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Y4尤利乌斯十二岁激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敌人的据点似乎位在远离山路的废村里。」

迪巴先生一边摊开地图一边说明情况。

以我为首的讨伐队指挥官们静静地听着。

上次被人口买卖组织偷袭,让讨伐队里开始弥漫着紧张感。

之前的讨伐行动实在太过顺利了。

虽说几乎没有出现伤亡,但讨伐队初次遭遇挫折,似乎让队长们也重新上紧了发条。

「如果要前往废村,就只能走这条旧路。因此,敌人应该也会加强这里的戒备。」

所有人都盯着摊开在桌上的地图看。

「这可真教人头痛……」

其中一人如此低语。

队长们会露出伤脑筋的表情,并不只是因为上次的事情。

是因为这次要讨伐的组织不好对付。

这个盘踞在废村里的组织,规模大到我们过去讨伐的组织无法比拟的地步。

敌人以废村作为据点这点也非常棘手。

虽说那里已经没人居住,但还留有过去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换句话说,那里具备了人要在那里生活的大半条件。

让人居住休息的房子。

让人自给自足的田地。

确保水源的手段应该也不缺。

还有用来防范魔物的壁垒。

废村里备齐了这些设施。

然后,既然具备了这些设施,就表示那里的生活很安稳,也会因此吸引更多盗贼同伴。

那里具备了足以养活人数众多的盗贼团的条件。

而人数就是力量。

不管能力值有多强,一般来说,要以少胜多非常困难。

除非是跟身为勇者的我一样,拥有足以无视人数差距的能力值的人。

讨伐队里聚集了世界各国的精锐,有着许多像我这样的例外。

以盗贼为对手,他们应该可以一打二,甚至是一打三。

可是,前提是得把地利的因素排除在外。

根据事前调查的结果,那些盗贼盘据的废村似乎是个小型要塞。

而且就跟迪巴先生说的一样,从地图看来,我们只能从正面发动进攻。

那里可说是易守难攻之地。

我方的能力值优势很可能会被敌方的人数与地利优势抵销。

「我们要不要分头进攻?」

「不,就算要绕到敌营后方,也只能走山路。就算我们派出分队,也只有极少数人能够过去。」

「再说,就算成功绕到敌营后方,整座废村也都被护墙围住了。不管是要翻墙还是破墙而入,都很快就会被发现。也许这么做能有出其不意的效果,但人数太少是很危险的。」

「嗯……看来只能光明正大地正面进攻了。」

在无路可走的山里,就连要移动都很困难。

不但必须一路劈开挡路的草木,还会遇到栖息在山里的魔物。

大部队无法通过那种地方。

就算派出小部队横越难以通过的山,也还得接着与盗贼开战。

因为过于危险而放弃这个提议可说是理所当然的结果。

「那支奇袭部队就由我来率领吧。」

可是,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自告奋勇去做。

「勇者大人……这太危险了。」

其中一位队长傻眼地劝我放弃。

难道你没听见刚才那些话吗?队长内心的想法溢于言表。

可是,我不能就此退缩。

要是我甘于躲在后方受人保护,就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以前办不到这件事,肯定是因为我的觉悟还不够。

我缺乏与人战斗,杀死敌人的觉悟。

不过,我已经做好这样的觉悟了。

再来只剩下付诸实践而已。

为了尽可能拯救更多的牺牲者。

也为了尽量减少未来的牺牲者。

「好吧。」

我为了反驳而张开的嘴巴停住不动。

因为这个缘故,我看起来应该仿佛整个人都傻住了吧。

我确实被这句意想不到的话吓傻了,所以这样形容我并没有错。

只不过,不光是我,在场的队长们似乎也都被这句话吓傻了。

对我的想法表示赞同的人正是迪巴先生。

「不过,我不能让你独自前去,我会从自己的部队派出几名士兵。然后,我那边还有一位实力不错的冒险者,我也会拜托他一起前去。」

奇袭部队的成员很快就决定好了。

「勇者大人,可以麻烦您从这条路径绕过山,然后从敌人背后发动奇袭吗?」

「啊……没问题。」

因为这件事决定得太过干脆,让我只能楞楞地如此回答。

「迪巴大人!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可是,其中一位队长回过神后,撞倒了椅子站起身,指责迪巴先生的决定。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面对他的责难,迪巴先生露出真心感到费解的表情,疑惑地歪着头。

「你怎么能让勇者大人去做那么危险的事!你到底把勇者大人当成什么了!」

「我还以为你想说什么,原来是这种小事啊。」

「你居然说这是小事!」

迪巴先生像是听到有趣的笑话般轻声失笑。

不管任谁来看,都会觉得那样的举动是在污辱这位队长,而我不认为迪巴先生是那种人,所以惊讶得说不出话。

「是勇者大人自告奋勇接下这个任务,而我认为他有能力办到,所以做了这样的安排。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多到不行吧!如果勇者大人因为这样出事的话,你打算怎么负责!」

没错,就是这个。

这就是束缚着我的其中一条锁链。

对这些队长们来说,我不是可以托付生命的同伴,而是不能死掉的保护对象。

所以他才会说出负责这两个字。

「为什么你要在这种时候说出负责这两个字?」

「什么?迪巴大人,你不要太过分了。」

队长心中的怒火逐渐累积。

「责任当然在勇者大人自己身上,毕竟是总指挥官自己说要踏上前线的。」

可是,迪巴先生这句话让队长闭上了嘴巴。

「你从刚才开始就对总指挥官的决定唱反调,我可以认为其原因是你怀疑身为总指挥官的勇者大人的实力吗?」

「咦!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迪巴先生强调我身为总指挥官的立场如此说道,让队长感到畏缩,无法反驳。

即使这位队长向其他队长投以求救的目光,他们也只能尴尬地移开视线。

应该有许多人都暗自赞同了这位队长的想法。

可是,不管实际情况是怎么样,要他们声援不但违抗我这个总指挥官,还惹火迪巴先生这个副总指挥官的这位队长,他们应该是办不到的。

「可是!要是勇者大人有个万一的话,那会是全世界的损失!请您三思!」

眼见不会有援军挺身而出,这位队长决定贯彻初衷,再次强调自己的主张。

如果考虑到他的立场,这种主张绝不能算是错的。

「不光是怀疑勇者大人的实力,你连判断他办得到的我的眼光都要否定是吗?」

可是,迪巴先生狠狠一瞪,否定了他的主张。

现场飘散着不容许这位队长找借口的气氛。

「你刚才问我把勇者大人当成什么,我现在就把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你。你到底把勇者大人当成什么了?」

迪巴先生用严厉的语气质问那位队长。

对于这个问题,队长无法做出回答。

「就是因为这样,勇者大人才会认为你们不值得他托付性命。对于那些不把自己当同伴的家伙,谁有办法放心托付自己的性命?他不信任你们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迪巴先生不屑地如此说道。

「迪巴先生,我没有那种意思……」

「勇者大人,您不必解释,这都怪我们不中用。」

迪巴先生讲得这么狠心,让我想要开口解释,却被迪巴先生本人制止。

「真要说的话,你们之中有几个人能够战胜勇者大人?在我看来一个都没有。连我自己都没什么把握能赢。实力比勇者大人还要弱的家伙,又有什么资格担心勇者大人的安危?」

迪巴先生的说词让其中几名队长面露怒色,但看到表情更加愤怒的迪巴先生,他们就把话吞了回去。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别说是保护勇者大人的背后了,我们甚至完全追不上他的背影。然而,你们却对此毫无自觉,只因为大人与小孩的身分差别,便以保护者的身分自居。你们知道这种行为叫做什么吗?这就叫做帮倒忙!」

砰!迪巴先生一拳砸在桌上。

「必须与他并肩作战的我们,不但没能追上他的背影,还变成了他的枷锁!勇者大人会对我们感到失望,想要单独行动,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是吗?」

咦!

对迪巴先生愤怒的话语感到最惊讶的人,或许是我也说不定。

其实我并没有那种想法……

在鸦雀无声的会议室里,我没有勇气说出这句话。

「如果你们担心勇者大人的安危,就展现出要在勇者大人发动奇袭之前攻下敌人据点的气概吧。如果连这种事都办不到,那些话只不过是只有嘴巴厉害的弱者的戏言罢了。」

在队长们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正静静燃烧的斗志。

聚集在这里的队长们,全都是凭实力爬到现在地位的强者。

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感到自负,被人说到这种地步,不可能就此退让。

「好吧,那我就证明给你看,我不是那种只出一张嘴巴的家伙。在勇者大人出场以前,我就会把敌人全部解决。」

队长用闪闪发亮的眼神注视迪巴先生。

看来他似乎同意让我率领奇袭部队了。

想到这里,我突然发现这一切或许都在迪巴先生的计算之中。

就结果来说,我的愿望得以实现,而且队长们也被激起了斗志。

此外,这等于是跟队长们做好约定,只要在我发动奇袭以前,讨伐队还没攻下敌人据点的话,以后就不能干预我的行动。

这些自视甚高的队长应该不会违背自己做过的约定。

正因为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他们才不会在没能达成目标时找借口。

不过,我稍微看了一下地图。

我依据地形大致计算出自己绕到敌人据点后方所需要的时间,并且算出队长们从正面攻下敌人据点所需要的时间。

……不管怎么想,我都不认为他们有办法在我发动偷袭以前攻下据点。

或许因为心里明白这点,其中几位队长露出了忍不住要叹气的表情。

看来一切真的都在迪巴先生的计算之中。

虽然在我的心目中,迪巴先生是个心思细密又明理的大人,但看来我有必要刷新自己的认知,加入他是个跟教皇一样狡狯且不好对付的人物这项情报。

幸好他是站在我这边的。

「走这边。请小心脚下啊。」

在这名说话腔调独特的男子带领下,我们在山里前进。

负责带路的这位先生名叫霍金。

据说他以前是个盗贼,现在则是一位冒险者的奴隶。

「……」

而这位霍金先生的主人──吉斯康先生则默默地走着。

即使是在这种举步维艰的山上,他走起路来也跟在街上闲晃一样自然。

而且他并没有疏于警戒,他会不时移动视线,而在他的视线前方总是能找到小鸟之类的小动物。

凭我的本事,可察觉不到那种小型生物的存在。

可见他的气息感知技能等级应该很高。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毕竟吉斯康先生是位知名的冒险者。

他能配合状况灵活运用各种武器,是个独立升上了A级的高手。

而且他还很年轻,大家都说他将来肯定能成为S级冒险者。

既然迪巴先生说他是实力不错的冒险者,还让他跟我一起行动,就表示这人不光是实力,就连人品都值得信赖吧?

所以,我们才会同意让据说原本是个盗贼,感觉有点可疑的霍金先生带路。

「为什么我们非得跟着一个盗贼走不可?」

可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这个决定。

亚娜小声抱怨了一句。

她这人最讨厌错误与扭曲的事情,正义感比别人强上一倍。

对亚娜来说,盗贼应该是必须被唾弃的吧。

虽说是过去的事情,但让前盗贼跑来协助,似乎还是让亚娜感到不太舒服。

「亚娜,霍金先生可不是你想的那种盗贼喔。据说他只对腐败的贵族和大商人下手,把得到的财物分给贫穷的人们,也就是所谓的义贼。」

哈林斯向亚娜说明了霍金先生的事情。

身为我的随从,哈林斯也理所当然地参加了这次的作战。

他应该是跑去跟迪巴先生交涉过,取得跟我一起行动的许可了。

「真的是这样吗!」

「我说的没错吧,怪盗千把刀先生?」

听到哈林斯的呼唤,霍金先生一边苦笑一边回过头来。

「那是我以前的外号啦。真是不好意思。」

「怪……怪盗千把刀!那不是超级名人吗!」

怪盗千把刀是霍金先生的外号。

那是一位能灵活运用小刀玩弄对手,绝不放过猎物,总能确实偷走目标的盗贼。

他只会对不法之徒下手,还会把得到的财物换成食物,带去孤儿院之类的地方分送。

由于怪盗千把刀不会直接分送赃物,而是匿名赠送食物,让受害的贵族与大商人无法拿回那些东西,得到帮助的贫穷人民也都很感谢他。

实际做出了那种有如童话故事般的英勇行为的人,正是霍金先生。

透过吟游诗人的宣传,霍金先生的事迹广为流传,在许多国家都能耳闻。

亚娜完全不晓得他就是那位名人,才会说出这样的抱怨。

亚娜露出尴尬中带有些许失望的复杂表情。

「他跟我想像中的不一样……」

她小声呢喃,声音却意外的被听得很清楚。

虽然她赶紧捂住嘴巴,但在场众人都是战士,都拥有听觉强化这个技能。

当她把话说出口时,大家就都听到了。换句话说,她一开始的抱怨也被霍金先生听见了。

正因为如此,哈林斯才会帮他说话。

「常常有人这么说呢。因为在以我为题材的戏剧里,都是由美男子来扮演我的。」

霍金先生看起来没有不高兴,只是面露苦笑。

在吟游诗人的加油添醋之下,在怪盗千把刀的英雄事迹被搬上舞台后,总是会由该剧团最红的男演员负责扮演主角。

结果导致大家都以为怪盗千把刀是个美男子。只可惜,霍金先生本人很难称作美男子。

虽然他意外的年轻,但外表却很平凡,走在街上应该不会有人特别注意到他。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做个怪盗也说不定。

「为什么怪盗千把刀会变成奴隶?」

亚娜这次改用疑惑的视线看向身为霍金先生主人的吉斯康先生。

「其实我前阵子不小心失手了啦。结果我被那个人口买卖组织抓到,差点就被杀掉,还好老爷买下了我。」

「因为来自国家的委托,我也试着调查了一下那个人口买卖组织,跟那些家伙有过接触。因为单独行动也遇到了瓶颈,我便以想要买下有战斗能力的奴隶为借口,与对方进行交涉,结果成功买下了他。」

根据他们两人的说法,霍金先生似乎是独自对人口买卖组织展开调查,而吉斯康先生则是接下来自国家的正式委托,为了调查人口买卖组织而与对方有过接触。

在这个过程中,霍金先生被人口买卖组织抓住,结果被找上人口买卖组织,假装要购买战斗奴隶的吉斯康先生买下了。

「我很感谢老爷的救命之恩。」

「那你就努力工作报答我吧。」

虽然有着奴隶与主人的身分差距,但感觉得出来他们两人的关系似乎不错。

霍金先生的脖子上没有项圈,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人口买卖组织会替被抓到的人戴上特殊的项圈。

一旦戴上那种项圈,就无法违抗主人的命令。

没人知道那种项圈的制造方式。

据说上面八成附加了使役系的技能,还经过特殊的加工处理,神言教的研究机构顶多只能搞懂这么多。

换句话说,这代表人口买卖组织的技术比神言教的研究机构还要厉害。

为什么一个人口买卖组织会拥有这么厉害的技术?

虽然谜团重重,但我要做的事情不会改变。

「嘿嘿嘿。让我去过一次据点,竟然还敢放我离开,那些家伙真是太不小心了,我会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

霍金先生扬起嘴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角。

我们会请霍金先生带路,是因为我们准备前往的废村据点,就是他当初被抓的地方。

由于他在那之前也调查过这座山,所以没人比他适合带路。

他不愧是当过盗贼的人,不但熟知不会被人发现的路线,还轻易避开了至今为止我们遇到的,敌人设下的陷阱。

「目的地就在眼前了喔。」

多亏有霍金先生带路,我们顺利绕到那个废村的后方了。

有别于废村这两个字给人的印象,这个据点打造得非常牢固。

虽说全由木头打造,但整座废村都被护墙围绕,正面旧路的前方也建了大门,甚至连了望塔都有。

就跟事前调查的结果一样,这里就像是座小型要塞。

想要正面攻下这座要塞似乎很困难。

如我所料,讨伐队本队似乎还没突破敌人的正面守军,战斗的声响传了过来。

队长们要在我发动奇袭之前攻下据点的誓言似乎无法实现了。

一切都照着迪巴先生的计画在进行,我一边苦笑一边准备发动魔法。

『 听好,尤利乌斯,如果只是要使用魔法的话,只要发动技能就够了。但是,如果要真正活用魔法的话,光是这样还不够。你必须意识到自己平常如何发动魔法,然后思考该如何更猛烈、更迅速、更正确地发动魔法。』

师父的教诲闪过脑海。

虽然他是个怪人,却总是能精确地教导我变强的方法。

我遵从他的教诲,把意识集中在准备发动的魔法上。

「等到我用魔法破坏护墙之后,大家就同时发动突击吧。」

如此告知队员后,我准备发动魔法。

「我要上了!」

在发出吆喝的同时,我放出圣光魔法中的圣光球。

高速飞射出去的光球撞上木制护墙,一边发出巨响一边炸裂开来。

现场什么都没有留下,地面被光球挖开,变成不适合发动突击的地形。

也许我该稍微控制一下威力会比较好。

看来我还太嫩了。

「全军突击!」

「「「喔喔喔喔!」」」

为了掩饰自己的失败,我大声喊叫,跟队员们一起冲进废村。

看到从后方破坏了护墙杀进去的我们,忙着防卫正面大门的人口买卖组织成员全都慌了。

他们似乎没想到会有敌人从后方打破护墙冲进去。

毕竟木墙确实足以防范附近弱小魔物的入侵,寻常士兵应该也很难突破。

可是,面对真正的强敌,木墙根本一点用处都没有。

过去在前沙利艾拉国的盖伦家领地,就连保护城镇的城墙,都挡不住那群白色蜘蛛。

为了在未来与跟当时一样,甚至更加强大的敌人战斗,我怎么能连这种程度的木墙都打不破!

人口买卖组织的成员们赶紧回过头来,准备迎击我们。

可是,在我们杀进来的同时,本队似乎也对正门发动了攻势,让敌军完全乱了阵脚。

眼见机不可失,我一鼓作气加速冲进敌阵。

待在敌阵前方──本来应该是最后方的敌军男子,连武器都没有举起来,站在原地显得不知所措。

我挥剑砍向这位满是破绽的敌人,没有确认结果就从他身旁冲过,接着砍向下一位敌人。

每当我挥出剑,掌中都会传来斩断肉的触感,血花四处飞溅。

这根本连战斗都称不上,只有敌军接二连三地丧命。

「呜喔啊啊啊啊!」

其中一名敌军不顾一切冲了过来。

他大力挥舞手中的棍棒,使劲向我砸了过来。

「喝!」

哈林斯冲进我和那位敌军之间,用左手拿着的盾牌架开棍棒,然后顺势用右手上的剑刺穿敌人的脖子。

「笨蛋!你冲太快了啦!」

「这种程度不算什么!我要全力以赴!」

哈林斯劝我别冲太快,我却反而说要继续往前冲。

「危险!」

就在这时,一支箭向我射了过来,但被吉斯康先生的锁镰击落了。

「感激不尽!」

向他道过谢后,我没有停下动作,继续砍向其他敌人。

放箭的敌军被吉斯康先生丢出的斧头解决了。

在后方战场上,随着我一起冲入敌阵的其他士兵正与敌军展开战斗,而亚娜则负责支援他们。

至于前方战场,则因为我们的奋战,让敌军露出巨大破绽,大门轻易就被突破了。

我方士兵从被破坏掉的大门一拥而入。

这么一来,敌人就再也挡不住我们了。

没多久后,我们便镇压了敌军。

「可恶!该死的混帐!」

被俘虏的敌军幸存者破口大骂。

「这又不是我的错!我是为了还债啊!为了活下去,我只能这么做了啊!这应该不难理解吧!喂!」

在被俘虏的敌军之中,因为伤势不重而最早醒过来的这家伙一直像这样大吼大叫。

难道他知道自己之后会有什么下场吗?

「喂!那边的小鬼头!我有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儿子啊!我不能死在这种地方啊!喂!」

男子把矛头指向碰巧路过的我。

跟我一起路过的其中一位士兵,默默地把手伸向剑,但我制止了他。

「不管有什么理由,都不能因为自己不幸,就让别人也陷入不幸。」

我丢下这句话后就离开了。

男子依然在大吼大叫,不管我对他说什么,他八成都听不进去吧。

人会轻易犯下恶行。

在跟这支讨伐队一起行动的过程中,我看过太多例子了。

人口买卖组织的成员里有着各式各样的人。

有些人跟刚才那名男子一样,是因为生活穷苦而犯罪。

有些年轻人是因为父母待在组织里,就顺势加入了组织。

也有些人原本就是坏人,喜欢欣赏别人陷入不幸的模样。

每个人加入人口买卖组织的缘由都不一样。

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

那就是并不为此感到后悔。

对于自己做了坏事这件事,他们全都不感到后悔。

当然,有些人会在被处刑的时候表示后悔。

可是,那不是在忏悔自己犯下的恶行,而是对于被抓来处刑这件事感到后悔。

为什么我当时不能更小心一点呢?

他们脑中只有这种无可救药的想法。

我曾想过要费尽唇舌劝他们悔改。

可是,在我付诸实行以前,就不得不踏上旅途,前往新的战场。

人会轻易犯下恶行。

然后,如果要把人拉回正途,就得耗费漫长的时间以及旁人的耐心。

堕落容易,回头困难。

虽然堕落的契机有很多种,但如果要回头的话,就必须先让本人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才行。

如果毫无自觉自己做的坏事有多过分,人就不可能真心忏悔。

然而,不管是我还是他们,都没有那么多时间。

我必须辗转于各地,他们也必须为自己犯下的罪接受同样比例的惩罚。

而绝大多数人受到的惩罚,都是在严刑逼供后被处死。

如果有时间让他们悔改,还不如榨干他们的利用价值,然后赶快处理掉比较有效率。

因为比起犯下罪过的他们,拯救至今依然受到人口买卖组织折磨的无辜人民有意义多了。

我可以理解这个道理。

可是,我不确定这样是否正确。

也有些人是因为别无选择才加入人口买卖组织。

可能是由于生活困难、故乡被魔物袭击,或是在组织里面出生等等的原因才加入。

不给他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就处罚这些人真的是对的吗?

……就算我这么想,或许也无法改变任何事情。

即使如此,我还是认为自己必须跟迪巴先生说的一样,持续思考什么才是正义。

现在的我只能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如果有时间让一名罪犯改过自新,还不如把那些时间拿来拯救更多无辜受苦的人。

虽然人命与其一生的价值无法用单纯的数量来衡量,但犯罪者与无辜人民孰轻孰重,根本连想都不用想。

如果我知道更能说服他们的方法,情况或许就不一样了。

可是,因为我不知道那种方法,所以只能按照优先顺序,拯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救能够拯救的人。

可以拯救所有人当然最好,但我也知道自己办不到那种事。

我必须在明白这点的情况下做到最好,尽量拯救更多的人。

不管那有多么困难,我都要做到。

因为我是勇者。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