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生成蜘蛛又怎样! 第十卷闲话兄弟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我一边从后面抓着布罗的脖子,一边快步走向我在魔王城里居住的房间。

布罗没有抵抗,就这样跟着我走。

虽然身为公爵家当家的我也做了不少锻炼,但能力值还是比不上率军实战的布罗。

只要布罗想抵抗,就可以轻易挥开我的手,但他没有那么做,应该是因为他也知道自己做错了吧。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他能反省自己的作为,洗心革面向魔王大人效忠,但长年的交情让我敢断言他绝对不会那么做。

抵达自己的房间后,我粗暴地打开门,把布罗推进去。

然后跟着走进房间,大声地把门关上。

如果有其他人在场的话,恐怕会因为我不同于往常的行为而惊讶吧。

面对不是非常亲密的人,我基本上都会恭敬有礼地应对。

甚至会在说话时把自称从「我」改成「在下」。

换作是平常的话,我绝对不会做出这么粗鲁的行为。

幸好在来到这里的路上没有遇到任何人,我的形象才得以保住。

为了避人耳目,我是以最短距离从会议室走到这里,但没有遇上任何人不过是好运。

要是被其他人看到我这副模样,事情明天肯定会在城里传开。

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让任何人听到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与之相比,关于我个人的传闻只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如果是在没有别人的我的房间,就算说些危险的话题也没关系。

「大哥……」

被推飞的布罗一脸无辜地回过头来。

我使尽全力在那张脸上狠狠地揍了一拳。

「呜……!」

虽然往后退了一步,但布罗没有倒下。

不愧是有在锻炼的人。

就凭我这个整天都在办公的家伙,就算使尽全力出拳,也会因为能力值上的差距而无法造成太大的伤害。

反倒是揍人的我的拳头会痛。

「你这个笨蛋!」

但是,我无暇顾及这样的痛楚。

我直接用还在痛的手揪住布罗的胸口。

「你知道自己刚才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吗!」

「大……大哥……」

「你知道对吧!别跟我说你不知道!你被当成半个叛徒了!只要一个搞不好,就准备上断头台了!」

「大哥,我……」

「你想说自己没那个意思吗?笨蛋!你的想法根本不重要!你过去的言行举止,让你轻易就会被人拱为反魔王派的代表人物!别人才不会管你内心到底是怎么想的!所以我才一直叫你改正自己的态度啊!」

每次碰面时,我都会不厌其烦地劝告他。

而他不听劝告,一直对魔王大人摆出反抗态度的代价,就是这次的事件。

我粗暴地放开抓住布罗胸口的手,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

布罗仿佛心里顿失依靠,一脸茫然地站着不动。

「为什么你当时不立刻处死华基斯?」

即使心里明白布罗做不出那种事,我还是如此问道。

我很清楚。

布罗赞同华基斯的主张,把华基斯当成同伴。

更何况,华基斯与布罗确实是长年一起率领各自军队的同伴。

正因为他不是只把华基斯当成同伴,而是两人本来就是真正的同伴,所以就算魔王命令他下手处刑,他也不可能立刻就下得了手。

即使如此,如果他当时立刻就下手的话,事情应该就不会变得这么糟了。

「大哥,我……我真的下不了手。」

「嗯,我想也是。」

魔王大人也是因为明白这点才会刻意刁难他。

为了让布罗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魔王大人的政策无论如何都会受到大多数人的反对。

因此,向魔王大人造反的势力迟早会出现。

华基斯只不过是倒楣变成众矢之的罢了。

华基斯个性认真,而且太过憨直了。

所以,他才会被拱为叛军的首领,受人利用。

而下一个要被利用的就是布罗。

「布罗,这样一来,你就是反魔王派的代表人物了。不管你怎么想,这件事都已经无法改变,就算你没有那个意思,反魔王派的人们也会聚集在你身边,这点你明白吗?」

「……嗯。」

这件事已经改变不了了。

布罗直接统领曾经反叛的第七军,而且平常就表现出反抗魔王的态度。

再加上刚才那场会议。

虽然在华基斯的袒护之下逃过了最坏的结果,但布罗想要违抗魔王大人下达的处刑命令也是不争的事实。

这个错误让他不服从魔王大人的意思表露无遗,就算被别人误会他是叛军的一员也不奇怪。

事实上,其他军团长应该都是这么认为的,而魔王大人也希望他们这么认为。

没错。

那场会议就是一场闹剧。

全都是为了把今后的反魔王势力推给布罗去处理。

军团长之中应该有真正在协助华基斯的叛徒。

那些叛徒让华基斯成为众矢之的,自己只负责暗中支援,不留下决定性的证据。

而让那家伙……或是那些家伙知道,布罗是魔王大人公认的华基斯后继者,就是那场会议的真正用意。

不管布罗实际上有没有造反的意图,反魔王势力都会聚集到他身边。

这一切都是魔王大人的安排。

因为这样她比较容易管理。

「听好,你只剩下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设法管好聚集而来的反魔王势力,别让他们发难。当你管不住他们的时候,就是你被斩首的时候。到时候死的人不会只有你,这次应该会变成一场大肃清吧。」

也许是直到现在才理解自己的处境,以及失败时该负的重大责任,布罗倒吞了口口水。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那是我想说的话。

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对魔王大人来说,布罗实在太合适了。

毫不隐藏对魔王大人的反抗态度的布罗,最适合拿来塑造成反魔王势力的领袖。

而且他还没有实际谋反,就算不情愿也会乖乖听从魔王的指示。

如果要找人在担任反魔王势力领袖的同时也顺利地管好底下那些家伙,恐怕没有比他更好的人选了。

但是,有一件事情千万不能误会,那就是魔王大人绝对没有期望布罗会达成任务。

如果他能达成任务当然最好,但就算他失败了也无所谓。

到时候只要把聚集而来的反魔王势力一扫而空就行了。

不管结果如何,这对魔王大人都是有利无害。

如果布罗成功,就不需要进行多余的肃清,如果他失败了,也能彻底扫除危险分子。

对布罗来说,他必须一边率领反魔王势力,一边又不得不遵从魔王大人,可说是两面不是人。

虽然这是只要走错一步就会摔落地狱深渊的险峻之道,但如果想要活命,就必须走过这条路。

虽说是过去态度不好的布罗自食恶果,但我不希望见到这种结果啊!

「喂,大哥,我真的只有这条路可走了吗?」

「布罗,别再说了。不能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布罗想说什么。

其实他应该是想要率领反魔王势力讨伐魔王大人吧。

但是,如果办得到的话,我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我说过很多次了,在你彻底明白以前,不管几次我都会继续说下去。我们是绝对无法战胜魔王大人的。真要我说的话,反抗魔王大人只不过是在自寻死路罢了。」

听到我这么说,布罗露出无法接受的表情。

但不管他能不能接受,这都是事实。

布罗应该也很清楚魔王大人不是普通的人物。

即使如此,他应该还是很难相信吧。

相信就算穷尽全体魔族之力,也无法打赢魔王大人这种事。

如果没有亲眼见到,我或许也无法相信吧。

不,我肯定不会相信。

那种荒唐无稽的事情,我不可能相信。

「布罗,在你遇过的魔物之中,单一个体实力最强的是什么魔物?」

即使因为我突然转移话题而感到困惑,布罗依然在想了一下后如此回答。

「以群体来说,毫无疑问是巨口猿最强,但以单一个体来说的话,应该是奥布洛鸟或

(继续下一页)

风筝小说

迪姆贝克兽吧。」

布罗最先提到的巨口猿是一种栖息在魔之山脉的魔物。

这种魔物的别名是复仇猿,总是成群结队行动。

一如其别名,只要群体中的一员被杀,那些家伙就会前来复仇。

而且不惜赌上整个族群的性命。

因此,只要杀死一只巨口猿,就会立刻发生重大惨剧。

如果迎战前来报仇的群体,又会杀死新的巨口猿。

复仇的连锁永远斩不断,直到群体全灭以前,巨口猿都会一直前来报仇。

光是这样就已经很棘手了,巨口猿还会不断繁殖,从魔之山脉定期往外流。

每次一到巨口猿大举外流的时期,我们甚至还得动员军队前去迎击。

就棘手这点来说,魔族领地没有比它们更棘手的魔物了。

至于布罗提到的奥布洛鸟与迪姆贝克兽,则分别是巨大的怪鸟与巨兽。

虽然这两种魔物都没有特殊能力,却能凭借着与那巨大身躯一点都不相符的敏捷动作,以及巨大身躯特有的蛮力辗杀敌人。

两者都是强大的单纯魔物,但也正因为单纯,所以还算好应付。

虽然以单一个体来说,这两者确实都比巨口猿还要有威胁性,但巨口猿的威胁性在于其群体。

真要说哪一边比较棘手的话,答案绝对是巨口猿。

「布罗,你有信心自己一个人击败奥布洛鸟和迪姆贝克兽吗?」

「看情况。如果做好充足的事前准备,并设下陷阱,那也不是办不到。不过恐怕还是得赌上性命吧。」

尽管嘴巴上说必须赌命,他的脸上依旧充满了自信。

他应该是确信自己能办得到吧。

「如果没有那些东西,只靠自己的实力呢?」

「那就没办法了。」

即使有一瞬间说不出话,布罗最后还是大方认输了。

他一时语塞,应该是因为不想承认这个事实吧。

「那如果奥布洛鸟和迪姆贝克兽以跟巨口猿一样的规模成群进攻,你觉得会怎么样?」

「那应该会是一场苦战吧。」

不管是奥布洛鸟还是迪姆贝克兽,只有一只的话都还能够应付。

在能够使用陷阱等道具的情况下,布罗有信心独自击败它们,如果许多人一起前去挑战,就能在不牺牲任何人的情况下成功将其猎杀。

可是,如果它们像巨口猿那样成群进攻呢?

只有一只的话,巨口猿是比奥布洛鸟和迪姆贝克兽都还要弱的魔物。

即使如此,每当巨口猿大举外流时,还是会出现为数不少的牺牲者。

万一比巨口猿还要强大的魔物以同样规模的数量前来袭击,魔族恐怕会受到非比寻常的损害吧。

而那很可能会是一场赌上魔族存亡的大战。

「你想象得到那副光景吗?可是,就算是那样的魔物大军,魔王大人也能一边哼着歌一边将其歼灭。」

听到我这么说,布罗用怀疑的眼神看了过来。

糟糕。我说错话了。

虽然我只是陈述事实,但举的例子太过夸张,反倒失去了可信度。

「你不相信?但这是事实。」

「如果是大哥说的话,我相信。」

即使嘴巴上这么说,布罗看起来还是无法接受。

「总之,千万别有违抗魔王大人这种愚蠢的想法。虽然你的处境可说是糟透了,但还不到最糟的地步。我会尽量帮助你的,所以,你一定要撑过去。」

没错。

虽然情况很糟糕,但还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即使非常窄,但也还有活路。

「拜托了,别让我看到你……让我看到亲人死去的模样。」

「大哥……」

我的真心话让布罗一时语塞。

「抱歉。我知道了,我会尽力而为的。」

布罗说出充满决心的话语,而我只能选择相信。

风筝小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