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布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驱使爱马,来躲避勇者放出的魔法光弹。

如果不马上离开的话,肯定会出问题的。

对手是与魔王相对的存在,勇者。

决不能认为会简单获胜的。

尽管如此,也绝对要获胜才行。

就像是要打碎这个念头一样,勇者发动了毫不留情的猛烈进攻。与他温柔的外表截然相反,一切的动作全是为了杀死我。光是沐浴在这样的杀气当中就足以令人胆寒。

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训练才能有如此的杀气。

勇者的战斗风格是魔法战士。

以魔法为主体,同时剑的使用也十分熟练。

能在瞬间用剑防住我的最初攻击就足以看出实力在我之上。

即便是这样,据说他还是更擅长魔法。

就算缩短距离他也有剑在。

完全没有破绽。

人总是有擅长的和不擅长的。

我不擅长魔法,第六军的修维就不擅长近战。

在对人战当中,发现对方的强项和弱点,发挥自己的长处,妨碍对方的发挥是尤为重要的。

但是,勇者没有弱点和不熟练的。

恐怕技能水平也很高。

正常情况下不会有这种对手。

但对手是勇者,其存在本身就是特别的。

对于技能的锻炼,时间也是有限的。

这也想要,那也想要,锻炼了各种各样的技能的话,结果就只能成为半吊子。

想要真正意义上变强,还是得专精于一两个技能为好。

即便在军团长当中,能平衡的掌握所有技能的也只有亚格纳了。

那个人是从先王时代开始便有实战经验了。

与其他军团长生存的时间不同,他熟练度锻炼的也更高。

但是,亚格纳是个例外。

把一切都用完美来实现,虽然理想但不现实。

而勇者的战斗风格却体现了这个理想。

——能赢吗?

不行!不能气馁!

能赢得!

拉住缰绳,让爱马改变前进方向。

我擅长的是近战。

特别是连击。

在一击的力量上我赢不过第三军的古豪,在技巧上我赢不过第五军的达拉德。

但是,我都在实战上赢过了他们。

如果是没有魔法接近战,于亚格纳先生相比,我也不会逊色。

但不能让对方察觉到这个目的,保持距离的话就只会被魔法击败。

把对方带入我引以为傲的接近战,绝对要胜利。

「啊啊啊啊啊啊!」

一边大喊一边突进。

勇者马上举剑迎击。

来决出胜负把!

能够取得胜利的绝对是我!

必须胜利!

「明天的决战,第七军将会被当做弃子。」

昨天,亚格纳大人毫不隐瞒的说出这样的话。

为了将勇者引出,把第七军当做诱饵。

库索利昂要塞在人族的众多要塞当中也是尤为坚固的。

想要正面强攻取胜是不可能的。

为了颠覆这种局面,就得把人族最高战力的勇者引诱出来,并将其歼灭。挫败人族的战斗意志。

我认为这算不上是个好战术。

这个作战的问题是,第七军是否有这种力量,能不能把勇者引诱出来。

即便成功将其引诱出来,又能否歼灭勇者。

并且就算打倒了勇者,人族如果依旧士气高涨的话该怎么办。

即便都如愿以偿,我们又能否攻陷库索利昂要塞。

这样的作战就像是在拿第七军赌博。预想方面完全偏向于好结果。

没错,我反驳了。

「我认为也是。但是,尽管如此我们也必须做。即便这是赌博,我们也只有这一条活路了。」

亚格纳先生脸上露出了少见的,没有自信的自嘲笑容。

「我们已经站在了只能这样做的立场上了。你也是,老身也是。」

亚格纳大人这样说着,并环视四周。

明明那个时候我们周围都没有任何人。

「能否请您稍微让这些人离开一下?没什么,只是男士间的无聊对话而已。毕竟事到如今也不会再有非分之想了。」

说了这样的话,亚格纳大人就像说悄悄话那样,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说话。

我是什么也没感觉到。

但亚格纳大人好像确信有什么。

「那么到底是否已经离开了呢。」

「亚格纳大人,刚才的是?」

「别介意。嘛,即便介意也无济于事就是了。」

仿佛是在验证亚格纳大人的话是的,忽然感受到一股恶寒。

简直就像知道我的一切一样。

那个魔王能做到这种事?

我还是不认为那个魔王像哥哥说的那般无可奈何。

但是,那一刻,我是第一次感觉到那种莫名其妙的恐怖。

「到底是离开了,还是没离开,老身也不知道。但是,我也不打算耍什么花招了。」

难道我们被连亚格纳大人都无法察觉的存在监视了?

亚格纳大人看着不由自主看着周围的我,露出了苦笑。

但是,又任何气息也察觉不到,困惑的我只得再次看向亚格纳大人。

对于那样的我,亚格纳大人表情严肃起来,说道。

「布罗,你认为现在只有你站在生死存亡之际?并不是那样,站在生死存亡之际的不光是你,还有整个魔族。」

一副十分疲惫的样子。

亚格纳先生总是泰然自若处变不惊,这样的样子我是第一次见到。

「现在,摆在魔族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战胜人类苟延残喘或失败赴死。只能这样,二选一。」

「不是…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问题吧。」

「不。就是这样简单的问题。」

是胜利生存,还是失败灭亡。只能选择一个……

明明亚格纳大人说的那样简单纯粹,而我就是不能理解。

「事情的规模越是庞大,也就越是复杂。但是凡事都有例外,这件事情就是例外。魔王大人就是希望这样简单的事情。」

魔王。

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我就会感到头疼。

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她的出现才发生的改变。

「亚格纳大人,您为什么要屈服与……」

像亚格纳大人这样的人都跟随了魔王,如果亚格纳大人向魔王举反旗的话,或许事情就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了。

「不要再说了。」

亚格纳大人阻止了即将说出口的想法。

「会胜利的。不,应该说绝对会胜利的。老身会为魔王大人献上胜利,这就是答案。」

我对亚格纳大人的话无言以对。

必须胜利。

亚格纳大人不承认败北。

这是事实,沉重的事实。

「即便是老身,也不是从一开始就认可魔王的。是抗争不断,到最后才发现只有这一条路可走了。已经没有办法了。」

那位魔王苛求胜利,那残存的道路就只有于人族开战。这是亚格纳大人的判断。

不想承认。

但不得不承认。

亚格纳大人的话是对的。

「为了胜利不择手段。不管这是不是赌博,你必须舍弃它。不仅是第七军,输了的话所以魔族都将走向毁灭。」

所以,让第七军率先赴死。

充满了坚定的决心,我想无论我怎么说都不可能阻止这场作战了。

必须胜利。

不仅仅是第七军,全体魔族的命运,都取决于我们的胜负。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今天早晨,我向第七军的同胞们说明了作战的要点。

第七军在前第七军军团长得指挥下叛乱未遂。

所以对于第七军的惩罚就是各种物资补给不充分。

用的物资基本是其他军团使用过后的,装备也无法统一。说不定哪天连饭都吃不上了。

各种情况都有。

而这一次,下达的命令是「去死。」

不可能不存在不满。

虽然这么说,但是…

「如果这是团长的命令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士兵们接受了这样的命令。

「我们已经死过一次了。反正都已经是亡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者之身了,我们希望能死在战场上。」

「我们能活到今天全是多亏了团长您。反正这条命也是团长给的,请您随意使用。」

「你们真是…」

通过这些话,我明白了他们的心意。

前军团长留下的兵有很多,遗留下来的问题也很多。

阻止打架斗殴啦,为了吃的四处低头,甚至还得自己打猎啦。

能做到的我都做了。

但尽管是这样的(对军队的)处罚,还是不够的。

他们也知道。

自己只要还活着就必须偿还相应的代价。

而现在,偿还的时候到了。所以才会这样下定决心赴死。

而我,也只能将他们送向死地。

那么,为了不辜负他们这份毅然赴死的决心,为了成为他们心中那个值得信赖的军团长,我又怎么能输!

绝对要一击打倒勇者。

操控爱马突进,我也在马背上蓄力,马就像理解我的想法一样。

受死吧勇者!我们的合力一击!

但是,与想法相反,我的一击被勇者防住了。

「切!」

本以为是不错的一击,看来一般的方法是不行的。

但是,用与防住第一击相同的姿势防住,果然是通用的姿势。

这才是刚开始!

「呀!!」

从马上向下挥砍。

由上而下的一击,勇者举剑相迎。

我们的剑相互碰撞,同时被弹开。

马上这个高度有利于攻击,向下劈砍有部分重力加成。而由下而上举剑的话就必须要减去这部分的力量才行。

即便如此,也是这样的结果。

也就是说同等条件下勇者更胜一筹。

但是,拉不开,不能拉开。

战术也是,心情也是。

拉开了就输了。

身体跟着被弹出的剑移动,用力强行压住。

拿着剑的手臂发出了不正常的声音。但是,咬紧牙关,忍耐着,继续用力向勇者挥砍。

勇者也同样拉回弹开的剑,迎击我。

「看招!」

挥下去的剑又同样被勇者弹开。

嘛大嘛大达!

继续这样连续挥剑。

没有技巧,一点也不帅的,凭借力量的连击。

恐怕不这样我就就赢不了。

就只是气势上压过去。

虽然是连续的攻击,但姿势还没有崩溃。

「库!」

但是,我越来越追不上勇者的剑了。

刚刚那一剑确信了,我的剑比勇者的剑慢。

如果这样下去就不好了,悲剧迫在眉睫。

「哈!」

然后,伴随着勇者气势呼喊的一击,我的剑被大大的弹开了。

迟了,我的力量拉不住我的剑。

勇者没有放过这个空隙。

勇者摆好剑势,向这个空隙快速挥剑。

我的剑拉不回来。

要被干掉了!

紧接着,乘坐的爱马突然转向。

身后发出了很大的声音。

「唔?!」

原来是我被爱马抛了出去,摔在地上。

在地上连续翻滚了两三次,才借势起身。

然后映入眼帘的,就是失去后腿,倒下的爱马。

「你这家伙……」

看到这个情况,我明白了。

这是为了保护我,他用后腿当下了勇者的致命一击。

对于马来说,腿就是生命线。

失去了腿就无法生存。

如果是高位的治疗魔法的话,或许还有救,但这附件并没有那样的人。从伤口的出血量来看,根本撑不到回去治疗。一目了然。

「抱歉!谢谢!」

只能说这些,转向勇者。

这匹马,是从生下来一直照顾至今的。

是比第七军的士兵更加……不,是比曾经的第四军士兵,与我在一起的时间更长。

那家伙拼了命守护了我。

既然如此,必须回报这份感情才行。

悲伤是之后的事情。

现在,必须全身心来打败勇者。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呐喊,冲锋。

和爱马的交流只有一瞬。

勇者拔出砍入爱马身上的剑。

不留任何破绽。

经过这一番激烈斗争,我也明白了勇者不是那种天真无邪的家伙。

虽然一开始认为是以魔法为主体,但近战实力也在我之上。

但是,但是!

即便如此,我也必须努力奋战。

现在在我这双手上的,还有第七军的,魔族的,各种各样的未来。

在这场战斗中失去的爱马,失去的第七军士兵的生命。

在这之前,死去的以前第七军军团长为首的反叛军,无法忍受魔王而逃跑的平民百姓,无法逃脱的人,还有被那个魔王搞得乱七八糟在遗憾中死亡的人。

不光这些,我还知道,在魔王到来前,为了让魔族变好而一点点付出的大哥和亚格纳大人。

就连睡觉的时候也在为民操心的大哥努力的样子。

正是有那份努力为基础,才有今天。

让大哥的努力化为泡影,这种事决不能承认!

大哥,亚格纳大人,还有……

浮现在脑中的,站立在那个不喜欢的魔王身后的,白色的身姿。

不能输,不会输的!

「哈!啊!」

大大的吸了一口气,于气势一起,使出浑身解数的一击。

勇者一点也不费劲的接下了。

但是,还没结束!

马上抽回剑,转换角度攻击。

即使能被防御,即使能被防御,也绝不退缩,不会停止!在我力竭之前,绝不会停止攻击!

「!!」

就像停止呼吸了一样,视野变得半朦胧。

除了勇者,所有的一切都在视线以外,眼睛能追上勇者的剑了!

《熟练度到达一定,技能<思考加速LV4>变为<思考加速LU5>》。

所谓技能就是这样不可思议。比起平日训练,在这样的实战当中更容易上升。

据说越接近死亡升级的越快,与等级之上的存在战斗也是。

这份成长也可能决定胜负与生死。

正是这份突如其来的成长让我能够看清勇者的动作了。

这家伙,要放弃格挡我的剑击了!

有了这份成长我才看清我与勇者之间的差距。

明明我已经突破了自身极限,全力挥剑。而勇者却将这些视而不见,等待着我露出破绽。

剑要跟不上了!

不行不行,都已经走到这里了!

不能输!

明明到现在这一步付出了那么多,你到底还想牺牲多少人?!

但是,可是!

与心情不同,连呼吸都觉得痛苦。

张开嘴巴贪婪的大口呼吸空气,战场上烧焦的空气领喉咙发疼。

身体变得迟钝,剑速开始变慢,使不上力气。

疲劳已经到极限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将这些,靠气势压下去,继续连击。

但是……

「已经要放弃了么?」

「啊?」

剑被弹开。

撑住左右摇晃的身体。

无数的光弹向我飞来。

那是勇者的光魔法,在看到那个之后,身体承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啊!是?!」

回避也好,防御也好,没有思考的余地。

这就是我和勇者之间的差距么!

被吹飞了,在地上滚动,爬行。

「还,还没结束……」

这,这还不是结束,不会结束的!

使用技能疗伤。

作为代价,能感受到力量从体内流失。

伤虽然治好了,但也没有多少用于战斗的体力了。

「不要勉强了。你也明白战力差的吧。」

勇者像看穿我的状态一样说出这样的话。

「怎么能输!就这样输了回去的话,根本没脸去见大哥。」

不光是大哥。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根本没有脸见所以魔族。

「既然有兄弟姐妹又何必死在这里?又何必来当兵呢?撤退不就行了。」

……混蛋。

要是能做的到也不用这么辛苦。

「绝不撤退!」

站起身,突进。

我也知道如果头脑不冷静是无法取得胜利的。

我知道!

我和勇者的力量差距是很明显的。

即便如此!还有能削减的体力,还有能削减的魔力!

即便没有我,我也相信亚格纳大人能取得胜利。

攻击的剑被弹开。

光弹再次向我袭来。

和刚才一样的方式。

但是,虽然知道这一点,我也无法应对。

再一次倒在地上。

「还。没……」

在想要站起来的我眼前,勇者将剑插入地面。

那是,足够斩下我的头颅的位置。

「别再站起来了。」

动作被封住了。

勇者的话语中包含着明确的意识,如果再站起来我就砍下去。

「并不只有你们背负着信念。」

那句话很有分量。

当然了,正如我们为了魔族而战,勇者也为了人族而战。

就像我背负着它们下定决心来到这里一样,勇者也是同样。

如果我们的想法没有差异的话,决定结果就只是实力差距罢了。

因为想法不能转换成现实。

所以,我获得了对方的同情。

「可……恶……啊……!」

将手指插入地面。

明明想要站起来,却做不到!

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力量!

战胜勇者的力量!

战胜魔王的力量!

「我无法推测你怀着怎样的想法战斗着。一定是我无法想象的觉悟吧。但是,如果你们魔族打扰了人族生活的平静,我身为勇者,也将以守护人族而战。」

握着勇者剑的手充满了力量。

「为什么?」

那个声音充满了愤怒。

「为什么你们魔族要发动战争?!为什么要将战斗发展到现在这个样子?!」

妈的,我们也不想打仗的啊!

「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就已经被毁灭了!」

「诶?」

我的回答好像出乎了勇者的意料,露出了像是白痴一样的表情。

「都是魔王!如果不和人族开战,就要毁灭我们!」

我像是迁怒一般对着勇者大吼大叫。

「魔王嘛?」

「对对对没错!自从她来了一切的一切全变的奇怪了。我们也不想打仗的啊!但不打就得被杀!被淘汰!可恶!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可恶!!」

忘记了近在眼前的剑,忘记了依然被人按在地面上。

视野因为泪水而模糊。

啊真是的,我就要以这样的样子迎接死亡了。

反正也是要死了,哭一下也没关系吧。

「那么,魔王被打倒的话,就能结束这场战争了?」

「啊?如果能做到的话就好了!」

随随便便回答了勇者的问题,眼前的剑突然就被抽回去了。

「那,要一起去打倒魔王嘛?」

面对说出这样话的勇者,这一次是我露出白痴一样的表情。

「……啊?」

「战争的元凶是魔王,只要打倒就行了。这比什么都好。」

那个勇者在说什么?

「勇者的存在不就是为了打倒魔王嘛?」

开玩笑的看着勇者的眼睛,但想法估计是真实的。

勇者是不知道那个魔王的力量才说出这样的话的。

…但是,能行吗?

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魔王的力量有多少。

大概比我强的多,但是,到底到什么程度一点也不知道。

然后,这个勇者也比我强的多。

…或许,说不能?能赢吗?

真的吗?

…那样的话…

瞬间,地面晃动了起来。

恶寒。

像是要从物理层面压垮我一样,感受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威压。

「什?什么?」

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这样,这样的,这样的东西怎么可能有。

勇者也是,睁大了眼睛看着我的身后。

不能回头。

但也不得不回头。

战战兢兢地后头看了一眼,就像是回答我刚刚的疑问一样。

293

那是一个巨大的魔物。

八只脚像是刺穿地面,八只眼睛注视着地上的我们。

一只巨大无比的,蜘蛛型魔物。

我,我知道那个。

但是一次也没有见到过。

那是,那是在故事中出现的灾厄,没有人不知道。

那个灾祸的名字,女王蜘蛛怪。

按人族所制定的魔物危险程度来说,那是被分类为神话级别的,无法处理的魔物。

行走的灾难。

那样的魔物,怎么会突然!?

不顾我的思考,女王蜘蛛立刻开始行动。

张开嘴,对着库索利昂要塞的方向,世界翻转。

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

不想去理解。

注意到的时候,库索利昂要塞的一部分没有了。

连同在那周围攻击的要塞的第七军一起。

「呐,啊。」

呆然若失的声音从口中流出。

混乱,什么也无法思考。

与其同时,事态发生了变动。

女王蜘蛛怪开始移动。

在那之后的,库索利昂要塞。

不,应该说已经崩塌了的库索利昂要塞库索利昂要塞废墟吗?

还能看到不少残留的人族。

在快要崩塌的城墙上,和我一样,呆然注视着女王蜘蛛怪。

「赶快逃!」

突如其来又近在咫尺的大喊。

那个声音在静寂的战场上回荡。

是勇者。

「我来为大家争取时间。大家趁这个时间赶快逃!」

这么喊着,就向着女王蜘蛛怪的方向跑去。

是笨蛋嘛……?

不管谁都能看出来,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赢!

尽管如此,勇者还是向女王蜘蛛的方向发起了冲锋。

我只能呆然目送他离去。

太过于呆然,都忘了站起来。

在这样的我的旁边,好像有谁站着。

看到了脚,抬起头朝那人脸上望去,是白。

第十军军团长,白。

是那个魔王从外面带回来的亲属。实力和能力,几乎什么也不明白的女人。

但是,拥有的是我为数不多不太清楚的能力,空间魔法。

突然出现的女王蜘蛛怪,白的空间魔法。

我的脑中好像有了答案。

「那个,是你干的?」

像是回答我的问题一样,白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我不由得大叫起来,站起来逼近白。

是被我的气势吓到了吗?白好像往后退了退。

想要取得空间魔法,需要使用大量的技能点数。

为了能够使用空间魔法,空间魔法以外的能力就必定很低,这也是为什么空间魔法如此稀缺。

也就是说,白只具备空间魔法这个优点。

并不是其他能力不为人所知,而是没有其他能力。

白的战斗能力,恐怕和普通人没啥区别。

正因为空间魔法使的稀缺,便利性高,所以才被任命为军团长。决不可能到这样危险的战场上来出差。

本来来说,白的第十军是幕后部队。

白的第十军在哪里,在做什么,完全不知道。恐怕是魔王的谍报机关。

通过白的空间魔法,飞往各地收集情报。

在这一次的战争中,白的部队并没有发表任何攻击地点就是证据。

因为那支部队不能出现在战场上。

那样一个幕后部队的军团长为什么要一个人来这里?!

啊啊,我知道了。

就是为了把那只女王蜘蛛怪转移过来!

是魔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王的命令!

让毫无战斗能力的你把这个魔物转移过来,真令人恼火!

「你这家伙(魔王),怎么不去死一死啊!」

白像是无法理解我的话一样,歪着小脑袋。

我对那样悠闲的态度有点生气。

想要转移什么东西,必须要让术者触碰。

也就是说,白触碰了那个女王蜘蛛怪。

要碰那种东西?!

那是走错一步就得玩完的东西。

这样华丽的少女,就会被那个怪物吹飞!

「你为什么不拒绝这危险的任务?!」

为什么白越来越不明白的样子,用手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的样子。

这根本不需要考虑啊!

就算是为了魔王也不能随意抛弃自己的生命啊?!

这家伙总是这样。

我不知道这家伙和魔王是什么样的关系。

但,这家伙的行动一直都是为了那个魔王。

那个魔王的……!

所以说我就是讨厌那家伙!

这种事情自己干啊!

不理解嘛?对这家伙说这么多也没用。

「可恶啊!!!」

将愤怒感喊出来。

「你赶快从这里逃走!」

即便是那个魔王也没办法控制女王蜘蛛怪的。

那个混蛋,肯定是让白把这种野生蜘蛛怪给丢到战场上。这样,那种女王蜘蛛怪就能无差别的破坏一切了。虽然刚刚被破坏的是库索利昂要塞,但我的第七军部下们也被卷进去了啊。

这样的话,已经是敌对关系了。

只能回收残存的第七军士兵,让他们撤退。

…如果能做到的话。

能从那种魔物的脚下逃走么?

「布罗,」

白阻止了我去回收部下。

…感觉是第一次被叫名字。

「怎么了?」

「撤退。」

白向我伸出了手。

难道说是要带我一起转移撤退?

「…虽然我很高兴,但我不能这么做。」

喜欢的女人向我伸出了手。

但我不能去牵那只手。

「大将不能弃兵先撤。」

我有带领幸存者的义务。

「你先走,我随后就会追上。」

我这么说着,在听到白回答前就跑了出去。

这附件没有敌人,白应该能用转移逃走。

我也是,得赶紧指挥部下撤退才行啊。

…怎么能死在这种破地方。

被勇者打败而战死这种说法还说的过去,被这个女王蜘蛛踩死,绝不容许这样白白送死的行为。

我一定会活下去的!

然后回去把魔王打一顿。

不管结论如何,我绝不会再听那个魔王的话了。

来抗争吧。

就像明知赢不了还要冲出去的勇者一样。

为了以后,先从这里活下去。

坚定决心,向崩塌的库索利昂要塞方向跑去。

噗噜噜噜噜!

然而,从怀中响起的未曾听过的声音阻止了即将踏出去的脚步。

这是……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