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三卷血1所谓幕后黑手的实际工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库库库。终于,终于能给那帮家伙点儿颜色瞧瞧了!」

啊—,啊—,啊—。

开始得意忘形了……。

「喂苏菲亚!别磨磨唧唧的!走了!」

「是是是。」

对于无话可说的我,身穿全身铠的男人不耐烦地嚷嚷道。

虽然平时要是有人这么跟我说话我肯定会暴跳如雷,但是一想到他这可怜样我的怒火也就消了。

在我前面大摇大摆走着的男人名叫由古?邦恩?连克山杜。

作为连克山杜帝国的王子,目前正在亚纳雷德王国里的学园留学。

话虽如此,他也基本上没怎么去学园上过课就是了。

好像是因为五年前干了些什么而被关了禁闭。

虽说具体是干了些什么因为没兴趣所以就没问,不过从他的样子来看,估计就是这家伙对「那帮家伙」出手结果还被反杀了吧?

这样的话,作为之后目标人物的该国王子修雷因应该也包含在「那帮家伙」之中吧。

啊—,啊—。

我到底在这儿做什么呢?

这种,是叫暗中行动来着?

不过我不太擅长这种啊。

那种更易懂的揍人任务才适合我。

但这是必要的事情,也只能接受了。

安排给我的任务就是支援由古这家伙。

这家伙虽然也是转生者,但因为刚好对目标人物怀有憎恨,就被主人大人相中选为了棋子。

……这么想真的很可怜啊。

话说这家伙成为棋子时的事情我至今记忆犹新。

「可恶啊!怎么能就这么结束啊!这个世界是我的东西!我的,我一个人的,只为我一个人存在着的世界!这种结束方式我没法认同!没法认同!在我全部得到手之前怎么能让它结束!」

「那个混蛋妖精!我绝对要复仇!不能原谅,绝对不能原谅她!」

「总有一天我要夺走那家伙的一切!就像她把我的一切夺走时一样!」

「给我等着!我要毁掉那家伙珍视的一切!然后一边嘲笑那个哭喊着的臭女人一边使劲侵犯她!」

「给我等着!我要把这个世界重新夺回来!」

由古就像这样大喊大叫。

「要我帮你吗?」

因为这家伙一点儿没发现我的存在,我也差不多看腻了就向他搭了话。

「谁!?」

由古大吃一惊地回过头。

因为我是被主人大人直接转移到由古房间里的,在他看来我就像突然站在了他身后一样。

那确实是会惊讶。

这是一个教给惊慌失措的他谁才是上位者的好机会。

「看在同为转生者的份上,要我帮你也可以哦。」

我摆出一副从容的样子,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什么?转生者?」

由古皱起了眉头。

哎呀,这家伙也还没蠢到一上来就依靠我这种登场方式可疑的人物……

「……算了。你是什么人都没关系。只要能向那帮家伙复仇,不管你是恶魔还是什么都无所谓。」

啊,还真这么蠢。

「好。你的提案,我接受了!」

「他这么说了哦,主人大人。」

「唔?」

由古的背后,一个白色身影迅速行动起来。

那个身影从背后用右手捂住由古的嘴,让他无法发出悲鸣。

然后封住他的动作,留下左手轻轻贴上由古的侧脸。

随后,一只指尖大小的极小蜘蛛从那只手一直爬进由古的耳中……

紧接着,由古的身体开始颤抖痉挛起来。

然后就翻着白眼昏过去了。

那时候可是发生了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事啊……

现在,我眼前这个自信满满地走着路的男人脑袋里,有着一只小蜘蛛……

虽然由古貌似不记得那天的事了,但在那之后就不可思议地变得老实听话。

果然那只蜘蛛,能洗脑什么的……

莫非,我的脑袋里也……

我摇了摇头把这个讨厌的想法赶走。

虽然被下了奇怪的诅咒,但是再怎么说也不会往我脑袋里放只蜘蛛的!……应该吧。

……没这回事吧。

虽然主人大人对于要舍弃的事物毫不留情,但是对自家人可是宽容得很。

姑且被主人大人当成自家人的我是不可能被做这种事的。

虽说因为和正常人的价值观不同,所以即使是我觉得十分难以置信的事也能一脸平常地干出来。

一般会有人说为了达成目的就引起战争的吗?

而且还是对人族和魔族双方都造成重创的规模。

不过姑且,就算是我也知道这是必要的事情哦?

但是居然能毫不犹豫地实行,只能说主人大人不愧是主人大人。

这么想的话,对自家人简直是过度保护般地溺爱。

从对爱丽儿的态度就能看出来。

爱丽儿明明就比我要强得多,却被主人大人精心慎重地藏起来,怕她有危险还让她远离战场。

真是嫉妒。

赶紧用意志压抑住纷乱躁动起来的心。

不行不行。

差点嫉妒就要爆发了。

我所持有的嫉妒技能虽然效果十分强力,但相对的缺陷也很大。

会使我的感情变得难以抑制。

原本我就是感情波动很激烈的类型,因为嫉妒技能又变得更甚。

虽然我也觉得动不动就放任自己的感情是个坏习惯,也想要改正,但是真要那么容易改的话我也就不用辛苦了。

虽说为了抑制嫉妒的影响,我姑且取得了外道耐性就是了。

但因为还没变成外道无效,所以没法完全屏蔽影响。

自制,自制。

悄悄做了几个稍浅的深呼吸。

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由古到达了目的地。

门都不敲,粗暴地推开了房门。

「……好歹敲个门吧。」

「咱俩什么关系,这种程度就算了吧。」

从屋里出来迎接的男人,听到由古的话皱起了眉头。

这个24小时都摆着张臭脸的男人是这个国家的第一王子萨利斯。

和由古一样是我们的棋子。

也就是棋子二号。

明明自己就是个庸人,结果自尊心倒挺像个样,是个不能认同弟弟们比自己优秀的可怜男人。

身为正妃之子又是第一王子,却不如作为勇者的第二王子尤里乌斯有名声。

而尤里乌斯的胞弟——第四王子修雷因,也自幼就被盛赞为神童。

与之相对,作为下任国王的萨利斯不论哪里都很普通。

并没有什么很优秀的地方。

因此一直害怕弟弟会不会夺走自己下任国王的位置。

提出帮他把弟弟赶下台之后轻易就上钩了。

哎,也就是故事里经常出现的权力斗争呢。

「真的有在顺利进行吧?」

「这不当然的吗?你以为我是谁啊。」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萨利斯急切地向由古追问。

真是的,明明就只能假借他人之力,连靠自己的力量夺取王位的气概都没有。

小家子气的男人。

不过就是因为小家子气,我们才能毫无顾虑地利用就是了。

「也没被谁看到脸吧?」

「喂喂!看看我这身打扮啊!」

由古无语地张开双手,为了让他看见全身还转了一圈。

由古现在全身穿着铠甲,头上也带着头盔。

这样里面是谁确实认不出来。

明明就是这么一目了然的事情,还特地确认一下,看来的确是非常不安啊。

不用这么不安也没问题啦。

可有我们支援着呢。

失败的可能性连万分之一也没有。

啊啊,虽然话是这么说。

但那是对于我们来说的成功,可不一定是对于他们来说的成功。

萨利斯依然心神不定,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与之相对的,由古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看起来游刃有余。

我则抱着胳膊靠着墙打发时间。

差不多是时候吧?

竖起耳朵,隔壁房间传来了敲门声。

「我是修雷因。」

「嗯?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进来吧。」

「失礼了。」

来了。

目标——修雷因貌似进入隔壁房间了。

「怎么了?」

出来迎接修雷因的房间主人,这个国家的国王——修雷因和萨利斯的父亲发问道。

「不,叫我过来的不是父亲大人吗。请问是什么事情呢?」

「嗯?我可没有叫你来哦?」

那是自然。

毕竟,叫他来的是我们嘛。

之后,声音就不自然地中断了。

与此同时,隔壁房间里充满了魔法的气息。

这是使用风魔法隔绝了声音。

然后,那个施术者则……

「呀啊啊啊啊!哥哥大人!你在做什么!?」

噗。

这不成念台词了吗。

现在像念台词般作出悲鸣的,就是施术的那孩子。

紧接着,以悲鸣为信号,萨利斯从房里飞奔而出,猛地推开隔壁房门冲了进去。

由古也紧随其后。

我则不慌不忙地跟了上去。

「发生什么了!」

「哥哥大人把父亲大人给!」

「什么!?你疯了吗修雷因!」

哎呀?萨利斯这不是演技不错吗。

干脆别当国王了改当演员怎么样?

开玩笑的,现在已经晚了。

「卫兵!修雷因袭击了国王陛下!」

萨利斯的声音连走廊中也听得十分清楚。

实际上是使用魔法增强了音量。

声音这么大的话,就算是毫不知情的无关者也能听见了吧。

「快抓住修雷因!」

我悠闲地从走廊往房间里瞧的时候,由古正好用剑砍伤了修雷因。

房间里的状况十分凄惨。

国王被打穿脑门儿已经没气了,修雷因用手按着被砍到的伤口,娇小的女孩则表情毫无生气地伫立着。

「哟。真是活该啊勇者大人。」

「你,是。由古,吗。」

「没错哟。」

由古摘下了头盔。

「由古。别特地亮明正身。」

「有啥不好。让他死个明白得了。」

看起来修雷因对于萨利斯和由古的对话感到十分混乱。

拜此所赐,似乎连我进到房间里都没注意到。

「想知道吗?你的哥哥想要得到王位,而我则想向你和岡复仇。你对于我们二人来说太碍事了啊。」

「为,什么……。次任国王应该是萨利斯哥哥大人才对。」

「没想到吧。那个该死的国王大人正计划让你当次任国王呢。考虑着如果在你被公布为勇者之前先公布你是次任国王的话,就不能随便让你作为勇者被派上战场了这种事呢!」

「因为这种无聊的事情就要夺走我的王位,这能忍吗!」

国王大人确实计划着让修雷因当次任国王。

但关于这点我们什么都没做。

虽说除此以外的事情都是我们的手笔就是了。

「哥哥大人。很遗憾,请死在这里。」

至今为止沉默不语的女孩,这个国家的公主——苏蕾西亚开口了。

公主的话,也就是修雷因他们的妹妹。

「苏,为什么?」

「哥哥大人,我只是察觉到了真正的爱而已。为此就算要杀掉哥哥大人我也在所不惜。」

这个叫苏蕾西亚的孩子貌似十分亲近修雷因,因此这个转变让修雷因十分吃惊。

「由古!是你干的好事吗!」

哎,所以才察觉到的吧。

「哦?注意到了?注意到了啊?没错哦,就是我干的。怎么样?被夺走的滋味?很不甘心吧?因为我也经历过所以很懂你哟!啊哈哈哈哈!」

由古持有着某个技能。

其名为色欲。

和我的嫉妒一样,被称为七大罪系列的拥有强力效果的技能。

其效果为,洗脑。

他就是用这个操纵着苏蕾西亚。

「给我立刻把苏变回原样!」

「你叫我变回去我就变回去吗。你怕不是个傻子吧?」

虽然由古正嘲笑着修雷因,但他压根没发现用着洗脑的人自己也被洗脑了啊。

真是个可怜的男人。

沉浸在一时的优越感里。

不过,正因如此,才会像猫噬于穷鼠般被反击了吧。

「啧!?你这混蛋,居然还留有这种力量!?」

激动起来的修雷因痛击了由古。

而且看起来还打算施放魔法来进行追击。

果然这个不帮忙的话就麻烦了。

「哎呀?意外地拼命呢。」

「!?」

我发动了妨碍魔法的天鳞和龙结界技能。

同时,放开了一直消除着的气息。

修雷因立刻身体一滚和我拉开了距离。

诶。意外地反应不错啊。

正在我感慨的时候,转过身的修雷因看着我,冷不丁地一股不快感袭向全身。

这个感觉……是鉴定呢。

但是可惜。

我是嫉妒的持有者,也是支配者。

因为支配者权限可以对鉴定进行妨碍。

所以无法读取到我的能力值。

「苏菲亚!这家伙是我的猎物!别来多管闲事!」

「哎呀?明明才被难看地揍飞了。」

明明我不帮忙的话就危险了。

「哎哎!别斗嘴了,赶紧把修雷因收拾掉!」

……能别命令我吗?

而且,杀掉修雷因可不行。

所以,这儿如果没有帮手来帮他逃走的话可不行。

「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看吧,帮手来了。

冲进房间的矮小人影。

那人放出魔法把由古吹飞了。

话虽如此,因为我的龙结界把威力削弱了,应该没有受到多大伤害。

「岡——!!」

看吧,作为证据他还这么有精神呢。

不过,还是阻止对方接下来的追击魔法比较好吧。

我将矮小的闯入者——我们前世的班主任岡崎老师转世的妖精所放出的魔法消除掉。

「你,你是!?」

老师瞪大了眼睛。

最近才刚在别的地方见过呢。

而且还是在意外地冲击性场面下。

那样的我出现在这里确实会很吃惊呢。

「咕!修君,逃了!」

老师用魔法将地板击碎,扬起烟尘。

「但是!」

「不行!现在先撤退!」

「哈林斯。」

「听列斯顿说修有危险了就急忙赶过来了。虽然你可能还很混乱,但现在还是先逃走比较好。」

可以听到烟尘中传来这样的对话以及远去的脚步声。

「你们在干什么!快追啊!」

虽然萨利斯这样大喊道,但是我和由古都无动于衷。

「那么,就拜托你按计划进行了。」

「啊啊,交给我吧。」

由古浮起奸笑,走近了萨利斯。

「……干什么?」

大概是察觉到危险气息了吧,萨利斯向后退去。

「没什么,就稍微摆弄一下你的脑袋而已。」

「什!?」

由古迅速伸出手,抓住了萨利斯的头。

「要干,什么!?」

「和你的协力关系就到此为止了。接下来你就作为一次性的棋子好好努力吧。」

「呃啊啊啊啊啊!?」

萨利斯发出痛苦的叫声。

我没有看到最后,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由古正在对萨利斯做的不是洗脑,而是精神破坏。

要说为什么不是洗脑,那是因为已经有人先对萨利斯下手了。

萨利斯原本就被操纵着。

不过本人对此应该并没有自觉,而且与其说是支配,不如说其实也就是稍微诱导了一下思维的程度。

但是,如果像现在由古做的那样,不惜进行无法复原的精神破坏,那么就可以制作出完美的傀儡了。

并且,如果想要覆盖支配,就必须要再破坏一次精神。

每次支配都会把精神变成白纸。

实际上,这个国家已经有很多人在背地里受到了和萨利斯一样的支配。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国王也是其中一人。

因此才杀掉了他。

之所以要在亚纳雷德王国掀起内乱,就是因为这个国家的上层阶级已经受到了荼毒。

主人大人说,恐怕让修雷因成为次任国王这件事,也是思维受到诱导的结果。

虽说并不清楚其目的究竟是什么。

不过据主人大人推测,大概是因为不想把作为勇者的修雷因交给教会,而想将其放在手边。

总之,不把王国彻底击溃一次、挤出脓水可不行。

因此城中也同时开始了除害。

让萨利斯的士兵去袭击受到支配的人。

并且在那些士兵中混入了魔族军第十军的成员。

这样一来就不可能让目标跑掉了。

接下来,我也该去排除掉企图暗中支配这个国家的元凶了。

「贵安。」

来到的是城内留宿客人的一个房间。

在那等着我的人,是波狄玛斯。

「……这场骚乱,果然是你们的手笔吗。」

「清除害虫可是个苦差事啊。」

「哼,真是可恨。」

波狄玛斯镇定自若地和我对视着。

「……这具身体赢不了你。」

「哎呀?真是干脆呢。」

这个男人似乎是附身在被称作「身体」的肉体上,进行着远程操纵,而本体却躲在妖精之里中。

所以,不管杀掉多少具身体,其本体也不会死。

虽说有想到他会因此而游刃有余,但我完全没想到他居然连一点抵抗的意思都没有。

「替我转告白和爱丽儿。」

波狄玛斯说道,其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但眼睛深处却燃着昏暗的火焰。

「我在妖精之里等着。你们的自负,我会全力击碎。」

「我会转达的。」

说是这么说,但主人大人的话肯定正通过分身看着这幅情景吧。

不过我也不想再看着这令人不快的脸了,就干脆直接把他的头砍了下来。

波狄玛斯的头滚落在了地上。

话说回来,主人大人她……

居然比作为长年宿敌的爱丽儿还要先念到名字,看来是相当记恨啊。

虽说肯定也是做了相应的会被如此记恨的事就是了。

好了。

接下来只要修雷因安全逃脱的话,计划就达成了。

但是这样的话,就很没意思了吧?

因为波狄玛斯毫不抵抗的关系,感觉有点意犹未尽啊。

所以。

就让我稍微去玩玩吧。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