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费鲁米娜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费鲁米娜

我的名字叫做费鲁米娜。

仅仅只有费鲁米娜。

数年前,名字前曾冠有家族名。现在则没有了。

我生于魔族名门,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父亲兼并任职为第十军军团长以及财务部领袖,地位不可撼动。

正确来说,应该说是曾经兼任为第十军军团长。在我尚且还在父母家里居住时,父亲曾就任该职位,然而现在说出来已经要用过去式了。

虽然第十军实际上并无组织,只是徒有官位,但官位的津贴还是带来了一段富裕幸福的生活。

然而,虽然没有不自由这种事,但是却有着足以与之相抵的严厉家庭。

欲戴王冠,需承其重。(咕注:原句为:上位者必须具备相对的实力与精神。)

想必不仅是我家,但凡是魔族的贵族家就会如此教育吧。

只不过主流传闻倒是说即便在贵族里我家的教育也是很严厉的。

学习,锻炼,礼仪。

自幼便日复一日进行着这些,我自信我成长为了一个不辜负家族之名的淑女。

不,我曾经自信。

这是因为,由于某个事件,我被家族断绝了关系

为了不被发现,压低兜帽,遮住眼睛,看向站在旁边的人。

「做啥?」

立刻就被发现了呢。

这个显得很不愉快的人是苏菲娅-盖伦。

我被家族断绝关系的事件的始作俑者。

即便事到如今再次想起来仍然会愤恨填膺。

「多虑了,并没有什么事。」

「啊,是吗」

简短的对话。

我和她并不是那种能够互相谈笑的朋友,现在也并不是那种情况。

仅仅是因为我们正潜伏在埋伏御敌的森林中罢了。

仅仅移动视线环顾四周,就会发现不少与我统一白色着装的身影四处潜伏着。

无论哪一个都用着高等级的隐秘技能,若非最开始就知道并仔细观察,想必是不会被发现的。

这人人的训练程度都高到吓人的集体,正是魔族第十军。

第十军在曾经由我父亲率领之时,兵名簿上仅仅记载着我家的私用兵,基本上是个不存在的兵团。

这也是之前的故事了。

父亲离开了军团长的位置,新的军团长上任,第十军就这样涅盘了。

涅盘为由少数精锐组成的超人军团。

第十军与其他军团相比,配备的人数不足其百分之一。

然而,轮实力,每个人都可以一骑当千。

恐怕,即便是与其他军团正面对决也能打出一场精彩的仗吧。

而这样的强者却成群聚集着。

这些强者,因为要历经数年的训练才能勉强训练出来,所以恐怕人数有限。

这样说来,我也算是经历了训练的一份子。

只是,第十军的实情不为人知。

那是因为,由于第十军自成立并未经历过久的年月,以及成员很少这两点,其在表舞台很少有能出力的情况。

相对的在暗处,第十军在军团长的指示下进行着这样那样的行动。

谍报,暗杀,之类的。

因此,第十军常被误会作于暗处行动特化的队伍。

这也未必是个错误,实际上在暗处作战也是可行的,但是只不过在普通的战斗中也可以完美运作罢了。

而要问这是否能得到彰显,很可惜但一般是不行。

这回也是。

其他军团光明正大地进犯人族领地,而第十军则在背后运作。

苏菲娅小姐心情不好也是,是因为没有机会华丽无比地活跃吧。

苏菲娅小姐自我彰显欲强烈,而且还热衷于战斗本身。

然而,某种意义上这边才是第一重要的战场。

正因如此,我们才在这里。

「……」

寂静无言。

然而,第十军的全部成员都已经默默地进入了战斗姿态。

借由技能强化过的听觉,查知道了森林中前进的脚步声。

就这样隐藏呼吸,静静等待。

第十军全员都持有无声的技能,所以不会有心跳声,呼吸声被察觉到这样的事,而因为持有无臭的技能,自然也不必担心会在嗅觉上被察觉到。

其他的也是,进行着蒙混过所有的感知的训练。

唯一能够查知到我们的,是借由千里眼这一类技能的视觉。

虽说这样做很难防住,但是驱动隐秘和隐蔽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蒙混过关。

对方也不可能会一直发动技能警戒着,而且若非提前就知道也基本不可能会去看。

就这样继续隐藏着呼吸,等待着脚步声通过。

视线不能够朝向那边

因为这样做,就很有可能被察觉到气息。

脚步声,通过了我们潜伏之地的附近。

听声音约有百人左右。

这里是只有野兽出没的小道的森林。

既不适合行军,若要通过人数过大便会很麻烦。

然而,这里也是监视所最难以监视到的地方。

所谓人魔缓冲地带,便是这样的地方。

在可以行军的关键地点会遇见人族所建立的要塞。

而在那之间的地方便是被称作人魔缓冲带的地方。是一个人类与魔族小型冲突频发的地带。

这座森林便是其中之一。

而现在,人族也正谋划着在魔族大举进攻之时,穿过这人魔缓冲带,对魔族实行反攻。

而我们的任务,就是歼灭这些人。

除了现在在这里的成员之外的成员,也分散在人魔缓冲带各地,反复歼灭着通过的敌军或是居住在那附近的人族。

然而,这里才是本命。

我屏住呼吸,等着暗号。

然后,暗号便来了。

几乎无法看见的极其纤细的丝。

有拉动感从绑在手指上的丝传了过来。

以这个暗号为机,我们集体出动了。

从所隐藏的场所迅速出击,对敌人发动攻击。

我所擅长的武器是投掷武器,查克拉金轮。(咕:同神雕侠侣金轮法王使用的武器)

仿佛要超越向正前方的敌人突击的苏菲娅小姐一样,金轮命中了敌人的头部。

而较之稍晚一步的苏菲娅小姐则杀向了其他敌人,再晚一步,其他的成员也开始了进攻。

完全不给敌人余地,初次出手即为成功。

然后再对还没能理解状况的敌人发起追击。

也有不足半数的人能够对状况加以处理,但是在第二次攻击便会给予敌人有效的伤害。

当我们第三次攻击时,敌人总算是理解过来了被袭击一事,开始摆起了架势。

然而,在那时,敌人的损失已经很惨重了。

为了穿过森林的小道,敌人排作一列前进。

而我们则由队伍两端发起进攻,分析敌人。

然后再各个击破。

说打底也是四肢难以活动的小道。

并不能指望军队的连携。

之后便成为了依靠个体的能力来决胜了。

然而,在最初的奇袭中便已经大规模削减了敌方人数,而且敌方还尚未从混乱中恢复过来。

而且还有我们这边的战斗能力。

说真心话,没有输的可能。

「敌袭!敌袭!」

「靠!?你这!!!」

在敌人慌乱的大叫之间,第十军的成员则无声肃静地攻击着。

「波狄玛斯!!!!」

订正。

只有一个人大声地喊着,浮夸地挥动着大剑。

「被埋伏了吗」

与一边喊叫一边挥动大剑的苏菲娅小姐对峙的,是一个一脸嫌弃的妖精族男子。

波狄玛斯・帕菲纳斯。

这回我们最大的讨伐目标。

并且,敌军是由那个波狄玛斯所率领的妖精。

「允许使用武装,上」

波狄玛斯冷静下来了,但还是用响亮的声音发出了命令。

说完,妖精们的身上就发生了变化。

有的人变形了手,露出了被称作枪体的东西。

取出形态相近的武器,空手变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刀的人也是有的。

然后,从枪身之中射出了子弹。

然而,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早已了解这些的我等并未慌乱,而是冷静的应对着。

有做出魔法障壁防御的人,也有读出弹道闪开的人。

「什?!」

吃惊的妖精们,迎来了我们的反击。

似乎就连波狄玛斯都没料到,表情多少险恶了起来。

我知道的哟。

你们妖精会使用机械这种武器一事。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第十军军团长是那位主人大人啊。

「哼嗯!」

苏菲娅小姐的大剑逼近着,波狄玛斯就那样用右臂进行着防御。

估计那右臂也是所谓机械制品吧,苏菲娅小姐的大剑轻轻松松就切断了它。

「切」

波狄玛斯短短地咋舌。

「没办法,抗魔术结界的话」

波狄玛斯的话在中途就被打断了。

因为,他已经身首分离了。

动手的是自波狄玛斯背后出现的人。

「……明明正是个好时机呢,能不能别来捣乱?」

作战对手被抢走的苏菲娅小姐抱怨到。

并没有相应的回答,那位直接把手中刚砍下来的波狄玛斯的头握碎了。

几乎是同时,妖精的歼灭完成了。

无人生还,无人逃走,我们则无人战死。

快速确认过,我便原地跪下。

「任务完成了,主人大人。」

模仿着我,其他的成员也向主人大人跪下了。

只有苏菲娅小姐一个人站着。

主人大人一眼都没有看,点了点头表示肯定就离开了。

这位大人便是第十军团长,我的主人大人。

白大人。

要是问我的人生从何时起不对劲,答案很明确。

学校里出现了苏菲娅小姐。

从那时起,便开始奇怪起来了。

除了受到了不耻为名家所生的严厉的教育以外,没有任何不自由的我。

从来没有想过要不再那样下去。

有了家长所决定的婚约者,想必未来也会有家长的决定吧。

然而,婚约者的瓦尔多大人并没有什么不足,被决定的将来也是,那是贵族的任务,并未有过什么不满。

也对婚约者的瓦尔多大人有了好感。

虽然那并不是在恋爱方面的,而是友情方面的。

或许,因为将来的结婚对象已经被决定了,意识到这可能更接近于一种家族爱。

无论是哪一方都未曾抱有过恋爱感情。

瓦尔多大人那边似乎也是这样的。

但我曾经想着想,即便没有这样的不方便,也没有激烈的恋爱感情,也可以构建起一个互相尊重的安稳和谐的家庭吧。

直到瓦尔多大人与别的女人坠入爱河,背叛了我为止。

嗯,是这样的。

而那个女方,便是苏菲娅小姐。

入学学院的苏菲娅小姐很引人注目。

魔族的贵族社会非常狭小。

魔族人口数并不很多,自然贵族就更少了。

在入学前便已经与贵族家的令郎令媛熟识再正常不过。

即便并非如此,大多也是熟人的熟人那种程度。

因此,一个人的为人,通过风声便也能大抵了解。

然而,苏菲娅小姐是个例外。

真实身份不明。

而且也没有见过她的人。

能够确认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在进入这所学校以前,她曾匿身与菲萨洛公爵家中。

因此「莫不是菲萨洛公爵巴鲁多的私生子?」「可能是去向不明的先代魔王在外面所生的孩子?」「那有没有可能是现代魔王的家人呢?」等各种各样的臆测都流传了出来。

而知道真相之后,我发现这些全是错的。而当时没什么人能够抓住和苏菲娅小姐的接触方式,所以一直是个谜。

所以,由在那年的学生里地位最高的瓦尔多大人作为代表来接触苏菲娅小姐,某种意义上是再自然不过的。

然而,算差了的一点是,瓦尔多大人极端讨厌失败,而苏菲娅小姐又优秀的超乎想象,恐怕瓦尔多大人早就忘了寻求与苏菲娅小姐的交流方式这一最初目的吧。

嗯,是那样的。

苏菲娅小姐虽然是那样的性格,但非常优秀。

而且,虽然瓦尔多大人一脸好人相,但实际是个极端厌恶失败,自尊心极强的人物,

我作为婚约者,自幼便同瓦尔多大人交流着,所以对此心知肚明,但大多数人都会被他的外表和巧妙的话术一下子骗到。

瓦尔多大人很擅长装作温柔的样子,在别人心中植入自己不如瓦尔多大人的想法。

在平时的对话中便若无其事的彰显自己的优越,给对方带来「赢不了这个人」的想法,同时再亲切得对待别人,带来「多么好的人啊」的想法,从而增加信丰者。

表现出来的性格还挺不错的。

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我才没对瓦尔多大人抱有恋爱感情。

虽说瓦尔多大人性格如此腹黑,但是有个前提条件就是比对方更加优秀。

瓦尔多大人也是一个作为高位贵族而在幕后不断努力的人。

然而,却完败给了苏菲娅小姐。

在同龄人中经常名列榜首的瓦尔多大人,输掉了。

瓦尔多大人肯定也会窝火。

苏菲娅小姐也是「哼哼」的嗤之以鼻,堂堂正正的看不起瓦尔多大人,这也加剧了事态。

性格彼此彼此呢。

从那以后,瓦尔多大人便开始了单方面的挑战。

有点事就要向苏菲娅小姐挑战,然后都以失败告终。

有时是考试分数,有时是战斗实技课上,有时是舞蹈课上。

而所有方面瓦尔多大人都在苏菲娅小姐之下。

「苏菲娅同学真心厉害呢!」

这样,稳重的笑着褒扬苏菲娅小姐,但我感觉,瓦尔多大人的对抗心正熊熊燃烧着。

那句「真厉害呢」,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变为了真心,想必只有我注意到了。

说不定本人也有一段时间暂时没注意到。

瓦尔多大人的人生中理应没有胜不过的事情。

瓦尔多大人一直以来都是第一。

有时候我会不小心胜过他,但在下一次机会他便会更加努力以取回胜利。

是这样的一位大人。(咕注:这里用的过去式)

我明白,瓦尔多大人为了与自己的地位相匹配,一直在努力着。

所以我也就一直在二把手的位置上。

哼哼,虽然瓦尔多大人比较聪明,但是完全没有意识到我手下留情保持在第二名的位置上一事哦?

但是,对于为了成为王者努力的瓦尔多大人,是值得相对应的尊敬的。

如果是这位大人的话,统领已近夕阳的魔族的话也不赖,的想到。

我们是高位贵族。

下一代的统领者。

所以才不容许败北。

不站在高处不行。

并不知道那痛苦以及操劳的苏菲娅小姐则甚至有些残酷的一直赢着。

然后,无论何时都在持续胜利,被败者所信奉的瓦尔多大人在不断的挫败之下,信奉上了苏菲娅小姐

这就是所谓轻松攻略吗。(咕注:チョロい,日本口语,轻松获胜的意思)

瓦尔多大人开始为苏菲娅小姐倾尽一切,经过的时间越久就越可悲。

虽然初次见面就已经很美了,但是随着成长苏菲娅小姐愈发美丽起来。

不仅是外貌美丽,她还会散发魅惑男性的魔性色香。

很多男性被那色香所迷惑,成为了她的奴仆。

如果真的是对苏菲娅小姐恋慕无比的话,倒还好说。

虽然贵族男子一个个的都跑去爱慕一个女子不是什么好事,但如果仅仅是因为年轻而被美女迷的神魂颠倒倒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总会有一天醒过来的吧。

然而,事实上事态则更加严峻。

苏菲娅小姐把魅惑的毒牙伸向了他们。

魅惑。

虽然能够引起这种异常状态的技能不多,但确实存在。

被魅惑的人会变得崇拜起施术者起来。

担负起魔族下一时代的贵族男子们,被一个女子所魅惑,随意驱使。

无论怎么看,这种事都不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更何况,他们是字面意思上的被苏菲娅小姐的牙咬了。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苏菲娅小姐是仅在童话中登场过得吸血鬼。

这样子,魔族就会被苏菲娅小姐这个吸血鬼所统治了。

幸运的是,苏菲娅小姐并没有想过那种大事,甚至连魅惑都是无意识地流出的样子。

然而,即便如此也不能放置不管,所以先跟父亲大人商量了一下,摸索出了一个可以多少起点作用的术法。

然而,这个动向却被察觉到了。

虽然没有注意到,但我可能也有些着急吧。

我被以瓦尔多大人为首的人们所冤枉,蒙受了冤罪。

不,有一半不是冤罪。

的确是立下了杀死苏菲娅小姐这种计划的。

然后,我便被学院流放了,估计是事情打点到了父亲那里吧,父亲和我断绝了关系。

我忘不掉一脸抱歉的和我说要断绝关系的父亲的脸。

之后才知道,苏菲娅小姐是魔王的关系者,以瓦尔多大人的父亲为首的一部分贵族,考虑着要向舍弃我的方向移动。

他们似乎是在瓦尔多大人的安排下行动的。

我经常手下留情,把第一的位置留给瓦尔多大人。

所以,我或许对自己的能力过分相信了,

认为着只要拿出真本领,就什么都能做到。

这样的我,在排除苏菲娅小姐前,先被瓦尔多大人所排除了。

如果把这考虑成为政治斗争,那我便是输给瓦尔多大人了。

说不定,这是我第一次拿出真本事还输给了瓦尔多大人。

也有过盼望着瓦尔多大人的成长,盼望着有一天即便是拿出真本领也会输给瓦尔多大人。

然而并不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失败。

瓦尔多大人真的拿出了真本事让我败下了阵,把我赶走了什么的

明明曾经想着即便没有恋爱感情,也构筑着如同同志一般的足够牢固的信任关系的

被婚约者所背叛,被家族所驱逐,沉入绝望的海底的我。

值得庆幸的是父亲把我赶出家门时并未让我身无分文,还是给了一定程度的金钱以及一个目的地的。

那个目的地,是魔族第十军。

正巧在我被驱逐的时期,第十军被从父亲大人手中交给了现在的军团长白大人,开始了人员的召集。

父亲由于交接职位与白大人有一定的缘分,便把我托付给了白大人。

白大人则爽快的接受了下来,我也就成了第十军的一员。

自那以后,我便把白大人视作主人,为其工作。

对白大人的感恩无以言表。

对于当时尚是个小姑娘的我来说,即便持有一定的金钱,要是没有一个住所,肯定会死在荒郊野岭。

而且,白大人并没有因为我是个孩子便看轻我,不断的交给着我工作,让我执行训练。

非常的不正常,不、疯狂,不、偏离常轨,诶—,对,非常的充实地过着每一天,嗯嗯。

所以,没有时间耽于哀伤,在忙碌的每一天中,不知不觉地心情就好起来了。

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主人的目的,但我的确在精神上重新振作起来了。

因为我明白了,与每天都被整得满身疮痍的痛苦相比,被婚约者所背叛什么的,被放逐什么的,都是一些杂碎的小事罢了。

多亏如此,我的数据已经高到无法以通常的标准考虑了。

人类能够超越限界什么的。(咕注:原文的确是“人类”)

在被主人捡走之前,我也曾作为高位贵族的女儿而不懈努力过,然而那只不过是只要努力便可以做到的事罢了,要超越限界,便要做谁也做不到的事情。我用自己的身体实际感受到了。

接受了同样训练的第十军成员也是,几乎已经放弃了健康的身心,放弃了做人。

据主人说,这叫做能力训练。

在这能力训练之中同甘共苦,荣辱与共的第十军成员团结一致,构建起了牢固的关系网。

然后,作为主人的手足的我们,得以见到了所谓世界的里侧。

曾想着,要作为高位贵族的女儿,站到统领魔族的立场上。

而现在那个未来预想蓝图已经烟消云散,我在主人的旁边,走在更深邃,更黑暗的道路上。

人生充满着不确定。

是的,就比如那个我已经忘却的把我放逐了的原婚约者,还有作为其原因的苏菲娅小姐加入了第十军什么的。

「坐下」

主人对被抢了猎物,正在耍脾气的苏菲娅小姐说了一个词。

在哪个瞬间,苏菲娅小姐便变成了土下座的姿势。

「呜!努咕咕!」

虽然苏菲娅小姐尝试着要振动身体从地上起来,但是头紧贴在地上没什么变化。

这是主人为了惩罚苏菲娅小姐所施与的诅咒,能够强制让她土下座什么的。

主人施下这个诅咒,是在我被断绝关系的那一天。

也就是,为了我!

虽然很想这么想,但是很可惜,很可能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教育苏菲娅小姐。

然而,对我来说这作为报复已经值了。

非得说的话。

活该。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