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卷6我要投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老师。

对转生者来说,这两个字只代表一个人。

让我们变成转生者的契机,是发生在教室里的爆炸。

当时正在上古文课。

而负责上古文课的老师,正是冈崎香奈美老师。

除了我这个例外之外,她是转生者中唯一不是学生的人。

而这位老师遇到鬼兄了。

这倒是无所谓。

只不过,遭遇的地点与状况,以及老师所属的种族并不好。

鬼兄看到老师正在协助叛军。

早在这一刻就已经够让人傻眼了,但老师居然还是妖精。

妖精……没错,就是跟那个波狄玛斯同样的种族。

太扯了……

实在是太扯了……

这样不对吧!

仔细想想……不,这种事不用想也知道不对吧!

虽然一切的一切都令人难以置信,但也不能放着不管。

难怪连魔王都说这件事很麻烦!

虽然我知道会让魔王嫌麻烦的事,也就只有跟妖精或转生者有关的事,却没想到这两件事居然会搅和在一起啊!

根据鬼兄的说法,他似乎让老师逃掉了。

当他忙着跟老师说话的时候,妖精生化人袭击他,其他妖精则趁机抱住老师逃跑。

然后,在叛军的俘虏之中,似乎也找不到老师。

正确来说,是一个妖精都没被俘虏。

所有人似乎不是逃走就是战死。

连一个妖精都抓不到实在很奇怪,我怀疑察觉自己可能会成为俘虏的妖精或许都自杀了。

也许他们是认为,与其被敌人活捉,还不如死掉算了。

这种想法很有波狄玛斯的风格,但愿意实际这么做的妖精也是群可怕的家伙。

算了,已经死掉的家伙并不重要。

至于那些还活着的妖精,目前似乎正聚在一起,试图逃离魔族领地。

因为使用了转移阵,他们才会出现在北方城镇。

但那个转移阵已经被我的陨石摧毁,所以他们只能徒步回去了。

不过,就算转移阵依然完好无缺,正规军也还守着北方城镇,他们应该还是回不去。

可是,想要徒步逃离魔族领地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首先,那么多人一起行动,不可能不被发现。

而且他们还得补给物资,不可能在不接触魔族的情况下逃走。

虽然不晓得妖精协助叛军的情报有多少人知道,但要是连市井小民都已经知道,有人去向军队举报的话,他们就完蛋了。

话虽如此,但这个世界没有网路,情报传递的速度很慢。

因此,妖精们正用相当快的速度南下。

他们应该是打算在情报传开来以前尽量多赶些路吧。

可是,就算是这样,北方城镇与人族国境之间还是有着不短的距离。

在没有魔族协助的情况下,想要移动那么长的距离是不可能的。

而且真正的难关还等在他们好不容易抵达的国境。

魔族与人族长年交战,一直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

双方的关系差到只要有人跨越国境,就会二话不说直接杀掉的地步。

没错,一旦跨越国境,他们就会被人族杀掉。

虽然国境上也有能够让人通过的地点,但那种地方都有人族建立的要塞镇守。

想要通过那种地方是不可能的。

那只要避开那种地方不就行了吗?

事情可没有那么简单。

首先,得先排除掉在地形上难以移动的地方。

其中最好的例子,就是我们通过的魔之山脉。

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穿越那种地方。

至于除此之外的通道,则是些虽然没路但也不是走不了的地方。

那种地方会有盗贼出没。

正确来说,他们是人族公认的强盗集团。

虽然做的事情跟典型的盗贼一样,都是杀人越货,但他们是在人族国家,也就是帝国的允许下从事掠夺行为。

有人可能会想,国家居然承认盗贼的存在,简直无可救药,但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因为他们对国防确实有贡献。

他们会在国家管理不到的密道埋伏,击退那些来自魔族领地的入侵者。

他们会在这种地点建立村子,或是建立移动式的聚落找寻猎物,把被发现的入侵者洗劫一空,同时从国家那边领取报酬来讨生活。

虽然他们的行为是掠夺,但这样就能击退几乎所有来自魔族领地的入侵者了。

换句话说,如果那些妖精想要逃离魔族领地,就必定会遇上那些人。

虽然妖精或许能够反过来击退那些人,但他们毕竟都是从事杀光来自魔族领地的入侵者这样的危险工作,所以实力高强。

以强行军的方式通过魔族领地,因为赶路而疲惫不堪的妖精们胜算并不大。

一旦战败就会被杀光,但就算成功战胜,也可以想见会有相当大的伤亡。

顺带一提,想要与他们交涉是不可能的。

毕竟那些人本质就是盗贼。

只要有猎物通过,就一定会袭击。

因为这个缘故,就算想要跟他们交涉,也会连要展开交涉都有困难;就算成功展开交涉,也有极大的机率会失败。

因为他们的工作就是杀死来自魔族领地的人。

他们不但借此从国家那边得到了赏金,也对这份工作感到自豪。

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为了全体人族的安全,在那里防范魔族的入侵。

虽然做的事情跟盗贼没两样就是了!

所以,即使是妖精,只要是来自魔族领地的家伙,都会被他们当成是猎物。

毕竟人族与魔族在外观上毫无差别。

只要是来自魔族领地,不管对方是谁,他们都是先杀再说。

妖精?

从魔族领地过来,那就是魔族的同伴吧?

杀光他们!

事情八成会变成这样吧。

因为这个缘故,老师他们能够平安逃出魔族领地的机率非常低。

低到如果拿去跟职棒选手的打击率做比较,会让人觉得是在污辱职棒选手的地步。

不过,其实我不在乎除了老师之外的其他妖精是死是活。

但遗憾的是,如果他们无法平安逃走,我也会很头痛。

直接由我们来保护老师不就好了吗?

没错,我也曾经这么想过。

可是,我有无法这么做的理由。

因为这个缘故,我必须从旁协助,让老师他们能够平安逃离魔族领地。

在从鬼兄那边听取事情经过的同时,我运用探知找出老师的位置,搞清楚目前的状况后,就立刻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事情就是这样,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鬼兄大致说明完毕以后,魔王如此问道。

此时就已经找出老师的位置,并且想好今后计划的我实在是太能干了。

「交给我。」

我如此宣言。

事不宜迟,我立刻展开行动。

首先,我要去找最适合协助妖精一行人前往国境的人物。

而那人当然就是负责镇守魔族国境的领主,也就是上校。

呼……上校还真是个强敌呢。

没错。

事情就是这样,我已经拜托上校支援妖精了!

说明情况还真是累人。

「有妖精。」、「逃离叛军。」、「他们会经过。」、「前往人族领地。」、「你去支援。」

为了说出这些话,我真的非常努力了。

因为他突然反问,害我说出了奇怪的话,但幸好他好像能理解我的意思,答应了我的要求。

真不愧是上校。

实在太可靠了。

毕竟我都已经那样吓唬他了,他却还能保持着从容不迫的态度。

真的很厉害。

而且他完全明白我发出的威胁,可见他的脑袋果然比别人聪明。

你就是主导谋反的幕后黑手,而我知道这件事情。

就算我没有说出这句话,他也能明白我的意思。

上校远比被他利用的那三个小角色还要厉害。

跟那三个家伙相较之下,直接扛起一切的华基斯更像是个大人物。

哼哼哼……

我可不会毫无意义地召集所有分体去瞪人。

那是在告诉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他「我正在监视你」,也是在暗示他「我知道你的企图」。

你问我为什么要做那种拐弯抹角的事情?

答案是为了少说几句话。

就算我不说,你也该知道吧。

我把这个殷切的愿望灌注在眼神之中。

幸好上校很聪明,实现了我的愿望,让我非常高兴。

不过,知道上校是幕后黑手的人就只有我。

上校没做出任何会留下证据的事情。

他利用能够信赖的部下,让他们潜伏在各个军团之中,然后指挥他们行动。

这样的准备工作得耗费相当漫长的岁月才能完成,只有长寿的魔族才办得到。

然后,他利用自己的人脉操控那些军团长,让他们组织叛军。

上校的厉害之处在于,他本人完全没有介入,却还能诱使那些军团长主动照着他的意思行动。

就算叫我去做同样的事情,我也绝对办不到。

如果不能彻底掌握人心,把一切因素全都计算在内,并且以绝妙的平衡操控局势的发展,就办不到这种事情。

这么说来,我甚至怀疑就连波狄玛斯可能都受到了上校的操控。

不,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吧。

如果是上校这样的人物,应该明白光凭魔族是打不赢魔王的。

如果不把波狄玛斯这个外人牵扯进来就毫无机会。

利用叛军行动之际招来波狄玛斯,让他去对付魔王。

想到这个计谋若成功会招致的后果,我就不寒而栗。

把作战计划的关键部分托付给外人实在是非常大胆的想法。

仔细想想,魔族能够得到妖精的支援完成复兴,说不定也是上校精心策划的结果。

毕竟波狄玛斯就给人一种很好应付的感觉。

感觉只要把他捧上天,他就会说出「卖魔族一个人情」或是「让魔族有余力与人族鹬蚌相争对我们比较有利」之类的借口提供援助。

仔细想想就能发现,如果他把提供支援的余力用在其他事情上,应该能换来更多的利益,所以妖精帮助魔族的意义其实并不大。

这么一想,我就觉得上校靠着三寸不烂之舌说动波狄玛斯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如果办得到那种事,那要让波狄玛斯与叛军会合这种事也不是不可能办到。

虽然这不会反应在技能上,但上校拥有的特技还真是可怕。

如果没有利用分体收集情报这个犯规特技,我也不会发现上校的阴谋。

不过,这次的事件似乎让上校领悟到,就算他想要违抗魔王也没用。

如果那么有才干的人物愿意全面协助我们,那他将会是最可靠的同伴。

与其把他处死,不如好好活用比较有利。

不过,还是必须小心监视他,别让他有机会乱来。

事情就是这样,我让上校负责支援老师他们。

上校原本就跟波狄玛斯有所勾结,就算暗中协助妖精,也不会让人觉得不自然。

走投无路的妖精肯定会接受他的支援。

因为那不是陷阱,而是真正的支援,所以要是他们不肯接受,我也会很困扰。

这样一来,他们在魔族领地中的旅途就算是安全了。

虽然还有要跨越国境的问题必须解决,但老师他们还要一段时间才会抵达那里。

在这段空档,我有件事情非做不可。

那就是去找某人投诉。

我先转移到空中。

看招!必杀双飞腿!

可是,对方似乎也预料到我的行动,从我踢过去的地方消失了。

冲过头的我就这样撞上墙壁,双腿刺进墙壁里面。

……不久前好像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惨剧,但这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我可不是那种会被过去绑住的女人!

「欢迎光临。可是,我希望你来的时候能再稍微安静一点。」

面对我这个一出现就突然整个人插进墙壁的奇怪访客,房间的主人好心规劝。

我无视她的意见,把脚从墙壁里拔出来。

墙壁的修理费?

我当然不打算赔!

我将视线从墙上的破洞移开,重新看向这个房间的主人。

除了身上的颜色以外,那女人跟我就像是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用说也知道,那女人就是我的原型,同时也是创造出那个世界的系统的神D。而这位D正面无表情地望着我。

然后,她雀跃地移动了位置。

让暂停的游戏重新开始。

为了闪避我的双飞腿,她似乎让游戏暂停了。

那种旁若无人的态度让我有些不爽。

我先抓住她的肩膀让她转过身来,再用双手揪住她的领口把她提起来。

就是经常出现在电视剧里的那个动作。

只不过,差别在于我的力量有经过魔术的强化,让D整个人都被举到空中。

只要用魔术强化臂力,就连这种事情都办得到。

这样你就知道老娘现在有多么愤怒了吧!

可是,听到轻快的撕裂声后,我手中的重量突然变轻了。

觉得不对劲的我低头一看,结果看到穿着一身破衣服的D。

啊……这也难怪。

就算D的体重再怎么轻,一旦整个人的重量都集中在衣服的其中一点上,衣服会破掉也很正常吧。

然后,衣服破掉之后,身体失去支撑,整个人被举到空中的D往下坠落。

虽然D的衣服夸张地裂开,变成一副春光外泄的不检点模样,但她的表情毫无变化。

如果她因为羞耻心而稍微红了脸的话,那倒也还算可爱,但完全面无表情就有些吓人了。

在半夜看到全裸的人偶或许就是这种感觉也说不定。

「你也稍微害羞一下啊。」

「我的身体可没有难看到不能见人,我有信心自己拥有全世界最美的肉体。」

D很自然地说出超级自恋的话。

呃……该怎么说呢……

总觉得这种奇怪的气氛让我瞬间怒火全消。

叹了口气后,我从衣柜里随便找了件衣服,朝向D扔了过去。

移植了D的部分记忆的我,大致知道这个房间里面有什么东西。

D接住我丢过去的衣服,脱下破衣服开始更衣。

「要玩游戏吗?」

然后她一开口就是这句话。

这家伙实在太过旁若无人,我完全无法把她带进自己的节奏!

我有种想要放弃一切的冲动,无力地垂下肩膀。

虽然我早就知道,因为实力上的差距,就算我跑来找D抱怨,最后也注定还是拿她没辙,但这已经不是实力的问题了。

没想到我居然不是输给实力差距,而是输给这种不管跟她说什么都没用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明明确实有在对话,但却完全无法与对方沟通似的。

能够让人认真觉得事情可能真是如此这点,让我重新体认到D果然是个超乎常识的家伙。

她的精神面已经从根本上脱离生物的范畴了。

「我不玩。因为我今天是来投诉的。」

虽然就算说了也是白说,但我还是得完成来到这里的目的。

「是为了冈崎老师的事情对吧?我也一直在期待你们碰面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没想到你居然是透过别人才得知老师的存在,让我有点失望。难道你不能来场更有戏剧性的邂逅吗?反倒是我想要找人投诉呢。」

「谁理你!」

为什么我得被人强加这样的期望,还得莫名其妙被人怪罪!

我又不知道老师人在哪里,也不知道她在做些什么,怎么可能有办法演出那种戏剧性的邂逅!

不对,要是我事先知道的话,那就不能算是邂逅了吧!

虽然人们常把「萍水相逢」或「命运的邂逅」挂在嘴边,但那种戏剧性的邂逅通常是不会发生的!

无视于大吼大叫的我,D拿起摆在旁边的洋芋片包装袋,一边颤抖一边撕开。

你也未免太过旁若无人了吧!

我从D手中抢过包装袋,一口气吃光里面的洋芋片。

这是我在测试能否运用空间魔术,做出跟魔王的暴食类似的效果时练成的特技。

当然,由于我这个本体的胃非常小,所以我实际吃下的也就只有一口。

剩下的都送到分体那边去了。

啊,许久没有吃到……不,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吃到的洋芋片还真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是好吃。

虽然我有着以若叶姬色的身份吃洋芋片的记忆,但那只是D赋予我的虚假记忆。

实际上,我在前世根本不可能吃过洋芋片这种东西。

毕竟前世的我是蜘蛛。

洋芋片被抢走的D像美国人般夸张地耸耸肩,表现出一副「真是拿你没办法」的态度。

而且当然是面无表情。

怎么办?我现在超级不爽。

好想一拳揍在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

「为什么要让老师转生成妖精?你是来问这个问题的吗?」

没错!就是这样!

我会跑来向D抱怨,就是为了她偏偏让老师转生成妖精这件事!

我们这些转生者都是在D的操控下转生到那个世界的。

而转生后的身份也是由D选择的。

换句话说,老师会转生成妖精,肯定是D故意这么选择的。

如果她转生成人族或魔族当然无所谓。

就算转生成吸血鬼也还算可以。

至于转生成像我或鬼兄这样的魔物……我就退个一万步,勉强算是还能接受吧。

可是,转生成妖精是不行的!

因为那可是妖精喔。

说起妖精,不就是被那个波狄玛斯当成奴隶的种族吗?

不,就某种意义上来说,妖精比奴隶还要可怜。

因为不管是否有这种自觉,所有妖精都是波狄玛斯的棋子,或者傀儡。

让老师转生成那种种族,想也知道是不行的吧!

「原因自不待言,因为我觉得这样好像比较有趣。」

又来了。D最擅长的愉快犯发言。

「在那个世界里,妖精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既然如此,你不认为故事里至少应该要有一个登场人物是妖精吗?」

我一点都不这么认为。

这只会让转生成妖精的人变得不幸罢了。

以现况来说,那人就是老师。

可是,对一个把世界当成玩具,断言那是娱乐的D来说,对于只是把一个人变得不幸这种事,她大概毫无感触吧。

我反倒觉得她会说出「别人的不幸甜如蜜」这种话。

「而且如果妖精能够得知转生者的存在,事情会变得非常有趣。为了让事情变得更有趣,我送了她一个有点奇怪的技能。」

早在D说事情会变得有趣时,我就猜到那不是什么正经的技能了。

而我的猜想完全正确。

「我赋予她的技能是学生名册,那是能够得知部分转生者情报的技能。」

啥?

什么……!

等……等一下。

这是什么意思?

波狄玛斯会跑去袭击吸血子,都是因为滥用了那个技能吗?

「事情就是你现在想的那样。」

咕!我又被读心了吗?

「我没有读心,只是用猜的罢了。」

D说的没错,我完全感受不到有任何术式发动的迹象。

我并没有被心眼之类的技能读心,D纯粹只是预测到了我的想法罢了。

虽然那样也很可怕就是了。

「那位男妖精的表现超出了我的期待,没想到他居然能把绝大多数的转生者都弄到手。」

咦?

等……等一下!

可以先等一下吗?

什么意思?你刚才说了什么!

虽然受到的打击太大,导致我的语汇能力变得低落,但我现在可顾不得这种小事。

「什么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至于他打算利用那些转生者做什么,我可不能告诉你。这已经是我看在我们的交情,特别优待你才告诉你的机密情报了喔。」

虽然最重要的部分没有被明说,但既然跟波狄玛斯扯上了关系,就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话说回来,虽然她说得好像是对我很好才特别告诉我这件事,但我知道她肯定是因为觉得这样会比较有趣,才会告诉我这件事。

D就是这种人。

「不但成熟明智,还对学生很有责任感。如果把写有死亡预定时期等情报的学生名册这个技能,交给这种可说是模范教师的人物,你觉得会怎么样?」

可恶!这个邪神居然给老师这么过分的技能!

要是看到那种情报,老师肯定会为了设法避免学生死亡而展开行动。

虽然我可能会因为觉得事不关己而选择无视,但身为一个有良知的日本成年女性,而且还是老师的她,就算为了拯救学生而四处奔走也不奇怪。

然后,就算波狄玛斯利用这点图谋不轨,以波狄玛斯的个性来说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真的假的……

老师的情况比我想的还要严重多了。

这真是太惨了。

借用某位魔法少女的经典台词,就是「过分……这真是太过分了!」。

我这可不是在开玩笑。

「她很拼命喔。尽管自己也还是幼童,却还是为了学生冒险走遍世界各地,然后把想要亲手拯救的学生交给最坏的家伙。嗯,真是太可爱了。」

「呜!你这……!」

这句话实在让我忍无可忍,怒火一口气爆发。

我举起拳头准备挥向D。

「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替老师抱不平吗?」

这句话阻止了我。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

这不是理所当然吗?

「就算看到其他转生者陷入不幸,你也不会那么在意不是吗?」

我无法完全否定这句话。

「你不会在意的。就算你知道转生者的存在,但只要对方不是出现在你眼前,你就完全不会放在心上。即使当上神以后,你也没有积极寻找转生者,这就是最好的证据。不管是吸血鬼也好,还是鬼也好,虽然你会帮助眼前的转生者,但也只限于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虽然不至于见死不救,但也不会想要拼尽全力帮助他们;虽然会多少同情他们的境遇,却不会替他们感到愤慨。而这样的你,为什么只对老师的境遇感到那么愤慨呢?」

那种事情还用问吗?

那是因为……呃……

因为身为一个人,我无法对老师见死不救?

不可能是因为那么高尚的理由。

更何况我根本不是人,没有那种人类特有的情感。

D说的没错,我对转生者并不太感兴趣。

出于同乡之情,要是遇到转生者,我会出手帮忙,但也就只有这样。

吸血子与鬼兄只是单纯被我碰上,我才会跟他们扯上关系。

如果没有偶然相遇,我肯定不会在意他们的死活。

如果当时没有遇到吸血子,就算她被波狄玛斯杀掉了,我应该也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吧。

当然,现在的我跟吸血子已经相处了很久,对她也有感情了,如果吸血子被杀掉的话,我应该会非常愤怒吧。

可是,那是因为我们相遇了,并建立了深厚的交情。

就算从未相遇的转生者死掉,我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老师也一样,虽然我知道她的现况,但并没有直接跟她说过话,很难算是已经相遇。

因为处于这样的状态,我们也没有机会加深交情。

然而,我却气愤到特地跑来找D抱怨的地步。

如果说这是因为老师转生成妖精,在波狄玛斯这个敌人底下诞生的话,倒也并非如此。

换作是其他人的话,我可能会心想「又是D干的好事吗!」但应该不会气到跑来这里抱怨。

没错,这都是因为那人是老师。

正因为是老师转生成妖精,我才会来到这个地方。

「真有趣。这实在是很有趣。你明明已经几乎没有蜘蛛时代的记忆,应该不记得那份恩情了才对,难不成那是刻在灵魂深处的感情吗?这实在有趣极了。」

没错。

我几乎不记得前世还是普通蜘蛛时的事情了。

即使如此,在若叶姬色的记忆里,确实有过一件令我无法视而不见的事情。

『呜哇!这里有只超大的蜘蛛!』

『恶心死了。喂,扫把拿来,我要打死它。』

班上的男生们来到学校,准备打死在教室里结网的我。

而若叶姬色,也就是D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给我等一下!』

就在这时,老师赶到了。

『即使是一寸之虫,也有五分的赤血丹心。要是随便杀掉它,那它不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就太可怜了吗?』

『咦……』

男学生拿着扫把,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

插图p006

『听好了,蜘蛛可是益虫喔,它会吃掉其他的害虫,而且它明明那么可爱不是吗?』

『一点都不可爱吧……』

男学生一边抱怨,一边勉强听从老师的要求。

『大家都听好,不可以杀掉这孩子喔。』

『好啦好啦。』

『真是太好了呢,你也要努力活下去喔。』

我想起来了。

正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我才能得到在那间教室存活的权利。

正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我才活了下来。

老师是我的救命恩人。

那是从若叶姬色的视角看到的记忆,不是身为蜘蛛的我前世的记忆。

可是,就算失去了记忆,灵魂也依然记得那份恩情。

所以,我必须向她报恩才行。

救命之恩就要赌上性命去还。

「我话先说在前面,不管你在这里对我做了什么,老师的现况都不会因此改变喔。」

「我知道。」

可是,我得做个了断。

我把挥到一半就停下的拳头完全挥出!

拳头贯穿D的脸,止不住的冲击力甚至把脑袋轰得稀烂。

「这样你满意了吗?」

可是,当我把手抽回来的下一个瞬间,D的脑袋就像是在表演超高速倒带一样恢复原状了。

有够恶!

这种再生能力是怎么回事?

强到有点吓人的地步。

此外,在脑袋再生的瞬间,D不小心泄漏出的些许魔力强得足以令我感到畏惧。

那股可怕的魔力仿佛死亡本身满溢出来了一样。

虽然D自称是最恶的邪神,但她本人可怕到连那名号都显得逊色的地步。

像我这种小角色,她肯定能在转眼之间就杀掉。

分体复活术?

那种花招不可能对D管用。

这一瞬间让我如此确信。

可是,仿佛刚刚那全是一场骗局般,那股魔力很快就消失无踪。

「啊,我搞砸了。刚才的魔力八成被发现了。」

D说出莫名其妙的话。

「?」

「你不用在意,这是我的事情。」

算了,D这人本来就神秘莫测,既然她说不用在意,那我就算在意肯定也没用吧。

「我要拯救老师。」

「请便。我只是个旁观者罢了,不管要做什么,都是你的自由。我不会强迫你,也不会妨碍你。」

听到我如此宣言,D很干脆地答应了。

我想也是。

一如本人所说,D只是个旁观者。

虽然她三番两次地干涉我,但也都只是稍微拉我一把的程度而已。

虽然得到睿智给我很大的帮助,但反过来说,除此之外,她顶多就只有给过我一些建议而已。

而且她只有出手相助,至今还未曾出手阻碍过别人。

……至少对我们转生者来说是这样。

这家伙曾经对跑到艾尔罗大迷宫见我的邱列邱列说过一些话,把他赶走。

然后,在UFO事件时,她也把邱列邱列挡了下来。

所以,即使嘴巴上说自己是旁观者,但她并非完全置身事外。

她说不会妨碍我,肯定不是骗人的。

可是,其他事情就无法保证了……是吗?

「没错,我顶多只会在老师的学生名册上写些假情报吧。上面明明没写说那些情报都是真的,老师还深信不疑,她被我耍得团团转的样子很值得一看喔。」

总之先狠狠揍她一拳再说吧。

这家伙……!

个性也未免太恶劣了吧!

D的脑袋再次爆裂四散,下一个瞬间又完全再生。

「别担心,今后我不会再做那种事了。正确来说,应该是再也做不到了才对。」

喂,你说今后不会再做,不就代表以前做过吗?

我是不是应该再给她一拳?

话说回来,她说再也做不到是什么意思?

「找你很久了。」

答案我很快就知道了。

透过不是我也不是D的第三者之口。

回头一看,我发现眼前有一位女仆。

咦?女仆?

女仆面带微笑看着D。

该怎么说呢?

虽然她是位看起来非常温柔,清纯端庄的大和抚子型美女,她的笑容却很可怕。

我不知为何联想到「母亲」这个词。

大概是那种「千万不能反抗她」的意思吧。

她明明是那种很适合用手拄着脸颊说「哎呀哎呀」或「呵呵呵」之类台词的温柔大姐姐,为什么会给人这么可怕的感觉呢?

啊,虽说是大姐姐,但她胸前的装甲并不是很厚。

糟糕,我不能想这种事情。

为了不让女仆的怒火延烧到这边来,我得躲好才行。

「我太大意了。为了隐藏自己的所在位置,我用了各种手段,没想到还是因为刚才的再生露馅了。」

「你太缺乏身为最上级神该有的自觉了。这次的离家出走到此结束,来,跟我回家。」

啊,原来这人是来把离家出走的D带回去的吗?

难怪她会给人一种无法违抗的感觉。

「还有,那东西是什么?」

女仆看着我这么说。

她刚刚是用「那东西」来称呼我吗?是吗?

虽然她这么称呼我让我有点不爽,但我觉得自己打不赢她。

毕竟我甚至没发现这位女仆出现了。

话说回来,她明明这么漂亮,存在感却非常稀薄。

这应该不是魔术的效果吧?

我找不到那种不自然的地方。

然而,她的存在感却稀薄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虽然她应该是用了我不知道的技术把存在感消除掉,但我总觉得她好像随时都会从我眼前消失。

换句话说,我早就中了她使出的术式。

能够这么轻易就让我中招的家伙绝对不可能是个弱者。

「这东西是我的新玩具。」

竟然连你也说我是「这东西」,还把我当成玩具!

不过这八成是她的真心话吧。

正因为是真心话,所以才狠毒。

「看起来好像不是普通的分身,这东西到底是什么?」

拜托别把人当成东西好吗?

啊,可是我不是人,是蜘蛛才对。

「这是为了瞒过你的耳目,让灵魂数量保持一致而诞生,却意外变成神的突然变异体蜘蛛。」

「……莫名其妙。」

真的,让人这么一说,连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

经过一连串奇迹般的际遇,我居然当上了神。

看了自己的神奇经历,连我自己都会想要吐槽,换成是别人的话,可能连该怎么吐槽都不知道,只会觉得困惑吧。

「总之,我们回去吧。你的工作已经堆积如山了。」

「我不想回去,也不想工作,我想就这样玩一辈子。」

D开始耍性子。

虽然很遗憾,但看到她那副模样,我更确信这家伙是我的原型了。

「别说那种任性的话了,如果你不工作,那谁要来代替你管理冥界?」

「嗯。」

D指着女仆这么说。

呜哇……

我看到女仆面带微笑,但额头爆出青筋的幻觉了。

「可是我要管理地狱,已经很忙了。」

「但也不是办不到吧?」

「这不是办不办得到的问题,劳动是你的义务。乖,跟我回家。」

女仆终于来硬的了。

她从后面一把抓住D的脖子,直接把人拖走。

看来她是要用最原始的手段把人带走了。

「不好意思,事情就跟你看到的一样,我暂时没办法回到这里了。所以,我也没办法干涉那个世界的事情。至于那个系统,就算我不去干涉也不会有问题。」

D一边被拖走一边如此说道。

「没错,我无法干涉系统。换句话说,就算有人从外部干涉系统,我也无法进行防卫。」

这不就表示……!

「这间屋子里的东西你可以随意使用,说不定藏有什么方便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的道具喔。」

哎呀?

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饯别礼吗?

既然能够随意使用,那我就尽管拿来用吧。

「啊,对了。虽然没办法干涉,但我今后还是会持续偷看的,当然要偷看啊。」

呃……我可不需要这样的情报。

「我会一直看着你的,你要努力取悦我喔。再见。」

「别以为你还有时间偷看。」

女仆露出灿烂的笑容向D如此宣告,然后就离开房间了。

我偷偷往房外看,但那里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看来神的世界也很复杂呢。

虽然我总有一天可能也得踏足神的世界,但现在就先祈求上天让D过劳死吧。

嗯~如果是因为我把D的脑袋打爆,逼她使用魔力再生,才让女仆找到这里,那我姑且算是成功向D报了一箭之仇吧。

老师,我替你报仇了!

虽然老师的处境还是一样糟糕就是了。

而设法解决这个问题就是我的使命了。

想报救命之恩,就得用更大的恩情去还。

……报恩啊……

报恩是应该的。

不能不报。

这么一想,我就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必须报答的恩人。

我们原先是敌人,却又莫名其妙地和解,而且还一起行动,互相帮助。

然后,面对神化后变得很弱,过去彼此是敌人,就算被她杀掉也无法埋怨的我,这位大恩人并没有见死不救。

虽然我现在依然在协助她,但这样并不能还清她对我的恩情。

既然欠下了救命之恩,就得用更大的恩情去还。

嗯,我决定了。

我要拯救老师。

而且还要帮助魔王。

尽我所能,赌上性命。

这样才算是报恩吧。

总之,现在就先在这间屋子里寻宝吧!

嘿嘿嘿……

我得到身为神的D留下的超强道具啦!

会找到什么好东西呢?会得到什么呢~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