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三卷闲话妖精身上的悲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哎呀?好久不见啊。」

少女这么说着,嫣然一笑。

最后一次见到她已经是多年以前的事了,那时她还是个小女孩。

当时的她那么年幼,无依无靠,以至于我曾经认为她是我必须要保护的对象。

但是,此时再会的她……

「根岸、酱……」

「能别再用那个名字叫我了吗?」

根岸酱舔了舔手指,仿佛很不愉快。

妖艳的动作使其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加成熟。

如实地表现着「她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了,不再需要我的保护了」这一事实。

而其舔舐的手上沾染着的鲜红血渍,则更加强调了这点。

「我可是‘前世是前世,现在是现在’这么好好区分着的呢。已经不再是前世那个被老师可怜着的人了哦。」

「可怜什么的……」

但我没法完全否定根岸酱的话。

前世的根岸酱,就算客气地讲,也很难说她处境不错。

没有融入班级这点是肯定的。

虽然我也曾努力地想做些什么,但被根岸酱说了之后,我也开始觉得那或许并不是出于教师的矜持,而是出于可怜的感情也说不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妖精召唤师大叫道。

根岸酱舔舐的是他所召唤的魔物的鲜血。

妖精之中也被誉为最强召唤师的他所拥有的最强召唤兽。

能和危险度S级的龙种匹敌的魔物,被撕碎到连原形都看不出来。

「怎么可能!怎——」

呓语般重复着相同话语的召唤师的声音不自然地中断了。

我转过头,看见召唤师身首异处倒在了地上。

而斩落了召唤师首级的飞轮,则飞回了白色装束的少女手中,她不知何时就已经站在根岸酱身旁了。

除了呆楞地杵在原地的我,已经没有还站着的妖精了。

倒在地上的妖精们。

蔓延着的血海。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我忍不住问出了口。

「为什么?因为妖精对我们来说太碍事了。」

对此,根岸酱好像理所当然般地回答道。

「我们?」

「对。我们。」

「你果然投靠了魔族……」

最后一次见到根岸酱是在帝国边境。

那之后,她就被魔族带往了魔族领。

因此应该认为根岸酱正支持着魔族。

「啊。姑且,说是魔族的话也没错吧?」

「诶?」

但是,得到的回答却是这种不自然的说法。

「姑且是在调动着魔族呢。不过,把我们归为魔族的话也不太对。」

「不是,魔族?」

那么究竟是什么?

「管理者——不过就算这么说也不明白吧。」

听到这句话,我瞪大了眼睛。

为什么?怎么会?

根岸酱说出口的,是难以置信的存在。

我即便被教导了关于这一存在的事情,也还是对此将信将疑。

「竟然和管理者敌对,妖精都是傻子吗?」

「你是听从了管理者的指示才做的这一切吗!?」

「所以不都这么说了吗。」

「苏菲亚小姐。」

对着有点无语而耸着肩的根岸酱,白色装束的少女叫了声她的名字,仿佛在告诫她一般。

「好好好,我说得太多了是吧?真死板。」

根岸酱笑着,仿佛在戏弄白色装束的少女一样。

其笑容正如这个年纪的普通少女一般。

前提是如果这里不是化作血海的地狱,而造成这一切的也不是根岸酱她们的话。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正常地笑出来的神经,对我来说根本无法理解。

如今站在这里的已经不是我所知道的根岸酱了。

虽然前世也是个有点难对付的孩子,但是现在的她,让人感觉是某种更加异样的、可怖的存在。

「那么,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就放了你吧。既然知道了力量上的差距,就别再来碍事了。」

随后,根岸酱就率领着白色装束的集团离开了。

这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

在靠近魔族领的帝国境内,接连发生着妖精失踪案,这是在我前往调查时发生的事情。

不光是召唤师,我还带去了好几个身手不错的妖精,但最后幸存下来的只有我一个人。

而这也并不是我依靠实力的结果,只不过是被放过了而已……

而且,恐怕刚刚也是……

我们逃进了列斯顿君作为据点的宅邸。

「我们计划在这里和列斯顿君会合。然后逃离这个国家。」

「等等老师!如果不想点办法对付由古那家伙的话,苏就要!」

「不行!」

虽然修君提案回到由古那里去制止这场骚动,但这是做不到的。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根岸酱就在那里!

就算修君成为了勇者,我也无法想象他能赢得了连S级魔物都能轻易斩杀的根岸酱。

为什么本该在魔族领的她,会出现在与之相距甚远的王国这里?

能想到的一种可能性是由古让她使用了传送阵。

王国和帝国分别设有传送阵,如果使用这个的话即便是在遥远的帝国也能瞬间移动到王国。

帝国的话也正好和魔族领接壤,而实际上根岸酱也在帝国持续暗杀着妖精。

虽然不清楚具体情况,但恐怕她就是在帝国活动时接触了由古吧。

然后看中了由古的力量,利用了他……

不论如何,情况已经糟透了。

既不清楚根岸酱她们插手到了什么程度,同时还不得不离开这个国家到安全的地方避难。

「老师。如果现在设法对付那家伙的话,应该还可以平息这场骚乱。如果我们回到城里抓住他的话……」

「不行。」

「老师!」

就算我对修君说明根岸酱的危险性,恐怕他也没法接受吧。

那么,就从别的角度说服吧。

「教会已经发表新勇者的人选了,他的名字就是——由古?邦恩?连克山杜。」

作为神言教大本营的圣阿雷乌斯教国。

就在前几天,作为其元首的教皇公布了次任勇者的名字,没想到竟是由古。

我之所以急忙回到王国,也是因为这件事。

「啊?」

修君嘴里漏出了呆楞的声音。

我在听到这一公布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反应。

称号是绝对的。

勇者是持有这个称号的修君肯定不会错。

尽管如此,教会却还是把由古作为勇者公布了出来。

没有比这更可疑的事了。

然后随即发生的,就是这场骚动。

「这件事,连教会都插手了。」

我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判断。

刚才也说了,称号是绝对的。

虽然鉴定技能十分稀有,但也依然有像修君一样的持有者。

而且,还有鉴定石这种东西存在。

使用这些的话,由古不是勇者之事就会立刻败露。

尽管如此教会却还是将由古作为勇者公布出来,这其中一定藏着教会自己的某种企图。

「为什么连教会都要支持这么愚蠢的事情,妖精阁下心中有什么线索吗?」

大概是和我有着同样的想法吧,哈林斯向我这样问道。

对此,我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恐怕认为由古君的洗脑已经渗透到了教会内部比较妥当吧。」

路上来时就听修君说了,苏酱也被由古操纵了。

由此可推导出,由古大概就是利用这种能力掌控了教会,令其公布自己就是勇者。

「怎么可能。洗脑之类的效果瞬间就会消失,应该不足以引发这种事态才对。」

虽然哈林斯提出了疑义,但是考虑到苏酱做过的事情,这就站不住脚了。

利用洗脑令人自杀或者他杀的难度其实相当大。

原本在地球上,一般也认为通过暗示来让本人做其强烈抗拒的事情是十分困难的。

在这里也是同样,即便通过技能让人暂时服从,但只要本人抗拒感强烈的话,洗脑就会立刻解开。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然而,唯独有一个技能例外,可以使维持洗脑状态成为可能。

「是的,一般来说是这样,但也有例外。」

「例外?」

「就是最高等技能七大罪系列里的『色欲』。这个技能的洗脑效果是其他技能所不能比拟的。看起来由古君一定是有着这个技能吧。」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特殊的技能。

七大罪系列和七美德系列。

我曾因某个理由听波狄玛斯说过这些独有技能的概要。

那其中之一就是,色欲。

利用强力稳固的洗脑让人们唯命是从的技能。

虽然从波狄玛斯那听说的七大罪系列技能,每个都有着破格的效果,但色欲在整个系列之中也是格外的下作,所以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话虽如此,这也只是波狄玛斯从以前的色欲技能持有者身上推测出的技能效果,色欲具体能发挥出怎样的效果并不清楚。

因此,由古到底洗脑了多少人,甚至能不能做到这些都还不知道。

「总之,由于不清楚由古君已经控制到了什么程度,现在就当这个国家已经完蛋了比较好。」

「这种事……」

当下最好还是采取稳妥之策,逃离这个国家重整旗鼓。

「这种事可不行。既然如此就更不能放任由古不管了!现在对他做些什么的话或许还来得及!」

「不行!」

虽然修君说得没错,但是我也有着相应做不到的理由!

「只要苏菲亚还在,我们就没有胜算。」

苏菲亚,根岸酱的强大是我们无法比拟的。

大战的时候,我曾作为人族的一员参加了战争。

我的目的是和同样参战的田川君与栉谷酱进行正式接触,然后我们在那里遭遇了名为梅拉佐菲的魔族将领。

那个叫梅拉佐菲的魔族有着我们协力才能勉强匹敌的强大。

甚至并不是匹敌。

连够不够得上匹敌都不知道。

那个梅拉佐菲原来似乎是根岸酱家的随从。

根据波狄玛斯的调查,他好像原本只是个普通的人类,是被根岸酱变成吸血鬼之后才获得了如今的实力。

也就是说,作为梅拉佐菲主人的根岸酱有着在此之上的实力。

不是我自夸,实际上我的能力值相当高。

但即便如此,如果没有比我还强的田川君与栉谷酱二人协力,我根本就敌不过梅拉佐菲。

那场田川君险些丧命的惨烈战斗,就连一直作为后卫的我都感到死亡的恐惧近在咫尺。

再加上一想到田川君和栉谷酱可能真的会死在我眼前,我就感到坐立难安。

栉谷酱身负重伤的时候,我感到了仿佛身体内部都要冻结了一般的恐惧。

梅拉佐菲是我们经历了以上种种,才好不容易迫使其撤退的强敌。

根岸酱则比梅拉佐菲更强。

胜算,完全没有。

「老师,她究竟是什么人?」

大概终于察觉到我的神色不同寻常了吧,修君向我这么问道。

「她是……」

就在我要说明根岸酱的事情时,列斯顿君他们终于到了。

虽然时机不太好,但现在比起说明更要优先逃亡。

从这里安全逃离之后再好好说明吧。

本该是这样的……

「一会儿不见了。」

根岸酱再次挡在了我们面前……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