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四卷1决战前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卡拉姆大森林。

正如其名中的「大」字那样,这个森林大的过分。

即使是远望,视线所及也尽是无际的森林。

而我们乔装成帝国军的魔族军正向着这个卡拉姆大森林进军。

正确来讲是向着卡拉姆大森林中的妖精之里进军就是了。

是时候和有着各种各样因缘的对手——波狄玛斯做个了结了。

夏目同学所率领的帝国军已经到达了卡拉姆大森林的外缘,现在正为了能使军队通过进行着开辟森林的作业。

夏目同学被我变成了『好·像·被·做·了·什·么』note的状态,对这边言听计从。

注:『好·像·被·做·了·什·么』(ナニカサレタヨウダ),指被做了什么(实验、洗脑等)而变得无法独立思考的状态。

然后,帝国上层又被夏目同学的七大罪系列技能色欲所洗脑,变得对夏目同学唯命是从。

因此,虽然是夏目同学率军前来,我们魔王军也趁机伪装成帝国军一同过来了。

毕竟魔族的外表和人族没什么不同嘛。

以帝国军的外表堂堂正正的进军,意外的不会暴露呢。

嘛,和最不能暴露给行踪的对手——作为人族代表的神言教也事先进行了商谈并统一了口径,没有问题。

毕竟对于神言教来说,妖精也是欲除之而后快的不共戴天的仇敌嘛。

魔族和妖精相互消耗的状况正是神言教求之不得的。

虽说使用作为守护人族关键的帝国军是不太情愿的,但即便抛去这点也还是认为击溃妖精、不如说是击溃身为妖精之长的波狄玛斯更加意义重大吧。

因此这次作战并不会与神言教为敌。

虽说并不是完全的友方,是一时休战并暂时联手的关系。

也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关系呢。

因此,没有后顾之忧的我们可以全力对付波狄玛斯。

为长年的因缘画上句点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虽说是这样。

在这关键时刻的前夕,我们之间的氛围却有些微妙的松弛。

「唔哦哦哦——」

「这儿吗?是这里舒服吗?」

在马车,啊不,蜘蛛车里,响彻着我的娇喘。伴随着我的娇声魔王毫不留情地攻击着我的弱点并发出愉快的声音。

事先说一下,这可不是在做什么色色的事情!

是按摩哦!

并不是按摩(别有深意),而是十分健全的普通按摩哦!

绝不是什么色色的事情!

绝不是什么色色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至今为止,为了准备好舞台,我十分努力地没日没夜地工作了嘛。

算是对我的慰劳之类的吧,魔王大人亲自为我进行着按摩。

这真的是,十分舒爽啊。

「啊哈——」

屈服于魔王准确无误地刺激着我舒适穴位的手法,我情不自禁地漏出了声音。

这么看魔王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还会做饭。

不愧是活了这么久,知道很多老奶奶的土方法note呢。

注:老奶奶的土方法(おばあちゃんの知恵袋),指类似于感冒了以后把葱绑在脖子上就能治好之类的土方法或生活技巧。

「嘿!」

「呜!?」

「说谁是白白上了年纪的老太婆?」

「没说过这样的话……呜!?」

就好像被读心一般的时点上,魔王的指压向我袭来。

才没说老太婆什么的呢!

只是说了老奶奶而已!

而且上了年纪明明就是事实!

「嘿!」

「呜!?」

追击的指压袭击了过来!

那个?魔王小姐啊?

你知道你的能力值有九万左右吗?

你知道你有着想干的话光用手指头就能把人变成齑粉的力量吗?

用这个力量按压穴位真是太过分了!

如果不是我的话就会像是吃了一发北斗什么暗杀拳,然后『好痛吥!note』一样了呢。

注:neta《北斗神拳》中拳四郎与红心的对决,红心在说出「好痛吥!(ひでぶ!)」后炸成了齑粉。

总之,就像这样在蜘蛛车中嬉戏的我们在外人看来,可能会觉得「明明是重要的决战前夕,这样真的好吗?」吧。

不过嘛,该做的事情也都做完了,现在魔族军也在移动中,根本无事可做嘛。

虽说加快进军速度也不是不可能,但由夏目同学率领的帝国军先头部队也被森林绊住了脚步。

怎么说也不可能在森林中这么大规模进军,所以作为先头军的帝国军现在正进行着开辟森林的工作。

虽然普通来想的话把森林开辟到可以行军的程度是十分困难的,但在这个有能力值和技能的世界里意外能简单地唰唰地进行砍伐。

如果我想的话,射一发黑暗弹之类的,其前进路线上的东西都会被吹的一干二净。

即便不做到这种程度,帝国军正借助着数量的优势,以在地球上难以置信的速度开辟着森林。

即便如此,速度也无可奈何的比不上正常进军的速度。

因为作为先头部队的帝国军是这种情况,所以走在后面的魔族军如果加快速度的话就要追上了。

这样的话就略微有些困扰。

毕竟,帝国军的大半都不知道我们是魔族军。

被夏目同学洗脑的真的只有上层的一部分人,随军的大部分士兵都只是听从命令而已。

因此,这些士兵对于后面随行的别动队是魔族军这件事根本无从得知。

他们深信着我们魔族军是一支正规的帝国军。

姑且魔族军是乔装成帝国军的样子,远看的话大概是不会暴露的吧。

但是合流的话,违和感就会暴露出来。

虽说是乔装成帝国军,但因为不是平时一直穿的东西,而是为了这次远征紧急准备的。

穿法之类的地方就会暴露出违和感吧。

就像那个,新社员穿着没穿惯的西装那样。

不过,比起这种微不足道的违和感,还有着更加致命的差异存在着。

魔族吧,说的是魔族语呢……

这不是被听到讲话的话就立马被识破了嘛……

然后,我们现在乘着的可是蜘蛛车呢!

这样的东西帝国怎么可能有嘛!

什么啊,以巨型蜘蛛怪代替马的车……

有这么显眼的东西在的话,这不是立马就会被发现这支军队的不同寻常吗。

嘛,正因如此,所以不能追上先行的帝国军。

因此就这么悠哉地前进着。

此外,因为可以预想到之后的战斗真的会十分艰辛,因此也有着为了从现在起不要累积多余的疲劳而开始放松的理由在。

紧张过度,到了正戏的时候变得无力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和魔王就这样适度地放松着,魔族军也减缓进军速度,尽可能地让他们温存体力。

「那先行的帝国军呢?」可能有人会这么问,不过帝国军就像是弃子那样的东西啦。

能够起到适当地削减妖精的战力并扰乱对手的作用就行了。

反正就是区区人族的军队,根本不可能与拿出真本事的妖精为敌嘛。

能够削减没拿出真本事的妖精表面上的战力就完成任务了。

如果能再引出妖精真正的战力——波狄玛斯所保有的机械兵器的话就最好不过了。

虽然遗憾的是如果它们出击的话帝国军就只会被蹂躏……

老实说我并不觉得帝国军会幸存多少。

因此在意结局已定的帝国军的疲劳什么的,

也没什么用对吧?

帝国军就加油给我开辟条血路吧。

虽说现在开辟的是森林就是了。

「嗯……」

魔王停下了按摩的手。

「……又来?」

「……嗯。又来了啊……」

魔王有点厌烦地从我身边离开,坐在了座位上。

「喂喂。啊,嗯嗯……」

然后开始一个人讲起了话。

虽然从旁边看了是个突然开始自言自语起来的危险人物,但是说话对象是好好存在着的。

绝不是接到了不知从哪儿来的奇怪电波之类的。

……某种意义上讲可能确实

(继续下一页)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是奇怪的电波。

嘛,那个,那什么……

虽说是在用念话技能和远处的对象像打电话一样地在通话,但那个对象嘛……

是吸血子呢。

那家伙正跟着帝国军一起同行,因为要开辟森林而停下脚步的原因,现在很闲的样子。

然后正因为很闲,所以以非常短的间隔像这样进行着念话轰炸。

而且念话对象还不止魔王一个,像梅拉和鬼君也经常接到念话。

以魔王接到的念话频度反推的话,这家伙除了睡觉时间莫不是一直都在和谁进行着念话吗?

你也太怕寂寞了吧!

嘛,吸血子在帝国军几乎没有认识的人,那家伙又不是会自己去交朋友的类型,所以可能没人能说话感到十分无聊吧……

和同行的费鲁米娜酱也是势如水火。

……嗯?

稍微等下?

我记得和吸血子同行的应该还有一人才对啊?

在魔族学园里被吸血子迷的五迷三道,结果不止设套将其婚约者的费鲁米娜酱逼入绝境,从而恢复单身,还向吸血子求爱再三哀求让自己成为了其眷属吸血鬼,吸血子的超级追求者。

是叫瓦尔多君来着。

计算来说吸血子几乎所有时间都花在念话上了,也就是说,没有和就在身边的瓦尔多君说过话呢……

……加油,瓦尔多君。

明明深爱着吸血子,还舍弃了各种各样的东西成为了吸血鬼,结果却只得到这种对待……

不过考虑到是抛弃了费鲁米娜酱的因果报应的话,不如说是妥当的对待?

嗯、嗯……

确实瓦尔多君的该说是执着呢还是执念呢,有点跟踪狂的感觉啊。吸血子虽说有点那个,但骨子里还是个阴角,不太善于应付这种使劲凑过来的类型呢。

尽管吸血子本人对于信任的人还会使劲往上凑……

万幸的是我失去了技能,所以不会给我打来念话。

虽然很遗憾,但是魔王、梅拉和鬼君就成为吸血子的杀时间对象吧。

大家这样那样地陪着吸血子,真是温柔呢。

……虽说也有可能是为了消愁排解吧。

这次的对手是那个波狄玛斯。

实话说,根本没有全员能活着打赢的保证。

尽管如此我也一点没觉得会输。

我认为已经为胜利做好了过剩的准备了。

但是,这个世上没有绝对。

就像我谨慎做了准备一样,波狄玛斯也一定在做着准备。

而且,还是从我们转生者在这个世界出生前开始一直,一直。

波狄玛斯这个男人对我来说仍是深不见底。

所以没法预知将会发生什么。

再重复一遍,我一点没觉得会输。

但是没法保证不会出现牺牲。

最坏的情况,甚至可能只有我一人幸存也说不定。

这就是一场如此艰辛的战斗。

吸血子也感受到了这点也说不定……

「魔王。」

「嗯?」

「帮我给吸血子传个话。」

「什么?」

「会赢的,所以安心吧。」

听到我的话,魔王一时间呆若木鸡,随后一边浮出苦笑一边又开始了通话。

「白酱的传话哦。说是‘会赢的,所以安心吧。’呢。是在鼓励害怕的不得了的苏菲娅酱哟?」

等下。

传言之后的一句是不是有点多余啊?

脸上有点在坏笑,是明知故犯呢这个魔王。

「噢。」

魔王小声呻吟了一声并仰起了脖子。

「……生气地挂掉了。」

用超快的语速喋喋不休并顺势挂断通话的吸血子形象清楚地浮现在眼前。

真好懂啊。

吸血子基本上就是废柴嘛。

明明规格应该很高的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真想看看养育她的父母的脸啊。

「真——可爱啊。」

魔王开始嗤嗤笑了起来。

……说起来幼年期的时候这个魔王就是类似父母那样的呢?

啊,这么想的话对于吸血子变成废柴就觉得十分合理了。

「嘿!」

好痛!?

魔王的脑瓜崩!

所以都说了,要不是我的话脑袋都要吹飞了!

「又在想什么怪事情了吧?」

咕姆姆!

正因为猜中了,所以我既没法抱怨也没法否认!

「白酱,虽然看起来很难懂的样子但是很好懂呢。」

魔王有点无语地叹了口气。

……虽然没有要让自己变得很难懂的打算,但说我很好懂着实让我有点受打击。

「这次的战斗,胜率有多少?」

魔王变为认真的表情向我问到。

是说嬉戏就到此为止了吗。

「100%」

所以我也直言不讳地认真回答了我的预测。

「……那,我们的生存率呢?」

「……」

魔王说的我们是指魔王、吸血子、鬼君、梅拉和人偶蜘蛛姐妹几个吧。

其他杂七杂八的人大概都没算进去吧。

「没法立刻回答也就是说并不是100%吧。看吧,真好懂。」

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白酱是真的宠自己人呢。」

魔王苦笑了起来。

但是,立刻又变回认真的样子。

「但是,只有这次舍弃掉这份天真。」

「……」

「这是战斗。正因为是战斗,所有要做的就是以命搏命。所以,我们是在赌命。如果因此死去的话,那就是因为我们自身的能力不足。」

「所以,不需要援护?」

「没有说不需要哦。只是没必要即使乱来也要去援护。白酱只要为了获胜而拼尽全力就好了。」

……魔王想说的事情我不是不明白。

但是,即便如此。

「我会做力所能及的援护的。」

「……那,为了不给白酱添麻烦我也得加把劲了呢。」

反正我也一定没法对魔王她们见死不救。

魔王虽然说了天真,但要说的话这是为了我自己。

后悔之类的,我一点儿也不想去做。

因此,

「全员生存并获胜的概率是,100%」

我如此宣言。

我不会认同除此以外的获胜方式。

来大干一场吧。

……部分内容隐藏,请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