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卷闲话吸血随从的歼灭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到处都是惨叫声。

火灾的熊熊烈焰照亮了夜晚的漆黑。

夹杂在东西燃烧的异臭之中,血腥味从四面八方飘了过来。

这里就是地狱没错。

听完拉斯说的话之后,白大人就不晓得转移到哪里去了。

因为她似乎不会回来,我们便当场解散,但我隔天就又被爱丽儿大人叫去,再次前往昨天那间会议室。

当我抵达会议室时,爱丽儿大人与白大人已经在那里了。

「抱歉。让两位久等了。」

「没关系啦,反正我也才听完小白说明。」

听到我惶恐地道歉,爱丽儿大人大方地点头,白大人也一副不在意的模样,轻轻地点了点头。

虽然白大人的反应难以捉摸,但我最近也变得能够稍微明白她的想法了。

不过,真的是只有稍微明白,不明白的地方还是比较多。

「那就先请小白说明一下吧。咦?什么?要我来说?可以是可以啦。」

爱丽儿大人请白大人说明情况,但白大人却在爱丽儿大人耳边讲了悄悄话。

变成吸血鬼后听觉得到强化的我也能听见白大人所说的悄悄话。

她说:「魔王来说明。」

虽然声音很小,但说得相当清楚。

真难得。

白大人向来沉默寡言。

虽然那是让她散发出超然气质的主因,但相处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她应该只是不擅言词,而不是沉默寡言。

她不是不想开口,而是不擅长说话。

而这样的白大人居然没有结巴,流畅地把话说完了。

虽然说出来的话绝对不算长,但换作是平常的她,应该会每说一个词汇就停下,断断续续地把话说完。

……难不成她喝了酒吗?

不知为何,白大人只要喝醉,就会变得多话。

当我因为变成吸血鬼而失落沮丧时,喝醉的她曾经为我加油打气,所以这也不能算是一件坏事。

正因为有她当时为我打气,我才能积极面对未来,下定决心要保护大小姐。

……虽然最近的大小姐变得太强,或许根本不需要我保护就是了。

「那就由我来说明吧。」

糟糕,现在可不是气馁的时候。

我得仔细听清楚爱丽儿大人所说的话。

不过,我突然发现昨天也在场的另一个人,今天并没有出现。

「不用等拉斯吗?」

拉斯——跟大小姐一样,他也是转生者。

他的过去也相当复杂。

对于走过跟大小姐一样坎坷不平的人生的他,我暗自怀有一份亲近感。

因为这个缘故,在同样成为军队的一员后,我们的交情还算紧密。

因为年纪比我小,他要我直接叫他拉斯就好。比起对等的关系,他感觉起来应该比较像是我的小弟。

虽然当我还是人族的时候,也曾经有过随从后辈,但因为我自己也很年轻,而且整天都跟在老爷身边,跟其他随从接触的机会并不多,所以身边没有可以算是自己小弟的人。

这么想来,其实感觉还不坏。

虽然想到他过去差点就杀掉我和大小姐,心情就会有些复杂,但他也有自己的苦衷,所以我已经不怪他了。

而那个拉斯却没有出现在这里。

「啊,拉斯不会参加这次的会议。虽然我觉得他的实力应该没问题,但凡事都有个万一嘛。更重要的是,要是他的长相被人看到,可能会有些麻烦。」

长相?

拉斯的长相有什么问题吗?

想到这里,我脑中灵光一闪。

「是跟转生者有关的事情吗?」

「正是如此。」

拉斯的长相似乎与前世时一样。

换句话说,像大小姐她们那样的转生者,光是看到那张脸,就会发现拉斯的真实身份。

在先前与叛军的战斗中,拉斯偶然遇到的那位叫做「老师」的人物,似乎也是因为这样才发现他是转生者。

据说「老师」在那个世界的语言中是教师的意思。

在这个时间点讨论跟转生者有关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跟那位老师有关系的事?

「是跟那位老师有关的事情吗?不对,拉斯的脸已经被老师看到了。」

话才刚说出口,我就发现自己的推测有问题。

爱丽儿大人说拉斯被看到长相会有麻烦,但老师已经看过他的脸了。

这样并不合理。

「嗯……其实也不是无关。只不过,要说这是另一件事,这确实也是另一件事情。话虽如此,但也不是完全无关……不,应该说关系很大才对。」

听完这种含糊不清的说法,我还是搞不清楚到底有没有关系。

可是,爱丽儿大人并不像是在开玩笑,而是在思考该如何解释。

不同于白大人,凡是需要解释的事情,爱丽儿大人都会解释得非常清楚。

如果是不需要说明的情况,她就会用微笑敷衍带过,但这次的情况并非如此。

当她像这样欲言又止,大多都是遇到了很难解释的复杂事情。

只不过,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给爱丽儿大人一点时间,她就会整理好自己的想法,把事情解释得一清二楚。

因此,我现在只需要闭上嘴巴,等爱丽儿大人理清头绪就好。

「从头开始说明,你应该会比较容易理解吧。」

而爱丽儿大人只烦恼了一瞬间。

她立刻就开始说明了。

真不愧是拥有思考超加速这个技能的人。

「首先,你应该已经听说了,老师也是转生者,还是其中唯一的大人,同时也是学校的教师。然后,就跟拉斯看到的一样,她转生成妖精了,而且她的目的是要保护其他转生者。波狄玛斯似乎还灌输了她一些错误观念,害她误以为苏菲亚是被我这个魔王绑架,所以,她才会冒险协助叛军。目前为止没问题吧?」

「没问题。」

这些事情我也有所耳闻。

既然魔王大人在此停顿,就表示接下来她要说的应该是还没告诉我的新情报吧。

「然后,虽然包含她在内的妖精集团成功逃离了战场,但根据小白的调查,那些家伙似乎正徒步南下,往人族领地前进。」

「这举动还真是有些无谋呢。」

「就是说啊,虽然这也是因为他们只有这条路可走就是了。不过,虽然他们照理来说应该逃不掉,但麻烦的地方就在于,我们有不得不放他们逃走的理由。」

不得不放他们逃走的理由?

照理来说,那种理由应该不存在才对。

妖精是屡次与我们作对的仇敌。

不但袭击大小姐,还杀掉了老爷与夫人。

当时的悔憾以及对妖精的憎恨,至今依然在我胸中燃烧。

就算撇开我个人的恩怨,妖精对爱丽儿大人来说也是敌人,没理由让他们活着回去。

如果有的话,那就是混在其中的老师这位转生者,但也可以把她抓起来,让她活着,留在我们手边。

相较之下,故意放她活着回去麻烦多了。

「你认识波狄玛斯对吧?虽然那家伙经常露面,但那不是波狄玛斯本人,而是肉体被他占据的别人,那家伙拥有这样的能力。因此,不管杀死多少个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波狄玛斯都没有意义,因为那不是他本人。」

魔王大人说出那名男子的秘密,让我受到不小的震撼。

因为我以为他只是在操纵毫无意识的机械。

虽然我这个不够聪明的脑袋无法完全理解机械这种东西,但我至少知道那是虽非生物却能行动的东西。

机械不是生物,而是一种工具。

那名男子的身体就是外型有如人类的机械,由他本人从远处进行操控。

我原本是这么以为的。

可是,如果那东西不是外型有如人类的机械,而是真正的人类,那岂不是太可怕了吗?

「这简直不把人当人看,根本就是畜生的所作所为。」

「就是说啊。」

也就是说,那名男子不但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隔岸观火,而且还把肉体被占据的可怜虫当成傀儡是吧?

这男人实在是烂到极点了。

「不过,虽说他能占据别人的肉体,但也不是谁都可以。因为那必须满足相当严格的条件,所以不会发生『熟人某一天突然被波狄玛斯占据肉体啦!』这样的事情,这点你大可放心。」

听到爱丽儿大人这么说,我才体认到自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己的想像力有多么贫乏。

原来如此,如果波狄玛斯可以无条件任意占据别人的肉体,那种事情也是有可能发生的。

我完全想不到那样的可能性。

万一大小姐被波狄玛斯占据肉体的话会怎么样?

不,大小姐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交出自己的肉体。

反倒是我有可能被占据肉体,用这副身躯伤害大小姐……

万一那种事情真的发生,我一定会死不瞑目。

想到这里,我才发现那名男子的能力比我想的还要狠毒,而且令人作呕。

幸好爱丽儿大人已经保证不会发生那种事情,所以应该不用担心了。

可是,这让我体认到占据别人身体的能力比我想的还要邪恶。

「只不过,老师是满足那些条件的。」

原来如此,我懂了。

这就是这两件事的关联吧。

我本来还在怀疑那名男子的能力与刚才的话题有什么关联,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一旦被波狄玛斯占据过肉体,那人就等于死亡。因为能够使用的技能是依附在身体主人的灵魂上,所以灵魂不会受到破坏。可是,一旦变成波狄玛斯的容器,本人的意识就再也不会回来。换句话说,那人的未来将只剩下被波狄玛斯当成容器的一生。」

那可真是悲惨啊。

「也就是说,万一我们成功抓住老师的话……」

「波狄玛斯毫无疑问会使用老师的身体吧。」

我觉得「使用」这两个字,很有把别人当成道具的那名男子的风格。

我总算理解这就是无法轻易歼灭那些妖精的理由,却又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忍不住开口问道。

「可是,这样只是在延后问题发生的时间不是吗?」

就算现在放过他们,如果不设法摆平那名男子,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再说,如果波狄玛斯随时都能占据老师的肉体,那这件事情也有可能正在发生。

就算把时间延后,我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好事。

「事情就跟你说的一样。只不过,如果我们如此行动,让波狄玛斯知道老师有当人质的价值,他就无法随便对老师下手了。虽然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就是了。」

对于我提出的疑惑,爱丽儿大人露出伤脑筋的表情如此回答。

她似乎也跟我有一样的想法,不认为放过那些妖精是个好选择。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做出放过妖精这个决定的人,就是在场的另一个人,也就是白大人了。

「听说那位老师是小白的恩人,所以小白希望能尽量帮助她。」

看向白大人后,爱丽儿大人如此回答。

恩人啊……

也就是说,白大人前世时与那位老师有很深的交集吧。

以我来比喻的话,或许就是像老爷和夫人那样的存在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能理解白大人想要拯救老师的心情了。

万一大小姐陷入那样的处境,我应该也会做跟白大人一样的事情吧。

「如果是这么回事的话,我也不反对放过那些妖精。」

「谢谢你。」

传入耳中的道谢声,让我在那一瞬间惊讶得停止了动作。

刚才那是白大人的声音吗?

我在想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啊?如果声音的主人不是爱丽儿大人,那当然只会是白大人。

白大人向我道谢这件事出人意表的程度,就是大到会令我如此怀疑的地步。

爱丽儿大人也惊讶地看着白大人。

也许是要掩饰自己的难为情,白大人一把抓住爱丽儿大人的脸,硬是往我这边转了过来。

「啊,好痛!」

不太妙的沉闷声响从爱丽儿大人的脖子附近传来。

「咦?痛?咦?我不是有痛觉无效吗?奇怪?」

爱丽儿大人伸手按住自己脖子,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这表示她会痛吗?

虽然不晓得原理,但白大人似乎无视了爱丽儿大人的痛觉无效技能,让她感受到了痛楚。

「呃……算了!关于老师的部分,大概就是这样了吧。听说小白好像已经暗中布好局,确保那些妖精抵达人族领地边界之前是安全的了。」

爱丽儿大人一边轻抚脖子,一边继续说明。

既然她说「关于老师的部分」,就表示应该还有其他的事情吧。

「如果还有问题的话,那就是该如何帮他们跨越国境,以及跨越国境后该如何让人族接纳他们了吧。关于跨越国境后的问题,我和小白接下来会去处理,虽然还得视交涉的结果而定,但我想应该没问题吧。然后,我希望你帮忙解决的问题,是跨越国境的部分。」

我知道总算要进入正题,立刻让自己绷紧神经。

「如你所知,魔族领地与人族领地之间的国境是超级危险地带,因为为了防止敌人入侵,魔族与人族都对国境严加地看管着。除了我们通过的魔之山脉这种例外之外,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暗中监视。如果那群妖精通过那种地方的话,后果应该不用说也知道吧。顺带一提,剩下的妖精都只有普通的实力喔。」

「他们应该会全灭吧,就算只死一半都算是很不错了。」

「答对了。」

如果那些妖精使用机械的话,结果应该就不见得会是这样。但既然爱丽儿大人说他们只有普通的实力,那应该就是指他们没有那些东西吧。

「虽说都是妖精,但其实妖精分成两种。一种是跟波狄玛斯一样会卯起来使用机械,我们都很熟悉的家伙。另一种是根本不晓得机械的存在,而且发自心底相信妖精表面上提倡的世界和平理念的家伙。而老师那一团妖精便属于后者。」

「那些妖精还真是……」

这不就表示那些属于后者的妖精只是在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被那些属于前者的妖精利用了吗?

这么一想,就让我怜悯起那些妖精。

「嗯。我都叫他们笨蛋派妖精。」

这个过分到不行的外号让我更同情他们了。

「先不管这个了。总之,只凭他们是无法平安跨越国境的。然后,当小白为了寻求对策而在国境上奔走时,偶然发现其他转生者了。」

听到这里,我有种事情全都连在了一起的感觉。

这确实是虽然与转生者有关,但是与老师无关,却又不是完全无关的事情。

我能理解爱丽儿大人刚才为何会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那我是不是只要去迎接那位转生者就行了?」

「不,不是这样的。」

爱丽儿大人轻轻挥手,否定了我的猜测。

「我想拜托你的事情,是把那位转生者……啊,对方好像有两个人吧。我希望你去毁掉那两位转生者所在的国境线聚落。」

「咦?你说什么?」

我无法理解爱丽儿大人这句话的意思,做出了奇怪的答复,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

然后,我现在正在赶往国境线的路上。

骑着的坐骑是迅骑竜。

它是过去我和爱丽儿大人一起旅行前往魔族领地时,负责拉马车的其中一头地竜。

虽然它当时还只是下位的骑竜,但后来就进化成现在的迅骑竜了。

虽然迅骑竜的体格与骑竜差不多,但它不光是能力值有所提升,甚至还学会了土魔法,很擅长支援我这个骑乘者。

只不过,它的能力值远远比不上我,还是从它身上下来战斗会比较好。

我很期待迅骑竜今后的成长。

虽然魔物的技能很少,但能力值却很出色。

只要提升等级,不断进化,它的能力值或许总有一天会超越我。

跟骑着迅骑竜奔驰的我一起并肩前进的巨兽,是进化后的另一头地竜。

不同于迅骑竜,它是舍弃让人骑乘的能力,单纯强化了战力而进化的迅战竜。

迅战竜的武器便是其巨大的身躯。

它的力量就跟外表一样强大,因为从四足步行变成了二足步行,它还能够挥舞前脚攻击敌人。

而且它还有着那种看似迟钝的外表难以想象的速度。

此外,因为它是地竜,所以防御力可说是坚不可破。

虽然无法像迅骑竜那样使用土魔法,但单纯就战斗力来说,迅战竜更胜一筹。

这两头地竜都从旅行时代便一直支持着我,是我无可取代的同伴。

凭借地竜的脚力,想要追过那群妖精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已经追过他们,来到距离国境不远的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地方。

一旦来到这里,再来只要按照指令行动就行了。

我想起从爱丽儿大人那边接到这个指令时的事情。

「转生者不能由我们来保护,不管怎么说,那里的地点都不好。住在国境线的人族非常团结,他们把同伴当成家人,就算对那些家伙说要收养孩子,他们也不可能乖乖把孩子交出来。不,要是说了那种话,搞不好会被他们当场杀掉。在那里,住在那里的家伙就是规则,外人全是敌人,所以就算外人试图与他们交涉也没用。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想要用和平的手段保护那些转生者,打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波狄玛斯八成也是因为这样才没有对他们出手吧。」

我听说住在国境线的居民都跟盗贼差不多。

虽然这样的认知并不算是错的,但他们都对自己防止了魔族入侵的功绩感到自豪。

而且魔族与人族的外表几乎一样。

因此,一旦看到陌生人,他们都是先杀再说。

这样的习惯代代延续下来,自然让他们重视自己人,讨厌外人,变成封闭的部族。

如果是认识的自己人,那就不是敌人;如果是外人的话,就有可能是魔族,所以要杀掉。

这样的逻辑很夸张,但却没人提出意见,国境线就是这样的地方。

「梅拉佐菲,我希望你消灭转生者所属部族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只要消灭那里的家伙,就能让那群妖精通过;第二,逼迫转生者离开那个地方。就跟我刚才说过的一样,住在国境线的人族很重视同伴,而且不喜欢同伴离开当地。既然在那里出生,就到死都不会离开国境线,这可说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是这么一来,当我向人族发动战争时,他们就会第一个死去。」

爱丽儿大人要向人族发起战争。

这已经是既定事实,无法改变。

然后,一旦真的开战,魔族大军就会跨越国境。

到时候应该也会跟住在国境线上的人族开战吧。

至于谁胜谁败,就不需要多说了。

「不管怎么做都无法用和平的手段保护转生者,只能消灭那个聚落,放过那两名转生者,然后放他们自由过活了。反正就算用强硬的手段保护他们,他们也不可能对我们抱有好感不是吗?既然肯定会种下祸根,那与其把不必要的未爆弹留在身边,还不如把他们放到外面自由过活,这样不是好多了吗?事情就是这样,虽然是逼不得已的计策,但如果要开出让妖精通过的路,并趁机让转生者逃跑,免得他们在将来被卷入战火的话,就只能这么做了。一石二鸟……这样应该算不上吧。」

爱丽儿大人露出自嘲的笑容。

看起来像是在感叹不中用的自己只能采取这种手段。

如果情况允许,爱丽儿大人应该也不希望采取这种手段吧。

可是,她有不得不这么做的苦衷。

「顺便告诉你,万一不小心让老师与他们接触,事情又会变得更麻烦了。我们得在事情变成那样以前主动出击,把老师与他们分开才行。」

而被选中做这件事的人就是我。

若让拉斯去做这个会被其他转生者怨恨的任务,实在是令人感到过意不去。

能够马上行动,并且拥有足以消灭国境线部族的实力是完成这个任务的最低条件。

如果动员军队,就无法赶在妖精之前抵达国境线。

就行动迅速这点来说,我确实是合适的人选。

而且我知道内情,这点也很重要。

虽然我很怀疑自己有没有能力消灭那支部族就是了。

「梅拉佐菲,你太看轻自己的实力了。因为身边都是怪物,你才会毫无自觉,但是在普通人眼中,你也是十分可怕的怪物喔。」

爱丽儿大人是这么说的。

真的是这样吗?

老实说,就算她这么说,我也没什么实感。

因为加入了军队,在训练时与别人做过比较,让我知道自己变得比自己想的还要厉害。

可是,我还是不认为自己有厉害到可以算是怪物的地步。

我没有才能。

为了保护大小姐,在变强这件事情上,我自认没有疏于努力。

虽然白大人在旅行期间给我的训练内容不合常理,但那确实有让我变强,所以我至今一直有在持续进行。

不光是这样,我还自己追加了更多的锻炼。

然而,即使我这么努力,跟大小姐之间的实力差距依旧越来越大。

我的训练量并没有比大小姐少。

虽然有着大人与成长期孩童之间的差距,但我跟大小姐之间有着更大的与生俱来的才能差距。

大小姐是特别的。

不但是转生者,还是吸血鬼的真祖,更是我敬爱的老爷与夫人的孩子。

相较之下,我原本只是个小小的随从。

早在成为吸血鬼以前,我就知道自己没有才能了。

虽然任何事情都能做得跟别人一样好,但如果想做得更好,就总是会遇到挫折。

为了协助夫人,我从小时候就开始涉足各种领域,积极主动地学习。

拜此所赐,我具备的能力变多了,但每一种能力都比不上专业人士。

在各种家事上都比不过女仆,在政务上顶多只能辅佐老爷,护卫的实力连一名盗贼都打不赢。

虽然具备的能力很多,但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无法超过一定的水准。

这就是我。

即使在变成吸血鬼,能力值大幅提升以后,我与生俱来的特性也没有改变。

也许是因为这样吧。

就算爱丽儿大人说我办得到,我也无论如何都无法完全相信。

「明天应该就会到了,今天就先在这附近休息吧。」

我让迅骑竜与迅战竜停下脚步,准备在此露营。

「明天应该会是一场苦战,到时候就要靠你们了。」

我一边轻抚两头地竜的头,一边喂它们吃饲料。

多亏白大人给了我这个能把大量东西塞进异空间的包包,我才不用带着一大堆行李。

这是用白大人的丝织成,并且灌注了她的魔术的道具。

虽然她随手就把这个包包拿给我,但只要想到爱丽儿大人看到这东西时的惊讶表情,就知道这东西的价值肯定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那位大人实在是很夸张。

因为我曾经在她失去力量的期间照顾过她,所以或许有多少报答了一些恩情,但我从她那边得到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也想要帮上那位大人的忙,这也是为了要向她报恩,但需要用到我这种人的力量的情况应该不多吧。

因此,这次的任务就是那个难得的机会,我一定要确实做好才行。

可是,这样果然还是不够。

我的实力不够。

远远不够。

然而,就算我不断地努力锻炼,实力也只会和其他人越差越多。

「或许总有一天,连你们两个都会追过我也说不定。」

我向迅骑竜与迅战竜如此说道。

两头地竜露出困惑的表情。

然后看向彼此的脸。

这样的举动让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虽然或许总有一天会被追过,但如果是这两头聪明的地竜,应该也会继续跟随我这个不中用的主人吧。

我不清楚未来的事情,只能尽全力活在当下。

这是没有才能的我唯一能做到的事情。

努力应该无法填补才能的差距吧。

然而,如果不去努力,就连站在舞台上的资格都没有。

大小姐或许已经不需要我的力量了。

就算她不需要我,我也至少不能扯她的后腿。

「爱丽儿大人说我办得到,既然这样,那我只能回应她的期待了。」

没错,我要鼓起斗志,集中精神面对明天的战斗。

「敌人来袭!」

「对方只有一个人?太看不起人了吧!」

「什么!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

「可恶!我看不到他的动作!太快了!」

「喂,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啊?为什么人会断成两截?喂,我是在作梦吧?这只是场恶梦对吧?」

「混账东西!给我振作一点!」

「不要!我不想死!」

「快让女人跟小孩逃走!这里已经没救了!」

「老爸!这是骗人的吧!」

「别停下脚步!否则会被盯上!」

「可恶!可恶!你这该死的怪物!」

「哇呀啊啊啊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啊!」

「喂,住手!拜托你住手!杀我就好!拜托你放过那家伙!」

「大家快逃!快逃!求求你放过我们吧!」

「哈啊……那不是人,也不是魔族。那是有着人类外表的怪物。」

「你这邪魔歪道……!咕哇!」

「……神啊……」

歼灭两名转生者所属部族的工作很顺利地结束了。

在因为任务比原本预期的还要轻松而松了口气的同时,自己还有心思感到放心这件事,也让我有种复杂的心情。

自从下定决心保护大小姐后,我便接受了身为吸血鬼的自己,不再对每晚袭击别人吸食鲜血这件事感到犹豫。

可是,我以为就算是这样,自己也还没有失去人性。但就算我虐杀了这么多人,也依然能够保持平静。

这是因为我已经习惯,还是因为我已经做好觉悟,抑或是因为我连心都变成了名为吸血鬼的怪物?

就算思考这个问题也无济于事。

只要是为了大小姐,不管是多么残酷无情的事情,我都愿意去做。

不过,我还以为自己会更加纠结。

……这可不行。

如果能够做好觉悟,那当然是件好事。

可是,如果我连人心都忘掉的话,就不是件好事了。

虽然为了继续侍奉大小姐,我接受了自己变成吸血鬼这件事,但我不能连心都变成怪物。

那会让我没脸面对老爷与夫人。

身为吸血鬼,就不得不选择有别于人类的生存之道。

可是,就算处于这种情况下,我也得替大小姐找出不会让老爷与夫人难过的生存之道。

如果大小姐走错路了,我有义务纠正她。

如果连我都没有走在正道上,又怎么能劝诫大小姐呢?

……或许已经太迟了也说不定。

或许我的身心都已经变成了怪物。

可是,就算是这样,我也绝对不会选择愧对于自己的生存之道。

这双手已经染满了鲜血。

要是老爷与夫人看到现在的我,应该会很难过吧。

但是,我已经发誓要以吸血鬼的身份活下去了。

即使全身沾满鲜血,也要跟大小姐一起活下去。

不是作为人,而是以吸血鬼的身份,直到死亡的那一刻,都要抬头挺胸地活下去。

这条路相当难走。

毕竟这本来就是一条没有正确答案的路。

就算是这样,为了至少要成为大小姐的模范,我只能继续走下去。

「呜……!」

所以,我千万不能表现出迷惘。

我眼前有两名孩童。

男孩正挺身保护女孩。

男孩应该很清楚自己毫无胜算吧。

即使如此,他还是用自己娇小的身躯保护着女孩,我觉得他很了不起。

「两个小鬼啊……」

我尽可能地用冷漠的口气如此说道。

光是这样就让女孩脸色铁青,仿佛快要昏倒,而男孩的身体也在颤抖。

在他们面前,有两位女性的身体交叠倒在地上。

那八成是这两个孩子的母亲吧。

她们直到最后都在保护孩子。

「真是扫兴。」

瞥了她们一眼后,我假装自己是因为看到两位母亲的牺牲,才决定放过孩子。

尽管我实际上并没有放过其他母子。

我故意放过他们,是因为这两个孩子是转生者。

然后,我转身背对这两个孩子,准备带着迅骑竜与迅战竜离开这里。

「站住!」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男孩叫住了我。

「名字……!」

有一瞬间,我没能理解他的问题。

不过,我很快就发现他是在问我的名字。

「梅拉佐菲。」

面对鼓起勇气询问仇敌名字的男孩,我毫无隐瞒地说出自己的本名。

然后再次转身背对他们,头也不回地离开。

爱丽儿大人叫我让他们自由过活。

不过,我想他们肯定不会有自由。

不会有选择复仇以外的生存之道的自由。

如果他们还有其他的生存之道,那肯定就是彼此互相扶持,一起活下去了吧。

我还有大小姐。

所以,我才能优先选择保护她,而不是选择复仇。

希望他们也能跟我一样。

但是,从那名男孩的反应看来,他八成不会这么选择吧。

那名男孩将来肯定会出现在我面前。

到了那时,我会以仇敌的身份与他对决。

可是,我不会故意放水输给他。

我也有我的信念,以及生存的意义。

如果是为了贯彻信念,我甚至可以做出跟自己的仇敌——那个男人一样的事情。

如果他要以我为仇敌,选择走上复仇之道的话,那他最好当心一点。

我没有波狄玛斯那么强大。

不过,就只有这无法撼动的信念,我自认远远强过那名男子。

就算他的复仇具有正当性,我也不打算继续当个坏人。

如果想要杀掉我,就靠实力超越我吧。

到时候我也会倾尽全力反抗。

就算对手是跟大小姐有着同样才能的转生者也一样。

我不会轻易战败。

老爷……

夫人……

我可能再也无法回到能让你们笑着夸奖的生存之道了吧。

即使如此,我也会以吸血鬼的身份,就算不惜让自己的双手染满鲜血也要继续活下去。

这全是为了保护大小姐,并且报答恩重如山的爱丽儿大人与白大人。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