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尤利乌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若有与君相遇,便有与君分别。

我最早的分别,是与母亲。

本来体格就不是多么强壮,在生出了修后身体便坏掉了,就那样变得非常脆弱了。

是正妃所下的手吗?

虽然也有那种传言,不过据我所想那个正妃应该是不会做出这种杜撰的事来的。

虽然正妃很那说是自己人,但是起码那一点上还是有信用的。

不管是好是坏,那个人都是国家的齿轮。

应该是不会有对国家无益的事的。

…说真的,其实母亲的死的真相怎么样都好。

只不过是,不想怨恨任何人罢了。

母亲的死亡所引来的,仅仅仅仅只有悲伤罢了,而那悲伤,并没有转化成对任何人的怨恨。

传闻中所说的正妃,

还有,仿佛是用母亲的生命岁所诞生下来的,修。

无论是那个,我都不想去恨。

尤其是修,恨他便好像是否定了母亲所活过的证明,认识到了这样子会很可怕。

用个人的感情去恨某个人,这并不像是勇者的作为。

对于母上大人引以为傲的勇者来说,这样的感情是不适宜的。

所以便对自己说到,我谁也不恨,仅仅是在一个劲的为了母亲的逝去而难过罢了。

但是,如果要说我唯一恨的东西的话,便是自身的无力吧。

要是我更加有力一点,是不是就能帮到母亲了呢这么想到。

并且这份思绪,从未结束过。

看着因为人身买卖组织而失去家人的人们。

看着被魔兽杀害了血亲的人们。

看着收纳有迪巴先生亡骸的棺材。

「人若会出生,便将会死去,亘古不变。死亡的方法也不由得选择。但是,却可以选择活着的方法。重要的不是如何死去。是如何活着噶!对于逝去之人是否有什么能做的这种想法,是活着的人的自我主义呀!生者只要为了亡者哀悼,想象其生前的模样变可以了噶!」

我的师父,罗南特大人是这么说的。

我总是在想着,如果自己能够再强一点的话会怎么样。

每逢此时,师父的话语变回出现在大脑中。

人总有一天一定会去世。

这便意味着,离别一定会到来。

因为其不可避免,想必师父一定经历过比我多的多的离别吧。

所以,为了在迎接那个时刻时毫不后悔,就算只有一次,也要拼尽全力活下去,我想便是这个道理。

但是,正因为我在全力活这,所以才不忍看身旁有任何人死去。

想要伸出手去拯救。

即便触不可及,就算是勉强自己也要让它触到。

即便,结果会是我自己也受伤。

我想,这便是我的生存之道。

听到这些,想必师父也会生气吧。

但是,我果然还是无法改变这生存之道。

师父,我肯定会先人一步迎来生命的终点吧。

「好,师父命令你,不允许你死的比为师还早,明白吗?俺要是死了可要抱着我的棺材哭的比今天还伤心哦!」

师父,那个命令,我可能无法遵守了也说不定。

所以,在那时,还请师父反过来对着我的棺材破口大骂吧。

「这个笨蛋弟子!」这样。

是的,我已经做好了赴死的觉悟。

但是,但是,我却不想让别的任何人死去。

本来,这样决定了的…

在面前的,亚娜的身姿消失在了女王蜘蛛怪的脚下,消失不见了。

现在,在眼前所发生的事情,我无法当做现实处理。

就在刚才还就在我身旁的亚娜。

刚才还紧抓着我的手腕的亚娜的体温仍然温存。

然而,但是,可是。

在现在,我的眼中已经映不出亚娜的身姿了。

消失不见了。

明明刚才还在哪里的。

还在,那里的……

然后,女王蜘蛛怪的脚步进入了视野。

在那下面,亚娜她…….

「不去救的话」

自己的低语,让自己都吃了一惊。

是的。

我刚才到底在发什么呆。

不赶紧去帮助亚娜的话…

没问题的,还来得及。

一定,一定,一定!

有点恍惚地向女皇蜘蛛种过去。

「在发什么呆!」

有谁在背后拽住了我的手。

压着我的头,强行把我压倒在地上。

在我的头上,女王蜘蛛怪的足部通过了过去。

用足部踢出的扫堂腿。

即便是作为勇者数据优异的我,被直接命中也会是致死的一击。

大脑理解了捡回了一条命,总算是多少冷静了些。

「哈林斯?」

「哦!终于醒了吗!?」

是哈林斯把我压倒在地上。

和我一样趴在地上,躲过了女王蜘蛛怪的一击。

他的额头上有血流出来,呼吸也变得慌乱起来。

自己骄傲的盾被压扁了,不成原型。

再一看,其左臂已经弯的变形。

刚才,哈林斯为了能让我们逃掉,站到了女王蜘蛛怪前面,并接下了女王蜘蛛怪的一击。

虽然哈林斯有盾牌防御,但即便如此还是受了不寻常的伤害。

「哈林斯?!胳膊?!」

「现在是说这种问题的场合吗!赶紧逃吧!」

哈林斯抬起了没有碎掉的右手,很快就揪着我的领子把我提起来了。

「等一等!不去救亚娜的话!」

「!?」

我正要向那里走去,哈林斯便一副要哭的样子,扭曲了脸。

「亚娜已经死了!」

然后,斩钉截铁地说到。

说出了那决定性的一句话。

仿佛停止了世界的时间。

我本来应该明白的。

只不过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亚娜,已经,不在人世了。

被女王蜘蛛怪所踩碎,死去了。

「就算是为了拼了命的亚娜,你小子也必须要活下去!」

哈林斯抓住了我的肩膀,拽着我。

然后就那样和我一起,像往后摔去一样,飞快的向后退去。

刚才我们所在的地方,已经被女王蜘蛛怪的足部劈了下去。

用的是将亚娜所踏碎的同一只脚。

那一瞬间,我的体内仿佛有什么崩塌了。

「尤利乌斯!能站起来吗!」

「啊啊。」

从自己的口中,发出了自己都没想到的冰冷的声音。

「尤利乌斯?」

「哈林斯,你先走吧。」

「你小子,在说什…….」

「我啊,必须要杀了这家伙。」

在我的气势之下,哈林斯不禁噤声。

站定原地,拔剑防御。

「尤利乌斯!太乱来了!」

哈林斯尝试着制止,但是没关系。

以个人的感情去恨谁,并不像是勇者。

然而,在这里,从这时开始,并非是作为勇者的战斗,而是作为尤利乌斯·萨刚·亚纳雷德个人的战斗!

把哈林斯撞到后面。

然后,我立刻蹲下躲开了横扫而来的女王蜘蛛怪的足部。

女王蜘蛛怪很巨大。

并且,巨大所引致的,便是其攻击的动作的粗劣。

纵使其动作速度非同寻常,但是只要知道会打过来便就会有避开的方法!

「尤利乌斯!」

虽然背后传来了哈林斯的喊声,但我非但没有后退,反而向前进发了过去。

使用空间驱动,从而驱动到空中,就那样冲向女王蜘蛛怪的怀里。

所瞄准的地方是女王蜘蛛怪连接腿部的根部。

关节的连借口。

外骨骼估计有着让我连一处伤痕也留不下的强度吧。

但是,关节的连接处的话!

金——(咕:剑的摩擦声,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可是,我的剑却被无情地弹开了。

岂止是外骨骼,就连貌似很弱的关节连接处都连一处伤痕也砍不出吗。

多么!多么弱啊!

我!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为自己的无力而愤怒。

然而,却没有闲工夫了,女王蜘蛛怪的胴体降下来了。(胴体:dong体,躯干一类的位置)

这家伙,是想用胴体把我压碎吗!

若是女王蜘蛛怪那巨大的身体做到这样还是容易的。

因为身体巨大,所以攻击范围广,不可能能避开这攻击!

无法避开逼近过来的女王蜘蛛怪的身体,被压迫,然后,被夹攻在了地面与其之间。

然而就在那之前,我便已经用土魔法做出了仅够容纳自己一个人的逃生空间。

讲身体滑入其中,避开攻击。

似乎女王蜘蛛怪误以为已经将我压扁了,于是很快就抬起了身子。

我便从那个空隙处爬了出来,逃走了。

果然,好强。

虽然我已经明白了,但是果然神话级并非是浪得虚名的。

迷宫噩梦是如此,不死鸟也是如此。

我至今为止遇见的神话级魔物都很强大。

并且这只女王蜘蛛怪也是。

在至今为止的战斗中,切实感受到了女王蜘蛛怪恐怖的实力。

女王蜘蛛怪的强大,单纯的是数值的高大。

由那巨大的身体猛踢一脚,虽说很单纯,但却足以成为致命的武器。

并且,其防御力之高可以无视我们这边的攻击。

虽然很单纯,但那却引致了攻略方法的限制。

也就是说,足以打破对手防御的攻击,便是绝对条件。

而那有多么困难,在身为勇者的我的一击不起作用时便一览无余了。

然而,在这里做不到逃跑。

不想逃跑!

啊啊,我懂了。

亚娜之所以会死,是由于我。

自己不能逃避,为了保护坚持这么说的我,亚娜死去了。

是我的倔强,是我作为勇者的义务感把她杀了!

是因为我的弱小!是因为我力量的不足!

如果是要不辜负亚娜的心意的话,果然逃走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那样子的话,我自己也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我怨恨,

恨那没有力量的自己,

以及,杀害了亚娜的这只女王蜘蛛!-

「要用吗?」

在那时,脑中直接响起了声音。

被声音引诱着,把视线转向了别在腰间的另一把剑。

声音的主人是寄宿在剑里的,光龙白。(咕注:发音是byaku)

然后,那把剑的真实身份则是,勇者剑。

仅仅一次,能够拥有无论什么敌人都能打倒的能力,除了勇者谁也用不了的剑。

光龙白在问要不要用那把剑。(咕又注:原文没有“光龙”,但防止搞混我会标上的w)

「……不会用的。」

说实话,要问有没有对那个提案感到心动,说没有便是在说谎。

女王蜘蛛怪是一种可怕的魔物。

本来用寻常的方法就很难打倒。

然而,使了无论什么对手都能打倒的勇者剑的话,能打倒也说不定。

当入手这把剑的时候,我便对光龙白说不要使用它。

那是因为,感觉,即便是一次,用这把剑打倒了任意一个人,用并非自己所有的力量去完成了某件事,便无法做到获取真正的和平了。

即便是现在这也不会改变。

我坚信着,真正的和平,是由届时的生者们,藉由不断的努力所共同构筑的事实。

然而,我在现在不使用勇者剑的理由不止如此。

「在这里用了的话,面对魔王不就不能用了吗。」

这只女王蜘蛛怪,想必是魔王送进来的吧。

刚才那个叫做布罗的魔族将领,曾说过是因为魔王魔族才会被驱赶着去战斗。

因为如果不那么做便会被灭口。

原来如此。

面对着拥有能让女王蜘蛛怪都服从的实力的对手,没有不服从的可能。

也就是说,魔王便是一切的元凶。

那么,这把勇者剑的剑锋,便只会指向魔王一个人。

「虽然说起来很伟大,但是我会使用勇者剑的,面对魔王。」

我怨恨着,

恨着没有力量的自身,

恨着杀害了亚娜的女王蜘蛛怪,

以及最最罪无可赦的,唆使着女王蜘蛛怪的魔王!

这把勇者剑用一次便会失去力量。

我肯定是,赢不了连女王蜘蛛怪都会服从的魔王的。

只能够寄托于勇者剑的力量上。

我,很弱小。

要想做成一些事的话,我的力量实在过于弱小。

甚至无法保护自己喜欢的女孩子。

虽然很丢脸,但正因如此,那个时刻到来时才要依赖。

「那个时刻如果到来了的话,就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

「……如果汝如此追求的话,便如此吧。」

「谢了」-

「无须多礼,只是,关于此情况有何打算?」

面前的,是女王蜘蛛怪的威容。

「赢啊」

说实话,完全没有赢的要素。

即便如此,也要胜利。

「要是输了,就在冥河彼岸向亚娜道歉道到倒下吧!」(咕注:冥河彼岸原文为:あの世,也就是彼世,死后的世界。)

那样可能也不错呢。

无论是获胜还是失败,都不会后悔。

这样决定着,感觉有那里舒畅了。

但是,我可完全没有要输的意思。

要为亚娜报仇!

即便这并非是亚娜所望!

并不是别人,而是我自身如此希望着,要战!

并非是作为勇者,而是作为尤利乌斯·萨刚·亚纳雷德个人的战斗。

「上了!」

构筑魔法!

耍小聪明并不管事。

把我所拥有的所有力量迸发而出!

圣光魔法,圣光线。

光线直接击中了女王蜘蛛怪。

女王蜘蛛怪在巨大的身体成为强力的武器的同时,也变成了巨大的靶子。

然而,其防御力却可以抵消这个缺点。

即便是被圣光线直击,女王蜘蛛怪身上也没有留下一处伤痕。

这在预料之内。

这种程度不足以让我畏怯。

巨目圆睁着,女王蜘蛛怪的八只眼睛紧紧盯着我。

然后,有一只脚不见了。

实际上脚不可能消失。

仅仅是,用能够让人产生错觉的速度快速踢出一脚罢了。

「咕唔!」

剎那间向横向飞跃,避免了被直接击中。

但即便如此还是挨了一记有着如同在近处引起爆发一般的冲击力的攻击。

然而,没有畏怯那冲击的时间。

另外的脚也消失了。

明明如此巨大,眼睛却追不上。

但靠着直觉,姑且是挪动了身体。

风的通向。

我明白那是由于女王蜘蛛怪所踢出的踢击所卷起的。

总之是先把脚动起来四处逃窜。

还要伴随着不知道是否下一秒就会被踩扁的恐惧。

但是,如果仅仅是四处逃窜绝对看不到胜机。

一边移动着脚步,一遍进行着魔法的构筑。

然后,放出圣光线。

瞄准的是,其目!

无论什么生物,眼球总会是一个弱点

女王蜘蛛怪再怎么拥有论外的防御力,眼睛是弱点这一点应该也不会变。

能够证明这个考虑的就是,一直以来对我的攻击视若无睹的女王蜘蛛怪,头一次做出了回避行动。

避开了朝着眼睛所发射过去的圣光线。

那也就说明着,圣光线若是直接击中眼睛的话,即便是女王蜘蛛怪也是会负伤的。

可是,同时这也证明了女王蜘蛛怪能够避开圣光线这一点。

圣光线从发射到命中几乎是没有时间差的。

明明是拥有这种程度的速度的,可却打偏了。

圣光线是一种需要耗时构筑,并且通过其预备动作可以很容易被看穿的魔法。

可是,现在,女王蜘蛛怪却只在我发射的一瞬间就回避成功了。

也就是说,那家伙起码是以与圣光线一致,甚至在那之上的速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度在移动。

至今为止女王蜘蛛怪没有避开我的攻击不是因为没能避开。

而是因为压根没有避开的必要所以没有去避开。

要想对女王蜘蛛怪造成伤害,我只有在在它停止行动的一瞬间,用尽全力对它的眼睛发起一击。

……这个巨大身躯的行动,停止住?

这种事情,能做到吗?

不可以!不能害怕!

胜利的机会多么渺茫已经了解了一百次了。(咕注:了解一百次:俗语:了如指掌)

即便是女王蜘蛛怪那也是生物。

既不是无敌,也不是不死之躯。

那么,便可以打倒。

那就打倒给你看!

女王蜘蛛怪的八只眼睛全都朝向了这边。

在那眼睛之中,能够看到至今为止所看不到的,感情。

是焦躁。

与刚才什么感情都感觉不到,仅仅是如同工作一般与我进行着战斗的时候不同。

看起来,从现在起才是真正的战斗呢。

在这么打起精神的时候,我被击飞了。

「咕哈!?」

从口中吐出了鲜血。

现在,我完全无法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

虽然至今为止的攻击都非常恐怖,但并没有连发生了什么都理解不了这等事。

也就是说,直到刚才为止都手下留情了是吗?

为了什么?

在想法尚且统一不起来的时候,女王蜘蛛怪便已经开始向这边过来了。

好像是在卖弄自己的身姿一般,很是缓慢地。

「库!」

赶紧摆好姿势。

对着我,女王蜘蛛怪缓缓地抬起了巨大的腿。

这仿佛是,想让我见到什么是绝望一样。

实际上,我已经快达到这个地步了。

一下子看到了别在腰间的勇者剑,几乎要被诱惑到拿出来用了。

当那只脚挥下时,我确信我会就此死去。

但是,却并没有变成那样。

有无数发魔法直击到了女王蜘蛛怪的身上。

「诶?」

到底是谁?!

看向魔法发出的方向,在那里的是很多骑着马向着这里过来的士兵。

那些是,驻扎在库索利昂要塞的士兵们。

「为什么?」

明明都说过快逃的。

「保护勇者大人!」

「我来援助!」

「什么都行!总之攻击啊攻击!」

一遍骑着马,一边放出魔法的士兵们。

对于女王蜘蛛怪来说那样的攻击并不通用。

但是,是因为太烦了吗,朝着我抬起的腿被放下去了。

「把工作全都推给勇者大人叫什么士兵啊!」

「我的孩子被勇者大人救了啊!现在不报恩要等到什么时候再报啊啊啊!」

「让他们见识见识人族的实力!」

是为了排解恐惧吗,各个都大喊着突进了过去。

「大家,都为了你过来了哦。」

「哈林斯?!」

不知何时,哈林斯已经站在一旁了。

「为什么,不是逃走了吗?」

「笨~蛋,怎么可能把你留在这里逃跑啊!」

哈林斯用碎掉的左手戳了我一下。

「大家都是啊,没能把你放在这里自己逃跑。你啊,大家可是都希望着你能活下去啊。亚娜也是如此啊。」

「……」

要是说这种话的话,我不就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吗。

因为,这可是我的任性啊。

不是作为勇者,而是我个人的战斗啊。

「这只是我一个人的任性,拖大家下水也….」

「没事,你一直都在把自己的事放在次要位置。这种时候即便说是任性也会被原谅吧。」

就算在这种拼上性命的战斗中牵涉进来这么多人也没关系,哈林斯如此说着。

「能取胜吧?」

「……嗯。」

「那就给我像个勇者似的干脆点决定下来啊!」

「嗯!」

女王蜘蛛怪则仿佛是等待到了我们的对话结束一样地开始了行动。

朝着刚才赶到的士兵们。

「糟了!」

女王蜘蛛怪张开了口器。

那是吐息的前兆。

是把库索利昂要塞炸飞的,那个吐息!

我插进了女王蜘蛛怪与士兵们之间。

「尤利乌斯?!」

构筑魔法-

「听好了尤利乌斯,魔法如果只是使使的话有技能就足够了。但是,如果是真正想使用魔法的话,只是那样是不够的。要琢磨平时自己是如何使用魔法的。意识到了之后,要考虑的就是要如何做才能更强,才能更快,才能更正确地发动魔法。」

师父是这么说的。

所以我才意识到了。

魔法,如何使用才好,在向那魔法寻求什么。

现在所追求的,便是保护大家的足够顽强的盾-

「要分流到旁边」

想起了与生前的迪巴先生的对话-

「在对手的实力过于强大的时候,从正面硬抗是称不上战略的。有时,把力量分流后,找到可乘之机也是非常重要的。」

是这样子啊,迪巴先生!

我稍微偏斜地举着用魔法做出来的光之大盾。

然后,女王蜘蛛怪放出来了吐息。

用我的光之大盾,把那个,分流到一旁!

「咕,唔唔唔!」

荒唐到不象话的冲击。

就连是分流到一旁了,也让人难以承受的力量。

这样下去,要被切断了!-

「一个人做不到?那就大家一起上不就好了?正是因为是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大家一起上便做得到了。这回便也是如此。虽然尤利乌斯自己一个人可能无可奈何,但还有我们呢。所以才能活着回去吧!在你旁边还有一同战的战友呢。再多依赖一些吧!」

「哈林斯!」

呼唤着对我这么说的挚友的名字。

「哦!」

哈林斯支撑住了我的身体。

一只手碎掉了,哈林斯应该会很难过,但是他出的力却让人没有感到这些。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有哈林斯的支撑,便能弹开吐息了。

被偏转了轨道的吐息,消失在了天的彼方。

女王蜘蛛怪则麻痹着,并且仿佛是第一次,动摇着。

「就是现在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向那里突击过去的士兵们。

骑着马突进过去。

因为是女王蜘蛛怪的防御力,所以估计对于它来说不痛不痒吧。

然而,在这微小的麻痹的间隙之中所突入的,数十个骑着马的士兵,虽然不足以给予什么伤害,但是却足以绊住其脚部。

女王蜘蛛怪仿佛在拿脚踩着风箱一般跺着脚。那便是微小的,但是是确实存在的可乘之机!

「上了!」

「啊啊!」

压住哈林斯的后背,就那样冲向前去。

使用空间机动登在空中,为剑附上圣光。

女王蜘蛛怪八只眼睛怒目圆睁,瞪着我。

用尽我浑身的力气,朝着那八只中的一只,将剑投掷了出去!

「!!!!!!!!!!!!!!!!!!!!!!!!!」

女王蜘蛛怪的悲鸣让空气都激荡了起来。

终于,成功让那只女王蜘蛛怪负上了伤!

成功的只是破坏了其一只眼睛。

但是,这就足够了!-

「道具就是拿来用的,舍不得用结果死了,那就陪老本了!」-

「武器也是一个人的力量,靠它胜利有什么错?」

霍金和吉斯康的话语在大脑中苏醒。

是啊!现在正是使用的时刻了!

我把手伸向了腰间。

并且从腰间把它拔了出来。

并不是勇者剑。

而是一把短刀。

是被称作炸裂剑的魔剑。

师父所让给我的十把魔剑,那其中的最后一把!

与勇者剑一致,只能使用一次的魔剑。

把它刺入女王蜘蛛怪受伤的眼睛的内部。

「哈啊啊!」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后,仿佛要刺的更深一样,放出了圣光线。

炸裂。

然后,是一瞬间的寂静。

「打倒了?!」

女王蜘蛛怪巨大的身躯,慢慢的倾倒着。

我急忙远离。

在那之后,女王蜘蛛怪巨大的躯体随着激烈的震动散成一片,倒在了地上。

「……打倒了,吗?」

哈林斯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嘀咕着。

我则缓缓地把剑指向了天空。

「呜,呜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也不知是由谁发起的,吶喊响彻云霄。

我则仿佛是接续着一般,一直举着剑。

还不能哭出来!

在大家都看着的时候,给我像个勇者一点!

之后,在只有自己的时候,再尽情哭个够吧!

但是,只是嘶吼希望可以容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成功了呢,亚娜。

在人人都处于讨伐了女王蜘蛛怪的热潮之中时,哈林斯却匆匆忙忙的想要离开。

看见了那姿态的我,默默跟在了他后面。

然后,哈林斯的脚步停止了。

我想跟上去,

「别过来!」

却被哈林斯愤怒的声音阻止了。

「哈林斯,你,在那里吗?」

「啊啊……」

「那么我……」

「不要过来!尤利乌斯!你不要过来!」

在那里。

明明如此,可哈林斯却说着不要过去。

「拜托了,不要过来。不想要让你看到。亚娜也是,不会想被你看到的……」

哈林斯的声音里,混杂着没有抑制住的呜咽声。

在哈林斯的背后被藏起来看不见的那里,有亚娜在。

但是,哈林斯却说着让我不要看。

在那里,亚娜究竟是怎样一种状态呢,已经能够想象了。

并且,我做不到无视哈林斯的话前去察看。

没有,去看的,勇气。

……勇者,算什么。

连仅仅喜欢的女孩子一个人都保护不好的,算什么!

把涌出的泪水强硬地往肚子里咽。

还不可以!

还没有,还没有到哭的时候!

「っ!?尤利乌斯?!」

随着哈林斯的警告做出反应,我弹开了正袭击过来的剑刃。

「切!」

咂舌声非常近,所以可以听见。

一瞬间便对咂舌声的主人挥出了利刃。

高亢的金属冲击声锐鸣,我的剑与对手的剑冲突在了一起。

那个对手,则是直到刚才位置我还在对战的魔族将领,布罗。

布罗发现奇袭以失败告终,于是很快向后跃去。

「还要接着打吗!?」

女王蜘蛛怪已经死了。

女王蜘蛛怪对于魔族来说应该是王牌才对。

在其被击败的现在,魔族的士气理应降低才对。

可明明如此却还要接着打吗?

看来,魔族已经聚集在这个地方了。

在那瞳孔之中,斗志仍然燃烧着。

然后,听到骚乱声的人族士兵们也集合了过来。

「撤退吧。现在,已经不想再打了。」

我催促着布罗撤退。

在刚才的战斗中就理应知道胜不过我才对。

在奇袭失败了的现在,布罗应该没有胜机了。

我现在,不想在这之上再进行战斗了。

「拜托了,不要让我再用私人恩怨战斗了。」

再战斗的话,我一定会将这份仇恨发泄在魔族身上吧。

他们也可能是魔王的受害者。

正因为如此,现在才不想用私人恩怨去战斗。

「正因为是现在!」

而布罗并不知道我的想法,举起了剑。

「勇者!你真的超—牛诶!这点我承认!但是,不行啊!只是个眷属一样的家伙就让你精疲力竭陷入苦战的话,你是赢不了魔王的!」

是布罗的人族语不足以修饰吗,又使用魔族语大呼一声。

「赢不—鸟啊!」

从这句话里面,苦涩渗了出来。

「为了魔族,你就在这里受死吧!」

说罢,布罗便杀了过来。

他也有着不能让步的想法吧。

但是,即便是我们这边也是如此!

与亚娜密切相关的这条性命,绝对不可以在这里失去。

弹开砍过来的布罗的剑,并利用返刃斩裂了布罗的肢体。(咕注:返刃:返す刃:推测语自返す刀:向一个方向砍去,然后马上斩向另一个方向的技术)

布罗散洒着鲜血,倒了下去。

「可,恶,啊,兄z……」

断断续续的语言用的是魔族语。

可是,我却能够或多或少明白其中的含义。

苦闷的心情在胸中涌起。

然而,同情面前的敌人却是没有用的。

把视线从已经断气了的布罗的尸体上挪开,转向了其他的魔族。

「再说一次,撤退!」

对着残余的魔族发起劝告。

要是这种时候还要再过来的话,到那时就….!!

在那时,从魔族军中走出来了一个少女。

令人毛骨悚然的,雪白的少女。

「听好了嘛?人很弱小。无可奈何的弱小。大多数的人比老身还弱小。所以,大多数的人见了老身都会说很强大。可是啊,老身也是人啊。在人类范畴内强大就仅仅是那种程度罢了。」

唐突的,想起了师父曾经说过的话。

「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人类的力量太过于微小了。」

我也曾对此有过实感。

是在曾经,直接面对被称为迷宫噩梦的恐怖的魔物时。

为什么呢,那时的恐惧复苏了。

然后,少女张开了一直闭着的眼睛………

一条失去了主人的围巾,飘落到了地上。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