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Y5尤利乌斯十三岁暗潮汹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在熟悉的城堡走廊上漫步。

这里是亚纳雷德王国的王城。

也就是我的老家。

自从成为勇者以后,我大部分时间都住在圣亚雷乌斯教国提供的房间里,很久没回来这里了,但我依然觉得这里是自己的归宿。

这里给我一种在圣亚雷乌斯教国感受不到的平静。

但是,只有我有这种感觉。

拉着我的手臂走在旁边的亚娜,现在紧张得不得了。

亚娜不是穿着平时那种朴素且方便行动的圣女服装,而是穿着以白色为基调的礼服。

那是件符合圣女的清纯形象,不会太过奢华,但行家都能看出其价值的礼服。

这件礼服是特别为亚娜量身订做的,非常适合她。

……不过,可惜穿着这件礼服的人明显太过紧张,表情异常紧绷,让魅力减了一半。

她走路的动作也很僵硬,如果没有我在旁边带领,说不定早就跌倒了。

为了参加典礼,我跟亚娜特地回国了。

这是亚娜头一次造访王城。

在实际来到这里以前,她似乎很想知道王城是什么样的地方,一直很兴奋。

亚娜是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对于城堡这种东西似乎抱持着憧憬。

虽然亚娜没有说出这种想法,但她这人藏不住心事,看到她那种难掩兴奋的模样,就让我藏不住笑。

可是,实际踏进王城后,她似乎紧张到顾不得参观了。

因为亚娜个性认真,她肯定会觉得作为圣女的自己不能丢脸,给自己多余的压力。

「亚娜。」

我觉得继续这样下去她反而会出糗,便在进到会场前向她搭话。

听到我的呼唤,亚娜就像是门轴不太灵光的门一样,僵硬地转过头来。

「紧张吗?」

「才……才没有那种事呢。」

就算她用这种语无伦次又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否认,也完全没有说服力。

「你很紧张对吧?」

「……对不起,我很紧张。」

被我问了第二次,亚娜一脸抱歉地如此回答。

我觉得不会说谎是她的美德。

不过,我也觉得她这样是无法在贵族社会中生存的。

「你会紧张也不能怪你。」

虽然亚娜贵为圣女,但她并不是贵族子弟,以前很少像这样参加正式的典礼。

虽然她可能曾经以圣女候选人的身分帮忙举办典礼,但她参加过的正式典礼,应该顶多只有圣女的任命典礼吧?

换句话说,她缺乏经验。

「我知道不能紧张,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亚娜用颤抖的声音如此回答。

「不,你错了,没有不能紧张这种事。」

亚娜努力让自己不要紧张,但我给了她完全相反的建议。

也许是无法理解我这句话的意思,亚娜快速地眨了眨眼睛。

「就是因为觉得不能紧张,才会让你变得更紧张。这种时候会紧张也很正常,所以你最好不要勉强自己不去紧张。」

「可是……」

「你知道什么是适度的紧张感吗?」

比如说在战斗的时候,比起放松精神,稍微保持一点紧张感,会让人更能发挥实力。

当然,要是太过紧张的话,就会跟现在的亚娜一样无法发挥实力。

虽然很难拿捏分寸,但紧张并不一定就是坏事。

因为一个人会紧张,代表他的精神也同样集中。

「你要紧张也没关系,不用太害怕自己会出错。只要尽力而为,到时候自然会有好的结果。你可以放松一点,要是你因为太过紧张,没办法发挥平常实力的话,不就太可惜了吗?」

听到我这么说,亚娜像是在反覆咀嚼我的话一样,轻轻地点了几次头。

「真不愧是尤利乌斯大人,说起话来就是能打动人心,跟某人不一样。」

她口中的那个某人,应该是哈林斯吧。

因为哈林斯还是一样喜欢捉弄亚娜。

「你说的那个某人,也在典礼会场里面喔。」

听到我暗示说,要是她继续紧张下去,之后绝对会被捉弄后,亚娜睁大了眼睛。

脸上写著「我绝对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展现出绝对不愿被人调侃的决心。

虽然有句话叫做感情好到会吵架,但我总觉得亚娜与哈林斯的关系好像不是那样。

该说是亚娜被哈林斯玩弄于指掌之间呢?还是该说是被他当成了玩具?

总之,亚娜好像变得不那么紧张了。

这么一来,她应该不会犯下什么大错了吧。

虽然我觉得她会朝奇怪的方向努力,最后白忙一场就是了。

「那我们过去吧。」

「好的!」

我们踏着比刚才轻快的步伐前往会场。

没多久后,我们便抵达会场,走了进去。

会场里已经来了许多人。

虽然典礼还没开始,但会场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却异常安静。

我轻轻拉着被这种独特的气氛震慑住的亚娜的手,露出微笑,使她放心。

然后就这样走向会场深处,在最里面,王族聚集的地方停下脚步。

正妃、萨利斯大哥、第一侧妃、第二侧妃与我弟弟列斯顿都在那里。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到场了。

「你迟到了。」

萨利斯大哥不太高兴地斥责我。

大哥最近总是摆着一张不太高兴的臭脸。

他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非常抱歉。想到这是弟弟与妹妹的大舞台,让我昨晚紧张得睡不着觉,结果今天稍微睡过头了。」

听到我这样找借口,亚娜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了过来。

因为我当然没有睡过头,会稍微迟到,是为了要帮亚娜消除紧张。

可是,因为不知道该不该实话实说,我只好选择说谎,但亚娜的反应已经让大家都发现那是谎言了。

这些每天都在跟贵族勾心斗角的王族,应该都看出我是在袒护亚娜了吧。

「大哥,你就别生气了吧。反正他们又不是没赶上典礼,你也不用这么吹毛求疵吧?」

列斯顿跳出来劝说大哥。

「列斯顿,你也一样。别在这种正式场合叫我大哥,要叫我兄长大人。」

但看来他的劝说只有反效果。

目标从我变成列斯顿了。

说不定列斯顿是为了把大哥的目光从我们身上移开,才会故意这么做的。

虽然列斯顿总是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但他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出纰漏。

「你们两个都给我住口。」

一道不容分说的冷酷声音制止了还想继续争吵的大哥与列斯顿。

声音的主人是正妃。

「可是,母亲大人……」

「看看四周吧,不要继续丢王族的脸。」

正妃毫不客气地斥责大哥这个自己亲生的孩子。

正妃这番话似乎让大哥意识到了旁人的目光,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不好意思,我的家人失礼了。」

正妃向亚娜道歉。

可是她并没有低头。

而且也不主动报上名号。

在亚纳雷德王国有个规矩,必须由地位较低的人,先向地位较高的人自我介绍并且问好。

亚娜是圣女,是圣亚雷乌斯教国的人。

就地位来说,跟正妃并没有高低之分。

可是,亚娜是作为我的同伴前来参加这场典礼。

虽然我是勇者,但在亚纳雷德王国里的地位比正妃还要低。

如果让正妃先打招呼,就等于是间接告诉旁人,正妃的地位在我之下。如果让亚娜先打招呼,就可能被别人解读为不把圣亚雷乌斯教国放在眼里。

到底该不该让亚娜先打招呼,是个很难判断的问题。

「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以我的同伴身分参加这场典礼的圣女亚娜大人。」

所以,这时候应该由我来替她们做介绍才对。

因为太过紧张,亚娜没有开口,只行了个动作僵硬的屈膝礼。

虽然很难说她这么做是对的,但是在这种上下关系有些微妙的场合,这种应对方式也很难说是错的。

「感谢你对尤利乌斯的照顾。」

正妃用像在评鉴亚娜的眼神看着她,如此说道。

「您……您别这么说,反倒是我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一直受受受到尤利乌斯大人的照咕呜!」

……她口齿不清了。

刚才好不容易帮她放松的精神,似乎又变得紧张起来了。

这或许怪不得她吧。

被正妃瞪着看,不习惯的人当然会畏缩。

正妃给人的压迫感就是如此强烈。

「典礼很快就要开始了。虽然你可能会觉得无聊,但请等到典礼开始吧。」

经过刚才的对话后,正妃似乎就对亚娜失去了兴趣,移开视线看向前方。

大哥、列斯顿、侧妃们也跟她一样,闭上嘴巴站着不动。

我小声对快要哭出来的亚娜说了声「没事了」,然后同样站在众人身旁。

其实刚才那样或许很难算是没事……

我觉得刚才的对话已经让正妃放弃亚娜了。

她已经被当成是个放着不管也没差,可有可无的家伙。

最后正妃还是没有报上名号,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因为那张扑克脸显露出来的感情太少,老实说,我也不太懂正妃的想法。

相较于同时兼具为政者与父亲这两种面貌的父亲,正妃只让我看到她身为为政者的那一面。

她可说是有别于教皇的另一种为政者的榜样。

相较于把各种心机与盘算藏在和善微笑底下的教皇,正妃的扑克脸则把一切都藏了起来。

这就是我认识的正妃。

所以,我不知道正妃到底对亚娜抱有什么样的想法。

只不过,不管她内心是怎么想的,她的态度恐怕以后都不会改变吧。

只要亚娜还是圣女,正妃应该会对她的身分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敬意。

不过,至于她对亚娜本人的看法,我就不得而知了。

「陛下进场。」

时间在独特的紧张感笼罩下流逝,典礼总算开始了。

父亲大人走进会场,站在设置在会场内部的台座后方。

「修雷因大人、苏蕾西亚大人进场。」

司仪接着喊出修雷因与苏的名字。

台座对面的门打开后,修雷因跟苏就现身了。

他们两人在铺在会场中央的红色地毯上昂首阔步。

明明还年幼,他们走路的模样却已经能让人感到威严。

看到那种丝毫不会紧张,理所当然地承受着周围视线的威风模样,从会场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小声赞叹的声音。

没多久后,修雷因与苏来到台座前面,屈膝跪下。

「鉴定之仪即将开始。」

父亲大人如此宣布。

今天这场典礼,是修雷因与苏的鉴定之仪。

为了这一天,我们特地向讨伐队请假回国。

虽然即使我们不在,讨伐队也依然在活动这件事,让我感到有些过意不去,但迪巴先生要我回来见证弟弟与妹妹的光荣时刻。

在成功讨伐占据废村的人口买卖组织后,队长们遵守跟迪巴先生之间的约定,再也不对我的行动说三道四了。

在那之后,我自愿踏上前线,由迪巴先生在后方负责指挥。

只要想到有迪巴先生在后方压阵,我就能放心地专心战斗。

在那之后,迪巴先生也屡次劝说队长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

拜此所赐,讨伐队里的大家也逐渐开始认同我了。

这一切都是多亏了迪巴先生的努力。

我对他可说是感激不尽。

「好,修雷因•萨刚•亚纳雷德,你可以起身了。」

「遵命。」

我本来还很犹豫到底该不该参加这场典礼,但我现在觉得有来真是太好了。

我这个比实际年龄还要成熟的弟弟,变得比我想的还要出色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让母亲大人也看到修雷因的成长,但我只能连她的份一起,把弟弟的模样深深烙印在眼里。

感动的时间结束了。

当用来放映的魔道具显示出修雷因的鉴定结果时,会场内发出一阵骚动,打破了原本的寂静。

〈人族 LV1 姓名 修雷因•萨刚•亚纳雷德

能力值 HP:35/35(绿)

MP:348/348(蓝)

SP:35/35(黄) :35/35(红)

平均攻击能力:20(详细)

平均防御能力:20(详细)

平均魔法能力:314(详细)

平均抵抗能力:299(详细)

平均速度能力:20(详细)

技能

技能点数:100000 称号 无

「魔力感知LV8」 「魔力操作LV8」

「魔斗法LV6」

「魔力附加LV5」

「魔力击LV3」 「MP恢复速度LV7」 「MP消耗减轻LV2」 「剑术才能LV3」

「破坏强化LV2」 「气斗法LV2」

「气力附加LV1」

「集中LV5」

「命中LV1」

「闪避LV1」

「视觉强化LV4」

「听觉强化LV7」

「嗅觉强化LV2」 「味觉强化LV1」

「触觉强化LV1」

「生命LV5」

「魔量LV8」

「爆发LV5」

「持久LV5」

「强力LV5」

「坚固LV5」

「术师LV8」

「护法LV7」

「疾走LV5」

「天之加护」

「n%I=W」

比起其他头一次参加鉴定之仪的同年龄孩子,他的技能与能力值都出色了许多。

这不是问题。

因为修雷因本来就很优秀。

即使撇除掉我这个亲人的偏心,修雷因也可说是个天才。

就算他拥有这么高的能力值,我也不会惊讶。

可是,那个名叫「天之加护」的技能非常不妙。

那仿佛是在告诉大家,修雷因是天之骄子。

我斜眼瞄向正妃。

从那张毫无变化的扑克脸上,我无法看出她内心的想法。

换了会场后,第二场宴会开始了。

这是典礼结束后的庆祝宴会。

话虽如此,我心中却是百感交集。

「喂,勇者大人躲在角落当壁花真的好吗?」

哈林斯跑来找躲在会场里不起眼角落的我和亚娜。

「今天的主角是修雷因和苏,我们还是别太引人瞩目比较好。」

「说得也是。」

哈林斯耸耸肩膀。

换作是平常的话,亚娜肯定会斥责态度放肆的哈林斯,但她今天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乖巧。

哈林斯似乎也不打算捉弄那样的亚娜,刻意放着她不管。

既然他能在亚娜真正陷入困境时这么贴心,平常也保持这样不就好了吗?

「哈林斯,别只顾着说别人了,你难道不用去跟修雷因和苏打声招呼吗?」

虽然哈林斯是这副德性,但他可是克沃德公爵家的次男。

身为与王室亲近的公爵家的一分子,他应该有义务要去问候今天的主角才对。

「反正我跟你的交情好,迟早会遇到向他们打招呼的机会,所以就过来避难了。我可不想在那边慢慢排队。」

哈林斯一边苦笑,一边看向在会场中央大排长龙的队伍。

那些都是等着要跟修雷因与苏打招呼的人。

虽然只有高位贵族有资格参加鉴定之仪,但某些下位贵族也被允许参加这场庆祝宴会。

具体来说,就是那些家里有着年纪跟修雷因与苏差不多的孩子的贵族可以参加。

那些想让孩子接近修雷因与苏,甚至是想藉此跟王家打好关系的贵族,全都在那边大排长龙。

只不过,看到鉴定之仪的结果,我担心事情并没有那么单纯。

「看来事情变得有点麻烦了。」

「……是啊。」

「嗯?」

我对哈林斯的说法表示肯定,但亚娜似乎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

我把从服务人员那里拿到的蛋糕交给亚娜。

亚娜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

我知道她一直在偷看蛋糕。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亚娜,你还是维持现在这样就好了。

「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很遗憾,几乎没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

以勇者的身分参加讨伐队的我,对国内的事情很难帮得上忙。

勇者的威望在王国里也不管用。

正妃的影响力太强了。

有力贵族几乎都隶属于正妃那一派。

就算想要求助于正妃派以外的贵族,由这件事来看,反倒是那种人更需要加以提防。

「只能期待陛下与正妃大人管好那些笨蛋了。」

「嗯。」

即使在意我们两人的对话,亚娜依然无法抗拒蛋糕的魅力,大口吃个不停。

我和哈林斯担心的事情就是──或许会有人策划要把修雷因拱上王位。

权力斗争──

那是每个国家或多或少都存在的事情。

亚纳雷德王国也不例外,贵族们每天都在勾心斗角。

而最近几年,贵族们都在议论某件事情。

「萨利斯王子真的有资格成为下一任国王吗?」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身为正妃独生子的萨利斯大哥是个凡人。

不管是学业还是武术,甚至是其他能力,他都跟平常人差不多,没有特别出色的地方。

为了让自己有资格成为下一任国王,大哥并不欠缺努力。

只不过,他的努力并没有伴随结果。

话虽如此,他的能力也不比平常人差。

只要有部下帮忙,他的能力完全足以应付国王的职务。

所以,如果萨利斯大哥是唯一的继承人,那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可是,实不相瞒,我的存在让事情变得麻烦了。

我是勇者。

是拥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特别称号的人。

而且还是这个国家的王子。

话虽如此,但没人会想要让我当上下一任国王。

勇者当上国王这种事,从来不曾发生过。

事实上,考虑到勇者的职责,勇者应该是不能担任国王的。

因为勇者必须把一切都贡献在与魔族之间的战斗上。

唯一的例外,就只有邻近魔族领地的人族守护国家──连克山杜帝国的剑帝而已。

如果是剑帝的话,或许能够兼任勇者也说不定。

因此,除了这唯一的例外,过去即使有出现过出身王族的勇者,那个人也一辈子都无法当上国王。

我也不打算成为国王。

可是,万一那位勇者有个优秀的弟弟,情况又会如何呢?

光是身为有着勇者哥哥的王子,就已经具备了强大的号召力。

而且本人也很优秀,还拥有「天之加护」这种仿佛被神认定的技能。

然后,这个国家目前是由正妃派的人掌权。

那些不属于正妃派的贵族,全都想要拉下身为正妃儿子的大哥,拥立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新盟主。

因为我是勇者,他们很难拥立我当国王。

然后,因为讨厌这种权力斗争,身为三男的列斯顿总是与贵族保持距离,刻意扮演着放浪王子的角色。

既然如此,他们当然会把目标转向剩下的修雷因。

如果他具备这么好的条件,那些贵族肯定会有所行动。

「幸好目前的局势比较稳定,只要不是蠢到不行的笨蛋,应该都不会不惜与正妃派为敌,也要拉下萨利斯王子,拥立修雷因王子。」

「希望如此。」

对正妃派感到不满的,并非只有二流贵族与三流贵族。

其中也有上流贵族。保持中立,静观其变的贵族也不在少数。

如果这些贵族连手,很可能会招致无法预期的混乱。

想到这里,就有一股焦躁感仿佛从脚底慢慢窜了上来。

想到修雷因会变成混乱政局的核心人物,那种感觉就更强烈了。

「喔?喂喂喂,你弟弟还挺厉害的嘛,小小年纪就把女孩子带出场了耶。」

「咦?」

听到哈林斯这么说,我赶紧回头一看,结果看到修雷因拉着一个女孩子的手跑走了。

「那女孩是谁?」

「好像是亚纳巴鲁多公爵家的千金大小姐,我记得她名叫卡娜迪雅。你弟弟真有眼光。」

「那女孩的确很可爱。」

「什么!尤利乌斯大人,你喜欢那种小女孩吗!」

直到刚才都没说话,一手还拿着放着蛋糕的盘子的亚娜突然叫了出来。

「不不不,你误会了,我不会对那么小的女孩有那种想法。」

「那……那就好。」

我不想受人误会,马上出言否认,而亚娜似乎松了口气,又开始吃起蛋糕。

……最近亚娜似乎开始在意我了。

这或许不是个好现象。

「亚纳巴鲁多公爵是倾向正妃的中立派人士,不会太过亲近,但也不会太过疏远正妃派,处于绝妙的立场。不管是正妃派还是反正妃派,都无法随便对他们出手。如果是明白这点才带走那女孩的话,那修雷因就太可怕了。」

「不,修雷因应该不知道贵族之间的派阀问题,我觉得这只是偶然。」

最可怕的事情是,我无法断言修雷因绝对不晓得那些事情。

修雷因曾经若无其事地说出连我都不知道的异国俗谚与童话。

当他说出桃太郎或一寸法师这些我从未听过的童话故事给苏听的时候,我真的被吓到了。

他到底是从哪里得到那些知识的?

虽然我曾经怀疑过负责照顾修雷因的安娜,但那似乎是我的误会。

既然没人知道修雷因是从哪里得到那些知识,那我也无法断言他绝对不是故意带走亚纳巴鲁多家的大小姐。

就算问他本人这个问题,他也只说是在梦里梦到的。

……难不成那些知识真的都是他梦到的吗?

如果那就是「天之加护」这个技能的效果的话呢?

如果那个技能真的有着那种宛如天启般的效果,就能解释很多事情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无法改变根本的问题就是了。

不管是天启要他接近亚纳巴鲁多家的大小姐,还是那是偶然的行为,结果都不会改变。

「不管怎么样,这对修雷因来说还太早了。」

「王族的婚约不都是这样的吗?」

「婚约!」

亚娜惊讶地叫了出来。

那叫声让某些人转过了头来。

虽然亚娜马上闭嘴,但已经来不及了。

亚娜用求助的眼神看向我,但我只能回她一个苦笑。

就连哈林斯都不由得嘴角抽搐。

那应该不是演技,而是真实的反应吧。

「……怎么办?虽然绯闻这种东西本来就会被加油添醋,但修雷因王子跟亚纳巴鲁多家的大小姐定下婚约的传闻,明天应该就会被人说得跟真的一样了喔。」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早在他们那么亲密地牵着手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吧。」

「咦?咦!难不成我做错了什么吗!」

「放心,这不是你的错。」

我偷偷地把第二盘蛋糕拿给心慌意乱的亚娜。

亚娜的视线在我的脸跟蛋糕之间游移,最后还是输给了蛋糕的诱惑。

早在他们做出那种引人瞩目的行动时,修雷因与亚纳巴鲁多家的大小姐传出绯闻就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事情了。

虽然我无法否认亚娜确实说了火上添油的话,但她并没有犯下什么天大的过错。

而且就跟哈林斯说的一样,跟亚纳巴鲁多公爵打好关系,对修雷因来说不是坏事。

如果不去顾虑修雷因的心情,以及另一个大问题的话,跟亚纳巴鲁多家的大小姐定下婚约,我觉得反倒是件好事。

就我个人来说,如果修雷因是对亚纳巴鲁多家的大小姐一见钟情的话,我甚至想替他加油。

只不过,现在还有一个大问题必须解决。

「喂,苏蕾西亚公主无视于陛下的制止,也跟着冲出去了耶。」

「嗯,我看到了。」

我一边干笑一边看着修雷因想要与人定下婚约需要面对的最大问题,也就是我们同父异母的妹妹苏一如所料失去控制的光景。

「我好像听到某种不得了的声音,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或许不是没问题也说不定。」

即使会场里充满人们谈笑的声音,到处都吵吵闹闹,那声巨响依然响彻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周围。

我不可能没听见。

负责保护会场的骑士慌张地开始行动,甚至给人一种准备开始引导客人前去避难的感觉。

我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觉得头仿佛就要痛起来。

「哈林斯,不好意思,可以麻烦你去告诉那些骑士,不需要引领客人去避难吗?」

「了解。」

这种时候,有个无须多说也能心意相通的朋友实在是太可靠了。

亚娜拿着叠起来的两张空盘,不知所措地东张西望。

「亚娜,对不起,请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想到或许必须摆平接下来的混战,我就觉得自己没有照顾亚娜的余力。

虽然让她独自待在这里有点可怜,但也只能请她忍耐一下了。

说完该说的话后,我小跑步前往发出声音的方向。

然后,我听到第二声巨响。

我一边流着冷汗,一边加快了脚步。

结果就跟我想的一样,当我抵达出事的小房间时,看到了被破坏的房门、脸色苍白的亚纳巴鲁多家大小姐,还有被苏紧紧抱住的修雷因。

修雷因必须面对的唯一的,也是最大的问题,就是苏这个发自真心爱着他的同父异母妹妹。

虽说母亲不同,但被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爱着就已经是个大问题了。但更麻烦的,是苏对他的执着。

根据修雷因的说法,会用苏那种方式表示爱意的女生,好像就叫做病娇。

要是修雷因有了未婚妻,她很可能会伤害对方。

幸好苏还没有对亚纳巴鲁多家大小姐下手。

可是,苏正用带有杀气的眼神瞪着她。

「你没受伤吧?」

「没……没有。」

我先确认亚纳巴鲁多家大小姐是否平安。

「苏,你这样不行。」

「都是那个想要诓骗哥哥大人的女人不好。」

「苏……」

我接着斥责苏,但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错。

「总之,你快点放开修雷因,你没看到他好像很难受吗?」

被苏使尽全力抱住的修雷因,从嘴巴发出了「呜呜呜」的呻吟声。

「如果是哥哥大人的话,就算承受我的爱意也不会有事的。」

「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先放开他再说。」

我硬是把不听话的苏从修雷因身上拉开。

「总算得救了。」

「修雷因,疼爱苏也该有个限度喔,不喜欢的时候就要诚实说出来。」

「哥哥大人才不会拒绝我呢。」

「呃……嗯,我会的。」

修雷因露出苦笑,苏则是不知为何充满了自信。

眼见情况八成不会改善,我忍不住叹了口气。

在我们说着这些话的期间,被晾在一旁的亚纳巴鲁多家大小姐一直愣住不动。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敢说修雷因将来肯定会为了女人的事情受苦受难。

正当我打算把骚动已经平息的事情告诉骑士们时,父亲大人与正妃出现在了小房间外面。

父亲大人露出担心的表情。

正妃还是挂着那张扑克脸。

注视着修雷因的正妃到底在想什么呢?

不光是异性问题。

修雷因将来肯定会遇到各式各样的苦难。

我走向父亲大人与正妃。

「好像已经没事了。」

「是吗?那就好。」

听到我的报告,父亲大人轻抚胸口。

「修雷因就有劳父亲大人多费心了。」

「我会的。」

听到我这句蕴含着许多言外之意的话,父亲大人二话不说马上答应。

正妃什么都没说。

为了让修雷因有个幸福的未来,身为哥哥的我必定会竭尽全力。

「你说什么?」

就在修雷因与苏的鉴定之仪隔天。

我接到令人难以置信的报告。

「迪巴大人……殉职了。」

在为弟妹的光荣时刻庆祝的那一天,我失去了重要的人。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