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Y7尤利乌斯十三岁前进的道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迪巴先生等人的葬礼结束后过了几天。

我们讨伐队最后一次出击。

因为实质上率领这支讨伐队的迪巴先生过世,而且这也是我们找到的最后一个敌方组织的大型据点。

考虑到这两点,教皇宣布这是最后一次出击,然后就要解散讨伐队。

关于人口买卖组织的部分,至今依然谜团重重,那些被抓走的人绝大多数都下落不明。

可是,想要继续搜索并不容易,在敌方据点几乎都已经被摧毁的现在,应该不会有更多被害者出现了。

我并不同意这个决定。

可是,杀掉迪巴先生的凶手就在敌方组织里。

正如师父所说,凭我的实力是赢不过击败迪巴先生他们的敌人的。

就算我不死心地继续追查敌方组织,一旦遇上那家伙,也只会白白送命。

所以我想去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而我的第一步,就是完成讨伐队的最后一个任务。

我们轻而易举地就成功压制了敌方组织的据点。

这是因为队员们都想要替迪巴先生他们报仇,士气前所未有的高昂。

反倒是敌方的士气十分低落。

后来,我们审问抓到的盗贼,才知道士气会低落是因为敌方组织的人突然不再出现了。

当盗贼们成功绑架别人后,不知道来自何方的组织成员就会现身,带走那些被绑架的人。

虽然盗贼们可以得到金钱或物资作为报酬,但如果组织成员不出现,他们也无法得到报酬。

结果便导致盗贼们士气低落。

看来敌方组织是真的决定要放弃绑架人类了。

这样我们就再也找不到能揪出敌方组织的线索,但也不会再出现新的受害者。

我们找不到那些已经被抓走的人的下落,所以这样的结果也很难算是不分胜负。

只不过,好消息是──我们成功救出了被抓到敌方最后据点的人们。

因为组织成员没有前来回收,那些人一直都被关在那里。

为了方便组织成员随时过来回收,那些被监禁的人没有受到太过分的对待,这也是一件好事。

虽然我们以前也曾在击溃敌方据点后救出过受害者,但这次救出的人数最多。

把这些受害者送回他们的故乡后,他们的家人与朋友们都哭着出来迎接,互相抱在一起。

那是我在这支讨伐队里最想见到的光景。

虽然直到最后才见到,但成功见到这一幕,以及成功拯救了别人,还是让我喜极而泣。

回到圣亚雷乌斯教国后,我们直接开起庆功宴。

那是场参加者只有讨伐队队员的小型宴会。

主办者是教皇。

桌上摆满了美酒与佳肴。

队员们全都卯起来大吃大喝。

一旦这场宴会结束,队员们就得回到各自的故乡。

任职于不同国家的这些人像这样齐聚一堂的机会,应该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吧。

所以大家都在尽情地享受。

遗憾的是,我、哈林斯与亚娜都还没成年,不能喝酒,跟不太上大家的兴致。

不过,我还是觉得很开心。

就在宴会进入高潮,喝醉的人逐渐变多的时候,有一名男子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任务结束了呢。」

「是啊。」

这人正是冒险者──吉斯康先生。

虽然吉斯康先生应该也喝了不少酒,但他只有两颊微红,看起来不像是喝醉了。

「咦?霍金先生呢?」

「那家伙醉倒在那边了。」

我看向吉斯康先生手指的方向,结果看到一堆醉倒的家伙叠在一起。

到底要怎么喝才会变成那样?

而且从我这边根本看不到霍金先生的身影。

难不成他被压在底下了吗?

「他那样不会被压扁吗?」

「哈哈哈!那家伙好歹曾经是个怪盗,不会这么简单就被压扁啦。」

听到哈林斯傻眼地这么说,吉斯康先生笑了出来。

「讨伐队到今天就解散了。勇者先生,你今后有什么计画吗?」

「……我想要巡视各地,帮助那些遇到困难的人。」

「这样啊……」

虽然我待在讨伐队里时,巡视过许多国家,但并非只有人口买卖组织与盗贼会让人民受苦。

魔物、贫穷、歧视、环境……

虽然大家面对的问题都不一样,程度轻重也不相同,但不管去到哪里,都没有真正和平的地方。

「凭我的能力,能够做的事情并不多,能够解决的问题应该更少。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还是想要替人们做些事情。」

「真是太了不起了……!」

听到我这么说,亚娜感动地十指紧扣,用闪闪发亮的眼神注视我。

「真了不起啊……」

吉斯康先生一边轻笑,一边说出跟亚娜同样的话。

可是,有别于亚娜,他的那种口气听起来像是在嘲笑我。

「你有什么意见吗!」

看到吉斯康先生的反应,亚娜激动地问道。

「我的故乡是被盗贼消灭的。」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告白,盛气凌人的亚娜倒抽了一口气。

「那是个只有几户人家,连小村子都算不上的地方。我不想把一辈子都耗在那种地方,于是小时候就离开故乡,出去当冒险者了。」

吉斯康先生一边喝酒,一边说出自己的过去。

「不过,后来并没有发生什么戏剧性的事。我只是听说故乡被盗贼袭击,村民全被杀光,财物也全被搜括抢走了。我也没有亲手杀光那些盗贼报复,因为当我听说这件事时,那些盗贼已经被碰巧找到他们地盘的冒险者歼灭了。」

「那个……你一定很难过吧?」

「不,没那种事。」

亚娜对此表示同情,但吉斯康先生随口否认。

「那种毫无防备的地方,迟早会毁于魔物或盗贼之手,所以我才不想待在那里,一个人跑了出来。就算听到故乡没了的消息,我也只觉得果然如此。」

听到吉斯康先生若无其事地如此断言,亚娜傻眼地半张着嘴。

「只不过,我从那件事学到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人类的恶意。如果是为了自己,人类可以变得冷酷无比,那些毁灭我故乡的盗贼正是如此。因为那些家伙可以为了满足私欲,若无其事地杀人越货。而我自己也是一样,为了让自己活下来,我舍弃了故乡,而且就算故乡毁灭,我也一点都不感到悲伤。」

这既不是自嘲,也没带什么别的感情,吉斯康先生只不过是在平静地陈述事实。

「你见过这支讨伐队的敌人吧?那些家伙也跟我们流着一样的血,但是那些家伙却能不以为意地做出没血没泪的残忍行为。」

我们对抗至今的敌人也是人类。

虽然境遇有所不同,但大家都是人类。

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跟他们有着同样的境遇,说不定也会走上同样的道路。

因为大家都是人类。

「人类这种生物,并没有那么高尚。勇者先生,就算是这样,你也愿意为了帮助这些人而奉献心力吗?」

吉斯康先生如此问道。

而我心中早就有答案了。

「当然愿意。」

我决定选择能对自己感到骄傲的生存之道。

我想要成为跟迪巴先生一样,死后会让别人为他哭泣的好人。

我轻抚围巾。

「待在这支讨伐队里,让我也学到了人类会轻易走上歪路的道理。不过,正是因为这样,世人才需要我的力量。」

人类会轻易做出坏事。

既然如此,那只要让他们不去做坏事就行了。

「我是勇者,勇者是人们希望的象征,也是正义的明证,更是邪恶的敌人。我要成为人们心中的希望,让他们永远都能看见我绝不容许邪恶的身影。」

「换句话说,你要成为恶势力的抑止力?」

「是的。」

「那种事情真的办得到吗?」

「如果没有实际去做,谁也不知道到底办不办得到。可是,我不能在付诸实践之前就放弃。如果因为前任勇者销声匿迹,导致人们心中出现名为不安的空隙,那填补那些空隙,就是身为现任勇者的我的工作。」

「你是说,你要替前任勇者善后是吗?」

「我就在这里,勇者就在这里,我要让人们明白这个事实。这么一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来,未来肯定会充满希望。」

「哈……哈哈哈哈哈!这可真是厉害!」

吉斯康先生忍不住放声大笑。

那笑声听起来并没有嘲笑我的意思。

「原来这就是勇者吗!嗯,这下我完全明白了!你就是勇者没错!」

吉斯康先生一边用酒杯狂敲桌子,一边笑个不停。

「喂,勇者大人。」

然后,笑了好一段时间后,吉斯康先生这么叫我。

勇者大人──

直到刚才为止,他都是叫我勇者先生。

从勇者先生变成勇者大人,让我有种吉斯康先生已经认同了我的感觉。

「这里有一对本领高强的冒险者与盗贼,他们的工作今天就宣告结束,得去找新工作了。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雇用他们?」

「你的意思是……」

「至于报酬的部分……对了,你觉得在勇者大人身旁,见证你口中充满希望的未来的权利怎么样?」

看到我讶异的模样,吉斯康先生微扬嘴角,举起酒杯。

我也跟着笑了出来,拿起自己的杯子跟吉斯康先生碰杯。

「这份契约……我签了。」

「这样才对嘛。」

(插图009)

透过参与讨伐队的行动,我已经明白吉斯康先生与霍金先生的为人了。

虽然吉斯康先生乍看之下是个说话尖酸的现实主义者,但从刚才那些话便可得知,他心中也怀有正义感与浪漫。

至于曾经为了救济贫苦之人而成为怪盗的霍金先生,也是个一如其经历的好人。

以前迪巴先生曾经说过,如果是值得信任的人,就能将之收为同伴。

吉斯康先生与霍金先生都是值得信任的人。

如果他们愿意成为同伴,那就再令人放心不过了。

于是,我得到吉斯康先生与霍金先生这两位可靠的同伴。

顺带一提,据说当霍金先生隔天因为宿醉而头昏眼花,又听到了这个消息时,惊讶得叫了出来,结果又被自己的叫声弄得头痛。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