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Y10尤利乌斯十六岁伙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大家好,好久不见~」

双峰摇个不停。

即使隔着衣服,也能清楚看出那阵晃动。

亚娜敏锐地察觉到我视线的方向,轻轻在我的侧腹上戳了一下。

「嗨,欧蕾露,好久不见。」

我向许久不见的师妹欧蕾露问好。

我们正在造访帝国的某个城镇。

「对方叫我到当地跟负责人会合,但我没想到那人会是你。」

「啊哈哈。别看我这样,我好歹也是个宫廷魔导师。人生还真是难以预料呢~」

欧蕾露挺起硕大的胸部,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她原本只是师父的仆人。

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差错,师父发现她有魔法方面的才华,硬是收她为徒,然后她就莫名其妙当上宫廷魔导师了。

虽然她本人的目标似乎是随便找份工作,随便找个人结婚,随便度过一生,现在却意外过着与当初的人生蓝图相去甚远的生活。

「宫廷魔导师的生活很辛苦吗?」

「超辛苦的。」

她的眼神已经死了。

「所谓的宫廷魔导师,都是些跟我们师父同类的变态。而且那些家伙不知为何都叫我大姊头,他们明明就比我老吧!」

师父的同类聚集的魔窟。

嗯,光是听到这样的说明,我就很清楚她过得多么辛苦了。

「啊……这些私底下的话题就等到下次再聊,先来谈谈工作上的事情吧。总之,公会长正在等你们,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

说完,欧蕾露带领我们前往冒险者公会。

「我跟这里的公会还挺有缘的呀~」

「以前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你忘了吗?就是那只从师父手中逃掉的特异种巨魔啊。」

「啊,我想起来了。原来就是在这里啊。」

我听说过那件事。

帝国出现了一只特异种巨魔。

那是一只有别于寻常巨魔的强大个体,为数众多的冒险者因此牺牲,最后演变成不得不派师父出马的重大事件。

而且尽管师父跟被誉为剑圣的世界最强剑士组队前去讨伐,却还是被那只巨魔逃过一劫,在当时造成相当大的话题。

话虽如此,自从那只巨魔逃到魔之山脉以后,就再也不曾出现在人前,于是人们便谣传它可能被住在魔之山脉的冰龙杀死了。

看来这里就是那只特异种巨魔曾经现身的城镇。

「啧,怎么又是采药草的任务啊?」

「邦彦,别再抱怨了啦。」

当我们抵达冒险者公会门口时,两个年纪跟修差不多的孩子走了出来。

跟他们擦肩而过,走进公会后,我跟看向这里的男子四目相对。

「啊,这不是戈顿先生吗,公会长在吗?」

「是欧蕾露小妹啊……等我一下。」

说完,男子便踩着熟悉的步伐往里面走去。

冒险者公会内部基本上只有职员才能进去,但这位戈顿先生看起来不像是职员,比较像是冒险者,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他说你们可以进去。」

「好的。那各位请往这边走。」

听到戈顿先生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后,欧蕾露便催促我们过去。

按照指示走到里面后,我们看到公会长的办公室,进到了里面。

疑似公会长的中年男子与刚才那位戈顿先生,正在办公室里等待我们。

「勇者大人,欢迎您大驾光临。敝人就是这里的公会长。」

公会长如此自我介绍。

「我是这里的冒险者,名叫戈顿。请多多指教。」

「我是勇者,尤利乌斯•萨刚•亚纳雷德。」

戈顿先生重新向我们介绍自己,我们也按照顺序自我介绍。

大家都做过自我介绍后,对方便请我们就座。

「那事不宜迟,我们马上切入正题吧。勇者大人,请问您对这件事情知道多少?」

「我几乎什么都没听说。」

虽然公会长直接切入了正题,但我们在来到这里以前,对整件事情可说是一无所知。

只听说现在有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这样啊……算了,那我从头开始说明吧。」

公会长说完这句话后,便开始说明这座城镇……不,正确来说是这座城镇附近地区所遇到的状况。

「这座城镇就位在魔之山脉附近,只要稍往东方前进,就能抵达与魔族领地之间的缓冲地带。简单来说,就是距离魔族领地很近。」

在帝国之中,这里算是边境地区。

可说是魔族领地就近在眼前的地方。

「不过,想要横跨魔之山脉是不可能的。虽然不是没有能绕过山脉的路线,但那些地方是盗贼部族的地盘,虽说比山脉地区来得好,但自然环境条件也很恶劣。如果不是发生相当严重的大事,魔族不可能会跑来这边。」

魔之山脉不但有冰龙栖息,那种极度寒冷的环境也不适合让人类通过。

能够绕过山脉的路线也盘踞着以狩猎魔族维生的部族。

因此,虽说这里离魔族领地很近,但并不需要担心魔族的侵略行动。

「可是,那里的其中一支部族,在几年前被魔王的部下消灭了。在那之后便发生了一些问题。」

「难道是魔族攻过来了吗?」

「不,虽然魔族确实过来了,但他们并不是前来进攻的。」

我还以为魔族会趁机发动零星攻势,但看来我猜错了。

既然如此,那他说魔族过来了是什么意思?

「那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他们是来逃难的。」

这个答案我完全没预料到。

「咦?逃难?」

坐在我旁边的亚娜眨了眨眼睛,看来她的心情跟我一样。

顺带一提,欧蕾露就坐在我的另一边。

然后,因为这里的沙发并不是很宽敞,我们坐得有点挤,身体紧贴在一起。

虽然我努力不去在意,但从左右两侧传来的柔软感触,让我感到有些困扰。

不行,这是很严肃的话题,我必须专心听才行。

「不过,偷跑到这边的魔族数量并不多。消灭掉一支部族后,有零星魔族便巧妙利用这个防线漏洞,连夜逃跑跑来了这边。简单来说,那些魔族都是在魔族领地混不下去才会逃来这边。」

听完公会长的说明,我愣了好一阵子。

魔族是人族永远的敌人。

对人族来说,魔族是长年交战的宿敌,也是恐惧的象征。

到底有谁想像得到,那些魔族居然会连夜逃跑,变成难民跑来人族领地?

「那个……那些魔族怎么了呢?」

「我也很同情他们,但实在不能让魔族踏进人族领地,所以我们只能遣返那些魔族,要不然就得在这边就地处刑。」

即使拚命逃来这里,也只有残酷的命运在等着他们。

虽说是魔族,但也让人有些同情。

「审问那些被抓到的魔族后,我们问出了魔族领地目前的情况,据说他们那边的情况很糟糕。」

「这又是为什么?」

「据说新任魔王上任后,税赋与兵役都加重了。」

我已经透过神言教,听说了魔王换人的事情。

虽然不晓得新任魔王是什么样的家伙,但听完刚才那些话后,我不认为对方是个好的统治者。

「所以他们才连夜逃跑吗?看来魔族也不好过啊。」

哈林斯小声呢喃。

「目前都只是现况说明,接下来才是正题。」

公会长拿出一张纸。

「这是?」

「这是逃到这里的魔族男子带来的东西,那家伙说他就是为了送这封信而过来的。」

「可以让我看一下吗?」

「可是上面写的是魔族语。」

「没问题,我看得懂。」

为了即将到来的人魔大战,我也学过魔族语。

不管是对话还是读写,全都难不倒我。

而我手中的这张纸上写着惊人的事情。

由于新任魔王的统治实在太过令人痛苦,魔族正准备叛变。

为了讨伐魔王,他们希望人族也出手帮忙。

因为魔王极为强大,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希望借助勇者的力量。

不管我们是否要帮忙,魔族都希望能与我们密会一次。

上面的内容总结来说就是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这样。

「可疑……」

「太可疑了。」

「感觉就是个陷阱。」

哈林斯、吉斯康与霍金都断言这是陷阱。

「不过,魔族领地的状况是真的糟糕到有许多人民连夜逃跑不是吗?对方会不会真的是要向我们求助?」

这是亚娜的说法。

信上还写着密会的希望日期与地点。

地点就在与魔族领地的缓冲地带之中的森林深处。

而希望日期就在几天以后。

「我还是觉得这是个陷阱……」

「我也这么认为。」

听到哈林斯如此呢喃,我也表示赞同。

「既然这样,那我们为何还要主动跳进陷阱?」

「因为我想赌万一这不是个陷阱的可能性。」

为了前往信上指定的密会地点,我们正在森林里前进。

关于信里的内容是真是假这点,我们得出这十之八九是个陷阱的结论。

虽然有魔族难民逃来这里是事实,但只为了要反叛,就想借助人族这个老对手,而且还是魔族仇敌的勇者的力量,实在是太奇怪了。

从魔族难民口中打听到的魔族领地状况,给了这封信一定程度上的可信度。

可是,这还是很不自然。

就算新任魔王的治理很有问题,就算真的有人企图反叛,应该也不会想要借助人族这个敌人的力量才对。

这么想来,当然会觉得那封信是用来引诱出我这个勇者的陷阱。

所以,我们是在做好那是陷阱的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前往密会的指定地点。

照理来说,既然知道那是个陷阱,最好的做法就是置之不理。

没必要特地前往明知道有陷阱的地方。

即使如此,我们还是冒着危险跳进陷阱,是因为考虑到魔族有可能是真的被逼到走投无路,才会向我们求助。

我猜应该不会有那种事情。

不过,考虑到魔族领地的状况,我也无法断言那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万一真的需要我们的力量才能推翻魔王的话,我不能对那些魔族见死不救。

而且我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尽量消除人族与魔族之间的隔阂。

虽然人族与魔族之间的恩怨没那么简单就能消除,但这或许能够成为朝向和解迈出第一步的契机。

我知道自己想得太过美好了。

也知道那种事情只是天方夜谭,接下来要去的地方只有陷阱在等着我们。

不过,可能性并不是零。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能舍弃那一丁点的可能性。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如果这是尤利乌斯的选择,那我这个圣女也只能奉陪到底。」

「哼,天真的家伙。不过,这才是我认识的尤利乌斯。」

「如果那真的是陷阱,就到时候再想办法吧。」

伙伴们苦笑着接受我的决定。

虽然对受到牵连的其他人感到过意不去,但我们依旧选择故意跳进陷阱。

「唉……我为什么会在森林里散步呢?虽然家里穷到不行,但我好歹也是贵族的女儿耶,我的人生蓝图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露出死鱼眼的欧蕾露碎碎念个不停。

除了平时的队伍成员之外,这次的队伍还多了欧蕾露与帝国的军人们。

以及以戈顿先生为首的几名冒险者。

一共有二十个人。

如果要一边提防陷阱,一边在森林里前进,而且还不能妨碍到彼此的话,最多只能带着这么多人。

密会的指定地点是真正无路可走的森林深处。

我们砍倒茂密的草木,一边开路一边前进。

「把密会地点定在这种地方,实在让我很有意见。」

「对方或许是想要避开部族与魔王的耳目也说不定。」

盗贼部族在人魔缓冲地带的分布很广。

只要行经人类容易通过的地方,就一定会被部族发现。

或许就是为了避免被发现,对方才只能选择这种人类难以踏足之处作为密会地点。

而另一个原因,或许是那些魔族也需要瞒过魔王的耳目。

「……!」

我回头一看。

「怎……怎么了吗?」

看到我猛然回头,亚娜惊讶地叫了出来。

我没有答话,默默注视着森林深处。

一个人都没有?

「尤利乌斯,怎么了吗?」

发现我的异状后,哈林斯一边提高警觉一边如此问道。

吉斯康与霍金也拿起武器准备应战。

「我觉得好像有人在看着我。」

听到我这么说,大家都疑惑地看向我注视的方向。

「……我没看到任何人影。」

我们之中最擅长侦查的霍金如此说道。

「……难不成只是我的错觉?」

「不晓得。也许有人躲在附近,因为被你发现就逃走了。」

吉斯康如此警告。

「这可能是个陷阱,提防伏兵对我们有好无坏。」

「你说得对。」

以这件事为契机,我们一边仔细侦查周围,一边小心前进。

大家自然而然停止了交谈,保持着紧张感来到了密会地点。

对方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

对方一共有两个人。

其中一人是位少年。

另一人是位女性。

她是一位穿着大大露出丰满胸部的服装的妖艳女魔族。

居然比欧蕾露还要大!

「欢迎各位大驾光临!」

女魔族一边摇晃着胸部,一边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

然后看似感动地握住我的手。

我知道自己搞砸了。

虽说只有短短一瞬间,但我看向她的胸部,放松了戒心。

我想起吉斯康曾经说过的话。

他叫我最好锻炼一下对美色的抵抗力。

还说魔族之中有以此为生的一族。

「咕呜!」

全身上下一阵剧痛。

我赶紧甩开女魔族的手。

难不成这是刺客爱用的「毒手」技能吗!

但这一握居然能够贯穿我的毒抗性,造成这么大的伤害,可见这绝对不是普通的毒手!

难不成这是上位的「毒攻击」或是更上位的「猛毒攻击」吗!

「这也太突然了吧!」

哈林斯冲进我和女魔族之间。

在此同时,少年魔族也发动魔法。

冰弹朝我飞了过来。

不过,欧蕾露发出的火球撞上冰弹,抵销掉这一击。

「什么!居然能抵销掉我的魔法!」

少年魔族惊讶地叫了出来。

像是要配合他一样,许多全副武装的男子从树丛里现身,冲了过来。

「可恶!这果然是个陷阱!」

「动手!别放过敌人!」

吉斯康举起武器。女魔族对发动突击的魔族士兵们下达指示。

如果这里埋伏着这么多士兵,我们很快就会发现。

正因为如此,对方才会一见面就发动偷袭。

对方从一开始就打算解决掉我们。

「喝啊!」

我砍倒逼近眼前的魔族士兵。

鲜血飞溅四散,震慑住后面的魔族士兵,让他们无法动弹。

「你们不是要打倒魔王吗!」

「那种怪物不可能打得赢吧!」

即使明知敌人打从一开始就无意合作,我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而对方的回答让我意想不到。

女魔族既没有嘲笑被欺骗的我,也没有沉默以对,而是激动地大吼。

仿佛对无法尽如人意的现实感到气愤一样。

「我们只能臣服于魔王!我们没有退路!」

女魔族拿出鞭子一挥。

虽然鞭子这种武器很长,攻击范围很广,但威力并不如看起来得大。

然而,一旦鞭子结合了毒攻击,就会化为只要碰到目标就能轻易下毒的可怕凶器。

哈林斯用盾牌挡住甩过来的鞭子。

「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面就开打是吧!」

哈林斯难掩内心焦躁,大喊出声。

虽然我也有在提防敌人设下的陷阱,却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发动攻击。

不,别找借口了。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尽管明知有陷阱,却还是不小心让女魔族靠过来,还跟她握手,完全是因为我太大意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得赶紧雪耻才行!

「喝啊!」

我挥剑砍倒进逼过来的敌兵,用魔法光球射穿另一名敌兵。

同时朝向女魔族发出另一颗光球。

「呜!」

试图用鞭子迎击光球的女魔族闷哼一声。

鞭子无法抵销光球的威力,从她手中弹飞出去,还对她的手造成了伤害。

女魔族按着自己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魔族士兵像是要保护她一样,闯进我的射程范围之中。

看来我没能彻底解决掉她……

「敌人的数量太多了,尤利乌斯还……啧!大家撤退!」

哈林斯下令撤退。

看到我的状况后,他做出这样的判断。

因为敌人一开始的偷袭,我中了相当严重的毒。

这实在是相当难受。

而且对方的人数远远多过我们,就算继续打下去,胜算也不大。

「吉斯康!你来扶尤利乌斯!」

「没问题!来吧,尤利乌斯!」

吉斯康把肩膀借给了我。

「别放过敌人!在这里确实解决掉他们!」

女魔族按着受伤的手大喊,魔族士兵们全杀了过来。

少年魔族不断施展魔法。

欧蕾露正在与之对抗。

霍金丢出许多珍藏的魔道具,挡住魔族士兵们的突击,而戈顿先生也挥舞手中的单刃剑,放出了雷击。

真厉害!

原来戈顿先生那把剑是雷之魔剑!

「趁现在!全员撤退!」

哈林斯负责殿后,大家试着逃离此处。

我在吉斯康的搀扶下奔跑,而跑在我们旁边的亚娜也正试着用治疗魔法替我解毒。

我挤出最后的一点力量,朝向身后施展光魔法的范围魔法。

虽然圣光魔法的威力比较强大,但可惜就凭我的技能等级,还无法施展圣光魔法的范围魔法。

就算学会了,凭我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确定能不能成功发动。

「唔……!」

我没有余力确认自己施展的魔法的成果,只能在吉斯康的搀扶下移动双腿。

虽然亚娜的治疗魔法大致除掉了我身上的毒,但失去的体力并没有恢复。

亚娜一边与我们并肩奔跑,一边继续对我施展治疗魔法。

虽然身体逐渐恢复了,但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很难再继续战斗。

「很好!我们摆脱掉他们了!」

「再来一击!」

哈林斯的声音从后方传来,然后又接连传来戈顿先生的叫声与一阵巨响。

闪光从后方追过我们,随后才传来戈顿先生用魔剑使出的一击造成的巨响。

「很好!大家快跑!」

应该跑在最后面的哈林斯的声音,听起来意外的近。

这就代表我们逐渐摆脱敌人的追击了吧?

即使如此,目前的情况依然不容许我们掉以轻心。

在吉斯康的搀扶下,我朝向前方移动双腿。

可是……

「咦?」

也许只是我一时眼花。

我眼角瞥见了某种东西。

就算回头确认,也因为树木挡住视线,让我再也看不到那个东西。

「怎么了吗?」

「不,没事。」

虽然吉斯康这么问,但那肯定只是我看错了。

我现在没有多余心力去在意那种事情,只能把那一切当成错觉,继续奔跑。

没错,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人在这种地方被白丝缠住身体,被变成诡异的摆饰品。

那种地方也不可能伫立着一位白色少女。

那副光景实在太过脱离现实。

那肯定是中毒造成的幻觉。

肯定是这样没错。

我们就这样仓皇逃了回来。

幸好我们没有失去任何人。多亏有亚娜的治疗,我也很快就康复了。

只不过,结果只能说是非常凄惨。

「各位,非常抱歉。我明明知道那很可能是个陷阱,却还是掉以轻心了。」

「这也怪不得你,是对方的手段太高明了。即使有考虑到那是陷阱的可能性,也很难应付对方那种突然向前来面谈的人下毒的果断行动。」

听到我的道歉,哈林斯出言安慰。

「就算是这样,如果我能更小心一点,说不定就不会中计了。而且我之后还变成你们的累赘,对勇者来说,这是可耻的失态。」

「别这么说。弥补你的不足,不就是我们这些伙伴的任务吗?」

吉斯康拍了拍我的肩膀,要我别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而且我还让霍金用掉许多珍贵的魔道具……」

「道具这种东西就是拿来用的,要是因为舍不得用而死掉,不就亏大了吗?」

霍金笑着说出人命比钱重要的道理。

「我还给亚娜添了麻烦。」

「圣女的工作就是支援勇者,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罢了。」

亚娜反倒是一脸开心,为自己派上了用场一事感到高兴。

「多亏有戈顿先生帮忙,我才能逃过一劫。」

「不,那不是我的力量,而是这把刀的力量。」

戈顿先生谦虚地这么说,但如果没有他的奋战,我们应该无法全员平安撤退吧。

虽然没办法像霍金那样,但道具也是他实力的一环。

「我也要感谢欧蕾露。要不是你压制住那位看似干部的少年,说不定我们就有危险了。」

「唉……其实比起对付那家伙,后面奔跑的部分还比较辛苦就是了。」

累瘫的欧蕾露说出毫无掩饰的真心话。

这实在很有欧蕾露的风格,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谁叫你要长着那两团巨大的赘肉……!」亚娜脱口而出充满怨念的诅咒,我假装没有听见。

胸部大成那样,确实是不太方便跑步。

为了从她胸前移开视线,我环视在场众人的脸孔。

没有一个人露出责备我的表情。

这反倒令我感到难受。

「……为什么我这么弱小?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啊!」

我不由得抓住围巾,使劲握紧。

我很弱小。

就跟师父说的一样,无可救药的弱。

不管在什么时候,就算我全力以赴,也总是无法如愿以偿。

我就算拚尽全力,也总是无法达成目标!

这让我感到无比懊悔,无比难堪。

「尤利乌斯。」

哈林斯站了起来,走到我面前。

「你这个混帐!」

然后一拳打在我头上。

「好痛……!」

正当我痛得抱住头时,哈林斯与我对上视线,笔直注视着我这么说。

「不是我要说,你为什么每次都想要自己一个人搞定所有事情?为什么想要自己一个人扛起一切?」

「哈林斯说得对。我们不是伙伴吗?所谓的伙伴,就是可以互相依靠的人。要是有人出错,只要其他人出手帮忙就行了。尤利乌斯,我不想一直受到你的帮助,而是想要跟你互相扶持。」

「是啊,还记得我们说好的契约内容吗?我提出的要求,是在勇者大人身旁见证你理想中的未来的权利。不是在后面,而是在旁边。难道你觉得我没资格跟你比肩吗?」

「尤利乌斯,我好歹是你的长辈,既然你是晚辈,那就多依赖长辈一点吧。」

「……各位……」

亚娜、吉斯康、霍金……

他们都是我的伙伴。

「一个人办不到?那大家一起去做不就行了吗?就算是一个人办不到的事情,只要跟伙伴一起就能办到。这次也是一样。虽然只靠你一个人的力量可能无法解决,但还有我们在,所以你才能像这样活着回来。你有一群与你并肩作战的伙伴,更依赖我们一点吧。」

哈林斯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如此说道。

原来如此,我很弱小,但我有一群能够弥补我不足之处的伙伴。

「我很弱小。」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凭我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办到的事情有限。

可是,如果跟这些可靠的伙伴在一起,我就能办到更多事情。

「就算是这样的我,你们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也愿意跟随吗?」

「「「「当然愿意。」」」」

哈林斯、亚娜、吉斯康、霍金……

如果是跟他们在一起,我肯定能够接纳弱小的自己,朝向前方迈进。

我如此确信。

「你们的情谊真是感人呢~」

「欧蕾露小妹……拜托你看看气氛吧。」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