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霍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霍金,你应该留下来。」

决战前夜,作为咱主人的吉斯康老爷这么跟咱说到。

「咱能问问理由吗?」

「……你自己不应该比谁都清楚吗?」

被老爷这么说咱也只能沉默了。

咱也清楚。

咱是勇者团队中最弱的……。

勇者团队是由作为队长的尤利乌斯、他的发小哈林斯、圣女亚娜,再加上老爷和咱五个人组成的。

作为勇者的尤利乌斯不论剑术和魔法都是超一流的。

哈林斯作为盾职,是抑制全队伤害的可靠存在。

圣女亚娜则是既可以使用治疗魔法来恢复,还能熟练运用魔法来进行攻击和支援的万能后卫。

老爷不光是武器的专家,还是仅次于尤利乌斯的攻击手。

相对而言,咱只是个战斗派不上用场的后勤人员。

咱的职责只是为了让勇者团队可以顺利活动,而进行一些诸如委托的周旋交涉、物资的补充、移动的申请和同各国的交涉之类的工作。

大部分都是战斗之外的工作。

当然,咱在战斗中也使用投掷匕首和魔法道具进行着支援。

但是咱也有着无论如何也比不上其他人的自知之明。

与其他成员都在自己拿手的领域处于顶尖不同,直截了当地说,咱和那边的士兵对打都会输吧。

其实咱在战斗的时候也在尽可能地进行着支援,咱也只是一直在这么自欺欺人罢了。

「明天的战斗恐怕会变成混战吧。那样的话就没有保护你的余裕了。」

老爷毫无隐瞒地把咱从战力中排除了。

咱知道这也是为了咱着想才跟咱说的。

但就算是知道,被这么直白地说也让咱很难受。

和魔族的战争。

这次和勇者团队一直以来的对手不同。

勇者队迄今为止基本都是和强力的魔物为敌。

相比只有一只的魔物,咱们有五个人在战斗着。

不光在数量上占据优势,目标也被分散了。因此咱被盯上的概率很低。

就算被盯上也有哈林斯可以补救,没有什么危险。

但是同魔族的战争是多对多的集团战。

可以预想到如果变成像老爷所说的乱战的话,就算是哈林斯也补救不过来吧。

也就是说,自身的安全只能靠自己保护了,所以才对咱的实力实在是感到不安吧。

「无论如何也不行吗?」

「……」

咱试着出言请求,但是老爷抱着胳膊露出了很为难的表情。

「……我们队伍里最不能死的,不用说肯定是作为勇者的尤利乌斯。但是我认为第二不能死的就是你了,霍金。」

「!?」

对于老爷出乎意料的话,咱震惊了。

「我作为战士是一流的。哈林斯富有才干。亚娜小姐也是从圣女候补中选拔出来的。但是,我们并不是无可替代的。」

「不不,老爷。才不是这样的吧。」

「就是这样的啊。」

老爷边这么说着,边把酒一饮而尽。

「我是A级的冒险者。A级以上还有S级。」

「但是老爷不是单人就成为A级的吗?」

冒险者等级并不是只看强度。

冒险者既可以作为一个队伍进行评价来提升等级,也可以凭借战斗之外的功绩提升等级。

老爷是靠着自己一个人一路爬到A级的。

作为队伍成为A级和只身成为A级评价完全不同。

只身就成为A级的老爷强度相当于S级。

老爷有着如果好好加入队伍的话,马上就能升上S级的实力。

但是在此之前老爷就已经加入勇者团队,待遇变得不再是作为冒险者而是成为勇者背后的教会所属了。

当然,作为冒险者的实绩也不再被计算,老爷的等级就一直是A级不变了。

「算是吧,我也是有着S级相当的实力吧。」

说到S级冒险者,就是被称为英雄也不为过的人们。

冒险者当中也是有才能的一小部分人才能到达的高度。

「但是也就如此了。S级的冒险者也不是只有一人。也就是说,和我同等以上的战士也有别人。」

老爷坚持说这个高度是可以被轻易替代的。

「哈林斯也是如此。就算是亚娜小姑娘也是,圣女候补还有其他人在。」

「老爷……但是……」

「当然,我们有和尤利乌斯一起战斗的经验在,也互相配合过。即便是有同等实力的家伙在,也没法马上就代替我们吧。但是,这也只是稍微花上点时间就能解决的问题。」

老爷再一次倾斜酒杯,把酒一饮而尽。

「并不是一定是非我们几个不可的。」

老爷似乎有点自嘲意味地嘟囔道。

「老爷,照您这么说,咱不就是最容易被替代的人吗……」

老爷虽然说相当于S级的实力者可以被代替,但是S级都是选拔出来的精锐。

虽然正如老爷所说,相当于S级的实力者还有别的人存在,但是也并不是说刚好就能顺利加入勇者团队。

成为冒险者的话加入固定一个队伍的情况很多,也有为国家工作的情况。

那样轻轻松松就改变所属也做不到吧。

相比之下,咱现在做的只是些不起眼的后勤工作,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才能,是谁都能做到的工作。

勇者团队中最容易被替代的毫无疑问就是咱了。

「这可不对啊。恰恰相反,除尤利乌斯以外最无可替代的就是你了。」

「不用勉强安慰咱也是可以的。」

「傻瓜,才不是这样的。先听我说完。」

老爷边说边往咱的酒杯中倒酒。

「你知道尤利乌斯是无可替代的吧?你知道为什么吗?」

「那是,因为尤利乌斯是勇者啊。」

「没错。」

老爷理所当然地肯定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并不仅仅因为他是勇者,还因为尤利乌斯是尤利乌斯。」

「因为尤利乌斯,是尤利乌斯?」

老爷猜谜语一般的话让咱不禁歪起了头。

「勇者这种存在就算死了,也会有下一个勇者被选择出来。但是,那就不是尤利乌斯了。勇者就算死了也有继任存在,但是尤利乌斯死了的话就到此为止了。」

「嘛,这么说也是。」

「事先说好,因为是假设的话所以别生气。万一尤利乌斯死了,下任勇者对你进行劝诱的话,你会接受吗?」

「那种事……」

很难。

因为是尤利乌斯咱才为他效力的,就算被见都没见过的新勇者问到能不能追随他,也很容易想象到咱的情绪会转换不过来。

「就是这么回事。正因为是尤利乌斯(才会追随他吧)。」

紧接着,老爷继续说道。

「这对你也同样适用。」

「哈……」

「怎么了这一脸茫然的反应……」

老爷有点傻眼地吨吨地把酒喝完,又自己续上一杯。

「我、哈林斯和亚娜小姑娘可以说是道具。我是武器,哈林斯是盾,亚娜小姑娘是药剂。」

「不,这再怎么说也谦虚过头了吧?」

「虽然是个极端的比喻就是了。就像刚才说的那样我们是可以替代的。但是,和尤利乌斯一样,你也是无可替代的。那时因为你是后勤人员,和众多的人有所关联的原因。」

正如老爷所说,咱和人接触的情况很多。

咱承担着勇者团队委托的交涉任务,与之相伴的是同冒险者公会和神言教的协商工作,也有同任务地国家的国王和贵族们对话的情况存在。

加上因为补充物资之类的工作和商人们也有着交流,和无法明说的地下社会从业者们也不得不有某种程度的交际。

咱虽然是老爷的奴隶,但因为勇者的威望,咱不曾被粗鲁对待真的是得救了。

虽然表面上尤利乌斯应对的情况也有,但是实务级别上和人交际的数量是咱比较多吧。

「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吗?」

「像我们一样仅仅是战斗的话别的强者也能做到。但是,正因为有着长年的信赖关系人与人才能够彼此往来。就算抛去这点,交涉、采买之类的技术也不能立刻掌握吧。」

「嘛,是这样。」

就算这样咱也作为勇者团队的后勤人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员长年活动着呢。

就算现在有谁说着要和咱做同样的工作并完成交接,也没法立刻就发挥作用吧。

「我们只要前往现场战斗就行了,但是事前准备和善后就都是你的工作了。正因为这些工作可以拜托给你,我们才能安心投入战斗之中。支撑着我们活动的毫无疑问就是你了。」

「能被这么说,咱很高兴。」

说真的,有种被救赎的感觉。

因为坊间勇者团队的评价中只有咱有着不怎么样的风评。

尤利乌斯已经有着极大的人气,哈林斯也因为有着多余的帅气而很受女性欢迎。

亚娜酱也因为有着表里如一的直率、与生俱来的认真和道德品性的高尚,十分具有人气。

老爷也在中年人中广受好评。

相比之下,咱则有着「道具负责人」、「只扔匕首的家伙」、「说起来有这么个人来着」这种十分凄惨的评价。

咦?好奇怪啊。为什么泪水……。

虽然咱自身也知道自己做着十分不起眼的工作没法引人注目,但是即便如此这么没人气也十分让人气馁。如果光是没人气也就算了,其中还有着诽谤中伤。

区区奴隶的身份却巧妙地巴结上勇者,或多或少都有些这样带有嫉妒意味的坏话。

毕竟连咱自身都对自己才不堪任有所自知。

公爵家出身、身为尤利乌斯青梅竹马的哈林斯,作为圣女的亚娜酱和只身就到达了A级的干练冒险者的老爷。

除咱以外,大家都是厉害的人。

妒火向着唯一不成器的我集中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正因如此,有人认可咱的工作成为了咱极大的救赎。

「和我们关系密切的人们都非常了解你的功绩,挺起胸膛来。」

「要是咱能做到就好了……」

毕竟咱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东西。

咱没有像哈林斯那样的高贵身份,何止如此,咱就是一个奴隶。

也不像亚娜酱那样从众多的候补之中脱颖而出。

也没有像老爷那样能让周围人闭嘴的实力。

尽是没有的东西。

「说这样的话……千匕怪盗的名字会哭的哦。」

「请别说这个了……」

千匕怪盗是咱以前的异名。

「是吗?某种意义上你是我们中最知名的一个了。」

老爷一脸坏笑地说道。

的确,千匕怪盗的异名远近皆闻。

咱被称为千匕怪盗是成为老爷奴隶之前的事情。

咱那时做着盗窃不义贵族和商人的工作。

把偷来的东西通过门路换成钱后,全部用来购买食物并匿名寄送给孤儿院之类的地方。

这点也被市民当成美谈而十分具有人气,甚至还被编成舞台剧和吟游诗人的歌谣。

因为这个原因,咱千匕怪盗的异名被传播开来,区区盗贼之流也成为了名人。

拜此所赐,虽然十分幸运地能和支持咱的怪人们相遇,但反过来也有人对咱十分厌恶……

没想到变得出名也是要充分考虑的事情。

如果变得出名,与之相应地会被警戒而变得更难行动。最终,咱在调查人口贩卖组织的过程中被抓住了。

然后就这样作为奴隶被贩卖,被老爷买下后直到今日。

「那时候太过年轻了。」

事到如今千匕怪盗这个异名让咱十分羞耻。

「不论找什么借口,咱所做的都是盗窃。」

「我倒觉得是很了不起的事就是了。因为被你偷了,所以背地里行不义之举的事情败露而被抓的贵族和商人有很多。而且,因为你的捐赠而得救的孤儿也有很多。」

「确实。对于这些咱觉得太好了。」

「那不挺好的吗。为之自豪吧。」

被老爷鼓励,咱浮出苦笑。

「看着尤利乌斯,不论如何也自豪不起来了。」

老爷不知是不是一时间没法反驳就这么沉默着。

「尤利乌斯很厉害。」

称赞人的话语有很多,把它们一一列举出来没有什么意义。

只有「很厉害」这一句话就能够评价尤利乌斯。

「看着尤利乌斯就能体会到,所谓勇者就是这样的啊。」

「是啊。」

像老爷也肯定的那样,没有什么人比尤利乌斯更适合勇者这个词。

将自己的正义贯彻到底。

因为他从小开始就始终如一,这让咱十分敬佩。

「和尤利乌斯一直以来做的事相比,咱所做的终究只是逃避罢了。」

咱没有直面对抗邪恶的勇气。

因此,咱逃向了名为盗贼的邪路,在身为正道而战的事情上逃避了。

咱虽然并没有对做过的事情后悔,但如果是尤利乌斯的话绝不会诉诸盗窃这种姑且之事,而应该会选择正面战斗吧。

不论这是条多么残酷的道路。

这么想的话,咱就会对自己一直以来所做的事情感到惭愧。

所行之事是偷盗,咱在做的事情难道不是伪善吗。

看到并非伪物而是真物的尤利乌斯,无论如何都会让咱这么想。

「原来如此啊。」

咱喃喃讷讷地说着这些事情,老爷好像接受了一样点了点头。

「没法否定你的想法。但也没办法全部肯定。人都有适合或不适合的事情。尤利乌斯有着足以从正面战斗的力量。因为对于你来说没有,所以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努力过了。这样不也挺好的吗。」

「确实,也有这样的一面啊。」

尤利乌斯既是王族也是勇者。

相比之下咱则是微不足道的小偷。

明明是以贵族大人为对手却有着过大的身份之差。

不管咱再怎么叫他们停止不义之举,他们也不可能会听。

要是咱从正面对抗贵族大人的话,最好的情况也只能是被整的像破抹布一样。

「嘛,咱的弱小也全部包含在内,那时候还是太过年轻了啊。」

就算咱自身没有战斗的力量,比起盗窃还是有很多别的事情可以做到。

自从作为勇者团队的后勤人员开始,咱就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

咱没有从正面打倒不义贵族和商人的力量。

但是咱做不到的话,拜托给能做到的人就行了。

而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察觉到,咱就开始了盗窃的工作。

即便是出于善意的行动,盗窃也是犯罪。

即便有人因此而得救,咱做的事情也还是犯罪。

「真是的,太固执了。」

老爷有点愕然地叹了口气。

「天性如此。」

「嘿。」

老爷虽然还有些发愣但浮现出了笑容。

「话题都偏了不少了。不行不行。」

「……喝多了都醉了吧?」

明天开始明明就要战斗了,老爷却在咱的眼前喝个不停。

「混帐东西!不喝酒哪儿能战斗啊!」

「不,喝醉是不行的,所以不喝才是正确的吧?」

「这种程度才不会醉。」

咱觉着这才不是什么可以自信满满地宣布的事情来着……。

「不管是谁说什么我都要喝酒。毕竟,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变得再也喝不了了。」

「老爷,这种事……」

「以战斗为生的人必须要有这种觉悟。你也知道的吧?」

「……说得也是。」

咱也作为勇者团队的一员出入着战场。

咱作为团队中战斗能力最弱的一个,不知道多少次身陷绝境了。

不断重复着这种事的话,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死。

咱有着这种确信。

尽可能从后方支援的咱都这么觉得了。

平时身为前卫战斗的老爷应该会比咱更感受到死亡吧。

「我也是,尤利乌斯也是,都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活着回来。你的人脉对于尤利乌斯来说是不可或缺的东西。然后,万一,尤利乌斯死了的话,对于下任勇者来说你的存在也会成为极大的助力吧。」

所以留下来吧,老爷这么说道。

但是……。

「老爷,咱果然还是要一起去。」

「……无论如何?」

「无论如何。」

老爷有些呆楞地左右摇了摇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我就觉得如果是你的话就会这么说。」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脸上无光。」

就算只是形式上的,奴隶连主人的话都不听是要怎样啊咱也这么想过。但是,只有这点咱绝不能让步。

咱也有着身为勇者团队一员的骄傲。

怎么可能只有一人恬不知耻地逃走呢。

身为勇者团队的一员,咱早就做好了投身于赢不了的战斗中的觉悟了。

「老爷说咱是必要的人,实话说咱很高兴。就算是这被称为必要的能力,也仅仅是尤利乌斯一人的东西。虽然咱不是哈林斯,但是咱也觉得不死在尤利乌斯的前面可不行。咱们中尤利乌斯才是应该活下去的那个。」

老爷虽然说万一尤利乌斯有什么不测的话,就让咱将力量借给新勇者,但这不会顺利实现。

正因为是尤利乌斯所以才将力量借给他的人很多。

总之咱也是其中一人。

虽然不知道新勇者会是谁,就算说马上要咱把力量借给他,在心情上也太过残酷了。

所以,咱要尽己所能地让尤利乌斯活下去。

咱只有这一个想法。

就算咱因此送命也在所不惜。

「真够固执的。」

「天性如此。」

不禁重复了刚才同样的对话,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老爷也不再接着劝说了。

老爷也肯定知道咱不会点头吧。

就算这样也来和咱说这些是为了告诉咱还有这样的一条路存在着。

真是,不像奴隶主人的担心啊。

正因为是这样的老爷,咱才对奴隶的身份没半点怨言地一直交往着。

「老爷。」

「嗯?」

「谢谢您。」

「啊—。别介别介。战斗前别说这些话。太不吉利了。」

在战斗前表达平日感谢的行为,会被当做是没有活下去的心思而被认为是不吉利的事情。

但就算如此咱也觉得应该事先说出来。

「老爷。如果咱变得拖后腿了的话,请别犹豫地舍弃掉咱。」

「哦。」

「咱的职责是让勇者团队能毫无顾虑地战斗。这样的咱拖了大家的后腿可不行。」

「……」

「所以比起咱更关注于眼前的战斗吧。然后比起什么都要优先尤利乌斯的事情。」

「……知道了。」

老爷抱着手腕闭上了眼睛,勉勉强强同意了。

「行了,差不多该散会了。」

老爷将准备的酒全喝完,菜也都吃完了。

时间上也刚好是该散会,为战斗养精蓄锐的时间了。

「是啊。」

「霍金。」

老爷边站起来边叫了咱的名字。

「你是必要的人这点不会改变。这点记好了。」

「……好。」

老爷说着这些走出了房间。

那是在说「别死了」,咱没有迟钝到意识不到这是拐弯抹角的鼓励。

「老爷也是。」

向着已经不在了的老爷的背影,咱嘟囔道。

2141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