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巴鲁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拜托了,回答我!

带着这样像是祈祷的心情,把被称作拟似手机的魔道具紧贴在耳朵上。

拟似手机这小板状魔道具是魔王大人发给各军团长的物件,联络用的。

通常的魔道具是无法和距离比较远的人进行对话的,但这个却可以。

然后,现在我用这个魔道具继续呼叫着我的弟弟布罗。

这是因为刚才得到了魔王的命令才取得联系,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布罗的性命。

我抑制住激动的心情,想起了刚才魔王和白大人的对话。

映在监视器上的影像。

反映了库索利昂要塞之战,而布罗正处于劣势。

「这可不行啊。」

魔王大人的一句话刺进我的胸膛。

一看就知道,布罗与勇者交战,正处于大劣势中。

无论谁来看都能明白,布罗的失败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也就是说,布罗的生死只是时间问题。

一想到那个,心脏就砰砰直跳。

「哦?白酱,正好。」

虽然因为发生了动摇而注意到的有点晚,但是白大人好像转移回来了。

「这样下去的话布罗会死的啊。」

魔王大人随意的说着。

对我来说弟弟布罗的死是很重的。

但是,对于魔王大人来说应该并不是这样的,这句话的轻快性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虽然我觉得有什么可以逆转的方法,但是我无法从远离战场的这个地方做到。

就在附近的亚格纳大人也被勇者的同伴阻止了,好像不能赶到布罗那里进行支援。

「嗯。我觉得如果是亚格纳的话,就可以和勇者势均力敌地战斗,是高看他了吗?」

「只是勇者他的伙伴们很强而已。亚格纳也很努力了。」

一开始,那一瞬间我不知道那是谁的声音。

略微晚一些才理解到是白大人说出了保护亚格纳大人的话的事实。

「恩?……吓了一跳。什么?白酱,你看好亚格纳吗?」

感到吃惊的好像不仅仅是我,魔王大人也瞪圆了眼睛。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白大人几乎不开口。

即便偶尔开口,也只说单词,没有必要把文章说得那么清楚。

我也是第一次听她说这么长的话。

面对魔王大人的提问,白大人又沉默地点头。

「诶,白酱的兴趣是那种吗?那种像父亲的感觉的……?」

魔王大人表情复杂地说着。

与此相对,白大人的头高速的左右摇着。

表示并不是这个意思。

「我知道的。嘿嘿,开玩笑的啦。」

魔王大人脸上浮现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只看那个姿态的话,只能看到像是在和朋友玩耍的少女。

谁会认为这就是给魔族带来灾难的魔王大人呢?

但是,下一个瞬间那个笑容就消失了,视线变得尖锐起来。

看的话,在监视器中布罗被勇者打倒,按在地上,被逼到了穷途末路的状况。

「布罗?!」

不由得大叫了起来。

但是,勇者他并没有马上夺走布罗的生命,而像是在对话。

"那,要一起去打倒魔王嘛?"

"……哈?"

"战争的元凶是魔王,只要打倒就行了。这比什么都好。"

监视器中响起了勇者的声音。

「嗯?说出来了呢。」

听到这个消息的魔王大人脸上浮现出冷酷的笑容。

「那就按计划去吧。」

那眼神当中没有任何慈悲,只是冷静而透彻的破坏者的眼神。

然后,接到指示的白大人由于转移而消失了,在夺取库索利昂要塞的附近投入了女王蜘蛛怪。

「欢迎回来……咦?亚格纳和布罗呢?」

魔王大人迎接独自转移回来的白大人。

白大人一个人。

看来是事前和魔王大人商量过了,本应回收亚格纳大人和布罗两人的。

白大人只是摇了摇头。

监视器的影像映现的是女王蜘蛛和勇者的战斗,我们并不知道布罗和亚格纳大人怎么样了。

再这样下去的话,我的脑海里就只剩下讨厌的预感了。

「啊?俩都挂了?」

对于魔王的提问,白大人的回答是摇头。

饶了我吧。

虽然放心了,但这种交流对心脏不好。

「嗯?那为什么?」

「亚格纳,在战斗。」

首先说了亚格纳大人的状况。

说是说话了,但也只是那一句话而已。

虽然不知道详细情况,但是好像因为亚格纳大人正在持续战斗,所以没能回收。

「布罗呢?」

「部下的避难。」

「啊。说是因为要让残余部下避难所以留下来了吗?」

点点头。

虽说很像布罗,但作为哥哥还是希望他能离开那里避难去。

「哎……。不,这是想要怎么样啊?那两个人要是因此卷入其中挂了的话,在那个时机投入女王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魔王大人为难地皱起眉头。

……好像有什么其他意义的样子?

坦率地理解魔王大人的言语的话,听起来就是为了帮助亚格纳大人和布罗二人,而投入了女王蜘蛛。

但是,那个魔王大人?

不可能吧。

「巴鲁多。」

于是,点到了我的名。

「是的。」

为了不让动摇暴露在脸上,假装镇静地回答。

「能和布罗联系一下吗?」

然后直到现在。

在神话级的魔物「女王蜘蛛怪」肆虐的地方,布罗什么时候被卷入死亡都不奇怪。

分秒必争。

如果没有收到联络的话,也许他就已经……。

为了不考虑这一点,我只希望布罗能尽快地回应我。

『呃,这样就通了吗?』

「布罗!」

我的愿望达成了吗,布罗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哥吗?』

「没错!布罗!没事吗?」

『诶,还不算太坏。』

比想象中更可靠的回答让人松了一口气。

能这样对话,也就是说并不是在战斗中,那样就不会马上被卷入死亡,这就放心了。

那样的话,必须要传达。

「布罗,白大人会再去一次。所以部下的事情就先不用说了,回来吧。」

『哈?!』

布罗因为我的话语开始焦躁起来。

『大哥,你是说要我丢盔弃甲抛弃部下?』

「没错。」

布罗大声呵斥起来。

但是,不能在这里放任他。

无论是谁的性命,都没有我弟弟性命重要。

『大哥!即便这是大哥的命令,我也是不会听的。』

「……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这么说吧。」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

没有用的重感情。

所以才很受部下的欢迎,但也得选择时间和场合啊。

「布罗。第七军的士兵是原叛乱军,你没必要担心。」

「原,对吧?他们现在是我的部下。既然他们还是是我的部下的话,也就有理由为他们而战了。」

这家伙!连我的心情都不管!

「就算是这样!……拜托了。对我来说,与那些家伙相比,你重要的多……」

『大哥……』

与第七军那些我连名字长相都不知道的士兵们,自己的亲弟弟才更重要。

也许作为上司,作为领导我是不合格的,但这也是我最真实的话语。

『抱歉,大哥。』

「……无论如何都要留在那里吗?」

兄弟之间的情谊并没有到连布罗道歉的意义都不知道的程度。

我正确地理解了那个的意思。

布罗最终也无法抛弃自己的部下。

『嗯。啊。』

「这样啊。那么,注意不要被卷入女王蜘蛛和勇者的战斗中去。然后,活下来吧。」

再怎么说服,布罗也不会改变想法。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么,对我来说能做的就只能祈祷他的平安了。

『明白了,大哥。』

「反正勇者都会被女王蜘蛛怪杀掉的吧。只要你们不被牵连到,估计就不会被攻击到了。」

用开玩笑的语调说着。

『……喂,大哥。』

对此,布罗惊讶地问。

「什么?」

『为什么大哥你会断定那个女王蜘蛛怪只会去揍勇者而不攻击我们?』

「嗯?那是当然的吧。」

我完全不知道布罗是对什么抱有疑问。

「女王蜘蛛在魔王的眷属中恐怕也是最强的魔物了。无论勇者多么勇武,也没有取胜的希望吧。」

『……啥?』

我这么说完,布罗立刻大喊道。

「布罗?怎么了?!」

『……眷属?』

「啊,…哦。你不知道来着。那个女王蜘蛛怪是魔王大人的眷属。」

这么说来,我本想告诉过布罗魔王大人的恐怖之处,但忘了说魔王大人还率领着女王蜘蛛的事情。

我理解了布罗动摇是从那里来的。

『……大哥……』

「什么?」

『…所谓眷属,也就是说魔王本人比那个女王蜘蛛还要强吗?』

「那是当然的。」

断言

用调教等技能来收服魔物的话,有时也能收服到比术者更强的魔物。

但是,眷属就不一样了。

支配的一方一定是比被支配一方强。

主从的实力大小反转的瞬间,眷属支配这个技能的枷锁就会脱离。

所以,眷属不可能比主人强。

『……啊!是这样吗!』

听到了像自暴自弃了一样的布罗的声音。

用那个声音,我感觉到布罗终于切实感受到了魔王大人的恐怖。

「终于明白了吗?」

『啊。真是讨厌啊。可恶!』

布罗狂吠

「(你能明白)那比什么都好。」

我是真心这么说的。

如果知道了魔王大人的恐怖,我想稍微会改变一下布罗对魔王的态度。

「勇者曾说过要打倒魔王大人,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魔王大人的强大和女王蜘蛛怪是无法比拟的。」

勇者估计打不过那个女王蜘蛛吧。

即使说出了豪言壮语,勇者也无法站在魔王面前,只会在那之前死去。

『最后的最后只能服从于魔王了吗?』

「除此以外别无他法。因为没有,所以才会去战斗。」

魔族只剩下这一条路。

这就是全部。

这场战争关系到魔族的存亡。

但是,现在比起魔族全体,我更在意布罗。

「布罗。总之要优先让自己生存。明白吗?」

『啊。我会尽力而为的』

对于这个回答,我感到一股难以消除的不安。

『那我差不多该走了。』

「啊,喂!布罗?布罗?!」

我试着再叫了一下,但是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布罗的声音了。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