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四卷黑3金融界的魔王之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说起莎丽儿和我的关系,有一个不可或缺的人物。

爱丽儿?

不。

虽然至今为止我和爱丽儿有着长时间的往来,但在我当时的认知之中,爱丽儿只不过是作为莎丽儿保护的孩子中的一个。

而且,那个孤儿院出身的孩子们之中也净是些厉害的家伙。

最先要说的,比如初代的勇者,还有初代的圣女,兽王,以及煽动王……

都是些在系统刚启动之后乱来的家伙。

和那些家伙相比爱丽儿的存在感很低。

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当时的她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力量的少女罢了。

在那时的混乱期中生存下来就几乎算是奇迹了。

如今认识爱丽儿的人恐怕难以想象吧。

总之,对爱丽儿的印象很薄弱。

……言归正传。

在我和莎丽儿正式开始交流之前,有一个人挡在我面前。

嘛,说实在的,这家伙是来妨碍我和莎丽儿见面的。

这个男人的名字叫做弗德伊。

对了。

他是给沙利艾拉会出资,被人称为金融界魔王的男人。

虽说如此,我和弗德伊相遇之时候他已经很老了。

在金融界被畏惧的全盛期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但他运用余生资产的一部分,将其利益的一部分出资给了沙利艾拉会。

就算只是一部分也对沙利艾拉会的运营有了极大的帮助,足可窥见弗德伊的总资产的一鳞半爪。

他有那个意思的话,大部分的事情都可以用财力强行解决。

而且,不仅金融界,在政界也有很多关系。

正因为有他这个靠山在,沙利艾拉会才有这么大的权力在手,这么说也不为过。

不过,对于作为龙的我,人类的资产有多大都是些不足称道的小事。

资产之类的不过是人类之间的东西。

钞票对作为龙的我有意义吗?

就是这样。

对我来说,弗德伊也不过是人类芸芸众生中的一员而已。

直到我与他相遇。

我和弗德伊的见面,是在我准备直接去向莎丽儿抱怨的时候。

就跟之前说的一样,我不满莎丽儿的做法。

虽说只是暂时的观察了一下,但越是观察不满累积得越深,终于有一天超越了忍耐的界限。

然后,为了抱怨准备直接去莎丽儿面前。

到达的地方是沙利艾拉会运营的医院,刚好莎丽儿来这里视察。

然后,不幸的是,在场的还有同行的弗德伊。

不幸,对,是不幸。

虽然考虑到将来我们的交流很难说这次和他相遇是不幸,但这也是如今的我的想法。

对那时候的我来说那次相遇除了不幸还有什么呢。

毕竟,在我的一生当中,被人类当作傻瓜对待,从前往后都仅有那次。

与其说是发怒不如说是目瞪口呆,现在想起来也挺好笑的。

嘛,被当成傻瓜也是有理由的。

毕竟,我当时的态度实在是不像话。

「为什么要做那种慢吞吞急死人的事?」

我遇到莎丽儿后劈头就说。

这句话就算被人认为是在挑衅也没办法的吧?

即使不是那样被当作是麻烦也是理所当然。

事实上,那时候莎丽儿无视我直接走过去了。

跟着莎丽儿的弗德伊也,仅仅是瞥了我一眼就从我身边穿过。

「喂!等等!」

嘛,对当时的我来说无视是一种侮辱,所以大声叫停他们。

明明是我这边先无礼。

但弗德伊只是吃了一惊,但还没生气吧。

但下一句我放出的话,触到了这家伙的逆鳞。

「你这家伙明明能够救,为什么见死不救!」

这是什么意思呢?

地点是沙利艾拉会运营的医院。

莎丽儿前去视察。

然后,莎丽儿在那,知道了自己在上回视察时看望的孩子病死一事。

上回的交谈也被我偷偷用千里眼看到了。

「大姐姐谢谢你!」

「无需多礼。因为这是我的使命。」

「再见呀!」

「欸。再见。」

这样说着和莎丽儿道别的孩子,想要再见一面却成了不可能。

孩子得的是难治之症。

但,这是以人类的基准而言的。

使用莎丽儿的力量的话,那个孩子应该可以完全康复吧。

我认为莎丽儿的活动拐弯抹角,最让我急躁的理由就是这个。

就算不经营医院,莎丽儿有那个想法的话得救的生命会更多。

但是,莎丽儿没有这么做。

尽管如此,那天莎丽儿听闻孩子的死讯后,还是露出了一点悲伤的表情。

明明没有拯救能得救的生命,却浮现出那样的表情。

对我来说非常不愉快。

所以才那样怒斥。

「请在医院保持安静。」

但是,对我的怒斥的应答,却是完全无关的内容。

不,考虑到地点是在医院的话,这是相当认真的意见吧。

就算如此我也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回答。

虽说我只认识莎丽儿一个天使,但天使这种物种是一个难以理解的存在这件事我可能就是在那时认识到的吧。

「那种事谁管啊!」

像是为了盖过这难以应对的回答,我大声叫了起来。

然后对着莎丽儿,你的话肯定能轻松治好病人的吧,这样逼问道。

「再一次警告。这里是医院。在医院保持安静是常识。」

然后莎丽儿并没有放过我。

「还有,这里是内科和外科的医院。并不负责脑袋的问题,所以建议到别的的医院去。」

叫人保持安静还不够,还毫不在乎地痛骂我。

「噗!」

而且,旁边还有一个嘲笑我这样子的男人。

话说到这应该明白了吧,这男人就是弗德伊。

我怒视着弗德伊,骂道:

「区区下等生物」

「啊啊,失礼了。但从旁人角度来看下等的到底是那边呢?」

……那时候我还很年轻。

面对人类也只会痛骂下等生物。

对于弗德伊对我痛骂的回应,本来我准备用更加辛辣的语言回应。

但那时我注意到周围有相当的视线集中到我身上。

嘛,在医院大喊大叫是当然的。

在那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注视着这边。

都是一副为难的样子啊。

莎丽儿的警告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话说在前,我对于人类的视线是毫不在意的。

……虽说不能当成借口。

对当时的我来说人类之流是微不足道的存在。

也就是说,没必要一一在意这些不足入眼的存在的视线。

然后,我想到了认知的不同。

在我看来莎丽儿是神。

不是人类。

当然,我自己是龙,不是神,也不是人类。

虽然我是以人类是不足入眼为前提而对话的,但在一无所知的人类看来听了我的话会怎么想?

说着神怎么样怎么样的,医生治不好的病你能治好什么的,完全是无稽之谈。

迷惑至极,没有常识的男人。

被这样看待不奇怪。

就像莎丽儿所言,是就算被要求去治脑袋的医院也不为过的行为。

这也有拟态成人类的原因,无论是我还是莎丽儿看起来都是一个人类啊。

就算被不知真相的人类这样看待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这也是我不在意人类眼光的失误。

但早已过了能蒙混过去的地步了,而且区区人类也没有必要让我刻意蒙混过去。

「无礼之徒!你小子想死是吗!?」

所以,我贯彻作为龙的态度。

「欸呀欸呀?嘴上说不过就开始诉诸暴力吗?明明蠢得连被自己骂是下等的对象都说不过,不会真以为自己更优秀吧?啊啊,正因为这都不明白才蠢。失礼了失礼了。我总是以自己为基准来处事。理解不了比自己思考能力更低下的存在想的事呢。真是对不住了,请见谅。」

……就是这个。

说着这样那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样的话,用千言来回敬一言。

骂人的嘴上工夫我还真不知道比弗德伊还优秀的人。

……虽然我怀疑这是否能算得上是优秀的一种表现。

只是,嘴上胜不过便诉诸暴力,这句话伤害到了我的自尊。

若我真的对弗德伊出手的话,就真成了他说的那样是愚蠢的家伙了。

只有那个坚决不能认同。

……这么想的时候我就已经算是输了,不过这也是很久以后才察觉到的事了。

啊啊,被让我们侮辱成下等的人类所辩倒,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

「你的话我到外面去听吧。这里是医院。正如莎丽儿大人所说,不是和无关者起争执的地方。还是说,你是有连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都做不到的下等脑袋的家伙吗?」

「库……!」

接着,利用我的自尊,来强加自己的意图。

那时,我确实地被弗德伊逼到只能按他说的做的状况下了。

我可是龙哦?

只不过是人类而已。

该说是弗德伊很恐怖呢,还是我很丢脸呢。

我想不是后者……

……不,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

如此狼狈的我,现如今再装腔作势也没用了。

接下来是在弗德伊催促下,让我离开莎丽儿到医院外边的对话。

「跟踪狂在这里真是、少见啊」

「哈?」

不由得那样反问。

跟踪狂。

没想到会被叫做跟踪狂。

作为龙我,居然被人类当作跟踪狂。

不笑这个还笑什么?

「就算是跟踪狂也要适度啊。没听见吗?看起来你所言的上等生物都是耳背呢。以我的常识来说倒是相当奇怪呢,但一想到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就释然了。应该是哪里我不知道的以耳背为傲的文化吧!我是不能理解就是了。」

一不留神回他一句蠢话,你瞧,就是这个结果

就算这样对他来说也是手下留情了,真是性格恶劣。

「别说这种传出去不好听的话。我不是聋子,说到底我也不是跟踪狂。」

「哦呀哦呀?没有自觉,果然是笨蛋呢。」

「你说什么?」

作为骄傲的龙,绝不能认同我是跟踪狂这事。

尽管如此,弗德伊却在煽动我。

要是没有他之前的话,我早就把他毫不留情地杀了。

「呵」

然而,就像想要挑战我理性的界限一样,弗德伊把我当成是笨蛋一样故意叹了一口气。

我忍耐就要超过界限了。

「自称是至高种族的话,多少懂一些下等卑贱的人类的常识的话怎么样?龙大人?」

但,弗德伊的这句话让我打消了念头。

这句话让我哑口无言。

直到刚刚,我还以为弗德伊是不明白我是龙族的前提下与我对话的。

以为他是个因为不知道这件事才摆出这样态度的笨蛋。

但我错了。

弗德伊是知道我是龙族的基础上,还看不起我的。

看起来无足轻重,实际上判若云泥。

「你小子,知道这事还瞧不起我吗?」

「正是如此。要是有能看不起人的理由在,无论对方是谁我也会看不起他。」

老实说我的感想的话,就是「这家伙真奇怪」。

在当时人类的认识上,龙是绝不可违逆的存在。

虽说人的一生都可能不会碰见一次,所以感觉不到什么,但与龙敌对是愚不可及的行为,这是众人皆知的事。

把我当成傻瓜愚弄,做出全人类共识的笨蛋行径。

这就是名为弗德伊的男人。

很难理解,对吧?

「总之,现在和你没话讲。今天就请先回去吧。稍微学习下人类社会的知识,这样的话我把你叫做跟踪狂,瞧不起你的理由也应该能明白些吧。要是还不明白你就真的没救了,从此以后就不要再出现在莎丽儿大人的面前。」

尽管如此他还是说着人类常识的东西。

该说是骄傲自大呢还是……

正因为他是这样的男人,才能和身为龙的我相处吧。

至少,正因为被说到这里,我才想听听这家伙的话。

不是那样的话我根本不会听人类讲话吧。

连向我挑衅这样的事都计算在内,完全就是弗德伊的胜利了吧。

以上就是我和弗德伊的相遇。

可以说是相当具有冲击性的相遇。

和一上来就被打飞的莎丽儿的相遇相比,还真说不清楚哪个更令人印象深刻。

就是具有如此的冲击性。

若说与爱丽儿的往来是细水长流的话,和弗德伊的往来或许便是短且直接吧。

嘛,虽说相处的时间短,但考虑到人类的寿命的话应该算长的了。

……话说弗德伊和我相遇的时候就已经是老龄了?

就是如此。

以当时人类的寿命考虑的话,在系统构筑之前老死也不奇怪。

但实际上这家伙在系统构筑后还活得生龙活虎。

而且是即使在现代也有一部分人感到恐怖,并口口相传的狂暴传说。

毕竟,这家伙就是这个世界上的吸血鬼始祖啊。

不不,和我相遇的时候毫无疑问还是人类哦。

这家伙变成吸血鬼是在这之后了。

而且,不是经由本人的意愿。

那是不幸的事故。

只能说是卷入了灾害当中。

是人为引起的人灾。

引起人灾的就是那个男人——波狄玛斯。

当时的事件中基本上都有波狄玛斯的掺和。

因为弗德伊出资给沙利艾拉会,或许是妨碍到波狄玛斯了吧。

只是时机不好而已。

关于弗德伊成为吸血鬼的经过,就下次再说吧。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