。

至此医师好像也明白了弗德伊还保留着正常意识。

而至于他为什么能保留意识的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就连我也搞不清楚,因为生命时而会发生一些远超乎我们想象的事情。

弗德伊这件事如此,波狄玛斯也是如此。

大概,弗德伊是靠心底里那一肚子坏水战胜了吸血鬼化的诅咒吧。

可话虽如此,弗德伊已经吸血鬼化这一事实却无法改变,难保何时就会像其他受害者一样失去意识。

所以弗德伊就被隔离起来了。

我所来的就是隔离弗德伊的地方。

「唔」

弗德伊再次发出了呻吟。

被隔离的弗德伊现在非常闲,

所以我偶尔就会到他这里陪他下上几盘。

而且就算是在隔离,这也不能阻止身为龙的我与人类见面,这间隔离设施的管理者虽然十分顽固,可也不曾阻止过我的拜访。

「不能悔棋哦?」

「鬼才悔棋,正因为人生能反悔的情况少之又少,所以人才会害怕做错事啊」

正如他所说,仅在我的记忆里,弗德伊完全没悔过棋。

「可人会犯错,一定会犯错,而随着错误的堆积,人们会制定规则避免新的错误发生,就算收效甚微,但这么做还是能减少错误的发生,人类的历史可以说甚至就是犯错的历史。也正因为有这些历史,所以才有了以此为戒的当下,即便如此犯错这件事还是不会消失」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弗德伊趁着说话的功夫移动了自己的棋子。

我也立刻动了自己的棋子,然后再次轮到弗德伊,接着两人开始反复这一过程……

但弗德伊突然陷入了漫长的思考,两个人停了下来。

「其实我也不是在一味地积蓄着无意义的败北,通过一次次的败北,我总结出了教训,而从这些教训中所得出的就是这一手!」

弗德伊大声宣言到,接着移动了棋子。

而我却对他这一步棋毫不动容,打出了一手完美的对应。

一种微妙的沉寂瞬间充斥了整间屋子。

「就算再没错,也不能说是最好的,这就是最经典的例子了……」

「这说法不错」

弗德伊这个男人很能说会道。

在下棋的过程中他所讲的内容从无所谓的杂谈,到连我都感到钦佩饱含深意的道理几乎无所不涉及。

「因为语言才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也可以说人类的历史是一段诡辩的历史」

「不、这就不太对了」

也就因为他开始说这种搞不清是真还是玩笑的话,很多时候我都吃了他的烟雾弹。

「没什么不太对的,因为有龙这一绝对者存在,我们人类才没依靠武力,虽然最终起到作用的还是武力,但是在此之前的文斗往往才是关键,诡辩,怎样才能蒙骗对方。也正因为我一直在做这种事,所以现在说起话来才会成这副模样」

「不要把你说话的坏习惯归咎在历史上,另外希望你不要随意把锅扣在我们龙头上」

能把诡辩做到像呼吸一样,弗德伊毫无疑问是个天才了吧。

真是个讨厌的天才……

「唉,你这三寸不烂之舌真是让人佩服」

「我自认只有这点当今世上无人能敌」

如清风拂面般接过下了我的讽刺,弗德伊满脸得意的走了一步棋,不必多说,我紧接着也走了一步,直接打消了他那满脸得意。

「比下棋赢你不了我,比口才我赢不了你」

「我想也是,毕竟人和龙的思考速度不同,估计我就算再怎么挑战你也没办法赢你吧,太不可思议了明明都是用同一个脑袋在思考,可为什么我下棋赢不了,斗嘴输不了呢?难道说虽然在单纯的计算能力上龙更强,可在小聪明上人类更占优吗?」

弗德伊在盯着棋盘的同时不知为何非常开心。

「我从未曾质疑过龙的伟大,可就算伟大如龙一定也不会是完美的,龙是没有人类这种小聪明的,因为就算没有也依然很强,就算不像人类那样使用卑劣手段,通过堂堂正正的对决也能从绝大多数对手上取得胜利,所以对龙没必要掌握这些,而这正是龙的怠惰,因为从骨子里看不起这些,所以才会被人类的卑劣算计,就像现在我眼前这一幕,就如同被我的花言巧语所驱使,亲身前往人类相扑场上苦战的龙一样啊」

弗德伊欢欣雀跃的说道。

明明在棋盘上我是收获了压倒性的胜利,可不知为何我却从弗德伊的话语中感受到了败北的滋味。

全部都如眼前看到的,从龙的视角来看,我就像是被一个脆弱、狡猾的老人玩弄在鼓掌之中。而且从客观上来判断这也是无限接近正确的。

身为龙的自己竟然被人类这种下等生物如此对待着。

虽然他当时已经不是人而是吸血鬼了。

可那些都无关紧要。

「人类很卑劣,比龙所想象的还要愚蠢,历史不断积累着错误,即便从中吸取教训,可仍然会出错,错着错着还是错了,更为讨厌的是,随着每次犯错,人还会变得更为狡诈。所以只要犯错损失就会更大,明明这一切都是为了减少损害,还真是邪门。」

虽然被玩弄在鼓掌之中,但之所以就算在如此地步我还是想用人类的的视角去面对弗德伊,这是我对自己的一种试炼。

这一切都是我为了见莎丽儿前的一场测试。

「你身为龙却学习了人的处世方式,可我想即便如此你还是没有真正的了解人类,正如我刚刚所说,人类的愚蠢远超龙的想象。莎丽儿大人她一直在面对着那样的愚蠢」

弗德伊又走了一步棋,而就在他的手似离非离的时候我也走完了自己的棋。

「认输」

弗德伊露出了坦然的表情接受了自己的败北。

「神与人,也许只有同时拥有这两种视角的你,才能为莎丽儿大人带来变化吧。人类已然是没了希望,可单是神又不行,只有既是神同时又能理解人类的存在方才尚有一丝希望」

这是输家送给赢家最大限度的建议,同时也是——

愿望。

「我已经这幅样子了,应该再也没办法从这里出去了,交给你了」

变成吸血鬼并被关在隔离设施中的弗德伊能做的事情非常有限。

尽管在资金层面上能得到些许的通融,可也就仅此而已。

像之前那样帮助莎丽儿的行为也有了限制。

「莎丽儿大人就请你多加照顾了」

面对说出这些并低下头的弗德伊,我什么都没说。

说到底我真的能为莎丽儿做些什么吗?

我没办法明确的回答这个问题,所以我没办法轻易的向他作出回应。

这份不安果然应验了……

我没能回应弗德伊的期待。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