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四卷间章波狄马斯的起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和莎丽儿相识的开端,并不怎么有趣。

不,因为是很有冲击力的相遇,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许还挺有趣的。

但是,如果是期待着恋爱层面的有趣的话,那事先说一下,我们相遇之时真的是半点相关的要素都没有。

虽然很遗憾,但并不是那种一见钟情之类的浪漫邂逅。

和莎丽儿的相遇是在别的意义上十分具有冲击力。

和恋爱毫无关系,而是伴随着更直接的冲击力的相遇。

啊啊,没错,直接的,呢。

毕竟,刚见面就立刻被打飞了。

很有冲击力吧?

系统运转前的世界,和现在的世界完全不同。

外表也好,其内面也好,一切的一切。

因为没有系统,理所当然的,能力值和技能也并不存在。

虽说因此人类十分脆弱,但是因为也并没有魔物这种存在,也没有变强的必要。

不能使用魔法,但相对的,科学得到了发展。建立起直指云霄的高层建筑,地面上铺设于土层之上的坚固平整的道路彼此相连,道路上则到处都是高速奔驰的汽车。

如果当时的人们看到人们现今的生活,肯定会觉得这是时代的倒退吧。

但实际上得益于技能的恩惠和如今依旧残留着的人们的智慧,并不能说是完全的倒退。但是能感受到这种异常的,也就只有知道当时情况的我、爱丽儿和达斯汀这些人了吧。

波狄玛斯估计不会在意这种事情。

如果说还有别的话,那就是转生者们了。

他们转生前貌似也是生活在文明发展到一定高度的星球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们也许会发现和如今生活不相称的、类似当时文明的余香一样的东西也说不定。

虽说为了消除这些东西,已经在系统中编入了使书籍之类的记录媒介劣化加快之类的小手段,但口授之类的方法代代相传下来的东西还没能消失殆尽。

就像是在证明,即便是面对强如D一般的神明,人类这般脆弱的种族也能与其抗争一般。

即便只是极其微小的抵抗。

虽然我也明白人们并没有那样的想法,这不过是我小小的愿望罢了。

……话题有点歪过头了。

总之,当时和如今就是有着会让人怀疑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差异存在。

而且,改变的不仅是世界,我自身也是同样。

虽说自己也有点难以启齿,当时的我十分傲慢。

坚信着人类是下等生物。

为了自身的名誉还请让我解释一下,这不仅是我个人的,而且也是龙族全体的想法。

龙,并不是指现在被这么称呼的魔物们,而是和我同族的真真正正的龙们。

现代的龙,不过是波狄玛斯以真龙的身体组织为基础,所制造出的奇美拉之一而已。

而其中的幸存者和其子孙,就是现在被称为龙的家伙们。

真龙则是和我一样,从出生瞬间开始就注定可以成为神的、强大的种族。

因此,我也真的认为只有龙才是最为优秀的种族,其他的种族皆位于龙之下。

虽然现在知道了D这种破格的神,并开始对这种思想产生质疑,但是当时的我完全沉浸其中。

因此,对于下等的人类旁若无人地在世界中蔓延开来这件事,我并不感到有趣。

为什么龙的高层不使用力量去支配人类呢。

我曾这么想过。

虽然对于龙来说,如今我还依旧只是小辈,但当时的我还要更加年轻。

也就是所谓年轻气盛啊。

因此,好巧不巧,发生了龙的小孩被人类诱拐的事件时,我的简直不快到了极点。

当时,龙在狭小的领地中过着低调的生活。

作为支配者的龙却过着这样的生活,对此感到不满的人有很多。

不过,对于龙来说论资排辈是绝对的。

如果年长的龙作出了指示,那么年轻的龙就必须要遵从。

因此,即便有所不满,但年长的龙命令说『就这么做』的话也会压制住情感去遵从。

龙的强度和年龄有着直接的关系。

并不会向别的生物一样,以双亲的优劣来决定孩子的优劣。

因此,年长的龙备受尊重,而孩童则全都得到平等的珍重。

长寿,或者说压根没有寿命概念的、作为个体又十分强大的龙,很少会生育孩子。

正因为十分少见,所以孩童都被万分珍视、百般呵护地养育着。

而好死不死的,偏偏诱拐了这个珍宝,这正是触到龙逆鳞的行为。

我自身和那个孩子并无关系。

甚至都没有见过那孩子。

而连这样的我都气得怒火中烧。

孩子亲族的怒火简直无法想象。

就算是一边将看到的人类城镇破坏殆尽一边搜素孩子的下落也不足为奇。

因此,才命令了毫无关系的我监视被诱拐的孩子吧。

并不是解救,而是监视。

依年长的龙所言,就是「既然是经人之手诱拐,那么也要经人之手解救才合乎道理」。

如若不然,龙就没有原谅人类的大义名分了。

听到这些,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有原谅的必要吗?

不去原谅,吹飞一个城镇以儆效尤不就好了吗,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

但是既然年长的龙如此指示,那我也不得不服从。

我就这么监视着被诱拐的孩子,成为了那孩子在被人类解救之前,万一发生什么危险时的保险。

诱拐孩子的是某个犯罪组织。

龙是优秀的种族。

在明确孩子被诱拐之后,立马就找到了犯人们。

随后,与犯人们藏身的国家取得联络,并命令他们也要同样地借人类之手进行解救。

人类也知道龙的恐怖。

也明白诱拐龙的孩子这件事意味着什么。

当时的我虽然认为诱拐方和解救方都同为人类而将之混为一谈,但现在来看解救方的人也是坐立难安吧。

只要是稍有良知的人类,都不会去做诸如诱拐龙的孩子之类的事情吧。

正因为是一群毫无良知的家伙,才会做出此等的暴行。

诱拐龙的孩子的家伙们,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一群笨蛋。

因此才会被利用。

而在这件事后才发现,主导了这个愚蠢的诱拐剧的幕后黑手就是波狄玛斯。

那家伙为了对龙这种超越的种族进行研究,而利用了作为实行犯的犯罪组织。

并且十分周到的,过程中流经了好几个组织和人之手,让人无法追查到波狄玛斯身上。

那家伙十分清楚招惹龙的怒火会带来什么。

正因如此,他才为了不引火烧身而暗中进行了安排。

该说是敢于向龙出手的大胆行为呢,还是暗中悄悄做了诸多安排的胆小鬼的行动呢,其所作所为很难让人做出判断。

不论如何,通过这件事,那家伙成功得到了龙的一部分身体组织。

是被诱拐孩子的毛发和鳞的残片之类的东西。

那家伙使用了其中一部分制作出了奇美拉,这件事就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虽说是被波狄玛斯利用了,但是实行犯们也是不可原谅的。

对龙出手就是这么一回事。

为了不受到牵连,作为实行犯的犯罪组织所在的国家必须得拼命地处理才行。

在被诱拐的孩子有什么人身危险以前,必须要平安地解救出来才行。

但是,不如说我反而期待着实行犯们对孩子做些什么。

那样的话,我就有了把实行犯连带着这个国家一同吹飞的大义名分了。

我被命令的是,监视被诱拐的孩子以免其受到伤害。

然后,如果有人试图加害孩子的话,就使用武力确保孩子的安全。

在这个情况下,我被允许行使武力。

我十分擅长空间魔术,当孩子遇到什么危险时我可以利用转移立刻赶往现场。

只要不发生什么超乎寻常的事情,不论发生什么我都来得及救出孩子。

那样的话,与其就这样无事发生地结束,再一次让人类明白对龙出手意味着什么不是更好吗。

我已经到了开始这么想的地步,加之心中的积愤,很难说是处于理性的状态。

再加上,

「小哥啊,这里可是我们的地盘啊?」

这样被缠住,更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是给我的怒气火上浇油。

为了埋伏起来进行监视,我将地点选择在了掩人耳目的昏暗的小巷子里,但这是个错误。

拟态成人类,独自一人站在这种场所的我,被一群粗劣的家伙们当成了合适的猎物。

一群粗劣的年轻人类将我包围起来。

不管什么时代都有这种人存在啊。

事情变得麻烦了——我并没有这么想。

因为在想之前,我就先出手了。

我的愤怒本来就已经沸腾了,而且当时的我并没有对人类进行区分。

诱拐孩子的人类、准备进行解救的人类、当时过来找茬的粗劣的人类,都同样属于「人类」这一归类。

然后,那个「人类」向我露出了獠牙。

进行攻击并不需要更多的理由了。

应该只是想威胁点小钱的粗劣年轻人们,肯定没想到我会突然下杀手吧。

而且,做梦都没想到那个对象还是龙。

然后,我的拳在他们理解到这些之前,以他们连自身已死都察觉不到的速度挥出,将其撕成碎片。本应如此。

但是,我的拳没能挥出。

在那之前,有谁从背后抓住了我的手腕。

「!?」

我条件反射地用未被抓住的手向对手使出了一招反手拳。

但是,我的反手拳被防住,其余波产生出了冲击波。

冲击波将粗劣的年轻人们放倒。

但是,当时的我并没有余力注意到这些。

要说为什么,那是因为我受到反击而被打飞了。

一瞬间没能理解发生了什么,回过神来我已经仰面朝天地倒在地上。

「警告。禁止对原有种进行物理干涉。」

俯视着那样的我,用着无法感知情感的机械质的声音淡淡地进行宣告的某种存在。

「感知到龙对原有种的敌对行为。实行场合与使命相背。开始进行排除。」

这是毫无慈悲的宣告。

是明知我身为龙,但如果我展开行动的话依旧会将我排除的宣告。

而且,她还具有将其实现的力量。

认为自身种族至高无上的龙,却没能对这个星球进行支配的理由。

那就是,有着保护原有种的、超越龙的存在。

她正是现代被称为女神的莎丽儿。

相遇后立刻就相互进行攻击,被放倒在地后结果还被告知要被排除。

这就是我和莎丽儿的相遇。

对吧?是和恋爱毫不沾边的相遇吧?

001

间章波狄马斯的起始

无法认同。

为什么人会死?

为什么这无法避免?

死亡即是终结,是我这个存在的终结。

这我无法认同。

我不想死,恐惧死亡。

为什么其他人会接受死亡呢?

因为无法避免?那是命运?

无聊,实在是无聊。

不努力避免,却还悠然自得地活着。

那种懒散的存在方式实在令人恶心。

只因为是命运而接受,等死什么的我敬谢不敏。

我会将永恒拿到手。

不害怕死亡的永恒的生命。

绝对。

无论什么手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