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亚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恋爱是轻易就深陷其中的事物。

「是这样啊,老身已经没有用处了吗,魔王大人……」

当我目瞪口呆地望着那突然出现的女王蜘蛛怪那时,从刚才一直与其对峙的亚格纳如同惘然若失般说出这段话。

亚格纳是一位强敌。

其战斗方式十分精湛,甚至达到能一边跟吉斯康对砍,一边用魔法狙击身为后卫的我跟霍金。

造就了哈林斯只能坚守这边,而吉斯康只能单独作战的局面。

虽然靠着我的治疗魔法勉强地让吉斯康坚持住,但就算能治疗伤患也无法回复体力啊。

因此吉斯康的体力正在不断流失,虽然霍金为了颠覆这现况不断使用着道具僵持着,而这更突出他(亚格纳)的强大是如此异常。

先撇开攻击的关键尤利乌斯现不在这点先不谈,也得集合四人之力才勉强能势均力敌。

不如说是这边被压制住。

我从未跟这样强大的人交过手。

虽然知晓有像尤利乌斯的师傅罗南特大人那般强大的人,但也未曾与其战斗过。

直到今天,才第一次跟强大的人互相厮杀

太可怕了。

这是跟魔物战斗不同类型的可怕

我就算身处这种状况,没有气馁也是因为有尤利乌斯在的关系。

只要坚持住,尤利乌斯一回来就是这边的胜利。

这样想才保持住自我。

但、这是。

女王蜘蛛怪的吐息直击库索利昂要塞。

而在那吐息的延长线上什么都没有。

不管是什么……。

不管是那坚不可破的城堡,还有那被保护的大本营,坚守在那里的人,在进攻的人,什么都……

「这是骗人的吧?」

而自己的嘀咕缥缈到听起来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一样。

因为我未曾遇到过这种事。

不管对手是魔物或人,我们都是以胜利为目标战到底。

那是因为能浮现击败对方的影像。

此时的我却浮现不出能击败那个的影像。

与压倒性战力差的对方战斗不能称之为战斗。

是践踏跟蹂躏。

而我一直都观察着,蹂躏的那一方。

那就是尤利乌斯打倒对方的所表现出来的姿态。

只要在尤利乌斯面前,不管是魔物还是人就只有被蹂躏的份。

而就算是他们(敌方)也会拼死反抗。

但是行不通就是行不通。

不管怎么挣扎,都是赢不了无法战胜的对手。

而眼前的女王蜘蛛怪,显而易见就是那种不管怎么挣扎都赢不了的对手。

我们的所作所为只是战斗而已,而不是破坏。

在能轻易吹飞城堡的女王蜘蛛怪的破坏力面前,人类的技术力等同于无。

我虽能治疗受伤的人,却无法复活消失殆尽的人。

吉斯康虽有操纵多样武器的技巧,但对那巨大身躯的敌人那武器只能造成擦伤程度,两者一比较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

而霍金则是不管怎么花钱收集道具也不可能破坏得了城堡。

就算是哈林斯,在那面前也将是连人带盾一起灰飞烟灭的结局。

这就是神话级。

这就是绝望。

此刻甚至还想夸奖自己居然没有气馁。

就在此时,附近传来如同沉重的金属互撞的声音。

「别发呆了!」

被这样一怒斥,这边突然清醒过来。

偏偏是被哈林斯提醒,真是失算啊!

「我可没有发呆啊!」

「那就给我干活啊!」

我唐突回应道,他那边也急迫地督促这边。

状况比我想象的更严峻,从他那声音可以听出来。

那股危机感把我(的意识)拉回到了现实中。

随即看到身旁,哈林斯跟亚格纳正在交锋着。

「咦!?」

这种情况下还在战斗!?

咦、啊、糟糕!

吉斯康浑身是血倒在地上!

看来是在我惘然若失期间,被亚格纳打倒的。

「给我den、g、等!」

「你这混蛋!别靠近这边!」

此时霍金准备跑向吉斯康那边,而跟哈林斯正在交锋的亚格纳也把目光转向了那一边。

现在跑出去会被干掉的!

「霍金不行!」

霍金不听我的劝告,跑了出去。

而亚格纳此刻也迅速摆脱哈林斯,逐渐逼近霍金。

「咳!?」

霍金迅敏地架起了匕首但他不可能支架住那连吉斯康勉为其难与其抗衡,亚格纳那熟练的剑击。

哈林斯虽在后面追赶着,但看来赶不及了。

这里就由我来!

我构筑光魔法随即击向亚格纳!

可是亚格纳就像看穿这边意图一样,即刻用暗魔法抵消掉。

然后在我方手段用尽时,他砍向了霍金。

「呜哇!?」

霍金随同那把支架的匕首一同被切开。

匕首就像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如同木棒般被切断,而霍金的身躯随即也被切开。

「这是什么东西!」

「怒!?」

从霍金那被切开的口子,冒出白色烟雾并袭向亚格纳。

亚格纳全身被包围起来,而眼睛受到刺激闭了起来。

看来是在防具里加入了击溃眼睛的机关!

哈林斯赶了过去,并乘机用盾牌殴打向陷入惊慌的亚格纳。

哈林斯的盾牌防御力十分高且沉重极了。

因此也能当成钝器来使用。

何况哈林斯前方那浑身是血的吉斯康,也竭尽全力站起来且手中拿起斧头挥舞过去。

虽然没有事先商量过,也成功击溃了眼睛加上这完美极的双面夹击。

就算是亚格纳他也不可能躲得开或防住!

「咖!」

亚格纳大喝一声,随即单手抓住哈林斯的盾牌,另一边用剑挡住吉斯康的斧头。

连那个都防住了!?

但是……!

「啊!?」

亚格纳的背部遭到了我的光魔法攻击。

而亚格纳因那冲击导致姿势失衡,而哈林斯跟吉斯康趁此同时攻击过去。

这次一定!

在我这么想的瞬间,突然发生一阵爆炸。

咦!这是何等人物啊!?

亚格纳瞬时做出反应,使用暗魔法轰击自己跟哈林斯等人。

「不啊!」

在附近的霍金也受到牵连被炸飞,在地上翻滚着。

哈林斯在那一霎那做出反应随即用盾牌挡住撑了过去,而吉斯康本一身重伤更加上现在的轰击身体终于撑不住倒了下去。

必须马上治疗,不然就危险了!

明明是如此状况,但亚格纳却依旧站着。

亚格纳明明身处爆炸的中心全身遭受最猛烈的冲击,却还能依旧坚忍不拔的站在此处。

亚格纳在女王蜘蛛怪出现前,就一直激战到现在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势。

加上现在的攻防。

亚格纳已经全身千疮百孔,实际上身体上也无处不是血迹。

就算是这样,从他那因烟雾所伤而导致血红的双眼微微张开,那战意满满的眼神似乎在诉说“他不会因此退缩”。

哈林斯敏捷地移动到我跟亚格纳之间,随即架起剑与盾警戒着。

不突破挡在前面的亚格纳,就无法治疗吉斯康。

要怎么办才好!?

我的视线忽然瞄到,霍金那悄悄移动的身姿。

为了不让亚格纳发现,他手拿一瓶药水偷偷摸摸地接近向吉斯康那边

虽然不知药水能不能治好吉斯康的伤势,但现在也只能交给霍金了。

那么这边只能吸引亚格纳的注意力。

「这是为什么……?」

我假装不明所以地嘀咕着。

但这是超过演技纯属我的本心。

明明不是继续干这种事的场合!

看不见旁边那巨大的东西吗?

「勇者约定成俗必能打倒魔王,好像是这样说」

「咦?」

亚格纳突然微微一笑说出了,莫名其妙的话。

「这是那位勇者所说的大话」

是指尤利乌斯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吗?

也就说亚格纳在跟我们战斗的同时,还一边留意尤利乌斯那边?

这是何等的男人。

还有这是何等的耻辱。

也就对于亚格纳来说,我们相当于跟尤利乌斯战斗前的前菜。

打倒我们,接下来就跟尤利乌斯战斗。

因为是注定好的,才会一边留意尤利乌斯那边的动向。

这还是跟我们战斗过程中。

这说不是“耻辱”,那么该怎么形容好呢。

「对于那个问题的答案就是那个」

亚格纳丝毫不管这边的想法继续说道。

而他那视线的前方就是女王蜘蛛怪。

「魔王大人是这样说的,“能做到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库库库”。」

亚格纳的大笑看起来十分愉快但看起来某处又显得十分悲哀。

那个女王蜘蛛怪就是魔王的宣言?

这是对尤利乌斯(的宣言),“能打倒的话,就打到给我看”?

那种说法,简直就是在说那只女王蜘蛛怪就是魔王一样……

「那就是魔王吗?」

「怎么可能」

亚格纳即刻否定了我的嘀咕。

说来也是。

再怎么说那种怪物也不可能是魔王,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那不过是魔王大人属下之一」

……咦?

「当然,魔王大人她本人比那强多了」

…………咦?

「那么勇者连那个都不能打倒那个的话,要打赢魔王大人只能说是痴心妄想?」

亚格纳开口笑了。

然后在他视线的前方,气势磅礴的声音在鸣响着。

「尤利乌斯!?」

而那是女王蜘蛛怪跟尤利乌斯战斗的开幕声。

「那个笨蛋!」

哈林斯十分焦虑地呐喊出来。

但哈林斯会如此呐喊也是没法子的。

去挑战那种怪物就算是尤利乌斯也无谋过头了!

「挑战吗。这才是所谓的勇者。但这不能说是聪明的举动」

亚格纳的指摘可谓是一针见血。

「但是,我可不讨厌那种生存方式」

亚格纳突然间显露出之前未曾表现出安稳的笑容。

但笑容随即从脸上消失,眼神透露出一股怜悯之意。

「赢不了魔王大人的,不管凑合多少人」

这句话带着一股奇妙的现实感

……我想起刚才那句「老身已经没有用处了吗」亚格纳的喃喃自语。

难道这个人。

「你曾经败给魔王过?」

「所谓魔王就是魔族的顶点。就是这么一回事」

尽管亚格纳拒绝了明说但从他那自嘲的笑容跟语句能看出,他承认过去曾经败给魔王。

「已经没有用处是怎么一回事?」

我问了在意的事情。

「就是那个意思。老身明明还在跟你们战斗那个就出现了。就是说,魔王大人准备把老身跟汝们一起埋葬掉」

我没想他会回答。

可是亚格纳却把理由说的清清楚楚。

亚格纳被抛弃了。

而且还是经魔王之手。

「那么,为何还在战斗着!?」

被抛弃了为何还要继续跟我们战斗下去。

明明已经没有跟我们继续战斗下去的理由了。

「当然一切是为了魔族」

「明明被魔王抛弃了!?」

「因此又能怎么样」

「咦?」

我理解不了亚格纳所说的话。

「老身的命已经奉献给了魔王大人。为了魔族只能这样做,我是这样判断的。而要击溃还是消灭一切随魔王大人的心情。违背是不可能的」

那份觉悟,那份想法让我毛骨悚然。

虽能对话,却无法理解那些话里面的深意。

无法理解那被杀掉也无所谓的想法。

也就说亚格纳自己的生命就算在这里被用尽或击溃也是心甘情愿的。

「老身被下的命令只有攻下库索利昂要塞,还有讨伐勇者。那么在完成前,我是不会停止下来的」

亚格纳再次举起剑。

「那么给你们赚足了时间」

我对这句话大吃一惊。

咋一看,霍金已经平安无事到达吉斯康身边并且使用了药水。

但是吉斯康依旧不是能战斗的状态。

「这边也赚足了回复伤口的时间了」

这句话让我察觉,这边在拖延时间的同时亚格纳那边也同样。

使用HP回复或某种技能恢复伤势。

双方利害一致才暂时休战。

那么恢复伤势的亚格纳接下来会采取的行动……。

「哈林斯!」

「我明白的!」

哈林斯跑了出去。

同时刻,亚格纳也行动起来。

亚格纳的目标是霍金跟倒下的吉斯康!

亚格纳为了能确实的解决两人而奔跑起来。

因为亚格纳被我们跟霍金与吉斯康包围着,所以处于我的正前方。

也就是说,亚格纳跑向另一边就是把后背暴露给这边。

但是……。

「追不上去!」

哈林斯的步速是追不上亚格纳的。

哈林斯的速度虽不慢,但身为盾职哈林斯的数值更偏向防御。

更何况地力是在亚格纳的管控下。

明明能看见那破洞百出的后背却赶不上。

那么只有!

向那后背发射光之魔法。

虽脚步跟不上,但魔法就能轻松追上去!

但那光之魔法却被亚格纳蛇形般跑动一根根回避掉。

!?

从刚才我的魔法就被一一回避掉!

难道后面长了眼睛!?

魔法一般是很难避开的。

就连达人要避开比箭还更快的魔法也是很难的。

但亚格纳却能十分精准回避。

这可不是人能学会的技巧。

但是也不可能避开接下来的这一招!

哈林斯大幅度挥舞着手臂把盾牌投掷了出去。

哈林斯的盾牌可不单单只是防具。

有时是能殴飞对手的钝器,有时能投掷并形成炮弹般的威胁。

当然盾职放开盾牌这可是自杀行为,所以哈林斯也很少用这手段。

因此才能出乎对方意料,作为哈林斯其中一张王牌。

炮弹般的盾牌袭击向,已经迫近到霍金眼前的亚格纳。

直接打在了亚格纳的头上!在这瞬间,亚格纳扭了一下脖子就避开了!?

到此地步,亚格纳无可置疑是拥有着能看穿背后的某种技能。

是该断定他有着就算看不见,也能精准地确认背后的技能

也就是说对背后的偷袭是没用的。

「呢?」

但是这种超人也应付不了正面的偷袭。

霍金手上的匕首刺在了亚格纳的脚上。

避开我的魔法,避开哈林斯的盾牌,何况还加上霍金正面而来的匕首,果真是不可能避开的。

「霍金!?」

但霍金作为其代价,正面受到了亚格纳剑的洗礼。

四处分散的鲜血。

并不是像刚才一样为了发动击溃眼睛的机关而故意接招。

霍金的身体被剑无情般给切开了。

「身为敌人却令人佩服」

霍金倒了下去。

「可恶!」

哈林斯虽挥剑向亚格纳,但轻易地就被转过身来的亚格纳挡住。

没有盾牌的哈林斯是无法跟亚格纳抗衡的。

「看招!」

但跟我预想的相反,亚格纳动作十分迟钝被哈林斯是压制回去。

而在地上浑身是血的吉斯康艰难地站起来用手中的剑砍向那手脚不稳的亚格纳。

「咕喔!?」

吉斯康那缠绕着火焰的魔剑的一击砍中了那动作迟钝的亚格纳。

但是不知吉斯康是否这次真的用尽全力,随即也倒在了地面。

「嘿~!以最后的擦屁股而言算干的不错了吧?」

吉斯康即使倒在地上依旧还是露出满足的笑容。

而在他身旁倒着的霍金也同样露出微笑。

看着霍金手中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的匕首,察觉到亚格纳身体状况为何突然变差。

因为那把匕首是罗南特大人转让给尤利乌斯魔剑中的一把。

被赋予了麻痹的雷之力。

亚格纳就是因那麻痹的能力,行动才会迟钝起来。

「解决掉!」

「好的!」

吉斯康呐喊着。

而哈林斯也对此做出回应。

哈林斯的剑随之击中亚格纳。

亚格纳的胸部被剑深深刺穿。

「咳!!别小看我」

亚格纳大喊起来。

随即把逆袭的一击攻向哈林斯。

「呜啊!?」

哈林斯霎那间用手甲给防御住,但那冲劲却把剑给震飞了

哈林斯随即后跳,跟亚格纳保持距离。

万幸的是亚格纳那一击十分无力,不知是麻痹还是伤势或者诸多因素叠加的缘故导致的。

从这边看来哈林斯并无大碍。

「噶哇!」

亚格纳吐出了鲜血。

尽管如此,他还是挺着身站着。

「大、意了……但还能……」

他这样说着,随手摆好架势。

这令人畏惧的执念。

到底是什么东西支撑他做到这个地步。

「……一……切……都是……为了……」

亚格纳双手拿剑摆好了架势。

而哈林斯相反是两手空空,只能弯着腰警惕对方。

「……?」

可是不管怎么等待亚格纳都一动不动。

而哈林斯则是逐步慢慢靠近。

「……已经死了」

亚格纳维持着那架势死去了。

……真是位可怕极的强敌。

过去还未曾跟这样强大,并且怀着如此坚定信念的敌人敌对过。

是位连死后都依旧架着剑的人啊。

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啊!

「霍金!吉斯康!没事吧!?」

我跑向两人那边,并马上施展回复魔法。

「虽很难说没事,但还活着」

「同样」

吉斯康跟霍金有力无气般回应道。

但他们的表情都带着笑容。

「老板,我有派上用场吧?」

「嗯。托你的福才赢的」

吉斯康的肯定,令霍金浮现出自豪的笑容。

说真的,没有霍金的话是赢不了亚格纳的。

击溃眼跟麻痹匕首。

而且霍金为了制造巨大的机会,曾身陷二次性命攸关的危机。

正因为他成功了,我们才紧握住了胜利。

假如把霍金排除在外,与亚格纳正面抗衡,我想绝对是赢不了的。

「可也到此为止了」

吉斯康缓缓撑用手起上半身。

「大小姐还有哈林斯,不用管我们这边快去。」

吉斯康用手所指的前方有着女王蜘蛛怪的尊容。

然后,在那里尤利乌斯正在奋战中。

「但两人的伤要怎么办?」

「靠大小姐的治疗魔法稍微恢复了点,而且还有药水是不会死的。但是不管是我还是霍金都无法重返战线」

我想也是。

毕竟两人都不是轻伤。

倒不如说,这伤势……。

「我会注意不成为累赘的,用药水治疗后就去避难。哈林斯一定要把把尤利乌斯给带回来。」

「哦。我知道了。亚娜,快走了」

「给,我稍等一下啊!」

「行了,快走了!」

「尽管不用担心这边」

吉斯康挥舞着手督促着这边“赶快去”,而霍金依旧倒在地上面露笑容向这边微微挥手。

我被哈林斯拉住手硬是从那两人身边拉走,因此施展的治疗魔法就此中断。

「等一下!哈林斯给我等等!」

而哈林斯则是无视我那制止的劝告,继续拉着我的手。

「吉斯康跟霍金他们!」

「我很清楚!!」

那怒吼声让我颤抖下了一下。

「……我很清楚,我无法践踏那两人的想法」

是吗……。

哈林斯也很清楚啊。

两人的伤势是致命伤……。

是不能靠药水能治好的。

而那两人的伤势,就算靠我全力来治疗还是很艰辛的。

从一直从事圣女治疗活动我的目光,来看是不会错的。

也就说尽我的全力还是能医治的。

虽然这样,但我们依旧赶往尤利乌斯身边的理由。是因那两人那比起自己更加需要救赎尤利乌斯的指示。

吉斯康跟霍金都已经都好的死的觉悟了。

「……呜~」

眼泪不知觉满溢而出。

那两人是重要的同伴,可靠的保护者,而是还是温暖的家人。

身为勇者队伍对等的同伴。

还是因年纪比较大就承担起我们的保护者。

而那两人会死。

明明不冷,但全身就像被冻着一样不停地颤抖着。

思绪一直无法稳定,意识也很模糊不清。

这是在梦中,还是现实中,有一瞬间我也不清楚了。

但逃避也不是个法子。

这就是现实。

我们失去了重要的同伴。

因圣女这职业的关系,我经常有机会接触他人的死。

因治疗效果无效,而死去的患者。

还有夺取身为勇者队伍的敌人的时候。

但这是,在自己身边却无关自己的事。

或许内心某处觉得,“是我们的话绝对没事”这样的自以为是。

只要有尤利乌斯在总会有办法的。

这样身心全依靠在这安心感上。

而且几乎没有出现能有威胁身为勇者尤利乌斯性命的场合,以后也不会有的。我是这样相信着。

不说别的尤利乌斯对会出现这种状况已经做好了觉悟,正因此我才祈祷它不要发生。

而事实上,跟上位竜的战斗与土精的战斗也有出现危机一发的状况,虽还不至于陷入走投无路的状况

这次的战斗一定也没事的。

我是这样想的。

没错,我是想这样想的。

但是,吉斯康跟霍金……。

还有尤利乌斯现正在面对的对手女王蜘蛛怪。

跟过去让哈林斯身受重伤的不死鸟同样,也是神话级的危险魔物。

即使是尤利乌斯也是赢不了的。

死。

脑海中浮现出尤利乌斯死去的样子。

可怕。

可怕可怕太可怕了!

不、不要、不要!

尤利乌斯会死去,不要,可怕。

明明失去了吉斯康跟霍金,连尤利乌斯也要,谁承受的下去!

在被哈林斯拉扯着手的状态下,给那不像自己的双脚灌入生气奔跑起来。

这可不是逃避现实的时候。

必须由我来做。

必须由我来拯救尤利乌斯。

然后能看清尤利乌斯的身姿。

「……那个!?」

我咽了一口氣。

尤利乌斯全身都破破烂烂。

但是他依旧站在那里拿着剑对着女王蜘蛛怪。

还活着啊。

在我安心的同时,脑海冒出(尤利乌斯)常无忍睹的死亡的幻觉。

而相反的是,女王蜘蛛怪安然无恙。

女王蜘蛛怪跟出现时一样依旧威风凛凛显现在那里,上来没有能称之为伤口的伤势。

而女王蜘蛛怪挥下其中一根前足袭向尤利乌斯。

「尤利乌斯!?」

我情不自禁的呐喊起来,但那轰炸声足以掩盖掉我的声音。

只是普普通通的脚踩。

但却贯穿大地卷起沙尘甚至形成土瀑布。

尤利乌斯在地面翻滚着。

看来没有正面击中。

尤利乌斯漂亮地避开了女王蜘蛛怪的前足了。

但也只是没有正面击中而已,那轻松就能吹散人体的余波则分散在周边。

看着那倒在地面上的尤利乌斯,我忽觉冷汗夹背。

“会不会就这样躺着,不会再次站起来。”这种不安侵袭向我

万幸的是,尤利乌斯马上站了起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来。这份担心只是作为担忧而收尾。

但是如果照这样跟那只女王蜘蛛怪战斗下去,显而易见不用多久那份担心就会成为现实。

因为这不能称之为战斗。

是一边倒的践踏跟蹂躏。

结果显而易见,尤利乌斯没有万分之一的胜机。

而那结果必须由我来改变。

「尤利乌斯!快退下!」

「!?哈林斯!?亚娜!?」

哈林斯站在尤利乌斯前面架起了盾牌。

以女王蜘蛛怪为对手时,那一直以来能安心躲在后面的盾牌在此刻看起来就像微薄的木板一样十分不可靠。

而我站在尤利乌斯的身旁,随即施展治疗魔法。

「不行!两人都赶快逃!」

「你这混蛋!该逃的是你!由我来争取时间!亚娜!赶快带着那家伙逃跑!」

「嗯!……我知道了!」

霎那间的迷茫。

但是我选择听哈林斯那样做。

虽说是争取时间,但哈林斯以女王蜘蛛怪为对手是不可能拖住那脚步的。

就算是这样,哈里斯依旧赌上性命站在了前方。

没空用那珍贵的时间来犹豫不决了。

我们可是勇者队伍。

最主要优先的就是勇者尤利乌斯的存活。

撇开那义务般的使命感不谈,我们都是为了尤利乌斯而活着的。

而吉斯康跟霍金就是断绝了自己的治疗,说着去拯救尤利乌斯的话。

不能浪费那两个人的觉悟。

就算是为了现在正拼命争取时间的哈林斯。

「尤利乌斯!快点!」

我拉住了尤利乌斯的手。

但尤利乌斯却一动不动。

「我不能从这里逃掉!」

尤利乌斯这样说着,准备继续挑战女王蜘蛛怪。

行不通,真乱来。

不管从谁看来是不可能赢那个的。

甚至不能称之为胜负。

明知会死却还往死地走,人们都是称呼的。

白死。

「尤利乌斯!你是必须逃掉的!」

「不行!我可是勇者!不能从这里逃掉!」

「正因为是勇者!你才必须活下去!」

没空在这无谓的闲聊了。

这样想的瞬间,视线上的哈林斯消失了。

随之而来的爆风。

我不知觉把脸给挡了起来。

当一切都沉静时,在我眼前就站着那女王蜘蛛怪。

「……啊」

哈林斯,在哪里?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估计是那女王蜘蛛怪干了啥,恐怕是被那前足给踢飞了。

那么就是说,哈林斯为了保护这边而被吹飞了。

哈林斯还活着吗?

我虽然很担心哈里斯的安危,但比起这个更需要解决这现状。

尤利乌斯准备冲向前面去。

而我用尽全力拉扯他那手。

跟尤利乌斯相遇,初次所产生的感情是亲近感。

也能说是同族意识吧。

我是圣女候补,从小就是在教会里修行着。

要问有没有才能,我只能说要“成绩不坏,高於平均”。

虽然也算是十分优秀,但有比我更优秀的圣女候补。

只是因为尤利乌斯跟我同岁的理由,就把我优秀多了的圣女候补排挤掉让我就任圣女。

万万没想到会被选上,最初还是喜出望外。

但是挤掉圣女候补的前辈们成为圣女是怎么一回事,我在那之后不久就知晓了。

成为圣女就是意味着站在未能成为圣女的圣女候补之上。

必须成为不让她们感到蒙羞的存在。

我知晓了自己必须承受的重压。

而尤利乌斯跟我一样也承受着重压。

所以我才会不由自己的产生了亲近感。

但通过那场人口贩卖组织的战斗我知晓了。

被神选中的勇者,跟人选中的圣女,其根基是不一样的。

尤利乌斯就是位勇者。

就算前行在荆棘的道路上也必定会“憎恨罪恶,高呼正义”,已做好不断战斗下去的觉悟。

不像我一样因“必须得这么做”的强迫意识行事,而是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被“必须这样教”导成为圣女的我,跟“想这么做”成为勇者的尤利乌斯,虽然两者很像但(性质)却不一样。

所以,我接着才会怀有强烈般憧憬的感情。

虚假对真正怀有的憧憬。

只要跟尤利乌斯在一起的话,我的虚假的正义感总有一天会变成真正的。

能够这样我会很高兴。

虽这样说但平时没有空这样想,日子就过去了。

跟尤利乌斯一同战斗的日子虽是没日没夜般的忙碌,但却过的很充实。

那是因为尤利乌斯的战斗一直是对的。

尤利乌斯只要是为了自己所信的正义就能一直不断战斗下去。

虽有时也会身怀烦恼,但总是一直都是尽人事做到最好。

只是跟在后面就让我目不暇接般的忙碌了。

但只要是“为了众人,为了尤利乌斯”这样一想就感到很充足。

然后,憧憬不知觉间就变成恋爱了。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自己也没有那自觉。

并也没有发生戏剧般的事件,但回过头来就爱上了尤利乌斯。

想永远在这个人身边一直走下去。

是这样想到。

所以才知道?

尤利乌斯不打算跟谁结婚。

明明知晓我的心情,却不准备回应。

我觉得他是一位很过分的人。

我是这样想的,让我有这想法却不回应我,真是差劲到极点的女性公敌。

但是无法去讨厌他。

因为我知道不回应我的想法,是身为尤利乌斯的温柔。

尤利乌斯一直都在为自己的弱小所叹息。

假如有更多力量就能拯救那些曾经无法拯救的生命。

然后因没有力量,总一天会因自己的乱来而弄丢性命的。

假如那时尤利乌斯已经结婚了,会让那个对象伤心。

所以才不跟谁结婚。

我是这么想的,不愧是尤利乌斯。

一般人是不会这样考虑的。

因为那对象不包括尤利乌斯自身的一切幸福在内。

我想尤利乌斯的缺点就是身为勇者正直过头了。

身为引领众人的希望与幸福的使者。同时也是因此而受伤也会继续战斗下去的勇者大人。

正因为如此,尤利乌斯自身的幸福是次要的。

他是自我牺牲的聚合体。

所以他才会想自己应该第一个死。

但是、呜、但是。

喂,尤利乌斯你知道吗?

还有许多希望你活着的人,希望你能幸福的人呢。

就像你祈祷谁都能幸福一样,我们也祈祷你能幸福。

所以希望你能活下去。

我拉扯尤利乌斯手臂,随即把它推到后面去。

那时尤利乌斯是一脸惊讶。

而我又是一幅什么样的神情。

虽我算不上美人,但也希望能用一幅最棒的表情迎接最后。

能普通般笑出来,就太好了。

蜘蛛女王怪的那巨大的前足向我的头上袭来。

尤利乌斯要活下去。

要幸福啊。

虽这样许愿着,但另一方面却是希望能成为尤利乌斯的心理创伤一直留在他心里。

会这样想的我,或许是很残酷的女人。

恋爱是轻易深陷其中的东西,而陷不陷入却是与本人的意识无关。

深陷其中,不管那有多深。

但我绝不会后悔,爱上你了。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