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二卷沙娜多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沙娜多莉大人,布阵已经结束了」

「是吗」

我对副官的报告报以简素的回答。

那种事情,不用特地报告我也知道。

由我所率领的第二军,在能够眺望到人族要塞之一的欧坤要塞的山丘上布好了阵。

欧坤要塞建在魔族山脉旁边距离适当的位置,虽然不及魔族山脉,但也是傍着颇为激烈的起伏的地形而建立防守的。

从我们所布阵的小山丘上,足以感受与墙壁一样的断崖半为一体的欧坤要塞的威容。

这么多年来一直成功阻挠着来自魔族的侵攻的这座要塞,仅仅第一眼看到就能明白其固若金汤及要攻陷它的艰难。

从现在起不得不攻陷这里,真是令人忧郁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里也并不是什么极其难以攻陷的地方。

人族这里有着长久以来一直防御着魔族侵攻的历史,有了这历史所保证的防御工事是无论那里都难攻不落的,这么说也不为过。

也就是说攻击的话去哪里都不会有变化。

反过来说无论去哪里都是下下签。

真的是,好讨厌啊。

呼,长叹一口气,副官则仿佛若无其事的把目光移向了别处。

即便是从我当上军团长就一直跟随着我的他,似乎也没能习惯我的举止。

那脸上略微泛起了红色。

我的一族叫做魅魔族。

锻炼着淫技这一稀有技能,并以之为武器,代代维持着贵族身份的家系。

淫技技如其名,是对于异性拥有强大效果,通过技能的效果来做出让异性着迷的举止。

所以,我们一族之所旨在于彻底地精练举止。

要更加的妖艳,更的加色气。

多亏如此经常在不经意之间散发出色香,在由男性组成的军队中被叫做眼睛之毒。

淫技这个技能的效果是,洗脑。

把对方洗脑,并按照所想操纵对方的技能。

只不过,这个技能很遗憾的限定性很高。

洗脑随着时间经过便可以轻松解开,让对方言听计从也是做不到的。

如果施加了对方很忌讳的命令,洗脑便解除了的事情也是有的。

明明制约已经这么多了,洗脑成功的概率却还是非常低。

能力本身不便,等级却还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提升的。

而且,要是说能不能相信有着洗脑能力的人,果然是无法相信吧。

难不成我已经被洗脑了?就会这样想。

正因如此,会去锻炼淫技这一技能的人几乎没有。

我们这一族却反过来利用了这点。

就是所谓边缘产业呢。

虽说,持有洗脑技能的话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怀疑。

所以我们的祖先似乎向着每一代的魔王大人献媚。

不止是魔王大人,其他贵族也是。

正因为原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能力,我们自己也向周围宣传着这点,并表示自己做不到洗脑谁并暗中活动之类的事情。

自己不是使用的一方而是被使用的一方,只能使用笨拙的手段一个劲地谄媚。

因此,作为代代相传的成果,确保了可以自称一族的权势。

在当今时代,魅魔族比起淫技的技能,反而对其顺从度给予很高的评价。

而这一族的代表却是对魔王大人毫无忠诚的我这一点就让人发笑了。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因为前前代的魔王大人驾崩后,过了不久前代魔王大人也不知所踪就那样消失了。

既然应该尊敬的魔王不在,那忠诚心什么的是不可能有的。

之后被突然出现的素不相识且外表年幼的小姑娘告知,因为她是魔王所以要我效忠,我也很难就「好的,我知道了」这么答应。

而且,正在舒舒服服享受着没有战争的和平的时候,魔王却说要重新开始战争。

我再一次发出充满哀愁地叹息。

从稍远的地方传来了吞咽唾沫的声音。

副官正在那里用手势示意我到那边去。

这个副官,明明最初的时候还只是慌慌张张、不知失措地很可爱。最近他可是向部下鼓吹说见到我的话虽然不会死但是会很痛苦,把我的形象整得跟个毒物一样哦?

真是失礼至极。

而且还问我「军纪紊乱,没什么办法吗?」。

那种事我哪知道啊。

我本来就不想做军队的工作。

魔族军的工作,当然就是和人族战斗。

但是那是在前前代魔王大人时代的事,成为了实质空位的先代魔王大人时代主要的工作是维持地域的治安。

那样多好。

魔物和犯罪者作对手,比起和人族的战争要轻松得多。

至少作为指挥官的我不会死。

但是,如果变成跟人族的战争那就不一定了。

弄不好我也会死的。

那肯定是很讨厌的吧。

所以,我想要直截了当地把战争的原因排除掉。

换句话说,就是排除想要发动战争的现任魔王大人……

但这点搞错了。

咔嚓咔嚓。

耳朵深处传来这样的幻听。

为了和我一起排除魔王而行动的原第九军的军团长涅尼欧。

他在我面前被魔王吃了。

为了肃清,被吃了。

那时咀嚼的声音至今仍萦绕在耳朵深处。

那时我终于理解了自己在与什么为敌。

怪物。

我对绝对不能出手的对手,出手了。

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我只好向魔王献媚。

没想到竟然会和家族的祖先们走上同样的道路。

只好笑了。

但是,不那样做的话就会被杀,所以没办法。

自尊心什么的都丢弃掉,如果要我去舔鞋子我也会去舔。

但是,我不认为那个魔王只是在谄媚的程度上就能原谅我。

原本,那个魔王大人成为魔王时我就被将死了。

因为那个魔王的目的不是打胜仗,而是因为战争能使更多的魔族死去。

不,不仅是魔族,人族也一并算在内。

总之,重要的是死了多少,胜败什么都是次要的。

对于魔王大人来说只要魔族和人族互相消耗就好。

我们被要求的工作就是,杀更多人,死更多人。

也就是说,不是藉由魔王的手肃清而死,就是在与人族的战斗中战死。

死也许只是早晚的差异。

但是,比起和那个魔王大人进行鲁莽的战斗,还是和人族作战的话生存概率会更高,这种想法一言难尽。

虽然这也是虚幻渺茫的希望……

重新看向欧坤要塞。

虽然不能很好地表达,但看了之后的感想就是难攻不破。

普通方法攻城的话,肯定会十分艰难吧。

我不认为不可能。

但是,不论胜负,肯定会有相当的牺牲。

普通方法的话呢。

「来了。」

在我凝视的前方发生了变化。

但变化的不是要塞。

而是要塞的侧前方,山的表层。

山的表层在动。

不,仔细看的话那不是山的表层。

无数的魔物蠢动着。

全山都被魔物覆盖,数量多到看不见地面。

它们一直朝着欧坤要塞前进。

魔物的名字是阿诺古拉奇。

别名,被称作复仇猿而被恐惧的魔物。

虽然一只一只的没什么了不起,但是它真正的价值在于群体。

阿诺古拉奇群的团结力很强。

只要群体里某一匹被什么人杀害,阿诺古拉奇就会全力杀掉犯人。

即使群体会全灭也会这样做。

如果惹怒了阿诺古拉奇一次,就只能选择是把它们群灭,还是把杀死了最初的一只的人做为牺牲献上。

如果阿诺古拉奇侵入了密集的人群中的话,为了防卫人们会进行战斗,然后新杀了阿诺古拉奇的人也会成为报复的对象。

然后扩大复仇对手,不久参加战斗的全体人员都将成为复仇对象。

在某一方完全消灭之前那场战斗都不会结束。

没错,欧坤要塞的人如果不能击退那个阿诺古拉奇大群,就会全灭。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诺古拉奇现在正值繁殖期。

不断增加的阿诺古拉奇大群,每年从魔之山脉溢出来成为魔族烦恼的种子。

将它在濒死的状态下捕获,然后让洗脑的人族士兵将其送入要塞中。

结果如您所见。

大群的阿诺古拉奇从山上跑下去,穿过平原,杀向要塞。

从城堡中飞出迎击的魔法,减少了阿诺古拉奇的数量。

但是那又算些什么?

阿诺古拉奇的后援仍然存在。

简直就像把山体全部涂满一样,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聚集起来。

攀登要塞的墙壁,即使同伴被击落也要勇往直前。

压倒性的数量。

一想到如果阿诺古拉奇的矛头指向这边,就不禁毛骨悚然。

虽然作为主谋者的我来说有点不合适,但真令人悲伤。

「进展顺利啊」

「是的,万无一失」

和副官互相点头。

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我的第二军能攻下欧坤要塞。

风险太高了。

在我们注视的前方,阿诺古拉奇的先锋终于爬完了要塞的墙壁。

这个节点就已经分出胜负了。

如果被攻入要塞内部的话,情况只会越来越差。

那个要塞要被阿诺古拉奇的数量压制了。

「就是这样。这样一来,我们的损失为0就可以解决了吧」

「是啊。不过,这就暂时无法靠近要塞了」

那也是。

占据要塞的只是由人族转变为阿诺古拉奇,我们没法进攻的事实并没有改变。

但是,这点并没什么意义。

「那没办法。而且,这场战争的目的并不是侵略。只这样足够了」

「那也是啊。不过,手段非常出色」

「没那样的事」

虽然我用淫技的洗脑操纵敌军士兵完成将阿诺古拉奇引入要塞的工作。但是就算不使用淫技毫无疑问也有着别的煽动阿诺古拉奇的方法。

就算不是我,这个作战想做的话也能做到。

我认为我作为军团长,在魔族中也算优秀的。

但是,只不过是稍微优秀一点罢了。

不像那个魔王大人一样,我并不是超凡的存在。

作为一个人,我能做到的事情是有限的。

但是,即便如此。

「抱歉呢,魔王大人。我是不会那么老实地顺从你的意愿的」

逆者亡。

顺者亦亡。

那样的话,就只能尽可能的跟随,并寻找漏洞。

如果原封不动地执行被命令的事,总有一天会灭亡的。

「也许作为魔族是错误的,但是定额完成后能不能放过我呢?」

虽然这是我自私的愿望,但还是只能祈求她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我一边想着如果那样的话就好了,一边继续监视着被阿诺古拉奇蹂躏的欧坤要塞。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