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间章圣女与帝国老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亚娜,为什么是你?」

这是当我被内定为圣女后,跟我同为圣女候选人的友好前辈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没想到自己会被内定为圣女,为此欢欣鼓舞的我,被前辈的这句话泼了一头冷水。

为了成为圣女,圣女候选人从小就得接受严格的训练。

许多人忍受不了那些训练,中途就放弃了。

我们过着这种艰辛的生活,是为了在将来成为圣女,并且进而成为勇者的助力。

因此,对圣女候选人来说,被选为圣女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只有一个人能够被选为圣女。

如果新任勇者没有诞生,就连那仅此一位的圣女都不会出现。

依照惯例,圣女都是从与勇者年龄相仿的圣女候选人中选出。

不管是多么优秀的圣女候选人,只要年龄与勇者差太多,就无法成为圣女。

绝大多数的圣女候选人都无法成为圣女。

即使如此,因为没人知道勇者何时会死去,也没人知道何时会需要新的圣女,所以各个年龄层的圣女候选人都会保持在一定的数量。

为了成为不晓得能否当上的圣女。

而我被内定为圣女了。

这可说是从天而降的好运。

所以,我既兴奋又开心地跑去找前辈。

心里想着,如果是平常总是对我这个后辈很温柔的前辈,肯定会一起替我开心。

可是,前辈的第一句话让我彻底明白自己错了。

「啊……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前辈似乎马上就对自己说出的话感到后悔,向我道歉。

可是,也许是找不到其他的话语,她低着头,转身背对我,就这样小跑步离开了。

前辈比我大了两岁。

而成为勇者的尤利乌斯大人跟我同年。

如果是从与勇者年龄相仿的圣女候选人中选出圣女,那只差了两岁的前辈应该也够资格被选为圣女。

相较之下,除了年龄相同以外,我想不到自己被选为圣女的理由。

我的成绩并不差,比平均还要好。

可是,以前辈为首,还有其他成绩比我更好的圣女候选人在。

所以,虽然我有在努力,却不觉得自己会被选为圣女。

视成绩而定,无法成为圣女的圣女候选人可以得到不错的职务。

那反倒才是我的目标。

虽然我也对圣女怀有憧憬,但从现实面来看,我觉得自己应该无法成为圣女。

所以,我对于成为圣女后要背负的责任重大并不了解。

所谓的成为圣女,就等于是背负了其他没能成为圣女的圣女候选人的心愿。

她们全都以成为圣女为目标,但却没能当上。

我必须继承她们的愿望,成为一名出色的圣女。

为了不让别人跟前辈一样,质疑我为何能够成为圣女。

连我都不认为自己能当上圣女,对这个决定感到不服的圣女候选人应该有很多才对。

可是,已经决定的事情就不会再改变了。

我必须当个让那些圣女候选人无可挑剔的圣女才行。

这有一半是出于责任感。

另一半则是出于恐惧。

得到任命的圣女,被换掉的理由只有三个。

一个是现任勇者尤利乌斯大人死去。

另外两个则是─我无法完成圣女的职务。

也就是当我重病或重伤,且没有机会康复的时候,以及死亡的时候。

圣女被圣女候选人暗杀的案例在过去并不多见。

由于圣女候选人全都受过情操教育,有着高洁的人格,所以会做那种事的人并不多。

不过,那种人并非完全不存在。

虽然我不愿相信那些过去跟我同为圣女候选人的同伴会做那种事,但她们心中肯定怀有不满。

毕竟就连跟我感情很好的前辈,劈头第一句话都那么不客气了。

「呜……!」

「圣女大人,请不要勉强自己。」

眼前的光景让我不得不拚命压抑从喉咙深处涌出的东西。

奇怪的味道飘了过来。

那是鲜血与内脏的味道,以及因为生活习惯而产生的恶臭。

因为生活环境恶劣,在城镇外面生活的盗贼一类人,体味都很重。

如果只论血腥味的话,我在教会里接受圣女候选人的训练时,就已经在真正的治疗现场体验过了。

虽然我刚开始也受不了血腥味,但多闻几次后也习惯了。

可是,我之前只是在干净的病房里治疗伤患,不是在真正的战场上。

这里还混杂着许多当时没有的臭味,战后的战场也飘散着尘土。

那些臭味全都夹杂在一起,让与练习时无法相比的强烈呕吐感向我袭来。

「别担心我。勇者大人都那么努力了,不能只有我畏畏缩缩的。」

我委婉地拒绝士兵劝我回到马车上的建议,请他带我前往伤患身边,开始进行治疗。

一旦开始治疗,我就能集中精神,不会被周围的事物影响。

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自从这支人口买卖组织讨伐队组成后,都还没有我出场的机会。

因为讨伐队里除了我之外,也有正式的治疗班随行,而且目前为止的讨伐行动都顺利到不行,所以不需要我出面替人治疗。

其实这次也没人要我帮忙治疗。

可是,既然勇者大人都主动参战了,那我就不能什么都不做。

「下一位!」

「圣女大人,伤患已经大致治疗完毕了。」

被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已经没有身受重伤的士兵了。

「那……那些被补的盗贼呢?」

聚集在此处的伤患就只有受伤的士兵。

那些被补的盗贼不在这里。

跟勇者大人他们战斗后,他们应该也伤得不轻才对。

「……绝大多数盗贼都死了,不需要治疗。」

「这样啊……」

负责护卫我的士兵含糊其辞,让我明白绝大多数盗贼都死得很惨。

「勇者大人也真是的,只要活捉那些人不就够了吗?」

也许是误以为我在哀悼那些死去的盗贼,士兵说出责备勇者大人的话。

「不,你错了。」

……老实说,勇者大人战斗的模样令我感到害怕。

在我心目中,勇者大人是个非常温柔的同年男孩。

他给人的感觉非常温暖,让人觉得他可能连只虫子都不会杀,而且脸上总是挂着和善的笑容。

虽然很失礼,但我甚至怀疑过他到底能不能够与人战斗。

不过,我知道他很有责任感。那种努力想得到大人们认同的姿态,也让我有种亲切感。

我心想,这个人也跟我一样,背负着沉重的责任在努力。

这真是天大的误会。

勇者大人会这么努力,虽然当然也是受了立场与责任感驱使,但正义感才是促使他努力的最重要因素。

「勇者大人没有那种余力。要是在这里让那些盗贼逃掉的话,他们就会逃窜各地,变得无法一次击溃。然后,如果事情真的变成那样,各地就会不断出现小规模的损害。勇者大人就是看穿了这点,决定不惜勉强自己也要在这里歼灭敌人,才会亲自出战。」

战斗时的勇者大人跟平时那种温厚的模样完全不同,散发出鬼气逼人的魄力。

从那种毫不留情的激烈战斗方式中,我能感受到他想要彻底击垮那些盗贼的强烈决心。

「咦?可是……勇者大人真的有想那么远吗?」

「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没错。」

「可是,就算他不在这时候勉强自己,就算敌人逃掉了,如果损害不会太大的话……」

「如果是你的家人受害,你还能说出同样的话吗?」

听到我这么说,还想找借口的士兵猛然醒悟,低头不语。

「在我们眼中,住在这附近的居民或许只是陌生人。可是,勇者大人正是为了拯救这些陌生人,才会勉强自己独自冲出去应战。」

在治疗的过程中,我偷听士兵们的对话,知道他们对擅自行动的勇者大人有所不满。

有人说,他是因为想要立功才会乱来。

因为他还是个孩子,所以完全没考虑到团队合作。

因为必须保护的对象冲了出去,才会害得他们也不得不冲出去。

没错,勇者大人的独断行动并不值得称赞。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可是,其理由却比任何人都要为人民着想,充满了正义感。

「她说得没错。」

回头看向声音的主人后,我发现副总指挥官迪巴大人正走向这里。

不同于平时,他的声音微微颤抖,仿佛在压抑着情感一样,让我感到有些困惑。

「迪巴大人,你的手流血了!」

看到他紧握的拳头正在滴血,我立刻冲过去准备治疗。

「我没事。」

但迪巴大人制止了我。

「为了警惕自己,我不能治好这个伤。」

迪巴大人摊开手掌看看伤口,然后又重新握紧拳头。

「对于自己的不中用,我感到万分羞愧。」

他静静地压低声音,如此说道。

「竟然让勇者大人勉强自己,我这个副官太失职了。」

「……勇者大人还是个孩子,勉强自己不也是孩子的份内工作吗?」

其中一位士兵──从穿着看来应该是队长级的人物──用这句话安抚迪巴大人。

「那么被一个孩子认为靠不住的我们又算什么!正是因为我们不中用,勇者大人才会勉强自己!」

怒骂声响彻周围。

那位队长的安抚反倒让迪巴大人压抑在心底的感情爆发了。

「我原本认为只要让勇者大人慢慢成长,慢慢跟讨伐队的成员们拉近距离就行了,可是看来需要成长的人应该是我们才对。」

那位队长移开视线,不敢直视迪巴大人。

「我都忘记这支讨伐队为什么会存在了。那就是──就算只有一个也好,也要让受到人口买卖组织迫害的无辜人民变少!勇者大人比谁都要清楚这件事,而我们完全没搞懂!」

迪巴大人的声音响彻周围。

整支讨伐队的人肯定都听见了吧。

我觉得情况不会马上改变。

可是,这肯定能成为改变某些事情的契机。

我有这种感觉。

「哟,辛苦你了。」

回到马车后,勇者大人的随从哈林斯举起一只手打招呼,迎接我的归来。

这男生很幼稚,我不喜欢他。

「勇者大人呢?」

听到我这么问,哈林斯默默地指向马车里面。

我从窗户往马车里面一看,就看到了坐着打瞌睡的勇者大人。

看到这副模样,只会觉得他是个与年纪相符的纯真少年。

不过,这位大人可是勇者。

他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天选之人。

「尤利乌斯今天相当努力了。他累了,暂时别吵醒他吧。」

「你这家伙又来了。虽说你是勇者大人的儿时玩伴,也不能直呼他的名字啊!」

勇者大人是尊贵的大人物。

今天的事让我重新体认到了这点。

然而,这家伙对勇者大人实在太不客气了!

「亚娜,我反倒要说你呢。你能不能别再叫他勇者大人了?」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别开玩笑了好吗?」

对于哈林斯的提议,我嗤之以鼻。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傻话啊?

「我这可不是在跟你开玩笑。你们两个不是一辈子都要在一起吗?虽然不是夫妻……」

「一一一一……一辈子!夫夫夫……夫妻!」

经他这么一说,好像真的是这样!

我跟勇者大人吗?

我想像了一下自己跟勇者大人互相依偎的光景,脸颊发烫。

在全是女生的圣女候选人训练所长大的我,不习惯谈论这种话题。

「……我可没说你跟尤利乌斯会变成那种关系,不过算了。」

不知为何,哈林斯有些傻眼地叹了口气。

「可是,勇者与圣女到死都不会换人也是事实。在其中一方死去以前,你们都会被绑在一起。」

正当我对哈林斯的态度感到恼火时,他用意想不到的认真语气如此说道。

「难道你打算一直维持现在这种拘谨的关系吗?」

「这个嘛……」

被他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自己确实可能对勇者大人太过见外了。

「我没有叫你故意装熟,或是勉强自己立刻缩短跟他之间的距离。我只是觉得『 勇者大人』这种会让人感到隔阂的称呼不太恰当。」

「隔阂……」

我怀着敬意称呼他为勇者大人,却给人这样的感觉吗?

「不过,我并不打算强迫你。只不过,如果换作是我的话,我不会使用『 勇者大人』这种好像只看到勇者这个称号,而没把尤利乌斯本人放在眼里的称呼。」

「没把本人放在眼里……」

我真的有好好看着勇者大……不,是尤利乌斯大人吗?

我是不是戴著名为勇者的有色眼镜在看他?

我突然对此感到不安。

「虽然被你这么一说就马上改掉令人不爽,但我会考虑的。」

「那就好。」

换作是平常的话,哈林斯这种时候明明会故意开我玩笑,但此时此刻的他却露出了有如尤利乌斯大人般的温柔笑容。

(插图007)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