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三卷5交通指挥与处刑的工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忙——啊——

我——好——忙——啊——!

工作——蜘蛛——

作词作曲:我。

呐?休息日在哪里啊?

周末在哪里啊?

节日又在哪里啊?

那暑假寒假春假黄金周又在哪里啊?!

这一阵我要一直无休干活吗?!

难道劳动基准法不适用于魔王军吗?!

这是那也是,都怪教皇太优秀。

作为合作伙伴来说很优秀这点确实很令人开心,但是太优秀了就会反过来催这边的工作,事情就会变得很头疼

蛛生之不如意十有八九啊——

果然一跟别人扯上关系就没什么好事。

换言之,可以说活成孤岛才是完全的的理想生存方式!

就是因为非要和别人扯上关系所以才会被硬塞这么多工作,忙的不可开交。

这样的话就自己一人按照自己的步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就好了嘛!

要是什么地方失败了责任也全是自己的。

即便会自责也不用担心会被别人说什么。

一人做事一人当。

多么美好的词语啊——

想说什么?

不想因为搞砸而被教皇发火,嗯。

至今为止啊——,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在随着性子四处活动吧?

所以就算失败了责任也只是我自己的。

但是,如果这次我失败了,教皇会怎么想呢?

在教皇看来,这边的阵营是以魔王为顶点的吧。

也就是说,失败了的话责任就会被归咎到魔王头上。

呜啊,胃好疼。

嘛,正是因为这样我会才在这里忙忙碌碌得干活嘛。

在进攻人族领时,情况与预定的转移行动所不同,进军会需要一些日子。

转移的话仅一瞬就可以到达嘛。

而且,因为进军会需要一些日子,相对的就不得不提早行动。

再加上,还得确保行军过程中的食物。

这些事情的话,有巴鲁多在忙。

之后就要在各军团间为了准备而四处奔走。

那么,要说我做了什么的话,自然是做了那——么多的只有我能做到的事务们。

首先是帝国的这些那些。

本来的打算是直接通过转移移动的,没想到还会路过帝国。

所以,也就没有在帝国做好事前措施。

把夏目君被选拔到我们这边阵营的事情跟教皇说过了,结果教皇好像也认为帝国在我们的管辖之下了。

话说啊,会谈上就直接,交给你了,这样,完全把事情交给我了。

我是希望着别交给我的

通过夏目君的技能,色欲,洗脑并操作的人数并不多。

虽然不是数量有制限,但是无奈消耗的劳力与精力实在是太大了。

毕竟,洗脑可不是轻松一拍巴掌「好,你被洗脑了!」就能做成的。

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反复重复。

只是洗脑一次的话要不了多久就会失去效果,恢复正常。

而且,就算目标处于稳定的洗脑状态,随着时间的经过防止不管的话效力也会下降。

不过,多次重复堆叠,累积洗脑之力之后,要自然而然的恢复正常还是需要相当的时间的。

就算要用治愈魔法强行恢复正常,这种累积的量也对应着相当的治愈难度。

因为夏目君与我不同,只有一具身体,所以即便我带着他四处转移,洗脑别人,那也是有限度的。

而且,夏目君本身的MP也是有限的啊。

对,发动色欲技能是必须要MP的。

因为夏目君的MP是有限的,所以必须要对施与洗脑的对象加以严选。

最基础的,为了保证夏目君地位的稳固,要对帝国的主要人物们洗脑。

比如说夏目君的父亲,帝国的王,剑圣啊。

其他的一些有力的诸侯啊。

大部分都是文官呢。

哎呀——帝国内部的腐败也是在不断加剧呀——

展开着相当复杂的政治斗争呢。

文官与武官互相对立,文官中饱私囊,贪污腐败。

武官呢,大脑里面全是肌肉,结果文官哄一哄,便会飞往世界各地施压武力。

剑帝先生费老大劲才把武官统领到一起,好像多少制止了腐败的文官,但是这些实力至上主义的武官却并不认可文绉绉的剑帝。

结果,剑帝这哪里是统领了武官,分明就是孤立了。

武官们和剑帝拉开了距离,便也与中央的政事脱了干系。

这样的话腐败们的文官就可以为所欲为,结局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状况还蛮有意思的。

感觉都能以剑帝为题材做一部宫廷剧了。

嘛,帝国内部也就是这样,把那些腐败的文官拉拢过来就万事平安了。

这里面也不乏那种不用洗脑,就是给点贿赂就会摇着尾巴过来的人。

啊,虽然轻轻松松是不错啦——

但剑帝先生,你哭也可以哦。

实际上是被自己的亲儿子洗脑了。

欸?是谁在指使?

是我~

暗中活跃在腐败的帝国内部的女人。

叫我倾国倾城的美女也可以哦?

总之,虽然是完成了对帝国的掌握,但却说不上完美。

因为虽然拉拢了半数以上的文官,可武官被放置不管了。

大多数的武官都以与魔族领接壤,或者是与其相近的地区为领地。

要是想通过帝国,无论如何都要通过武官的领地。

这是必须要解决的。

更何况,帝国前往其它人族国家是依靠传送阵的。

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横跨大陆从魔族领徒步走到妖精之里。

虽然帝国作为大国有几个传送阵,但是现在是战后,所以排队时间不会短。

比如各国派来志愿大战的援军的返还啊,作为义勇兵志愿参加的冒险者们的返还之类的。

而且,还有战时为了让这些人优先前行而被停滞的物资流通的重启。

毕竟传送阵这么便利,在现在这种特殊情况下使用率肯定会高到恐怖。

而现在,还不得不让向妖精之里进军的夏目君所率领的帝国军也使用,变成大塞车了。

不得不使用这大塞车中的传送阵。

明明使用预约已经成山了。

但我们却还得要插队,插使用预约成山的传送阵的使用队列。

还是以军队的规模。

哈—哈—哈—,这可得整顿一下了——!

综上,第十军的士军也出动了,解决着帝国内各种各样的问题。

怎么处理的?嘛,世界上有的事情还是不知道最好。

比如说,让某个武官全家谜一样的消失什么的。

毕竟我们这边可是押上了世界的命运,只能不择手段了。

因为要没时间了

不过,也不能只顾着帝国的事情。

因为,亚纳雷德王国那边的收尾也还没完成。

按照原先的预定,我应该正专心于那边的事情才对。

结果,突然出现的状况让我不得不把精力从那边匀出来。

也就是说,被逼进行双面作战。

忙是肯定的吧!

那么,亚纳雷德王国终于处理完了。

前几天刚发生了叛乱的王城。

时间是晚上。

万籁俱寂的时间带。

即便如此,也太过寂静了。

毕竟,在这空旷的王城内,剩下的人屈指可数。

因此,这一带都被极度的死寂所笼罩了。

在今天之后,再过不久山田君他们就应该会突入这个王城。

因为发表了在叛乱时被捕获的第三王子列斯顿和大岛君的双亲,公爵夫妻的处刑决定。

从山田君和大岛君的性格而言,可以预见他们肯定会出头来救援。

而且,负责监视的分身也已经确认了他们从藏身处离开。

为了迎接山田君他们,整座王城已经被空出来了。

为什么要做这样麻烦的事情?嘛,实验,吧。

不过说真的,这个实验就算不做也没什么不行就是了~

但是,做了的话,在与波狄玛斯一战,不,是在杀死波狄玛斯时会成为一道保险。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如果实验成功的话,可选选项就会增加

嘛,虽然说即便成功了那个选择也不是令人想选的那一类就是了。

大概,真的就是最终手段了。

嗯~唔~嘛,虽然第一的理由是实验,但其实也还有一些小小的理由,要是说做或者不做的话,绝对是要做的呐——

比如说,拘束山田君他们的时间会变长。

但是,要说有没有必要在忙的一塌糊涂的时期强行去做,感觉也不是那么有必要吧?

总感觉,虽然有种「得把预定的计划全部完成!」的强迫观念,但是那些重要性低的事延期或者终止掉不就好了?

……不,但是对!

有计划了,那还是做了比较好!

要是延期了,中止了的话,之后的预定就也会变更了!

也就是说,果然还是做了好!嗯!

这样没错的!

就在自己一个人嗯嗯地点着头接受着自己的答案时,空间感知发生了反应。

哦呀?是谁转移了吗?

在这个时间点转移过来的话,是邱列邱列吗?

这么想了一瞬间,但马上就撤回了。

转移时的构筑与邱列邱列的练度不同。

一言以蔽之,糙。

而且,邱列邱列的话在我感知到的瞬间之后就会立刻到达了。(咕:能注意到嘶)

到转移发动为止需要如此多的时间,在这个时间点就已经能知道不是邱列邱列了。

不,从普通的角度来看这构筑已经相当齐备了,只是要是和真真正正的神,邱列邱列比起来,那就是比较的对手错的离谱了。

而且,仅仅是能使用空间魔法这,在这个世界中就已经属于相当老练的种类了。

因为,空间魔法并不是这种能够哐哐乱用的东西,只不过是我和邱列邱列是例外罢了。

就连那个魔王使用空间魔法都不够完善哦?

我不知为何开始为还不知道是谁的转移者辩护着,那么,会是谁呢?

过来的是个老爷子。

啊——,果然是这个人——

我见过这个老爷子。

不如说,意外的还挺常看见的。

这个老爷子,好像是叫罗南特什么的。

嘛,名字怎么都好,这老爷子是帝国的宫廷首席魔导士。

在帝国之中毫无疑问的最强。

岂止是帝国,从魔法水准上说,我觉得说是人族最强都可以。

更要说的话,他还是勇者尤里乌斯的魔法师父,仅仅靠这点,他的面子就很大了。

他也被我标记为了人族的有必要注意的人物。

毕竟,他是被称作空间魔法的权威也不为过的人物,而且,在我所知道的所有人族中,他也是技能等级最高的。

要是猜测有谁转移过来的话,他是前排候补了。

问题是,这老爷子为啥非要挑这个时候过来。

这老爷子本来应该跟着夏目君所率领的帝国军行动才对。

虽然夏目君的战斗力不如这个老爷子,没法对他洗脑,但是这么好的战力放着也是浪费,就普通地命令他去从军了。

因为能够制住帝国的首脑,剑帝,所以这是可以做到的。

嗯,帝国军现在该是正朝着妖精之里进军才对啊。

该在那里的老爷子怎么会在这里呢?

嗯嘛,一般来想可能是来帮助山田君他们的吧?

毕竟,虽然他没有和山田君直接会面过,但那也是他弟子的弟弟啊。

姑且,他还是和与山田君同行的哈林斯相识的。

……呃,但是,真的有特地用转移赶去的必要吗?

搞——不明白啊。

嘛,不过就算加上老爷子一个人,要做的事情也没什么改变,没什么问题就是了。

而且,这次的实验只有山田君一个人也就够了呢——

说实话,跟战力如何没啥关系。

因为,这座王城现在差不多是空城一座了。

不会发生战斗的。

所以即便与老爷子合流了也没什么关系。

不如说,还真是抱歉让老爷子特地大驾光临了,但并没有什么你能做的事情哦?

老爷子伫立在城壁上。

为了不被发现,我十分小心,隐去了气息,观察着老爷子。

老爷子似乎也在刺探着城内的气息,没有移动地点。

然后,满脸惊讶的皱起了眉头。

嘛,肯定会这样的吧,因为王城内现在几乎没有人呢。

要上了哦——,地鼓起干劲,但是却一个敌人都没发现,那肯定会是这种反应啊。

「嘛,行吧。」

这就行了吗!!

在心里对老爷子的嘟囔吐槽。

给我多想一想啊!

王城成了一个空壳,怎么想都不对劲才对吧!?

对这你就只说一句「嘛,行吧。」就行了吗!?

多表现出来点啊,身为首席宫廷魔导士的尊严什么的啊,怎么也得有点吧!

老爷子这是对空城失去了兴趣吗,转头开始眺望城外的天空了。

哈啊,这家伙,完全就是我行我素啊!

是有的啊——

这种活在自己独特的步调下的人。

这样的家伙大都缺乏协调性,没法跟着集团行动啊。

真的是,希望你学学我,注重下协调啊。

那么?这个老爷子是在等待山田君他们的到来吗?

我很疑惑,这个我行我素的老爷子,真的能跟山田君他们好好协调吗?

我觉得绝对是会散伙的。

你看,说着说着他就开始用魔法攻击山田君他们哈?

嗯?嗯嗯???

老爷子,你在干什么啊?

用魔法,对着山田君他们,欸?

欸欸——??

不是吧————

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关于为什么老爷子会对飞在天上的山田君他们魔法连打这件事。

山田君他们坐着变成龙的漆原同学,飞在天上。

一条条光束向山田君他们打去。

虽然漆原同学飞在相当高的地方,但是光线的准度还是相当的高。

漆原同学为了避开光束激烈地左右运动着。

与首席宫廷魔导士相称的,还挺漂亮的射击技术呢。

但,这不是该夸奖的时候吧?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子要攻击山田君他们,但这样下去他们可能就撤退了。

完全被压制住了。

姑且,有在试图缩小距离,但是缩短距离,就意味着要离作为施法者的老爷子更近,更近则意味着由这份距离带来的魔法的衰减会消失,威力会更上一层楼。

再说的话,魔法打到身上用的时间会变短。

换句话说,难以避开,而且魔法打到身上时的伤害会变大。

虽然在有的漫画主人公那里,近距离下比起枪来还是刀子更快,但这并不等于在近距离下枪就会弱。

毕竟还有着零距离射击这种说法。

对于熟练使用魔法的对手,不接近就没办法分出胜负,但是接近了能不能分出来也是未可知。

山田君他们会接近老爷子吗?

话说啊靠近的话也赢不了会困扰的是我这边啊!

漆原同学一边前进,一边避开老爷子手杖里发出的光束。

但是,该说是在预料之内吗,这种闪避在途中就达到了极限了,开始有光束掠过山田君的面颊。

山田君好像也张开了防御的结界的样子,但似乎没能抵消掉威力,血从他的脸上滴了下来。

然后,好像反而是下定决心了,漆原同学笔直向前冲去。

完全舍弃了回避,笔直冲向老爷子。

这样做就变成活靶子了。

在意料之中,老爷子对着漆原同学射出了光束。

而这光束,被山田君所放出的魔法光之盾弹开了。

是打算就这样一边防御一边拉进距离吗。

放出光线,被山田君弹开,这样的攻防反复了数次。

然后,在距离缩小了相当的程度的时候,山田君从漆原同学背后飞跃而下,向老爷子砍了过去!

噢噢,就好像是动作片一样呢。

但是,很可惜还是老爷子更厉害一点。

山田君的剑砍到了空气。

虽然从山田君的视角看来可能搞不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懂发生了什么,但是从旁观者视角观看的我清楚看到了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是短距离传送。

老爷子发动了短距离,绕到了山田君的侧面。

「呼嗯,嘛,可以合格吧。」

老爷子一脸了不起地说着。

下一瞬间,大量的魔法弹幕射向了山田君。

这个,是低等级魔法高速连发吧。

魔法技能随着等级的提升威力会增加,但是相反的,施法时间会变长。

这样,通过连续使用威力较弱的低等级魔法,可以做出魔法的弹幕。

这老爷子,就人族而言还真行啊。

山田君则是用剑和使用到刚才的盾在弹开着这些弹幕。

然而,感觉只是防守就竭尽全力了。

不像是能反击的样子,不如说,渐渐的被压制了。

「噢噢噢!」

改变情况的,是坐在漆原同学背上的哈林斯。

在下降的同时,向老爷子的头顶挥出一剑。

老爷子和刚才对山田君所做的一样,利用短距离转移逃离了。

老爷子传送到了山田君背后。

再次对山田君,以及刚落地的哈林斯摆起架势。

重新开始了呢。

不过,老爷子的上空,漆原同学和大岛君正在为了随时能攻击而做好了准备。

一对四。

就算是这个老爷子要与这个数量的对手为敌也很难吧。

老爷子本人似乎也清楚这一点。

「啊—啊—,这样子赢不了啊,不打咧,那么,撤退咯。」

说着这些,他就用转移逃走了。

这次不是短距离转移,而是正经来的转移。

因为在用短距离转移躲开哈林斯的攻击后,他就立刻开始构筑转移之术了呢。

从那个时间点就已经知道没有胜机了吧

那么?

这个老爷子结果是来干啥的?

虽然发生了迷之老爷子袭击事件,但是山田君他们还是向本来的目的动身了——救出将被处刑的人们。

估计山田君他们对于老爷子的袭击是没有预想到的吧,我也没有预想到。

真的,到底做了什么啊,那家伙

山田君一行探索起了没有人迹的王城。

但是,这儿并没有陷阱什么的啊——

就这样,安然无恙的到达了王座之间。

在哪里等待着山田君他们的是,坐在王座上的这个国家的第一王子萨利斯。

然后,在他前面与被排成一排的,是被宣言处刑的第三王子列斯顿,以及公爵夫妻,还有一个好像叫克雷贝雅的大妈。

这个大妈是山田君原来的女仆。

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这个大妈居然是个女仆,好像原来是个女兵。

在叛乱时与列斯顿一起被抓了,顺手就也排在这里了。

在这并排的四人背后,处刑人们伫立着。

在山田君他们所赶不上的时机,处刑人挥剑而下,砍下了第三王子他们的头颅。

于是,山田君急忙跑来,发动了某个技能。

死者复生的技能,慈悲。

在我背地里的监视下,第三王子他们的复生完成了。

轻描淡写完成了啊。

明明是人的生死。

神的力量,连生死都能操纵给你看。

好像是被展示了D那不讲理的力量的一角,令人难以安心。

按理说我应该也不是做不到。

但是,那也仅限于系统这种东西存在的这个世界。

因为是在生死概念原本就与其他世界不同的这个世界所以才能够行使的,限定的力量。

在没有系统的别的世界让死者复活什么的,我拿大顶都干不来。

但是,这系统却都是由D从头到尾搭建的。

在成神之前没办法看清楚她能力的上限,成了神之后却还是望不到底。

很直白的恐怖。

明明是奇迹一般的事情,但是山田君却并没有付出过多大的代价。

没有理解那是多么破格的事情。

这可不是仅仅依靠提高禁忌的等级这样的代价就能够拥有的力量。

再说,如果真的能够如此简单的复活的话,那我就没必要那么执着于生了。

唔~嗯。

要是山田君MP不够就困扰了,所以只扣下了四个人,现在看来还是多扣押几个比较好吗?

毕竟,感觉山田君的禁忌还没有满级。

嘛,即便如此估计禁忌的等级也升了四级,并非徒劳。

这样,山田君的禁忌等级就算附赠了呢。

不如说,这个行动本身就是附赠的。

失败了也没必要特别在意。

做实验的目的已经实现了呢。

观察一下复活的第三王子的灵魂。

嗯。

波狄玛斯的灵魂被剥下去了。

只是死去一回便可以把波狄玛斯扯下,明白了这一点就已经十分足够了。

这次实验的目的是,了解被波狄玛斯寄生的人在死去一次后被复活会怎么样。

预想中,系统设计上人死后灵魂是不会被技能所影响的,而这一点被证明了。

嘛,要问想说什么?就是说,杀死一回后再复生的话可以摆脱波狄玛斯的控制。

虽然手段颇为强硬,但是这样一来,也算是确保了一个在有个万一的时候把老师从波狄玛斯的魔爪之下救出来的办法了

但是要采用这个方法就不得不把老师杀死一次,可以的话是想要尽可能避免采用的一个方法。

而且,这次的实验使用的并不是妖精,而是人族。

人族本应在波狄玛斯的眷属支配的范围外,可以料想到在寄生的时候是相当乱来的。

这样的话,人族被杀死一次就可以,但是妖精就不行的情况也是有可能会有的。

果然还是当做最后的手段比较好吗。

目的达成了,剩下的就是目送山田君他们安全的逃离就好了。

「修,慎重起见也还是先确认一下传送阵吧。虽然大概已经被破坏掉没办法启动了。我先在这里观望一下列斯顿他们的情况。」

「我明白了。」

看起来山田君他们好像要去确认传送阵了。

在这个世界中,传送阵是一种重要的移动手段。

能够在一瞬间跨越大陆,那是相当便利了。

要是想不用传送阵跨过大陆的话,要不就得穿过那片全是水龙的海,要不就得通过艾尔罗大迷宫。

海洋路线的难度是变态级的,压根没打算让人通过,所以实际上剩下的路也就只有大迷宫一条了。

山田君他们前去确认传送阵了。

当然,传送阵已经被夏目君破坏掉了。

不会如此简单就让你们跨过大陆的。

嘛,那家伙会这么说,真的就是如同字面意思的谨慎起见,还有就是为了能够自由行动一会。

打开了我所在的房间的门。

门都不敲,真没礼貌。

「还真是干了件恶趣味的事情啊。」

而且进了门开口就是这个。

生气了?

生气了吧。

证据是,那副乓一下子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的样子,毫不经意,很粗暴。

「让尤里乌斯的老师罗南特大人和尤里乌斯的弟弟,修去战斗。作为表演确实具有戏剧性,但你也给我设身处地想一下。罗南特大人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撤退的,难道你不明白吗?」

不,就算你这么说。

那个老爷子只是擅自来这里的啊。

人家也不知道啊,和人家没关系啊,这是冤罪啊。

为了表示拒绝接受抗议,把他无视掉,闭嘴喝茶。

「我不觉得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啊,抱歉。

不过无论现在还是从前我都不是人。

但是,被说成像是恶鬼罗刹一样,我这边心情也不会好。

被误会了,还被说了这样那样的话,我也是会生气的。

「这样的黑并不像是神。」

所以就顶回去了。

对着坐在我对面的,名为哈林斯的邱列邱列——黑的分身。

「是这样吧。我自己也是这样想的。明明是刚刚成为的,你这家伙反倒还更像个神啊。」

邱列邱列说到,长叹一口气。

「我明白,我无论对这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件事说什么,那都只是乱发脾气,我明白你们的道路是最好的。但是,即便如此,即便如此,我还是抑制不下这份感情。」

叹气。

嘛,不仅必须要眼睁睁看着作为青梅竹马认识的前代勇者尤里乌斯死去,在这之上还要在见证其弟弟遭受痛苦,估计会羞愧难当吧。

嘛,我不明白。

一边管理着世界,一边和勇者一起玩正义的伙伴的过家家,这样的家伙说的话什么的,不明白不明白。

「确认了复生带来的脱离」

所以,无视掉这样的邱列邱列的感情,着重于完成实务性的报告。

「是这样啊,如果无法脱离的话,那么就不得不再次处理了,真是侥幸啊。」

发自肺腑的安心的表情。

毕竟,作为哈林斯多少也和第三王子他们有过交流。

应该会有尽可能想让他们活下来的想法。

毕竟,我也不想无端杀生,结果能是这样真是帮大忙了。

「这样的话,可能得要复生那位王了。」

但是,接下来的话我无法赞同。

这等于是说能够帮助的人类要全部帮助。

这种事情,明明是做不到的。

「我明白,是想说太过偏袒了吧?我已经托付给了你们。所以我不会对你们的做法指手画脚的。」

「那就好。」

虽然刚才尽情的的发了半天牢骚呢!

已经忘了哟。

感谢这么温柔的我也可以哦。

「接下来,是妖精之里吗。」

是的是的。

现在正在行动中。

「你们的事情,我并不担心。但是,那家伙也不是白活了那么长时间的。不要大意了。」

感谢忠告。

这种事已经了然于心了。

我这边也是做足了准备的,所以绝对不会输。

区别仅仅是受的伤害的大小罢了。

这边也是做好了觉悟要全力以赴的。

而且,输了的话教皇会很恐怖的。

「那么,修他们也差不多该回来了,我先行告辞。」

说着,邱列邱列把房间抛在了身后。

只要这个男人还守护着山田君他们,就不会有不测的事态发生。

所以,我便也可以安心了。

绝对不会让山田君他们死掉什么的发生。

就算有什么事情,他和我一样,认真起来的话也能让他们复生。

哈林斯这个男人是邱列邱列的分身。

再正确一点的说,是把灵魂移植到王国贵族胎死腹中的儿子身上的存在。

虽然是神的灵魂,但是因为肉身是人类,所以成长也能用属性值反应出来。

嘛,经由灵魂也可以使用邱列邱列能力的一部分,所以动真格的话也能够使用作为神的能力。

但因为身体与邱列邱列本来就没有关系,所以自然外表说不上像。

邱列邱列好像偶尔会分出这样的分身来,散入人类社会之中。

目的的话,不知道。

大概是为了打发时间,或者是混在人类的世界之中来感受感伤,这种与务实八竿子打不着边的理由吧。

因为,管理世界什么的并没有必要。

所以要玩。

但是,就算只是玩,感情也会改变。

与尤里乌斯便是,作为密友同甘共苦。

但是,那尤里乌斯被我杀掉了。

邱列邱列的心境估计很复杂吧。

就算他心里清楚这是无论如何都必要的行为。

所以才这样吗。

那么照顾山田君。

是有着赎罪的打算什么的吧。

对于眼睁睁看着他哥哥被杀这件事。

像刚才那样,稍微做了点什么就会过来向我发牢骚,过度保护成这样,也是因为那件事吗。

但是,人的感情吗。

那个老爷子,是因为对手是弟子的弟弟所以才要宣言「赢不了」后撤退的吗。

连那个老爷子都有这种类似感伤的感情吗。

这样啊——

……不不不,果然还是很奇怪吧?

为什么要擅自过来,挑衅山田君他们,擅自感到感伤然后撤退啊?

很怪啊!

到底是过来干什么的啊那个老爷子。

人类的感情这种东西果然我不是很明白啊——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