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麻香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麻香

怪物真的实际存在呢哦。

发出如此这般的感叹,当然是为了逃避现实啦。

我和邦彦是特别的存在。

说出那样的话可能会被认为是自我意识过剩,但我觉得我们确实优于这个世界的常人。

邦彦说,在异世界转生后拥有作弊能力是常有的事。

虽然邦彦说的都是轻小说中的故事,一点都不靠谱,但我们确实拥有这样的能力,难下定论。

总觉得自己遵守了那种作品中的设定,就像是被强迫的一样让人感到很不舒服。

但多亏了那个,我被救了很多次也是事实,自己内心有点复杂。作为冒险者逐渐变强的我们,就像故事中的成功事例一样以破竹之势赚取金钱与名利。

作为冒险者的顶峰,确确实实的S级。

如果成为S级的话,根据国家的不同会比笨拙的贵族更受器重。

也就是说,如果在那个国家定居,得到爵位也不奇怪。

如果那样一生就安泰无虞。

虽然有时人们会依赖我们作为冒险者的力量,但应该不会让冒险者与雷龙和风龙那样荒诞的魔物战斗。

魔物也分等级,雷龙和风龙是S级,除此之外似乎还有更让人无法承受的神话级。

不过那种魔物是不会无缘无故发狂的。

如果那样的魔物频繁发狂的话,这个世界的人族早就灭绝了吧。

所以我想,如果不随便闯入有神话级魔物栖息的秘境,现在的我们是不会死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和邦彦都在变强。

别人经常说我很有计划,很稳固。

沉着冷静或者说有点成熟。

但我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我只是一味地讨厌麻烦,这才是正解。

无论是有计划还是稳固,都是为了尽量减少不必要的麻烦所带来的浪费。

所谓的沉着冷静或者成熟稳重,不过是因为觉得遇事就一喜一忧地感情波动很麻烦,于是采取了若即若离的相处方式罢了。

所以说冒险者是危险且不稳定的职业啊。

尽管如此我还做冒险者,完全是为了配合邦彦。

就算是讨厌浮动感情的我,在遇到转生和家乡被毁灭这种事时终究还是扎心了。(大佬:也许一个JK说话就是这个味,原句为:终究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那时在旁边一直安慰着我的就是邦彦。

如果没有邦彦的话我绝对会一蹶不振吧。

正因为有了这份恩情,我想和邦彦在一起。

如果是为了邦彦的话,大多数的事情都可以忍受。

……连我自己都非常着迷于他。

前世时有点搞不懂为什么会这样。

在前世我与邦彦的关系还不到恋人,只是青梅竹马的关系而已。

虽然当时就想将来也许会和这家伙结婚,但从来没想过会如此恋慕于他。

为了不让邦彦受到危险,我制定了一个稳健的计划。

成为冒险者后,为了不疏忽基础,我向戈托先生请教了很多东西。

如何管理必需品,查看委托的详细内容,下一个目的地的选择。

这一切全部都是为了邦彦。

不仅如此,参加这场战争也全都是为了他。

当然,B级以上的冒险者都是强制参加的,不过,也并不是没有躲开那个的办法。

如果真的觉得很麻烦,可以通过作弊来不参加战争。

我之所以没有这么做,是因为我预计有一个男人会参加此次战争。

那个男人的名字就是梅拉佐菲斯。

将我和邦彦的部族尽数毁灭的、魔族。

邦彦的目标也是有朝一日能打败梅拉佐菲斯。

不用说也知道。

邦彦作为冒险者已经足够强大了,但他仍然坚持着训练,就是为了洗刷那天的耻辱。

在部族被毁灭的那一天,什么也没做,只是因为怜悯才被放过的,那份耻辱。

即使真的参加了战争,我也不知道能不能遇到梅拉佐菲斯。

那个男人拥有一个人就能毁灭一个部族的力量,他在魔族中一定也有相应的地位。

那样的话,在重大的战争中也许会作为指挥官出现在战场。

反过来说,如果不是重大战争的话也许就不会出现。

所以我觉得赌上为数不多的机会也不错。

我现在非常后悔那个判断

剑从邦彦的脸庞穿过。

如果邦彦转头的速度再稍微慢一点的话,那把剑就会贯穿他的头吧。

一想到这便不寒而栗。

从刚才开始就跑个不停,身体明明很热,内心的恐惧却使我宛如置身冰窖。

明明跑的气喘吁吁。

却又冷得令人不寒而栗

是恐惧感。

我为何会如此恐惧,这又不是与雷龙和风龙战斗的时候。

是敌人强烈的意志.

雷龙和风龙都只是野生的魔物而已。

在生存本能的驱使下,为了不被杀死而抵抗,对于动物来说,这只是理所当然的事。

梅拉佐菲斯与此不同。

绝对不会输。

丝毫没有被杀的打算。

那种仿佛能听到呻吟的气魄。

眼神中有着雷龙和风龙所没有的意志,恐怖到令人联想到邦彦的死亡。

我不知道梅拉佐菲斯是个什么样的人。

但是,仅从这场战斗中就能知道

梅拉佐菲斯很强。

非常强。

地位自然不必说,从刚刚那场战斗中,就可以知道他经历了多少修炼。

宛如教科书一般绚丽的刀法,可以看出他曾多次重复着着那个动作。

我与邦彦也被戈托先生强迫这么挥剑。

这个男人的挥剑次数绝对比我们多得多。

多亏了邦彦说的转生开挂所赐,我们的状态值比别人都高。

正因如此,我们常为技术与状态值不符而烦恼。

不过,梅拉佐菲斯正好相反。

是在一昧磨炼技术的同时,使状态值上升的类型。

基础与我们不同。

我们也考虑到要是仗着能力值高就骄傲自满迟早会吃瘪,所以也没有懈怠基础训练。

我们也在戈托先生那里好好训练了。

098

但是梅拉佐菲斯训练的时间不同。

虽说魔族寿命比人族长久,但我无法想象到底要经过多少年月的修炼才能到达那种领域。

雷龙和风龙不仅状态值高,其自身属性的吐息与魔法等大范围攻击都很麻烦,但梅拉佐菲斯与此完全不同。

单论状态值高低的话,雷龙与风龙更高,但在棘手的程度上,梅拉佐菲斯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实际上,我们对梅拉佐菲斯的攻击连一击有效的都没有。

构筑魔法。

不仅用超越极限的力量还以最快的速度连射魔法的缘故,脑袋里滋滋作痛。

不顾疼痛放出魔法。

风之弹向梅拉佐菲斯袭去

能对雷龙造成伤害的魔法,却被梅拉佐菲斯用暗魔法所抵消。

在魔法与魔法相互碰撞的一瞬,邦彦瞄准梅拉佐菲斯的身体使出一击横刺。

但这也被梅拉佐菲斯用剑轻松的格挡了。

从刚才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反复猛攻。

邦彦用刀和魔剑的雷击来进攻,我则是用魔法来攻击。

用剑格挡邦彦的刀,亦或者闪避,再用暗魔法抵消我放出的雷和风的魔法。

我忍着头痛连续释放出的魔法,梅拉佐菲斯却是一脸轻松的逐一化解。

另一边又与邦彦进行近战

一人同时跟两人战斗却又应付自如。

外表虽然像普通人,但实际上是在龙之上的怪物。

与雷龙风龙战斗时也是死斗。

但败局并没有这么明显。

因为我们的攻击可以造成实际伤害,所以只要看谁先精疲力竭。

但现在连损伤都无法造成。

呼吸急促。

我必须配合激烈移动的邦彦和梅拉佐菲斯,改变自己的站位。

从刚才就一直在跑。

魔法也必须在发射后继续构筑下一个魔法。

头和脚都很痛。

很痛苦。

在只有干劲状况下战斗,何时疲劳会超过极限也并不奇怪。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我也是,邦彦也是。

邦彦的呼吸也相当急促,并且像瀑布一样汗流满面。

而梅拉佐菲斯则是一脸清爽的表情。

看不出有丝毫疲劳。

即使是在忍耐着,也肯定比我们这边更轻松。

邦彦和我,如果其中一人因疲劳而达到极限的话,这种平衡很快就会崩溃。

而且……。

「呀!?」

暗魔法从我的脸旁掠过。

当然,是梅拉佐菲斯放出的。

随后,剑向邦彦挥去。

「咿呀!」

邦彦虽用刀挡住了它,但在两刃相抵中他的力量却处于劣势。

我往两人之间慌张的释放出风魔法。

梅拉佐菲斯在这里并没有强攻,选择了后退,邦彦这才逃过一劫。

明明是两人一起进攻,可梅拉佐菲斯却并不是一味地防御。

一边防御这边的攻击,一边进行反击。

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落败。

是先因精疲力竭而倒下,还是普通的被干掉呢。

面对如此攻势的梅拉佐菲斯却完全没有慌乱,根本看不到胜利的前景。

唯有失败的前景。

怎么办?

焦急。

还能继续坚持。

但这样继续下去迟早会输。

话虽如此,但对这种怪物要是放任不管的话,那人族就会毫无胜算。

梅拉佐菲斯强到可以一骑当千。

只需一人就能蹂躏军队。

在脑内迅速计算。

……人族,邦彦和我的生命,根本不必放在天平上衡量。

说实话,人族的命运什么的,我根本不感兴趣。

如果有人问我,在这里赌上性命阻止梅拉佐菲斯有何意义,答案是没有。

既然如此,逃跑才是上策。

问题是,从梅拉佐菲斯手里能不能轻松逃走。

说白了,非常难。

如果不制造出巨大的空隙,转身的瞬间就会被击中。

但,如何制造出梅拉佐菲斯的空隙呢?

不可能。

再怎么想都不是两个人能做到的事。

况且我们已经到极限了。

如果,再多一招的话……。

就在此时,梅拉佐菲斯突然大幅度地仰起了上身。

在那一瞬间后,光线穿过了刚才梅拉佐菲斯上身所在之处。

刚才的是?

魔法?

撇了一眼魔法飞来的方向。

视野范围内并没有类似的施术者。

从堡垒的方向飞过来的,难道是在堡垒里?

从堡垒到这里有一定距离。

如果是从堡垒狙击的话,那么就是个相当厉害的魔法师。

只瞄准了快速移动的梅拉佐菲斯。

还能从超远距离瞄准并狙击与邦彦战斗的梅拉佐菲斯,真厉害。

我无法模仿。

我模仿不来的,所缺的那一招。

但是!

邦彦的斩击,我的风魔法,以及魔法的狙击,这三样攻击,全都被梅拉佐菲斯挡住了。

很强。

太强了!

由于增加了魔法的狙击,梅拉佐菲斯的反击频率减少了。

因此我们的攻势更加激烈。

倒不如说,如果我们放慢进攻的速度的话,我确信局势会一下子瓦解。

话虽如此,却无法突破。

如履薄冰。

确实增加了一招。

但,还不够。

「嗯!?」

这时,风魔法直击梅拉佐菲斯的后背。

并不是我释放出的。

而是另一个,穿着长袍的孩子?

那个孩子在梅拉佐菲斯的背后,并让他吃了一记风魔法。

那个孩子继续追加着风魔法。

看来是自己人。

这样的话,是孩子还是什么的都无所谓。

虽然看起来是小孩,但使出的风魔法都有不错的速度和威力。

虽然直接命中了,但梅拉佐菲斯仿佛没受到什么大的伤害,但重要的是,直接命中了。

因为,刚才的攻击甚至连擦到梅拉佐菲斯都做不到。

重要的是这攻击连梅拉佐菲斯都未能避开。

四人在场,现在,我们终于有资格站上决胜的赛场了。

打中了也无法造成多少伤害,胜机仍然渺茫,但即便如此,较之刚才好了不止一星半点。

只有现在了。

我如此判断到,暂时中断了一直在发射的魔法。

为了施展强大的攻击而集中起精神。

但梅拉佐菲斯也察觉到了我的行动,想要向我这边发动魔法。

「呵啊!」

然而,邦彦则向前踏进,挥剑阻止梅拉佐菲斯。

梅拉佐菲斯则用剑展开了格挡。

同时,魔法狙击和小孩的魔法一起袭向了梅拉佐菲斯。

「……」

梅拉佐菲斯短短地皱了一下眉头。

要是把对我用的魔法都用于迎击的话,风魔法啊,狙击啊都可以抵消掉。

因为至今为止一直是这么做的,所以没有做不到的理由。

然而,梅拉佐菲斯却没有这么做。

硬吃下了狙击和风魔法,暗魔法并没有被用于做出迎击,而是被用于向我发起攻击。

「!?」

狙击直接命中了梅拉佐菲斯的胸部,风魔法也打在了他的后脑勺上。

然后,暗魔法便贯穿了我的腹部。

可是!

我已经完成了魔法的构筑!

忍受住痛苦,发动魔法。

岚天魔法!龙风!

产生的龙卷将梅拉佐菲斯吞入其中。

「咕!」

即便是梅拉佐菲斯,也不可能避得开广域歼灭魔法的龙风吧。

并且,原本龙风是仅靠一人之力无法发动的极大魔法。

超越了大魔法,其威力想必连杀死龙都能做到吧。

杀死雷龙的便也是这个魔法。

就算是梅拉佐菲斯,吃下这一招也

「喝!」

裂帛般的喝声。

剑闪。

仅是如此,我所用尽全力构筑的魔法便烟消云散了。

骗人的吧?

虽然说不上是无伤,但梅拉佐菲斯仍旧好好地立在原地。

在龙风之前胸部遭到的狙击,被打到的后脑勺,完全看不出来有受到什么伤害。

要有多么高的属性值才能这样啊

将军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我这么想的时候,邦彦向梅拉佐菲斯砍了过去。

瞬间,梅拉佐菲斯便做出了反应。

然而,狙击打中了他的手,风魔法阻碍了他的动作。

下一瞬间,邦彦全力的一击便劈向了梅拉佐菲斯的肩膀。

「!」

然而,本应完成了袈裟斩的刀,却在斩入前一刻停止在了梅拉佐菲斯的肩头。(咕注:袈裟斩:刀技,从肩头斜劈而下)

纯粹的高属性值带来的纯粹的高防御。

仅仅是没能突破那层防御罢了。

梅拉佐菲斯则顺势把手放在了肩头上。

「撤退!」

大声地说着,然后,便背朝我们离开了。

甚至说得上是精彩绝伦的巧妙的收场。

让人感觉到了从容。

邦彦呆呆的目送了其背影。

然后,便啪地一下子向我赶来。

「麻香!」

「嗯,没事的。」

「怎么可能没事啊!」

我现在,正仰面躺倒在地上。

梅拉佐菲斯的暗魔法,正中我的腹部。

估计,被贯通了,留下了一个大洞吧。

邦彦正急急忙忙的取出回复药,泼在我身上。

痛。

「别死,不要死啊!」

「没事的,估计死是死不了。」

并非逞强,而是的确感觉不会死去。

属性值这东西还真伟大。

一般而言,肚子开这么大一个洞,早就已经死去了。

然而,多亏了有hp自动回复的技能,和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被施用在我身上的治疗魔法,我不认为自己会就此死去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又被放了一马呢。」

「是呢。」

是看出了我不至于死去吗,邦彦一边继续着治疗一边嘟囔道。

继续那样战斗下去的话,我们无疑会战败吧。

虽然成功让梅拉佐菲斯受了点伤,但也仅此而已。

全力,之后还是全力。

都做到那种地步了却还仅仅是受了点伤。

即便做好了鱼死网破的觉悟,但即便如此估计也还是赢不了。

「不行啊—我,不变得更强可不行啊—」

不变的那么强也没关系呀。

真的很想这么说。

如此危险的事情,已经受够了,

下回会不会像这回一样被放过就不得而知了。

也有着事不过三这种谚语。

我们被梅拉佐菲斯放过,这就是第二次了。

在我们所出生的故乡的那个部族里被这个男人毁灭的时候,被反复无常地放过了一马。

今天也是。

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也被放过了。

「没事吧!」

在思考的时候,带兜帽的孩子跑了过来。

这孩子帮了大忙。

不好好答谢的话。

「谢谢你,一同战斗帮了大忙了。」

「感谢今后再说吧,现在治疗优先!」

「没事,已经能够站起来了。」

伤口已经大部分愈合了。

嘛,虽然还有疼痛残留,而且还没有完全治好也不能勉强,但是站着走路是没问题了。

这里是战场,容不得悠闲。

这么想着直立起了上半身。

是惊讶于我伤口的愈合之快吗,我看到了一个眼睛睁圆了的女孩子的脸。

虽然被兜帽盖住了在战斗中没看出来,但是是挺可爱的一个女孩子。

同时,根据身体特征,我也明白了为什么这种小孩子这么能战斗。

「啊,你是妖精呢。」

女孩子的耳朵表明,她是妖精族的一员。

妖精比魔族还要长命,魔法的使用也更加拿手。

正因如此,成长也不是多快,所以我觉得这个孩子年龄和外表也不会一致。

除了这孩子还有另外一个人。

看向要塞那边。

不知道名字,不知道外貌,一直在帮助我们狙击梅拉佐菲斯的魔法使。

若是没有二人的帮助,连正经与梅拉佐菲斯对战的机会都没有。

虽然疲劳感涌了上来,但不能磨磨蹭蹭的。

抑制住了想就此睡去的冲动。

邦彦把手伸了过来,我便顺势挽住了那只手,站了起来。

「战况如何?」

「看起来那些人撤退了呢。」

四处环视,勉强看到了撤退中的魔族军。

以及,一团正与之战斗的冒险者们。

戈托先生也在其中。

说不定,梅拉佐菲斯是因为那边的战况不容乐观才撤退的,

那样的话,要感谢戈托先生他们呢。

「总而言之,先返回吧」

「是呢」

由于疲劳困顿,再让我们战斗下去也不可能了。

采取下策追击过去的话,这会就真的会被梅拉佐菲斯干掉了。

现在还是直接撤退好。

「你也是」

「啊啊」

对妖精小孩说着,妖精小孩便也带着兜帽对我们点了点头。

「在那之前,让我们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田川君,栉谷同学。」

有那么一瞬间,因为疲劳而几乎丧失思考能力的我,即便被呼唤名字也没有产生什么疑问。

然而,很快便意识到了违和感。

我和邦彦在这个世界里并没有做过自报家姓这种事。

然而这个孩子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的名字是菲莉梅丝•帕菲纳斯,然而,对二位还是这么说比较好吧。我前世的名字是,冈岐香奈美」

我和邦彦都惊讶的睁大了眼。

因为,这是前世我们的班主任的名字。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