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罗南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罗南特

「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师父」

老夫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弟子一号勇者尤利乌斯。

像这样见面已经几年没有了。

神言教的横加干涉像这样正常见个面都做不到。

真是的,令人不快。

「嗯,看上去很有精神,这比什么都好。」

「师傅才是,年纪都这么大了,还在岗位上敬职敬业不也很有精神吗?」

「你以为老夫是谁啊,到死之前,老夫绝对还能在岗位上活蹦乱跳的呦。」

「真像师傅会干出来的事。」

弟子一号文雅的笑了笑。

以前照顾他的时候还有点小孩子的天真无邪,但现在已经像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呢。

「尤利乌斯,诶。罗南特大人,您是什么时候来的?」

门都不敲就进来的是叫哈林斯吧。应该是弟子一号的好伙伴之一。

「刚刚到没多久。」

「突然转移过来的,吓了我一跳呢。都跟师傅说了很多次了,真希望他能停止。」

「连转移的预兆都看不出来,你还差的远呢。」

不听弟子一号的抱怨,只有这样才能见面,神言教真烦人。

「还是老样子呢。」

听到了哈林斯那小子的叹息。

老夫还是明白最低限度的公序良俗的。

「那么师傅和哈林斯是不是有什么事?」

「嗯,那先让这个叫哈林斯的小子开始说吧。」

我要说的不是什么大事,就只是我多管闲事而已,往后推推也无妨。

「小子?嘛,在罗南特大人看来是小子吧。」

「把小子叫做小子有什么不对?再说,想反驳老夫的话至少也得先打赢老夫再说。」

「请原谅。」

小子苦笑着,一脸认真的样子。

「罗南特大人,接下来我说的话姑且是军事机密。」

「知道了,我答应你接下来的话绝不外传。」

那小子,估计很想让我回避一下吧,只不过知道我不会挪窝就放弃了。

虽然和我的交往并没有多深,但还是知道我的性格的。

果然一脸嫌弃的样子开始说了。

「侦查部队没能返回。」

听到小子的报告弟子一号陷入到沉痛当中。

对于人族最前线的这里来说那支部队与众不同,精锐中的精锐。而那支部队没能得到任何情报也没能返回。从某种意义上思考不也说明了敌方的危险吗?

「没能返回的部队有多少?」

「全部。」

怎么会!

那可比预想的还要糟糕。

侦查部队在这次大战之前就被分散成了数支部队来收集情报,为的就是即便一支队伍被发现也不至于被全歼,好让其他队伍将情报带回。

但这一次所有队伍都没能返回。

也就是说敌方具有超出侦察部队隐秘能力的侦查能力和迅速解决侦察部队的武力吧。

而且,还拥有着能同时袭击分散的侦察部队的数量。

侦察兵不可能不和部队的同伴保持联络。 也应该做过如果哪里的部队发生异状的话,可以及时撤退的训练。

而没能做到这点也就是说同时被袭击了吧。

能发现侦察部队的索敌能力。

能歼灭侦察部队的战斗能力。

拥有这些的敌方部队,少说还有着和侦察部队同等以上的数量。

「看来会是一场严酷的大战。」

弟子一号又说出了沉重的话。

想必大家都在考虑成为牺牲品的侦查部队吧。

「弟子一号」

老夫用低沉的声音呼吁这群混蛋小子们。

「你这家伙,当然也考虑过斥候部队的牺牲者了吧,但与其有这种闲功夫考虑那种事的话,还不如多考虑考虑自己。」

「师傅,这算什么(话)!」

平时不会大声喧哗的弟子一号对于人的生死会变得敏感。

「现在不是应该考虑部队牺牲的时候。」

「师傅,即便是您也有可以说的和不能说的事。如果再说下去,我可就不能原谅您了。」

「呵,怎么个不原谅法?」

老夫释放威压,小子害怕了。

弟子一号虽然表面显示出动摇,不过动摇的应该只是表面而已。

「你这家伙,要对老夫怎么个不原谅法?难道说?是觉得能打赢老夫了吗?」

一句话一句话的强调,低声发问。

咽了口吐沫的是小子还在弟子一号?

「别自以为是。人外有人,你小子不是勇者吗?」

解除威压,用法杖轻轻敲了敲弟子一号的头。

「就算是斥候部队也是这样。他们认真的工作,力所不及战死了。悼念他们的死并没有错。那么对他们的死感到责任感就是错误的。如果你小子以为你是勇者什么都能救的话,那更是大错特错。还是说只要你去侦察部队就好了?你是不是这么考虑的?那是夺走死者的工作,甚至把他们叫做无能,是最大的侮辱。不会吧不会吧,勇者怎么会考虑这种下流的事情呢?」

老夫的指摘,弟子一号好像想不出话来,垂头丧气的。

从以前开始就这样,抱着不着边界的妄想。

人站而死无论何时都不是他人的责任,而是战斗者本人的。

这家伙真是,不挽救全部就不满足。那种事不是神怎么可能做到。

「尤利乌斯,」

不是用弟子一号,而是用名字,把尤利乌斯低下的头缓缓抬起。

「在战场要优先考虑自己,」

如果被他人所关注,那即便生存下来也无法生存下去。

「人外有人,你应该知道的吧。能保护他人的只要坚强的东西,像你这么软弱的家伙老夫什么时候都能赢得了。」

「师傅很厉害,所以才能这么说。」

对于尤利乌斯软弱的反驳老夫哈哈哈的笑了出来。

「在老夫实力之上的还大有人在,这你也是知道的吧。」

如果是共同认识那位大人的尤利乌斯的话应该知道的。

我们人类是无法反驳那样的存在的。

「明白了吗?感到危险的时候不要犹豫,拔腿就跑就行了。因为你还不是一名出色的勇者。比起勇者逃跑的事实,勇者死掉才是大问题。给老夫把这句话刻在脑袋里。」

「没关系,到时候尤利乌斯就由我来保护。」

小子又在胡说八道。

「比弟子一号还弱的家伙即使说了也没有说服力。」

「呀,好严厉!」

用开玩笑的口吻大概是为了缓和现场气氛,为了不让弟子一号带着心情奔赴战场,来转换心情。

虽然战斗力不行,但却是一位好伙伴呢。

「哈哈哈,那到时候你可要保护好我。」

「欧~那你就放心吧。」

看到小子的样子弟子一号稍微恢复了点信心。

「话说回来,罗南特(裸 男 脱)大人。挂念弟子而特地过来训话,原来您也有可爱的地方嘛~」

「诶?你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换个说法:才,才没有了啦~)」

这小子在说什么鬼扯呢?还以为是弟子一号的好伙伴,看来和老夫想的不太一样。

「你看,害羞了害羞了。」

「啊啊,好害羞啊!真是的!走了走了!」

「师傅,今天真的谢谢您了。」

「哼。」

发动转移,离开房间。

那是几天前的事情。

「敌军撤退了。」

「嗯。」

对一个弟子的话随意回声附和。

老夫把弟子一号当做弟子培养以后从锻炼自己的方式方法到各种各样不断转换教育方针。

老夫已经老了。

即使从现在开始练习也看不到完成梦想的希望。

那么,老夫就把老夫在这世上所学的东西传给后辈,这样在弟子当中肯定会有比老夫更强的人出现。

抱着这种淡淡的希望,从各国募集志愿者,一个一个授予修行。

基本上都忍受不了老夫的修行就逃跑了

这还是差点杀死弟子一号反复实践制作出来的简易版本

不过还是能看到忍受的住修行初级篇的弟子的。

托这样福,使用空间魔法的人也在增加。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是还不行,这样还远远不够。

没有超越弟子一号的人。如果说因为弟子一号是勇者所以没有办法,但连弟子二号都超越不了那这样就太没有意义了。

弟子二号的欧蕾露原本是被安排来照顾老夫起居的。

似乎有点魔法能力,就随随便便当徒弟了。

不过实际教了之后却没有什么干劲。

明明没有什么干劲,实力却仅次于弟子一号。哎,其他弟子要也能像她那样就好了,要是再努力修行的话就更能期待飞跃了。可惜啊。

但即便是不成熟的弟子,作为魔法使的资质也比上一代提升了许多。

这一战能切身实际感受到了。

和魔族比拼魔法也是压倒性的。

魔法的威力是固定的,只是等级的上下变动而已。这是上一个时代的知识。

但是通过和那位大人,以及和蜘蛛们的修行,知道了魔法的威力可以增加。

而这必须当魔力操作这个技能到达足够水准。

在那之前,普遍认为魔力操作这个技能只达到能发动魔法就足够了。

但是老夫发表了新的理论。只要更为熟练的进行魔力操作,进一步发展。就能从魔法的构筑入手,从而提高魔法的威力。

根据这个,魔法的理论改变了。

即使不使用必须复数人合作,长时间发动的大魔法,单人也能发动给予敌人致命一击的魔法。

虽然敌对的魔族军队也将魔法作为主体,但是以上一个时代的大魔法作为主轴。

那是赢不了我们的。

将被认为是将领的外表是少年的魔族用一发提高威力的长距离攻击魔法解决了。

那个魔族估计连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吧。

不能从外表来观察魔族的实际年龄,但看上去很幼小才显得年轻吧。

也看的出来没有多少用兵经验,也许是老夫猜错了吧。

因为年轻气盛被提拔为将领,才充满了气势。

哎,真可惜啊。

可是不能对敌人仁慈。

老夫也掌管着部下的生命,希望你不要怪老夫。

但估计是不会原谅老夫的。

「虽然敌方发动了那么大的攻势但这里的受损情况很轻微,按这个情况继续这样的话,利用这个要塞也许就能取得防守战的胜利了!」

「这可不一定啊。」

弟子一脸开朗的这么说。

实际上敌人的数量还有很多。

魔法的竞争也很激烈,老夫锻炼出来的弟子们,凭借魔法的力量胜过了上一个时代的魔族。但也不是轻松的胜利。

如果在这个达萨罗要塞当中的不是老夫的这些弟子们,估计在那个魔族的魔法之前这个堡垒就会被击溃吧。

我们的胜利不过是机缘巧合罢了。

如果其他要塞也被派遣了相同数量的军队的话,那估计会有几个要塞被击溃呢。

而且为什么我的心中如此忐忑不安无法平静,这难道就是要发生大事的前兆么?

「别松懈,对方是魔族。那是在能力上胜过我们人族的人。」

「!原来如此。」

沉浸在胜利中的弟子又因为老夫的话打起了干劲。

「尽快治疗受伤的人。」

「是!」

真是干净利落的弟子们呢。

必须做好准备。

那么,希望老夫这躁动的心是杞人忧天吧。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