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瓦尔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瓦尔多

「放!」

从着我的号令,魔法被施放了出来。

正如计算好的,魔法命中了敌人。

了结了其中大多数人的生命。

「突击!不要留下一个活口!」

而在我的话结束之前,白色的身影便麻利的移动过去,歼灭了生还的敌人。

虽然是说了不要留活口,但现在看来,这话是多余的。

即便不这么说,他们估计也一个人也活不下来吧。

恐怖如斯。

魔族军第十军。

其帐下士兵,各个都已经拥有了足以被称作英雄的程度的力量。

甚至在那之上。

常识下,一般人的基础数值上限也就是一千左右。

无论是魔族还是人族别无两样。

而能达到那上限的又只有很少的一部分,超越那上限,便英雄的证据。

而所谓的英雄,这里多如牛毛。

为什么?这些英雄的指挥权非交给我不可?

说清楚,我在第十军中是最弱的。

生于即便是魔族的贵族中最高位的公爵家的我,认真打的话连一个士兵也打不赢。

要让之前的我听到的话,估计会嗤之以鼻吧。

但现在就笑不出来了。

之所以把指挥权托付于我,并非是由于我很强,只是因为我学过作为贵族的教养之一的指挥罢了。

也就是说,仅仅是因为我可以指挥罢了。

并没有在这之上的含义。

纵然是没有经验的临时指挥,既然我所率领的是英雄们的话,只要不犯什么巨大的错便不会出差错。

捅破了说就是就算不是我上也没问题。

无论是谁都没问题吧。

率领着比自己强的士兵们可真是积压啊。

肚子已经要到限界了。

扎了马肚子的,则是我所率领的人们并未对我抱有好意这一点。(咕注:扎马肚子:用马刺刺马肚子,使某事加剧)

原因则是,第十军最早的成员,是费鲁米娜。

而她是我的前婚约者。

同时,也是我所坑害,驱逐的对象。

我曾坠入爱河。

然而,对方却不是我的婚约者。

所以,作为我的婚约者的费鲁米娜很麻烦。

所以,便把费鲁米娜驱逐出去,解除了婚约。

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太残忍了。

然而,却并未后悔。

即便被其他人骂为下三滥,被轻蔑,被幻灭,我也未曾后悔。

即便让我回到过去,给我重新来过的机会,想必我也会重复同样的选择吧。

我, 便是如此地痴迷着苏菲娅。

然而,我对费鲁米娜的所作所为,也已经为第十军的人所知晓。

并且,荣辱与共的第十军成员已经团结一心,要说会对后来者的我抱有好意着实困难。

万幸的是,他们对军团长白忠实到无以复加,不会做出怀有私情不当对待同僚这种行为。

即便是现在也在好好地听从我的命令。

但即便如此居心不良这点也是不会变得。

但是,这也是为了与苏菲娅在一起。

即便关键的苏菲娅眼中并没有我的存在。

与苏菲娅的相逢是在入学时。

真面目不明的女孩子要入学之前便有所耳闻,该如何对待她成了大家的一致烦恼。

所以我便向她搭话了。

对她的第一印象是,她是一个华美的孩子。

给人以虚幻的印象,简直就是娃娃。

第二印象则是,其性格与其美貌相反,很是残酷。

对于我的搭话,她丝毫没有隐藏觉得麻烦的心情

面对公爵家的我,丝毫不做面子功夫,粗鲁的对待我的,苏菲娅是第一个。

说实在的,很让人不快。

好,就把这家伙贬到一文不值吧。

本来是这么决定的。

本来是想对话着并搞好关系,然后查明其真面目,然后再探索出适当的交际方式来,但这些都无所谓了。

对方先做出了无礼的行为,我这边贬低她也没什么吧。

话虽如此,根据苏菲娅的背景,要是随后摊上麻烦那就没意思了。

也有着苏菲娅是魔王的亲戚这种猜测,要尽可能稳妥地,不被本人发现地贬低她。

这么想着,首先要让她领教到谁更厉害。

然后便领教到了。

领教到了究竟谁实力更强。

无论做什么也赢不了。

一开始,我「这怎么可能」地惊愕着。

公爵家长子的我,精英中的精英的我。

完败给了一个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性格乖戾的女人。

对于赢过我这件事,苏菲娅绝对是嗤之以鼻的。

不可饶恕。

平常一直名列前茅的我,居然完全败给了这样一个女的。

一直以来扮演着优秀的贵公子的我的本性随着愤怒逐渐显现出来了。

所以要拼命学习,不断精炼,下次绝对要重振雄风,我想着。

然后便无数次的重复着失败。

很痛苦。

为何无法取胜?

怎么才能取胜?

我明明如此程度的努力过了,究竟是为何?

然而,在重复的失败过程中,我不知为何渐渐对苏菲娅抱有了尊敬的感情。

在曾经一时兴起阅读过的恋爱小说的其中一节中,有着「爱的越深,在反转之时恨意便越重」这样的文字。

我这边则是与之相反,不甘,屈辱,愤怒逐渐转化为了尊敬。

承认吧。

承认苏菲娅一直以来都比我要优秀。

在承认了之后,便发觉内心轻松了许多。

只用尊敬的目光看苏菲娅,重新认识到了她的魅力。

初次见面时对其第一印象的华美,在经年累月之后已经被岁月抛光的更加光彩炫目。

自然而然的蔑视他人,虽然绝对说不上有多好,但与我不同,苏菲娅并未隐藏自己的本性。

她的那份率直,她的表里如一,让人发觉到她的耀眼。

贵族人人都带着一张面具。

绝对不会让人发觉自己的本性,利用言语这一武器时常撒播着火星。

虽然性格很讨厌,但是不为之畏惧,不加以隐藏的苏菲娅让我抱有好感。

不对他人的评价加以关注,展现着唯我独尊的强大。

实际上,苏菲娅大概也并没有对别人抱有过兴趣。

直到我从属第十军才知道这件事。

若这便是苏菲娅所见的世界的话,那么在上学的我们看上去只会是一群不三不四的家伙。

更不用说,在知道了苏菲娅的真面目后,更让人这么想了。

于只在传说中存在的吸血鬼的真祖看来,我这种人与其他大众没什么区别吧。

公爵家的嫡长子这层立场,正因为是魔族所以才是能通用的头衔。

但是对于从来不拘束于这种小条框的苏菲娅来说,这种头衔形同虚设。

正因为遇见了苏菲娅,我才能得知自己的器量之小。

最体现我这一点的便是坑害费鲁米娜一事。

没想到,我居然是一个为了抓住所恋少女的心,就无动于衷地排除了长年构筑关系的婚约者的男人,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

我是知道学校里其他的男生因为苏菲娅的魅惑之力变得奇怪这件事的。

而我则有着自己的恋情不是那种仿佛被灌输的感情,而确确实实是自己的意志所带来的的优越感。

为这种小事感到优越,我也真是小器。

但是,与利用学校内崇拜苏菲娅的风气从而把碍事的费鲁米娜赶出去这件事相比,这小器都能算是可爱了。

因为,不仅仅是学校的人,就连身为其保护人的父亲都被卷入其中,把费鲁米娜逼到了绝境。

连我自己都觉得高明。

只要费鲁米娜还在我婚约者的位置上坐着,我就绝对不可能与苏菲娅结婚。

更何况,费鲁米娜视散播魅惑之力的苏菲娅为危险,想要排除掉她。

明明是要排除掉费鲁米娜,却没有半点犹豫。

要说是否讨厌费鲁米娜,答案是否定的。

虽然并没有恋爱感情,但是却互相尊重,互相协调。

如果是费鲁米娜的话,即便没有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爱情,也会带来幸福美满的婚姻生活吧。

然而,我却已经知晓何为爱情。

然而,既然知晓了这疯狂无比的感情,便不可能接受那样的未来。

我的想法是,这是对不起没有任何过错的费鲁米娜的。

然而,想法也就到此为止了。

真是个残忍的婚约者。

恶有恶报,我现在就很不舒适。

本来,应该从学院毕业后,就进入父亲手下才对,但仅仅是为了追随苏菲娅,就进入了第十军帐下。

并不知道那里有何等的恐怖在等待着。

让人怀疑自己的眼睛的,轻松地进行着读作地狱的训练的成员们。

以及若无其事地混在里面的苏菲娅。

并且,在那之中,还有曾经是我婚约者的费鲁米娜。

也是遭受了不少打击。

落后于让人感觉像是开玩笑的训练的参与者们,被费鲁米娜用冰冷的目光看待,苏菲娅则是「连这种程度都做不到吗」地惊讶着。

我的心并未简单屈服,是因为有着之前挑战苏菲娅时狼狈不堪的失败。

要是没有那些经验的话,想必我就会丧失掉原来的自信,自闭在家吧。

即便如此,我也已经是在悬崖边上了。

说实话,虽然没有自闭在家,但是自信心其实已经完全丧失了。

与只输给苏菲娅一人的学生时代不同,现在我则是给第十军垫底的人。

而且,一度被我驱逐的费鲁米娜,现在远在我之上。

现在的费鲁米娜,基础数值至少超我一倍。

即便如此,我也已经进入了第十军,认真完成着训练。

然而,从第十军组建之初便一直进行着训练的费鲁米娜,就靠着这部分就已经早于我腾飞起来了。

一直都在我之下的费鲁米娜,已经远在我之上了。

虽然是被狠狠打击的我,但仅存的一点自尊心仍想颠覆这状况,于是,枯萎的心里又有了些许活力。

无论如何也要挣扎着赶上去。

然而,本来就很优秀的费鲁米娜,在数年前就已经开始这地狱特训了。

开始时拉下的差距已经无法缩短。

岂止如此,差距甚至越拉越大。

我已经,不顾体面的向苏菲娅低头了。

让自己变成吸血鬼,这样

虽然这可能是个借口,但是我一直期望着有一天能成为吸血鬼。

我想和苏菲娅在一起。

永远地。

既然如此,就要尽快让苏菲娅把我变成吸血鬼。

而且,语气说是要成为吸血鬼,不如说是要成为苏菲娅的眷属。

身和心都拱手送上。

我想,那必是无比甘美之物。

只不过,有一点担心,让我犹豫要不要变成吸血鬼。

并不是这么做就做不成魔族了这种事。

高位贵族的骄傲什么的,事到如今也没必要说,毕竟早就抛弃了。

毕竟,我是那种为了和苏菲娅在一起舍弃了婚约者的男人。

我已经做好了在坠落到终焉之前一直坠落下去的觉悟。

就算被指责自私,不负责任也好,我只想做我想做的。

对不起父亲的是,我并不想履行公爵家长子的职务。

那么,要问我在犹豫着什么,便是我的外表了。

据说吸血鬼长生不死。

不老不衰。

这便是问题。

除了苏菲娅以外,还有一个叫梅拉佐菲斯的男人。

他成为吸血鬼后,年龄便没再增长。

尽管对于人类而言已是正当壮年,但他仍是一副年轻的姿态。

要说是全盛期成长会停止倒还好。

现在苏菲娅便正在成长。

可是,苏菲娅是名为真祖的特别存在。

普通的吸血鬼真的会成长吗?

是的,我想等到我成为大人之后,再变成吸血鬼。

不要别的,就要和苏菲娅所倾慕的梅拉佐菲斯同样的外表年龄。

考虑到可能会有成长停止这一风险,最优方案就是当外表足够大后,再变成吸血鬼。

然而,已经不能说这种悠长的话题了。

刻不容缓地,这种在底层爬来爬去的局势不改变可不行。

成为吸血鬼的话,便能获得力量!

也就早晚的差距。

外表就算现在停止成长也不加追究了。

就这样拜托苏菲娅,我被变成了吸血鬼。

于我看来,世界改变了。

同时,能感觉到和苏菲娅紧密不可分割的联系一样的东西。

很幸福。

啊啊,那一瞬间我想着,我一定就是为了现在出生的。

然而,即便如此我在第十军立场也没变。

仍然是底层。

变成吸血鬼,基础数据确实上升了。

然而,第十军并没有简单到达到这种程度就能追上。

「这不是肯定的嘛,仅变成吸血鬼就强到那种地步,不是很狡猾吗?狡猾可不行哟?」

苏菲娅无语了。

「梅拉佐菲斯也是,刚成为吸血鬼后总是输。但是,却拼上命地保护我。那个时候的梅拉佐菲斯真的好帅哇。」

然后,就这么一脸痴相地继续着。

嫉妒了。

苏菲娅的眼中只会映出梅拉佐菲斯。

明明同样都是眷属,待遇却是天差地别。

苏菲娅所求的只是梅拉佐菲斯,我无论怎么追求都不会有响应。

我成为了吸血鬼,把永远与苏菲娅在一起的权利纳入手中。

但是,那也意味着,我可能需要永远忍受着无法得到回报的痛苦。

即便如此,我也不后悔。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