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卷闲话魔族老将领悟到败北的事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慢着。」

走出会议室后,我叫住几名准备快步离开的家伙。

我叫住的人是第二军团长沙娜多莉、第六军团长修维,以及第九军团长涅雷欧。

「亚格纳大人,请问您有何指教?」

「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吧?还是说,一定要我说出来才行?」

涅雷欧代表众人向我问道。

但他们不可能不明白我召集这些面孔是为了什么。

「嗯……我实在不明白您找我要做什么。」

可是,涅雷欧故意装傻。

我早就猜到他会这么做,既然他选择装傻,那我就只管说出自己想说的话吧。

「你们最好搞清楚,魔王大人是故意放你们一马的。魔王大人的剑早已抵住你们的喉咙了,要是你们还敢乱来,就不会再有下次机会了。魔王大人可没有慈悲到会爱惜废物的地步。」

虽然涅雷欧的表情不为所动,但沙娜多莉与修维的表情都变得有些紧张。

这三个家伙就是暗中协助叛军的军团长。

我没有证据。

可是,我就是知道。

这点魔王大人也是一样。

虽然她让布罗成为众矢之的,但那也是为了要钓出这三个家伙。

如果他们因为自己并没有在刚才的会议被提到就掉以轻心,不小心露出马脚的话,魔王大人就会毫不留情地处理掉他们。

「要不要听我的劝告是你们的自由。只不过,要是你们不听,下场恐怕难逃一死。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丢下这些话后,我转过身迈开脚步。

我劝过他们了。

如果这样他们还要违抗魔王大人的话,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我救不了他们。

更何况,没有军队的涅雷欧能做的事情有限,像沙娜多莉和修维这样的年轻人,不管想做什么都必定会轻易露出马脚。

就算涅雷欧在旁边帮他们出主意也是一样。

魔王大人就是这么厉害,远远超出我的想象。

那三个家伙不可能有胜算。

把陷入沉默的三人留在原地,我迈步离开。

在魔王城里的房间里,我深深地坐在椅子上思索。

思考自己今后的方针。

话虽如此,但这种事情已经不需要再想了吧。

虽然就算想了也没用,但我还是试着找寻突破口。

我知道这只是垂死挣扎,也知道这么做非常难看。

可是,不管我怎么想,都想不到好主意,最后还是回到原本的结论。

那就是——已经无计可施了。

该死的波狄玛斯……

我还以为他能多少派上用场,没想到他居然什么都没做到就被击退了。

让人失望也该有个限度吧。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自嘲。

不但试图利用其他种族解决问题,失败后还好意思暗自批判对方,我也未免太厚颜无耻了吧。

更重要的是,波狄玛斯没有过错。

那家伙踏实地为向魔王大人报一箭之仇一事慢慢做准备。

而他在做好准备之前就被击溃,纯粹是因为魔王大人的谋略更胜一筹。

别说是阻碍魔王大人的行动了,甚至没有事先察知的我比他还要无能多了。

没错,我必须承认。

我彻底输了。

我原本想让魔王大人与波狄玛斯互斗,借此削弱他们双方的实力。

但这个计划失败了。

我细心地做足了准备。

由华基斯率领的叛军绝对不可能击败魔王大人。

魔王大人也明白这点,她肯定会想要利用击溃叛军的机会,将反抗势力一扫而空。

这样我就能趁着魔王大人掉以轻心的时候,射出名为波狄玛斯的暗箭。

涅雷欧、沙娜多莉、修维……

虽然我教训了那三个家伙,但那些其实都是废话。

因为我才是叛军的真正主谋。

虽然他们以为自己才是暗中操控这场谋反的人,但诱导他们如此行动的人正是我。

就算没有证据,我也知道他们协助叛军,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沙娜多莉与修维都照着我的想法在行动。

涅雷欧也是一样。

虽然涅雷欧可能有察觉到自己背后还有其他幕后黑手,但应该无从得知对方的身份才对。

也许他已经大概猜到了。

如果他有猜到,那刚才的对话应该能让他理解我的想法吧。

至于那会让涅雷欧做出什么样的抉择,就不关我的事了。

在魔王大人前往人族领地的几年内,我做足了准备。

煽动华基斯组织叛军,巩固华基斯与波狄玛斯的合作关系,利用珍贵的空间魔法师,让他们与妖精联手设置转移阵。

为了不让人发现那些事都是由我主导,我没有留下任何证据。

而且我还调整了从各个军团流向叛军的士兵数量,叛军即使全灭,魔族也有余力重新站起来。

这是为了避免叛军人数增加太多,导致叛军在被魔王大人消灭以后,害得魔族连能够维持基本生活的人口都没有。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让涅雷欧他们自始自终都躲在台面下。

要是他们浮出台面,连第二军与第六军都跟叛军会合的话,很可能会导致其他军团也加入叛军。

万一事情变成那样,就会发展成将魔族一分为二的大规模内战。

只有这个是无论如何都得避免的结果。

于是,我谨慎地组织叛军,把人数锁定在即使全灭也无所谓的范围内,并且设计、诱导波狄玛斯。

正好魔王大人下达了把妖精从魔族领地驱逐出去的指令,我便暗中处理掉潜伏在魔族领地的妖精。

然后我假装对此事一无所知,向波狄玛斯如此报告。

——最近在魔族领地不断发生妖精失踪的事件。

——你对此事可有头绪?

如果是波狄玛斯的话,听到我这么说,应该就会擅自猜测是魔王大人在暗中搞鬼。

然后,只要华基斯在这个时候向波狄玛斯求援,他肯定会趁机行动。

因为那家伙很讨厌单方面吃亏。

虽然有些幼稚,但他是那种不立于众人之上就绝不罢休的人。

如果被魔王大人摆了一道,他绝对不会放过能扳回一城的机会。

如果魔王大人与波狄玛斯正面对决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

结果恐怕只能听天由命,但不得不利用波狄玛斯这个外人,本来就是我这个不中用的家伙唯一能想到的下下之策。

如果只要祈祷就能换来好的结果,那我肯定会不顾羞耻地祈祷吧。

我处心积虑才准备好了舞台,但我都还来不及开幕,舞台就被魔王大人摧毁了。

透过安插在各个军团里的忠实部下,我慎重地收集并且操纵情报。

然而,我却完全无法察知魔王大人的动向。

她是在什么时候察觉到叛军的动向的?

叛军的行动也不能算是稚拙。

应该不会那么快就被魔王大人发现其存在才对。

但叛军的动向居然轻易且毫无前兆地就被看穿了。

如果只有这样倒是还好,只要当成是魔王大人的情报网比我想的还要广大,那我就可以理解。

可是,连叛军得到妖精帮助这件事都被发现了。

为了向魔王大人报一箭之仇,那是我手上唯一有用的王牌。

正因为如此,我非常小心地避免泄漏跟妖精有关的任何情报。

即使叛军的存在被人发现,在事发之前也不能让人发现妖精潜伏在叛军之中。

魔王大人早就料到迟早会有人造反。

既然如此,那就算有人组织叛军,她也不会慌张。

她应该会从容不迫地迎战叛军。

到时候我再让妖精出击,用这把能够杀伤魔王大人的剑,杀她个措手不及。

不管叛军的存在会不会被人发现,只要能把妖精的存在藏到最后就够了。

但是,就连妖精的存在都被事先发现了。

若非如此,魔王大人不可能利用转移阵反过来攻打妖精。

或许就是因为得知了妖精的存在,魔王大人才会行动也说不定。

最后,叛军轻易受到镇压,妖精也无功而返。

哼。我也只能笑了吧。

能做的事情我全都做了。

我设法排除掉拥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有压倒性力量的魔王大人。

这原本就是一场无法确定能获胜的豪赌,而我做了那么多事情得到的成果,就只有体认到魔王大人是个远远超乎我想象的策士这个事实。

光是体认到这个事实,就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但是,花上好几年才准备好的计划失败得这么彻底,让沮丧到极点的我反而莫名地想笑。

然后我领悟了。

只能领悟了。

——魔族的存活之道,只剩下跟随魔王大人并且战胜人族了。

武力敌不过魔王大人。

谋略也敌不过魔王大人。

早在武力敌不过她时,就已经几乎无计可施了。

虽然我还是设法挣扎了一下,但结果连那也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不。

我早就做好事情会变成这样的心理准备了。

我早就已经预料到,不管波狄玛斯做得有多好,都不至于杀掉魔王大人。

如果顺利的话,说不定能让魔王大人失去身边的亲信,以叛军带来的混乱为借口,拖延与人族开战的时间。

这大概就是我所能期望的最大成果吧。

然而,实际去做这件事之后,我才彻底明白那是多么过分的奢望。

赢不了。

我已经无计可施,再来只能对魔王大人展现出恭顺的态度,避免因为不必要的纷争造成损害。

正因为如此,我才会劝告涅雷欧他们。

魔王大人目前似乎还不打算处理掉协助叛军的军团长。

如果她有那个意思的话,早就已经下手了。

连我小心隐瞒的妖精相关情报都能掌握的魔王大人,不可能不知道那三个家伙与叛军的关联。

只要他们别轻举妄动,魔王大人应该会暂时放过他们。

有问题的反倒是我。

我能感觉到视线。

剑就摆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但我故意不伸手去拿。

一个……二个……感觉到的视线不断增加。

是眼睛。

无数发出红光的眼睛正盯着我看。

房门依然紧闭。

然而,那些眼睛无视于空间的限制,窥视着这个房间。

那是一大群白蜘蛛。

那些蜘蛛从四面八方注视着我。

这副光景十分诡异。

心脏跳得飞快。

我已经许久不曾听到这样的心跳声了。

为了不被人发现我紧握的拳头早已流满冷汗,我努力地让自己面不改色。

然后,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我眼前。

「欢迎您大驾光临。不过,女士独自造访男人的房间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只担心自己的声音有没有在发抖。

不能让对方察觉我心中的动摇与恐惧。

虽然这可能是最后了,但我也有不能放下的骨气。

或许正因为这可能是最后了,我才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模样也说不定。

「啊,抱歉,我忘了您不是独自前来。」

看向聚集在周围的白蜘蛛大军,我露出讽刺的笑容。

如果不开个小玩笑,我怕自己会发出惨叫。

「那……请问您有何指教?」

我如此询问出现在眼前的人物,也就是魔王大人的亲信之中,那位名叫白的少女。

她是眼睛。

我非常确信。

这名少女就是魔王大人的眼睛。

不光是叛军的动向,就连妖精的动向都能掌握到的监视之眼。

然后,如果魔王大人拥有这样的眼睛,那我至今所做的一切应该也早就被看穿了。

插图p005

若非如此,这名少女不可能会在这个时间点前来,在这种状况下与我碰面。

白色少女静静地伫立着。

虽然她闭着眼睛,但周围的白蜘蛛仿佛在代替她一样,凝视着我的脸。

简直就像是在审视我一样。

「指令。」

不知道过了多久。

这段感觉起来既不长也不短,但却是我人生中最难熬的时间结束后,少女总算开口了。

然后,她用不太流畅的语调,接连说出几句简短的话语,告诉我指令的内容。

「那是魔王大人的意思吗?」

她所转达的指令内容令人有些难以置信。

如果那是魔王大人的指示,我实在猜不透其中的意图。

被我这么一问,周围的白蜘蛛大军像是要表达不满般的开始躁动。

它们一副随时都会扑上来的样子,把我吓得胆战心惊。

「要听吗?」

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

是针对我的问题,问我要不要听魔王大人的想法吗?

还是说,她是要我乖乖听从她所下达的指令吗?

照这个样子看来,应该是后者才对。

我抬头往上一看。

出现在眼前的本该是天花板才对,但我却看到无数白蜘蛛正俯视着我。

这仿佛是在宣告我无处可逃一样,让我不由得露出自嘲的笑容。

「我承认,我彻底败北了,再也无力反抗,而败者理应臣服于胜者。我愿意誓死效忠魔王大人,不管是要鸟尽弓藏,还是要杀要剐,全都悉听尊便。」

我笔直看着少女的脸,如此宣言。

「如果魔王大人无意在此杀掉我,我必会全力完成指令。」

我已经做好被杀掉的觉悟。

因为我犯下的过错就是如此严重。

「是吗?」

然而,我所得到的回答,却是令人泄气的短短一句话。

然后,以那句话为契机,周围的白蜘蛛接连消失了。

空间魔法……而且还是我从未见过的高难度术式。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空间魔法的进化技能——次元魔法吗?

看来不光是魔王大人,她的部下也同样是怪物。

「麻烦你了。」

说完,少女本人消失了。

我连魔法发生的瞬间都没有察觉,她的身影就忽然消失了。

只剩下一如往常的房间。

这副光景实在太过稀松平常,甚至让我怀疑刚才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在作梦,抑或是看到了幻觉。

但是,我紧握到渗出鲜血的拳头,以及不那么做就无法保持平静的心,却告诉我那些都是现实。

即使做好被杀的觉悟,我似乎还是无法不感到畏惧。

果敢赴死的华基斯还比我有出息。

……结果我的所作所为,就只是害华基斯牺牲罢了。

失去了那名憨直的男子,却没有得到任何东西。

蠢货啊……

那句话应该拿来骂我,而不是骂魔王大人才对。

我即使被魔王大人怒斥为叛徒,明白自己的行动有多么可耻,也还是选择反叛魔王大人。

真正的蠢货只剩下一条路可走。

那就是成为魔王大人的走狗,努力让尽可能更多的魔族得以幸存。

我不能让华基斯白白牺牲。

我要利用他的死来警惕其他军团长,避免再次发生叛乱。

万一发现即将叛乱的前兆,我甚至不惜弄脏自己的双手加以阻止。

布罗不幸地接下了为此善后的任务。

虽然这也是平时言行不检点的他自作自受,真正可怜的应该是巴鲁多才对。

为了不让那对兄弟陷入不幸,我会全力帮助他们。

是我垂死挣扎才把事情搞成这样,所以必须由我亲手善后才行。

既然放我一马,就表示魔王大人认为我对她还有用处。

我必须让她觉得自己的判断没错,努力表现自己讨她欢心。

舍弃羞耻心和面子吧。

我是凄惨的输家,只能低头求饶,看魔王大人的脸色过活。

然后借此讨得她的温情。

不是为了我这条命。

而是为了魔族全体的延续。

不管这条路有多么艰险,我都非走不可。

因为我只剩下这条路可走了。

现在,就让我先从完成接到的指令开始做起吧。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