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三卷幕间教皇与管理者的宅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夜半阑珊,工作也结束了,向着私室走去。

因为一整天在坐着办公,浑身上下都变得僵硬了。

腰酸背痛的,虽然这些可以靠治疗魔法短暂的缓解,但没有痊愈的可能。

我也上年纪了啊。

恐怕这样的痛苦会在死之前一直陪着我吧。

至今为止的人生都是这样的。

突然想起迄今为止不断重复的人生。

一旦开始回忆,各种各样的回忆就像昨天发生的事情般涌现出来。

那个时候明明进展顺利。

而那个时候却又失败了。

多少有些伤感的是,现在我迎来了在至今为止的人生中最动荡的时代。

能深深的感受到结局的临近。

而那个结局到底是否是我所期望的结局,我并不清楚

进入私人房间,取出保管着的酒瓶。

虽然很久没喝酒了,但今天突然想喝酒。

「能准备两个酒杯吗?」

突然有声音从身后传来!

惊讶的回头一看,是黑龙大人,正优雅的坐在沙发上。

「您要来的话,至少请敲一下门再进来吧,考虑一下我这个老年人的心脏啊。」

「你那颗铁打的心不至于这种程度的事情就停跳吧。」

黑龙大人笑着回应道,把我的抗议当成耳旁风。

对于总是皱起眉头,表情苦涩的这位大人来说现在这还真是少见的态度呢。

就像被告知的那样准备了两个酒杯,然后坐到黑龙大人的对面。

再把酒倒入各自的酒杯中。

不约而同的在沉默中碰杯。

房间中响起了酒杯相互碰撞所发出的清脆的声音。

将少许的酒倒入口中品尝。

那醇香的气味便立刻突入鼻腔。

「真是好酒。」

「这是珍藏中的珍品。」

这是几代前所珍藏的酒,为了哪天有好事发生的时候可以喝到好酒。

虽然并没有发生什么好事,但我觉得现在打开也无妨。

我有种预感,如果错过这个机会的话以后恐怕连打开它的时间都没有了。

短暂的,沉浸在酒的滋味中。

这期间,我和黑龙大人都一言不发的一点一点的喝着。

一杯喝完的时候,从座位上起身,去稍微准备点下酒菜。

为了尽量不破坏酒的味道,特地准备了些清淡的东西。

说起下酒菜的话一般都比较喜欢味道重的,不过这不碍事。

但对于身为神的黑龙大人来说吃饭并不是什么有意义的行为。

说起来虽然现在是人形态,但味觉未必和人类相同。

那样的话拿我喜欢的东西应该也不会介意。

本来今夜就连招待的准备都没做。

一边想着为自己辩护的话,一边把用喜欢的奶酪做的下酒菜放在桌子上。

黑龙大人也没有介意的样子,就那样把手伸向下酒菜,然后咀嚼了起来。

「呵。」

看起来好像很中意的样子。

吃完一份,马上又转移到第二份。

「真不愧是教皇,吃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看起来黑龙大人是知道人类的食物的好坏的。

我在这时才察觉到,我们明明相处了这么多年却连这些事情都不知道。

回想起来与这位大人相处都是工作上的事情,没有谈论过私人的事情。

没必要那么做。

对我来说,这位大人既不是敌人也不是朋友。

估计黑龙大人也是这样想的。

虽然共同朝着拯救这个世界而努力,但想要拯救的事物却各不相同。

我想要拯救人族。

黑龙大人想要挽救女神大人。

拯救世界不过就是拯救后者的大前提罢了。

也就是说,拯救世界不过只是一个过程。

那么当这个过程结束之后,我和黑龙大人接下来所要走的道路有所不同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差异,我和黑龙大人才谈不上是完全的伙伴。

本来,从一开始黑龙大人就有权利恨我。

没错,完全拥有,恨为了人族而舍弃女神大人的我的权利。

正因为欠下了这样一笔债,我才没有依赖黑龙大人。黑龙大人也同样,没有打算和我并肩作战吧。

事实上,彼此对于嗜好都一无所知,交情浅到了何种地步也就一目了然了。

「我喜欢奶酪。」

「是么。」

说不定这是最后一次心平气和的互相交谈了。

所以吧,我就自然的开始说起来我的事情。

「做成这个样子真的是会费很大的劲呢。系统启动后好像连细菌都影响了,以前制作奶酪的方式都不能用了。」

「原来是这样啊。」

好像黑龙大人也不知道这些琐碎的细节,脸上漏出了惊讶的表情。

「有好几代都没能吃上奶酪,很是寂寞啊。」

「说起来酒(的制法)也多少不行了啊。」

「是啊,虽然已经做出来的东西没有问题,但(老方法)已经不能再做新的了。」

「也有因为这个原因去争夺酒的事情,哎 真是令人怀念。」

真的是些令人怀念的事情呢。

如果没有记录这个技能的话说不定早就忘了,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时,世界因系统而被改写,我也沉入那极度混乱之中,为了不被那漩涡吞噬而苟延残喘。

正因为是现在安顿下来了,才有余力回顾过去提出「当时是不是能做的更好些。」

但当时的我光是处理眼前之事就已竭尽全力,没有余力把握大局冷静判断。

正是这段间隙放任了妖精势力的抬头,残存至今的负面遗产也让我悔恨不已。

虽然难以认同,但波狄玛斯确实是个天才。

在系统启动后的混乱期中,比谁都要先看清楚局势,把名为妖精的棋子迅速融入人族,让人族认识到妖精是同伴这件事情。

当时连我都认为这个出处不明的谜之种族是我方人员。

打到出现的魔物,镇压变成暴徒的民众,与人共伍,出手相助。

因为他们和魔物一同突然出现,我认为他们应该是系统的创造者制造的,一种像是提供帮助的角色。

他们的表现就是协助者的样子。

想起了当时那个喜欢游戏的秘书。

「我们的行为对神明明是不可饶恕的,即便如此神也没有抛弃我们吗?」

泣不成声的说着那样的话。

相信妖精是神的使徒,并尊敬着。

如果知道了妖精是波狄玛斯的手下的话,他又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真是恶毒。那个叫波狄玛斯的男人。

满不在乎的践踏人心。

想到这里我不禁自嘲起来。

我不是也满不在乎的执行着践踏人心的政策吗?

波狄玛斯也好我也好,所做作为又有何不同。

「我们那时,还是太年轻了。」

黑龙大人对陷入沉思的我说。

那声音既像是追忆往昔,又像是悔恨过去。

「是啊,虽说是太年轻,但犯的错误却太大了。」

不知觉的说了出来。

虽然是自己说的,但自己却感到吃惊。

将那句,深藏于心底,决不能说出口的话语,理所当然的说了出来。

「你后悔了吗?」

黑龙大人像试探一样询问。

少许思考了一下,我坦白了一直藏在心底的想法。

「当然。一直,一直都」

很后悔。

我知道那个时候的选择是错误的,我完全知道。

但我还是选择了。

为了人族,将女神大人像贡品般献祭掉。

既然做出了那样的的选择,我就有完成它的义务。

即便我知道那是错误的选择,身为做出选择的我,就有挽救人族的义务。

即使再牺牲其他什么。

对于选择了 牺牲女神的这条道路 的我来说,已经没有其他道的路可走了。

否则就无法平衡。

这条道路是即便牺牲了女神也要达成的道路,怎能半途而废。

「我无数次的想,如果那时选择了其他的道路又会怎样呢。」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呼,有点自嘲的笑了出来。

不管怎么想,过去都无法改变。

不过是无聊的妄想。

但还是会那样思考。

如果当初和黑龙大人,和爱丽儿大人携手合作,共度苦难。

说不定也会在无可奈何中走出不错的道路呢。

「但是,这是想也没办法的事情。」

「别这么说,」

为了斩断自己卑鄙的妄想而说的话,却被黑龙大人否定了。

「我也是一样的。」

这样说着,黑龙大人一边微笑着一边摇晃着手中的酒杯。

「我也无数次的思考,那个时候就没有更适合的办法了么?就没其他方法了么?什么的。」

啊,是这样啊。

这位大人,也同样后悔啊。

「但是,无论思考多久都不会得出答案。你不也是这样的吗?」

代替答案默默的苦笑出来。

完全正确。

无论想多久都得不到答案。

但,深思熟虑的最后,仍然还有说不定现状已经不错了这种想法。

虽然对黑龙大人来说,现在决不是好的结果。

为什么这么想呢。

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我就不会做到现在了。

正是因为有这股强烈的悔意我才一直严以律己工作至今。

如果不是那样可能早就不干了吧。

若非那样,可能我会更加纵许波狄马斯的抬头吧。

即便如此,我也自负成为对抗波狄玛斯的防波堤。

如果我变得一无是处,波狄玛斯或许会更随心所欲吧。

那个慎重又胆小的男人。

即使我不在,恐怕他也不会对黑龙大人做出什么大事,但是即便如此我的存在与否也还是会有很大的区别。

一定会在黑龙大人不经意的间隙,如同毒侵蚀一个人的身体,慢慢伸出魔爪。

毕竟他很擅长那种点点滴滴的行动。

正因为与他反复在暗面进行攻防战,我才能断言。

在这层意义上来说最近波狄玛斯的行动很不像他。

动作太大了。

虽说转生者这种异物证明了世界确实出现了变化。

但即便如此,波狄玛斯的动作也实在太大了。

虽然到目前为止我都认为这是因为转生者的出现而造成的结果,但那个病态般慎重的男人真的会仅凭这一点就会搞出这么大动静吗?

而且在行动之前全部被爱丽儿大人妨碍,失败了。

真不像他。

虽然那个男人有点小孩子的脾气,失败了也依旧会重复,但最近他的行动有点太稚拙了。

虽然也考虑过这是他作战的一环,但那样的话他的损失就太大了。

就好像是着急什么一样。

虽然还不知道原因是什么,但多亏如此事态朝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了。

也算是值得庆祝的事情。

一想到终于可以向着他的首级打出一步王手,就能感到高兴和一点点的寂寞。

(王手:将棋术语,类比象棋的将军)

还有就是比什么都要重的,结局临近而带来的虚脱感。

这或许是应该高兴的场面,但我有点太老了。

并不是肉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

战斗实在持续了太长时间了,比起成就感还是寂寞感更强。

「波狄玛斯,终于也要完了啊。」

「是啊。」

黑龙大人也感慨万分的一饮而尽。

「不过话说回来,你说的话老是跳跃的毛病还没治好啊。」

黑龙大人一边往酒杯里倒酒一边苦笑着说。

因为被说了,才注意到我的话又是东一句西一句的了。

「我又那样了吗?」

「估计在你脑子里话才是连着的。」

「虽然我已经很注意了,但这个毛病无论转生多少次还是改不掉呢。」

我有个坏习惯,一旦思考起来就会沉浸其中,就会忘记周围的事情。

然后说的话也是随着思考而说出的,恐怕听得一侧就会觉得话语在跳跃吧。

就像黑龙大人说的那样,话在我脑中是连着的。但想法不能传递的话,听着就像突然改变话题一样。

「话虽如此,但如果把你所想的都表达出来的话,时间再多也不够用的啊。」

「是啊,在时间耗尽之前我的喉咙估计会先废掉。不,应该会先咬到舌头。」

「确实。」

我经常会使用思考加速这个技能,所以短时间内能够思考很多东西。

如果把那些全部说出口的话估计会变成吓人程度的快嘴。

恐怕会跟不上,咬舌头什么的。

想着自己那愚蠢的样子小声的笑了出来。

「教皇的威严被糟蹋了啊。」

「确实啊,果然虽然会给周围的人带来不便,但我还是少说话的好。」

这样说着,两个人都笑了出来。

真是不可思议呢,像这样和黑龙大人斗嘴什么的。

「然后,这次是什么事情?」

但也不能一直沉浸在这种氛围中。

虽然知道这像是在泼冷水,但还是切入主旨吧。

「那个 对亚纳雷德王国的补救措施很完美,这样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是么。」

黑龙大人称之为「那个」的应该是白大人的事情。

这数年间一直陪在爱丽儿大人身边的一名转生者。

而且也是创造这历史洪流的罪魁祸首。

「如果是她,或许就不会失败吧。」

「哼?你对那个的评价很高啊。」

「那当然,那可是在停滞至今的世界中掀起惊涛骇浪之人。」

「惊涛骇浪么?真是奇怪的说法。」

说实话,我觉得这么说都算是温和的。

那是吞噬一切的巨浪。

把停滞至今的这个世界,摧枯拉朽般的冲成一片新地。

「波狄玛斯也,终于要完了。」

然后又说起刚才的话题。

如果是白大人应该就能终结那个执念很深的波狄玛斯了吧。

「但是,毕竟那是波狄马斯啊。我认为那个被打败的情况也要考虑周到吧。」

「不,那是不可能的。」

可以断言。

正因为我和波狄玛斯经过了长年的斗争,我才对他知根知底。

而与完全看不到底白大人对比的话,谁会胜利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黑龙大人应该也明白吧。

「而且对白大人来说,解决波狄玛斯也只是通往终点的一个途经之路吧。」

「也是啊。」

黑龙大人也认同了我的观点。

对白大人来说,波狄玛斯只不过是在最终目的完成前必须解决的问题。

这不过是为了最终目的而扫除障碍罢了。

这种程度的认知是不会有错的。

然后,她最终的目的恐怕会是系统的崩溃。

「黑龙大人,让系统崩溃 然后使用那股力量来重塑世界,是真实可行的事情吗?」

我是从黑龙大人那里听来的白大人的目的和手段。

虽然那时也问了同样的问题,但现在又重新问了一遍。

「在理论上,恐怕是可行的。」

然后得到的答案也和那时相同。

理论上,恐怕,有这些不确定的词语也就说明了黑龙大人对这方面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

「事情关系到世界的命运。但却把所有的命运寄托在这无法确定的像赌博一样的方法上」

「我知道的,听了那样的话之后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

黑龙大人有些厌烦的挥了挥手。

「经过各种各样的调查之后,还是无法明确证实它的可行性。毕竟我自身无法过度干预系统。无法得知系统的全貌的话,无论如何也无法预测它的结果。」

嗯,也难怪啊。

对任何事情而言,想要预测结果都需要掌握材料和所有发生的现象。

如果不能掌握那个系统的全貌的话,那么有关系统的事物的结果也就无法预测了。

「如果要我说的话,我倒认为利用系统崩溃的能量来重塑世界的可行性很高。」

「根据呢?」

「粗略的计算整个系统所拥有的能量的量,结果超出了以重塑世界为目标所需要的量。但如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果从中去除管理所需要的能量的话,只能说算是接近目标数值。」

「恐怕,吧。而且还有一厢情愿的成分在内。」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过,倒是不会有怎么想能量都不够的情况。」

这是黑龙大人的计算结果,这里该是相信吗

「但是,比起这样的客观事实,我认为 那个 提出的更像是答案。」

「嗯.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 那个 已经找了那个方法,还是作为系统的正式机能。」

黑龙大人的回答让我的思考一瞬间停止了。

在系统上,还有那样的机能?

也就是说,让系统崩溃的那个方法是作为正确答案之一的吗?

「也不奇怪,系统当中也还有连我都不知道的机能。又怎么能断言没有这样的机能呢?」

这么一说也确实是,但即便如此把自我崩溃也算是常规路线之一也想怎样啊?

有点怀疑系统制作人的精神是否正常。

「说起来系统本身就是非常规的存在,现在再加一个两个非常规的机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有道理。」

虽然我不想说 让我们生存至今的系统的坏话,但强制互相杀戮,再回收死去生物所持有的能量的这种存在方式,确实是非常识的存在。

「我怀疑可能跟支配者有一定的联系。」

「支配者?」

所谓支配者,指的就是拥有和我的节制一样七美德类技能,或者和爱丽儿大人拥有的暴食一样七大罪类技能,并确立支配者权限的人。

不光要拥有那样的技能,还要确立支配者权限才能成为支配者。

支配者有一定的好处,允许在一定程度上干涉系统。

「但是,在支配者权限当中有那样的东西吗?」

我也是支配者中的一人。

自然熟知支配者所拥有的权限。

而在那之中应该没有跟系统自我崩坏有关的权能才对。

「那么如果说单一的权能是不足的呢?比如说,对了,必须把所有支配者权能集齐,或者在特定的场合做出特定的动作什么的?怎么样?」

也无法断言不可能。

真的没有支配者间协作的情况。

因为支配者中的三个人一直都处于敌对状态。

我,爱丽儿,波狄玛斯。

至于剩下的支配者,能活下来的都是罕见事了。

七美德,七大罪,要聚集全部的支配者,只能在系统建立初期那个动荡的年代。

但即便是那时,支配者们也分成了各种各样的阵营,并没有团结的情况。

也就是说,支配者们团结一致的情况一次也没有出现。

在未知的情况下,即便存在那样特殊的触发条件,也无法确认。

至于特定场合的话,倒是有一个线索。

艾尔罗大迷宫最深处。

那个怠惰的支配者穷尽一生才到达的艾尔罗大迷宫的最深处。

如果存在特定场所也就只有那里了。

「这几年来,那个 可是一直在努力让谁获得支配者技能呢。」

「是那样吗。」

原来有那样的事情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黑龙大人的说法就说得通了。

「但是如果这样,干掉了波狄玛斯不就本末倒置吗?」

波狄玛斯也是支配者之一。

如果需要全部支配者的话,他也是必要的成员吧。

「那个 怎么可能没考虑过那种事,恐怕已经有对策了。我可不清楚 那个 有怎么样的对策,但我怎么想都不认为波狄玛斯在活着的时候会合作。」

「原来如此,他只会碍事,就是这意思吧。」

波狄玛斯不可能会合作的。

那样的话,与其尝试无用的说服,不如给他宰掉尝试其他方法更有意义。

「但是这么考虑的话,下一个要排除的就是我了吧?」

虽然是开玩笑一样的语气说的,但恐怕是没有错的。

这也是今天黑龙大人来谈话之前就预想到的事情之一。

在爱丽儿大人一方来看仅次于波狄玛斯碍眼的是谁?

不用想也知道是我。

而且神言教已经弱化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了。

由于十余年前的古代机械兵器复活事件导致将士的损失。

在那个爱丽儿大人和波狄玛斯一时的共同合作的事件中神言教的战力骤然下降。

虽然经过了这十余年的回复,但并未能填上缺口。

在本应累积经验过度的时期,却损失了大量未来有望的年轻人。

现在,不得不让即便退休也不奇怪的老兵留任,年轻人提前就职的方式来填补那个时代士兵的损失。

那也在上次的大战中崩溃了。

早就知道会输,但神言教也不能完全不派出援兵吧,就派出了相应数量的士兵送去帝国,然后人就没回来。

虽然和爱丽儿大人硬碰硬是没有办法的事,但神言教的实力正在下降。

而且,假勇者的发表啊,强制性的帝国军的远征的通知啊,相当的乱来。

虽然假勇者这件事各个国家都还不知道,但如果暴露的话,神言教就颜面扫地了。

勇者光是存在就对人族有着重大的意义。

并且,如果知道允许通过的帝国军实际上是魔族的话,神言教就完蛋了。

虽然这些全部都是为了打到波狄玛斯而必须做的事情,但如果爱丽儿大人是为了让神言教丧失权威而提的案的话,那么最终目的就是我的脑袋了。

明白知道有这样的可能存在,但全权接受爱丽儿大人提案的人还是我自己。

「这样好吗?」

「嗯,现在正是体现神言教用途的时机。不能因为犹豫而错过世界的大潮。」

现在,世界正在发生巨变。

不可否认神言教也同样置身与这洪流当中。

而且神言教已经没有了抵抗这股洪流的能力了。

那样的话,不如加速这股洪流。

即便那会让神言教被卷入其中,彻底崩坏。

所谓神言教,不过就是为了保护人族而存在的宗教罢了。

那么为了保护人族,就这么拥抱大义而灭亡也不错。

「为了人族。波狄玛斯死后势必会迎来激荡的时代。那么就以神言教为恶,将人族团结起来,那样的准备已经完成了。」

人团结一致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

那便是简单易懂的恶。

自己的愤怒,叹息,郁郁不乐的心情怀着同样心情的人。

以及宣泄也没有问题的对象。

对大众而言,只有自己这方才是正义的,而那样的想法才是团结的诱因。

正因如此,为了把人族统一起来,就让神言教化身为恶吧。

「你这家伙做的挺彻底的啊。」

「不得不贯彻到底啊。因为对我来说,连赎罪都不被允许啊。」

赎罪什么的,狂妄也要有个限度。

对我来说,那样的事情是不被允许的。

正因为不被允许,才不得不贯彻初衷。

为了人族。

仅仅为此。

也正因为如此才舍弃了女神大人。

那样的话,我就把一切奉上,即便于神为敌也在所不惜。

「真是一点迷茫都没有呢。稍微,有点羡慕呢。」

「」

在我看来,我更羡慕你们。

更接近女神大人的你们。

虽然这么想,但并没有说出口。

黑龙大人有黑龙大人的事情,我也有我的负担。

「我们彼此间,尽是些不如人意的东西啊。」

「确实啊。」

在那之后,我们彻夜谈着毫无益处的事情。

我觉得这或许是我们最后的相互碰杯的机会了。

无论爱丽儿大人所要做的事情是成功还是失败,我们都将迎来激荡的时代。

那并不是预感而是确信。

我要尽我所能,让人族在那时活下来。

因为,这是我唯一被允许的义务。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