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一卷Y2尤利乌斯十二岁初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自从决定参加人口买卖组织讨伐队后,已经过了半年左右。

我在这段期间跨过了一年,年龄也多了一岁。

此外,讨伐队也在这半年内完成编组,总算要开始查缉人口买卖组织了。

会耗费长达半年的时间才完成编组,是因为许多国家都有派兵加入这支讨伐队。

听说因为每个国家都是怀着各自的目的派兵参加讨伐队,所以在人员征选上花了不少时间。

也许是因为许多国家参与其中,其中必定会牵扯到各个国家的利益与盘算,才没办法迅速采取行动吧。

尽管明白这是无可奈何的事,但我无法否认自己心中确实对此感到了不悦。

所以,当这一天终于到来时,我脑中马上闪过「终于搞定了」这样的感想。

讨伐队要开始行动了。

「尤利乌斯,茶泡好了喔。」

「你说话又这么没礼貌!就算是儿时玩伴,直呼勇者大人的名字也还是太过厚颜无耻了!」

在休息室里暗自鼓足了干劲的我,听到了两个人争吵的声音。

出声的两个人都是跟我同年纪的孩子。

回头一看,便看到了我所熟悉的少年与少女的身影。

(插图005)

「好啦好啦,我下次会注意的。」

「真是的!你那是什么态度啊!你根本就不打算注意吧!」

少年无奈地耸耸肩,少女则怒气冲冲。

他们两人的小吵小闹,最近已经变成一种惯例了。

这位少年名叫哈林斯。

他跟我一样都是亚纳雷德王国的人,别看他这样,他可是来自克沃德公爵家的名门之后。

只不过,由于年纪大上他许多的长男已经成年,并且决定由他继承家业,让身为次男的哈林斯处于微妙的立场。

虽然贵族家庭的次男通常都会被当成长男出意外时的保险,但因为家里的长男已经连孩子都生了,所以哈林斯现在可说是完全失去了在家里的存在意义。

就跟尽管身为王家次男,却是地位较低的侧室孩子,处于微妙立场的我一样。

正因为如此,我们从小就有来往。

也就是所谓的儿时玩伴。

他也是我少数还没成为勇者之前就有来往的知己好友。

而这样的哈林斯将会担任我的随从,跟我一起加入讨伐队。

也就是负责照料我日常生活的人。

虽然这不是公爵家的人该做的工作,但我是王家的人,而且还是勇者,所以才破例取得了许可。

不过,如果哈林斯没有自愿接下这份工作,那些想要接近我的人,或许会从王国或其他国家蜂拥而至。

正因为他是跟我来自同样国家的名门之后,才能挤下那些人,担任我的随从。

对我来说,比起怀着政治盘算的陌生人,让知心的儿时玩伴待在身边也比较放心。

只不过,哈林斯那种毫不客气的态度,却也让某人感到不满。

那人就是刚才斥责了哈林斯的少女──圣女亚娜。

圣女是跟勇者成对的存在。

只不过,有别于透过称号选出来的勇者,只有自幼经历严格修行,而且符合条件的少女会被选为唯一的圣女。

就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些圣女候选人都通过了远比成为勇者还要艰难的考验,而从为数众多的圣女候选人中选出来的圣女,可说是菁英中的菁英。

原本应该是这样才对……

「喂,尤利乌斯,在茶还没冷掉之前快喝吧。要是能休息的时候不休息,之后会很辛苦喔。」

「喂!不要无视我啦!」

看她那种被哈林斯轻易耍着玩的样子,实在一点都没有菁英的感觉。

圣女是由神言教派遣过来的勇者帮手。

说好听点,圣女是勇者与神言教之间的桥梁,但简单来说,其实就是神言教派来监视勇者的人。

我原本是这么想的,但亚娜这人实在不像是个监视者。

起初我还以为那可能是演技,但实际相处了半年以后,我发现事情并非如此。

她是一位认真,一丝不苟,为人表里如一,但个性有些遗憾的女生。

「亚娜,你要不要也来一杯?我觉得自己泡得不错喔。放心啦,我没在里面放你讨厌的虫子。」

「呜……!我才不要!」

哈林斯不但光明正大地跟身为他名义上主人的我同席而坐,还比我先喝下他自己泡的茶。

然后,在哈林斯的捉弄之下,亚娜红着脸跑出房间了。

「呼……小鬼头就是这么爱生气,真是教人头痛。」

在说出这些话的同时,哈林斯微扬嘴角。

「哈林斯,你太坏心眼了。」

「因为捉弄那家伙很有趣,我忍不住嘛。」

儿时玩伴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让我傻眼地叹了口气。

「反正已经摸清楚她的个性了,不需要故意刺激她了吧?」

没错,哈林斯捉弄亚娜的行为,全是为了搞懂她这个人的演技。

哈林斯看起来是个为人直爽又好懂的家伙,但其实他心思细密,骨子里是个个性认真且诚实的好人。

知道他这一面的人并不多。

如果不是观察力相当好的人,都会以为平时的哈林斯就是真正的他,不会看出那是演技。

此外,因为自己平时都在演戏,所以他很擅长看穿别人的演技与谎言。

既然哈林斯故意找亚娜麻烦,藉此观察她的反应,得出了她不是在演戏这个结论,那亚娜应该就不是在演戏。

「……教皇到底为什么要指名亚娜担任圣女?」

圣女的人选是由教皇与神言教的枢机卿们投票决定的。

因为这个缘故,在神言教内部握有极大权力的教皇,对投票结果有著相当大的影响力。

如果是要监视我的话,应该还有其他更合适的圣女候选人才对。

虽然这么说很奇怪,但我不认为亚娜有办法耍那种心机,而她目前也都没有那么做。

「我猜教皇应该是觉得不要随便绑住你会比较好吧?」

哈林斯悠闲自在地喝着茶。

他的举止沉稳大方,甚至令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跟我同年龄的孩子。

没有演戏时的哈林斯真的很成熟。

他那发育得比同年龄孩子更好的体格,也加深了这样的印象。

不过,不晓得他真正性格的人,就只会觉得他是个块头大的顽皮小鬼。

「教皇应该也不想跟你打坏关系,所以才选了对你有利的圣女吧?亚娜这人表里如一,容易理解,能力出众,而且内心跟你一样充满正义感。既然她跟你这么合得来,就表示教皇应该也为此费了不少心吧?」

哈林斯的分析跟我想的一样。

只能认定教皇是彻底为了我想过,才会选择这位圣女。

也许教皇是知道我不信任他,才会主动试着和我拉近关系。

而亚娜或许正是他的第一步。

「尤利乌斯,神言教不是敌人。虽然要提防他们不是不行,但要是提防过头的话,反而会让自己绑手绑脚喔。」

「……确实如此。」

听到哈林斯这么说,我才发现自己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把神言教当成敌人了。

「嗯,你说得对。我不能搞错敌人,神言教不是敌人。」

我试着这样告诉自己。

「不过,感觉就像是被那个老爷爷摆了一道呢。」

然而,因为哈林斯耸耸肩膀后这么说道,让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教皇那张表面和善却别有企图的笑脸。

如果教皇是早就知道我们会这么想,才把亚娜派来,那我们就等于是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

而我非常确信自己的推测是正确的。

……虽然不是敌人,但我果然无法喜欢那个人。

我关上门。

背对紧闭的门扉,无力感折磨了我好一阵子。

在我背对的门扉之后,聚集着讨伐队的各国队长。

由许多国家所组成的讨伐队招集了许多士兵,为了统率这些士兵,各国都分别派遣了知名的将军担任队长。

这些队长都肩负着各自祖国的威信。

这里正是他们齐聚一堂的地方。

而我则是立于他们之上的总指挥官。

我胸怀因为这种重责大任而带来的紧张感,以及不得不为的责任感,前去与这些队长见面。

但结果却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这里没有一个人把我放在眼里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我在这场见面会中说出的,就只有报上名字的自我介绍。

然后,当我听完队长们的自我介绍,大家要开始讨论讨伐队的实务工作时,我就像这样被请出房间了。

没错,谁也没有把我当成总指挥官。

他们只当我是有着勇者的名号,空有其名的总指挥官。

我想起自己走进房间的瞬间,那些队长看我的眼神。

那是对我毫无期待,仿佛在看路边小石头一样的眼神。

他们没有直接对我那么说。

当我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们的言行也充满着敬意。

即使如此,我还是明白。

对他们来说,我就只是个摆饰。

就算我是勇者,就算我是大国的王子,但对他们来说,我只是个普通的小鬼。

我还来不及扛起身为总指挥官的重责大任,他们就表现出不期望我会有所表现的态度。

在门的另一边,队长们正讨论著讨伐队今后的计画。

然而,身为总指挥官的我,却无法跟他们一起讨论。

虽然我不是被赶出来的,但听到他们委婉地说「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我也很难继续在那里待下去。

因为那会让我在他们心目中,从听话的空有其名总指挥官,降格为不听话的难搞小鬼。

我现在只能忍耐。

我今天才刚认识这些队长。

彼此之间还没建立起信赖关系。

时间还多得是。

我只要慢慢拉近与他们之间的距离就行了。

不需要焦急。

因为日积月累是很重要的。

「没关系,未来还很长。」

如此告诉自己后,我握紧围巾。

在厚重的门的另一边,听不到我的声音。

我松开握住围巾的拳头,回到自己的房间。

几天后,讨伐队第一次踏上了远征。

「喂,我们现在是要去战场对吧?」

「嗯。应该是……吧。」

面对哈林斯的问题,我如此回答。

希望他能原谅回答得这么不明不白的我。

因为我自己也对现在的情况感到疑惑。

这是讨伐队的首次远征。

由于这是讨伐队的首次实战,还不确定大家能否好好合作,于是便决定前往附近损失较少,人口买卖组织规模也较小的地方。

可是,就算是这样,这种情况还是教人难以接受。

「这简直就像是大人物的观光旅行嘛。」

听到哈林斯毫无顾忌的感想,我只能在心中表示赞同。

明明接下来是要去讨伐人口买卖组织,我们却坐在豪华马车上摇来晃去。

周围还围绕着一群骑士,就像是在保护这辆马车。

不,不是「像是」。

他们「就是」在保护这辆马车。

如果只看这辆马车的话,谁也不会认为这支讨伐队的总指挥官就坐在上面吧。

应该只会觉得是某国的贵族或王族出来游行才对。

处在杀气腾腾的讨伐队队伍之中,让这辆马车与周围格格不入。

「你这家伙又乱讲话了!」

哈林斯的说词让坐在我旁边的亚娜叫了出来。

「这辆马车可是讨伐队的队长们特地为勇者大人准备的!对此说三道四,就等于是在践踏他们的好意!」

亚娜说得很对。

虽然她说得很对,可是……

「就算你这么说,我也无法接受。不然我反过来问你,你觉得这种好意真的对尤利乌斯有帮助吗?」

哈林斯尖锐的提问让亚娜「唔」了一声,再也说不出话。

在亚娜的内心,似乎也不喜欢现在这种状况。

这让我稍微松了口气。

因为很多庶民女孩都对这种华美的马车怀有憧憬。

我跟哈林斯好歹是王族与高位贵族。

我们早就习惯搭这种马车了,但圣女亚娜可不是这样。

据说圣女在还是圣女候选人的时代,都要经历严苛的修行,过着与世俗隔绝的生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她很可能会比庶民还要憧憬这种华美的事物。

虽然我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我先入为主地认为个性单纯的亚娜更会憧憬这种东西。

我还以为她是因为责任感很强,才没有明显表现出内心的兴奋。

可是,实际上,她似乎跟我们一样,都对现在这种状况感到不自在。

有些事情是相处时间不够长就无法明白的。

所以才要像这样跟别人多交流,彻底看清对方的为人,然后不断增加能够信任的同伴吗?

「这个嘛……说不定他们是打算故意弄得招摇一点,藉此让民众放心呀。」

听完亚娜好不容易才想到的答案,哈林斯不屑地笑了出来。

「人民也不是笨蛋。如果要让人民放心,还不如展示武力要来得更快。大家一眼就能看出这支讨伐队人数众多,也能看出其训练程度,我感觉不到只让身为总指挥官尤利乌斯坐这种豪华马车的必要性。」

也许亚娜自己也明白这个借口太过牵强,所以完全无法反驳哈林斯的这些话。

「反倒是准备这种不合时宜的马车才可能会让人民感到不安。人民会怀疑『 那些家伙到底是去干嘛的?难不成是去玩的吗?』」

哈林斯露出自嘲的笑容。

事实上,当我们从城镇出发时,就有感受到这样的视线。

人口买卖组织在这一带的活动并不多。

因此,城里气氛也没什么危机感,目送这支讨伐队离去的人民,也都带着像是在观看祭典般的悠闲表情。

可是,他们并非完全没有受害。

在几乎都是用好奇的眼神目送讨伐队出发的人群之中,也确实有少数人是怀着一丝希望注视着我们。

而越是眼中充满期望的人,看到这辆马车时的反应也越是激烈。

而那全是负面的反应。

不安、厌恶、绝望……

看到这辆马车的人脸上都浮现出这些感情。

看到他们的表情后,我才彻底明白自己搭乘的这辆马车有多么不合时宜。

只是……

「就算让他们看到我们的样子,结果八成还是一样吧。」

我不是在袒护亚娜,但我没有肯定哈林斯的话。

我们还是孩子。

虽说是勇者与圣女,但也依然是孩子。

不管是看到这辆马车,还是看到我们这些孩子,那些因为人口买卖组织而感到不安的人民,应该都不会觉得好受吧。

因为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觉得我们靠得住。

「说得也是,毕竟我们还是孩子。不过,就算是这样,我觉得还是有更好的做法才对。」

说完,哈林斯整个人深深地坐进座椅里。

「才没有那种事呢!虽然勇者大人是个孩子,但看起来很威风啊!看到勇者大人的英姿,才不可能让人感到不安!」

亚娜挥舞拳头否定我们的话。

「如果有人看到充满高贵气质的勇者大人还那么想,就是他们没眼光!因为勇者大人明明就那么帅气!」

亚娜顺势说出这样的话。

就算我不小心傻住了,我觉得这也怪不得我。

就连哈林斯都忘记要捉弄她,愣愣地眨了眨眼睛。

看到我们的反应,亚娜似乎总算理解自己说了什么,脸变得越来越红。

「刚……刚才的话当我没说!」

她用双手捂住红到不行的脸,整个人缩成一团。

「喔~」

也许是从打击中振作起来了,哈林斯露出不怀好意的奸笑。

换作是平常的话,亚娜斗嘴赢不过哈林斯,一旦形势不利,她就会马上逃跑,但可惜这里是在马车里面,她无处可逃。

「呜呜……!」

即使如此,她还是拚命想要逃离哈林斯的魔掌,躲在座椅的角落缩起身体。

看到她那副模样,哈林斯拚命忍住笑意,让我无言以对。

「哇~!讨厌!」

「……啊!」

就在这时,马车晃了一下。

坐姿古怪的亚娜失去平衡,眼看就要从座椅上摔下来。

我赶紧接住她的身体。

「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

亚娜在我的臂膀中羞红了脸。

刚才的语言攻势加上这个小插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曲,让她的脸红到了极点。

然后,马车的门很不巧地在这时候打开了。

「……我们到了。」

打开马车门的士兵露出了难以言喻的表情。

那眼神透露出了他的想法,那就是「这些家伙是来玩的吗?」。

……我们或许没资格对马车的外观说三道四也说不定。

就结果来说,讨伐行动顺利到令人讶异的地步。

相较于讨伐队,这个地方的人口买卖组织的人员素质与数量,原本就都居于下风。

据说当讨伐队冲进透过事先调查找到的敌人基地时,对方几乎没有机会反抗,整场讨伐行动就结束了。

我们并没有实际见到那一幕。

因为在护卫们的包围下,我们一直都在离现场有段距离的地方待命。

回程的马车抵达城镇了。

我听见迎接讨伐队的欢呼声。

然而,即使听到那些欢呼声,我的心情也还是一样低落。

虽然我在一定程度上早就预料到了,却没想到会这么明显地被当成花瓶,心中对自己感到万分羞愧。

我知道还是个孩子的自己,在指挥能力上比不过那些身经百战的队长。

就算论战斗能力,或许也有人比身为勇者的我更强。

即使如此,应该还是有我能做的事情才对。

可是,我实际做了的事情,就只有坐着马车出发,然后坐着马车回来而已。

这样就没有我在场的意义了。

这种事,我有办法一直做下去吗?

难不成在累积起实绩以前,我都要像这样白白浪费时间?

「嗯?怎么了?」

正当我忙着思考时,哈林斯发现异状,看向马车前方。

我也跟着看了过去,发现讨伐队似乎停止前进了。

因为这个缘故,马车也逐渐放慢速度,最后停了下来。

「发生什么事了?」

「好像是部分的居民挡住了去路。」

哈林斯问过车夫后,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是纠纷吗?拜托饶了我吧。」

哈林斯不耐烦地小声抱怨。

似乎就连哈林斯都因为这场首次远征而备感压力。

可是,比起朋友的精神状态,我更在意前方发生的纷争。

「我过去看看。」

「咦?啊、喂!」

我打开车门跳了出去,走向发生争执的地方。

由于距离并不是很远,我马上就听到争吵的内容。

「我家女儿呢!」

「我家儿子没事吧!」

「那些被抓走的孩子人在哪里!」

居民们挡在士兵面前不断逼问。

他们在问那些被抓走的孩子是否安全。

可是,面对这些问题,士兵们却面面相觑,一直不愿回答。

「喂!到底怎么样了!」

「我家孩子呢?他没事对吧!」

然后,也许是士兵们的这种态度让人往不好的方向联想,居民们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大。

人口买卖组织的讨伐行动顺利结束了。

行动的确顺利结束了。

可是,当讨伐队闯进人口买卖组织的基地时,那些被绑架的人都已经不见了。

我们甚至连那些人被带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虽然我们从基地里回收了一些资料,但也不晓得能不能从中得到线索。

虽然看到凯旋归来的讨伐队,就能看见人口买卖组织的幸存成员正被押送,但也一眼就能发现那些被抓走的人并不在其中。

所以,对我们讨伐队怀有一丝希望的被害者家属,才会忍不住像这样跑来追问吧。

「详细报告之后会公布,你们先回去。」

其中一位队长想要赶走那些民众。

「请等一下。」

而我阻止了他。

「勇者大人?」

看到我的队长露出狐疑的表情。

他的脸上明显地写著「麻烦死了」四个大字。

对这位队长来说,我还只是个孩子,我看得出他不希望我在这个情况下做多余的事情。

不过,我不能唯唯诺诺地照着他的意思去做。

「盘踞在这一带的罪犯都已经扫荡完毕了。」

我走到民众面前,同时开始说话。

听到我说组织已经被消灭,民众的表情变得稍微柔和了一些。

可是……

「可是,那些被抓走的人已经不在他们的基地里面了。」

我无法不据实以告。

因为就算瞒得了一时,也还是会马上被他们知道。

「……怎么会这样?」

「这表示……你们没有赶上吗?」

现场一阵寂静,然后……

「开什么玩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喂!说话啊!」

民众发出怒吼。

士兵拚命拉住随时都会挥拳揍向我的居民。

「勇者大人,你怎么擅自说出来了!」

队长露出嫌我多事的表情,抓住我的肩膀。

我挥开他的手。

在此同时,一名壮年女子摆脱士兵的阻挡,向我冲了过来。

虽然队长第一时间想要挺身保护我,但我伸手制止了他。

那名女性眼角含泪,向我挥出巴掌。

可是,我伸手挡下了这一巴掌。

「我们来不及救出那些孩子。」

我不能让她打。

过去在前沙利艾拉国的盖伦家领地,我被那里的居民暴力相向。

我没有抵抗,任凭他们殴打。

可是,迪巴先生当时告诉过我。

揍我只能让对方一时气消。

揍了我的拳头会痛,动手打人也会让他们心痛。

不管是打人的一方还是被打的一方,都只会得到痛楚。

所以,遇到这种情况时,不能任人殴打。

(插图006)

「我们今后也将继续追查那个组织。我无法保证一定能找到那些被抓走的孩子,可是,我可以保证我们绝对不会放弃。」

我不能随便做出保证。

因为说不定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但在还没确定答案以前,我们都必须全力以赴。

这是我唯一能做出的保证。

我放开自己抓着的手,而女性哭得崩溃。

什么日积月累,什么对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不满,我一直在意着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我是什么人?

我不是勇者吗?

勇者的使命不就是帮助那些受苦受难的人吗!

我居然忘了这件最重要的事。

我不晓得他们是否接受了我的说词。

可是,居民们全都收起怒火,慢慢让出道路。

就连那名蹲着哭泣的女性也起身离开。

在离开的瞬间,她还小声地向我道歉。

看来就跟迪巴先生说的一样,别让人殴打才是对的。

「勇者大人,你擅自这么做,我们会很困扰的。」

场面冷静下来后,队长向我提出忠告。

「你没有必要面对这些。」

「你错了。」

我立刻否定队长的话。

「我是这支讨伐队的总指挥官,有义务聆听他们的话。就算只是个空有其名的总指挥官,我也必须负责。」

听到我这么说,队长倒抽了一口气。

「我们没有赶上。在讨伐行动成功后,就不会再出现新的被害者了。可是,我们没能挽回已经发生的悲剧,这是事实。」

「可是,那不是我们该负的责任吧?」

「的确,那不是我们的责任。可是,我们还是没能赶上。」

就算那不是我们的错,也不能忘记我们没能赶上的事实。

或许我们能救回那些孩子也说不定。

我们没能救回那些或许有机会救回的孩子。

我们绝对不能忘记这个事实。

「我什么都没做,也什么都做不到,就只出一张嘴。即使如此,要是我无法在这时向人民做出保证,就没资格当勇者了。」

丢下这些话后,我转身背对队长,走回马车。

哈林斯露出「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在马车前面迎接我回来。

在这种时候,有个不必多说就能理解我的朋友实在是太好了。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虽然旁边还有个不知为何在忸忸怩怩的亚娜就是了。

「哈林斯,我决定要做。」

「哦~我会跟随你的。」

哈林斯没问我要做什么。

言下之意就是,不管我要做什么,他都愿意跟随我。

我还有时间。

跟讨伐队之间的距离,只要随着时间慢慢拉近就行了。

可是,那样是不行的。

就算我有时间,无法拯救的牺牲者此时此刻也正在增加。

他们没有时间。

勇者到底是为何而战?

答案是为了人们。

我想起自己的初衷了。

为此,我不能浪费时间。

我重新下定决心,放眼未来。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