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邦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邦彦

我保有前世在地球时的记忆。

在地球的日本出生成长时的记忆。

在那里我是一个高中生,嘛,非要说的话是一个普通人。

要说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就是有青梅竹马的朋友吧。

我与青梅竹马的栉谷麻香,也就是麻香的关系并不是特别好。

话虽如此也不是关系不好。

该怎么说,呢?

家在附近,从幼儿园到初中一直在一起,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但高中也在一起,而且班级也在一起。

真是孽缘。

早上不可能来我家叫醒我,上下学也不单独在一起。

因为我经常迟到,所以早上也没怎么见面。

有时早上起得早,碰巧遇见的时候也会一起去学校,只是那样的程度。

不可思议的是,我认为自己将来会跟这家伙结婚。

怎么说呢,这家伙就算不说话也会让人感到安心。

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但我想如果一直从容不迫的话总会有哪家的野小子把她抢走吧。

一直以来都是怀着“就这样吧”的侥幸心理一直和青梅竹马相处。

除了和青梅竹马的关系以外,没有什么值得说的。

并不是对此不满。

而是总觉得有些不足。

并不是在这里,而是在某处尽情的冒险。

想要像游戏或轻小说那样令人兴奋的展开。

嘛,我知道这是个无法实现的愿望。

只是我的痴心妄想罢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当我注意到的时候,自己已经转生到了这个世界。

说实话,既没有死亡时的记忆,也没有转生之后的记忆。

好像还有点昏昏欲睡的感觉,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个婴儿。

意识清醒的瞬间只是[哇!?]变成这样了呢。

因为前世最后的记忆,只不过是普通地在上古文课罢了。

这不是死的要素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死。

而且突然间就变成了婴儿。

这样绝对会很混乱吧。

还好,即使混乱也没有达到错乱的程度,可能是因为麻香在我旁边睡着了的缘故。

啊,对了。

我和青梅竹马的麻香在同一个班里。

但不知为何,麻香也转生了,现在也作为青梅竹马在我身边。

不过现在外表不一样,不如说是个婴儿。明明是个婴儿,我却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是麻香。

后来我听说麻香也跟我一样。

好吧,我很惊讶。

但是我觉得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就像是神让我们纠缠在一起一样。

因此,虽然我们在前世有微妙的距离感,但是因为转生反而更加接近了。

麻香说她无法忘掉转生前的事,如果没有我的话就会感到不安。

我也正是因为有了麻香,才会选择去冒险!转生的这个世界里充满了幻想色彩,有魔物和冒险者,正是前世的我所憧憬的世界。

毫不顾忌的说,成为冒险者,环游世界就是我的梦想。

如果没有麻香在的话,我也没有自信说出这样的话。

如果一个人突然置身于一个未知的世界,应该就是这样想的吧。

真的,有麻香在真是太好了。

当我学会说话时,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麻香告白。

「我没有你就活不下去,所以将来嫁给我吧。」

在白天亲人们的眼睛中堂堂正正的表白。

虽然是堂堂正正的表白,但麻香说那时候的事是公开处刑。

我也在反省那时候的事太操之过急了。

母亲们对我投入了温柔的目光。

嘛,因为你们不知道我内心里其实是异世界的高中生,所以我也没办法啊。

倒不如说是被看成了孩子们的告白游戏。

因为麻香很害羞,所以当场就能得到告白的答复也许是个奇迹吧。

即使是前世,总有一天也要好好面对彼此,但是没有契机,关系一直僵持着。

没想到转生什么的关系会改变,嘛,总之结果真好啊。

作为一个契机,转生什么的也太戏剧性了吧。

就是这样,对我来说一切都很顺利,转生也挺不错的。

麻香和我不同,对前世好像有很大的留念,想起前世的事时很多时候都会哭。

那个时候我会在旁边默默安慰她。

因为像我这样理解才奇怪吧。

话虽如此,但麻香是个很成熟的人,慢慢地就不会消沉了。

失落的时候麻香也会很直率地撒娇,很可爱。

麻香能振作起来真是太好了,但还是有点遗憾。

转生到憧憬的异世界,与青梅竹马约定平安结婚。

怎么说呢,前途一片光明的感觉?

将来和麻香一起环游世界,一定有非常快乐的一天在等着我。

我对此深信不疑。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哦,哦。在那里」

「邦彦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开心?」

对从堡垒上俯视敌军的我,麻香好像有点讨厌似的说。

「因为啊。你看那个,很厉害吧」

我指着前方的魔族大军。

不仅只是这个世界,在地球上也很难见到的数以千计的武装军队正朝着这个堡垒进军。

「超壮观」

「我也不是不理解你的感想,但是今后必须跟那个战斗哦」

麻香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魔族组建军队进攻。

最近流传甚广的谣言,因为冒险者公会召集了参加战争的冒险者,才变得不再是谣言而是真相。而且B级以上的冒险者是强制参加的。

C级以下的冒险者是自愿参加的,不过公会似乎希望他们尽可能的多参加。

我和麻香因为都是A级冒险者所以是强制参加。

公会毫不吝惜地让高级冒险者参加,甚至还想要动用平时负责周边魔物对策的中坚冒险者们。

这样做会暂时降低那个地方的安全性,但这次的战争已经到了必须这么做的地步了吧。

为了运送士兵和冒险者,不惜使用平时不开放的转移阵容,这就是很好的证据。

就是这样,这些都是麻香的原话。

我没想过这么复杂的事,平时就只是和委托的魔物战斗而已。

「嘿!如果是我和麻香的话无论数量有多少都无所谓。」

「邦彦,别得意忘形了。」

虽然被麻香叹气了,但是说这话的麻香自己也没有太过紧张。

聚集在一起的冒险者们大多数都特别紧张。

据说魔族的状态值比人族要高,魔族向这里进攻这么多次,状态值高也是自然的吧。

这么一说,魔族好像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对这里进攻了。

在那之前,魔族一年到头好像都在进行小规模的战争,但那也突然间停止了,实际上与魔族战斗过的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

也就是说,不仅仅是我和麻香第一次和魔族战斗,对于所有人来说几乎都是第一次。

因为冒险者平时都是跟魔物战斗,偶尔也会去讨伐盗贼,所以没有任何参加这样战争的经验。

我们没有接受过那样的训练。

毫无经验可言。

冒险者做事基本都是随心所欲的,这一点我军的大将应该都明白吧。

我们冒险者都被集中在堡垒的侧面,正面据说是由受过训练的士兵们负责的。

冒险者们虽然可以进行游击战冲出去。

但是因为乱来而死掉也是自己的责任。

就是这样。

就算不乱来,很多人也会因为魔族数量庞大的原因而死掉。

所以大家都很紧张。

不紧张的人除了我和麻香之外也就只有经历过修罗场的强者了吧。

「邦彦,麻香」

因为被叫到了名字所以回头看了一下。

「师傅、好久不见啦」

「好久不见」

「喔,就算这样邦彦你还是没有紧张感啊,到底是好是坏呢?」

在被叫之前就已经察觉到了,果然不出所料,在那里的人就是我作为冒险者的老师,戈托先生。

戈托是A级冒险者,是在我和麻香还小时就照顾我们的恩人。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我和麻香成为冒险者时,教给我基础的也是这个人。

「你们的传闻已经传到我这里了,听说都已经快到S级了?」

「嗯,剩下的只有时间的关系了」

「怎么样」

「明明之前还那么矮小,不知觉就被超过了啊」

戈托先生亲切的说着大叔气的话。

我和麻香不仅以冒险者的身份环游世界,还完成了艰难的委托。

因此冒险者等级也升到了A级,距离升到S级的资格也已经满足了除活动到足够年数以外的所有条件。

如果再以冒险者的身份活动一下的话,就会自动升到S级吧。

名副其实的高于身为A级的戈托先生。

「戈托先生,如果你愿意的话也能升到S级吧」

戈托先生在就算在冒险者中也是相当的强。

因为这是环游世界的我说的,所以绝对不会错。

虽然有时也会遇到已经退役的S级冒险者,但说实话是我和麻香比较强。

话虽如此,戈托先生也不输给S级冒险者。

如果加上魔剑的力量,戈托先生的实力就算在S级中也会处于上位。

戈托先生有两个名字,另一个名字为「雷剑」,正如哪个名字所表示的一样,他拥有附带雷之力的魔剑。

这把魔剑是个无可非议的宝剑,发射出去的雷电的威力与大魔法相比也毫不逊色。

有利肯定也有弊,有人说「能够成为A级全都是靠这把魔剑的力量」

戈托先生得到魔剑之前就已经成为A级了好吧!

「我现在的力量都是托这家伙的福,堪比S级的负重」

戈托先生一边拍着腰间佩戴着的魔剑一边说。

戈托先生不愧是戈托先生,能够谦逊地说出那样的话。

「因为我只想在当地活动,所以A等级就足够了」

「如果戈托先生觉得那样就好,那就不是我该插嘴的事了」

对于无法理解为何这样做的我,戈托先生露出了苦笑。

「这么说来,戈托先生,离当地最近的不是欧坤要塞吗?」

这么说来也是。

现在的堡垒离戈托先生的老家魔之山脉的山脚很远,麻香也对此表示疑惑。

离魔之山脉最近的是一个叫欧坤要塞的地方。

如果戈托先生要去的话应该会去那里吧。

这次的魔族好像同时对人族领地内的所有要塞发起了进攻。

「嗯,一般情况下是这样的」

戈托先生说了几句话后环顾了下四周,压低声音继续说。

「非要说的话,这里聚集了许多强大的冒险者吧,看」

戈托先生的视线转向了几个冒险者。

戈托先生视线里的人都是有名的冒险者,他们都有第二个名字。

「那你是怎么过来的?」

「因为这里的士兵太弱了」

戈托先生压低声音,带着厌烦的语气继续说。

「负责这个要塞的人,就像是靠着地位才成为了将军一样。所以,其麾下士兵自然也不会有多么精干。为了弥补这个不足,他向这里派遣了许多有能力的冒险者。」

「哈?那是什么?」

我忍不住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帝国不是实力至上的国家吗,为何那种无能的人能当上将军?」

「以前不是对抗魔族的威胁很一致团结的吗,但似乎就是因那个威胁消失的缘故,造成内部发生各种状况」

我和麻香毫不掩饰地叹了一口气。

「尤其是维科家族的衰落,领主和继承人都相继去世,如果他们还健在的话情况应该会好一点吧」

「你还真是熟悉呢」

麻香将怀疑的目光投向讲述着帝国内情的戈托先生。

「我并不清楚,但就算不想知道也会得知,本来无法得知内情变得了如指掌,这就说明了帝国的内部到底有多么糟糕」

戈托先生一边露出不愉快的表情一边耸了耸肩。

「而那份糟糕却来到了这里」

说着,戈托先生看向魔族军。

「但是,军队的配置并不差」

「是这样吗?」

「哎,我不是说过了吗?这次指挥的将军很没用,最糟糕的结果就是我们冒险者被当做一次性用品一样,用完就扔,就像是专心对付魔族军时被友军从后面射了一箭一样,我也只是被当做碍事者被放到一边而已,还是算好的吧」

「呜呃」

不由得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也就是说,即使变成那样也毫不奇怪,因为这里的将军不就是昏庸无能的吗?

不用听那种家伙的命令也确实不错。

但他似乎是觉得冒险者还是让其自由行动为好。

嗯?不过,戈托先生所说的将军真的能做出这样的判断吗?

「啊,好像是因为副官比较有才干才这么安排的」

我的疑问在戈托的解释下冰释了。

据说那个副官与将军毫不相干,好像是宫廷魔导士派遣来的。

那个人很优秀,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也是他。

不过,在形式上高层是将军,那个人也因为能做的事被限制而辛苦着呢

「为什么戈托先生知道这种事?」

「哎呀,其实我认识的一个孩子,昨天一边喝着酒一边抱怨这里的将军无能呢」

「我想是这样的,本来不知道的事也能从某些地方得知,也就是说,和某位大人物很亲切呢」

「那孩子难道是女性吗?」

「诶!?难道是戈托先生的恋人!?」

「啊!?不不,不是的!?」

上了年纪的单身人士戈托先生终于迎来了春天!?这么想好像有点不对

嘛,毕竟戈托先生年纪大了,也有放弃结婚的时候

「在我看来她就是个小孩子,既然到了这个年纪就不能考虑结婚啦,像你们一样从年轻的时候就决定了将来的结婚对象,真让人羡慕呢」

随后,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和麻香。

不知从哪传来了咂嘴的声音。

在开战前充满杀气的气氛中,虽然我知道我们在谈笑风生,但貌似终于伤到了没有女朋友的冒险者的心啊。

仔细一看,许多冒险者都很迷惑的看着这边。

如果再继续谈笑的话就真的成为一个笑话了。

没办法,只好乖乖地沉默了。

「嗯?」

在我们们的视线中有一个与周围截然不同的东西。

顺着那个视线一看,在那里的是一个身着长袍的小孩子。

因为用兜帽遮住了头所以看不见脸,但从身高和体格来看很明显是个小孩子

为什么那样的孩子会在这里?

「喂,那是什么?」

涌上来的疑问,被戈托那呆滞的声音淹没了。

「喂喂」

我不由得发出焦急的声音。

当时发生的事情就是异常事态。

哑然失措的不止是我们。

在场的几乎所有的人都半张着嘴呆呆地盯着它。

如果要比喻的话,那是个巨大的长枪。

漆黑之枪突然出现在魔族军中。

「暗枪!?不,不对!暗黑枪吗!?」

暗黑枪,那不是暗魔法的上位魔法,暗黑魔法之一吗!?

这不是大魔法吗!?

不,即便如此,那种不同寻常的压力是!?

「麻香!」

几乎在我呼喊,行动的同时,巨大的黑暗长枪向城堡堡垒释放。

我拔出腰上佩戴着的魔剑,狠狠地灌输了魔力,释放出它的力量。

我的魔剑和戈托先生的魔剑一样,拥有雷之力。

以前我们讨伐过雷龙,这把刀就是用那个素材制作成的魔剑。

麻香也同时发动了魔法。

麻香的魔杖和我的魔剑一样,是用以前讨伐的风龙素材制成的。

是一根能强化风魔法的魔杖。

我放出的雷击和麻香放出的风魔法与暗黑枪相撞。

不,不仅如此,从堡垒的另一个方向射出的,大概是光魔法的光线也撞上了暗黑枪。

被三个攻击迎击的暗黑枪并没有被抵消。

轰隆一声。

我所在的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堡垒正面的墙壁被严重破坏的那一瞬间。

宽度大概10米左右吧?

城堡的墙壁崩塌了。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天啊……」

戈托先生喃喃自语。

损害程度以堡垒的规模来说是轻微的。

因为堡垒的墙不止只有一堵,还有好几层。

因此,即使有些受伤,只要放弃这堵墙到前面的墙壁避难,就可以继续战斗。

但是不能再使用这堵墙来单方面对敌方造成伤害的作战方式了。

不管怎样,我们都处在敌人的射程之外。

一般情况下,魔法不会飞到那么远的地方。

无视这个常识飞过来的暗黑枪太不正常了。

而且,它还消除了我方发射的三次攻击,对堡垒造成了损伤。

如果这种东西能飞来好几次的话?

我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单方面被敌军蹂躏。

「只能冲出去了」

敌军不在我们的射程之内。

那就只好冲出去拉近距离了。

因为周围早就已经静下来了的缘故,我的声音响彻四周。

「冲出去,你疯了吗?」

刚刚咂嘴的冒险者脸色发青地说着。

「刚才,你看到那个了吧!?那种东西根本无法应对啊!?」

「为了想办法解决那个东西才要出来吧!」

我大声反驳一个胆怯的冒险者。

「走!能跟我一起来的家伙就跟我来!」

我大声说着,接着从堡垒冲出去。

冒险者几乎都被吓到了。

说什么能跟我来的人跟我来,但能跟我来的人几乎没有吧。

但这样就够了。

只要旁边有麻香就足够了。

「……可能有点小看魔族了。」

「是啊」

我和麻香两人边跑边交谈

我和麻香,很强。

从作为冒险者活动以来,感受到死亡的战斗只有跟雷龙和风龙的战斗,除此之外的战斗都是毫无危险的就取得了胜利。

因此,就算在与魔族的战争中也没有怯懦。

这又不是雷龙或风龙那样的威胁。

即使输的很惨,我和麻香也能高枕无忧得存活下来。

但是看到刚才的暗黑枪就不得不改变想法了。

也许,我可能不能活着回去了。

但是,如果我和麻香在这里逃跑的话,那个时候的人族必定会败北吧。

这还真是倒霉透了啊

所以,咱们就尽力干到底吧。

眼前出现的魔族军团。

为了迎击冲过来的我们,架起了长矛。

「哦、哦啦啦啦啦啦啦啦!」

不顾一切地冲进去,发动魔剑的力量,向四周散落雷击。

迸出的雷电烧焦了众多魔族,将它们吹飞。

紧接着麻香用风魔法将残留的魔族一扫而光。

在这个世界,可以凭借高状态值发挥出一骑当千的力量。

而且我认为我和麻香都已经远远超越了人类的极限。

被称为英雄的人的状态值,大概为一千左右。

我和麻香的状态值是那个的两倍以上。

虽说魔族的状态值比人族要高,但从看来的感觉是在误差的范围内。

能够战斗!

那么,刚才的暗黑枪是用相当多的人数联合发动的吗?

即使是联合发动,所有的魔法师都必须拥有能够发动魔法的技能,并且必须达到那个技能水准。

暗黑枪是暗魔法的上位魔法,暗黑魔法。

考虑到要学会暗魔法就必须要把影魔法锻炼到极致,要学会更高级的暗魔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且习得那样魔法的术士不可能大量存在。

如果是这样的话,会怎么样呢?

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不管怎样现在还是要边拼命打到敌人边前进。

可以从声音知道,在别的地方也有类似的雷击落下。

虽然比我和麻香晚,但戈托先生也参加了战争。

其他的冒险者也许会被我们的奋战所触动而想要来战斗。

这里就是该坚持的时候。

无论如何,在第二发暗黑枪射出之前,将施术者击溃!

在这意气风发的瞬间,敌军深处的魔力突然膨胀。

随后出现了巨大的漆黑之枪。

「邦彦!」

「我知道!」

让我来!

咦,还专门附上那么显眼的标记,真是感谢你呢!

「去吧,啊啊啊啊啊啊!」

从魔剑里迸射出雷击,朝着暗黑枪的方向直线射出。

雷击把处在中间的魔族消灭的无影无踪,带着闪烁着的电光在漆黑之枪的根基处消失。

与此同时暗黑枪也没有成功释放,就如同在空中融化一样消失掉了。

「太好了!」

虽然笑了一下,但现在就确信胜利还为时过早。

立刻收起笑容,绷紧表情。

受了我使出浑身解数释放的一击,这家伙却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

「真的假的」

我自言自语的这句话,包含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忍受了我全力一击还毫发无损的惊讶

那个漆黑之枪并不是由术士联合发动,而是由一人发动的战栗。

最重要的是,那个男人,我见过他。

啊,绝对不可能忘记的。

小时候,我坚信快乐的日子会一直持续下去,并对此深信不疑,但这个人是让我看到人间地狱的元凶。

那个男人,一个人就毁灭了,我出生成长的部族。

「竟然会在这种地方遇见你!梅拉佐菲斯!」

一刻也没有忘记过的仇敌,就在那里。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