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间章帝国老将的结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决定加入人口买卖组织讨伐队,是因为私人恩怨。

当时我儿子他们夫妻生下期望许久的孩子,剑帝大人的孩子也在同时期诞生,整个帝国都处于庆祝的气氛之下。

仔细想想,我当时也整个人都飘飘然的。

为什么没有阻止没带护卫就出门的儿子一家人呢?我至今依然对此感到后悔。

如果是还在与魔族战争的年代,我不可能会这么掉以轻心。

「护卫?不需要。难道你儿子是非得让别人保护不可的弱者吗?」

为什么我没有反驳儿子这句充满自信的话呢?

为什么我不但没有反驳,反而觉得感动,以为儿子变可靠了?

如果我当时能够大声斥责,告诉他那种傲慢会害死自己,未来或许就会变得不一样,我甚至作了好几次这样的梦。

那一天,我儿子一家人没有回家,他们变得冰冷的尸体隔天早上就被人发现了。

那是场马车意外。

表面上是这样,但其实是某个人策划的暗杀事件。

我儿子、媳妇,还有孙子,全都被杀了。

我发了疯似的找寻犯人。

用尽所有手段,拚命搜集犯人留下的线索。

我儿子不是只会说大话的弱者。

除了因为诞生于魔族变得安分后的年代,让他缺乏实战经验以外,他可说是我引以为傲的儿子。

就缺乏实战经验这点来说,如果不是跟我同样年代的老将,大家都差不了多少。

在未曾经历过战争时代的年轻人之中,我儿子毫无疑问算是强者。

然而,有人轻而易举地杀了我儿子。

那种手腕……那种实力……

这事件背后毫无疑问存在着天大的阴谋。

此外,同一时期还发生了多起疑似绑票的失踪事件。

我没花太多时间就找出了其中的关连,而且很快就发现事件背后藏着巨大的组织。

但我误判了那个组织的规模。

没想到不光是在帝国内部,在全世界都不断发生同样的绑票事件。

我还以为,虽说那是个巨大的组织,也顶多只会在帝国内部活动,但实际情况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如果那组织只在帝国内部活动,我一个人也能追查。

可是,如果不得不前往其他国家搜索的话,我就无能为力了。

如果只限于帝国与周边同盟国的话倒是还好,但帝国的权势对其他大陆的其他国家不管用。

就算是同盟国,如果师出无名,就无法轻易涉及他国事务,办理相关手续又太花时间。

当我把帝国内部的人口买卖组织都大致铲除后,就逐渐无事可做了。

事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为了对人口买卖组织进行大规模扫荡,圣亚雷乌斯教国提出建议,希望组成一支跨国讨伐队。

然后,在帝国负责对付人口买卖组织的我,接到了参加讨伐队的邀请。

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只要加入讨伐队,就能合法在其他国家进行搜查,并且讨伐那个组织。

没能成功侵略沙利艾拉国的圣亚雷乌斯教国,应该也是怀着什么目的才会提议讨伐人口买卖组织,但那种事情与我无关。

我不是为了想要拯救或减少被害者那种崇高的目的,而是纯粹为了替儿子一家人报仇雪恨,才会决定加入讨伐队。

当然,我也想要救回以布利姆斯的女儿为首的,那些在帝国被掳走的孩童。

可是,私怨果然还是占了很大的比重。

我一定要消灭那个组织,替儿子、媳妇还有孙子报仇。

我知道自己对不起剑帝大人。

虽说只是暂时,但少了我,对帝国的影响绝对不小。

别看我这样,我在帝国军中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如果我告假在外,政敌本来就多的剑帝大人应该不会好受吧。

正因为如此,他才会任命我担任他儿子的导师,想要把我留在国内,但我有不惜推掉这个职务也要追查组织的理由。

于是,我就这样加入人口买卖组织讨伐队了。

我被赋予的职务是副总指挥官。

也就是队上的第二把交椅。

话虽如此,但因为总指挥官是年幼的勇者大人,所以我可说是实质上的第一把交椅。

我利用自己的地位,致力于查缉人口买卖组织一事。

我对各国展开调查,找出敌人的重要据点以及最大的弱点。

对这些情报做出判断后,设法诱导讨伐队的行动。

讨伐队是一支从世界各国招集而来的杂牌军。

虽然以个人能力来看,成员全是精锐,但队上指挥系统并不统一,毫无凝聚力可言。

就算开会讨论接下来的方针,大家也都只顾着各说各话,迟迟无法做出决定。

而我会在这时利用副总指挥官这个地位,对迟迟没有结果的议题做出最后决定。

天晓得到底有几个人发现,其实整支讨伐队一直都是照着我的想法在行动。

不过,我有信心,自己提出的作战,绝对都是最适合达成讨伐人口买卖组织这个共同目的的作战。就算有人发现了,应该也不会有怨言才对。

虽然对不起被迫担任挂名总指挥官的勇者大人,但我希望他能把这当成是一种学习,稍微忍耐一下。

勇者大人还是个孩子。

如果他能趁现在体验这种身不由己的处境,就算将来又遇到同样的状况,应该也能巧妙应对。

只要他还背负着勇者这个头衔,就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来自大人的束缚。

希望他能习惯这样的束缚,学会时而摆脱,时而反过来加以利用的狡狯。

不论是好是坏,这支讨伐队的成员都是军人,不是政治家那种老狐狸。

因为他们都是些为了国家挺身而战的人,我相信勇者大人的直率总有一天会影响他们,并且与他们慢慢建立起羁绊。

在他面对那些真正的老狐狸之前,这支讨伐队将会是最合适的预习对象。

这对勇者大人的成长应该会有很大的贡献。

如果是把这一切全都计算在内才做出这样的安排,那神言教教皇果然是个无法轻忽的对手。

没错,刚开始的时候,我是用父母看着孩子成长的心境在关注勇者大人。

但是,我还是太小看勇者大人了。

我是真心想要摧毁人口买卖组织。

这点绝对错不了。

可是,勇者大人在此同时,还放眼于更重要的事物。

那就是人民。

还有和平。

他比谁都要认真看待人口买卖组织造成的危害,为了消除危害而四处奔走。

大人们的问题?

那种事情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勇者大人最看重的,就是能不能拯救人民,我们和他一起行动只会扯他后腿。

我自以为自己是帮助勇者大人成长的食粮。

那完全是我的误会。

我该对此感到羞愧才对。

勇者大人不是因为天命,而是因为他够资格才会成为勇者。

勇者大人的心灵早已成熟,根本不需要继续成长。

也许有人会笑他天真。

可是,能够贯彻那种天真的强韧心灵,或许才是勇者最需要的素质。

发现自己太过自以为是后,我立刻展开行动。

为了不让讨伐队变成勇者大人的枷锁。

不是为了私怨,而是为了救人。

我要先让队长们明白,他们只不过是勇者大人的枷锁。

同时遵从勇者大人的意愿,把他摆在最前线。

他不是被人保护的那一方。

而是保护别人的那一方。

既然如此,拒绝把他送到生死战场上,未免太不识趣了。

对于没让儿子一家人带着护卫这件事,我非常后悔。

可是,我儿子也是保护别人的那一方。

虽然他没能保护好我的媳妇与孙子这件事,让我非常悔恨,但他依然为了保护家人而战。

在感到懊悔以前,我或许应该称赞儿子「你好好地战斗过了」才对,我最近开始有这种感觉。

随着讨伐队每次出征,队员们看勇者大人的眼神也一直在改变。

从看着孩童的眼神,变成看着尊敬战士的眼神。

这就是勇者。

包括我在内,大家都太小看勇者大人了。

然后,我还发现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自己太小看另一个人了。

那就是神言教教皇。

这支讨伐队是他为了让勇者大人成长而准备的场所。

而且并不只是我当初以为的那种让他习惯应付大人的场所。

而是更有实践性,让他累积实战经验的场所。

更进一步来说,就是让他习惯杀人的场所。

历代勇者就算不特地去累积经验,也都过着整天跟魔族战斗的生活。

然而,魔族已经不再发动攻势,人们与人战斗的经验也变少了。

就连帝国军人都是这种情况了,年幼的勇者大人更不可能有跟人实战的经验。

在与人战斗的时候,有没有杀过人是很重要的分水岭。

即使是千锤百炼的军人,第一次下手都免不了会犹豫。

那一瞬间的破绽经常变成致命的危机。

魔族的外表跟人类几乎没有两样。

只不过,他们的能力比人类还要优秀。

就算是勇者,也不能在那种对手面前露出破绽。

如果以魔族为假想敌的话,就得在实际对上魔族以前累积杀人的经验。

而人口买卖组织就是那种杀了也不会良心不安,还能让他累积更多实战经验的最好的选择。

这样就能让勇者大人小小年纪就习惯杀人。

如此一来,在与魔族战争时,他应该就能彻底发挥实力了吧。

神言教教皇把这一切全都计算在内的先见之明,甚至令我感到畏惧。

在这场人口买卖组织讨伐行动的背后,肯定还藏着许多我没发现的阴谋。

这个人口买卖组织藏有太多谜团了。

虽然神言教说那是个人口买卖组织,但其实那些被抓走的人很少被当成奴隶买卖。

不,那些在当地被抓走的人确实都被别人买下,带往别处了。

可是,没人知道那些人后来去了哪里。

虽然也有实际被当成奴隶卖掉,后来又被我们救出来的人,但那种人在所有被抓走的人之中只能算是极少数。

其他大多数的人至今依然下落不明,连尸体都找不到。

那些被抓走的人到底去了哪里?

视场所而定,每个组织的据点,样貌都不一样。

有大规模的据点,也有一些在洞穴里定居,只能供人勉强度日的小据点。

那个组织会利用当地的盗贼。

由那些盗贼负责掳人,然后组织的人再付钱买走。

换句话说,我们平常讨伐的对象并不是人口买卖组织,而是普通的盗贼集团。

至今还没抓到半个真正的组织成员。

尽管做的事情很大胆,却又巧妙地完全不会露出马脚。

考虑到收容那些受害者需要很大的空间,这件事肯定有某个国家参与其中。

虽然我觉得沙利艾拉国很可疑,曾经独自对该国展开调查,结果却一无所获。

除了我们无法涉足的沙利艾拉国之外,几乎所有组织据点都已经被击溃了。

然而,我们还是无法看清这个组织的全貌。

我曾想过,如果犯人不是沙利艾拉国,那就有可能是魔族在搞鬼,但帝国不可能让那些受害者轻易被带去魔族领地。

因为受害者人数众多,如果要带着那么多人移动,势必会引人瞩目。

我不认为随时监视着魔族领地边境的帝国会没发现那些人。

在抓不到组织马脚的情况下,我们过着只能讨伐那些被当成弃子的盗贼的日子。

我确信,要是什么线索都找不到,等到盗贼全被歼灭的时候,就无法继续追查这个组织了。

我应该遗漏了某件重要的事情。

可是,我不知道自己遗漏了什么。

神言教教皇好像知道那个秘密。

可是,他没有把秘密告诉我们。

其中果然有着某种阴谋。

某种我们无法想像的巨大阴谋。

把勇者大人送回故乡的那一天,我正忙着准备攻打人口买卖组织的下一个据点。

讨伐队士气高昂。

因为被勇者大人感化,大家都干劲十足地想要讨伐人口买卖组织,保护人民的生活安宁。

即使勇者大人不在,他们也有着想要率先行动的气魄。

在讨伐队刚成立的时候,这是我所无法想像的。

虽然勇者大人说这是我的功劳,但我所做的事情,不过都是些要自己不要扯勇者大人后腿的事。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勇者大人的影响力。

勇者大人很犹豫自己该不该回故乡,而我听说在他的故乡,要举办他的弟妹的鉴定之仪。

勇者大人是个责任感很重的人,我们还在工作,只有他一个人回故乡,应该会让他感到抗拒,但其实他根本不用在意这种事。

战士也需要休息,如果是家人的纪念日,那就更应该出席才对。

……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跟家人死别。

我希望他能趁大家都还活着的时候,尽量多跟家人留下一点回忆。

失去了儿子一家人的我,一直很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多陪家人。

我不能让勇者大人的家人尝到同样的滋味。

当然,我一点都不打算让勇者大人死去。

可是,勇者大人将来也有可能跟我儿子一样,因为力有未逮而战败倒下。

身为一名战士,就得随时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

「迪巴大人。」

正当我忙着准备出击时,一名部下跑了过来。

他主要负责的是谍报工作。

「怎么了吗?」

「有人在附近发现敌方组织的据点了。」

「你说什么?」

听到部下的报告,我难以置信。

到底有谁想得到,身为神言教大本营的圣亚雷乌斯教国首都附近,就有敌方组织的据点?

对方竟然敢在讨伐队的地盘设立据点,简直大胆到令人傻眼的地步。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会一直没有发现吧。

「规模多大?」

「因为才刚发现,情报并不多,但我猜规模应该不大。」

「真亏你们找得到。」

「那是因为附近居民偶然看到被掳走的孩子被带进里面,才会跑来联络我们。」

「什么?」

也就是说,难不成那孩子被抓到那里了吗?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刚才。」

人口买卖组织回收受害者的速度很快。

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段,一旦盗贼把人抓走,他们就会立刻过去回收。

甚至就连那些盗贼都不明白组织的人是怎么掌握他们的行动的。

由于那些盗贼无法主动联络对方,我们才会一直找不到线索,这或许是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

顺利的话,或许还能抓住前来回收孩童的组织成员。

就算没有这么顺利,至少也能救出那孩子。

「能够立刻行动的队员有二十个左右啊……」

如果是小规模的据点,这种人数已经足以压制了。

「看来应该没有时间取得许可了,那就不管那么多了。」

虽说讨伐队是支跨国部队,但也不能未经允许就擅自在别国出击。

可是现在情况紧急,只能请教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因为要是等到正式手续办妥,或许就来不及救人了。

「姑且还是派出传令吧。」

「遵命。」

如果有派出传令去说明原由,就算之后造成问题,对方应该也会从轻发落。

之后,我召集能够马上行动的队员,赶往那个新发现的组织据点。

新发现的组织据点在洞窟里面。

盗贼的据点主要分为两种。

一种是废村或废屋这种有着废弃房屋的地方。

另一种就是这样的洞窟。

而洞窟型据点又能分成两种。

一种是自然形成的洞窟,另一种是曾为魔物巢穴的洞窟。

有些魔物会挖洞,然后把挖好的洞窟当成巢穴。

这类洞窟就叫做魔物巢穴,或是视定居在里面的魔物而定,被称作小型地城。

这个据点八成不是自然形成的洞窟,而是魔物遗留下来的巢穴。

在离人类城镇有点远的地方,突然冒出了通往斜下方的洞穴,由此可知,这应该不是自然形成的洞窟。

这种魔物遗留的巢穴的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麻烦之处就在于──不知道里面有多大,而且内部结构大多都很复杂。

魔物是为了迎战外敌才设计出这样的结构。

此外,洞窟的通道都很狭窄,不适合大人数部队行动,这也是个麻烦之处。

「入口就只有这里吗?」

「是的。附近都搜索过了,但除了这里之外,我们没发现任何疑似入口的地方。」

如果只有这个入口,那只要顾好这里,就不会被敌人逃掉。

「留七个人在这里,还得有个万一出事时能够马上行动的传令随时待命。」

包括我在内,一共有二十二个人赶来这里。

我把将近三分之一的人留在入口看守,带着剩下的人进入洞窟内部探索。

「嗯?」

我突然感受到别人的视线,回头一看。

可是,我没看到任何人,只看到了白色的小虫子。

也许是因为即将杀入敌阵,让我的神经变得太过敏感了吧。

「大家保持距离,慎重前进,小心别妨碍到彼此的行动。」

下达指示后,我一脚踏进洞窟。

实际进到里面一看,我发现这里比预期的还要宽广。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用担心空间狭窄的问题了。

可是,如果里面这么宽广,盗贼的人数也有可能比原本预期的还要多。

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然而,实际情况跟我想的完全相反,我们一路上都没遇到人,就这样顺利地不断深入。

这条路笔直通到底,没有任何岔路。

虽说我们前进时非常慎重,但十五个全副武装的人一起行动,总是会发出声音。

对方不可能没发现,但却完全没人出来迎战。

难不成敌人已经逃走了?

难不成还有我们没发现的入口吗?

还是说,早在我们闯进来时,敌人就已经撤离了呢?

正当我想着这些事情时,仿佛身体变重了的感觉突然向我袭来。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洞窟深处发出一阵激烈的闪光。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周围,我还搞不清楚状况就倒下了。

「咕呜!」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定睛一看,走在前面的士兵们也跟我一样倒下了。

最前排的士兵几乎是当场毙命。

大量鲜血四处飞溅,有些人甚至连肢体都被轰飞。

还能听到呻吟声,表示包含我在内,还有几个人活着,但没有人是完全平安无事的。

「嗯……?」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名男子歪着头走了过来。

他手上拿着不同于刀剑,我从未见过的某种黑色细长型物体。

那是武器吗?

那就是瞬间歼灭了我们的武器吗?

「我还以为那男人应该会准备至少一个巧妙的陷阱,难道是我想太多了吗?」

男子用不带感情的平淡声音如此呢喃。

奇怪……

我的听力变得比平常还要差。

而且伤口恢复的速度也很慢。

更重要的是,我明明拥有痛觉减轻这个技能,却依然感到让人想要在地上打滚的痛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亏我还特地设下抗魔术结界,用掉了珍贵的子弹,结果全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喽啰,看来这次亏大了。」

男子一脸无趣地如此呢喃。

男子走到发出呻吟的士兵身旁,缓缓举起了脚,然后踩碎士兵的脑袋。

就像是在踩死蝼蚁一样。

男子依序踩死其他士兵。

我拚命想要行动,但受伤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

然后,当我还在努力挣扎,就轮到我了。

我抬头仰望来到身旁的男子的脸孔。

「妖精?」

比起我们人类,那名男子的耳朵又长又尖。

我仿佛被雷打到一样大受震撼。

人口买卖组织的幕后黑手、暗中搞鬼的某个国家、不管怎么调查都找不到下落的受害者……

一切的谜题都解开了。

没错。

虽然打从一开始就被我排除在外,但满足所有条件的国家只有一个。

那就是妖精。

妖精就住在名为妖精之里,而且人类无法踏足的国家,是一个谜团重重的种族。

虽说妖精都来自那个国家,但神出鬼没的他们会突然出现在其他国家,也会突然消失不见。

如果那些被抓走的人都是用同样的手段被带去妖精之里,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

而且人类无法踏进妖精之里。

当然也无法展开调查。

不但如此,那个地方还有着足以让妖精全族居住、生活的宽广面积。

要监禁那些被抓走的受害者,是易如反掌。

到底有谁会想到,人口买卖组织的幕后主使者居然是妖精!

居然是那些爱护自然,总是把世界和平挂在嘴边,热爱慈善活动的妖精!

而且全族都是共犯!

「波狄玛斯•帕菲纳斯……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你干的好事!」

「嗯?」

我见过这名妖精男子。

他好几次代表妖精拜访帝国。

「……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我记得你是帝国的……名字想不起来。」

可是,相较于还记得他的长相与名字的我,波狄玛斯似乎想不起我的名字。

仿佛在说我是不需要记住的小角色一样,让我因为屈辱而颤抖。

「我记得你好像是个重要人物,但既然长相被你看到了,那就不能放过你了。」

你本来就不打算放过我吧!

(插图008)

我绞尽仅存的一点力气,抓住波狄玛斯的脚。

「就是你!就是你!」

嘴里发出连我自己都搞不清意思的喊叫。

毫无疑问,这家伙就是杀害我儿子一家人的仇敌。

而且还是在世界各地不断诱拐孩童,造成许多悲剧的元凶。

不能让这名男子活下去。

要是让他活着,必定会给世界带来更多灾难。

若是如此,那勇者大人就危险了。

我把力量灌注在抓着那只脚的手上。

但是,我没办法做出更多反抗,只能看着波狄玛斯一脸无趣地举起另一只脚。

然后,他不加思索地往下一踩。

勇者大人……

最后闪过我脑海的影像,是我儿子一家人和勇者大人的脸孔。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