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三卷间章鬼的前行之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去赎罪』

只要一闭上眼,这句话就会像在脑袋里直接响起一般浮现出来。

即使睁开眼,这句话也不会消失。

睡着也好,醒来也好,都一直缠着不放。

『去赎罪』

禁忌LV10的效果。

是给予触犯禁忌并将技能等级提升至上限之人知识,以及相应的代价。

禁忌满级之人,将不得不终身伴随这句话。

『去赎罪』

这是对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类所说的话。

禁忌,是为了让人们认识到自己,将这个世界逼至濒临毁灭的罪行。

然而,这样的话,原来生活在与之完全无关的世界的我们转生者,到底要去赎什么罪呢?

其答案是……

没想到战后处理会这么辛苦。

从头到尾的工作都完成后,就筋疲力竭了。

或许是多亏了状态数值和技能,身体上并不是那么疲劳。

不过,精神上的疲劳就很严重了。

这是因为我所做的工作,是确认战死者的名单,以及为其家属准备抚恤金等等。

我所率领的第八军,牺牲者相当多。

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因为我强迫其向敌军,发动近乎自杀式的攻击而死的。

每当我看到名单时,都仿佛能听见他们向我发出的嗟怨声。

还有,紧紧抱住回收回来的遗体的家属身姿。

我不得不对他们说些言不由衷的吊唁之辞。

言辞恳切是不可以的。

我没有那样做的资格。

因为我必须作为残酷的上司,强迫他们前往死地。

原本的话,像这样沉浸在感伤中也是不行的。

我什么都不想,只是一味地继续着战后处理。

位于我战斗地点的堡垒,已经由我亲手破坏了,因此也没有了占领的战略价值。

一座普通的瓦砾堆占领了也没用。

但是,还必须得回收遗留在战场上的两军死者的尸体,以及堡垒里的物资。

放着不管的话,就会被战场窃贼*洗劫一空。

【*译注:战场窃贼,日语作“戦場泥棒”,日本古代指从战死的武士身上掠走刀或铠甲等武器装备,将其贩卖并以此为生之人,多为战场附近的百姓。】

堡垒里的物资在我摧毁堡垒时,基本上都变得没法用了,不过,那些幸运地没有卷入崩塌、保存完好的东西,还是能够回收的。

而比这更辛苦的是尸体回收。

负责回收的当然是第八军的幸存人员及新聘人员。

其中大多数都是与死者相识之人。

发现熟人的尸体,哭号着停下了工作,这样的事情也出现了好几次。

这就是我制造出来的景象。

险些变得不知所措了。

但我不能沉默以对。

「别哭了,快继续」像这样对着嚎啕大哭的工作人员们,说着尖刻的话。

如果有人用怨恨的眼神看过来,就用比其更强烈的目光瞪回去。

面对这带有威压的瞪视,他们不得不低头屈服。

第八军明面上原本就是和我毫无关系的拼凑起来的集团。

从一开始就没有对于我的忠诚。

在此之上,被强迫前往死地,大量战友丧命,就变成了敌视和畏惧。

是对于没道理的死亡的憎恨。

然而,无法违抗。

那种抑郁的感觉强烈地传了过来。

完全是用恐惧束缚部下的反派将军。

正义什么的无处可寻。

但这是我所选择的道路。

事到如今也没法回头了。

长叹了一口气,我从办公室的椅子上站起了身。

今天在这之后,所有军团长还要集中开会。

走出房间,前往会议室。

半路上,偶然碰见了梅拉佐菲先生。

「你好」

「你好」

彼此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互相打了个招呼。

梅拉佐菲先生是苏菲亚小姐的随从。

也正因如此,自从我当上军团长之后,他就作为军团长的前辈照顾了我很多。

平常就是个稳重、要言不烦之人,但今天散发出的气氛尤其沉重。

一定也是因为和我相似的理由而心情低落了吧。

平日里就发青的脸色,今天看起来格外苍白。

就这样互相保持着缄默前往会议室。

打开门进入会议室,就看见气氛同样沉重的达拉德军团长已经入座了。

只不过,比起精神上的,达拉德军团长身体上的疲劳看起来更加严重。

与我或梅拉佐菲先生不同,达拉德军团长是普通的魔族。

状态数值也相应的比较低。

一定是因为战争时的疲劳,在战后处理中又进一步积累起来了吧。

「呣。是梅拉佐菲阁下和拉斯阁下啊」

声音也没了平时的锐气。

好像相当疲倦。

「辛苦了啊」

情不自禁地这样说了。

「呣嗯。果然能看出来很疲倦吗?」

「是啊,相当明显」

想糊弄也没用,因此就如实地说出了感想。

「真是没出息也要有个限度。在难得一遇的大舞台上败北,接着在其后的处理中还露出了这般丑态。这次全是让人丧失自信的事情啊」

达拉德军团长无力地笑了。

正在这时,古豪军团长进入了房间。

大汉军团长或许是感受到了室内的气氛,手足无措地入座了。

古豪军团长的脸色也不好。

各军团长或多或少都忙于繁重的工作吧。

我也坐入了自己的席位,等待会议开始。

等了一会儿,白也进入了会议室。

进入房间时,或许是错觉,她好像看了古豪军团长一眼。

因为白闭着眼,所以没法清楚地知道她在看哪。

「哎呀。都到齐了呢」

在被白夺走目光的期间,不知何时爱丽儿也进入了会议室。

不过军团长并没有全员到齐,剩下的应该就是缺席了吧。

这先不提,站在爱丽儿一旁的巴鲁多先生脸色很糟糕。

面如土色仿佛快死了一般,没问题吧?

「第二军团长还没回来,因此说会缺席」

爱丽儿告知了第二军团长莎娜多莉女士缺席的理由。

莎娜多莉女士曾独自回来向军团长会议报告过一次现状,但之后又立刻为了监视被猿类魔物占领的堡垒而回去了。

现在正在率领第二军从那个堡垒返回。

上次会议时,爱丽儿亲口告知了下次的远征目标是妖精之里。

从原第七军团长瓦基斯与妖精勾结一事可见,军团长中还有人与妖精串通。

虽然我没有从爱丽儿或白那听说过是谁通敌,但从举动上看估计就是莎娜多莉女士了吧。

虽说只不过是个预想,但十有八九不会错。

因为是连我都能看出来的事情,所以爱丽儿或白肯定也察觉到了。

也就是说莎娜多莉女士表面上是被放任着,但实际上背地里却受着监视。

然而不清楚的是,到了目前即将实行进军妖精之里、灭绝妖精这一种族的阶段,她们依然放任莎娜多莉女士的理由。

不过,因为是爱丽儿和白,所以恐怕有着什么深刻的理由吧。

「好了。这次匆忙召集你们的原因不为其他,正是为了进军妖精之里的计划」

哦?不禁在心中歪头。

军团长会议爱丽儿向来都是交给巴鲁多先生来主持推进的。

可唯独今天却由爱丽儿亲自主持。

和平常不一样。

这不由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实际上预定稍微有点变动呢。必须得把日程提前了」

然后不好的预感往往都会应验。

出席的军团长们都仿佛忘记了呼吸般沉默着。

战后处理好不容易才刚刚告一段落,又必须立马进军,因此这样的反应也可以理解。

原本的进军计划时间就很紧、非常匆忙了,如果再进一步提前的话,可以预见将会是死亡行军,让人从现在开始就想抱头了。

「哎呀,不好意思呢!」

爱丽儿挠着头,语气轻巧地赔礼道。

虽然当不成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什么安慰,但恐怕她心里真的很抱歉吧。

毕竟爱丽儿各方面人都很好。

然而,等待着我们的工作量却并不会因为爱丽儿的道歉而减少。

脑中浮现出了黑心企业这个词语。

人只要去做就能做到,我们总算是按照预定完成了军队的重新编制,做好了进军的准备。

这也是各军团长团结一致,专心为战前准备而奔走的结果吧。

特别是巴鲁多先生与达拉德军团长极为配合,在这准备期间感觉基本已经变得很融洽了。

出乎意料的是,被我认为暗中串通妖精的莎娜多莉女士也作了相应的配合。

回到魔王城后,莎娜多莉女士与作为魔族领地留守组的巴鲁多先生和达拉德军团长相配合,积极参与治安维护,以及进军妖精之里时的防卫体制重构等等。

尽管没有像巴鲁多先生或达拉德军团长那样,将战力通融给远征组。

但我们确实得到了很大的帮助。

看起来莎娜多莉女士好像是断绝了和妖精的联系,决定跟随爱丽儿了。

虽然像蝙蝠一样的非常讨厌,但这不是我能插手的事情。

相反地,第三军团长古豪则不怎么积极。

古豪军团长从前就是个反战派,因此好像也很反对这次的远征。

话虽如此,他也只是不积极配合,并不进行妨碍。

尽管消极,但如果是巴鲁多先生等人发出指示的话,也会照之行动。

意志薄弱。优柔寡断。

这就是我对古豪军团长的印象。

会变成这样有点带刺的评价也是没办法的。

因为明明我们睡觉的时间都用来到处行动,而他却是军团长中唯一一个没有积极协助的人。

要说没来协助我们的话,第九军团长黑也是一样,但他在军团长中立场特殊,因此也是没办法的。

另一个立场特殊的军团长白的话,她那边好像也相当忙碌地奔走着。

不过话是这么讲,我也没亲眼看见白忙碌的样子。

白率领的第十军,表面上是不知道进行着什么工作的神秘军团,但我知道白是在用转移将部下送往各地,处理掉各种杂务。

在准备期间完全没看到第十军的身影,正是忙碌的证据。

再怎么说即使是第十军,在这出征的日子还是赶回来了。

……以苏菲亚小姐为首,也有一部分没回来的人。

他们恐怕是和帝国军一块同行了吧。

在我们之前,已经有夏目君——现在是叫由古吧——率领的帝国军向着妖精之里开进了。

我们魔族军将在其后不久,作为第二集团进军。

大略环视了一下出征的魔族军。

映入眼帘的是帝国的军旗。

仅仅扫一眼,视野里也全是飘扬的帝国军旗。

准备了这个的恐怕是白吧。

我们从现在起将装作帝国军开始进发。

魔族与人族外表上并无差异。

所以,只要像这样用易懂的象征展现自己的所属,并且还事先宣扬自己是帝国军的话,就不用担心暴露了。

例外的是像我这样外表不一样的人,但这也只要用全身铠等等将身形遮住就没问题了。

人族领地现在应该也已经做好让帝国进军的准备了吧。

在不知道帝国军竟然其实是魔族军的情况下。

如果是那位教皇的话,这种程度的事前准备还是做了的吧。

教皇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只是个普通的老人。

完全感觉不到强者特有的气息,只要把我的手环绕在其脖子上,稍微用点力就能轻易勒死。

我如此确信。

绝对不会错。

教皇毫无疑问完全没有战斗能力,与之相应,他弱小到了我只要一击就能轻易杀死。

然而,这说到底只是战斗方面。

被爱丽儿称作怪物的教皇。

我曾清楚地窥见了其一斑。

「正因如此,我要为了不让堆积起来的尸山白费而行动」

教皇一定不知道这句话给我造成了多大的精神冲击吧。

我遇到教皇是在白他们带我去圣阿雷乌斯教国访问的时候。

大战发生之前,本来相互敌对的魔族领袖,以及可以说实质上的人族领袖神言教教皇。

在为了这两人的谈判而设置的会场里,我也被允许同席。

爱丽儿与教皇,就为战后打倒妖精而建立共同战线一事达成一致,似乎还交换了秘密条约。

随之而来的配合问题,包括大战之后以及打倒妖精之后的方针协商等等,此次会谈的目的就是推心置腹地商量一下这些。

爱丽儿是从系统构筑之前的时代一直活到现在的人,换句话说就是活生生的历史见证人。

从爱丽儿那里听说,与之相对,教皇好像也持有着能令其继承记忆转生的独有技能。

虽然有一直活着和不断转生的区别,但可以说教皇也是和爱丽儿同样的历史见证人。

然后,如果正确地了解了历史的话,也正意味着对这个世界的系统的了解。

从禁忌那得知的系统的真相。

其内容是,过去人们曾因自己愚昧的行为将这颗星球逼至濒临毁灭,但最终靠着一位女神成为祭品而阻止。

然而,这说到底也只是暂时停止了毁灭,现在这个世界依然面临着毁灭的危机。

所谓的系统就是一个规模宏大的魔术,生物在其一生里累积的经验值,还有状态数值以及技能所反映出来的力量,在其死后将被系统回收,并用于濒临毁灭的世界的再生。

爱丽儿与教皇就知道这个系统的真相。

正因如此,爱丽儿会作为魔王让魔族与人族相互斗争,增加死者数量以让系统能够回收能量。

然后,神言教的教义「培养技能,更多地听一听神所说的话」,也就是让人们在活着的期间多积累些能量。

这个世界的居民都是从小听着系统通知长大的,当他们完成了技能或等级的提升时,就会被系统告知。

很少有人会因为将其作为神之声来崇拜而感到不协调。

因为他们就是听着这样的说法长大的。

不过,如果其他转生者们听到了神言教的教义,或许会想异世界有着教义奇怪的宗教吧。

我如果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了解到这个教义的话,也会怀有同样的感想吧。

也许还会在转生者之间成为笑料。

神言教的教义真搞笑啊,之类的。

但知道了真相的话,就笑不出来了。

神言教利用宗教这一形态,到处强迫人族。

让他们成为世界的基石。

从小就授予、刻入教义,使其坚信自己是按照自身的想法遵从神言教的教义的。

非常有效率。

但总觉得令人讨厌。

那一定是因为他们把生命当作消耗品一样看待了吧。

感觉就好像是牧场一般。

培育人族这种肉,然后推向市场。

而人族还没意识到自己被饲养在这样的牧场里……

造就了这一牧场的人,正是神言教教皇。

越是了解神言教,就越能明白教皇的恐怖之处。

神言教的恐怖之处就在于其组织力。

神言教几乎在整个人族领地都有着影响力。

例外的是信仰女神教的沙利艾拉等国,但除此以外的国家都必然建有教会。

连小村庄里也有礼拜堂,神言教根深叶茂。

小孩子们接受神言教的祝福,听着其教导长大。

长大成人时,一个出色的神言教教徒就塑造完成了。

就这样抓住人心,慢慢控制了整个人族。

不仅如此,散布各地的神言教教会还被作为情报的收集点或中继点而使用。

神言教的相关人员好像大多都学会了念话的上级技能远话。

远话是让人能够与远处同样持有远话之人进行对话的技能。

他们使用这个技能,以传话游戏的要领将远处的情报口耳相传,传达至神言教的大本营圣阿雷乌斯教国。

虽说达不到实时的地步,但已经能迅速获得远处的情报了。

教皇很清楚新鲜的情报有着多大的价值。

在没有汽车或飞机的这个世界里,移动也很花时间。

除了传送阵或远话这样的例外,传递情报最快的就是使用快马了,但即便这样也有很多时候赶不上。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教皇通过在各地配置远话的使用者,将情报传递的延迟控制在了最低程度。

然后基于获得的情报判断形势,按照自己的想法进行操作。

除此之外,还建立了各种各样的架构,使神言教这一组织稳如磐石。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些架构中人手虽然很多,但都不需要突出的才能。

远话虽然是念话的上级技能,但只要学会了念话,掌握远话也并不难。

与此类似,环顾神言教这个组织,被需求的技能都是些普通的东西。

无论是谁,只要有那个心思就能学会。

反过来说就是,谁都能做到。

这个谁都能做到就很重要。

也就是说,替补者无论需要多少都能培养出来。

不是仅靠一个杰出人才经营组织,而是由众多普通人来维持。

正因为谁都能做到,所以即使出现空缺,也很容易补上,因此无隙可乘。

即使少了谁,也有其他人能担当替角。

即使是教皇也不例外,继承达斯汀之名的教皇不在的期间,也有其他教皇担任这一角色。

并且,即使是达斯汀不在的期间神言教也不会骚动。

这只是因为神言教这一组织的基础坚固到了可怕的程度。

虽然有国家百年大计的说法,但神言教预见了比这更长的时间,建立了绝对的组织。

教皇毫无疑问是非常杰出的人物。

但却不恃才矜己,而是操纵人来统治人。

正可谓人之王。

在我所见过的杰出人物中也是尤为不同的存在。

爱丽儿、白、苏菲亚小姐还有梅拉佐菲先生等人,我所见过的强者都是因为自身强大,所以不会依赖部下。

因为作为个体已经很完美了,所以作为绝对强者而率领部下的王是不可能的。

我所见过的人中最适合作为王的,应该就是如今已故的第一军团长亚格纳先生了吧。

亚格纳先生不仅率领着第一军,也有好好地领导着整个魔族。

然而,即便是那位亚格纳先生,也必须得承认,他是完全不借他人之力,独自经营组织的。

如果没了亚格纳先生便无法维持下去了。

而教皇的统治就不是这种少了一人便无法维持的脆弱之物。

教皇看清了自身的力量及其局限,从很早的阶段开始就将焦点集中在组织建设上而行动了吧。

真是预见未来的惊人慧眼。

而且教皇还真的把神言教打造成了如此之大的组织,其精明能干是确确实实的。

我从爱丽儿那得知了诸如此类的事情。

从爱丽儿那了解到神言教的种种之后,我以为自己已经明白教皇这个人的厉害之处了。

……但看到本人后,我才知道我只是自以为明白了而已。

「勇者得杀掉。这是既定事项」

「但是这样的话,人族就无法阻止身为魔王的你了。不会有点单方面占优吗?」

「你以为勇者为了与我抗衡浪费了多少能量啊?没了这种东西的话对双方都有好处吧?」

「……原来如此。并非仅仅杀掉勇者,而是要消除掉勇者这一系统架构本身吗?」

「正是如此」

「其优缺点分别是什么呢?」

与爱丽儿讨论着勇者待遇的教皇。

听传闻说,那个勇者就是我前世的好朋友俊这一世的兄长。

然后教皇曾让这个勇者,去揭发妖精在背后操纵着的人口贩卖组织,使其积累实战经验的同时也能聚积民众间的声望。

由于当时与魔族间的战争处于冷战状态,因此没有能让勇者显眼地活跃一番的场合。

作为其弥补来积累实战经验,并作为显眼的功绩易于尽人皆知,还粉碎了妖精的阴谋,可谓达成了一石三鸟。

多亏通过以人口贩卖组织为对手积累了实战经验,勇者尤里乌斯的声望高到了不输历任勇者的水平。

对于像这样一手培养起来的勇者,教皇仅仅因为对方提出了好处,就轻易地断然舍弃了。

「要我将由古?邦恩?连克山杜作为勇者公布?」

「没错。虽说真货是修雷因?萨刚?亚纳雷德呢」

「藏起正牌的理由是?」

「由古是我们家白酱的棋子哦。虽说他本人应该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呢。对于我们来说把为所欲为之人作为勇者捧上台的话,行动起来也更容易」

「原来如此。波狄玛斯在亚纳雷德王国看起来有些不稳定的动向,跟这也有些关系吗?」

「关系很大哦。就算是为了把波狄玛斯赶出亚纳雷德王国,也必须得在亚纳雷德王国掀起一场纷争。到时候就必须得向国际社会呼吁由古这一方才是正义的」

「因此最直截了当并且靠得住的,就是将由古王子作为勇者公布了吧」

「能理解得这么快真是太好了呀」

「但是,谎言暴露的时候神言教的信誉损失将会很大。你打算如何弥补这一损失呢?」

「这一点恰恰只要灭绝了妖精就有回报了吧?消灭妖精时预定也要使唤由古,其功劳只要由进行了协助的神言教占一半就行了吧。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合道义的事情,那就说这正是被由古的力量洗脑了,像这样逃避责任就行了吧」

只要有利益的话,找人冒充正牌勇者也在所不惜。

为了打倒波狄玛斯的话,也可以使一国陷入混乱的漩涡。

说得好听点是通观全局。

说得难听点,就是冷酷无情,机械地只用数字看待人命。

如果舍弃一人能拯救两人以上,那么即使那个人是勇者也会毫不犹豫地舍弃。

当然,如果勇者的利用价值比应该拯救的人们更高的话,就不会去舍弃勇者了吧。

但是,这也不是看到了勇者这一个人,而只不过是看见了勇者这颗棋子的能力罢了。

教皇是排除了私情,排除了人情味的,政治上的怪物。

作为人族之王,人族的绝对守护者,人族的己方同伴。

但是,其本人在行动准则上却排除了人情味。

人族的顶点没有人情味,这是开什么玩笑啊。

不过大概就是因为这样吧。

我不禁问了出来。

「您一边说要守护人族,另一边却又轻易地将其牺牲了呢」

这样问道。

教皇对此的回答是:

「如果为了让多数人活下来而不得不杀掉少数人的话,我会毫不犹豫地杀死那些少数人」

苏菲亚小姐对其说辞感到失望:

「屠杀应该守护的人们什么的,真是笑死人了呢」

而如此吐泄道。

似乎苏菲亚小姐的故乡就是被神言教的一派所毁灭,其父母也被波狄玛斯趁乱杀害了。

因此对神言教的态度偏激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对于苏菲亚小姐讥骂的回答则是:

「正因如此,我要为了不让堆积起来的尸山白费而行动」

这般说道。

我因其存在方式而受到了冲击。

并非夸耀自己的所作所为,而更像在跟堆起的尸山谢罪。

即便如此也不能停下脚步。

因为止步的话,堆起的尸山、他们的死,就会白白浪费。

说不定,教皇正在进行着赎罪。

进行赎罪,又因此积累了新的罪行,然后没完没了地赎罪。

明知不会有终结、不会被宽恕,却还是继续着赎罪。

这是何等残酷的事情啊?

不禁毛骨悚然。

也许这才是我第一次切实感受到教皇这个人的深不可测。

我未曾决定过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作为哥布林出生,在生养我的哥布林村子毁灭后,被仇人布利姆斯所使役。

之后得到了愤怒技能,从布利姆斯的使役中摆脱,给村子报了仇。

然而,此后由于愤怒几乎失去了理性,重复着看到什么便杀掉什么的事情。

与白等人相遇,被封印掉愤怒恢复理性,可以说是个奇迹。

如果就那样一直没有恢复理性的话,在不久的将来就会筋疲力竭,曝尸荒野吧。

但我幸运地活了下来。

与被我杀死的人们不同。

幸运地捡回条命,因此我认为继续活下去是我的义务。

然后,既然活下去了就得做点什么。

但是,该做什么才好,仍然没有决定。

只是追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随着爱丽儿以及白她们而已。

只不过是从做着拯救世界这一宏伟事业的她们那里,分得一点残羹冷炙罢了。

不去面对自己犯下的罪行。

只是觉得,那些能毫不犹豫地决定自己要做的事情的人们,非常耀眼。

总感觉心中有愧。

这般随波逐流的我,有资格加入她们的战斗行列吗?

像这样一直苦恼着。

为了大义而夺人性命,真的能称之为正义吗?

爱丽儿和白大概已经有明确的结论了吧。

但我并非能够这样轻易地得出结论的人。

从前世起我就讨厌不端之事。

以至于到了洁癖的程度,时刻要求自己的行为要正当。

然而,被愤怒控制,屠杀了众多无辜者,绝不能说是正确的。

自此,我已经迷失了自己的生活方式。

我已然偏离了正道。

找不到应当前行的道路,只是不由地追逐着爱丽儿和白的背影。

然后在此处,教皇的话成为了我的希望。

明知其不正确,明知这是罪行,却奋勇前行,成就大义。

看到教皇之后才知晓,还有这种生活方式。

这应该是种险恶、艰苦的生活方式吧。

但是我觉得,这才是我该选择的生活方式。

『去赎罪』

是禁忌发出的话语。

啊啊,我知道。

让我来赎罪吧。

为了赎罪而重复罪行,然后进一步继续赎罪吧。

为了偿还我所杀的众多无辜者的死。

为了不让这些死亡白白浪费。

不,这也太自我中心了。

赎罪什么的,说得倒好听。

我因为我的自我放纵而杀死了众多人。

不会去谢罪。

也不会回头了。

堆积起来吧。

将尸山。

然后去成就吧。

将大义。

这就是我,唯一的偿还方法。

然后在大战中,我率领着第八军,给两军造成了极大的牺牲。

然后这次,将开始向妖精之里进军。

目的是灭绝妖精。

将整个种族灭绝。

会有很多生命逝去吧。

「出征!」

回应爱丽儿的声音,向前行进。

向前,向前。

我已经,不会止步了。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