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幕间无法抗衡的事物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听到了咀嚼声。

明明应该听不见才对。

但那声音却在耳边挥之不去。

不管过了多久,咀嚼声都不曾停下。

「我们失手了!」

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枉费这个原本只期望钓到一名帝国将军的草率计画,意外钓到了勇者这个最棒的猎物。

我们居然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如果计画成功的话,我们或许能够立下就算拿去抵销过去的过错,也还绰绰有余的功劳啊!

「沙娜多莉小姐,请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有办法冷静!修维,这都是你没能摆平那种小女孩的错!」

「我已经全力以赴了!如果要追究的话,除了刚开始的偷袭之外,你自己也没有任何功劳吧!」

我们互相责骂,也许这让怒火随着叫声一起宣泄出来了,我们都稍微冷静了些。

「……抱歉,我说得太过分了。」

「不,我也太过激动了。」

我们向彼此道歉。

「接下来该怎么办?」

「……只能用其他方法立功了。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没错,我们无论如何都得讨好魔王大人,为魔王军立功才行。

我跟修维是魔族的军团长。

拥有出色的背景与天赋,因此得到现在的地位。

由于整个魔族的日子都不太好过,让我们的生活很难算得上怡然自得,但也已经过着让大多数人称羡的生活了,我们也对此感到满足。

然而,自从新任魔王出现后,我们的生活就完全改变了。

那家伙居然打算重新与人族开战。

这简直就是乱来。

长年征战对魔族造成的伤害太过巨大,已经连要正常过活都很勉强了。

魔族根本没有发动战争的余力,无论输赢都会受到极大的损害。

状况显然会比现在更糟糕。

我不会像巴鲁多或亚格纳大人那样,把「为了魔族」这种好听话挂在嘴边。

我只是讨厌上战场,也无法忍受那种穷困生活罢了。

所以,我跟修维才会接受同为军团长的涅雷欧先生的提议。

完全不晓得那是通往地狱的单程票。

那并不是什么难事。

他提出的计画,就只是要葬送掉碍事的魔王罢了。

先让其中一位军团长──华基斯先生揭竿反抗魔王,发动叛变。

而我们则暗中协助华基斯先生,等到华基斯先生率军杀进首都时,就响应叛军,背叛魔王。

由华基斯先生率领的叛军,还有我们各自的军队,来对抗首都的防卫战力。

考虑到双方的战力差距,这场政变必会成功。

原本应该是这样才对。

不过,实际执行了计画的结果,却是在华基斯先生从各地召集起叛军人员以前,就被先发制人的魔王军镇压了。

最后,华基斯先生还在我们面前自尽。

那时候的我还以为自己很安全。

虽然同情华基斯先生的遭遇,但我没把他的死跟我自己的死联想在一起。

因为我谨慎地藏好了自己跟叛军的联系,没有留下任何证据。我还以为就算被人质问,只要装傻到底,就能蒙混过关。

『 你们最好搞清楚,魔王大人是故意放你们一马的。魔王大人的剑早已抵住你们的喉咙了,要是你们还敢乱来,就不会再有下次机会了。魔王大人可没有慈悲到会爱惜废物的地步。』

可是,亚格纳大人随后立刻给我们这样的忠告,让我们明白自己的处境比想像中的还要危险。

亚格纳大人是我知道最聪明的人。

既然亚格纳大人都这么说了,那魔王肯定知道我们所做的事情。

这让我有了危机意识。

可是,这时的我还不明白。

不明白那位魔王有多么可怕。

我听到了咀嚼声。

「我要换掉第九军的军团长。」

我、修维与第九军团长涅雷欧先生,来到魔王指定的地点。

第九军徒有其名,实际上并不具备军队的功能。

军团成员就只有担任军团长的涅雷欧先生,处于虚有其名的状态。

而魔王说要重新编组这支第九军,使之成为真正的军队。

还要顺便换人担任军团长。

「我要把第九军交给这位黑,请大家多多指教。」

魔王介绍给我们的新任军团长,是一位全身覆盖着漆黑甲胄般物体的陌生男子。

不但装扮夸张,就连黑这个名字也很夸张。

那显然是假名。

那名男子八成是魔王的亲信,是靠着人脉当上军团长的。

可是,我从那名男子身上感受到强者的气息。

我觉得专职内政的涅雷欧先生会被那名男子取代,也是没办法的事。

魔王应该也想把自己的亲信摆在军队里吧。

还能悠哉地想着这种事情的我,果然还是太缺乏危机意识了。

早在我们三人齐聚一堂时,我就该察觉事有蹊跷才对。

「事情就是这样,我不需要现在的第九军团长了。」

然后,地狱般的光景在我们眼前上演了。

我听到了咀嚼声。

涅雷欧先生脖子以上的部分消失了。

他直接倒在地上,没有任何防护动作。

大量鲜血配合著心跳,从脖子的切断面喷出,把地板染成红色。

我听到了咀嚼声。

每当咀嚼声响起,涅雷欧先生倒在地上的身体就会消失一些。

魔王最后用舌头舔了舔嘴巴后,把地板染红的鲜血也消失得一干二净。

仿佛那里打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一样。

我怀疑自己在作梦。

也希望自己在作梦。

可是,那是现实中发生的事情。

「下一个不需要的,会是谁呢?」

说完,魔王笑了出来。

从那天以后,咀嚼声就一直在我耳里回荡。

就跟我心中的恐惧一样,那声音绝对不会消失。

「特别行动队呢?」

「没回来,我猜八成被干掉了。」

「真是奇怪……」

我下令叫特别行动队绕过勇者一行人,前往能够截断敌人退路的地点。

如果特别行动队成功阻断勇者一行人的退路,就能配合追击部队夹击敌人。

在追击部队追上敌人之前,特别行动队就被歼灭,这不管怎么样都令人难以想像。

「难不成他们在前进的途中遇上了敌人?」

说完,我摇了摇头,否定这个推测。

要是勇者一行人在抵达这里之前就遇上特别行动队,应该会更加谨慎才对。

既然我的偷袭成功了,应该就不可能会有这种事。

勇者一行人应该没有对付特别行动队的余力才对。

这么一来,特别行动队偶然被盗贼部族或是某人发现,与对方起冲突被干掉,应该是最有可能的推测吧?

「不管是怎么回事,继续待在这里都很危险。」

既然被勇者一行人逃掉了,就算对方派出大部队来报仇也不奇怪。

如果特别行动队是被盗贼部族发现的话,也可能会是那些家伙前来攻击。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应该撤退才对。

「我们撤退吧。」

「你的手跟脚还好吗?」

「……一点都不好。不过,还不到没办法走路的地步,等我们撤退到安全的地方后再治疗吧。」

跟勇者交手的时候,我伤到了手,右脚也被勇者最后施展的魔法打伤。

不光是我。

那发广范围的光魔法在士兵们的脚边炸裂,造成了不少的伤患。

如果没有那记攻击,我们应该可以更顺利地追击,但因为许多士兵的脚都受了伤,让我们很难追上逃走的勇者一行人。

我们被敌人摆了一道。

「……我们今后该如何是好?」

修维露出不安的阴沉表情。

「……现在只要想着该如何撤退就够了。」

我也一样感到不安。

既然我们错失了击败勇者这个最好的机会,没能立下功劳,那就只能用其他方法讨好魔王大人了。

既然被盯上了,那我们只能向魔王大人展现出顺从的意思,努力不让自己被处分掉,过着提心吊胆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的日子。

「幸好这次的作战是秘密进行的,魔王大人不会知道我们失败的事情。虽然不会加分,但也不会扣分,就当作是这么回事吧。」

「是吗?白白浪费掉兵力,难道不算是扣分吗?」

不可能出现在此处的声音传入耳中。

身体瞬间绷紧。

恐惧让我动弹不得。

就只有微微颤抖这个动作不曾间断。

我一边暗自祈祷这是幻听,一边慢慢转过头。

我刻意放慢动作,是因为如果不这么做,好像就会不小心跌倒。

结果,我还是看到了那个我不希望她出现在这里的人。

一名少女坐在与这种森林完全不搭调的豪华椅子上。

有别于那种毫无女人味的稚嫩外表,其内在是神秘莫测的怪物。

这名少女正是我们畏惧的魔王大人。

「为什么……?」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又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我心中满是疑惑。

只觉得自己可能要完蛋了。

「呵呵呵,我听小白说,你们想要做些有趣的事情,所以才特地跑来参观哟~」

魔王大人天真无邪地笑了。

只不过,我很清楚她的眼神中并没有笑意。

白……听到这个名字,我就搞懂这一切了。

那个叫做白的女人跟黑一样,都是魔王大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家伙。

就跟黑被任命为第九军的军团长一样,白也被任命为第十军的军团长。

虽然第九军都是些黑带来的家伙,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但第十军也跟第九军一样,甚至更为神秘。

第十军明明跟第九军不一样,名册里的成员都是些来历可靠的家伙,但那些身穿白色服装的成员,却仿佛都变了个人。

虽然大家都说他们可能被洗脑或改造了,但那支部队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让人无法对此一笑置之。

而且那些家伙似乎都是间谍。

换句话说,白就是魔王大人的耳目。

魔王大人一直都透过白在监视我们的行动……

「非常抱歉!」

正当我几乎绝望时,修维猛然低下头。

「我们差点就把勇者逼入绝境,却在最后关头被他逃掉,还失去了我军宝贵的战力,真是万分抱歉。」

修维干脆地承认自己的失败。

「魔王大人,沙娜多莉小姐只是从旁协助我罢了。这是第六军主导的作战,所有责任由我来扛。」

他还说要扛起所有责任。

明明外表像个小鬼,却还这么会耍帅。

「啊……不用了啦,对于这次的事情,我并没有生气。」

相较于抱着必死决心说要负责的修维,魔王大人不以为意地笑着这么说。

听到魔王的这番话,修维猛然抬起头。

这里离魔之山脉很近,气温很低,但他脸上却冒出大量的汗水。

据说当人感受到超过极限的恐惧时,真的会冷汗直流,而他那副模样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无法嘲笑修维丢脸。

因为我自己的状况也差不多。

「虽然你们擅自行动,让我有些不太高兴,不过反正就算你们稍微调皮一下,也干不了什么大事。」

这句话就像是在说我们只是可有可无的小角色,但这种照理来说会令人感到屈辱的话,却让我松了口气。

因为比起让魔王大人觉得碍眼,被她当成是无关轻重的小角色要来得好多了。

在华基斯先生的叛军宣告失败后,前第九军军团长涅雷欧先生似乎仍在暗中搞鬼,试图拉下魔王大人。

据说他拉拢仆人与厨师,想要下毒杀害魔王大人。

这些事情都是别人告诉我的。

据传闻所说,魔王大人若无其事地吃光下了毒的料理,还说出这样的话:

「难吃死了!做出这种难吃料理的人就该砍头!」

厨师的脑袋好像隔天就飞了。

一如字面所示。

身为共犯的仆人也一起陪葬了。

然后,暗中策划这一切的涅雷欧先生,在我们面前被处分了。

在耳朵深处响起的咀嚼声依然不停回荡着。

从那天以后,我的食欲就减少了许多。

光是听到自己的咀嚼声,我就会想起那一天的光景。

我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有某种超越常人理解的力量,把涅雷欧先生从这个世界消除了。

亲眼见识过那一幕后,我便明白巴鲁多和亚格纳大人对魔王大人唯命是从的原因了。

巴鲁多和亚格纳大人明明也都是会为了魔族的未来着想,进而采取行动的人物,却选择跟随仿佛要摧毁魔族未来的魔王大人这点,实在很反常。

我们没有注意到其中的矛盾,被魔王大人年幼的外表所欺骗,踩到了怪物的尾巴。

他们两人肯定都知道吧。

知道不可能有办法反抗魔王大人。

要是他们早就知道这件事,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呢!

……不,巴鲁多早就说过了。

每次碰面的时候,他总是苦口婆心地告诫我们,要我们别违抗魔王大人。

是我自己把那些话当成耳边风。

要是我有把巴鲁多的忠告听进去就好了。

即使知道就算后悔也无济于事,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回到过去重新来过。

「算了,反正你们已经接受过擅自行动的惩罚了。」

魔王大人这句话把我拉回现实。

我们已经接受惩罚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本人平安无事。

换句话说,难不成是其他人遭殃了吗?

一旁的修维脸色非常难看。

修维好像有个弟弟。

难道说,她对我们不在场的亲人做了些什么吗!

只有负面想法不断膨胀。

「你们口中那支迟迟没有回来的特别行动队,被我杀光了。」

虽然对特别行动队的队员们过意不去,但听到这句话,让我稍微松了口气。

因为我觉得就算魔王大人准备了更可怕的惩罚,也一点都不奇怪。

「所以,你们没必要为了折损宝贵战力的事情道歉,毕竟杀掉他们的人是我。」

魔王大人毫无愧疚之意,像是恶作剧的孩子一样,俏皮地吐了吐舌头。

明明虐杀了一大群人,却还能露出那种表情,让我感到难以置信。

有别于可爱的举动,魔王大人让我感受到仿佛体温逐渐丧失的恐惧。

在此同时,我也察觉到异状。

为什么她要消灭特别行动队?

这种惩罚实在太过不切实际。

以军队的立场来看,特别行动队全灭确实是重大损失。

可是,那无法构成对我和修维个人的惩罚。

也就是说,惩罚只是后来加上的借口,其实她有其他目的吗?

魔王大人有什么非得消灭特别行动队不可的理由吗?

「那个……请问您消灭特别行动队的理由是什么?」

特别行动队是由修维率领的第六军人员所组成。

修维会因为在意这件事而发问并不奇怪,但我还是很佩服他敢质问魔王大人的勇气。

难不成他知道不会继续受罚,就感到放心,放松警觉了吗?

「答案很简单,要是勇者现在死掉,我会很头痛的,所以稍微出手妨碍了一下。」

仿佛在嘲笑我的担忧一样,魔王大人很正常地回答。

不过,这句话的内容实在令人感到不服。

「为什么!我们可是为了击败勇者,才像这样设下陷阱啊!」

这……这个笨蛋!

居然顶嘴难得心情不错的魔王大人!

「嗯,所以我才不希望你们擅自行动。不过,这次我们也没有特别叫你们别对勇者出手,所以不能算是你们的错。」

抱歉喔。魔王大人随口这么道歉。

「怎么这样……就为了这种事情,我的部下们……」

修维一边如此呢喃,一边无力地垂下头。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虽然特别行动队的成员对我来说都是陌生人,但对修维来说,可都是熟悉的部下。

他不可能不受到打击。

「为什么不能打倒勇者?」

「这个你们没必要知道。」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修维或许是打算至少问出部下丧命的理由,但魔王大人冷冷地如此回答。

「可是……」

修维一边偷偷观察魔王大人的脸色,一边把话吞了回去。

他不可能接受刚才的回答。

可是,要是继续质问魔王大人,惹得她不高兴,也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虽然他无法接受,但也只能闭上嘴巴。

修维就此罢休,让我也松了口气。

「虽然这可能算不上安慰,但他们都是优秀的士兵。」

「……是啊,谢谢您的夸奖。」

意料之外地,魔王大人称赞了特别行动队。

我还以为魔王大人只把我们当成用过就丢的棋子,所以她安慰修维的这些话让我十分意外。

「他们把自己锻炼得不错,在死后化为了世界的肥料。嗯,真是群优秀的士兵。」

我错了。

魔王大人果然不把我们当人看。

她那些算不上安慰的话,并不只是说说而已。

修维握紧拳头。

「嗯?生气了?我惹你生气了?」

魔王大人不怀好意地这么问,让修维气得咬牙。

「喂,冷静点。」

我小声劝修维。

虽然修维擅自顶撞魔王大人被处理掉是无所谓,但要是害我也被牵连的话就糟了。

「喂,知道吗?这里只有我一个人喔。」

魔王大人笑着这么说。

这么说来,因为魔王大人突然出现,让我一时震撼没注意到,但这里就只有魔王大人一个人。

她身旁没有护卫。

而这里有我和修维,以及因为与勇者等人一战而负伤的第六军士兵们。

我们占有人数上的优势。

「你们想怎么做?」

魔王大人微微歪头,如此问道。

条件已经安排好了。

魔王大人拥有超越常人理解范围的未知力量,但如果她只有一个人的话,说不定能靠着在场的士兵们解决掉她。

……我不可能怀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希望。

「请您别开玩笑了。」

我使劲拉着修维的衣袖,露出谄媚的笑容。

「能够得到魔王大人的赞美,那些殉职的士兵应该也觉得很骄傲吧。我们怎么会生气呢?我也希望自己能跟他们一样。」

即使自知很假,我也只能说出充满虚情假意的谎言。

魔王大人扬起嘴角,让我明白自己的企图姑且算是成功了。

「这样啊。那就期待你们今后的表现了。」

意思就是,她希望我们在死后化为世界的肥料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绝对不能回应她的期待。

「属下遵命。」

即使如此,口头上还是得表现出顺从的样子。

「小白,我们回家吧。」

魔王大人回头看向后面。

一名少女不知何时伫立在魔王大人身后。

少女仿佛全身都被染成白色,在另一种意义上跟魔王大人一样超乎常人。

那模样太过脱离现实,甚至让人怀疑她是不是从画里跑出来的。

「那我们先回去了,从今以后千万别再擅自行动了喔。」

要不然我就把你们吃掉。

丢下这句话后,魔王大人与白色少女就消失了。

在她们两人消失后又过了很久,我瘫坐在地上。

受伤的手脚直到现在才传来阵阵刺痛。

不过,比起脚痛,我是因为耗尽了力气才无法继续站着。

「说什么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明明还有另一个人在场不是吗?」

我没发现有人躲在这里。

只不过,就算真的只有魔王大人一个人,我采取的行动也不会改变。

我赢不过魔王大人。

不可能赢。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她不可能独自来到这种地方,也不可能说那种话挑衅我们。

她是在测试我们。

要是我们当时真的反叛会是什么下场?

我们现在肯定已经死了。

想到这里,就让我浑身发抖。

好冷……

我整个人冷到不行,从体内开始结冻。

可怕……太可怕了……

我们仅剩的生存之道,就只有继续对魔王大人表现出恭顺的态度。

即使如此,也不确定她到底愿不愿意留我们一命。

因为魔王大人希望我们去死。

我们无法违抗魔王大人。

无力违抗。

一旦违抗就会死。

可是,就算我们不违抗,最后也是死路一条。

「到底要我们怎么做啊!」

我忍不住叫了出来。

「沙娜多莉小姐,现在别想那么多了,先离开这里再说吧。」

修维似乎也没有答案。

像是要带过这个话题一样,他拉起我的手,帮我重新站起身,还用手扶着我的腰迈出脚步。

我边走边思考。

凡是生物都有绝对无法抗衡的事物。

那就是死亡。

只要活着,就总有一天会死。

在我的心目中,魔王大人就是死亡的象征。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