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Y9尤利乌斯十五岁搭档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眼前是副既虚幻又美丽的光景。

让人忍不住想要发出赞叹。

如果那不是灾厄的化身,我或许会想要一直欣赏下去。

在我视线仰望的前方,有一只发出赤红光芒的大鸟飞在天上。

每当那只大鸟拍动翅膀,羽毛前端就会喷出耀眼的火焰,描绘出美丽的轨迹。

那是神话级魔物──不死鸟。

不死鸟一如其名,据说是一种不会死亡的魔物。

过去成功完成鉴定时,人们得知这种魔物拥有不死这个技能。

虽然许多人对此存疑,但从未有人成功讨伐过不死鸟。

不死鸟平时都住在火山上,也没有袭击人类的习性。

因为这个缘故,这种魔物基本上对人无害,如果有冒险者为了得到素材或名誉而前去挑战,一切后果就得自行负责。

而这些人几乎都没能活着回来,证明神话级魔物绝非浪得虚名。

所谓的神话级,就是人类无法对付的危险等级。

一旦神话级魔物露出獠牙,人类就只能任凭它们蹂躏。

没错,就跟那个迷宫恶梦一样……

只不过,因为除了唯一一种例外情况以外,只要人类不主动出手,不死鸟就是人畜无害的存在,所以在人类眼中的危险度并不高。

虽然现在正是那唯一一种例外情况就是了。

包含我们在内,有许多人类正在飞翔的不死鸟后方苦苦追赶。

不死鸟的迁徙──

每隔几十年,不死鸟就会迁徙一次。

至于要迁徙到什么地方,得看不死鸟的心情而定。

据说它有时候会在原本的巢穴附近落脚,但有时候也会到处流浪好几个月。

根据过去的纪录,甚至会飞往其他的大陆。

为了寻找新家而在天上飞舞的不死鸟,其姿态看起来既虚幻又美丽。

但是,那可是神话级魔物。

光是在天上飞舞,就会对周遭造成巨大的损害。

每当它拍动翅膀,卷起的火焰漩涡就会燃烧地表。

不死鸟飞过的地方,都会变成寸草不生的焦土。

虽然只要飞得够高就没问题,但不死鸟有时候会一时兴起,选择低空飞行。

要是当时下方有人类居住的城镇,就无法避免一场惨剧的发生。

因此,人们已经养成当不死鸟迁徙时,在后方追逐,保持警戒的习惯了。

而且这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场祭典。

「是羽毛!」

「我要!那是我的!」

不死鸟的羽毛从天上轻轻飘落。

为了得到那根羽毛,在不死鸟身后追赶的一群人全都冲了过去。

不死鸟的羽毛是超级贵重的道具。

有着只要带在身上,就能让持有者免于死亡一次的强大效果。

据说即使持有者受到足以丧命的重伤,也能瞬间恢复健康。

对总是与死神为伍的冒险者和骑士来说,是极度渴望得到的道具。

然而,对方是神话级魔物。

那不是能轻易到手的东西。

如果免于一死的代价,是得怀着必死的决心挑战强敌,那就本末倒置了。

不过,因为有着只要吃下不死鸟的心脏,就能让人变成不死身这种可疑的传说,而且只要卖掉不死鸟的羽毛,就能让人赚到大玩特玩好一阵子的钱,所以试图讨伐不死鸟的野心人士还是络绎不绝。

可是,就只有不死鸟迁徙的时候,可以在比较安全的情况下取得那些超珍贵的羽毛。

因为这个缘故,每当不死鸟迁徙时,世界各地就会有许多人为了得到羽毛,前来参加这场祭典。

话虽如此,但这可不是轻松的工作。

虽然以神话级魔物来说,不死鸟的移动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如果不使用马之类的交通工具,还是很难追上。

事实上,我们就是骑着持久力出色的马在后方追赶。

在能骑马的地方可以这么做,但如果遇上深山或森林的话,就得靠着自己的双脚去追。

地形对飞在天上的不死鸟来说毫无意义。

我们必须像这样一直追赶不死鸟。

直到不死鸟决定好下一个住处为止。

然后,如果不死鸟前进的方向上有人类的住所,就必须抢先一步绕过去,带领民众避难。

此外,会受到影响的也不是只有人类。

原本栖息于不死鸟前进路线上的魔物,也会因为住处被烈火烧掉而被迫迁徙。

结果就导致这些魔物到处流窜,让附近的生态系统出现变化。

最后甚至会对附近的城镇与村子造成影响。

为了防患于未然,计算不死鸟的前进路线,并且回报给冒险者公会,也是这群人的任务之一。

「真有精神……」

哈林斯看着正在争抢羽毛的那群人,用有些疲倦的声音这么说。

「毕竟他们是为了这个才会参加这场行动嘛。」

「可是,已经是第十天了耶……」

面对倦色浓厚的哈林斯,我只能用苦笑作为回答。

没错,实不相瞒,这场不死鸟追踪行动已经来到第十天了。

在迁徙的过程中,不死鸟会一直在天上飞行。

而在后方追赶的我们,也势必无法停下脚步。

这种不能好好吃饭睡觉的强行军,让强烈的倦怠感向我们袭来。

「可恶,这家伙竟然睡得这么香……」

哈林斯忿忿地瞪着呼呼大睡的亚娜。

亚娜正躺在我怀里。

而同骑一匹马的我则支撑着睡着的亚娜。

如果不这么做,我们就无法补充睡眠。

就连要吃饭,也只能一边骑马一边啃干粮。

最麻烦的是上厕所的时候,这种时候只能赶紧下马完事,然后重新赶上大家的脚步。

当然,路上不可能会有厕所,只能在蓝天白云底下搞定。

因为这个缘故,这群人之中的女性,就只有亚娜一个。

因为这种强行军会对女性造成许多不便,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虽然我在出发前劝过亚娜留下来,但是她说圣女无论何时都得陪在勇者身边,不肯听我的劝告。

结果如我所料,她在途中就气力用尽了。但就连身为男人的哈林斯都受不了这种精神与肉体上的折磨,所以这也怪不得她。

「还有,亚娜也太缺乏危机意识了吧?一个年轻女孩实在不该混进一群男人之中。」

「这就代表她对尤利乌斯非常信任吧?因为她知道尤利乌斯不会对她乱来,也不会让别人对她乱来。」

哈林斯因为疲倦而说出比平时还要恶毒的话,吉斯康赶紧出言安抚。

「我觉得那也是一种依赖。圣女明明应该成为勇者的支柱,但却是亚娜在依赖尤利乌斯。」

「哈林斯,你说这种话是在替她担心吧?」

明明可以直接说他在担心亚娜的安危,但他就是不这么说。

这家伙还是一样口是心非。

「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哈林斯,你是不是喜欢亚娜?」

「啥?」

吉斯康向哈林斯如此问道。

老实说,我也一直很在意这件事。

哈林斯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虽然他总是出言挖苦,喜欢捉弄亚娜,但我怀疑他其实可能是对亚娜有意思。

只不过,亚娜明显对我有好感。

我也担心哈林斯是因为顾虑到这点,才故意跟亚娜保持距离。

「呃……没这回事啦。我可以向神明发誓,这绝对不是说谎,我并没有喜欢这家伙。」

想到哈林斯可能喜欢亚娜,却因为有所顾虑而藏起自己的心意,就让我一直不敢问他这件事,但哈林斯很干脆地否认了。

「真的是这样吗?」

「真要说的话,我喜欢的是另一位女性。」

这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因为过去从未显露出这样的迹象,我还以为他喜欢的是近在身旁的亚娜。

「是谁?」

吉斯康笑咪咪地质问哈林斯。

虽然大家都说女生喜欢聊恋爱话题,但其实男人也很喜欢聊这种话题。

我也对儿时玩伴的心上人很感兴趣。

「秘密。」

「别说这种话了,你就告诉我们嘛。我们不是儿时玩伴吗?」

眼见哈林斯卖起关子,我也随着吉斯康一起发问。

「这是秘密…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反正这段恋情不可能会有结果。」

看到哈林斯的表情,让我对自己的轻率发问感到后悔。

虽然我们混在一起很久了,但我还是头一次看到哈林斯的这种表情。

哀愁、恋慕、悔恨……那是这些复杂的感情全都交织在一起的表情。

看到那表情我才发现。

他口中的那位心上人,肯定是再也见不到的人。

那名女子八成只存在于哈林斯的回忆之中。

「抱歉……」

「对不起。」

「没关系。」

我跟吉斯康出言道歉,哈林斯像是原谅了我们般,微微一笑。

虽然偶尔会有这种感觉,但当时的哈林斯表情十分成熟,完全不像个和我同年龄的孩子。

「别管我的事情了,先解决尤利乌斯这边吧。你有打算要回应亚娜的心意吗?」

哈林斯把话题丢到我这边来。

「也对,毕竟亚娜小妹的心意那么明显。」

吉斯康也乐得顺水推舟。

虽然在这种场合不适合说这些,但我毕竟才刚逼哈林斯做出煎熬的告白。

如果只有我不表态,实在是有些过意不去。

「我打算一辈子单身。」

换句话说,我无意回应亚娜的心意。

「那又是为什么?」

为了有条理地回答吉斯康的问题,我闭上眼睛整理思绪。

「我这人肯定不会长命。」

我边说边睁开眼睛。

「师父曾经对我说过,如果看不清自己能力的极限,做出无谋的举动,只会提早自己的死期。所以,我觉得自己迟早会壮志未酬身先死。」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我的目标是创造一个任何人都能欢笑过活的和平世界。

不过,我自己也很清楚,那是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我的力量微不足道。

虽说我是勇者,却连师父都打不赢,肯定也赢不了在眼前飞翔的神话级魔物。

我能做到的事情实在太少了。

可是,我还是决定要继续往理想迈进。

即使明白那是不可能实现的愿望,我还是要勇往直前。

而那正是师父所说的无谋之举。

所以,我的死期肯定会来得很早。

「师父还说,人要先活着,才谈得上什么生存之道。可是,我果然还是无法放弃追求理想。即使明白前方有着自己无力解决的困难,我也要拚尽全力,直到真的无能为力的最后一刻。」

不过,我并不打算连累别人。

「我希望亚娜得到幸福,明知自己会早死的我,没资格跟她在一起。」

听到我的回答,哈林斯叹了口气,吉斯康敬佩地点了点头。

「如果那就是你的答案,那我也不便多说什么。」

说完,吉斯康便不再追问。

「可是,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在一起才对。」

不过,哈林斯似乎不太满意我的回答。

「尤利乌斯,你并不讨厌亚娜吧?不,其实你喜欢她对吧?」

「……没错。就是因为喜欢她,我才会这么做吧。」

正是因为喜欢她,才会希望她得到幸福。

「既然如此,那你就老实地跟她交往不就得了吗?」

「要是我办得到,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不管你们有没有交往,如果你死掉了,亚娜都会伤心,她应该会永远活在你死去的阴影下吧。」

「可是,至少她还保有与别人共创幸福的未来。我不能因为一时的感情,就毁掉亚娜的一生。」

「为什么跟你在一起就会毁掉她的一生?即使会活在你死去的阴影下,只要你们曾经在一起,或许就能留下幸福的回忆不是吗?」

哈林斯的这番话,让我想起师父说过的话,以及迪巴先生的生存之道。

「而且你那种以自己会死为前提的思考模式,我也不是很喜欢。」

哈林斯狠狠地瞪着我。

我原本以为他在生气,但他无力地叹了口气。

「唉……没想到贵为勇者大人的人居然急着想死,真教人失望。唉,我真是太失望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一个以自己会死为前提思考的胆小鬼,别以为自己能够成就什么大事。你只能怀着必死的决心,在不去送死的前提下拚命奋战。」

我有一瞬间分不出来哈林斯这番话是在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不过,这肯定是他的真心话吧。

「你说得对。嗯,我不打算去送死。」

「那就好。你就算要死,也得排在我后面。因为我会保护你们大家。」

「我很期待你的表现。」

吉斯康一边笑着说「真是青春啊」,一边注视着我跟哈林斯的互动。

就在这时──

跑在前面的霍金,用相当快的速度骑马冲了回来。

「大事不好啦,前面有一个村子。」

「好,我明白了。大家都听到了吗!我们必须绕到不死鸟前面,把村民们带去避难!」

我大声对众人下达指示后,众人粗犷的喊声传了回来。

「亚娜,快醒醒。」

「呜……嗯嗯……」

亚娜睡迷糊的声音听起来莫名诱人。

因为刚才的话题,让我对她有些在意。

「亚娜。」

「啊!是眼珠国王!」

我稍微加重语气再次呼唤,亚娜便喊着莫名其妙的词汇醒了过来。

她到底梦到什么了?

「奇怪?眼珠国王不是正在揭发嘴唇骑士与耳朵女王的奸情吗?咦?」

那到底是什么怪梦啊!

我有些在意。

之后,我把睡迷糊的亚娜彻底叫醒,然后全员一起追过不死鸟,赶往那个村子。

「不会吧!你叫我去避难?那房子要怎么办啊!」

正当我通知村民不死鸟即将来袭,呼吁大家去避难时,一名男子提出抗议。

这不是我们头一次在城镇里劝人去避难,之前在其他村子和城镇里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

当时我们再三劝告,总算说服了民众,但这次的情况不太一样。

「要是房子被烧掉,就算逃过这一劫,我也活不下去了!我要留下来保护房子!」

男子完全不听劝,一副打死都不肯离开的样子。

「大叔,就算你留在这里,也只是让自己陷入危险罢了。说什么要保护房子,你只会跟房子一起被烧成灰烬!」

「我不在乎!这间房子就是我的一切!如果这间房子被烧掉了,那我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男子完全不听哈林斯的劝告。

「勇者大人,这下子该怎么办?」

其中一名团员困扰地如此问道。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你就是勇者吗?」

结果男子主动向我搭话。

「是的,我就是。」

我觉得这可能会成为说服他的契机,便试着与他对话。

「既然你是勇者,那就保护好我的房子啊!如果是勇者的话,应该办得到吧!」

「这个嘛……」

「喂,大叔,你不要太过分。如果办得到的话,我们就不会劝你们去避难了吧?」

「为什么办不到!他不是勇者吗!既然是勇者的话,就帮我保护好房子啊!难道我说错了吗!」

男子抱住房屋的墙壁,就这样哭了出来。

看来他似乎对那间房子有很深的感情,要是放着不管,很可能真的会跟房子一起陪葬。

「……我明白了。」

「喂!」

听到我的回答,哈林斯一把抓住我的肩膀。

团员们也一阵骚动。

「你是说真的吗!」

「对。我会负起责任保护这间房子。所以,请你到安全的地方避难吧。」

「你会不会只是嘴巴上说说,最后还是舍弃房子……」

「我绝对不会那么做。」

我笔直注视男子的眼睛如此断言。

「那就拜托你了。」

也许是相信了我说的话,男子放开抱住房子的手,握住我的手,深深地低下头。

然后,团员们就带领包含那名男子在内的村民们前去避难了。

「然后呢?你打算怎么办?」

「你有什么办法吗?」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你这小子竟然毫无计画……」

哈林斯傻眼地抓了抓头发。

「就这样放着这间房子不管如何?」

「我跟他说好不会那么做了。」

听到我的回答,哈林斯大大地叹了口气,用求救的眼神看向其他队员。

「既然尤利乌斯决定要做,那我这个圣女只能舍命奉陪!」

「也对,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放手一搏了吧?」

「放心吧,又不是非得击败不死鸟不可,总是会有办法的。」

听到其他三人的回答,哈林斯无力地垂下肩膀。

「你不是说要保护我们吗?」

「好啦!我知道了啦!」

听到我半开玩笑地这么说,哈林斯死心地叹了口气。

「然后呢?你到底打算怎么做?」

说完,哈林斯看向霍金。

「不死鸟可是神话级魔物,就算正面向它挑战,我们也不会有胜算。」

霍金是我们之中握有最多情报的人。

而以那些情报为基础,拟定我们的作战计画,就是霍金的工作。

「所以,我们要避免正面迎战,让不死鸟避开这个村子。」

于是,我们决定执行霍金提出的作战计画。

在不死鸟的前进方向上,冒出了一道烟雾。

不死鸟似乎不喜欢那道烟雾,为了闪避而改变了前进的方向。

我们做的事情很单纯。

那就是制造出会发出不死鸟讨厌的气味的烟雾,然后用风系魔法加以控制。

藉此诱导不死鸟避开烟雾,改变前进的方向。

因为不死鸟是比较常出现在人类面前的神话级魔物,所以人类对这种魔物做过某种程度的研究。

因为这个缘故,人类知道不死鸟讨厌的东西,只要利用那些东西,就能让不死鸟改变前进的方向。

只不过,这种方法有个缺点。

那就是用来发出不死鸟讨厌的气味的素材十分昂贵。

那种素材就是火龙的粪便。

虽然不死鸟跟火龙都是火属性的魔物,但它们的交情似乎很不好。

不死鸟绝对不会在有火龙的地方定居。

因此,不死鸟会避开燃烧火龙粪便冒出的烟雾。

可是,火龙再弱,也都至少会到S级。

有些个体甚至跟不死鸟一样被归类为神话级,是一种非常强大的魔物。

而且火龙基本上都过着群居生活。

栖息的地点几乎都是在活火山附近那种人迹罕至的地方。

采取火龙粪便有着跟采取不死鸟羽毛一样,甚至更高的危险性。

而这些珍贵的粪便,都是用在不死鸟前往大型城镇的时候。

这是因为要让大型城镇的居民避难很困难,让不死鸟改变前进路线较为安全。

因此,为了以防万一,我们必须尽量把火龙的粪便保留起来。

而我们正在制造的烟雾,是借用极少量的火龙粪便烧出来的。

虽然火龙粪便照理来说必须保留到紧急情况下才能使用,但如果只使用极少量的话,不会造成问题。

当然,只使用极少量的火龙粪便,就烧不出足以赶跑不死鸟的烟雾。

因此,我们才会用风系魔法收集冒出的烟雾,把烟雾送到不死鸟的鼻子前。

「真不愧是人族最强魔法师的头号徒弟。」

吉斯康佩服地这么说道。

遗憾的是,我没有多余的心力可以答话。

魔法这种东西本来有着固定的形式与威力。

而师父是全世界第一个对此做出改革的人。

不光是「发出」魔法,而是「操控」魔法。

因为在师父成功以前,世界上没人办得到这件事,所以其难度绝对不低。

风系魔法原本只能让风往一个方向吹。

想要把烟雾收集起来,进而送到不死鸟的鼻子前面,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要是我分散了注意力的话,魔法恐怕会一口气消散,烟雾也会跟着消散。

尽管做的事情看似单调,但这在某种意义上比发动大魔法还要累人。

「很好!不死鸟前进的路线偏移了!维持现在这样,再稍微往右边偏一点。」

我依照哈林斯的指示操纵烟雾,让不死鸟前进的路线逐渐偏移。

只要继续维持下去,就能顺利诱导不死鸟离开。

正当我这么想的瞬间,一阵风吹了过来。

「啊!」

那不是魔法,而是自然的风。

在那阵风的吹拂之下,烟雾直接打到不死鸟脸上。

「叽叽──!」

不死鸟发出尖锐的叫声。

「糟了!」

据说不死鸟不会主动袭击人类,性情在神话级魔物之中算是相当温驯。

然而,不死鸟依然不会放过敌人。

如果只是操纵烟雾妨碍它前进,还不至于令它向我们发动攻击,但直接把烟雾砸在它脸上就另当别论了。

不死鸟看了过来。

眼中散发出明显的敌意。

「吉斯康!你快带着亚娜跟霍金逃走!」

我连忙叫了出来。

「那怎么行!等一下!」

吉斯康听从我的指示,把亚娜跟霍金夹在腋下,拔腿就跑。

虽然亚娜大声阻止,但吉斯康并没有停下脚步。

吉斯康心里明白。

他知道与神话级魔物为敌会有什么下场。

不死鸟大大地展开翅膀。

我赶紧冲向前方。

为了尽量与吉斯康他们拉开距离。

不死鸟的目标是我。

因为勉强大家蹚浑水的人是我,所以受害者也只能是我!

不死鸟拍动翅膀。

火焰巨浪向我袭来。

我展开光魔法防护罩。

可是,我灌注所有魔力展开的防护罩,却像是纸一样轻易被烧尽。

「盾!」

利用防护罩被烧尽的瞬间空档,哈林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冲到我前面,举着盾牌站立不动。

「哈林斯!」

我的喊叫被火焰漩涡吞没。

冲击只在一瞬之间。

然而,我清楚看到哈林斯在那一瞬间,连同盾牌一起烧了起来。

可是,多亏有哈林斯挺身保护我,我才只受到轻微的灼伤。

火焰扫过大地,视野恢复清晰。

全身都被烧烂的哈林斯依然举着盾牌站在我眼前。

发动一次攻击后,不死鸟似乎感到心满意足,只瞥了我们一眼就飞走了。

下一瞬间,哈林斯双腿一软,倒在地上。

「哈林斯!」

我冲向倒在地上的哈林斯,赶紧拍掉还在他身上燃烧的火焰。

「哈林斯!」

从身后传来亚娜的声音。

看来是吉斯康又赶紧扛着亚娜回来了。

「亚娜!快替他治疗!」

「好的!」

亚娜使用治疗魔法。

我也配合她使用治疗魔法,治疗哈林斯的身体。

「哈林斯!别死啊!」

我们不断地全力施展治疗魔法。

霍金从怀里拿出瓶子,把里面的液体撒在哈林斯身上。

那是治疗药水。

「呜……!」

「哈林斯!」

哈林斯发出呻吟声。

「……我不会死的。因为要是我死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不是吗?」

哈林斯用虚弱但坚定的口气如此回答。

「你太勉强自己了。」

「你没资格说我。」

哈林斯勉强捡回了一命。

仿佛在赞许他的奋战一样,一根不死鸟的羽毛轻轻飘落在他身旁。

虽然哈林斯成功捡回一命,但我们认为他无法继续追踪不死鸟,就把剩下的事情托付给其他团员,然后自行退出了。

检查过哈林斯的伤势后,我们决定在村子里休息一晚。

我们让哈林斯在借来的房间里躺着休息。

就在这时,那位拒绝去避难,导致我们得要与不死鸟对峙的男子前来拜访。

看到身受重伤的哈林斯,男子面色铁青。

「这都是……因为我吗?」

「……我们有遵守约定,你的房子平安无事。」

「我……那间房子是我跟死掉的老婆一起盖的,所以……」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那真是太好了。」

哈林斯冷冷地对男子这么说。

「……非常感谢您的大恩!」

男子低头鞠躬后,便慌忙离开房间。

「看吧,这就是我们接受那种自私家伙的要求,不惜赌上自己性命的成果。尤利乌斯,这样你满意了吗?」

哈林斯真心诚意地如此问道。

哈林斯肯定是想要告诉我,说我不应该对每个人都伸出援手。

那些话听起来也像是间接在责备我。

我们会接受那名男子的请求,是因为我个人的任性。

如果我们用强硬的手段把男子带走,逼他前去避难的话,就不需要像这次这样冒险了。

而且这样就不会害得哈林斯差点死掉。

所以,哈林斯会生气也很合理。

而且我觉得比起自己受伤这件事,他更对我的莽撞感到生气。

不过,就算是这样,如果又遇到同样的状况,我应该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抱歉,哈林斯,就算是这样,我肯定还是会对那些人伸出援手。让你被任性的我牵连,实在是非常抱歉。」

「任性?你搞错了吧?你那不叫做任性。所谓的任性,是用来形容像刚才那位大叔那种人的词汇,你那是叫做人太好啦。」

哈林斯傻眼地叹了口气。

「他确实是个任性的人。不过,他至少有来道谢,也对害你受伤这件事感到自责。经过这次的事情,他肯定会察觉自己的任性,所以我相信他会把今天对我们抱持的感恩心情,用在未来的某人身上。」

「……你真是个无可救药的老好人。」

哈林斯死心地闭上双眼。

「哈林斯……抱歉。」

「……算了,我早就知道你是这种人了。」

哈林斯露出苦笑。

「可是,人不会变得像你说的那么好,那位大叔也很可能会把你的帮助当成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或许有些人会感谢你的帮助,然后努力效仿你当个好人,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会那么做,你千万不能忘记这件事。」

「……嗯,我会的。」

我觉得哈林斯说得很有道理。

不管我再怎么努力,都会有不愿改过向善的人。

过去那个人口买卖组织的盗贼们就是这样。

就算不尽如此,应该也会有只想要利用我的人出现。

虽然这很可悲,但我并没有足以改变万人之心的能力。

我轻轻抚摸围巾。

「别露出那种表情嘛。就是因为喜欢你这种天真的地方,我才会决定跟随你。这点今后也不会改变。」

也许是因为我的表情相当失落,哈林斯赶紧出言安慰。

而哈林斯这番话,也是在绕着圈子说他今后依然会跟随我。

老实说,因为害得哈林斯这么勉强自己,我原本还有些担心他不会继续跟随我了。

所以,能够听到哈林斯这么说,让我感到非常高兴,也非常安心。

「反正你这么乱来也不是第一天的事情了不是吗?我身上这些伤势,只是证明我还不够成熟,没有能力与你并肩作战。」

「没那种事。」

如果被不死鸟的火焰直接击中,就算是我也很可能会命丧黄泉。

我能够几乎全身而退,都是因为哈林斯挺身保护我。

如果要说谁不成熟,让哈林斯保护的我才是那个不成熟的人。

「哈林斯,我要再次向你道歉,并且向你道谢。」

「嗯。」

对不起,让你这么勉强自己。

还有,感谢你愿意跟随这样的我。

「对了,这个给你。」

我把捡到的不死鸟羽毛拿到哈林斯面前。

「给我干嘛?」

「给你带在身上。」

哈林斯似乎想不到我交出羽毛的理由,于是我如此说明。

「什么?为什么我非得带着这种东西不可?这东西应该放在你身上吧?」

哈林斯拒绝收下羽毛。

我硬是把羽毛塞进哈林斯手里。

「喂!」

「这个应该让你带在身上才对。」

「你到底为什么要把这东西让给我!你知道自己的重要性吗!跟我比起来,你才是不应该死掉的人吧!这东西应该放在你身上才对!」

虽然哈林斯想要把羽毛塞过来,但我没有收下。

「因为我不会死,所以不需要这个。」

「你到底在说什么傻话啊!」

「难道不是吗?就算我会死,也会排在你后面吧?」

听到我这么说,哈林斯哑口无言。

因为那是哈林斯对我说过的话。

因为哈林斯自己说过,只要他还活着,就会保护好我们的生命。

「我不会死,但你是负责防御的前卫,战死的机率也比较高不是吗?既然这样,那你当然比我更适合带着这个。」

「尤利乌斯,你这家伙实在是……」

哈林斯躺在床上抱头苦恼。

「这个跟那个是两码子事,这根羽毛还是给你吧。」

「不要。」

「你这个顽固的臭小子─!」

之后,我跟哈林斯谁也不让谁,一直争吵到哈林斯累到睡着为止。

哈林斯……

就跟亚娜一样,我也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插图010)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