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Y8尤利乌斯十四岁青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喔喔喔喔喔!」

伴随鼓足气力的嘶吼,吉斯康挥下斧头,斩断进逼而来的触手。

「老爷!」

「不用帮我!别离开亚娜小妹身边!」

吉斯康出言制止想要过去掩护他的霍金。

「好险!亚娜,乖乖躲在我后面,绝对不要乱动喔!」

「呜呜……我知道!」

躲在哈林斯盾牌后面的亚娜板着脸孔,不敢乱动。

「喝!」

我也挥剑斩断进逼而来的触手,但不管怎么砍都砍不完。

我们正在对付的敌人,是名叫勃爱萝的魔物。

勃爱萝有着无数根像是蛇的超长触手,会用触手前端的麻痹刺针发动攻击,然后捕食失去行动能力的猎物。

此外,这种魔物有着特别喜欢袭击年轻女性的特性。

因此,触手自然是袭向我们队伍中唯一的女性,也就是亚娜。

哈林斯负责用盾牌挡下触手攻击,霍金则负责掩护他们。

趁着亚娜吸引住敌人注意力的期间,我跟吉斯康就负责攻击敌人的本体。

虽然我们制订了这样的作战计画,但敌人比我们想的还要难缠。

原因在于,不管我们怎么砍,触手都会马上再生,让我们无法给敌人致命一击。

勃爱萝的本体就像一颗球。

然后,据说本体越大,勃爱萝的等级就会越高,也会变得更难缠。

我们正在对付的勃爱萝,本体至少比普通人的身高大上了两倍。

普通的勃爱萝跟人类的头颅差不多大,这家伙可说是大得离谱。

「居然长得这么大,这家伙到底吃了多少人啊!」

吉斯康一边斩断袭向我们的触手,一边出言抱怨。

「难怪就连冒险者公会都拿它没辙!」

这次的勃爱萝讨伐任务,原本是冒险者公会发给冒险者的任务。

不过,因为公会派出的冒险者全都被击败了,所以这个任务才会落到我们头上。

冒险者是靠着击败魔物,向冒险者公会索取报酬维生的。

要是我们跑去讨伐魔物,抢走他们的工作,就会让一些冒险者无法维持生计。

为了防止这种状况出现,我们特别请冒险者公会把那些讨伐当地冒险者对付不了的强大魔物,或是藏有内情的委托交给我们。

换句话说,我们接到的几乎都是棘手的委托。

「咿──!」

亚娜一边惨叫一边朝勃爱萝发出光球。

可是,在射中本体以前,光球就在途中被触手挡下。

被光球击中炸飞的触手开始慢慢再生,很快就恢复原状了。

「笨蛋!别冲出去!」

「呀啊啊啊!」

哈林斯冲到前面,用盾牌挡下杀向亚娜的触手。

哈林斯拿的是能完全遮住他那不符年龄的魁梧身躯的大盾。

因为队伍中多了吉斯康这个攻击手,哈林斯便选择成为重视盾牌更胜于剑的防御者。

他就是靠着这面盾牌,保护身为补师的亚娜与负责支援的霍金。

「看我的!」

霍金的小刀斩断越过哈林斯的盾牌袭向亚娜的触手。

虽然霍金的战斗能力在这个队伍中算是比较差的,但他绝对不弱。

他有着一流的小刀刀法,也经常用飞刀帮我们解围。

只不过,在战斗以外的事情上,霍金才能发挥他真正的价值。

补充我们使用的消耗品、收集情报并藉此制定作战计画、支援我们的战前准备工作才是他主要的任务。

由于他还主动接下背行李之类的工作,让我们得以在开战前保留体力,帮了很大的忙。

尽管并不起眼,但我们能够使出全力战斗,都得归功于霍金。

他的贡献总是让我想到迪巴先生。

「唔!啧!」

吉斯康发现异状,咒骂了一声。

「这是酸攻击!武器被破坏了!」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把手上的斧头扔向勃爱萝的本体。

可是这一击也被触手挡下了。

掉到地上的斧头冒出奇怪的烟,刀身溶化了。

「这家伙竟然连酸攻击都会用吗!」

酸攻击是适合用来破坏武器与防具的麻烦技能。

虽然用气力附加这个技能强化过的武器与防具不容易被破坏,但酸攻击能够贯穿这种强化效果,对武器与防具造成伤害。

而且由于酸抗性独立于其他属性之外,要是不习惯应付,就算是老手冒险者,也会受到意想不到的重伤。

「尽量别碰到触手上的黏液!要不然会被溶掉!」

「这个要求太难了吧!」

哈林斯专心地用盾牌挡下杀向亚娜的触手。

看来他似乎没有多余的心力去管那些黏液。

仔细一看,哈林斯的盾牌表面也跟吉斯康的斧头一样冒出了烟。

糟了。

虽然厚实的盾牌还需要一段时间才会被破坏,但看来我们没时间跟敌人慢慢耗了。

「各位!拜托帮我争取一点时间!」

「没问题!」

「了解!」

听到我的指示,吉斯康与哈林斯用强而有力的声音如此回答。

自从人口买卖组织讨伐队解散后,过了一年多。

我们这支队伍一直在世界各地讨伐魔物,并且处理掉了讨伐队遗漏的盗贼团。

在这一年里,我们的团队合作也变得像样多了。

我和吉斯康担任前卫,迎击敌人,亚娜和霍金负责在后方支援,而哈林斯则担任中卫,视情况防御敌人的攻击。

刚开始,我们经常依靠较为年长的吉斯康,但最近已经变得合作无间了。

私底下的交情也变得深厚,现在都是直呼彼此的名字。

如果是这群可靠的伙伴,一定能够帮我争取到时间!

吉斯康拔出备用的弯刀,挥刀斩断触手。

吉斯康总是随身带着好几种武器,还会配合状况灵活运用那些武器。

虽然斧头这个主要武器不能用了,但他还有其他武器。

可是,战况并不乐观。

因为我脱离战线,让吉斯康与哈林斯的负担变大,有些应付不过来。

虽然霍金与亚娜也在找机会掩护他们,但我知道他们依旧应付不来。

「虽然会赔本,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霍金把某种东西丢向勃爱萝。

下一瞬间,那东西炸了开来,让勃爱萝结冻了。

「哈哈!感觉如何啊!这可是我花大钱弄到的冰结玉喔!」

难不成那是一次性的魔道具吗!

这种用过就丢的魔道具相当昂贵。

因为有能力制造的工匠并不多,所以其效果也是有保证的。

看来霍金刚才丢出去的是灌注了冰魔法效果的魔道具。

「○☆#%%!」

勃爱萝发出震耳欲聋的奇怪叫声。

它胡乱挥舞触手,在地上痛苦地打滚。

我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

「去吧!」

我把大家帮忙争取了时间才得以建构完毕的圣光魔法──圣光枪射了出去。

这是按照师父的教导,用魔力提升威力的一击!

虽然凭我现在的实力,需要相当多的时间才能发动,但威力本就强大的圣光魔法,威力又变得更上一层楼了。

圣光枪轻易贯穿触手,深深刺进本体!

然后发出光芒爆裂四散。

「大家都辛苦了。」

完成委托后,我们举办庆功宴。

「干杯!」

「「「「干杯!」」」」

吉斯康和霍金用酒,其他人则用果汁干杯。

「真是的,我再也不想去讨伐勃爱萝了。」

喝了一口果汁后,亚娜一边叹气一边抱怨。

声音中流露出藏不住的厌恶。

「呜呜……光是回想起来,就让我起鸡皮疙瘩。」

「我们倒是没什么感觉……你真的那么讨厌吗?」

「那还用说!」

听到哈林斯这么问,亚娜一边挥舞杯子一边表示肯定。

杯里的果汁撒了一点出来。

「该怎么说呢,就是那种强烈的执念吧?总之,那家伙就是一直对我展现出那种感情,想到就恶心。」

看到亚娜全身发抖的模样,我觉得自己或许做了对不起她的事。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毕竟勃爱萝这种魔物,号称是女性的世界三大公敌之一。

据说所有被勃爱萝抓住的女性,在绝命以前都得一直遭受令人难以启齿的对待。

明明男性都会马上被吃掉,却会刻意留女性一命。

据说因为这种特性,让勃爱萝受到一些变态的喜爱,被偷偷养在家里,然后变态会故意把女性送进它们的虎口。

不过,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那些人都没能成功驯养勃爱萝,反而被吃掉了。

说不定我们这次讨伐的勃爱萝,也是这样吃掉主人逃出来的。

我也是个男人,对这种事情也不是毫无兴趣。

不过,要是说出这种话,感觉会被亚娜瞧不起,所以我不会说。

「为什么世界上要有色欲这种东西呢?要是那种东西从世界上消失就好了。」

也许是真的很讨厌勃爱萝对她展现出的执念,亚娜说出可怕的话。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要是没有色欲,我们也不会出生吧?别否定自己诞生的原因啦。」

哈林斯傻眼地这么说。

可是嘴角微微扬起。

看来他正打算捉弄亚娜。

「才不是呢!你别把相爱男女之间的神圣行为,跟那种肮脏下流的事情混为一谈!爱是更神圣又高贵的事情!」

听到亚娜这样大喊,霍金把喝到一半的酒「噗!」地喷了出来。

被呛到的霍金咳个不停,坐在旁边的吉斯康忙着帮他拍背。

幸好这里没有别人,我觉得那种话不该大声喊出来。

亚娜似乎也在大喊后发现了这件事,脸变得越来越红。

「是吗?那种既神圣又高贵的事情到底该怎么做啊?你可以教教我吗,圣女大人?」

「这这这……这个嘛……!」

啊……她完全被哈林斯耍着玩了。

可怜的亚娜满脸通红,晕头转向。

明明没有喝醉,却像是喝醉了一样。

「那种事我说不出口!」

「那不是既神圣又高贵的事情吗?既然你是担任圣职的圣女大人,那就教教我这个无知的家伙吧。」

「呜呜呜……!」

虽说这有一半是亚娜自己失言,但让她继续被捉弄也有点可怜。

我也差不多该出面制止了。

「哈林斯,别再捉弄她了啦。」

「喀喀喀……这样也好。知道亚娜意外的好色就够了,我就特别放她一马吧。」

「好……好色?你是在说我吗!」

「你不是对那种事很感兴趣吗?要不然反应也不会这么大吧?」

「你说谁很感兴趣啊!」

「别激动嘛,你也到了那种年纪,就算对那种事感兴趣也不奇怪。而且你也说了吧?那是既神圣又高贵的事情。既然如此,那侍奉神的圣女对那种事感兴趣,反倒该说是一种义务才对。」

「义……义务?」

「没错。所以你不必感到羞耻,诚实面对自己的心吧。」

「诚实面对自己的心……」

「来吧,在脑海中想像你喜欢的男生,尽情释放你的欲望吧!」

「……」

亚娜用热情的眼神看向我。

「亚娜、亚娜……你被他的歪理骗了喔。」

「啊!」

找回理智的亚娜瞪了哈林斯一眼。

哈林斯本人则抱着肚子拚命憋笑。

「哈──林──斯──!」

「哈哈哈,是我不好。」

哈林斯一边轻笑一边道歉。

「但是,我是真心认为诚实面对自己的心不是坏事。如果是年轻男女的话,会对那种事感兴趣也不奇怪。虽然尤利乌斯长得像正人君子,但也只是普通的年轻男生啊。」

「哈林斯……」

就算我一脸傻眼地叫了哈林斯的名字,他也只是耸耸肩膀,看不出有反省之意。

「反倒是这种死板的家伙更有可能掉进美人计的陷阱,因为他们平时只是用理智勉强压抑心中的欲望。越是压抑自己的人,爆发起来就越是厉害。要是你动作太慢,说不定会被别人横刀夺爱喔。」

「什么!」

亚娜惊呼一声。

「比如说尤利乌斯的师妹欧蕾露跟他的感情就很不错。虽然那女孩长相平凡,但最近身体成长了许多。」

说完,哈林斯看向亚娜的胸部,轻轻地叹了口气。

哈林斯的这种态度让亚娜很不爽。

其实亚娜的胸部也不算小。

我反倒觉得那种匀称的身材很漂亮。

只是……欧蕾露的胸部实在太大了。

我跟师父的二号徒弟欧蕾露一直有着奇妙的缘分。

我们初次见面,是在前沙利艾拉国的盖伦家领地。

后来师父发现她有魔法方面的才华,硬是把她收为徒弟,在那之后,我们就经常有交流。

现在也偶尔会碰面。

然后,每次碰面时,我都会发现她又成长了一点。

……我是指胸部。

「哼!尤利乌斯才不会被那种空有庞大体积的脂肪块诱惑呢!对吧?」

看起来有些拚命过头的亚娜征求我的同意,但老实说,我很困扰。

我没办法马上表示肯定或否定,只能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不知道亚娜是如何解读我的反应的,她像是大受打击一样,整个人向后一仰。

「那边的两位大人!别装出事不关己的样子!你们也帮忙说些话啊!」

亚娜把矛头转向吉斯康和霍金。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偶尔会去玩女人,可能没办法说出你要的答案。」

「下……下流!」

听到吉斯康的玩女人宣言,亚娜立刻叫了出来。

「不过,以你们的年纪,对这种话题比较敏感也很正常,我觉得让尤利乌斯也稍微累积一些经验比较好。」

「你不要带坏尤利乌斯啦!」

满脸通红的亚娜胡乱挥手。

杯里的果汁似乎全都撒出来了。

「亚娜小妹,这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过去的英雄豪杰也经常败在美人计上。要是对那种事情毫无抵抗力,他很有可能会跟哈林斯说的一样,轻易掉进美人计的陷阱。尤利乌斯的立场跟别人不同,有可能被仙人跳设计,或是被美色诱惑,被趁机暗杀。这样的危险是存在的。」

这个出人意料的严肃话题似乎让亚娜对刚才那个激动的自己感到羞愧,整个人缩成一团。

「亚娜小妹,你这种年纪的小女生,会有这种精神上的洁癖也很正常。不过,我得告诉你,也有些女性只能靠这门生意赚钱过活,我希望你不要把她们全都说成坏人,也不要讨厌她们。」

「嗯,我明白了。」

被精通黑社会生态的霍金诚恳地如此拜托,亚娜乖乖地一口答应。

因为贫穷而卖身的女性并不少。

亚娜应该也想起了这件事吧。

「我也不是要尤利乌斯为了玩乐对女人出手,只是建议他找间能够信赖的那种店家累积经验。既然身为王族,或许有专人会替他做那方面的教育,我这些话可能只是多管闲事吧。如果他有心仪的女人,其实也是不错的练习对象。」

虽然亚娜用期待的眼神看了过来,但我故意假装没发现。

「据说魔族之中也有擅长设下美人计的族群。虽然魔族目前很安分,但如果双方重启战火,身为勇者的尤利乌斯就得踏上战场的最前线。一旦演变成那种状况,他很有可能会对上那种家伙。」

与魔族战斗──

那本来就是勇者最重要的任务。

据说前前任以前的勇者几乎都把一辈子耗在与魔族征战上了。

只不过,到了前任勇者的时代,魔族突然收起先前的猛烈攻势,安分到诡异的地步,不再对人族领地发动攻击。

而这种情况还在持续。

所以,虽然我现在并没有投身于人魔之战中,但万一魔族再次攻进人族领地,我应该就得负起身为勇者的责任了。

那肯定会是一场艰难的战役。

也许是跟我想到了同一件事,大家的表情都蒙上一层阴影。

「放心吧,我不会轻易掉进敌人的陷阱。反倒是哈林斯可能会色心大起轻易中计,让我有些害怕呢。」

「如果能死在漂亮大姊姊的毒牙之下,我求之不得!」

我故意开玩笑,哈林斯也陪我一起搞笑。

「真是的!比起尤利乌斯,哈林斯明明更危险吧!」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亚娜气得破口大骂,吉斯康和霍金都笑了出来。

我暗自许下心愿,希望这样的时光可以永远持续下去。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