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Y3尤利乌斯十二岁奇袭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决定要行动是很好,但接下来,我遇到了一连串的挫折。

首先,为了跟队长们多交流,我试着参加作战会议,但却白忙了一场。

队长们全都把硬要参加会议的我当成空气。

讨伐队接下来要前往哪个国家?该用什么策略把人口买卖组织逼入绝境?

对于这些议题,我能够发言的机会并不多。

提出多余的意见,妨碍讨伐队展开行动并不是我的本意。

因为这个缘故,对于会牵扯到各国间的问题的下一个目的地,我没能提供任何意见;对于经验丰富的队长们制定的策略,我也没办法唱反调。

结果我大部分时间都只能默默地坐着。

……就算我只是坐着听,也应该不是毫无意义才对。

此外,在讨伐行动的现场,也依然没有我出场的机会。

人口买卖组织散布在世界各地,考虑到其总人员数,可说是非常巨大的组织。

可是,那是就整体来看。

如果只看散布在各地的下游组织,其实就跟那些随处可见的盗贼团没什么两样。

正确来说,应该是原本就存在的盗贼团,被吸收为人口买卖组织的下游组织了才对。

能在魔物横行的城镇之外活动的他们拥有相应的实力。

话虽如此,但齐聚在讨伐队之中的成员,都是各国引以为傲的精锐。

不可能打输盗贼。

不管那些盗贼的等级有多高,都打不赢受过正规训练,而且经历过实战的正规军士兵。

面对透过事前调查彻底把握当地组织的规模,并且制定了合适战术前去挑战的讨伐队,那些盗贼完全不是对手。

在轻而易举地不断摧毁下流组织的讨伐队里,根本没有我出场的机会。

这不是坏事。

行动顺利反倒是值得庆贺的好事。

话虽如此……

「我这人有必要存在吗?」

「就算你问我那种哲学上的问题,我也答不出来。」

哈林斯对我的怨言爱理不理。

「看招!」

伴随着吆喝声,训练用的木剑从上方挥了下来。

而我把自己的木剑举到头上,挡住了这一击。

我们正在做自主训练。

反正我这个花瓶指挥官有的是时间。

我有时候会利用这些空闲时间,像这样跟哈林斯进行模拟战。

当然,哈林斯打不赢身为勇者的我。

虽然技术上的差距并不大,但能力值的差距却如实变成了实力上的差距。

「啧!」

使尽全力的一击被挡下后,哈林斯一边咂舌一边迅速退向后方。

可是,在哈林斯退向后方之前,我就已经先往前踏出一步。

然后横向挥舞木剑。

哈林斯用木盾挡住这一击。

明白同样只用剑赢不过我后,哈林斯马上就从只拿剑的战法,转为同时使用单手剑与盾牌的战法。

哈林斯的体格胜过同年龄孩子,有着就算只用一只手,也能灵活运用不同武器的臂力。

攻击时用剑挥出刚烈的一击。

防守时用盾牌做出牢不可破的防御。

这种坚实的战法,仿佛直接反映出了哈林斯的性格。

自从他拿起盾牌后,跟我的模拟战的成绩就进步了。

「好痛!唉……我投降。」

虽然由结果来看,只是哈林斯从开打到投降的时间变久了而已。

不管他怎么在战法上下功夫,都不足以颠覆能力值上的差距。

用盾挡下我这一击的哈林斯整个人飞了出去。

木盾上也出现裂缝。

「伤脑筋,看来又得换新的盾牌了。」

哈林斯看着变得破烂的木盾如此呢喃。

「抱歉。」

「没关系啦。虽说只是模拟战,但要是你手下留情,不就没有意义了吗?」

「你说得对。」

事实上,这些模拟战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

老实说,我不是很擅长用剑。

因为我的师父──罗南特大人是稀世的魔法师,所以比起剑术,我更擅长魔法。

不过因为师父的训练内容太过乱来,让神言教不得不拆散我们两人。

可是,尽管在他门下修行的时间并不长,我的魔法技术依然进步了许多。

那个人果然很厉害。

……虽然他的为人非常有问题就是了。

这些模拟战帮我补足了落后于魔法的剑术训练。

透过与人对战,我得到了一些在挥剑练习中无法得到的体悟。

虽然我跟哈林斯有着能力值上的差距,但技术与技能上的差距并不大。

正因为如此,我才能透过与他切磋琢磨,提升这方面的能力。

这点对哈林斯来说也是一样。透过挑战能力值与他有段差距的我,他锻炼的效率似乎还能有所提升。

我听到鼓掌的声音。

回头一看,不知道何时出现的迪巴先生正在观看我们的模拟战。

「厉害,真了不起。没想到你们小小年纪就已经有这种身手了。」

「谢谢您的夸奖。不过,我肯定还赢不过迪巴先生吧。」

因为受了夸奖,我马上出言道谢,但我的剑术八成还比不过这个人。

「哈哈,确实如此。别看我已经老了,大家以前都说我是实力仅次于前任剑帝与剑圣的高手,我还不会输给年轻人呢。」

真不愧是帝国的将军。

前任剑帝与剑圣都是跟罗南特师父齐名的大人物。

想不到他居然是实力仅次于那些跟师父齐名的大人物的强者。

迪巴先生果然不是普通的人物。

「话虽如此,但那是只就剑术而言。勇者大人还有罗南特大人传授的魔法,对勇者大人来说,魔法才是主要武器吧?如果您结合魔法与剑术,说不定连我都会陷入苦战。」

「但你没说自己会输吧?」

「哈哈。老人家也是有骨气的。在还没开打之前,我可不能向年纪小到能当自己孙子的勇者大人举手投降。」

迪巴先生看向为了不妨碍我们对话而退后了一步,沉默不语的哈林斯。

「你就是哈林斯对吧?」

「是的。」

「那个借我一下。」

迪巴先生从哈林斯手中接过裂开的木盾。

「勇者大人,请你尽全力砍过来。」

我们感到疑惑,不知道他想做什么,而迪巴先生用左手拿着木盾,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咦?可是……」

「你不必担心。」

我担心那种裂开的木盾无法承受我的全力一击,但迪巴先生露出平静的笑容,想让我放下心。

「那我上了。」

我决定相信他,尽全力挥出木剑。

就在从头上往下挥的木剑碰到木盾的瞬间……

手上传来某种奇妙的感触。

当我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的木剑完全挥空了。

「刚才那招是……?」

「卸招。」

对着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的我,迪巴先生如此解释。

「我没有用蛮力抗衡勇者大人的剑,而是改变剑的前进方向,把力量卸除。」

迪巴先生将木盾还给哈林斯。

「当对手的力量太过强大时,不是只有由正面抵挡这种战法,有时候也要卸除敌人的力量,让对手露出破绽。因为职责上的需要,盾战士总是与危险为伍,所以必须明白自己承受得住什么样的攻击,做出适当的判断。你拥有出色的眼力与判断力,肯定会成为一名优秀的盾战士。」

「谢谢指教。」

迪巴先生拍拍哈林斯的肩膀,慰劳他的努力。

「不光是勇者大人,亚纳雷德王国还拥有这种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实在令人羡慕。」

说完,迪巴先生就离开训练场了。

「我被称赞了耶,我明明只是你的随从。」

「这不是很好吗?你就当个随从兼护卫吧。」

我这位朋友不可能永远当个普通的随从。

由身为友人的我来说或许不够客观,但哈林斯的确非常优秀,他本人也不打算永远当个随从。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跟我打模拟战。

哈林斯肯定不只想当个随从,而是想要跟我站在同等的位置。

我这么想会不会太自以为是了?

我今天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也坐在马车上摇来晃去。

我现在不坐初次出征时那种豪华马车,而是改坐军用马车了。

不过,也就只有这一点改变了。我每次依旧只是坐上马车,然后什么事都没做就打道回府。

这次应该也是一样吧。

马车外面稍微变得吵了些。

不光是这样,我还听见了几声东西碰到马车的细微声响。

「发生什么事了?」

「亚娜!别靠近窗户!」

我制止探头看向窗外,想要确认发生什么事的亚娜,拉住她的肩膀,让她远离窗户。

下一瞬间,射穿窗户的箭矢现出踪影。

「咿……!」

箭矢没有射穿窗户玻璃,射进一半就停住不动。

可是,要是亚娜刚才探出头的话,说不定就被射中了。

「敌人袭击……看来我们被埋伏了。」

哈林斯咬牙如此呢喃。

从马车外面传来惊慌失措的士兵们为了应付飞来的箭矢而发出的怒吼声。

从箭矢断断续续地射中马车,让马车发出声响这点来判断,飞过来的箭矢数量似乎相当多。

幸好我们已经改搭坚固的军用马车,区区箭矢无法造成伤害。

如果连窗户玻璃都射不穿的话,只要我们待在马车里面就不会有危险。

不过,那得处在敌人只会一直放箭的前提下。

而且就算马车里面很安全,待在外面的其他士兵也不安全。

「亚娜,你躲在马车里面!哈林斯,亚娜就交给你保护了!」

「尤利乌斯!可恶!我明白了!」

虽然哈林斯有一瞬间露出了不服气的表情,但看到因为刚才的打击而变得脸色苍白的亚娜后,他便接受了我的指示。

「咦?勇者大人,那你呢?」

「放心,交给我吧。」

为了让脸色苍白的亚娜放心,我尽可能地露出温柔的微笑。

然后,我下定决心跳出马车,并立刻把车门关上。

看到跳出马车的我,负责护卫的士兵们全都愣住了。

「勇者大人!这里很危险!快回到马车里面!」

「这里就交给我们来守护吧!」

几名士兵立刻举着盾牌冲到我前面,想要叫我回到马车上。

从他们的态度就能清楚看出,我对他们来说不但是个虚设的总指挥官,还是个只会扯后腿的孩子。

也是个万一死掉就麻烦了的保护对象。

可是,他们错了。他们错得离谱!

「不用管我!优先保护伤患!」

我大声一喝。

同时用魔法展开一道光壁。

虽然防御力比不上具有实体的土魔法防护罩,但已经足以挡下威力连玻璃窗都射不穿的箭矢了。

「我是什么人!」

为了让周围的人都能听见,我大声叫了出来。

「我是勇者!所谓的勇者,难道是需要被人保护的对象吗!不是吧!勇者应该是站着保护别人的那一方才对吧!」

就在我大声喊叫的同时,箭雨依然不断落下。

可是,那些箭全都被我展开的光壁挡下,没办法射到这里。

「别害怕!那些箭的威力并不强!只要别被射中要害就死不了!」

我推开想要保护我的士兵,走到前面。

箭矢是从街道两侧的树林射出来的。

从飞过来的箭矢数量来计算,对方的人数大概有几十个人左右。

人数不到一百,但也不能说是少数。

根据事前调查的结果,这一带的人口买卖组织的推定最大人数,也差不多是这个数字。

换句话说,那些家伙全都在这里埋伏,准备在此迎战我们。

人口买卖组织也不是笨蛋。

得知我们要前去讨伐,当然会做出相应的对策。

我们并没有特别隐瞒这场行动。

为了让居民放心,还在城镇里游行。

如果城镇里有组织的人,就能完全掌握我们的行踪。

既然如此,那要埋伏我们也不是什么难事。

反倒是之前的行动太过顺利了。

可是,也许是因为顺利惯了,抑或是因为聚集了各国人员的指挥系统不够稳固,讨伐队的反应很迟钝。

「让伤患退到后方!拿盾的士兵站到前面!」

我稍微确认了一下战况,我方还没有出现死者。

可是,有些士兵的手脚上刺着箭矢。

我下达指示,要那些伤患退到后方,拿盾的士兵站到前面。

可是,他们的反应实在太慢了。

士兵们先用眼神窥探各自队长的反应,得到队长的同意后才开始行动。

尽管我们依然处于敌人的攻势之下,行动的速度却不够快。

由于我们之前都是按照事先制定好的计画行动,成功完成讨伐任务,所以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意料之外的状况。

因此,我们暴露出了指挥系统并没有完全统一的这个弱点。

我们没有被逼至绝境,这或许也是导致我军行动迟缓的原因之一。

敌军射过来的箭矢威力就算要说客套话,也不能说强。

讨伐队成员全是精锐,这种程度的攻击根本就算不上威胁。

那些受伤的士兵几乎都是因为一开始的偷袭才会中箭。

撑过第一波攻势后,基本上不用担心他们会被飞过来的箭矢射杀。

正因为他们还游刃有余,才能冷静地先确认过队长的意思,而不是马上照着我的指示去做。

如果遇到真正危急的状况,他们或许会二话不说就听从我的指示。

虽然不用担心我方会出现更多伤亡是件好事,但无法迅速行动这点仍然令人焦躁。

因为光是挡下敌方攻势还不够。

我们的目的是讨伐人口买卖组织。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得击败这些正在发动攻击的敌人。

只要继续撑下去,我方应该就会逐渐转为优势。

毕竟敌人的箭并非永远射不完,一旦他们把箭射完,我们就能发动攻势。

可是,那些家伙真的会这么老实地等我们反击吗?

我不这么认为。

既然他们能想到要在这里埋伏偷袭我们,一旦发现战况不利,应该也知道要逃跑。

而敌人逃跑并不等于我方胜利。

那些逃跑的组织成员又会在其他地方犯案。

我们讨伐队是为了不让民众受害而战,要是让那些家伙在这里逃掉就没有意义了。

「还能打的人跟我一起上!」

我一边拔出剑一边冲向贼人躲藏的树林。

箭雨洒向独自冲出去的我。

在用防护罩挡下箭雨的同时,我依然没有停下脚步。

就这样冲进树林之中。

躲在树木后方的袭击者们丢掉弓箭,拔剑应战。

虽然敌人在脸上显露出了些许焦急,但也许是因为我还是个孩子,他们看起来并没有太过惊慌失措。

敌人大意了。

并不是只有同伴会因为我还是个孩子就看不起我。

正因为他们是敌人,才更会因为我的外表掉以轻心。

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看招!」

我弹开敌人挥过来的剑。

从射过来的箭矢的威力,我早就大致推算出这些贼人的实力了。

就算正面互砍,我的力量也不会逊于他们。

我光是挥开往下砍过来的剑,就让敌人的剑离了双手,飞向后方。

「咦?」

敌人露出愚蠢的表情,看着本来握着剑的双手。

全身都是破绽。

虽然对方全身都是破绽,可是……

「喝!」

只犹豫了一瞬间。

我挥剑斩杀敌人。

手感相当扎实。

光凭这样的手感,我便确信敌人已经无力再战,没有确认结果就冲向下一个敌人。

不对……

那只不过是借口罢了。

其实我是害怕看到结果。

我不敢正视自己亲手手刃他人的事实。

我的技术还不够成熟,没办法在不杀死对方的情况下让敌人失去战力。

所以我只能这么做。

……有生以来,我头一次亲手杀人。

「……大人!勇者大人!」

「咦?」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巴先生轻轻摇了摇我的肩膀,把我拉回现实。

「敌人已经全数歼灭,没事了。」

回过神来,我发现迪巴先生说得没错,敌人已经全灭了。

我不太记得砍倒第一个敌人后的事情。

只依稀记得自己忘我地战斗。

就跟那时候一样。

我头一次经历的战场。

也就是那场与迷宫恶梦之间的战斗。

眼看迷宫恶梦轻易屠杀着人们,尽管心里害怕得不得了,我依然选择挺身对抗。

因为与一看就知道自己毫无胜算的强大敌人──迷宫恶梦对峙的恐惧,让我记不太清楚当时发生的事情了。

当我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冲到迷宫恶梦面前。当我再次回过神时,事件已经平息了。

在那之后的战斗也是一样。

当蜘蛛大军袭击盖伦家领地的城镇时,我也是忘我地战斗。回过神时,师父已经解决事件了。

真是丢脸。

看来我在那之后完全没有长进。

我还是那个畏惧迷宫恶梦,无力对抗蜘蛛大军的我。

我一直做着训练,能力值与技能都比当时还要强。

可是,在面临最重要的实战时还是这样,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我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吐出来。

透过深呼吸,我发现变得狭窄的视野似乎逐渐复原了。

事实上,我也看到了刚才没能看见的东西,听到了没能听见的声音。

倒在战场各处的敌人们。

忙着确认那些敌人状态的同伴。

队长下达指示的声音。

这些情报全都在告诉我战斗已经结束。

「……结束了吗?」

「没错,一切都结束了。」

我只是在自言自语,却有人回答了我。

回头一看,迪巴先生正一脸严肃地站在我后面。

……不,他的手其实一直都摆在我的肩膀上。

没想到我竟然没发现这件事。虽然我以为自己已经恢复平静,但看来我还没从打击中恢复过来。

我再次大大地深呼吸。

下一瞬间,一股令人反胃的血腥味袭向口鼻,让我呛到。

我并非从未闻过血腥味。

只不过,闻过的次数也没有多到让我完全习惯。

此外,我还是头一次亲手制造出血腥味的源头。

连续咳嗽了几次,总算平息下来后,我再次深呼吸。

这次我试着尽量不去在意那些血腥味。

「冷静下来了吗?」

「是的。」

迪巴先生移开一直摆在我肩上的手。

我想要把依然握在双手上的剑收回剑鞘,但左手却无法放开剑柄。

「……奇怪?」

我再次试着放开握着剑柄的手,却因为颤抖而无法如愿。

虽然我费尽千辛万苦才总算放开手,但手却跟被冻僵时一样抖个不停,动作十分僵硬。

即使想要把剑收回剑鞘,也因为上面沾着黏稠的鲜血而无法顺利完成。

其实原本应该先处理掉剑身上的鲜血后再收剑入鞘才对,但我现在没有那种多余的心力。

等冷静下来后再来处理吧。

「后续处理就交给其他人吧。勇者大人,请您先回到马车上。」

「说得也是,那就这么办吧。」

我老实地同意了迪巴先生的提议。

不但得治疗同伴,还得抓捕幸存的贼人,该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可是,就算现在这种状态的我在场,也只会碍手碍脚。

我朝向马车迈出脚步,迪巴先生也跟我并肩而行。

「……您为何自己一个人冲出去?」

迪巴先生边走边问。

「因为我觉得那么做最好。」

当时就只有我能立刻展开行动。

为了避免敌人逃走,我来动手是最好的。

「即使您必须这么勉强自己也是吗?」

被他这么一说,我只能闭口不语。

我至今依然不认为自己的判断是错的。

如果我当时没冲出去,其中一些贼人可能就逃掉了。

这点绝对错不了。

而且我确信自己有能力歼灭敌人,也的确办到了。

如果只论做不做得到,我自认做出了最好的判断。

我只是没算到自己的精神不够坚强罢了。

「真是太丢脸了……」

我握紧还在颤抖的手。

那些都是我能够轻易战胜的对手。

然而,现在的我却如此狼狈。

我应该早就做好心理准备,明白与人口买卖组织战斗,也就是与人类战斗意味着什么才对。

可是,实际交手时却是这副德性。

真是丢脸……

真是太丢人现眼了!

「勇者大人。」

迪巴先生弯下腰,配合我的视线高度开口。

「请不要太过勉强自己,你还有我们这些战友。」

从迪巴先生的话语和态度中,我能明白他是发自内心替我担心。

虽然我能明白,可是……

「还是说,你觉得我们靠不住吗?」

「……」

我从笔直看过来的迪巴先生身上移开视线。

即使明白这种反应就是最直接的回答,我也无法做出其他反应。

我就这样快步离开,走向马车。

迪巴先生没有追上来。

「……真是不中用!」

只有迪巴先生压低音量却充满魄力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我不知道那句话是对谁说的。

只知道那句话不是对我说的。

虽然明白这点,但那句话依然像是在责备我的软弱一样,让我无地自容。

「辛苦你了。」

回到马车后,哈林斯出来迎接我。

他似乎正在拔刺进马车的箭,手里握着几支箭。

「先进来坐吧。」

「嗯。」

哈林斯打开马车的门要我进去,我听从他的指示走进马车坐了下来。

下一瞬间,疲劳立刻涌上全身。

当然也有肉体上的疲劳,但精神上的疲劳更多。

即使觉得身为王族也身为勇者的自己不该露出丑态,我还是放松力气,整个人瘫了下去。

幸好只有哈林斯看见这样的我。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本应出现在这里的另一个人。

「亚娜呢?」

「正在替士兵治疗。尤利乌斯,你不必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先休息吧。」

如果亚娜还在做事,那我也不能休息。脑海中才刚闪过这样的想法,哈林斯就先一步制止了我。

「我明白了。」

我接受他的好意,把全身重量都靠上马车的座椅。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